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个春天

我今年48岁了,我自己知道想吸引大街上那些年轻小伙子的眼球已经不容易了。好在我已经离婚3年,而且没有儿女拖累。所以我活的比一般48岁的女人要潇洒一些,但没有粗大鸡巴对我浪的照顾我又怎么能安然入睡呢?所以我想尽各种办法来勾引男人,有时候甚至走在大街上,我都希望能有个男人当街就把我按在地上狠狠的用大鸡巴教训一顿!
我的外表并不是很美丽,但我有一种成熟女人味儿。一旦我打扮起来走在外面,别人会以为我是哪个大学的教授,或者是哪个大官的夫人。我承认自己很端庄,我更承认端庄外表后有一颗淫荡的心!
晚上吃过晚饭以后,我仍旧象每天那样洗澡、修理毛发、熏香,然后坐在那个已经用了将近10年的破旧梳妆台前开始打扮起来。虽然我挣的钱很少,但我一分一分地攒,终于可以买到一瓶还算高级点的香水,然后是眼影、唇膏、眉笔、粉还有一套和我身份根本不匹配的裙装、连裤丝袜、高跟鞋。
我用了一个小时开始打扮,虽然我没念过多少书,但对于气质方面我还是了解的。我知道一个真正的女人不能太俗气,即便是化妆也要少用化妆品,只要起到画龙点睛的目的就好了。我仔细的打扮著自己,然后照了一下镜子,觉得很满意。
下面开始穿衣服了。我小心地拿出花了我半个月工资买的高级胸衣,然后轻轻地托著我那松弛的、沉甸甸的大奶子穿好。一直以来我都很想让自己的乳房别那么松弛,那天在一张废报纸上,看到一个女子健身俱乐部有这种美乳的治疗,可我一打听¤格竟然有好几千!只好等我有钱再说了。
高级胸衣还算可以,将我的乳房都托起来了,好像我很挺的样子。
穿好以后我又拿出了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虽然是外国高级品牌,可那个黑心的小贩竟然要了我15元钱!所以我一向很仔细,穿丝袜之前要修理指甲,洗手。我仔细想了一下,还是不穿内裤了,因为我没有能与这身衣服匹配的内裤。穿好这两件以后,我像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任务一样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对著镜子照了起来。
嗯,我的屁股还算可以,在黑色连裤丝袜的包裹下,屁股显得越发地高挺肥大。我尽量把屁股翘起来。哦,小腹的坠肉又多了一点。我有点恼火,只好在走路的时候收腹了。再看看我的头发,还算黑,虽然有点发黄,但我想晚上还是看不出来的。
品评了一下自己以后,我穿上了那身深橘黄色的套裙,盘好头发,穿上擦的发亮的白色高跟鞋,黑色的丝袜配白色的高跟鞋显得格外显眼!为了让自己能更像一个有气质的女人,我特意从旧货市场买了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今天我把它也戴上了。
好了!经过这么一番打扮,再看看镜子里的我!哪里是那个每天在嘈杂车间里打扫卫生的清洁工?简直就是某大学教授的夫人嘛!我心里高兴期待著今天晚上能有所收获!
时钟指向了8点,我拿著那个家里最值钱的黑色女士皮包走出了家门,开始了今晚期待的激情之旅!
