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的兼职工作

「你妈妈就是我的女神,如果让我上她一次,就一次,死了也值了。」黄强
一脸向往,口水夹杂着鼻血流了下来。

我叫王博,博士的博,不是勃起的勃。

自从上次我邀请几位要好的朋友到我家参加我的生日聚会之后,黄强就不止
一次跟我说起过我妈妈。我知道他一向口无遮拦喜欢胡说八道,就算他有时候话
说的很过分,我也没怎么在意。

说起来,黄强还是我家的远房亲戚,他大我几岁,我该称它表哥,但我们两
家其实并未无来往,我对他一向直呼其名叫他大强,他也浑不介意。

上周日是我生日,邀请了平日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和朋友到家吃饭。妈妈知道
同学要来,特地提前一天到超市买了很多食材,而且还特别打扮了一番,换了碎
花的半身裙,小心地穿上了薄透的肉色连裤袜,甚至平日没怎么注意的眉毛也仔
仔细细地描了又描,这让不到四十岁的她看上去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乍一看还
以为是二十几岁。说实话,妈妈并不算特别漂亮,但是走在人群中你总能一眼就
看见她,虽然快四十岁了,但是一点也不显老,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依然前凸
后翘,一点也没走样,高高隆起的臀部让她无论穿什么衣服都会有一条弧度完美
的臀线。

小腿丰腴却匀称紧绷,穿了丝袜更显得白璧无瑕。年龄反而增加了她不可抵
挡的成熟风韵,眉眼鼻舌都很耐看,未语先笑,她就算看着你不说话,你也觉得
她在冲你笑。这当然归功于她日复一日从未间断的保养,也得益于她的工作。

妈妈在市文化馆工作,工作压力不大,算得上很悠闲,这能让她一直保持平
和的心态。这份工作她已经干了三年了,三年前通过关系才得以在文化馆这样的
事业单位谋得这个岗位。

平时也就整理资料收发文件组织一些群众活动啊,大部分时间妈妈可以和其
他同事一块聊聊天上上网看看报,有领导视察的时候会忙一些,需要更新场馆设
备、打扫卫生做好欢迎工作。妈妈性格娴静,喜欢安静的环境,这份工作很适合
她。

但是只有一点让她有些怨言,就是工资不算很高,撑不死饿不坏。

除此之外,这份工作她还算比较满意,毕竟外面不知有多少人托关系走后门
挤破头皮想到文化馆工作呢。

周日那天很热闹,关系好的朋友除了临时有事的李伟意外都来了。爸爸在外
地出差不能回家,他说从外地给我邮来了生日礼物。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进进出
出,忙着张罗饭菜。好在有我这一帮热情的朋友,前前后后阿姨长阿姨短的给妈
妈帮忙,不然妈妈还不知忙成什么样呢。

黄强那天尤其热情,围着妈妈转来转去,一会儿端菜,一会儿擦地,忙个不
停。

「林姨,你流了好多汗,这条毛巾湿的,你拿去擦擦汗吧。」妈妈叫林静,
朋友们都叫她林姨。黄强这家伙一向喜欢哄女孩开心,大献殷勤,没想到对我妈
妈也用上了这招。

正忙着翻动炒锅炒菜的妈妈调低火力,笑着接过毛巾随意擦了擦额头上沁出
的细微汗珠,擦完把毛巾又递给黄强,笑道:「真是个细心的小伙子,厨房还真
是有点热,你出去跟他们玩吧,这儿我一个人就行。」

「林姨,您太忙了,我来帮您吧。您看有什么要我做的尽管开口,说起来您
还是我婶呢,就不要跟我客气了。」黄强重新挂好毛巾,不肯离开厨房半步。

「那好吧,你要是不嫌脏,帮我把我脚边橱柜里的西红柿拿出来洗了吧。」

妈妈吩咐道,一如既往的细声细语。

「没问题啊。」黄强说完一步走到妈妈脚旁边的橱柜前,蹲下去试图打开橱
柜,可是柜门被妈妈的穿着家居拖鞋的丝袜脚挡住了一点点,「阿姨,麻烦你把
脚往外挪一点,我开不了柜门。」

「哟,你看我,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啊……」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闪到一边,一不小心,锅里的油溅出一星半点正好落在妈
妈脚背上,丝袜瞬间显现一小块油渍,滚烫的油触到皮肤,妈妈忍不住轻轻叫了
一声。

