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捉奸不成反被草

妹妹李芙给哥哥李恪打的最后一通电话是两天前。

在美国洛杉矶,妹妹身心俱疲,她好不容易忙完一天的工作,提前收工了两个小时,算准了时差,想着大早上了哥哥应该已经醒了,于是兴冲冲的想给哥哥一个电话视频的惊喜。

谁知道等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晴天霹雳。

与妹妹李芙电话视频的人与哥哥在同一家公司共事的同事罗莉莉,她最讨厌的人。

妹妹李芙喜欢哥哥李恪了,喜欢关于哥哥的一切,讨厌靠近哥哥李恪的任何女人,尤其是讨厌这个名字叫罗莉莉的女人。

不知道是因为嫉妒哥哥和罗莉莉由于工作的关系天天见面,并且罗莉莉与哥哥故意走得很近,超出了同事的那种亲近与暧昧,哥哥却似乎并不反感,并且对罗莉莉似有似无的投怀送抱甘之如饴,享受的很。

罗莉莉的存在总给妹妹李芙一种不定时炸弹般的惶恐。

妹妹李芙委婉含蓄的提过,也直接了当的提过,她已经不厌其烦的的在哥哥李恪面前提了好多次,可她的哥哥兼爱人总是有点装聋作哑,呆呆傻傻的不当回事,说是他与罗莉莉只是同事关系,除了工作上必要的交流以外完全没有任何的暧昧不清。

我是你的妹妹兼爱人啊……别的女人对你到底有没有动什么歪心思我还不知道嘛?

妹妹李芙也委屈的想过,每次她跟哥哥提及罗莉莉与他暧昧不清的事情,都会被哥哥嘻嘻哈哈、插科打诨的闹了过去。

一次两次的暧昧不清,妹妹李芙可以装作视而不见,三次四次她可以忍,可时间从来不会冲淡一切,只会让这份嫉妒越来越膨胀,像是一个灌满水的气球。

直到妹妹看到自己打给哥哥的视频通话,接电话的却是罗莉莉以后,嫉妒作为填充物的气球终于爆炸了,炸的满地都是水花和气球的碎片。

通话视频里的罗莉莉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刘海不听话的翘着,头发凌乱不堪,双眸有些迷离,眸子里似乎还有着还未消褪去的情欲的味道,她揉了揉眼睛,不悦的皱着眉。

妹妹看到罗莉莉出现在手机里的视频上,她的呼吸一怔,心脏像停了半拍,不可置信的确认了一下自己打电话的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是哥哥啊。

“哥哥呢?”妹妹李芙尽力克制住自己心头的一股怒火,她咬牙切齿的问着手机对面的女人。

“阿恪?他正在跟我睡啊。”罗莉莉漫不经心的打了个哈欠,被子从身上滑了下来,上半身什么都没穿,一对d罩杯的丰满奶子微微摇晃,乳头和乳晕都通过视频隐约可见,奶子上面似乎还有着淫靡的吻痕。

罗莉莉表现得十分得意与傲慢,她慢条斯理的把手机的镜头切换到后置模式,然后转向哥哥李恪的方向——

哥哥还在熟睡,他拉着罗莉莉纤细的左手手腕,黑色的长长的刘海几乎盖住了眼睛,线条好看的手臂露在了被子外面,无意识的在呢喃着什么。

睡得迷迷糊糊的哥哥与罗莉莉同样的,赤裸着上半身,脖子上以及胸肌上全部都是层层叠叠的吻痕,带着口红的印记。

“我操你妈!”性格温柔且有着良好家教的妹妹李芙见到哥哥在别的女人的怀里这幅不堪的鬼模样,她一时之间忍不住爆了粗口,重重的把手机摔向了墙壁,发出惊天的响声。

远在大西洋对岸的美国的妹妹李芙,她实在是无心工作,与一同来美国出差的同事进行了交接工作,所谓的交接工作,就是她手头上的工作全部都推给她的同事,然后立马定了当天午夜的机票,急急忙忙的赶回国去捉奸。
国内,a市,妹妹李芙回到家中的时候,由于时差,现在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咔嗒”一声,金属门落锁的声音在凌晨三四点的黑夜里被无限放大,显得格外的刺耳,久未住人的公寓显得有些冷清。

哥哥李恪不置可否的轻轻叹了一口气,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蹬掉了脚上的皮鞋,刚要脱下正装外套,忽然被妹妹猛的拽进了她那温软的怀抱里。

尽管哥哥李恪的身上寒气未褪,甚至衣服上还带着些小水珠,妹妹李芙却丝毫不愿松手,强硬的从背后环抱着她的欧尼酱。

“阿芙?是你吗?”哥哥李恪拍了拍身后的妹妹那骨骼分明的纤细小手,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身后的妹妹李芙一怔,她赌气般的在哥哥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暧昧的吻痕,她用软糯糯的声音朝哥哥撒娇道,“哼~坏哥哥,我就去了美国半个月,你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记得了?嗯?”

