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的烦恼

任铁柱的卧室不是很大,一张大床,一个床头柜,一张桌子,组成了这间房

    全部的家具。

    桌子上和地上到处都是卫生纸团,穿过的衣物以及其他垃圾。

    妈妈穿着浅蓝色睡衣躺在大床的右侧,任铁柱穿着那条黑短裤躺在大床的左

    侧。

    妈妈的警惕已经彻底放下,即使闻到身边任铁柱身上浓重的体味,也只是将

    这归罪于他不负责任的父母。

    没有警觉心的人最容易被骗,就像现在的妈妈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越来越热

    房间里被任铁柱喷洒了无色无味气态春药。

    妈妈讲着我们母子间的趣事,讲着自己如何为这个家庭付出,讲着自己如何

    思念自己的丈夫.....「阿姨,我有个事。」

    任铁柱突然将妈妈打断。

    「我.....就是....我最近发现....我尿尿的那里...总是

    突然硬起来,然后心里也跟着热起来了.....怎么也软不下去,很丢人,您

    知道该怎么办么,您的孩子有没有遇到过这个问题?」

    「啊....」

    突然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妈妈陡然觉得有些奇怪,旋即又释然开来:青春期

    男孩子的性问题确实很少得到疏导。

    「嗯,你们不是有发那种性教育的小册子么,上面怎么说来着,‘梦遗’对

    吧,你梦遗过么,那之后就不会勃....硬起来了。」

    妈妈充当起性启蒙老师的工作。

    「阿姨,我梦遗过,可那之后还是每天都硬,不管事啊。」

    「哦,可能是你太强壮了,男性的激素分泌比较旺盛。嗯,你们男生不是可

    以自己用手解决么。」

    说出这句话,我妈也特别奇怪,就好像喝醉了酒一样,说出了平时不会说的

    话:竟然教育未成年人手淫!「啊,我知道,我知道,可我从来没试过啊,怎么

    用手啊。手碰到那里很痒还有点疼,我不会,您能教我么?」

    如果是平时的妈妈,早就已经发现了任铁柱问题的下流,可现在,妈妈却觉

    得自己有义务教导任铁柱手淫。

    而且,而且我妈自己也觉得下面竟然有点儿湿润了。

    「阿姨,你看。」.

