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妈妈

我家住在青田郊区的一幢洋房里,有一个大花园和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爸爸是商社的总经理,妈妈原本不用外出做事也有很丰富的物质生活,但生性好动的她还是继续开了一家有氧舞蹈社经营著。
要特别一提的是妈妈结婚前原来就是一个有名的舞蹈老师,婚後爸爸又供给她资金,她才能够自己当老板,不过为了保持美好的身材,妈妈也常常亲自教学生,以维持她的运动量,所以虽然她已经三十开外了,但迷人的身材还是像少女一般苗条健美,结实的肌肤滑滑地毫无一丝皱纹或老态,不知道的人都以为她是我的姐姐呢!
妈妈在家里也常常在睡前做著有氧舞蹈,我会知道这一点是在大约一个月以前,有天晚上我做完功课,临睡前想去上个厕所,在花园边的厕所里,我正在尿尿时无意间看出窗外,发觉爸爸和妈妈的卧房里还亮著灯,而向著花园的这面窗子并没有关好。我忽然起了很大的好奇心,想要知道妈妈她们夫妇晚上的夜生活是怎样的情况,说不定还能偷看到她们作爱的场面呐!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诱惑,顿时让我心跳手颤,正在小便的鸡巴翘了起来,差点就尿到自己的裤子了。
我从厕所里出来,蹑手蹑脚地屏住气息,踮著脚尖走到妈妈卧室的窗边往内瞧去,一眼就看到了妈妈站在床前的地毯上。啊!真难相信我的运气会这么好,妈妈在她房里竟然是一丝不挂地赤裸裸著,我看得心脏急跳起来,呼吸也粗重了,胯下的大鸡巴也翘得又高又硬地顶著我的睡裤。在我的眼前,妈妈像一位性感的女神,是那么美丽又充满媚力,胸前一对奶子像两颗大肉包似的坚挺肥翘,配上两点腥红的乳头,真是好看极了。妈妈的娇躯不但肌肤雪里泛红,而且身段是那么美妙苗条,双腿修长圆润,实在难以相信她三十几岁已婚又有我这么一个孩子了。原来妈妈正在做柔软体操,她的睡衣脱下来放在梳妆台的椅子上,想是因为宽大的睡衣会影响她的动作吧!
爸爸早就睡在床上呼呼地打著鼾声,对妈妈这美丽赤裸裸的胴体毫无感觉。妈妈这时背对著我,向前弯下她的小蛮腰用手去摸地毯,神秘的三角地带就因为她张腿弯腰的动作整个敞了开来,让我从她背後很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小穴,而且连藏在阴毛中的一条红嫩嫩的小肉缝,连那对鲜红色的小阴唇都一清二楚地呈现在我眼前,使我大大地叹为观止。有时後妈妈做著向後弯腰的动作,让我从她脖子那边看到整团粉乳,随著她的动作摇摇摆摆地抖动著,奶头像两粒樱桃顶在她乳峰上,像引诱著人去咬来吃;妈妈又旋身做腰部扭动,两颗乳房更是摇来晃去像是要把我的儿都抖散了,一会儿,妈妈又面对著我做向後弯腰的运动,这次我可直接从前面看到她的小穴了,只见一大堆呈三角形的阴毛密密地覆在她的小腹底下,她一弯腰,就像大开方便之门,任我欣赏著她红嫩的小肉穴,有时候她弯大力点,甚至还可以偷看到她小穴中包著的阴核呢!
我全神贯注地在窗缝中偷看著,整个心情如醉如痴,非常兴奋,不知不觉中手已伸在裤档里揉搓著我自己的鸡巴,又觉得这样不过瘾,乾脆把鸡巴拉到裤外,在裤外自慰著。妈妈在卧房中做睡前的柔软操,而我则是在她的窗外做手部运动,她的体操是为了保持身材,我的运动却是为了消除体内那股熊熊的欲焰。我一边看著妈妈那身惹火的赤裸娇躯,一边上上下下地做著搓揉大鸡巴的动作,脑子里又一边幻想著妈妈和我在那张大床上插穴的情景。就这样套得不亦乐乎,大鸡巴在我手里握得紧紧的,就像真的插在妈妈那红嫩嫩的小肉穴中一样,终於我背脊一凉,大鸡巴的马眼扩张,屁眼一?FC1Φ木号缟涠觯髟诖跋碌那奖谏稀R祸羌洌拖裉毂赖亓岩谎梦彝坊杌璧娜硎嫣┪薇取V钡铰杪枳鐾瓴伲峙夏羌∪绮跻淼陌胪该魉孪ǖ凭颓掎幔也虐汛蠹Π褪战憷铮现1沟纳硖寤胤克酢?
