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在我的支配下

我妈妈的身材非常火爆,她有着傲人的卷曲黑发,硕大挺拔的乳房和肥美圆润的屁股,她的皮肤非常白,只是脸上有些为数不多的雀斑。我知道大家都觉得她非常性感,但我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我也觉得她非常性感。      有时候,我的朋友们会开一些比较过分的玩笑,这些我都能理解,但我最不能理解的还是我的妈妈。老爸已经去世多年,很多男子都追求过她,但她至今没有再婚。我想,可能是因为我老爸是个混球,以至于妈妈对所有男人都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我老爸死后,妈妈每天工作相当辛苦,每天晚上回家都非常疲惫,通常要躺在沙发上睡一小时左右。      妈妈的穿着非常休闲,经常穿着迷你短裙。每次她睡觉,我都会非常兴奋的欣赏她连裤丝袜包裹着的,美丽的大腿、小腿以及脚趾头。有时候还能够透过低胸的上衣看到被蕾丝胸罩保护着的大乳房,她那深深的乳沟每次都让我想入非非。虽然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变态,但她的汗脚臭味完全可以让我迷醉。      我想我恋上了她的巨乳、美腿、秀脚和臀部。噢,我忘记我说过没有,她的臀部跟一些模特儿比也小不显小,以至于每次都让我看得热血沸腾。      好吧,我承认,每次她睡着后,我都会在沙发背后抚摸我的小弟弟,甚至手淫,有时候我会射出来,但大多数时候,在我射出来前,她就起床了,然后我只好去洗手间解决了。      有时候她实在是太疲惫了,完全是无助的躺在沙发里沉睡,这时我就会轻轻的分开她的大腿,仔细欣赏她那被连裤丝袜包裹着的美丽私部,想象自己进入妈妈的身体,任意享用这具美肉。      这些经历真她妈的让我疯狂,有时候我真想骂,光看不动太难受了。      我痛并快乐着的生活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我患流行性感冒卧病在床。我没有上学,但妈妈还是工作到很晚。当她晚上回到家,她带回来好吃的食品,并且逗弄我开心。      她坐在我对面的餐桌上,穿着短裙卷曲着双腿,上衣的衬衫有三个纽扣都没有系上。由于餐桌表面是玻璃,所以我看得很清楚,她居然盘坐在椅子上,白色蕾丝内裤隐隐若现!      我浑身燥热,痛苦不堪。她则强忍着疲惫和我聊天(往常这个时候她都会去小睡片刻),但我却很难跟上她的节奏,因为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了桌子下面,而不是和她聊天。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感到一股热流从小腹上升到我的大脑,然后在身体里循环一圈后集中到了我的手指和脚趾上。开始有一些痛苦,但是后来就舒服起来了,我很快便习惯了这股热流。      妈妈从我吃惊的表达上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她问我是不是觉得难受,我说不难受,只是有点奇怪。      我躺回床上,她走过来,俯下身子用手感觉我额头的温度。她在做这动作的时候我便透过她衬衫上没有扣纽扣的地方看到了她的乳房。我真希望她继续保持这个动作,好让我能更仔细的欣赏一会儿。但是过了很久我发现她仍然一动不动,于是我看了一下她的表情,茫然无神的就像雕塑一样。      我吓了一跳,这时她又恢复了动静。她说摸我额头时一点都不觉得热,感觉不到在发烧的样子,但我的脸非常红。她便去洗手间准备凉的帕子,好搭在我头上。      我有种感觉,那个时候我好像控制住了我妈妈。等她回来,我决定再尝试看看,看看我的感觉是否正确,我准备让她做一些平时她不会做的事。      妈妈回来把毛巾搭在我头上,然后坐在我对面的餐桌上继续吃她的食物,这回她的双腿规规矩矩的放在一边,没有像之前那样盘着坐。      我没有说话,而是在心里默念让她盘腿而坐。突然间妈妈失去了一切表情,而且按我心里想的那样静静的盘腿而坐。      