首先,我来到了四平东道的地铁站。这里一向人来人往的,我真希望能有个年轻的帅小伙能对我感兴趣!哪怕对我耍耍流氓也好呀!我漫步的随意走著,尽量让自己显得有点气质。虽然眼睛往前看,但我的余光却没放过任何一个从我身边走过的年轻男人。但下班的人很多,大家都著急回家,很少注意到我。
我来到地铁站的走廊里,在走廊的两侧有两排橱窗,里面是今天的各种各样报纸,这是为了让等候地铁的人们打发时间而弄的。
就在我不经意间,突然发现一个年轻的帅小伙正站在橱窗前面津津有味儿的看著。我慢下脚步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除了几个老头和中年男人散落在四周外,年轻小伙的身边并没有别的女孩!我从而确定他是一个人。
我装做看报的样子慢吞吞的走到年轻小伙的旁边,仔细地打量著他,浓眉大眼的,真可爱!为了能引起他的注意,我不经意的咳嗽了一下。“嗯!”果然那个小伙转头看了看我,我马上飞过去一个媚眼尽量让自己显得很妩媚,可小伙好象没感觉到什么冲著我礼貌的一笑,我也马上还以一个微笑。我正想和他搭话,小伙却又转过头去继续看报了,我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咽了回去。
我站在小伙的身边假装看报,一阵阵男性的气味儿飘了过来,我被熏的摇摇欲坠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那个小伙突然回过头对我说:“您可真迷人,我好像喜欢上您了!”一边说著,一边拉开他那白色紧身牛仔裤的拉链,从里面掏出已经半硬的粗壮大鸡巴!
我故意装作很淑女的低下头对他说:“快!快别这样!让人家看见多不好…………慢慢来好吗?”
年轻的小伙好像急于拿我泄火根本不容我分说,拉著我就往地铁站里跑……
我心里别提有多性奋了!但还装作娇羞的喊著:“嗳呦!慢点!你弄疼我了……”
但脚下却一步一步紧紧的跟著。
我们来到地铁站的阴暗角落,小伙看了看四周没人,急急忙忙把裤子褪到脚上,露出了一根白白净净的特号粗长的大鸡巴,高高的挺著,两个满是阴毛儿的大号大蛋子在下面当啷著,粗大的粉红色龟头早已经满是淫水了,在微弱的灯光下闪闪发光!
我还要装蒜,年轻小伙早已把我按得跪在了地上。两个手指一夹我的子,我就自动地把小嘴张开了。小伙把大鸡巴头对准我的小嘴先是逗弄了我两下,我还浪浪撒娇哼哼著,当我的舌头往外一伸,准备舔鸡巴头的时候,小伙却顺势将整根大鸡巴插进我的小嘴里……
我好像即将被淹死的人得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两支小手紧紧的握住坚硬的大鸡巴,小嘴好像婴儿吃奶一样大口大口吮吸著小伙粗大的鸡巴头子,将小伙鸡巴上的包皮彻底清理吸吮,什么鸡巴垢,残留的尿液统统吃进我的小嘴里…
等我从幻想中醒来的时候发现了两件事情:一是整个走廊里面已经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二是我没穿内裤的裤裆已经被淫液弄的黏糊糊的,被冷风一吹凉丝丝的。
我马上走向地铁站里,剪票以后在地铁站里急忙的搜索著,直到发现那个年轻的小伙也在等待地铁时,我这才放心下来。
不一会,地铁来了,大家开始有顺序的上车,我紧紧的跟在小伙的后面。车上的人很多,我也心情期待的等著,真希望能有一支大手伸过来“袭击”我的屁股,哪怕只是狠狠的一下。为此,我还特意挺了挺我肥硕的老屁股,甚至还轻轻的晃了两下,但好像大家都没怎么注意我这个过于隐秘的动作。
地铁过了两站,经过上下的人流我得到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也是凑巧,那个年轻的小伙正好站在我的面前正面对著我,我看了看他,他看了看我,又是冲著我微微的笑了一下,我心里激动的“咯登”的一下,马上还以一个妩媚的微笑轻轻的说了一句:“真巧……”
由于紧张,我说出来的话连我自己都听得费劲,我的小心脏猛的跳个不停。可是那个小伙竟然听到了!马上说了一句:“是呀,真巧。”
我觉得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声音那么嘈杂的地铁里,我又那么小的声音说话,他怎么就听见了呢!!!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我兴奋想到了很多话题,刚要张嘴突然发现小伙的头转向另一边了,我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题又咽了回去。
既然暂时搭不上话,我将注意力转向了小伙的身体,我发现这个小伙身体很棒!