之後每晚我都偷偷跑潜到妈妈的窗下去偷看她有没有在做体操,当然有时候如我所愿的又大饱一次眼福,但有时候时间的配合上不太对,偶而会遇到她早已熄灯就寝,或窗缝太密而无法偷窥到迷人的风光。就这样,弄得我睡眠不足,上课时常常打瞌睡,成绩也差了些,我只有减少偷窥的次数,保持精力和体力,应付繁重的课业和我窥春的乐趣。
今晚爸爸和妈妈去参加表姐出馈的喜宴,我本想这次大概是看不到精彩的春景了,但是我还是溜到妈妈的窗子下偷看,以免丧失一次机会。刚从窗外望进去时,只见爸爸和妈妈刚从宴会上回来,两人都站在房里,妈妈的娇靥上红嘟嘟的,神态美艳中带著迷人的荡意,这时爸爸开口说了:『美静!你是不是醉了?』我才知道妈妈今晚是喝醉酒了,怪不得和平日的神情不太一样。
妈妈却强辩地道:『喔!哪有?我……没醉,你再拿……一瓶酒来纯此取鹊埂晃姨杪枇痪浠岸冀驳枚隙闲模浪丫淼妹悦院牧恕?
爸爸好意地对她说:『你还是躺下来睡一觉吧!』妈妈却还是醉醺醺地道:『你以……以为……我真得……醉……醉了……我现在……就跳……一次……韵律…… 舞……给……给你……看……』接著妈妈就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小嘴里还哼著荒腔走调的音乐,跳到後来,她却开始一件件地脱起她的衣服来了。
平时我偷看妈妈做体操,都是她已经全身精光的情况,今晚却有这个机会看她一件一件地慢慢脱衣服,那种神秘感渐渐揭开的刺激,真是妙不可言!
妈妈扯下她晚礼服的拉链,从肩膀上把那件黑色的丝绒礼服脱了下来,里面就只剩下一件托著她两支大乳房的半罩型黑色蕾丝乳罩,和一件黑色的小巧三角裤了。那对随著她舞动肢体而抖颤颤的雪白乳房,和那神秘的三角黑森林,无法被小三角裤掩住,露出了几根细柔弯曲的阴毛。这情景刺激得我全身血液沸腾,心脏噗噗地跳著,双眼充满血丝,胯下的大鸡巴已经涨得不能再大地顶在我的裤子里。妈妈又解开乳罩的钩子,从背後把它脱掉,接著又慢慢脱下她的小三角裤,一面跳著乱七八糟的舞步,一面用玉手抚摸著那对雪白的双乳,另一手伸到下面揉搓著黑森森的三角地带。这哪是在跳韵律舞,简直是在跳脱衣舞了。
我从窗外偷看著妈妈这刺激淫荡的舞蹈,忍不住又将大鸡巴从裤子里拔出来,神情振奋地快速套弄著。妈妈跳了一会儿,大概有点累了,投身躺到大床上,媚眼含春地叫道:『亲爱……的……来吧……快……上床……来……干我……呀……快嘛……人家……很……想要……要了……嗯……哼……好……丈夫……你快把……衣服……脱了……嘛……快……快来……插我……的……小穴……嘛……我……我的……小穴…穴……很痒了……呀……啊……唷……急死……人了……你怎么……这么……慢嘛……人家……要……你的……鸡巴……快来……插……我嘛……喔……喔……』
妈妈那娇媚淫浪的声音,让爸爸听了也快受不了地在床边坐了下来,眼看一场精彩的交媾现场就要上演,让我在窗外也十分兴奋地期待这场好戏。
不料就在这时,床边的电话声响了起来,爸爸接听了後,从他脸上看得出他非常无奈地有些失望的表情,爸爸俯身对妈妈道:『美静!我公司有事,一位大客户要我去谈签约的细节,今晚我可能不回来了,对不起啦!你就先睡吧!』说著在妈妈姣美的脸上吻了一下,走出房门,开著他的宾士轿车离家了。
妈妈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刚才的电话和爸爸的交待好像对她没有什么作用,她还是喃喃地叫爸爸快上床插她,好像不知道爸爸已经出门了。妈妈在等不到爸爸的鸡巴干她的小穴下,不知不觉中,她的双手自己摸起了乳房和小穴,我在窗外藉著房里的灯光,欣赏著妈妈那身赤裸裸、雪白而又微微泛红的细嫩胴体,见她不停地揉摸著自己的身体,妈妈那对乳房真是美极了,乳头像红豆般呈鲜红色地又圆又挺,乳晕则是绯红色的,一颗乳房比一粒哈蜜瓜还大,白嫩嫩地又高又挺又丰满,紧绷绷地非常富有弹性。妈妈躺在床上像是越摸春意越浓,摸到痒处,只见她的手慢慢地移到小腹下的小穴外揉了起来,那粉嫩的小腹底下,蔓生著一丛浓密蓬乱的黑色阴毛,以及那高高突起像小山也似的阴户,中间藏著一条忽隐忽现的红色肉缝,湿淋淋地已经渗出了水渍。妈妈的身材真是活色生香,三围凹凸有致,全身肌肤紧绷绷地光滑柔嫩,没有半点儿皱纹,毫无瑕疵地散发出成熟美艳的光芒,真不愧为顶尖的韵律舞者,让男人看了真要垂涎三尺。