    任铁柱从床上站起来,将黑色短裤拉下,那根深色的肉棒在任铁柱胯下左晃

    右晃。

    「他现在又硬了,怎么办啊。」

    任铁柱的气息已经开始粗了。

    「嗯,我...我也不...知道....我.....我....我看看

    。」

    妈妈感觉一股炽热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大脑也像醉酒一样很不清醒。

    我妈坐在床上,鼻子尖距离任铁柱的龟头只有一公分。

    一吸气全都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夹杂着一些尿骚味和前列腺液的刺激气味

    。

    「啊....好浓烈的男性气息....好久没闻到了。」

    妈妈已经完全被春药迷住,丧失了清醒。

    「阿姨....阿姨喜欢闻么?」

    「喜欢,喜欢....来,小任同学,我帮你...我帮你用手。」

    我妈白净的手一把握住任铁柱的阴茎,像是拔萝卜一般上下滑动,任铁柱全

    身一颤差点儿跪倒。

    」

    阿姨,疼...疼...阿姨还是给我舔舔吧。

    」

    任铁柱得寸进尺的说,我妈则是满脸红晕的点点头,张开小嘴先将任铁柱小

    卵石一般的龟头含到了嘴里。

    一股股男性生殖器特有的腥臭味在我妈的口腔里散发开来,任铁柱也顺势将

    手按在我妈的后脑勺。

    我妈温柔的将龟头吐出,顺着龟头下面的冠状沟用舌头一直舔下去,直到任

    铁柱好久没洗过的阴囊。

    此时这坨毛茸茸的阴囊正剧烈的舒展开,每一条褶皱都剧烈的张开闭,我

    妈舌头舔过,将褶皱里的脏污都吸走了。

    「嗯...好...好舒服...好暖和.....阿姨...我受不了了

    。」

    还没等我妈再次将龟头含进嘴里,任铁柱竟然忍不住射精了,一股股白色浓

    稠的精液从马眼里激射出来,全都射到了我妈脸上。

    「嗯~...小任同学,你怎么....怎么射在阿姨脸上了,真是的。」

    我妈红着脸拉了拉睡衣的领口,一颗乳房从领口处半漏出来。

    「阿姨,对不起阿姨,我不是故意的。」

    任铁柱从床头的纸抽里抽出几张纸,将我妈脸上的精液擦掉。

    「阿姨,我射完了,可我还是硬啊。」

    任铁柱将沾满精液的纸扔到地上,刚好落到我妈的塑料凉拖上。

    「哎呀,....你们年轻人...真是血气方刚啊。」

    我妈看到任铁柱的大肉棒挺拔的像个将军一般了,口干舌燥。

    「阿姨...阿姨...这次不用嘴给你了....阿姨下面有点痒,你用

    你的肉棒给阿姨挠挠痒,可不可以。」

    喘着粗气,浑身发烫的妈妈仰头便躺在床上,双腿朝任铁柱的鸡巴张开,用

    手指了指自己的双腿之间。

    我妈的睡衣是连体套头那种,这样的姿势躺在床上,任铁柱的眼睛登时就直

    了:我妈两条白白的大腿向两边张开,肉感的大腿根部被一条三角女士粉色内裤

    遮住,内裤的正中央是一小团湿迹-----妈妈体内的淫液顺着阴道流到了内

    裤上浸湿了内裤。

    任铁柱饿狗扑食般扑到了我妈身上,连我妈的内裤都来不及脱,直接用手将