我感到震惊,但我试图保持冷静。我居然控制了我的妈妈,我能够通过想法来支配我的妈妈!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可以令她赤身裸体的呆在我面前,这样我就能仔细欣赏妈妈那伟大的身体了,但接着我忽然意识到,我可以同我的妈妈性交,只要我有这个想法。      这个想法迅速的塞满了我的大脑,我看着妈妈没有表情的脸颊。它仿佛在告诉我说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对妈妈做任何事,她都不会拒绝。      我摇了摇脑袋,驱赶了心中邪恶的想法。妈妈又开始活动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试着不断的控制住妈妈,然后又解除控制,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熟练运用这个神秘的力量。      在这个时候,我的内心又开始挣扎。首先我不知道这个力量是如何产生的,而且我觉得这是用一种异常邪恶的方式去伤害我的妈妈。但是必须要体谅我的是,我的弟弟正痛苦的勃起着,而我在偶然间发现了慰籍自己的最好方法......后一个思想在我脑海里掀起了大风暴,就要摧垮道德的大堤了。   妈妈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继续进餐,我在心中令她停止进餐,擦干净手和嘴站起来,她便失去自己的主意,按照我心里想的去做了。      我问她:“你能听到我的话,知道我是谁吗?”      她回答说:“是的,我可以听到你,我知道我必须服从你的每一句话,但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用将军的语气对她下令:“挤压你的奶头,同时摩擦你的阴部,用行动告我我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告诉我你需要狠狠的被我操! ”      妈妈抓住自己的奶头,拼命的搓揉,同时使劲的摩擦自己的阴部,就像那里有一团火一样。接着,她以单调的声音悲鸣:“我是一个贱人,我需要你狠狠的操我。 ”接着,她停止了动作,茫然的表情又回到了她脸上。      这时候我意识到要让妈妈要成为发情的妓女可能需要换一些指令,我需要的是她主动的行为,而不是一个机械我命令的木偶。      于是我在脑海中想象妈妈在我面前跳舞,并用暧昧的眼神和勾魂的笑容来诱惑我。结果她立即就开始了表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出色。      我想象她慢慢的脱掉身上所有的衣物,一边转圈一边跳脱衣舞来取悦我。我看着她转了一圈又一圈,偶尔用她的臀部来磨我的小弟弟。当她开始脱她的裙子的时候,我让她缓缓的把裙子一点一点的褪下她的大腿,并且双手不要离开裙子。当她完全弯下身子的时候,我抓住她的脚踝。我让她用手上下抚摸自己的美腿,挤压自己的屁股,一边做一边呻吟。      我让她到我的床上来,我坐了起来,让她站在我的双腿之间。      我脱下了自己的短裤,把下体赤裸裸的暴露在她面前。      妈妈迷茫的站在我眼前,对儿子的过分行为无动于衷。她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白色蕾丝内裤以及白色蕾丝胸罩。我感觉我的肉棒即将爆炸,当我颤抖着伸出手触摸她的美腿时,感觉一股电流通过我的手,点燃了我的欲火。      我两手同时用力地揉捏她的美腿,从双脚到大腿,再到她的美臀,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然后我抓住她的屁股把她拉了过来,我把整个脑袋靠在妈妈的腹部,用脸轻蹭妈妈那浓密的黑森林。我一边拥抱着她,一边使劲闻着她淡淡的体香。      然后我一手搓揉她的美臀,一手在她身后上上下下的抚摸,从背部到臀部再到小腿,绝不放过我能想到的每寸玉肤。但是当我抬起头看到悬在我头上方的那一对饱满的乳房时,我的血液再次沸腾了。      