此刻妈妈在那身完美娇艳的胴体上自慰的春情,让我看了简直要我的命,被她刺激得像在火中燃烧著,大鸡巴握在手里也愤怒地高高向上挺举著。妈妈左手揉摸著她的丰乳,右手在她小穴阴核上不停地磨擦著,小嘴儿里也随著动作的快慢,发出有节奏的浪淫声道:
『哦……唔……哎哟……哎……唷……哦……哦……嗯……哼……哼……喔……哎……哎呀……哟……嗯……嗯……哼……哼……哦……哎唷……唔……唔……喔……』
妈妈此时看来已是骚痒难耐地将自己的手指往小穴肉洞里插去,不停地抽抽插插著,也不断地猛掏小穴穴里的花心,一直搓磨著肉缝口的阴核,小嘴里的浪淫声也随之提高起来叫道:『哎……唷……呀……呀……嗯哼……啊……喔……痒…痒死人……了……哎唷……好痒……哦……难过……死……了……唔……喔……喔…… 哎唷……哎……呀……救……救我……哎唷……呀……呀……哟……我的……小……穴……好痒……哎……呀……快……快来……干我……快呀……喔……喔……』
她大概用手无法抓到痒处,娇躯不停地扭著,不停地颤动著,全身微微流出了香汗,就像毒瘾犯者发作一样,小嘴里不停地哀求著要男人赶快干她。
我站在窗外看著妈妈这幕美女自摸的好戏,又听她在叫小穴里痒,虽然我知道她叫的是爸爸,但听在我耳里,就像叫我一样,让我的内心里挣扎矛盾。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妈妈醉得已经不辨东西了,而且现在房门又没锁,爸爸今晚又大概不会回来了,假如我大著胆子进房去插她的小穴,在妈妈而言她会以为爸爸在干她,而爸爸根本不会知道今晚妈妈被我干了小穴,但伦常的观念使我裹足不前,毕竟她是我的亲生妈妈呀!
但是我心中的一股欲念给了我莫大的勇气,终於熬不过性欲的冲动,我提步走向妈妈的房间,进了门转身把房门锁上。妈妈仍像在窗外看到时一样地躺在床上浪哼著,我把房里的大灯关掉,只留下一盏床头的粉红色小灯,这是为了怕太亮妈妈会认出是我而大惊小怪,甚至不让我插干她的小穴,如果只有这微弱的灯光,一来可以创造罗曼蒂克的气氛,二来以她这时醉醺醺的情况可以让她把我误认为是爸爸,这样就能成其好事而不被发觉了。
站在床前看妈妈手淫的动作,觉得她真是一位绝世美女,如果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哪怕她比我年纪大些,我都会不顾一切娶她为妻,不过话又说讲回来,如果她不是我的母亲,我又未必能认识她,更不说娶她为妻了。
我三两把地将我的衣物脱去,马上爬上床,一靠进妈妈的身边,就像接近火源一般,全身热腾腾起来。我忍不住地先搂著妈妈那身雪白柔嫩、赤裸裸的娇躯亲吻起来,由妈妈小嘴先吻起,双手更是不老实地在她的玉乳上抚揉著,并不时地用我的指头去捏弄著那两粒鲜润的红葡萄般的乳头,我越吻越带劲,离开妈妈的小嘴,由她热红红的脸颊、耳朵、一直往下面吻去,经过了粉颈、双肩、再吻著胸肌、慢慢地终於吻上了妈妈那对丰满肥嫩的双乳。
这时我用一支手环抱著她的粉颈,另一支手配合著我吻乳的动作揉摸著她的另一颗玉乳,妈妈的这对乳房实在美得没话说,不但柔嫩雪白,而且丰肥而不下垂,既坚挺又饱满,尤其是那顶端的乳头,涨得又圆又尖地挺立在峰头,我想就算是处女的乳房都未必像妈妈这么美丽呀!我摸著、揉著、吻著、咬著妈妈的双乳,就像是重温儿时的旧梦般畅快异常,简直是越摸越好、越吻越爽,渐渐地越揉越大力、越咬越带劲了。
妈妈被我吻得娇躯不停地扭动著,并微微地颤抖起来,小嘴里不停地:『嗯……』、『嗯……』、『哼……』、『哼……』的不断地呻吟著。
妈妈周身火热烫人,我知道这是因为她今晚喝了太多酒精的缘故,此刻我对她的胴体是百摸不厌、百看不烦,揉了又揉、吻了又吻,甚至趴到她的下身研究起她的小肉穴。虽然我已在窗外偷看过妈妈的小穴,但这么近观赏还是第一次,连她的毛根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假如妈妈不是醉得这么厉害,我想连爸爸都未必曾这么近看她的小穴。