宽宽的肩膀,细细的腰身,瘦溜的大腿。白色的短袖衬衫好像是耐克的,洗得有点发白的牛仔裤好像是苹果牌的,白色的高级运动鞋恐怕要200多元。一个时下流行的学生运动包挎在肩头。总体的印象是个正在念书的大学生,年轻、有知识、有层次、懂得珍惜女人,这不正是我心目中想像的那种帅小伙吗?
我又开始激动起来。
突然,我的目光凝聚在了小伙的裆部!天呀!鼓鼓囊囊的一大团哦!通过目测,我觉得这个小伙的鸡巴比我想像的还要大很多!软软的怕没有8寸!!如果完全挺起来……再狠狠的给我两下……我觉得裤裆里一激动又冒出很多黏液来,赶忙紧紧的夹住腿,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年轻小伙用已经硬挺挺的大鸡巴不停地抽打著我的老脸,一边还用极其下流的话羞辱我“老不知耻!老欠操!老来翘!”等等的话。而我却像个刚刚进了洞房的新媳妇一样,红著脸低头不语任由他的羞辱。小伙又把鸡巴塞进我的嘴里操了两下,然后将我拽起来,拉著我来到地铁站的候车室里,在一个粗大的水泥柱后面停了下来,而水泥柱的另一面就面对著嘈杂的等车人群!!
年轻小伙让我脱下了黑色的连裤丝袜,让我自己把丝袜团成了一团塞进自己的小嘴里,这样在操我的时候就不容易发出声音了。然后我两手撑著水泥柱子,肥硕的老屁股紧张地往后使劲的撅著,期待著粗大鸡巴的操入,潮湿的老张开了,我那还未经人事的屁眼竟也微微的张开,两个孔洞等期待著……
年轻小伙好像也犹豫不定先玩那个好,呆了一下才狠狠的将特号大鸡巴使劲的操入我那许久渴望的浪,“呜!”虽然含著自己的臭袜子,我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太刺激了!
太性奋了!太粗大了!年轻的大鸡巴一下下充斥著我的身体,将我从一个高潮带往另一个高潮。年轻小伙奋勇地挺动著屁股,尽力的满足著我的悍穴。淫水长流,肥臀摇摆,我就像新婚的娇娘一样在粗大鸡巴的威勇下辗转反侧每一下都要命呀!
……
地铁到站的播音声又一次打断了我的幻想,我的身边空出了一个坐位,年轻的小伙坐了下来。此时,我已经彻底的解除了紧张的情绪,经过两次的性幻想,我现在更加迫切地要年轻鸡巴的抚慰。
整理了一下思路以后,我下定决心,今天晚上一定要有所收获,即便不能一步到位也至少要给这个小伙一个深刻的印象,以便以后行事。
我先环顾了一下四周,因为即将到终点站,地铁里的人明显的少了许多,我和这个小伙的四周几乎没什么人,这个环境正好搭话。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看了看旁边的年轻小伙,只见他正在看著对面黑黑的车窗好像在想什么事情。我轻轻地问了一句:“几点了?”
因为四周没什么人,所以小伙知道是在问他,看了看表小伙回答我说:“3点半了。”
“您上学吗?”我马上搭话。
“哦,是的,我现在在工业学院读大三。”小伙没什么表情的回答。
“很辛苦吧?您不是本市人吗?”我问。
“辛苦到不太辛苦,大学就是这个样子,没什么意思。其实我是从浙江考到这里来的。”小伙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著。
“真不容易,能到这里来上学,工业学院的分数可不低哦。”我为了显示自己也是个文化人才这么说,凑巧与我一起做清洁工的张姐的女儿今年高考,我平常听她们聊天的时候经常聊到工业学院。
听说,这个学院最近还评了什么国家百所重点大学呢。
小伙听完我的话,脸上不经意的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对我说:“也没什么,当年我考试的时候的确挺难的,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年轻人都爱听夸奖,我总算摸对了他的心思。
“您现在住校吗?”我问。
“是呀,我在这里没什么亲戚。”小伙回答。
短暂的停了一会。小伙突然转脸看著我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哦,我吗?我现在在一个公司里做财务主管。”这是我早就想好的答案。
听了我的回答,小伙好像对我起了点兴趣。
“您在什么公司?”小伙问。
“新时代公司。”我回答,其实根本没这个公司,我瞎编的。
小伙显然没听过这个公司,只是点点头。
“您住在哪里?”小伙问。
我飞快的想了想,小伙住在工业学院,我就说我住在学府西路,那里离工业学院不远,还可以和小伙走一道。
我马上回答说:“我在学府西路。”
“哦!那里我知道,离我们学校不远。”小伙显然能碰到一个同路人感到高兴。
“我也很高兴与你一道。”我高兴的说。
小伙笑著点点头。
此时,我心里在想,怎么才能让话题转到那个上面去呢?如果这样说下去,说到天亮也说不出个屁来!
