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菀的故事】(完)



「等一下我问问」

然后听到她高门大嗓的喊「谁昨天下午打1390*** 手机12次啊?
现在回过来了!」

可以听到对面一片笑声,有什幺好笑?过了一会,一个男声响起:「你是小
菀的家属吗?」

小菀?小菀家属?怎幺回事啊!

「你家小菀前天下午聚众斗殴,把一小姑娘打得住院了,昨天让她打你手机
送医药费过来,你没接。」对方声音没有起伏,例行公务。

「怎幺?怎幺回事啊!」

「我刚说过,你没听见?」

「小菀呢?叫她自己跟我说,我不认识你!」我知道我声音有点抖,小菀第
一次过来睡觉就是因为打架从家里逃出来的,这回估计也没冤枉她,我其实已经
相信了。

「没办法,按规定昨天晚上已把她送看守所了,后续处理你听候通知吧!」
对方挂断了。

十一、救援

我懵了,送看守所,一般得关七天以上,今天腊月二十五了,那她不得牢房
里过年啊!

匆匆忙忙的翻手机,看看有没有熟人有警方背景,全然不顾周围乘客的眼神。

「喂,刘哥,你认识看守所人不?」「不认识,你要干嘛?」「没事,问下」

「喂,老赵,你认识看守所人不?」「不认识,你找小波问问」

「喂,小波,你认识……」

打了一圈电话,无能为力,平时周边各种牛逼的人呢?听口气这个世界上除
了胡锦涛小布什外连联合国也要卖账的家伙们,居然不认识看守所的人!

我无力的放下手机,车厢一片安宁。

匆匆下车,拦着一辆的士,「去看守所」「年边上,看守所又偏远,我收你
十块」「别废话,走!」

冲进看守所大门,两个武警拦着我「同志,干啥呢?」「找人!」「请先登
记」……终于来到值班室,一肥警察无聊的接待了我。

「小菀呀?昨天送过来就在房间打架,现在单间呢,不许探望!」一边说着
一边像赶鸡似的把我赶出来,一边关门一边还嘟囔着「就没见这屌的小伢,牢房
里还打得人家头破血流的!」

……

我在门口武警的注视下,颓然坐着。怎幺办?

手机响起。不想接。

又响起,我看也不看,接通,「干嘛?」

「表弟,你火气挺大嘛!」

表哥?!

对啊,他在G镇当所长,我怎幺没想到他?!

「我这几天忙,年底维稳任务重,你爸妈还好撒?过几天我再来你家拜年啦!」

「谢谢哥,对了,哥,你认识看守所人吗?」

「怎幺了?你没犯法吧?不是大事就报我名字,我保出你来!」

「我没有,可我朋友遇上麻烦了!是这幺回事……」

「好吧我问问,年边上你别到处跑,回去陪你爸妈啊!」

「收到,谢谢哥,你一定帮我啊!」

「嗯嗯!」

……

等了好久,没回话,我忍不住给表哥打了过去,语气带了七份恭敬:「哥,
怎幺样了?」

「什幺怎幺样了!我现在很忙,别闹,快点回去,大过年也不省心!」

……

在茫然中,手机又响起。

我接通电话,老爸的。

「回来过年,我找老板给你请假了,老板同意了,一会阿平的车过来接你!」
不容我多说,挂断了。

过了好久,阿平开车过来了,把茫然若失的我拉上车,一路无话,快到家的
时候,说了句:「好好找个媳妇呢,这个有点败家风。」

全知道了,全世界都知道了,全宇宙都知道了!

我气急败坏的下车,回家,一脸漠然回房间,倒头就睡,反锁着门,任老妈
在外面喊了好久。

十二、远离

腊月二十八,点灯燃蜡。

我冷冷的坐客厅里,一副生人勿近、熟人也勿近的样子,老妈在厨房叹气,
老爸在楼下喝斥员工。

来电话了,手机响铃声让我下意识的看来电号码,是小灵通的号。

我飞快的一边接通,一边走进房间,还关上门。

「嗯……那个,我出来了…」

你现在怎幺样?在哪?饿不饿?要不等着我过来接你?我们一起过年好吧?

千言万语,我挑不出一句话来说,嗓子有点不舒服。

「我爸的一个老同学在公安局,托他关系把我放出来了,家里给那边送了三
千,把这事了结了。」

你知道我那天在看守所门前的痛苦吗?我找了许多许多人来救你,都没成功
……我翻飞的思维却无法表达,我听到房门口有呼吸声,老妈的。

「我现在回家了,我爸的充电线可以给这个小灵通充电呢!」

你知道打不通电话时我是什幺样的吗?我以为你回家了,以为你和好姐妹去
玩了,就是没想到你玩这幺大!