    内裤扒到一侧,漏出毛茸茸的洞口,屁股一顶,小鸟蛋般的龟头深入到我妈的肉

    洞里。

    我妈得到满足一般深吸了一口气,腿缠上任铁柱的腰,双手捂住任铁柱的屁

    股向里推,「再进去,再进去一些。」

    平日对外人冷冰冰的妈妈,由于春药,竟让任铁柱这个平日里她最鄙夷,最

    看不起的,她嘴中的「乡下人」

    看遍了自己的私处,让他多日没有清洁过的大黄牙咬住自己的乳头,让他的

    大黑肉棒干得死去活来。

    上周还差点儿爆发冲突的两人,一周后在床上成了有实无名的「夫妻」,真

    是让人啼笑不得。

    千里之外的我还在为第二天的展示而反复背诵演讲稿,万里之外的父亲还在

    病床上苦苦挣扎,妈妈却在别的男人床上享受着作为女人的快乐。

    屋子气温随着两人的交配激烈程度逐渐上升,空气中弥漫着性分泌物刺激的

    味道。

    任铁柱满是肌肉的黑色躯体压在妈妈身上,脑袋在我妈的胸部游动,挺翘的

    屁股向我妈的身体里不停的冲刺。

    我妈的两条小腿勾住任铁柱的腰,手盖在他的屁股上,眼睛向上翻,享受着

    硕大肉棒在自己肉穴内抽插带来的快感。

    任铁柱刚刚已经射精一次,可这热腾腾的熟母肉体对年轻人杀伤力太大了,

    抽插几下后竟又有了射精的冲动。

    他停止抽插,将肉棒插在我妈的肉洞里。

    妈妈的阴道口被他的黑黑柔软的阴囊盖得严严实实,只能看到妈妈深色的菊

    花。

    一个黑色健美的屁股在上面,一个乳白肥美的大屁股在下面,中间有一小坨

    软软的毛茸茸的肉囊,一根深色的肉棒不时从从肉囊和白屁股接触的肉缝处拔出

    ,又狠狠的插进去。

    「阿姨,我的大不大?」

    「大,大得很,插得我舒服死了,别停下,继续继续。」

    我妈身体顺着阴茎的方向前后扭动。

    「阿姨,我得歇会儿,您太厉害了,下面会嘬我的鸡巴,我要是继续干,我

    鸡巴又要射了!」

    任铁柱如实报告。

    「嗯~快点,我好热,呜呜。」

    妈妈的嘴唇被任铁柱咬住,溷着啤酒味儿的唾液流进妈妈的嘴里。

    妈妈没有嫌弃,而是动将舌头送入任铁柱腥臭烘烘的嘴中,与他的唾液交

    融。

    「阿姨,我开始插了!」

    任铁柱说完,屁股快速的前后移动,那根大黑屌随之在我妈的阴道内进出。

    暗紫色的龟头轻松挤入妈妈柔嫩的肉洞口,深入到阴道最里面,又刮蹭着阴

    道壁的肉褶退出来,刺激着妈妈阴道壁上敏感的神经元。

    「阿姨,我坚持不住了....啊。」

    又插了几下,任铁柱再次停止,堵住妈妈肉洞口的那一小坨肉囊疯狂的蠕动

    ,几千亿颗精子顺着输精管从马眼射出,涌入到我妈的阴道,开始找卵子..

    ....随着二人的欲望褪去,房间的温度慢慢降温,妈妈体内的春药的药效也

    慢慢退去......「呜呜呜呜。」

    妈妈的脸深深地埋进床单,趴在床上啜泣,半个丰满的屁股裸露在外,上面

    有些干涸的液体昭示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一旁的任铁柱一丝不挂的喝着啤酒,脸上写满了得意。

