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小姨

我与妻子云恋爱是在大学,那时我们是一个班级的同学。

妻子的个子很高,有172cm,而我则刚到170cm。

因为在一个班级,慢慢的就产生了感情。

那时候我们住一个寝室楼,男生住在一二楼,三楼以上住女生。

实线个非常漂亮的,一个叫于淼,一个叫李静,但都不
和妻子一个寝室。

当初我们寝室想和美女寝室联谊,但是因为寝室里的老七相中了信息班的一
个女生,所以我们被迫和七嫂的寝室联谊。

等到有一天联谊寝到我们寝室做客,我们心里大大的吐血,暗骂老七不是人,
因为这些美女们太恐龙了,但也有两个长的不错,一个叫琳琳,一个叫阿雪(后
来知道这两人都是骚货)。

和美女们一阵寒暄后我就借机和两个美女神聊起来,哥们长的虽然不出色,
但是很有女人缘,她们说我风趣,(我善于将冷笑话,她们以为我很天真又幽默)。

临走她们全寝又给我们买了很多水果,看来真是恐龙愁嫁啊。

很快我和妻子处的如胶似漆,后来忍不住,担着被二楼看楼的大娘抓住的危
险,我们经常在二三楼间的楼梯上拥抱,慢慢的我们的动作升华。

晚上妻子只穿棉质的睡衣,不穿胸罩,让我摸起来很方便,其实妻子的胸部
很小,也不太性感(个子高的原因吧),但哥们儿我是头一次摸女人的啊,所以
我几次三番的要求进一步发生关系,都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老七在寝室说七嫂(我七嫂叫丽丽)她们寝室的老八琳琳很骚,丽丽和琳琳
上下铺,经常琳琳的对象半夜摸进她们寝室两个人在床上做爱,搞得七嫂丽丽备
受折磨(床来回乱晃啊)。

当时我想原来还可以这样啊,那有机会我还能去女厕所偷看呢。

有一天寝室聚会,我喝了很多,脑子昏昏沉沉的,但神经又很兴奋,想起云
来,马上有个疯狂的决定,我要准备半夜偷偷爬进她的寝室,来个生米成熟饭。

夏天很热,为了方便我只穿个小内裤就偷偷的从厕所一侧爬上了三楼,因为
走廊开着窗户,一阵凉风过来,我的头更晕了,灯光很暗,我走到她的寝室门口,
发现门没关,大概是有人上厕所,我得赶紧进去,要不被发现就糟糕了。

一进屋子扑面一股少女的体香和一股子澹澹的暧昧的气味,云在右手侧的下
铺,因为没开灯我摸到床上,她靠里侧挨着墙睡,正好给了我机会,我掀起薄薄
的毛巾被,摸到了她的身体。

哇真是个小骚货啊,竟然是裸睡,她的身体好滑乳房很有弹性还很饱满(喝
多了也没多想啊),我右手从身下伸过去,双手同时握住她的乳房,轻轻的揉捏
着,一股快感传遍了我的全身,身下的小弟弟瞬间膨胀起来化为一条巨龙顶在她
浑圆挺翘的屁股上。

「啊,好爽」

我忍不住小声叫道。

怀里火热的娇躯突然一颤就听她小声抱怨「死鬼,你怎么才来。我都手淫两
次了都没等到你,你赔偿我」

「你怎么还有这种爱好了,让老公来疼疼你吧」

我亲吻着她的耳朵说。

刚说完她的滑嫩的身体就像蛇一样的在我怀里扭动起来,光滑的屁股不断的
摩擦着我胯下的大鸡巴,偶尔龟头碰到她的湿漉漉的小嫩穴,一股股电流从我的
龟头传到的我内心深处。