“阿芙?!真的是你!”哥哥惊喜的想从妹妹温软的怀里挣脱开,好好的看看眼前思念了千遍万遍的小可人儿,“阿芙,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你怎么不开灯呀?你吃饭了吗?快松手……”

面对怀里的欧尼酱一连串关怀备至的问题,妹妹李芙心里暗暗发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暗暗的勾起了唇角。

妹妹李芙轻轻的含住哥哥的左耳耳垂,她用湿滑的舌头舔弄着哥哥李恪敏感的耳垂,用舌尖扫过他们兄妹二人同时带着的情侣款的心形耳钉,她坏心眼的用舌尖勾住耳钉,舌尖发力拉扯了一下耳钉,惹得哥哥的嘴里发出“嘶”的一声。

“嘶——!”左耳耳垂传递到大脑神经的酥麻的快感与痛感并存,这让哥哥李恪的身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妹妹李芙又故意将自己的小手按在哥哥李恪的裤裆处,隔着裤子布料握住哥哥李恪的性器,色情的爱抚着茎柱。

“呼——!”被妹妹如此主动的猥亵着,哥哥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的心跳也加速,胸腔内的那颗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他只觉得自己的小腹一紧,裤裆里蛰伏的肉棒已经肿胀勃起,将他的西装裤顶起了一个小帐篷,肉棒已经硬得不行,蓄势待发,蠢蠢欲动。

妹妹李芙半个月前因为工作的原因,原定要飞美国出差两个月,也就意味着他们兄妹二人得经受两个月的异国恋。

妹妹李芙忙碌的行程以及不可逆的时差,使得在国内的哥哥李恪恍惚间觉得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跟妹妹阿芙正儿八经的说过情话了,也好久没有做过那种羞羞的事情了。

哥哥李恪觉得他现在胯下的那根大屌已经饥渴难耐,他迫不及待想要将妹妹压在身下,欺身而上,与妹妹翻云覆雨,共度鱼水之欢。

一想到这儿,哥哥的鼻子微微泛酸,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情欲,他说话的语气都无意识的带上了点委屈,“阿芙……我想要……”

“别动~欧尼酱,把脸侧过来~”妹妹李芙一边用小手隔着裤子布料玩弄着哥哥胯下的那根东西,一边娇嗔着朝哥哥李恪说道。

妹妹李芙将她的嘴唇从哥哥的左耳耳垂移开,转而轻轻吻了吻哥哥高挺的鼻梁,又向下游移到了哥哥的唇角旁。

妹妹从背后撩开哥哥的黑色西装外套下摆,一只手伸进白色衬衫里,沿着哥哥光滑的腹肌一寸一寸的向上摸去,直到摸到了哥哥的乳头,然后她用自己的指尖恶意的掐捏着哥哥的乳头,将它掐得红肿,硬得如同一颗小石子一般。

“嘶——!阿芙,别玩哥哥了,你这可是在玩火,妹妹你再这么撩拨哥哥我,接下来哥哥兽性大发,可说不准会怎么对妹妹你呢~”哥哥感受到乳尖传来的酥麻胀痛,他只觉得自己胯下的那根东西硬得发疼,他用暧昧的语气威胁着妹妹,他恍惚间只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化身为一头饥渴的淫兽,将妹妹拆吃入腹,将她吃干抹净。

妹妹李芙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她拉下了哥哥李恪的裤裆拉链,将手伸入哥哥的黑色内裤,然后她用自己温热的小手掌心覆在哥哥的两颗肉球上色情的爱抚着。

哥哥本想好好的跟妹妹说说话的,谁知道自己色狼一般的妹妹一见面就欲求不满的故意撩拨他,他觉得自己受宠若惊,快要把持不住。

“妹妹,你别玩我了……”

“怎么?”

哥哥李恪拒绝的话,让妹妹李芙的火气就蹭的一下窜了上来,她的大小姐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她娇嗔的责怪着自己的哥哥,“我的好哥哥,我这么主动,你就一点也不想要?”

“不是……”哥哥听到妹妹的话语里带了点怒气,想是自己说话又不经脑子了,他忙着解释。

“哥哥,我要是再在美国呆两天,你是不是都要出轨变成别人的男朋友了?啊?”