「怎么了,阿姨?」黄强立刻抬头望去,没等妈妈说话他立刻明白了。「阿
姨,别动,我来看看。」黄强未等妈妈回答,就一把捉住妈妈的左脚,脱掉她的
拖鞋抬起了她的脚掌准备细细察看一番。

「没事,没事,现在不痛了。」等妈妈反应过来,发现她的丝袜脚握在黄强
手里,脸一下子红了,忙试图挣脱黄强的手。

「阿姨,别担心,我懂一点点推拿,我揉一会儿就没事了,保证不会留下任
何疤痕。」黄强一边紧握着妈妈的脚不松手,一边开始在油渍的位置开始一圈圈
揉搓。他最后一句话大概说到了妈妈心坎上,妈妈听了也就不再挣扎,任他一手
握着自己的脚跟,一手揉搓脚背。

由于注意保养,又经常穿丝袜,妈妈的脚很白,不肥不瘦,纤浓有度,五根
脚趾在丝袜掩映下排成有序的一排,脚趾上的蔻丹分外醒目。可能是刚才走来走
去的缘故,虽然是今天刚穿的丝袜,脚趾位置也有一点点深色的汗渍。黄强的右
手在揉搓妈妈脚背的时候不时会碰到妈妈的脚趾,让妈妈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她
有些羞赧地冲黄强说到:「不好意思,可能刚才出了点汗,脚有些脏,真是辛苦
你了。」

「阿姨的脚一点也不脏啊,还很好看呢,我看年轻女生的脚也没有您的好看
呀,一看就知道阿姨平时注意保养。」被他说中,妈妈不再说话,只希望他快点
结束,不然一会儿被自己儿子和外面的同学看见,多难为情啊。

「好了,现在没问题了,阿姨,来我帮您穿上鞋。阿姨,丝袜脏了,您去换
一下吧,这儿有我看着。」黄强细心地帮妈妈穿好拖鞋,又分外关心地让妈妈换
掉丝袜。

「不碍事,等做晚饭再换吧。这儿有水呢,你先试试手吧。」妈妈感激地对
黄强说,好似他帮了她多大的忙。

「哦,我正好要去一趟洗手间,我到那儿去洗吧。」黄强说完,急急走出厨
房间,直奔卫生间而去。

我看黄强进了卫生间,担心厨房没人帮忙,就走进去看能做些什么,没想到
被妈妈劈头一阵教训:「你瞅瞅人家黄强这孩子,比你大不了几岁,多懂事多细
心,你整天就知道玩,不知道帮妈妈做点家务么?」我嬉笑着把案板上的西红柿
放在水池里洗了,暗里笑妈妈的心虚,其实,刚才黄强帮妈妈揉脚的那一幕我都
看在眼里,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没过多久,饭菜都差不多做好了,一个大生日蛋糕也端上来了。插好蜡烛,
我20岁生日了。转哥、陀螺、小丁等一干好友围上来,准备唱生日歌了。细心
的黄强发现妈妈还没来,就走过去冲着厨房叫了一声林姨,没有应答。

正疑惑时,卧室的门开了,妈妈满面容光走了出来,只是把刚才高高束起的
头发披散在肩头,还是碎花裙,刚才丝袜由于沾染了油渍和汗水,已经换了双短
丝袜穿在脚上,刚才的家居拖鞋也换成了一双白色的中跟凉拖。这一身打扮比刚
才更加显得年轻。

「阿姨,您这一身打扮,我们得叫您姐姐了啊。外人一看倒不像是王博的妈
妈,倒像姐姐了。」黄强率先拍马夸妈妈,其他人忙连声附和,我看几个人的眼
光都绿了,从上到下打量妈妈不舍得移开目光,看的妈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吹了蜡烛,切了蛋糕,大家伙开始边吃蛋糕边闲聊,妈妈则忙着到厨房去拿
东西。穿上了中跟凉拖,妈妈走起路来碎花裙下的臀部高高耸起,一扭一扭牵动
了大家的视线,他们这个几个色狼不约而同忘了吃蛋糕,盯着妈妈的臀部肆无忌
惮地看起来。看见妈妈走出来他们才又装着在认真吃蛋糕。我注意到黄强嘴边都
开始流口水了他自己却丝毫未察觉,心里不禁暗暗偷笑。后来妈妈只要一起身,
他们的眼光就不约而同追随者妈妈的身影,最后停在妈妈丰满的臀部上。妈妈居
然毫未觉察,屁股扭得似乎越来越厉害了。