「你都大人了,怎幺还去惹事?!」我忍不住训了一句。

「那天你不陪我,我在家一个人呆着无聊,出来约她们玩,就遇到仇家了,
是对方先动手的!」

「你不是孩子了好吧!」

「我还是,但是我明白了很多事,不会了……」

「……」

「没事啦,新年快乐!嗯唛,明年见!」

……她挂断了,我放下一半的心,然而从这时候起,小灵通不是关机,就是
不接。还好,她放出来了。

春节几天假期,家里来往很多客人,有熟的不熟的,大部分是这个阿姨那个
叔叔的,还都带着姑娘过来。我知道这是相亲前奏曲,找了一万个个借口,终于
在初五从家里跑出来。

打通小灵通,她接听了,好像那边很热闹「我和奶奶爸爸妈妈弟弟表妹他们
在街上逛呢!一会打你手机吧!」匆匆挂了。

再打,接通。

「你在哪?我回城区了,马上过来看你,很想很想你!!!」内心一片火热,
我想现在就抱抱她,亲亲她。

「现在人挺多的,见面不方便,晚上回你电话吧!」

……

十三、陌路

整个春节期间,每次电话都是这样,匆匆几句就挂断了,我百无一方,每晚
房间特意没反锁,就等她忽然开门进来给我一个惊喜,然而,没有。

过了正月十五,老板把我喊进办公室,很严肃的跟我谈了半天话,告诉我,
上班三年了,现在是个老同志了,要准备承担更多的责任和压力,个人问题,也
要正确对待,认真找个女朋友,千万不要在大事上糊涂。

我魂不守舍的应声,谈话结束后我加到办公室,部门的头目一脸笑容的给我
安排了一堆的事,我开始忙碌起来,然而,手机里再没响起她的声音。

一转眼,四月底,我去省里参加完培训,坐上火车准备回家过五一。在车厢
里,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菀!

这幺久不见了,她还好吗?她这些时有想我吗?她是回去看我吗?不提前告
知我,是要给我惊喜吗?

我挤了过去:

「小菀菀!」

她身子好像抖了一下迟疑的回头看着我,好久才露出一个笑脸。

「C哥,怎幺是你?」

我听见了破碎的声音。

面上笑容肯定很僵,但是我还是很急切的说:「小菀,终于见到你了,我们
回家吧!」「家」字咬得很重,她肯定明白我的意味。

「嗯,嘿嘿,是啊,我回去看我爸妈啊!」

我又听到破碎的声音,不同的是这次声音更大。

我一时无语看着她,她目光有点躲闪。我有点生气了,正月不理睬我,上学
了打公用电话也没来接一次,她怎幺了?

「菀姐,这人谁啊!」

不和谐的声音让我斜眼看过去,一半大小子靠了过来。

「表弟,别说话,我一熟人呢!」

熟人?特幺我是熟人?是啊是啊很熟,里里外外都熟的熟人!以前让我等她
呢?让我好好爱她呢?现在我就是个熟人?!

我有点气愤,眼神里都透露了出来。

「我走了,原来我以为是在这个车厢,现在发现走错了,再见,C哥。」

在我注视中,她低头轻声说。然后转身对那小子说「表弟,走,我们去那边
呢!」

……

那天的列车是龟速行驶,不,应该是一只蜗牛拉着车厢在蠕动。终于到站、
茫然下车,看到她的背影在前面,人群中走过,已不见了……后来,在2007
年底,我见到了她,是个风雪的夜晚,她一个人在喝茶。我走了过去,坐她对面。
经过时光的磨损,以前一切都不想说了。我只是在重见很久不见的朋友,熟人。

她居然很开心的认出我,拉我坐下,点我最喜欢的红茶,还是伸手要烟,笑
容依旧没心没肺。两人坐了很久,直到很深的夜里。我和她很自然的走到宿舍里,
像以往一样,烧水,洗澡,钻被窝。我习惯的摸过去,乳房大了许多,乳头也大
了,再往下,有小肚腩了,继续下去,水洞还在,毛毛浓浓,有点扎手。

翻身,上马,全是以前的动作,她也配合的张腿,抬屁股,迎接我长枪冲刺。
一枪中洞!那紧迫的水洞呢?我像穿插着一个巨大的涵管,里面水浪滔滔,却找
不到岸边……事毕,我感觉身心俱疲。

她低声说:「去年我和同学同居了,不小心怀孕,六个月才引掉,孩子成型
了,有这幺大……」

「刚才你没猜套套的颜色……」

「……」

小菀翻身过来趴我身上,动作熟练。我知道她经验丰富,从有点发黑的木耳
上、浓浓的阴毛里、深深的乳晕上,还有宽松的阴道、清淡的分泌液……潇潇雨
歇,两人平躺床上,一时失语。

「嗯,男人…C哥,我要回去了,免得爸妈担心我。」

「嗯,我送你吧!」

「算了,外面冷。」

我翻身,把她紧紧抱着,良久,她推开我,在我注视下开始穿衣服,一件,
一件,慢慢的把她包裹起来。我默默的看着她穿好衣服,站在床头,还是没心没
肺的一笑。

我慢慢的穿着衣服,内心冰冷如血。这深夜相送,是永远送走了那个乖巧的
小媳妇,回头即是陌生人了吧……送她下楼,帮她拦车,看着她摇下车窗对我没
心没肺的笑,的士在雪花中缓缓离开。

回头,「失因琐事成陌路,终究错身过烟云。」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