心思一转,我有意无意的问到:“您叫什么名字?”
小伙说:“我叫周至,工业学院机械制造专业大三。”
小伙马上问:“您呢?”
“我?我叫张丽,美丽的丽。”我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有女朋友了吗?”我装出长辈关心年轻人的姿态。
周至显然对这个问题没准备,只是脸红的摇摇头。
我心里一阵高兴:估计还是个处男哦!
“这样也好,先把学业拿下来才是正经。”我说。
这句话显然说到点子上了,小伙肯定的点点头:“您说的太对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正要继续说话,地铁已经到了终点站,我和周至一起从地铁站里出来往工业学院的方向走去。已经快4点了,虽然是夏天但路上的行人也少了。这条路很昏暗,人也不多,只是路不长,大概有10分钟左右。一旦出了这条路就来到大路上,那时车多人多什么话也不好说了。我故意放慢脚步,脑子里飞快的盘算著怎么才能把那话说出来。
“您平常都喜欢干点什么?”我问。
“运动,看书,上上网。”周至回答。
“其实有时候女孩也是很好的,能说说知心话,还能……”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周至不在乎的笑了一下。
我还担心他会有什么反应,见他没反感我马上又说:“其实,大学生也是成年人了,现在社会那么开放,出去玩玩也没什么。”
周至好像有点反应了问了一句:“您说的玩玩是指什么?”
我飞快的想了想,如果现在不说就没机会了。
我马上说:“找个女孩开开心啦,我们公司的老总们天天也都是这样子。”
我装做见过大世面的样子。
周至没说什么却突然加快了脚步……
我当时一愣,马上追了上去,问到:“周至,想不想找点乐子?”
周至显然听到了这句话,很吃惊,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著我问:“你……你说什么?!”
虽然这样的情节我幻想过很多次,而且我也时常对自己说,既然想让自己舒服就别要这张脸。但事情真的到了,我突然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发烧,赶忙说:“我……我什么也没……没说。”
“不对!你刚刚问我什么‘找乐子’是什么意思?”周至瞪著眼睛问我。
“我……我没说过。”我嘴硬的说。
周至愣了一下,摔下一句“再见”转身就走。
我忙又追了上去,几乎是喊到:“周至!你想不想找点乐子!我是可以的……”
这次周至听清楚了,停下来转身看著我,满脸的惊讶!
既然已经豁出不要脸了,我当然也没什么可顾及的了。尽量放松身体让自己显得浪一点,走到周至的面前满脸不在乎的说:“其实也没什么,这个事情就是你情我愿的,如果你对老娘我感兴趣,咱们就找地方。如果不行就算!”我开始适应了这个环境说话也大胆起来。
周至显然没什么准备,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看著我。好像在说:我可没看出你是这么个人!怎么一转眼就这样了呢?
我浪浪的笑了一下:“周至,你也别这么看我,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别把人想的太坏了,老娘的身子可是干净的!”
好一会,周至好像才明白过来,只是说了一句:“你……你要钱吗?”
