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上了她骚浪老妈

事情发生在去年。有一天我到女友家过夜,事实上我常到她家过夜,她家人早已把我当成一份子,就当在自己家里一样不会特别见外。

女友是独生女,所以家里人口成员相当简单,爸爸是贸易公司的高级主管,妈妈则是单纯的家庭主妇。女友的妈妈好像很年轻就嫁给她爸爸,所以她妈妈今年才44岁,而我已经27岁了。

她妈妈看不出是一个24岁少女的妈妈,身材还保持得相当不错,在家里也常穿着短裤、小可爱的跑来跑去。不知道是不是生性比较开放的关系,她在家几乎不穿内衣,甚至有几次她曾经只穿短裤跟胸罩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刚开始我怕女友发现我的不安份,所以只敢偷偷地看她妈妈,尤其当她因为没穿内衣而胸前激突得相当明显时,或是只着胸罩时的模样,还真的令人不想入非非也难。只是想归想,我倒是没有对她动过什么念头。不过自从那一个晚上之后,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那天,女友的爸爸要到日本出差半个月,我负责开车载他们一家到机场送行后,女友找我跟她一起回家陪她妈,一方面家里有个男人总是比较令人放心。当天晚上,女友出门去参加一个在美国念书、刚好回台湾过生日的死党的庆生会,因为我不认识她们,又都是女生的场合,我也不便出现,所以就她自己去,而我就在家陪她妈妈。

八点多的时候,女友打电话回家,说她们打算去「钱柜」唱歌,然后要到乌来的温泉旅馆之类的过夜,所以晚上不会回家了,要我跟她妈妈讲一下,也交待我要看好家里,于是我便到客厅去告诉她妈妈这件事。

对了,女友的妈妈叫雪铃。雪铃那时候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她看到我出来便热情地叫我过去陪她一起看,不然她一个人还真的闷到不知道要干嘛。这天雪铃穿一件短到不行的运动短裤,上半身一样没穿内衣,只穿一件细肩带的外衣。于是我就凑到她旁边的位子,跟她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雪铃很喜欢跟我聊天,她觉得我是个有趣的人。聊着聊着,可能是怕我无聊吧,问我要不要来喝点酒?我说好,于是她就去准备了。这天家里只找得到几瓶威士忌,她妈妈在我怂恿之下也开始喝了。

喝了一阵子,或许是酒精的关系,我突然发现雪铃那时的表情真是娇媚。我迅速地意识到今天女友家里只有我跟她妈妈在,不管干什么事情都不用担心有人来打扰,于是我开始大量地灌她喝酒。

雪铃的酒量没有很好,只是酒胆很够,没多久一瓶威士忌她喝了三分之二,而我只喝了一两杯。此时的雪铃可以说已经醉到在胡言乱语了,我开始试着坐更靠进她,然后多增加些身体上的碰触,例如牵着她的手,甚至是搂着她的肩,并且不断地逗她开心。

我看她一直没什么反抗,反而还会把头凑在我的肩膀上,我开始在她耳边吹气,轻声的讲些挑逗她的话:「阿姨,没想到你喝了酒后,变得这么漂亮!」雪铃:「小鬼,阿姨都几岁了,还漂亮?」「真的啊!阿姨如果再年轻个几岁,我一定会追求阿姨的。」雪铃:「真的吗?阿姨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人要啊?」「有啊!有啊!我就很想要你啊!」我边在她耳边说边跟她调情,然后轻轻地亲吻她的耳际,并且用舌尖在她耳朵旁边轻舐着。

看她两眼迷醉成一条缝,脸上开始泛起发骚的红晕,我试着伸手过去抱她,或许是她也有感觉了,偶尔可以听到她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然而,她也意识到我是她女儿的男友,一直跟我说:「你太开放啰!这样被倩倩知道了,会很难过的。」然而她讲归讲,也没有要把我推开的意思。

很快地,我从轻吻变成在她的脖子上贪婪地吻着,然后开始进攻她的嘴唇,将舌头伸了进去,她似乎是反射动作般的也伸出舌头与我纠缠在一起了。

我的手开始轻抚着雪铃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大,大概只有C罩杯而已,可是很柔软,非常好摸。当我碰触到她的乳房时,明显地感觉到她变兴奋了,呼吸加剧,也开始抱紧我。

我让她跨坐在我身上,然后将她的上衣脱掉,雪铃那白皙的双乳就这样毫无遮掩地出现在我眼前,她的乳头小小一个,几乎没什么乳晕。雪铃自己将双乳捧起,将乳头送到我的嘴前,她激动地命令我:「吸它!就像你吸倩倩的一样!」我开始不断地吸吮,并且用舌尖来回地舔着她的乳头,雪铃好像受到电击一般,用力地抱着我的头往她的双乳埋入,然后开始兴奋地浪叫起来。我一边吸吮并且轻咬着她的左乳,另一手同时用力地搓揉她的左乳,并且揉捏她的乳头。