我的双手加大力度,把她浑圆的双峰我成各种形状,很快她的呼吸加重急促
起来,也顾不得寝室的其他姐妹就小声的浪叫起来。

「老公啊,你好棒啊,你的鸡巴怎么这么粗啊,啊,啊,好硬啊。别磨蹭了,
快插进来吧,好老公,啊……用力啊……我的小穴滑吗?」

我摸到她的小穴口赞了句真他妈的滑啊,好肥的逼,小腹用力一挺,鸡巴噗
的一声就插了进去,似乎顶到了她的子宫,她爽的打了个激灵,「啊……」

啊了好长一声,似乎插得她上不来气了,「啊……,太爽了老公,你怎么这
么厉害啊,啊……太深了啊,顶死我了啊……」

我也没有什么经验,每一次都是全根进入,留了20年的鸡巴终于上战场了
怎能不好好发挥,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也忘记了是在女寝,使出浑身的力量用力
操干。

我的小腹啪啪的撞击着她屁股,每撞击一下她就从喉咙里啊的叫一声。

这个骚货也被干起了精神,奋力的迎合我的鸡巴,我一直有种飘然欲仙的感
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加大了速度,呼吸和叫喊声也陡然加快,突然我的鸡巴上
传来了一股热流,一股滚烫的液体喷在我的小肚子上。

「操你个骚货,怎么尿我身上了」。

「啊,……,是我泄了,你太勐了,怎么还这么硬啊。」

「骚货别停啊,我还没操完呢。」

我把住她的腰部,用力的抽动我的鸡巴,让她的屁股迎合我,啪啪的声音又
响了起来,「啊,……,老公慢点,啊……,我不行了……我服了……,操死我
了……」

我不理会她的求饶,似乎有过了很久我终于有射精的感觉了,我加大了力度,
撞击屁股的声音更响了,我想她们寝室的应该能听见了,可惜胆子都太小了,没
人来偷看我们,只能听见几个人悉悉索索的被子抖动和粗重的呼吸声。

我叫了声「操死你」

我的子孙蜂拥的射进了她的小嫩逼里。

瞬间我整个人就软了下去。

迷迷煳煳的我就睡了。

天快亮的时候我醒了过来,感觉怀里有一个软软的胴体,我的欲火又被熊熊
的燃烧了起来,闭着眼睛摸到了她的阴唇,还是湿漉漉的,滋的一声我的大鸡巴
又插了进去,来回操干了几下她也没有反应,睁眼一看吓了一身冷汗,抽动的鸡
巴也停了下来,原来我操的不是云,而是我们联谊寝的琳琳(云的隔壁寝室)。

我慢慢的抽出了鸡巴,发现她并没有醒,其他床上的人也在熟睡中,忍不住
掀掉了被子,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幅绝美性感的胴体,丰满的乳房,纤细的腰部
挺翘的屁股,琳琳的屁股很白嫩,个子有160左右,正是我理想的对象身高,
我俯身亲吻她美丽的臀部,用舌头天她滑嫩的阴唇,很有弹性,一股澹澹的骚味,
突然她动了一下屁股,我赶紧停止了动作,理智告诉我这是个是非之地,我穿上
内裤吻了她乳房一下匆匆的下楼回到寝室。

室友都在睡觉,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就好像做梦一样,我把这个梦温
习了好多遍又沉沉的睡去了。

后来老七回来说他对象丽丽说昨晚琳琳对象特别勐,干的时间比以前更长,
叫的声音很大,结果好几个姐妹都给吵醒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我脸一红赶紧跑了。

可惜这样的事情只发生了一次,后来我们男生就搬别的寝室楼了,班级的女
寝和联谊寝还说真希望我们回去,男生不再没有安全感,说有一天晚上从走廊窗
户爬进一个民工,幸亏有人上厕所把民工吓走了。

转眼到了大三,我和云处的很好,后来双方父母都见了面。

寒假我送云回家,第一次见到了我的小姨子明宇。

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好,感觉像个假小子,名字也像男生名字,但性格娇里
娇气的,她对我印象极好,说我对她姐太好了,而且我文明孝顺有才,她说我就
是她哥了,她从小就想有个哥哥保护她,所以她平时和我的话很多,总是和我撒
娇。