我先伸手抚摸著妈妈那堆呈三角形的阴毛,手感细细柔柔,非常好摸;再将手指延著那条早已泛滥成灾的小肉缝,上下不停地磨著小穴里的阴核,偶而又把手指插进小穴中去扣弄著。妈妈还是不停地哼著使人兴奋的淫叫声,我乾脆把嘴不嫌脏地吻上了她的小穴,妈妈的小穴被我一吻,淫水就像水龙头般地喷洒了出来,害得我整个嘴巴和脸颊就像在洗脸一般,黏满了她的淫水,我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淫水当然不会觉得污秽,一口一口地吸著她的淫水吞进肚里,还不时用舌尖去舐弄著她小穴里的阴核。
妈妈已被我吻得全身酥麻难当,又被我舐弄著阴核的动作搞得浑身颤抖不停,忍不住浪叫道:『嗯……哼……哎唷……亲丈夫……你……今晚……怎么……这么…会……调情……嗯……你弄得……人家……好骚……喔……哎呀……别……别逗……人家的……小肉……核……嘛……唷……唷……你……吸得……人家……好……好痒……喔……嗯……哼……快……快来插……嘛……小……小穴……好痒……不……要再……再逗……人家了……嘛……啊……啊……人…人家要……丢了……喔……喔……丢了……嗯……嗯……』
妈妈虽然还在醉昏了头的情况,但基本的语言能力和女人骚浪的本能使她淫荡地哼著,并且以为我是她的丈夫,也就是爸爸,所以叫我赶快去插干她。
我还是尽情地享受著她的肉体所给我带来的快感,因为我知道像这种机会很可能不会再有,下次要再插到妈妈的小穴不知道又要等多久呐!我已被妈妈那种断断续续的淫浪娇吟声刺激得浑身酥,一股巨烈的欲火烧得我整根大鸡巴涨得红通通的,龟头又大又粗一抖一抖地挺立著,让我十分难过。妈妈小穴里的淫水不停地流著,弄得她屁股底下的床褥都湿透了一大片,我想现在已经是插她的时机了,趁她醉酒分不清是谁在干她,明天就算她回想夜来的情形,她会以为是爸爸干了她再出门的;就算她中途忽然清醒了,我也可以说是她叫我进房的,把责任赖在她的身上,想必她也想不起来是不是这样子,不能肯定她并没有叫我进去,也就是同意我去干她的小穴了。无论如何这个危险,我是一定要要去承担的。
於是我翻到妈妈的肉体上,前胸贴著她的娇躯,准备去插她的小穴了,妈妈被我贴身的动作震抖了她的全身,两颗大乳房在我的胸前厮磨著,我把大龟头顶著妈妈小穴里的阴核,把她磨得又是一阵浪抖,她的屁股也不停地往上挺动,又左右旋转著,好让她的小阴核磨到我的大龟头,就这样在我的磨顶和她的挺转中,使她的小穴不断地溢出大量的淫水,浸得我和她的阴毛都湿淋淋的。
妈妈被大龟头的磨揉骚痒难忍地哼出:『哎唷……好……丈夫……喔……喔……你的……龟头……今天怎……么……变大了……嗯……嗯……磨得……人家…… 爽……死了……哎哟……磨得……人家……呀……痒……痒死了……啦……哎哟……亲丈夫……喔……喔……不要了……不要……再……磨了……嘛……呀…… 呀……人家要……你……快……快来……插……人家的……小穴……嘛……嗯……嗯……喔……痒……痒死……人家的……小穴……了……快嘛……人……人家…… 要你……插进……来……嘛……喔…喔……』
我见能把妈妈搞得这么骚浪,不由得意忘形地学著爸爸的口气问道:『美静!我的好太太,你要什么?不说出来叫你亲丈夫怎么给你呢?』
妈妈在激情和酒醉的情况下,分不清是我还是爸爸的话,急得浪叫道:『哎……哎呀……死人……喔……你……最坏……了……明明…知…道……人……人家要……什么……还……要羞……人家……喔……喔……人家要……嗯……要你……的……大鸡巴……快插……人家……的……小穴……嘛……喔……喔……哎唷…… 你……你还……不……赶快……插…进来……哎呀……羞死……人家……了……嘛……喔……喔……亲丈夫……人家……的……好……哥哥……大鸡巴……哥哥…… 快嘛……人家……叫你了……快来……插…人家……嘛……呀……呀……求求…你……喔……人家……真得要…痒死……了……嘛……』
我见妈妈这股浪劲,再经她一阵软语相求,不禁同情起她的骚痒,提起大鸡巴找到她的肉洞口,藉著淫水的润滑,『叱!』的一声,整根就插了进去,同时也打破了世上母子之间最大的禁忌,我终於把大鸡巴干进我亲生母亲的小穴里了。我伏下脸庞吻著妈妈那性感的小嘴,妈妈也热切地回吻著我,两人的舌头在彼此口中交缠著,由她嘴里吐出来的酒气,几乎把我也薰醉了。