我一咬牙,说:“你当我是什么了?野鸡?!……不过你要是愿意给我也没意见。”其实我一直都想怎么才能找一个年轻的小伙,至于能否赚钱我还真没想过。不过周至提醒了我,毕竟我一个月才500元刚刚够自己吃饭的。
周至站在那里想了好半天,摸了摸口袋,掏出了20元钱对我说:“我就这么多,你……?”
我看了看那20元钱一把夺了过来,然后拉著周至的手往黑地方走去……
我拉著周至想找个黑的地方,可始终没找到。忽然周至说:“我知道有个地方,在我们学院后面。”
我马上说:“那还不我去!”
原来工业学院的后面原来是一片老楼,近来老楼拆迁,工人们白天拆楼,晚上这里清净的很。
我和周至寻找到了一间正拆著半截的楼房,我看了看还算干净,就对周至说:“就这里吧。”周至点点头。
我踮起脚尖搂著周至的脖子用小嘴亲亲他的脸,线年,我说什么也要嫁给他。
周至显然没碰过女人,也正因为如此他今天才会答应我。
周至显得很紧张,全身都紧绷著。
我轻轻的在他耳边说:“小亲亲,放松点……好好摸摸我……”
说完,我拉著周至的手放在自己的大奶子上,周至听话地捏著我的奶子,一下轻一下重的。
我撩起裙子完全露出了连裤袜包裹著的下身,外面微弱的灯光照在高级的连裤袜上发出微弱的光芒。
我拉起周至的另一支手放在自己的裤裆上轻轻的对周至说:“好人,好好摸摸姐姐的大浪……”然后对著周至的嘴亲了上去。
两个人的舌头互相交织著,贪婪的吸吮著对方的口水发出“嘶嘶”的响声。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适应能力特别强,周至不一会就掌握了要,两支手在我身上活跃起来,先是扒下我的高级乳罩掌握了我的大奶子然后褪下我的黑色连裤袜在我的老裆里猛掏!我也没闲著,褪掉周至的裤子把手伸进裤衩里一掏,我的老天!!我摸到了什么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好大的一个货!!
怕有驴鸡巴大小!!
仅仅是半软的鸡巴我的两支手已经拿不过来了,如果全挺起来……
……我真不敢想,不过另一方面我又高兴,这不正是我一直期待的吗?
我彻底给周至下跪了,褪到裤衩藉著微弱的亮光一看,只见一根黑耸耸的特号大鸡巴正矗立在我眼前,够粗!够长!够大!
亮亮的大龟头满是粘乎乎的淫液,两个黑毛包裹著的大鸡巴蛋子在双腿间当啷著……想到一会就要吃这根大鸡巴,我甚至感觉有点害怕了,但又特别性奋,特别期待。
我抬起头对周至说:“姐姐教你怎么玩,如果你想让女人舔你的大鸡巴,只要捏住女人的子,然后把鸡巴送到女人的嘴里就好了……来!在姐姐身上试试?”
周至在我指导下,用手捏住了我的子,因为呼吸的关系,我不得不把小嘴张开。周至调整好角度,慢慢地把已经完全挺起来的大鸡巴头一点点地插进我的小嘴里面!
其实我的小嘴根本含不下一个鸡巴头,但周至可不管这套,挺著大鸡巴楞是往里顶,直到整个鸡巴头在我的嘴里为止!!
我一下下地用舌头在狭小的口腔里唆(suo)了(le)著大鸡巴头子,真有鸡巴垢和残留的尿液也顾不得了,只好全吃进肚去。
周至把两支手放在我的头上,只挺著一根大鸡巴插在我的嘴里,舒服的哼哼著,不一会,我就觉得嘴里的鸡巴头一阵颤动,忽的涨大,正好把我的舌头压在下面!粗大的马眼直直的顶著我的嗓子眼就开始“发炮”!“滋!”的一股又腥又稠的精液射了出来。
我刚咽下去,觉得嘴里的鸡巴又轻微的抽动了两下“滋!”的又是一口,我刚咽下去,周至一哼哼“滋!”“滋!”“滋!”竟然连续喂了我三口热精!我一一吞下,吃了个饱!