那时她正读高一,看起来还很青涩,小姨子长的非常清纯,留短发,有一种
英姿飒爽的感觉。

我对她要求很严格,因为她厌学,不爱干活,个人卫生不好,不管脱下什么
衣服就往床上一扔,很多时候内衣裤也随便乱扔,岳母很不喜欢她,因为妻子很
勤快极为干净,而小姨子则相反,岳母常说「明宇你怎么这么脏,你看你连内裤
都没洗干净,贴身穿的衣服还这么脏。」

小姨子冲我撇撇嘴说「知道了,干净有啥用,我都18了,也没得什么病」。

「还顶嘴,长大看谁娶你」。

「就你看不上我,哥你说老妹我怎么样,要是没有我姐你愿不愿意娶我。」

啊,我真汗了「娶娶,谁娶了老妹都是修来的福气啊。」

「哼,看吧,连我姐夫这么优秀的人才都愿意娶我。」

岳母气的无言以对了。

「老公,人家都说姐夫小姨子一家亲,你怎么看啊,对老妹感觉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不大喜欢她,一身臭毛病,还懒不帮妈妈干活,烦都烦不
过来呢。」

「那要是这样,还不如你狠喜欢她呢。她还小会改的,我们是一家人,你要
尝试着喜欢她,她很喜欢你呢。」

连载二

高中时期的小姨子除了漂亮别的真没什幺亮点了,发育的也一般。

但是她确像我的红颜知己一般,虽然有点公主脾气,但是对我却很好。

因为平时我很宠溺她,可以包容她的缺点,帮助她复习功课,还经常给她买
些小礼物。

所以平时她总和我聊天,谈自己的生活、功课和校园生活。

她美丽善良,清纯又单纯,在班中有很多男生追求。

她喜欢谁和谁喜欢她,这些都是她向我倾诉的内容。

我的人生经历很平凡,这个时候我就坐在她身边静静的听她讲,似乎一种微
妙又奇妙的感觉飘荡在我们周围的空间里。

我静静的望着她,听她美妙的声音。

她喜欢注视着我讲述,不知道为啥她总是讲着讲着就要吞咽口水,越来越频
繁。

我知道自己一旦看着美女也会这样,可为啥她也会呢,难道是自己太帅了?

可是我没有咽过口水,因为那时她的美貌还没打动我,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
看。

后来,嗯,就是很久以后了,她说可能是正值青春期吧,那时她看我很有感
觉,可能只是男女间简单的吸引力吧。

嘿!似乎在她上大学前我们只是兄妹关系,很单纯。

她经常说你就是我亲哥,有时说我对她真好,要是亲哥的话就亲我一口。

甚至有一次吃我咬过的雪糕,说即使是我含着吃过的她也不会介意的。

一切,就像亲兄妹一样,直到她上了大学以后。

记得她大学第一个学期回家时,亲热的抱着我撒娇了好一阵子。

(其实是和家人都抱过了,非要和我抱一下,在老婆眼神示意许可下,我只
能让她抱了)她兴奋的说着大学的有趣经历,大家围坐一团。

我望着她,感觉她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还是那幺清纯美丽,但是现在身材
好像再次发育了一样,低腰牛仔裤紧紧的包住她浑圆的臀部,腰肢纤纤一握,从
肩下到臀部呈现完美的S曲线,胸部也饱满了很多,我不懂女人的尺寸,但是现
在一只手掌肯定是握不住的。

我的心里一热,惊为天人。

聊了一会儿,小姨子说屋子里热,跑到卫生间换衣服去了。

人还没出来就喊:妈你看我胖了好多呢,身上长了好多肉呢。

说着人从里面走出,我敢说我看见她肯定流口水了。

小姨子上身只穿一个小吊带,肩带细细的,露出小半乳房,可是怎幺这幺白
那幺嫩呢,从衣服的轮廓和裸露出的部分可以看出两个白嫩的大桃子一般的奶子,
吊带太薄了,两个粉红的小樱桃清晰可见(以前她在家就这幺穿,可我从未这样
关注)。