她的乳房把胸罩塞得满满的,就像放进去两个枕头。每个乳房只有下半部包裹在白色蕾丝杯罩里,而杯罩的上边却是白花花的两团美肉。      我凝望着母亲胸前那两块“大西瓜”,伸手想要把她们全部抓在我的手里,但是抓了很久也没能完全握住。我狠狠的盯着两块美肉,然后拼命的把杯罩上边的美肉往杯罩里面塞,结果还是不行。在我做这些妈妈蒙羞的动作的时候,妈妈只是微笑的看着我,我下意识的命令也被她忠实的执行了。      玩够了,我命令妈妈解下她的胸罩,她按照我的意思做了。一下就解下了胸罩,她的乳房就像从罩杯涌出的果冻,哗哗的在我眼前颤动,等待我的吮吸。      妈妈的乳房丰满而柔软,但是乳头却异常坚挺。坚挺乳头给了我一个新主意,我在心里告诉她,她需要我来吮吸她的乳头。我是这样“解释”给她的:“你是一个淫荡的妓女,你需要释放自己,我虽然是你的儿子,但我刚好可以满足你的需要,虽然你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但却不能自拔,你的小屄也会很快变得湿漉漉,你迫切需要儿子把肉棒插入你的小屄。”      在我的暗示下,妈妈把我的头按在她的奶头上,忘情地呻吟起来。      我卖力的吮吸她的奶头,从这个奶头舔到那个奶头。我狠狠抓住两个颤动的奶头,使劲的挤压,舔,吸吮,甚至把两个奶头握到一只手里。      我抓住妈妈的裤袜和内裤,把它们一口气褪到了她的脚踝。我命令她躺在床上,并且尽可能的把双腿分开,在她分腿的时候我扯下了她的连裤袜,和内裤一起塞到了她的嘴里。      现在妈妈的私处就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我的眼前了,她的小屄看起来吸足了水的海绵,一滴又一滴的淫液被挤到了大腿根部。      我抬起妈妈的腿,准备把肉棒插入她的小屄。因为紧张,前几次都没能插入,但很快妈妈便给了我足够的引导,让我顺利的插入了她那紧密而温暖的私处。      我在她身体里来回抽动,越插越深。因为并没有真正经历过性生活,不一会儿我就觉得我要射了。随着一阵比撒尿爽上百倍的感觉,我拼命的挺举着腰身,不断抽搐,把无数滚烫的种子撒回了最初养育我的花园里。      我气喘吁吁的趴在受到我支配的母亲身上,这才发现我的手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抠入了她的菊花里。妈妈在我的控制下温柔的抚摸我的头,让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和安详。      休息了一会儿,我拔出了我的肉棒,白色的粘液从妈妈的小屄的缝隙中缓缓流出。我的肉棒上还有残留物,所以我把已经软掉的阴茎移到妈妈嘴边,取下她嘴里的东西,命令她用香舌头为我清理干净。      妈妈睁着迷茫的大眼,面无表情的开始舔我的阴茎。才一会儿我觉得我有一些想撒尿了,所以用膝盖夹住妈妈的脑袋,让她拼命的吮吸我的阴茎,然后源源不断的把尿撒到她的嘴里。在我的支配下,妈妈就像一个标准的荡妇一样,她没有错过一滴尿液,全部喝进了肚子里,并且用嘴把我的鸡巴清理得干干净净。      又休息了一会儿,我便支配妈妈,让她赤身裸体的清理了现场,收拾了晚宴和她的衣务,然后和我一起淋浴。当然,我没有忘记令她认真的刷洗她的牙齿。      我冲了个热水澡,逐渐平静下来。不久后妈妈清理完她的身体和嘴后,加入了我的淋浴。我令她再次清理全身,看到香波泡沫中若隐若现的美肉,我差点再次爆发。      淋浴后我让妈妈穿上衣服,忘记所有发生过的事,回到自己的卧室睡觉,妈妈顺从的照做了。      看着妈妈无神的眼神,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感,我觉得这个状态可以让我爽很长时间吧。至于什么时候让妈妈在服从我支配的时候还拥有复杂的表情,那是以后再考虑的事情,明天让妈妈陪我玩什么游戏也懒得想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睡一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