吃饭时,几个人客气地让妈妈先坐,黄强眼疾手快抢着在妈妈身边坐下,眉
开眼笑。开始吃饭了,转哥他们不停地夸妈妈做的饭菜可口美味,妈妈听了一时
也有点心花怒放。黄强更是反客为主,不住地给妈妈夹菜,大献殷勤,完全无视
我的存在,看的我牙根痒痒。

吃了一会儿,妈妈仿佛想起来什么,边站起身来边说:「我忘了我特意买了
瓶葡萄酒放在冰柜里没有拿出来。」黄强一把把妈妈按在座位上,说,「我去拿
吧。您今天太辛苦了,就好好坐这儿歇着吧。」黄强虽然第一次来我家,倒是很
熟门熟路,不一会儿拿来葡萄酒和高脚玻璃杯,开了,首先给妈妈倒上一大杯,
然后才给我和其他人各自倒上。

大家站起身来干杯,妈妈站起来时可能是不习惯凉拖的高跟,一个趔趄没站
稳,一杯酒全撒在旁边的黄强身上了。黄强浑没在意,眼疾手快的他一把扶住妈
妈,右手不经意间正好向上托住妈妈胸前的隆起。我见妈妈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
根,黄强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咸猪手已经触碰到这位家庭熟妇的乳房,坚持等
妈妈重新坐稳了才松开手,一旁的我看了恨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

黄强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突然他不经意间朝一旁妈妈身下迅速瞥了一眼,
然后冲坐在他对面的转哥眨了眨眼。不一会儿,只听地上一声脆响,转哥,「哎
呀……」了一声,他一根筷子没握紧掉在地上,连忙弯下身去捡。捡了半天,听
他在桌下说:「终于找到了。」他坐回座位,用纸巾擦筷子时脸红通通地,接连
看了看对面的妈妈好几眼。

他在玩什么把戏?我明显感觉不对头,于是装作不经意的朝他刚才眼光的方
向看去,发现他居然在偷看妈妈的胯下。原来,刚才那杯酒有一些也撒在了妈妈
的碎花裙上,正好是她两腿之间的地方,她里面今天穿的白色内裤的一角也若隐
若现地透过裙子显现出来,这使端庄的妈妈看上去风情万种。可惜妈妈一直忙着
招呼他们喝酒吃菜,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裙下风光已经被这些色狼看了去。我也
不好明说,只好强颜欢笑,盼望这些色狼有所收敛,不要再吃妈妈的豆腐。

黄强是我半年前认识的社会朋友,性格直爽但脾气火爆啊,平日里出手很大
方,因此身边围绕着一圈狐朋狗友。他在本市也算有钱人家,用家里的钱在本市
繁华商业区开了家服装店,可能这小子做生意还有点脑筋吧,不出一年就又另开
了一家品牌女鞋专卖店,生意越做越大的样子。生意进入轨道之后,他就聘请了
帮工帮他照看店,自己则做个甩手掌柜整日里游手好闲,有一次去学校打球,我
们就认识了。彼此一聊,还蛮谈得来,就慢慢成了朋友。

其他几位,转哥、小丁他们都我学校的同学,平日里一起打球,一起吹牛,
倒也臭味相投,就有了我们自己的小圈子。今天没能来的李伟也是我认识的社会
朋友,看他平时的派头,好像在夜总会工作,又像是开发廊的,总之看上去不像
是个正经人。但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比我大不了几岁,
但为人仗义。大家都一块打球时认识的。

那天,他们几个吃饭时都色迷迷地看着我妈,黄强更是居心不良,一个劲灌
妈妈酒,不知怎么,一向酒力尚好的妈妈这一次居然被他们灌得晕晕乎乎,几乎
站立不稳。我想,妈妈肯定察觉到了他们毫不掩饰的色迷迷的目光,因为自己是
过来人,一定了解年轻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不介意罢了。

吃完饭,我们一起收拾碗筷,黄强趁妈妈晕在沙发上歇息的空当,在一旁偷
偷的跟我说:「叉,你妈妈真漂亮。看了让人受不了。」临走前,黄强走到妈妈
面前,毕恭毕敬地递上自己的名片,说:「林姨,我和王博都是朋友,以后您若
是买衣服鞋子就到我的店去,保证给你最大的优惠,您要不嫌弃,白送都行。」

妈妈睁开朦胧的醉眼,勉强笑着伸手收下了黄强的名片,看着他们几个走出
门又一下摊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看来真的喝多了。

我正准备走进厨房,好好收拾这一番残局,突然门铃响了。

这会儿还有谁来?

