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与孙女

王老先生的独生子和儿媳死于空难。只留下了12岁的孙女王冬妮。王老先生
刚刚让儿子接手王氏集团不到一年,王老先生的独生子和儿媳死于空难。只留下
了12岁的孙女王冬妮。王老先生刚刚让儿子接手王氏集团不到一年,儿子就死于
空难。王氏集团的重任又落到年过半百的王老身上,而自己的继承人就只有12岁
的孙女王冬妮。女孩子总要嫁人的,难道真要看到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王氏集团,
落入外人之手。“不,不行!”“看来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王老已那定了主
意。王冬妮是一个既漂亮又单纯的小女孩。由于家境好,发育较早12岁就已亭亭
玉立,且已有过月经初潮。而王老先生就是想在自己还行的时候让自己的孙女给
自己生个儿子。
这天晚上他悄悄的走进孙女冬妮的房间。没想到冬妮竟有裸睡的习惯。这就
是孙女12岁的处女之身吗?样子虽仍未脱孩童稚气,但身体已发育得非常成熟,
玲珑浮凸的曲线表露无遗。阴阜上还有一小蕞浅短的性毛。王老先生觉得自己的
鸡吧胀的难受。就一手摩弄着鸡巴,一手将孙女小内裤凑近面前,闻吸孙女裤裆
上带有她阴户分泌的馥郁芳香。一阵强烈的性感来临,王老控制不住射了精,其
中一滴大大的精液正好落在冬妮的嘴上。冬妮从睡梦中惊醒,感到自己嘴上有异
物,随手一抹,抹的一脸都是粘粘的精液。刚要抱怨,却看到爷爷赤裸着下身站
在自己床前。冬妮惊讶的问爷爷到她的卧室作什么?王老对孙女说,让爷爷陪你
睡吧,说着就上了孙女的床。冬妮似乎猜到了什么,说到你是我的亲爷爷,我们
不能这样。王老对孙女哭诉自己老年丧子有多么不幸,有说自己奋斗一生的基业
怎能拱手让人。又讲现在家里只剩下我们爷孙两人,更应相依为命的话。说道动
情时老泪横流。冬妮本就是个心地单纯善良的女孩。看到平时最疼自己爷爷求自
己给他生个儿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有默默的低下了头。
这时王老先生看到自己的计谋得逞,心里暗暗高兴。他试探的搂了搂孙女,
看到孙女没有反抗,就更加大胆了。只见他一只手掏在孙女怀里,把一只乳房捏
得死死的,不住揉动,好似要挤出水来。另一只手,把孙女的身子牢牢抱住,正
好抓在雪白粉嫩的屁股上,不停的拧来拧去。冬妮躺在那被爷爷摸得满脸通红,
两只手遮遮掩掩的也不知该往哪儿放,低着头小声道:“爷……爷……我……你
……王老先生翻身压在孙女身上,把一跟直挺挺肉棒顶在自己孙女小肚子上。伸
出舌头来,在冬妮脸蛋儿上舔了两口,见冬妮闭着眼一动不动,樱桃般的小嘴唇
儿不住的轻轻打颤,低头便亲了上去。先是把孙女的两瓣儿樱唇整个儿吸在嘴里,
仔仔细细的品了品味儿,又分别把上下嘴唇儿又嚼又舔的亲了个够,接着便把舌
头捅了进去。冬妮给压在爷爷身子底下,被他那两条腿紧紧夹住,又让亲的气儿
都喘不过来,正要张开小嘴儿喘口气,一条又粘又滑的舌头却又伸了进来,在自
己嘴里舔来舔去,来回搅动,已是六神无主,心如鹿跳,羞得忙把眼睛急急闭上。
王老先生将孙女嘴里舔了个遍,又把自己嘴里的吐沫,嘴对嘴的渡了好几大
口到孙女嘴里去,见孙女含在嘴里,不知如何是好,便腾出嘴来说道:“都给我
咽下去!”冬妮平日里连男人的手都没拉过,那禁的住爷爷这么舔弄,满嘴里都
是爷爷的唾沫,粘粘糊糊的吐又不是咽又不是,合着那条又滑又软的舌头,翻过
来绞过去,不住的和自己的香舌纠缠不清,两条舌头粘在一起舔来舔去的,感觉
麻麻的,也说不出是难受还是舒服,不由得娇喘连连,只是“咿咿呀呀”的小声
呻吟,不一会儿就痴痴迷迷的把自己的小舌头送了出来,让爷爷含在嘴里舔玩嚼
弄。王老先生把自己孙女的小舌头吸在嘴里,又香又腻的含着,不停的舔弄,听
着孙女泣不成声的娇喘,心中大乐。一根肉棒,挺在孙女肚子上蹭来蹭去。王老
双手也不闲着,一只手抓住冬妮刚发育的乳尖,牢牢捏着。放在手心儿里,揉搓
个不停。另一只手伸到下面,在孙女的屁股和大腿儿上不住摸索,又掐又拧的。
冬妮一个黄花闺女,怎禁得起王老这风月老手如此的挑弄,这时早已是语不成声,
浑身酸软。阴户里不停得流着淫水儿,顺着大腿根儿,流的屁股上、床上,到处
都是。王老扒开孙女双腿,左右分开,牢牢压住。只见小腹底下,几根儿稀稀零
零阴毛,都已湿透,紧紧粘在白皙的肌肤上,两半儿蜜桃瓣儿似的嫩肉儿,中间
夹着一对儿嫩红的阴唇。娇嫩的阴蒂,小珍珠儿般藏在薄薄的包皮里,整个阴户
如同刚从水中捞出来的,湿漉漉的鲜艳夺目,阴唇这时翻露在外面,好似不愿见
人一般,微微的抽搐着。王老如饥似渴的伸出舌头,一口便舔了上去。冬妮女有
生以来,这个地方还是头一次被别人触碰到,用的还是舌头。只觉得那尿尿的地
方,每被舔弄一下,就会有一阵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过电般的传到全身,被爷爷
拿舌头塞在两瓣儿阴唇之中,上下横竖的来回亲吻着,还卷起舌头来插在里头搅
个不停,那又酸又痒的滋味儿,说不出的舒服。冬妮的淫水更是小河似的流淌出
来,都被爷爷吸在嘴里,含了一会儿之后,和着他的口水唾沫,又顺着舌头一口
口吐出来,都洒在自己两腿之间,顺着股勾,流到炕上,弄得自己阴户肛门全是
粘糊糊湿漉漉的,连爷爷脸上也沾的满是自己的淫水。下半身那酸美的快感,好
似把全身都飘在天上,樱唇微张,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如泣如诉的连声娇
喘,全身似要融化一般香汗淋漓,把又滑又腻的玉脂香肌,颤抖着在炕上蹭来蹭
去。整个身子都随着爷爷的舌头扭曲抽搐。
从此王老先生和自己的孙女王冬妮过着淫欲的生活。一年后,在xx01年8 月
13岁的冬妮产下一子,取名王强,又五年过去了,xx06年冬妮又生下一女,名王
琳,王老先生又有机会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