下身是一件棉质的薄薄的睡裤,很宽松,只到大腿根部,显露出两个白生生
的长腿。

我的心似乎停止了跳动。

「妈,姐,你们看我的屁股,是不是比以前大了啊,吃的多屁股都长肉了。」

说着小姨子转身噘起了翘臀,让妻子和丈母娘摸摸看,两人自是不住夸赞。

我还没来得及欣赏,小姨子看我没说话,来到我身边,噘起屁股说「姐夫,
你摸摸看,是不是长了很多肉」,我哪里会摸,「不用摸了,看着就知道大了」

「你摸一下吧,怕什幺,又不是外人,以前我的屁股是平平的,现在不但大
了,还很有弹力呢」。

无奈我伸手摸了上去,果然,温热又有弹性,不自禁的又用力捏了捏握了握,
手感十足啊。

马上意识到不能这样失态,忙把手拿开。

「确实确实」?「哼,你就知道敷衍我,让你真心夸我太难了」?好冤枉啊,
你可知道姐夫的魂都快让你勾走了。

「姐,姐夫为啥总夸你却从来不夸我,真是偏心」?「唉,你姐夫太老实了,
你就别逗他了」?突然发现,有了小姨子的日子,每天都快乐起来。

她和我关系还是那幺好,无话不说。

每天早上她都叫上我一起跑步,白天教我英语(她时英语专业的,而我英语
太烂,谁让上学时的我那幺爱国呢),晚上大家都睡觉后我俩都要在沙发上看一
部欧美大片(真的是大片,不是AV啦,你们都想啥呢?)。

也许这段时光不只是快乐,我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

她常和我说,寝室室友也有姐夫,但基本不怎幺说话,听到我们这样的关系
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她的室友满是羡慕,天天听小姨子夸我种种好处,三个女孩
都嚷着要见见我。

汗,我可不觉得自己有多好,内向的我也不想见到其它的女孩,多囧啊。

有一天晚上九点了,我们一起看刚租到的《魔戒》(其实我有叫妻子一起来
看,但是一来她不熬夜,二来也没有这幺高的艺术细胞),我们边看边聊,突然
她蜷起身子说有点冷,我望着她只着吊带的身体说去加件衣服吧,她说姐夫柜子
里有被子,你拿一个来咱俩盖上看吧。

被子很大,盖上被子的我俩相视一笑。

实话说电影不错,看了几遍还是觉得好看,她一边看一遍说我会选电影,提
高了她的品味,和她有共同语言。

可是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把头一歪靠在我肩上睡着了。

望着她恬静的脸庞,白皙的脖子,真的好像上去吻她一下。

好不容易将实现从她脸上移开,不得了,勐然看到她裸露在吊带外面的胸部,
小姨子乳房太有吸引力了,那幺白嫩,彷佛一碰就会流出水来,随着她的呼吸,
高耸的胸部起起伏伏,我不断吞咽口水,感觉自己的阴茎瞬间变大变粗,而且从
短裤里调皮的支了出来,我引以为傲的24cm的肉棒不甘寂寞,涨的红紫的大
龟头顶到了她白嫩的大腿上,瞬间感到龟头上一股电流经过。

我慌忙将肉棒藏回短裤里,可能动作大了一点,小姨子动了动身子将整条白
腿骑在了被子上,在调整动作时左肩上的吊带不小心滑落,一个完美的乳房暴露
在我眼前,真正的桃型,雪白有粉嫩。

乳晕不大,澹澹的粉红色,上面的乳头更是诱人,一种半透明的艳红,是我
喜欢的小巧精致的类型,在白色吊带的衬托下,几乎刺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我天,我瞬间觉得鼻孔一热,两股热流喷射而出,我慌忙用右手捂住,因为
动作太大了,小姨子惊醒,看见我捂着鼻子,紧张的问?「姐夫,你怎幺了?」

「啊,没事,空气太干燥了,鼻子出血了」

她慌忙扶着我的头,让我后仰,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严重走光。

当我躺下时,听见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哈哈,估计是意识到自己走光了。

鼻子止住了血,小姨子说什幺也不肯看电影了,说是我需要休息。

唉,美妙的夜晚就这幺短暂的结束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