雪铃不断地叫着:「阿维,再让阿姨爽一点!」我告诉她:「阿姨,你想不想再爽一点?」雪铃说:「想!想!想!我想!再让我爽一点……怎样都好!」我说:「那你要当我的老婆,求我干你喔!」雪铃说:「嗯……嗯哼……不……不行啦!我是倩倩的妈妈……喔……」我说:「你已经让我弄成这样,如果倩倩知道,你也会完蛋的。」我边说边将另一手伸到她的大腿中间,开始在她的阴户上揉搓,一边继续吸吮着她的乳头。她好像受到更大的刺激似的,用力大喊:「喔……肏我!老公,求你肏我!嗯哼……我是你老婆……」我说:「雪铃,你要老公怎么肏你?」雪铃说:「嗯哼……嗯……我……我要老公……喔……我要老公插进来狠狠地肏我!」我命令她把裤子脱掉,当她脱掉短裤的时候,我才知道雪铃里面穿的是黑色的细绳丁字裤,而卡在股沟细缝间的那条线,早就湿到不行了。

我笑着跟她说:「原来你早就穿上丁字裤,想诱惑老公来肏你啊?」雪铃说:「人家每天都穿丁字裤,可是老公都不肏我!」我命令雪铃脱掉丁字裤后,更意外地发现,她早就把阴毛剃掉了,她的私处一览无遗地出现在我眼前。

我说:「你好淫喔!竟然把毛都剃光了。」一看到这样,我更兴奋了,原来雪铃也是个外冷内热的女人啊!早知道我就早点下手了。我要她站在沙发上,在我面前将自己的阴唇拨开,雪铃的阴蒂早就因为兴奋而肿大,阴唇也因为受到刺激而显得更加红嫩,她的淫水更像是流不完似的不断涌出。

我开始轻咬着她的阴唇,然后贪婪地吸着她的淫水,并试着将舌头伸到阴道里面。此时的雪铃不断地腿软,一直哀求我让她坐下,这时我也受不了了,就将内裤脱下,掏出我那22公分长的老二,这是我最自豪之处。雪铃看到我的大老二,便慌忙握住往嘴里送去,「呼噜呼噜」地吮吸了起来。

雪铃边吸边说:「唔……倩倩……嗯……真好,可以……嗯……被这么大的鸡巴肏……」我说:「老婆喜欢大鸡巴吗?」雪铃说:「嗯……嗯……喜……喜欢……」这时雪铃躺在沙发上,我则站着让她吸我的老二。讲真的,雪铃的技巧没我女友的好,然而她发起骚来的淫样却让我兴奋不已。

此时的雪铃好像酒也已经比较退了,她跟我说:「老公,只要倩倩不知道,我以后都是你的,随时让你来干。」我问她说:「那想不想要老公插入?」雪铃说:「我要!我要!我要老公的大懒教,可是你要戴套。」我跟她说:「现在哪来的套子啊?」雪铃说:「可是人家现在是危险期耶,会怀宝宝的。」我一听她这样说,明显地暗示我等下可以在她身体里内射,当场更加兴奋。

我不断地用龟头在雪铃的洞口摩擦,可是她似乎还是有点顾忌,一直不愿意让我插入。

跟雪铃僵持了一会,我便顾不了那么多,跟她说:「贱女人,你今天是我老婆,我一定要肏死你!我要强奸你!」于是我便向前用力一挺,将硬直的老二一下插入她的浪屄。

被我插入的雪铃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然后开始大声地呻吟:「喔……救命啊……老公……喔……嗯哼……你老婆被人家强奸了……喔……」我说:「小母狗,这样干你爽不爽啊?」雪铃说:「喔……我是老公的……小母狗老婆……喔……喔……好爽……」我说:「你不只是老公我的小母狗老婆,你是所有人的小母狗,谁都可以操你。」雪铃说:「老……喔……老公……好坏……嗯哼……要让……要让别人强奸老婆……老……喔……老婆……老婆会被大鸡巴干死的。」这时我用力地将每一下都插到底,再轻轻的抽出,然后用力地插入,不停操着女友妈妈的骚屄,此时的雪铃早已陷入狂乱之中,淫水一股股地大量涌出。

我干了几十下后,将雪铃翻过身来,要用狗交式继续肏她,并要她面对着窗户将上身立起来:「让大家看到我正在肏你!」雪铃边扭着屁股迎凑着我的抽送,边说:「大……大家快来看喔……我……我老公……老公他在肏我……」我告诉她:「倩倩也在看喔!」雪铃一听到,似乎更兴奋了,大喊道:「倩……快喔……快看……妈……嗯哼……妈妈……正在被新老公肏喔……喔……妈妈……被肏得好爽喔……」这个时候我也快受不了了,决定加速冲刺,用飞快的速度不断抽插着雪铃的骚屄,她也似乎感受到我的冲劲,早就叫到歇斯底里了。终于又肏了百来下后,我将老二顶到底,然后将所有的精液都射在雪铃的阴道里,这时她已被我肏得来了三次高潮。

虽然女友的妈妈已被我征服在胯下,可是我并不打算罢休,把鸡巴拔出来要她含吮,吸硬了又开始用力地抽插她。那天晚上,我总共肏了她四次,让她的阴道里装满我的精液。

第二天我女朋友回来的时候,我们早就善后好了,大家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然而,从那天开始,只要我女朋友不在,或是我和她妈妈独处的时候,雪铃就是我的老婆。而她也在五个月后真的怀孕了,今年我就要当爸爸了。

当我的女友正高兴她将会多一个弟弟的时候,却不知道,我就是她弟弟的亲爸爸。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