“哥哥,你就不怕我将你与自己亲妹妹乱伦的丑闻公之于世,让你身败名裂嘛?”妹妹李芙质问威胁着哥哥李恪。

妹妹李芙想到前天的那通电话,她的眸子暗了暗,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重了起来,她一只手用力揉搓着哥哥胸前的红樱,另一只手在哥哥的胯下不安分的大力揉捏着他的两颗肉球,囊袋被揉捏得变形,里面积蓄的精液也全部流到了输精管,呼之欲出。

“嗯……”怀里的哥哥鼻腔里发出的嗯哼声把妹妹的思绪拉回了几分,她用手抚慰着的哥哥硬得发疼的阴茎,一下一下的有规律的套弄了起来。

他们兄妹二人已经好久没有上床做过了,哥哥也有些难耐起来。

虽然不懂为什么妹妹要说这些话,但是哥哥还是接着妹妹的话说了下去,“我不是什么别人的男朋友,我只有妹妹你一个……”

这近乎讨好的话在妹妹李芙的眼里却是变了味儿——心里只有我你还会跟罗莉莉睡?呵,这算什么?讨好?还是可怜我?

“是嘛?!”妹妹手上的动作快了起来,大力的套弄着哥哥的阴茎,牙齿在哥哥白皙的颈侧用力啃咬出一个又一个的红色牙印,“只有我什么?只有我被你操的爽?还是只有我才会跟个傻子一样被你骗了这么多年?”

“唔嗯~~”哥哥的呻吟从喉咙中倾泻而出。

“我亲爱的欧尼酱,你被我玩得舒服么?”妹妹握着哥哥的性器有节奏的套弄着,而自己的花穴已经湿得不行,半透明的蜜液染湿了内裤。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哥哥整个人都沉浸在阴茎被妹妹的小手抚慰的快感中,脑子还是混混沌沌的,因为太久没与妹妹做过的缘故,他还没被套弄几下就射了出来,白浊的精液射在了妹妹的小手上,看起来十分的淫靡。

射过精的哥哥浑身力气都像被抽干了一样,软绵绵的瘫软着身子骨,他靠在妹妹的怀里,双眼充满情欲,她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兼女友。

“别这么看我嘛~欧尼酱~”尽管是在黑夜里,哥哥李恪略带情欲的表情可落在妹妹李芙眼里被看得一清二楚,她只觉得喉咙发干,口干舌燥,她娇嗔道,“哥哥快点操我吧~妹妹的花穴可是湿得不行,好想吃哥哥的大肉棒呢~”

“妹妹,你这可是在玩火,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可都是你自找的!”哥哥勾起唇角,邪魅一笑,他要已经欲火焚身,急不可耐的想要将自己胯下那根硬得发疼的大鸡巴塞入妹妹的花穴内。

哥哥李恪的动作比话语来得猛烈,他说完便打横抱起妹妹往沙发上一丢,三两下剥干净妹妹身上的全部衣服,让妹妹胸前那一对上下摇晃的d罩杯的奶子毫无遮蔽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哥哥一把脱下妹妹的粉色蕾丝内裤,将沾染了淫水的内裤塞到妹妹的嘴里。

“唔——!”妹妹的嘴突然被自己的贴身内裤给堵住,她的整个口腔被内裤给撑满,脸也羞得通红,口腔内不受控制的分泌出大量涎水,部分涎水染湿了内裤,部分涎水沿着嘴角流下,画面十分的淫靡。

“屁股撅好。”哥哥朝妹妹的臀肉上拍打,命令妹妹朝他撅起屁股,以便他进入她的身体。

哥哥又将妹妹刚刚沾满了精液的手握住,将妹妹沾染了精液的手指塞入她的花穴,“自己用精液稍微润滑一下自己的花穴甬道,免得一会儿哥哥的大肉棒太过于粗暴,妹妹你受不住。”

妹妹的脸臊得通红,她撅着红通通的屁股,她驯服的将手指探入自己的花穴甬道,然后将手指上的精液全部都涂抹在肉壁上,一边涂抹,花穴深处一边由于羞耻感而分泌出了更多的蜜液。

妹妹李芙还未润滑完毕,哥哥李恪便迫不及待的将手伸入自己的内裤里,掏出硬的发烫的性器,毫无征兆的就插入了妹妹的花穴里。

“呜呜——!”妹妹撅着水蜜桃一般的挺翘屁股,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她揪着哥哥后脑勺上的几缕发丝,花穴甬道内突如其来的剧痛使得她蓦然清醒,“呜呜——!”