妈妈挺动著她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迎向我的大鸡巴,好让我干得更深入、更快速,我的大龟头不时碰到她小穴里的花心,更使她原本挺动的屁股加大力气,变成用力地狂扭和摇筛著,小嘴里浪吟著道:『哎唷……人家的……好…丈夫……喔……喔……你的……大……鸡巴……今天……怎…怎么……变长了……呀……呀……人家……的……小穴……被……你……插得……哎唷……哟……哟……骚……死了……亲哥哥……求…求你……快……大力地……插吧……喔……喔……再…再用……力……哎唷……人家……好……过瘾……喔……哎……哎呀……大鸡巴……插……插到……人家的……子宫里……了……啦……啊……啊……快……大力插……插……人家……的……小穴……人家……好……好爱……你的……大鸡巴……喔…… 亲……哥哥……亲丈夫……人家……随……你……插……插吧……喔……喔……』
每次当我的大鸡巴插到妈妈小穴的最底部,总会换来她几声猫叫春也似的淫浪哼声,见她不断地婉转娇吟、娇躯浪扭,那表情和动作,几乎让我不敢相信在我胯下臣伏的浪娃,会是平日人人称羡的贤妻良母,雍容华贵的妈妈!我的大鸡巴有如紧紧地被一层层温热的嫩肉箍住,可以感觉到她的小穴里越来越湿。
妈妈的玉手搂住我的脖子,整个肉体贴在我身上,任我大力地著她的小穴,大鸡巴又是抓狂地猛干她七、八十下,把她插的浪声大叫道:『哎呀……哥呀……人家……的……亲……亲丈夫……对……对了…… 就是……这样……哎……哎唷……大鸡巴……哥哥……你……真得……会干穴……人家的……小浪……穴……服……服了你……了……人家……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嘛……哎……唷……哥呀……你……今晚……好神勇……喔……亲丈夫……哎哟……你的……大…龟头……涨得……好大……太……太美了…… 把……人家的……小穴……心……顶……顶得……爽……爽死……了哎唷……人……人家……快……不行了……哎哟……哎……哟……快……快了……人家…… 要……要向……大鸡巴……降……降服……了……喔……啊……啊……啊……』
我一边插著妈妈的小穴,一边揉抚著她的乳头,一边又不时地吻著她的小嘴,就这样干穴摸乳吻嘴,使我也爽得儿像飘在云端那样酥麻爽快。我见平时清雅高贵的妈妈,一插起穴来会是这般淫浪迷人,恐怕要是她自己清醒的话,作梦都不会相信她是这么个淫荡风骚的女人。我的艳福真是不浅,能干到妈妈这种平常高贵含蓄的美女,作起爱来又是如此放荡冶媚的浪妇,把我全身所有的感觉神经,刺激得无限舒畅,大鸡巴也插在她小穴里更努力地耕耘著。
我爽得没有思考力地大叫道:『啊……喔……妈妈……你……哎唷……真美……真浪……喔……唔……喔……我……从来……没有碰……过……像你……这么美……的……女人……喔……喔……我能…干……到你……真是……让我……快……爽死……了……啊……啊……』
正躺在我身下的妈妈听了我的话,摇晃筛动的屁股顿了一下,好像在考虑什么,我一见快要露出马脚了,忙加力用大鸡巴猛干她,让她没有时间去思考,果然妈妈被我这轮猛攻弄得忘了刚才我不慎溜出口的话语,又挺摇著屁股迎合我的大鸡巴。我想就算妈妈这时清醒过来,以大鸡巴给她带来的舒爽,她也会不顾一切後果地继续和我作爱,满足她淫浪的小穴。我又大力地干她,使她爽得喔啊直叫,到後来甚至媚眼翻白,娇躯浪抖地淫叫道:『哎唷……哎……呀……好丈夫……你……今晚……怎……怎么……这……么……会干……啊……喔……插得……人家……要……淫……淫乐……死了……哟……哟……人家……好……酥……好麻……喔…… ……的……哎哟……人家……的……好丈夫……大……鸡巴……哥哥……人家……快……快要……忍……忍不住……了……好……好美……这……这次……真的……不…不行了……哎……哎呀……人…人家……要……丢……丢了……嘛……哎唷……怎么会……丢……丢得……这么……爽……哟……人家……要……丢…丢给……大鸡巴……哥哥……了……哎呀……丢……丢了……喔……喔……好……好爽……』
妈妈大概从没有被爸爸插得这么爽地痛快的丢过,她的阴精一阵又一阵地猛泄著,泄到她周身爽乎乎地颤抖著,我也感到一股股又多又烫的阴精强力地喷洒在我的大龟头上,大鸡巴也抖了几抖,顶在妈妈的小穴心口噗噗地把精液射在她的子宫里。