打开门一看,赫然是黄强站在门外。他冲我一笑,道:「不好意思,有件东
西落在这儿了。」

「没关系,你自己去找吧。」走到客厅,他看见妈妈醉倒在沙发里,转过头
来向我提议道:「我们把阿姨扶到卧室去吧,睡在这里别着凉了。」

不等我回答,黄强自作主张向妈妈走过去,准备扶起这位醉酒的熟妇。我也
忙跑过去搭手帮忙。黄强熟练地将妈妈一只手的胳膊搭在他肩上,然后一手按在
妈妈腰间,示意我架住妈妈的另一只手。我刚刚贴近妈妈的身体准备架住就闻到
妈妈一身酒气中夹杂着浓郁的香水气味,那是妈妈常用的一种香水的味道。黄强
陶醉地吸了吸鼻子,于是,两人开始驾着妈妈朝卧室走过去。

妈妈身材虽好,毕竟有些丰腴,我们两个架住她一个人居然有些吃力。我一
眼瞅见黄强边走边不断用手从后背到臀部占妈妈的便宜,狠狠地盯了他一眼,他
嬉皮笑脸依然如故,手继续不老实地往妈妈两腿间一路摸索过去。我忍无可忍,
一把打掉他的手,这时忽然听见妈妈哼了一声,黄强一阵惊慌,还以为她醒了。

一细看,妈妈仍垂着头,看来还在昏睡中,那只被我打掉的手又开始大胆地
放在妈妈鼓起的臀线上。我只好装作没看见。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妈妈扶进了卧室,出来时经过洗手间,黄强说
了声:「我用一下洗手间……」就进去了,我则到厨房去准备清洗餐具。

可能是饭前被妈妈借黄强揉脚的缘故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我决定趁妈妈熟睡
之际把厨房收拾好,以便在她醒了之后给她一个惊喜。说干就干,我忘我地投入
到家务活中,刷碗,刷餐具,拖地,忙个不亦乐乎。

忽然我停下手中的活计,想起黄强刚才还在我家,于是忙到洗手间去看看他
还在不在,怎么走的时候也不跟我打一声招呼呢?卫生间里没人。

我直觉他人还没走,心里突然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猛然看见妈妈的卧室的
门虚掩着,下意识猛一开门,不禁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黄强站在妈妈床边,他的裤子已经褪在小腿上,正聚精会神地把自己的
肉棒放在妈妈嘴边,正准备放进妈妈嘴里,猛地看到我,身体抖了一下,停下了
手中的动作。再一细看,妈妈的半身裙已被高高卷起至腰间,再往下看去,妈妈
的短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下,胡乱地仍在地上,妈妈的两只脚上隐隐有水渍,
往地上的短丝一看,我立刻明白了,该死的黄强刚才趁我在厨房干活时已经射在
妈妈脚上和丝袜上了。

我恼羞嗔怒,冲过去指着黄强的脸,压低声音道:「你,你,你这个混蛋都
干了些什么?」我不敢大声,怕惊醒妈妈。

我攥着他的胳膊,一把把他扯出来,顺手关上卧室门,然后,一拳挥在黄强
脸上。黄强的鼻孔瞬间有血流出来,我愤怒地瞪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知道什么是女神吗?女神就是你看见她第一眼就会硬,就想上她,就处
心积虑要得到她,占有她。」

「你,你他妈的,她是我妈妈,你知道吗?」我无法抑制我的怒火,简直快
要爆炸了。

但黄强显然没有听见我在说什么。

「你妈妈就是我的女神,如果让我上她一次,就一次,死了也值了。」黄强
一脸向往,口水夹杂着鼻血流了下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