哥哥李恪的动作可一点都没放轻,他用力的抓住妹妹水蛇一般的腰肢,粗暴的把自己狰狞的大肉棒一捅而入,全数送进了妹妹的花穴深处,甚至于顶到了子宫口。

未经过充分润滑的干涩的花穴甬道内只靠着一些精液与蜜液润滑,异物强行进入的不适感,妹妹疼得几乎要尖叫起来,嘴里忍不住溢出呼疼的呻吟声,可由于嘴被内裤给堵住,呻吟声只变成了哽咽的“呜呜”声。

“呜呜——!唔唔——!”

哥哥将妹妹嘴里的粉色蕾丝内裤给拿开,然后抬手揽住妹妹的脖颈,双唇重重的撞在一起,把妹妹嘴里呼疼的呻吟全部堵在了唇齿之间,涎水横流,体液交换,黏腻的水渍声在黑夜里听起来愈发的色情。

“唔……哥……”巨大的性器粗暴的进入妹妹的花穴,这使得妹妹差点就晕了过去,她搂着着哥哥的脖子,双腿用力夹着哥哥的腰肢,花穴极力的绞着那根粗长的肉棒。

哥哥从来没有这么粗暴的对待过她……哼~真是个坏哥哥,明明先是偷腥,与别的女人上床……现在又这么粗鲁的对待自己,丝毫不怜香惜玉……

“唔~”妹妹委屈又气愤,眼睛有些发红,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却因为身上的哥哥暴风骤雨般的深吻,她被吻得缺氧窒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兄妹二人的性爱像是烈火焚烧一般的夹杂着爆裂,又像是沙漠里快要干涸而死的人的渴求,互相为彼此的毒药。

“妹妹,现在的你真美啊……”哥哥李恪在床上从来不会吝啬他的夸赞,就如同那千篇一律的「我爱你」,都能让妹妹整个人如同高氵朝一般浑身颤抖。

哥哥大力的揉搓着妹妹的臀瓣,轻轻按压着花穴与性器的交合处,肉棒更进一步,向深处不断的挤压着,顶到了子宫口,顶得妹妹恍惚之间有一种错觉,她的整个胃都快要从口腔里顶出来了。

原本干涩的花穴甬道像是默许了入侵者的到来,一股热流从甬道深处诞生,酥酥麻麻的快感完完全全把疼痛给替代了。

“啊哈~~”高氵朝的快感让妹妹喜极而泣,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渗了出来,但身体又难耐的想索求更多。

妹妹倏的睁开双眸,她想看清她那朝朝暮暮思念着的哥哥的面孔,点点星光落入她的眼睛,他们兄妹二人对视着,热烈而又粗暴的亲吻着。

妹妹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哥哥的眼睛里有她,只有她,多的都快溢出来了那般,像爱情一样炽热。

“唔哈……阿芙……”妹妹的小名从哥哥的口中闷哼而出,伴着细碎的呻吟,一声不落的进入妹妹的耳朵里。

妹妹此时此刻已经意乱情迷,她的花穴情不自禁的紧了紧,绞得哥哥的大肉棒爽得不行,在妹妹的花穴甬道内整整涨大了一圈,正处于射精的临界点,差点快要一泄如注了。

哥哥李恪有些发狠的操弄着身下的妹妹李芙,甬道里分泌的蜜液已经很好的起到了润滑的作用,他每次顶撞就又深了几分,一直顶到了子宫口,也许还更深。

“唔啊~~”妹妹紧致的花穴甬道绞着哥哥的大肉棒,惹得哥哥的嘴里忍不住溢出舒适的叹息声。

随着哥哥的小腹一紧,他的阴茎一抖,滚烫的精液全部都射在了妹妹的花穴甬道深处,肉壁被精液那罪恶的温度所灼伤。

哥哥将才射过一次的肉棒从妹妹的花穴甬道里退了出来,虽然他才射过精,可软下去的大肉棒又硬翘了起来,顶端铃口冒出的淫水在妹妹光滑的小腹上留下了色情又淫靡的痕迹。

哥哥一时情动,俯下身来,温柔的亲吻着妹妹的额头,温热的鼻息喷在妹妹的眼睛上,毫无征兆的氤氲了双眸。

“阿芙……”哥哥在黑暗里摸索着妹妹的手,像是在欲望的海洋中浮沉。快要溺死的人儿,抓住了一根浮木之后,十指相扣就再也不愿撒手,“我们去床上……”

妹妹仰起头来,主动在哥哥的脸颊上用力的亲了一下,发出的「啵」的响声,“好。”