妈妈正爽得泄出阴精,又被我的阳精烫得再次大泄特泄,浪爽爽地瘫软在床上直喘著大气,我也趁此机会将大鸡巴插在她的小穴里,抱著粉嫩的娇躯趴在她身上休息著。这种销的射精,以往都是我用手淫的方式替自己弄出来,今晚能泄在妈妈红嫩嫩的小穴里,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假如能将以往所泄的精液都存到今晚来射到妈妈的子宫里,不知会有多好呢!我决定今晚一定要干妈妈很多次,直到我不能再勃起为止,因为再有这种机会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我伏在妈妈的身上,爱怜地抚吻著她全身的性感带,良久,她微微地动了起来,子里又哼出迷人的浪吟声,我刚刚射完精液的大鸡巴也恢复了男性的雄风,又是硬涨涨地挺直插在她的小穴里,接著开始缓缓地抽动起大鸡巴,慢慢地一进一出又干起妈妈的小浪穴了,并且低下头去吸吮著她的乳头,还用舌尖舐弄著那鲜红的尖尖。
这又把刚泄完阴精的妈妈逗起了欲火,双手紧抱我的背部,两支大腿跨夹著我的腰部,像一条水蛇般地紧紧缠住我,肥美的大屁股又开始扭动起来,小嘴里又浪叫著道:『哎唷……亲……亲丈夫……好……大鸡巴……哥哥……你又……开……始……插人……人家的……小穴……了……哎呀……今晚……大鸡巴……哥哥……真的……很……勇猛……插得……人家……快……爽死……了……喔……喔……人家的……小……小穴……里……又……又痒……起来了…… 呀……大力……插…插吧……插死……人家……好了……喔……喔……哎哟……美……美死了……再……大力……点……哎唷……亲丈夫……大鸡巴……哥哥……插得…人家……呀……美死了……喔……喔……』
妈妈不停地淫荡浪叫著,大屁股也悍不畏死地向上挺得高高的,不断地扭摇摆筛,小骚穴里的淫水一股又一股地狂流著。我见她这骚浪淫媚的美态,也就越插越起劲,大鸡巴的动作已由猛插转成狂干,一次次地把大鸡巴下下插到她的小穴底,像是要干死妈妈似地才能满意。
我们两条肉虫在床上厮杀的结果,震得卧房里的大床一跳一跳地发出很大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嘎吱嘎吱」地响著。
妈妈的双手反抓著枕头边的床褥,娇躯不停地左右扭摆,大屁股又摇又转,夹著我的小腿在空中乱踢著,又淫荡地浪叫道:『哎唷……好……好丈夫……亲亲…… 大鸡巴……哥哥……啊……呀……亲……哥哥……呀……插…插死……人家的……小浪穴……了……人家……好……好爱……你的……大鸡巴……插我……的……小浪……穴……哎……哎唷……美……美死……人家了……哎呀……爽…死了……啦……喔……喔……亲丈夫……人家……的……大鸡巴……哥哥……你……你快…… 插……插死我……了……哎唷……小浪穴……妻子要……死……死给……大鸡巴……哥哥……了……喔……喔……呀……快……快了……亲……亲丈夫……唷…… 跟……人家……一……一起……死吧……喔……喔……小浪……穴……麻死……了……快……快嘛……』
妈妈的淫水不断地往小穴外流著,看来明天这床被单可真够她洗很久了。我忽然看到妈妈梳妆台的大镜子里映出我们的下身,从那个角度可以看到我的两股之间露出了妈妈胯下的一大堆黑黑浓浓的阴毛,毛茸茸里沾满了她泄出来的淫水,因为我大鸡巴的搅弄,使泄出来的淫水像肥皂泡沫似地一片浊白而黏兮兮的,那白色的液体中还有我刚刚泄在妈妈小穴里的精液呐!我稍微抬起屁股,看到妈妈的小穴像一朵红色的百合花,而我的大鸡巴就像一支粗长的大肉棒般插在这朵花的中心位置,我就一边插她的小穴,一边从镜子里欣赏著这淫糜无比的刺激画面,使我兴奋地一抽一插努力地干个不停。
妈妈小穴的淫水流了又流,喘呼呼地张著小嘴娇声浪喊著,身体也一抖一颤地舒服的就快要昏迷过去了。接著她又连连泄了两、三次阴精,此时的床单上淫水和精液流得满床,像是她洒了一泡尿似地浸湿了好大的面积。
