婶婶是妓女

「兄弟,记住,出了门千万别回头,咱们这儿有这讲究……」

「六哥,这几年承蒙……」

「行了,是兄弟就别说那话。」

「保重啊!六哥!」

六哥是监狱里的红头,进来8年了。当年因看不惯当地一个横行霸道的市容
干部,一气之下把他给杀了,因为附近给求情的人太多,死刑改了无期,牢里的
犯人都佩服他,也怕他,慢慢的他成了老大。刚出来的那个叫吴天明,三年前因
为替朋友出气,拿刀砍了当地一个无赖。判了三年。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六哥
因佩服吴天明的义气,在牢里很罩着他,因此吴天明在牢里没受什么苦。

「天明……天明……」吴天明听到有人叫他,他茫然的四处看着,强烈的阳
光让他睁不开眼睛。

「这儿,天明……」很远的地方,一个大树背后,走出一个和吴天明看起来
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吴天明认出来了,他是党建国,比他大一岁,是他最好的
朋友。三年前,因为当地一个无赖总欺负党建国,吴天明替他出气,砍了那无赖
几刀。能来接他出狱的也许只有党建国了。吴天明是个孤儿,自己都不知道父母
是谁,他入狱后养父母也失去了消息,刚刚出狱的他什么也没有……

「天明,知道你今天出来,我等很久了……呵呵,还是那么帅!」党建国亲
热的拍拍天明的肩膀,「走,撮一顿去!」三年的牢狱生活使天明有些麻木,他
只恩了一声,跟着建国走了。建国先是带天明到一家很不错的酒楼里大吃了一顿
,又带他去了一家很高档的桑拿,「唉,哥哥对不起你,害你这几年……放心,
有我建国的,就有你天明的!」

当晚,建国给天明找了个小姐,让三年不识女人味的天明好好的痛快了一把
。吃饱喝足又洗了澡的天明慢慢的回过神了,觉得自己象个人了,当晚把那小姐
搞的死去活来的,直到深夜,他才在包房里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中午,建国和天明在一家小饭馆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明,这几年
哥也混出了一点小名堂,倒卖些私货。我知道你出来不好找工作,可我也用不上
人手。这样,我给你搞两个台球案子,你在我家院子门口先弄着,这里的市容跟
我认识,有事招呼一声,起码先能混口饭吃,以后再做打算,你看咋样?我给你
租个民房你先暂时住着。」

「行,你知道你兄弟没文化也没啥本事,你说咋办就咋办……」

就这样,建国给天明租了个民房,还给买了张弹簧床,从家里拿了些被褥。
又给弄了俩台球案子,天明白天睡觉,晚上经管台球案子,一局一块钱,能混个
温饱,刚出狱的天明总算安顿下来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中午,天明刚起床,建国兴冲冲的来找天明,「天明,给你
介绍个媳妇咋样?」

「别开玩笑了哥,咱这样的谁能看上?初中毕业、整天瞎混还蹲过监狱。」

「唉!哥不是瞧不起你,哥说出来你别生气,你要不愿意就当哥没说过。」
「唉,就怕人家嫌弃咱……」明嘴上拒绝,心里却的确渴望一个女人,毕竟已经
快三十的人了,又三年没见过女人。

「好,我跟你说,我认识一个女的,以前是当过坐台小姐,不过早都不干了
,那天碰见聊了会儿,她说想找个男人过日子,我跟人家说了你的情况,人家说
愿意见见面,你看你要是不嫌她以前干过那个……」

「哥,咱这样的还挑拣个啥,只要人好……可你看我现在啥也没有……」一
想到突然要相亲,天明有些紧张,虽然自己早不是处男了,但毕竟以前只玩过一
些妓女,谈过的一个对象也因为他没本事吹了。现在又要谈对象了……

「放心,她有钱。人家说了,只要人好,结婚后她养家,人家现在开了个饭
馆,生意还不错呢。」

「那你看着安排吧!哥。」

「那好,我回去跟她说一声,明天安排你们见见面……」

下午,天明去洗了个澡,又买了一身新衣服,虽说是便宜货,但毕竟是明天
要相亲,不能马虎,晚上天明很早就收摊回去了,还买了一盒好烟装装门面。晚
上天明失眠了,他想着第二天见面的事,想着那女的会是什么样?以前当过妓女
,现在不干了开饭馆?漂亮不?能看上我不?建国怎么认识她的?应该是嫖过她
这样认识的吧……

第二天下午,天明早早的来到约定的地方,过了没几分钟,建国带着一个女
的来了。「我来介绍一下,吴天明,贾凡蓉。」

「你好……」天明局促而生硬的伸出右手。

那女的到大方的多:「你好!」

「哦!我还有点事,你们聊吧!」党建国借故离开了。

天明看着那女的,长的算是很不错,大大的眼睛,高鼻梁,皮肤也很白,就
是个头不高,看起来穿着高跟鞋也就一米六多一点,和一米八的吴天明站在一起
有些不协调。天明的帅气也吸引了她,她看着天明,发现天明直勾勾的看着她,
嫣然一笑——毕竟天明三年没见过女人了,而且人家确实挺漂亮的,还很丰满,
正是天明喜欢的类型,虽然个头不高但无伤大雅。

天明发现自己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而那个女人也被高大帅气的天明一
下子吸引住了。两人看来情投意合。「你就叫我天明吧,我29岁,你呢?」

「我25,你就叫我小蓉吧!」那女的答道。

「哦……哦……你饿不饿?」天明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因为才刚过午
饭时间,「哦!我是说,你想看电影吗?」