周至的鸡巴逐渐地变小了,从我嘴里抽了出来。我长长地出了口气,周至喏喏地说:“张……张姐,我……我……”
我笑了一下说:“没什么!你做得很好呀?就是这样,但是你要记住,越是坚持的久,就越能从女人身上找更多的乐子!你这是第一次,已经是很不错了哦!”
周至看著我笑了,气氛缓和起来。周至和我仔细探讨了操的学问,一边学一边尝试,我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乐!粗大的鸡巴一次次的挺起,一次次的射精,在我的嘴里!里!屁眼里!都留下了它宝贵的足迹!周至的忍耐力一次次的加强,从最早的5分钟,10分钟,半个小时,现在竟然可以达到连续一个小时!
在深夜11点的时候我们分手了,但这仅仅是短暂的分离,因为周至对我说要约几个铁哥们一起来操我,我当然求之不得。我们定好明晚仍旧在这里见面。
第二天几乎一天我都心不在焉,下班以后早早的回家吃饭,然后打扮起来。因为我没有第二套衣服,所以只能穿昨天的那一身,至少到目前为止,周至还以为我是“某公司的会计主管”,我要坚持瞒著他。至于钱的问题我也盘算好了,我认为自己不能算卖淫,我只是找人玩而已,所以钱是次要的。
早早的我就来到昨天的地方,我还特意从家里带来了一条旧毛毯,虽然旧了点,但我也舍得了。等呀、等呀直到10点,我都快睡著了才突然发现从工业学院的后墙头上翻过几个身影,我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悄悄地走了出去,轻轻的喊了声:“周至?”不一会就传来那边的回应:“张丽!”
周至一共带了三个同学,算上他是四个男人。我藉著灯光一看“呦!”一个比一个俊俏!周至给我**了一下:刘平、李真、张勇。
这几个大孩子显然对这样的事情充满好奇,几双大眼睛仔细的看著我。我笑著对周至说:“咱们快开始吧,一刻值千金哦!”
周至也腼腆地笑了一下对我说:“先别著急,咱们先商量一下¤格。”
我一听心说:对呀!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忘记了。可回头一想,反正我是出来找荤腥的,索性大方点。我潇洒地一甩头发,对几个男孩说:“既然大家都是出来玩的,我也不太计较这个,你们看著给,给多给少都无所谓,意思意思就行。”
周至听完这个转头看了看几个同学,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整票零票都有,对我说:“这个是300元,我们四个最多就能凑这么多了,你要是不嫌少就拿著吧。”
我一听300元!心里激动地“咯登!”一下,心里说:我一个月才能挣500,这一晚上就300!我说这年头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都出来“卖”呢!眼睁就是来钱呀!
为了保持我“主管”的形象,我故意装不在乎这么点钱似的,一边笑著说:“你看你,以后的日子还长著呢!这么客气干吗啊?”一边从周至手里把钱拿过来,我的手都有点颤了!亏了这里太黑没人发现……
四个大男人已经都脱的光溜溜的了,我跪在地上,他们把我围在了中间。我左手拿一根,右手拿一根,嘴上叼一根,最后一根我告诉他放在我的屁股里让我夹著。
这四根大鸡巴一个比一个大(当然最大的还说是周至的),一个比一个毛儿多,一个比一个臭,一个比一个骚!
我可不管那个全都放进我的小嘴里玩命的唆(suo)了(le),有根大鸡巴一翻开包皮,竟然还湿乎乎的一股尿骚味儿,我也浪浪地叼进小嘴里唑起来!