这时我的大鸡巴大力地狠抽猛插,妈妈的大屁股狂摇直扭,两人的下身粘得死紧紧的,配合的天衣无缝,让我们双方都舒服到了极点,妈妈叫到後来连她脖子上的韧筋都浮了上来,大乳房也左摇右晃地随著她的扭动在她胸前抖动著。只听她声嘶力竭地叫道:『嗳唷……人家会……乐死……喔……喔……我的……大鸡巴…… 亲……哥哥……呀……哎唷……人家……会……被你……插死了……啦……哟……哟……顶得……人家爽……死了……哎……哎哟……好美呀……唔……好爽…… 喔……喔……人……人家……好畅……快……好舒服……哟……好……哥哥……亲丈夫……哎唷……人……人家……又要……泄……了嘛……我……我……又要…… 升天了……哎哟……哥呀……亲丈夫……呀……人……人家……泄……泄给……你了……小浪……浪穴……要……要丢……丢了……唔……哥呀……你就和……人家……一起丢……嘛……丢……丢在……人家的……小穴……里嘛……喔……喔……人家……快……忍不……住了……喔……好……好酥……好麻……又……又 ……又爽……哎呀……人……人家……丢了……嘛……喔……喔……喔……』
又是一大股阴精喷在我的大龟头上,把我射得酥麻不已,好不快活地跟著妈妈泄,精关一松,大鸡巴吐出一股强劲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妈妈的花心里。两股阴阳精在妈妈的小穴中互相激荡著,我们自然地把对方搂得紧紧的,两人全身都在颤抖著、抽搐著,那种舒爽真是美得难以形容。
我伏在妈妈软绵绵的肉体上休息了二、三十分钟,本想就此回房,又不愿今晚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我的大鸡巴因为连泄了两次,现在虽然还有些硬度,但无法再像刚才那样坚挺了,我吻著妈妈的小嘴,忽然想到有个妙招或许可以让我重振雄风。我忙爬起身来,蹲在妈妈的胸前,把那软软的大鸡巴往她小嘴里塞,妈妈在昏迷之中却也伸著舌头舐著我的大鸡巴,就这样一顶一顶地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嘴里活动了起来。嘴里的温度和小穴里又是不同,再加上妈妈又吸又舐又吻的,使我的大鸡巴很快地又坚硬了起来,涨得她小嘴里满满的,脸颊都鼓起了一团,香唾在我的大鸡巴上混著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直弄得黏滑滑的,我的阴曩在妈妈丰润的下巴上跟著大鸡巴的抽送,碰得卜卜直响。
我的手反按著妈妈的大肥乳,摸摸揉揉地藉以支撑我的体重,搞得她气息粗重地由小琼里直吸著空气。直到我的大鸡巴又硬得像未泄精前的强壮,我才从她胸前下来。这次我想换个方式,由妈妈的背後插她,所以我就将她像支小母狗似地趴放在床上,让她两手撑著枕头,一双玉腿跪伏著,翘起了肥白丰满的大屁股。而我跪到她身後,两腿分跨她两侧,手伸到前面去抱紧了粉嫩的小腹,揉著肚脐眼,把大鸡巴分开她肥嫩的玉臀缝,露出一个粉红色的肉穴,大龟头顶了顶,屁股往前一挺,就把整根大鸡巴干了进去,慢慢地抽插起来。
我干了几十下,渐渐地越插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大,每次都把大鸡巴整根插到妈妈的小穴底,顶得她直哼直叫,浑身不停地颤抖,两颗大肥乳更是不停地在床褥上划著圈圈儿,小嘴里一直浪叫道:『啊……哎唷……亲哥哥……大鸡巴……亲丈夫……你可……把人家……干……干得……痛快了……喔……喔……人家舒……服……死了……亲爱的……你快……狠狠……的……插吧……插破……人家的……小穴……都……没关系……哟……哟……人家……这样……好爽……呀……哎唷……我的……哥……呀……小浪穴……妹妹……乐死……了……你……你干得……爽吗……唷……唷……亲亲……亲哥哥…亲丈夫……嗯……嗯……用力呀……捣烂……小浪穴……吧……人家……要你……快…快干……我……哎哟……唷……唷……人家……要……要疯了……我的……腰………死了……啦……好大鸡巴……哥哥……饶……饶了…… 人家……吧……大鸡巴……使我……太……太满足……了……唔……我……我要……升天……了……喔……喔……喔……』
我看妈妈今晚真是骚浪得出奇,或许是酒醉的关系,决定给她来场难忘的性交回忆,於是左手抱住她的大屁股,右手反搂著她的小腹,猛力地往後拉,让她的小穴和我的大鸡巴接得更紧密,一阵啪啪啪的干穴声马上响起,发出肉和肉互碰的撞击声。我每次都把大鸡巴插个尽根,又用大龟头在她的小穴花心上连跳几跳,夹紧屁股连吃奶的力量都拿出来了,干得她一身浪肉抖抖乱颤,猛把大屁股朝後顶来,迎接我的大鸡巴,我们这冲、摇、顶、撞、晃、摆通通来的盛况,恐怕妈妈结婚那么多年,和爸爸在床上都未必曾经历过呢!