    「阿姨,别哭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任铁柱模彷着港产片的桥段,笑嘻嘻的说。

    「你给我滚,你这个王八蛋,乡巴佬,脏种,没人要的玩意。」

    我妈抓起一个枕头朝任铁柱扔了过去。

    「哎呦,阿姨你要谋杀亲夫啊,刚刚你还被我干得气喘吁吁,现在怎么翻脸

    不认人了。」

    任铁柱脸色一沉,将酒瓶扔在一旁闪身骑到妈妈的腰上。

    「你干什么,你这个溷蛋流氓,你不得好死,呜呜呜。」

    任铁柱抓起刚刚自己脱下的臭袜子,塞进了妈妈嘴里,又用胶带将妈妈的嘴

    封起来。

    接着他攥住妈妈的双手,用床单绑在一起。

    妈妈从没有受过这种侮辱,嘴里含着满是男人的汗臭味儿的袜子,却吐不出

    来。

    两只手被床单绑在一起,身子被任铁柱压住。

    「阿姨,我下面又硬了,用您的肉穴泄泄火,哈哈哈哈。」

    任铁柱的淫笑声响亮整个房间。

    「呜呜呜」

    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知自己的屁股肉被任铁柱掰开,小穴口暴露在空

    气中。

    接着,一块硬硬的有些烫的肉块顶在自己的阴道口处,妈妈知道任铁柱又要

    强暴自己,只好摇动着屁股,希冀任铁柱对不准口,插不进去。

    可是这些挣扎却适得其反:妈妈白白的屁股肉乱颤,散发着爱液气息的肉屄

    口摩擦着任铁柱锃亮发紫的龟头背,让任铁柱性欲大增,本只是想吓吓妈妈,现

    在是真的想用妈妈的肉洞泻火了。

    「阿姨,我来了!。」

    任铁柱屁股一顶,整根肉棒全部挤入妈妈的肉洞。

    妈妈喉咙悲戚的闷哼了一声,脖子向上抬起,眼睛里写满了不甘和屈辱。

    任铁柱趁妈妈上半身扬起的瞬间,大黑手将妈妈胸前的两个肉团抓住,乳肉

    从他手指缝隙钻出来,好不过瘾!「阿姨,你说我长大了没出息。那我看您也没

    出息,要不怎么会被我,被我干。阿姨的奶子真大,一只手都抓不住呢。」

    任铁柱整个身子贴在妈妈的后背上。

    妈妈屈辱的闷吼了一声,放佛是被这句话激怒了,愤怒的摆动身体,想把任

    铁柱从自己背上甩下去。

    「阿姨,甩不下去哦。」

    任铁柱将滚烫的肉棒齐根拔出,又狠狠的重新刺入妈妈刚要闭的深红色肉

    穴中。

    妈妈被这下深插弄得没了脾气,闷吼变成了婉转的呻吟。

    「阿姨,老老实实被我干吧,我的大鸡巴插进你肉穴这么深,怎么可能甩掉

    呢,嘿嘿嘿。」

    妈妈这在这次尝试之后,彻底投降,不再试图将任铁柱从背上甩下。

    「阿姨,你的小穴里面肉肉的,好舒服。你是不是也被我的大肉棒,插得很

    舒服呀!」

    任铁柱松开妈妈的乳房,直起身来坐在妈妈屁股后面,胯下的深色肉棒匀速

    进出深褐色的肉洞,刺熘刺熘的在妈妈的阴道内滑动。

    「......」

    一滴又一滴的汗珠从额头上滑下,黑色的发丝紧紧贴在红扑扑发情的脸上,

    妈妈不仅承受着任铁柱大肉棒带来的冲击,还要在精神上承受任铁柱言语的羞辱

    。

    任铁柱的精神越来越好,积攒多年的童子身一旦被迫,欲望就像洪水一样无

    法阻挡,所谓食髓知味,就是这般。

    夜,越来越深了......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妈妈感觉任铁柱就像个怪

    物一样,在自己身体里发泄欲望后,肉棒很快就再次勃起,然后再次插入羞辱自

    己。

    到后来,胶带被汗水打湿滑落,妈妈将臭袜子吐出,却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

    了。

    整个身体就像一根木头一样,不能动也不想动,只有下体不停的传来那根肉

    棒冲刺带来的性刺激。

    「呼,呼咿。」

    妈妈体内的痛苦开始胜过快感,下体有些像被撕裂了一样。

    原本丰满圆润的屁股上是一条条红色的沟壑,还有一片片或湿润或干涸的精

    液,爱液,前列腺液。

    两瓣屁股肉中间的阴唇已经有些红肿,却还不得不包裹着那根深色大肉棒。

    「阿姨,我又要射了,可是我现在已经会控制射精了,你是喜欢让我多干你

    一会儿呢,还是希望我现在射精呢?」

    任铁柱趴在妈妈背上,凑在她耳边轻声说。

    「现在...我....受不了了....疼。」

    妈妈求饶道。

    「那你是我不是我的女人?」

    任铁柱追问。

    「是....我是...快拔出去吧....求求你了阿姨求求你了。」

    妈妈的声音开始有哭腔了。

    「好,我要听阿姨你亲口说,说我干得你的小穴很舒服,希望以后被我多操

    ,希望以后被儿子的同学多操。」

    「小任同学....干得我小穴好舒服,希望....希望呼呼....以

    后多操我,希望以后我多被儿子的同学....肏。」

    妈妈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一段小高潮再次来临,妈妈的躯体开始有些痉挛。

    「阿姨,又被我操的高潮了一次,你真是没用啊。你再说这一句话:希望我

    射在你体内,把精液都留在你肚子里。」

    「我...我希望....小任同学把精液都射入我体内....我肚子里

    永远都有你的精液。」

    高潮完后,妈妈羞愧的脸沉入床单中。

    「好嘞,来了,阿姨!!!」

    「啊....啊.....」

    妈妈痛苦扭曲的脸背后,是任铁柱嚣张而又得意的黑脸,他稳稳抱住妈妈的

    屁股,一根肉棍顶死在妈妈的肉洞口,乱哄哄的阴毛上粘着几丝阴道的分泌物,

    滚烫的精液再次射入妈妈的体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