「好呀!」贾凡蓉痛快的答应着。

去电影院的路上,天明掏出平时没钱买的三五烟,正在找打火机,「哒!」
的一声,烟已经点着了,原来小蓉眼疾手快已经掏出了打火机。

「谢谢……你抽烟吗?」

「三五太暴了,我抽这个……」小蓉从包里掏出了一包看起来很高档但天明
没见过的香烟,自己点着。

在电影院里,天明发现小蓉的大腿有意无意的轻轻挨着他的大腿。虽然压抑
太久的天明非常冲动,但这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天明不敢造次。而小蓉前前后后
的总是主动买电影票,饮料,爆米花什么的,不让天明花钱。晚饭,他们在一家
高档的餐厅用餐,也是小蓉付的钱。

整个下午,天明从拘束到慢慢放开了,和小蓉聊的很投缘,原来小蓉和他一
样也是孤儿,而且命运很悲惨。初中毕业那年离开了强奸了他的继父,只身跑到
这个城市来,卖过花,摆过地摊,洗过头,后来认识了一些小姐,先是开始在舞
厅陪人跳舞,后来实在日子不好过就卖淫了。两年前她不想再干了,也攒了些钱
,开了个小饭馆。

天明觉得小蓉对他很好,也很坦诚,觉得自己很幸运,而小蓉也坦白的告诉
他现在她想有个家,有个老公互相照顾。她不嫌弃天明坐过牢,也不嫌他没钱。
两个人算是一拍即合。晚上,天明还去了小蓉开的饭馆,已经打烊了,他们又聊
了一会,天明觉得毕竟是第一次,不好太晚,就要走,小蓉写了自己的手机号,
天明尴尬的笑了笑说我没电话,你找我就在建国家院子门口,我的台球案子每天
晚上就摆在那里。

临走,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天明有些别扭的跟小蓉握了握手,要不是一个
饭馆的打工妹在扫地,天明真的都不想撒手了,女人的肌肤对他来说太渴望了…


天明想,不管结婚不结婚,小蓉应该愿意和他发生关系吧?毕竟以前是妓女
,没有什么可扭捏的,可出呼天明意料的是,在谈了两个月,已经到了决定结婚
的时候,他和小蓉才第一次接吻。两个月间,他们一直是一种很保守的恋爱关系
,最多拉拉手。不过结婚是小蓉先提出来的,她说租一套两室一厅,简单装修一
下。天明当然愿意了。他终于要有自己的家了!在出狱不到半年的时间!简直有
点不可思议!

「结婚后,你还弄你的台球案子,我还搞我的饭馆。你不用担心钱,台球案
子就当是消遣,不闲着有点事作就行。饭馆生意可以,能养活我们……」第一次
接吻后,小蓉这样计划着他们婚后的生活。

天明都依着小蓉,他知道自己没本事,赚不来钱,虽说让女人养有些丢男人
的面子,但自己坐过牢,不是建国给弄的这个小营生,他还能干点什么呢?作生
意,他以前也搞过,赔的一塌糊涂,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算了!天明想,自
己已经很幸运了……

在装修房子期间,天明几次都想晚上在饭馆里小蓉的临时住所和小蓉过夜,
但都被小蓉拒绝了,「马上都结婚了,你还等不了这几天呀?」天明想,也好,
虽然以前她是妓女,但现在这样证明她已经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了。天明拼命的
压抑着自己高涨的情欲,盼望着洞房一天天的到来……

小蓉买了家具、电器,布置了新房,结婚的日子也定了,他们还照了简单的
婚纱照。对于天明和小蓉这两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来说,能结合在一起真是一种缘
分。天明和小蓉靠在沙发上,憧憬着他们婚后的生活……

婚礼很简单,来宾只有建国夫妇、小蓉饭馆里的厨师和几个打工妹,为了凑
个热闹天明把台球案子旁边摆烟摊儿的老张也请来了。麻雀随小,五脏具全——
小蓉租了婚纱,还租来了花车,虽然只是普通的桑塔纳。人少有人少的好处,不
用谁灌谁酒,不用乱成一团,建国即是介绍人又是主婚人,宣读结婚证、介绍来
宾、新郎新娘介绍恋爱经过等等一样也不少,大家笑成一团。

这一天天明觉得终生难忘,一个坐过牢的孤儿,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晚
上,没有闹洞房的人,天明和小蓉这一对幸福的新人终于搞到了一起……

他们约定,先不要孩子,每次都用避孕套……那一夜,天明把压抑多年的情
欲一股脑的发泄在她的新娘身上,而性经验相当丰富的小蓉也差点被疯狂的天明
搞的昏死过去……

婚后几个月,天明和小蓉几乎夜夜春宵,天明终于发泄了他多年来压抑的性
欲,虽然小蓉的阴道很松,但天明已经很知足了。日子慢慢的平静下来,天明和
小蓉的性生活频率也没有新婚后那么高了。

天明每天抽着小蓉给他买的『三五』烟,喝着饭馆里批发价进的啤酒,惬意
的经营着他的台球案子,小蓉婚后对天明很好,每个月给天明的生活费很多,而
台球案子赚的那几个小钱小蓉从不过问,全是天明的零花钱。

有时白天没事,或者有几天市容查的紧不能出摊,还有就是下雨的时候,天
明也会去饭馆帮忙,而小蓉也从不让天明干活,只是让他坐着抽烟喝茶或者喝啤
酒。天明觉得自己真幸福,娶了个疼他的好老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25350,25320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