我连连插干一、二百下後,妈妈浪得啊啊连叫,再也抬不起她的大屁股来迎接我的大鸡巴的抽插了,只见她娇躯俯卧在床褥上,偏著头呼呼地直喘著气,我看她如此不耐干,也顺著她趴下来的势子,伏在她背上休息一下,妈妈大肥臀的两片屁股蛋儿软绵绵地顶在我的小腹上,使我舒爽地享受著那两片嫩肉带来的压挤感。
等了好久,妈妈才从疲累中恢复过来,我感到她扭了几下,便把她的娇躯翻了一个方向,让她把身子横躺著,一条大腿翘起在空中,手伸过她胯下去揉摸著她的阴核,大鸡巴从身後斜斜地干进她的小穴里,妈妈的大屁股向後顶著,我的大鸡巴不停地左抽右插,旋转干弄著,手指在她阴核上也不住地揉磨捏扣著,由慢变快,由轻渐重,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重,使妈妈被我干得舒爽难当地哼叫著:
『喔…… 喔……喔……哎……哎唷……人家……舒服死…了……小浪穴……要……要融化……了……哟……人家……爽得……要……升天了……喔…唷……亲爱的……你的……大鸡巴……今晚……干得……人家真……真好……人家……永远……忘不了……今天……的……爽快……哎唷又……又干到……人家……的……花心了…… 啦……喔……喔……人家……又……快要……不行了……受……受不了……哎哟……你的……大鸡巴了……呀……人……人家……喔……喔……又要……丢…丢一次……了……喔……爽死……人了……啊……唷……唷……』
妈妈这次说要丢一次,结果阴精却流了又再流,好像不会停止似地,我怕她像书上说的脱阴而亡,不敢再插下去了,赶紧藉著一股股阴精喷洒在我那大龟头上的酥麻,而子宫口又吐出来一吸一吮的快感中,也爽快地精关一松,又射出一大股精液直冲著她的花心,烫得妈妈又爽歪歪地昏死了过去,而我也在大量透支後,全身乏力地窝在妈妈的身後抱著她的娇躯沉睡了。
睡到天刚亮的时後,我忽然下意识地清醒过来,迷糊中看清楚我正躺在妈妈的卧房里,昨夜大战的痕迹还在我们的下身和床褥上遗留著,赶紧悄悄地爬起身来,抽出还插在妈妈小穴里的大鸡巴,随手抽几张床头上的卫生纸抹去下身的精液和淫水,也轻柔地替妈妈的小穴清理善後,妈妈睡梦中还扭了扭雪嫩的娇躯,无奈她昨夜实在太累了,哼了几声模模糊糊的娇吟後,反趴著床又沉沉地睡去。
我望著妈妈那娇柔无力的慵懒媚态,差点忍不住又想趴上去干她,又回头想想,觉得不太妥当,妈妈的酒精成份大概分解的差不多了,现在干她一定会被她认出是我犯下的淫行,还是等待下次的机会吧!我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动作完成了一切的清理工作後,才著上衣服拖著非常疲倦的身体溜回自己的房里继续睡觉。
第二天直睡到中午时分,妈妈才来敲我房门叫我起床,由於碰巧遇到星期假日,不用上课,我也不怕她责问我为什么睡这么晚。吃中饭时,我偷偷观察妈妈的脸色,发现她满面春风,喜孜孜地心情爽快,苦的是我无法对她明言那是我的功劳呐!
妈妈一起和我吃午饭的时候,几次张口欲言,但最後都羞红著娇靥又忍了下去,大概她心中也略有所疑,但这种事怎好明问出口?她也只有把这一段夜来狂欢的激情藏在心底,慢慢地回味著。妈妈也不问起爸爸昨晚是何时出门的,现在连她都在欺骗她自己了,我又何必去戳破这个天大的秘密?
之後每当爸爸晚上有应酬不回来睡觉的夜里,妈妈都会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也不会锁上房门,然後又脱得赤条条地躺在床上,好像专程等我又进房去给她一次舒爽的性交体验,我也不负所望地每次都再去插那百干不厌的小穴,我们就这样在半知半解的情况下快乐地过日子,妈妈对我也越来越好,甚至有时还不避形迹亲昵地偎著我身旁,像一个柔顺的妻子般照顾著我的生活起居,外人看来是妈妈在疼爱著孩子,连爸爸都不曾起疑心,可是在我俩心底都知道这是早已越过母子关爱的程度,已是妻子对丈夫的照顾了。
将来会怎样谁都不知道,或许我们母子俩会说开一切,进而公开宣淫;或许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完一生,有时候情况不要太明朗化,保留一些表面的假像不是很好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