兄妹二人就着交媾时相连的淫靡姿势,哥哥托着妹妹酥软的身子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卧室。

每走一步,哥哥粗大的肉棒在妹妹的花穴甬道内又没入几分,像是要插到喉咙口那般,让妹妹忍不住娇喘出声,“啊哈~嗯啊~~”

哥哥喜欢开着灯做爱,这是他们兄妹二人初尝禁果的时候妹妹就知道的事。

尽管妹妹总是羞于将自己淫荡的一面暴露在灯光下,让自己淫荡的身体的每一丝变化都暴露在哥哥的目光下清晰可见。

但是每每看着哥哥欲求不满,可怜兮兮的神情,她都忍不住心软,答应让哥哥开着灯肏她。

哥哥把妹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但下身抽插的动作没有和缓分毫,退出到花穴内只剩龟头的位置再狠狠的捅入,一波又一波难耐的快感几乎疯狂的碾压着兄妹二人的神经。

妹妹的脸颊绯红,浑身上下的皮肤都泛着粉色的情欲,她双眼含泪迷离的注视着自己的欧尼酱,嘴巴没有意识的微微张开,我见犹怜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无辜与诱惑,让人忍不住狠狠的侵犯她,蹂躏她。

操!

哥哥看着身下人充满情欲诱惑的表情有些忍不住了,他没由来的力气让他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交合处的淫靡水声充斥着整个房间,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

哥哥的目光中充满了对妹妹的情欲,妹妹很是满足,但转念一想,哥哥那同样充满情欲的表情被别的女人看到,哥哥的身体除了她还被别的女人摸过,哥哥的性器除了进入我的身体还进入过别的女人的身体……

“你干她干的爽么?”妹妹忽然跟一个知晓老公出轨的怨妇似的,她掰着哥哥的脑袋,强迫他看向自己。

哥哥微微张着嘴,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情欲,脑袋完全被兽欲所占据,懵懵的完全跟不上妹妹说话的逻辑。

“罗莉莉……她是不是比我温柔?比我漂亮?还是花穴插起来比我的舒服?”妹妹的脸颊浮现出一丝恼怒的红晕,她娇嗔着质问着哥哥。

“嘶……”下半身的动作停住,欲望肿胀却得不到发泄,突如其来的空虚让哥哥的理智快要崩溃,“我不知道……”

“你喜欢操她还是操我?”妹妹喋喋不休。

“阿芙……别说了……”哥哥握住妹妹搭在他脖颈上的手,毫无意识的喊着她的小名,哀求她住口。

“哥哥你说清楚!”妹妹发狠般甩开了哥哥搭上来的手,像是要质问到底。

“阿芙……”

“你到底爱我,还是爱罗莉莉?”

哥哥大口喘气,身体不安分的扭动着寻求抚慰,硬得大疼的肉棒厄待发泄,被鸡巴所控制的男人脑子里只有欲望。

“说啊!”

“我爱你……”

“那次……罗莉莉是故意的,我被她灌了许多酒,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做过。

“醉酒的男人鸡巴是硬不起来的,这是常识,不是吗?”

“罗莉莉故意摆拍的……”哥哥终于解释清楚了他和罗莉莉的那一次,“我爱你阿芙,我只爱你……”

哥哥情动的吻了吻妹妹绯红的脸颊,掠过红唇,像是报复妹妹误解他一般,狠狠地咬在了精致的锁骨上,用湿滑的舌头色情的舔舐着他刻下暧昧的痕迹。

哥哥滚烫的肉棒捅入妹妹的花穴甬道里,大肉棒一下一下顶弄在妹妹最敏感的g点上,像是燃烧的一团欲火,填满了彼此最原始最纯粹的欲望。

“阿芙……”哥哥几近饥渴的索求让妹妹红了眼,她皱了皱眉,汗水早已浸湿了身上的衣服,无尽的欲望和快意几乎把他们吞噬。

哥哥体内积蓄的情欲到了爆发的边缘,他将自己与妹妹紧扣的十指拉到唇边,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那是一枚近乎虔诚的吻。

哥哥小腹一紧,滚烫的精液尽数内射入了妹妹的花穴甬道深处,兄妹二人几乎是同时达到了高氵朝。

泄欲过后,哥哥低下头来,温存的亲吻着妹妹,他的眼里满是妹妹前凸后翘的娇软胴体,他已经拥有了这么美艳动人的妹妹,又怎么舍得偷腥去吃别的女人呢?

“我爱你,阿芙。”

“我也爱你,欧尼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