除了周至以外,三个小伙都将他们的第一次处男精给了我的小嘴,刚叼了没5分钟就在我小嘴里泄的一塌糊涂了。其中那个叫李真的才有意思呢,第一次从鸡巴喷出来的精液和果冻差不多!黄澄澄的!就是太腥气,我刚想吐出来,可另一根大鸡巴快射精了,马上又操了进来,所以我只好和著另一根喷射出的精液一起吃进肚子里。
第一轮周至的几个同学泄了以后,周至让他们先在旁边休息一下,然后独自和我大战。周至站在我面前,让我叼著大鸡巴。先把鸡巴叼的硬硬的,然后让我撅在地上跟母狗一样的姿势,周至从后面来,粗大的鸡巴楞挤进我的浪里。
真充实哦!大龟头不停的磨著我的阴道,虽然老了点,可还有点弹性。浪里的淫水粘乎乎的一直流到了我的大腿上。周至一边使劲地顶著我,一边用手指翻看著我的老屁眼。
黑黑的老屁眼上满是蓬勃的肛毛儿,随著周至一下下的顶撞,我一边干嚎著一边还扶著我的金丝边眼镜:“哦!……亲老公!……亲爸爸!……亲爹!!!……操死老娘们了!……出……出人命了!……哦!哦!哦!……老娘们……我上辈子……欠……欠了你的!!!……哦!……”
周至的两个大鸡巴蛋子不停地撞著我的大腿“啪!”“啪!”的响,周至的大腿一下下撞著我的老屁股“啪”“啪”的响。操了一会,我的腿就软了。
周至又狠命地顶了我两下才把我翻过身来,让我用胳膊撑著上身,大大的分开腿。周至并没有马上就操,而是先跨在我的身体两侧,把大鸡巴伸过来,让我用小嘴好好地又叼了几口,然后在跪在我的大腿之间,把鸡巴塞了进去!继续操了起来。
周至经过了昨天和我操弄过以后,今天明显加强了经验,操弄了好半天都没有泄身的意思,而我已经从叫唤变成了哼哼,里操的那个舒服劲就别提了!
周至一边操著我一边和同学说:“哥们……这……这个老……真……真爽!……你……你们别担心……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操爽了为止!……哦!哦!”
周至顶了几下,然后又重新把我翻过去了。这一次可不是操了,而是改操屁眼!粗大的鸡巴头“扑”的一下插进我的屁眼里,这一下狠的竟然操的我浑身的肉都打颤!
周至插了两下,觉得后门太干燥,“扑”一下又把鸡巴拔出来了,走到我的面前,用手一捏我的子,把我的脸仰起来,大鸡巴毫不客气地伸进我的小嘴里,让我好好的唆了唆了,直到鸡巴头上满是唾沫才又走到我的背后重新插入!
粗大的鸡巴在我的屁眼里左右冲顶,一个老屁眼都快操翻了,我已经彻底地失聪了,仅仅是张著嘴,机械的“啊!”“啊!”的叫唤著。周至每操一会就拔出鸡巴放进我的小嘴里涮涮,他的几个同学在旁边都看愣了。
突然有一个站了起来,顺势将已经硬挺挺的鸡巴塞进我的小嘴里,另两个也上来了,一个捏奶子一个抠.
接下来就是我们5人的大会战了!
满眼都是挺立的大鸡巴,我已经彻底的淫乱了,只要看见鸡巴就往嘴里塞!
屁眼里!里!时时刻刻都有鸡巴不停地操弄!一次又一次的射精!一次又一次的挺起!我已经记不得喝了多少精液,反正只要有人射精都是在我嘴里射!
几个大男孩充分发挥了他们的想像力,两根鸡巴一起往屁眼里塞,一起往里塞!三根鸡巴同时操进来,另外一根让我用手撸弄,最后又玩起了“屁眼车轮大战”。几个男孩排队操屁眼,射精的时候当然在小嘴里,然后循环下去!
几个小时以前我就已经没有了意识,男孩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高潮一直冲击著我的大脑,浑身的颤抖,屁眼的收缩,阴道中的射精,甚至到最后竟然失禁了!
几个年轻力壮的俊小伙用他们的大鸡巴狠狠地教训了我这个淫浪的老妇!也带给了我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