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怎么了

我叫张旭,出生于祖国西南角的三线岁,是一名高中二年

    的学生,一米八的个头在高中校园里显得格外突出。

    父亲张国华,43岁,原是某国企司机,由于单位效益不好,下岗后问亲戚

    借钱买了台货车,常年在外跑货运,典型的妻管严,怕老婆,在家老婆说东不敢

    往西。

    要不是长相英俊,真不敢相信尤物般的母亲会嫁给这样的窝囊废。

    不过也庆幸他是我爸,让我有了这么一个风骚迷人的老妈。

    她叫李彩云,34岁,68cm,65kg。

    标准鹅蛋脸,齐肩短发,柳月眉,丹凤眼,一双明眸,两排皓齿,就这么亮

    莹莹地缀在她的脸庞。

    上半身凹凸有致,丰乳纤腰,d罩杯车灯大乳,皮肤白皙,人到中年,小腹

    上略有松弛,但丝毫不影响整体美感。

    体重很大一部分集中到了下半身,肥臀粗腿,磨盘一样的屁股,能够坐地吸

    土。

    在家里有着女王般地位,掌握了整个家庭的财政,有着绝对的指挥权。

    转变就在2年,父亲下岗以后,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经常会出现矛

    盾,本身司机就挣钱不多,现在还下岗了,让原本普通的家庭变得经济拮据,那

    时候老妈总指着父亲的鼻子说,张国华你就是个没用的男人(后来才知道老爸由

    于常年当开车的缘故,前列腺出现问题,总是早泄,做爱坚持不到三分钟就射了

    ,当时懵懂的我就知道父亲下岗在家几个月,没用赚钱才导致老妈这样说)。

    就这样,老实本分的父亲在朋友阿林的介绍下,咬牙问亲戚朋友借钱买了台

    二手货车,跟着阿林跑起了货运。

    阿林,老爸的朋友,虽然年长一岁。

    但看起来老多了,中年发福,啤酒肚,头顶微凸,相貌略丑,在当地搞了个

    物流公司,专门跑内蒙及东三省这条线路。

    起初规模小,经常自己搬运车上的物件,身材魁梧壮硕。

    老爸的货车就是挂靠在他的托运部。

    他俩认识有十几年了,每次来我家吃饭,这家伙总是趁老爸不注意,肆无忌

    惮的用眼神在老妈的身上游走,并不时从嘴角露出极其猥琐的笑容,在一旁看的

    我总是敢怒不敢言。

    自从老爸在他那工作之后,总是经常能够看到他来我们家串门,起初的几个

    月好,老爸活不算太多,跑一趟就能在家休息几天。

    后面不知道是阿林故意安排还是怎么的,老爸的货越来越多,经常十几天甚

    至一个月都难得见到老爸家,偶尔趟家,也是蒙着头在床上呼呼大睡。

    就在这个时候,老妈渐渐的也发生的转变,以前下了班就往家里赶,忙着做

    饭给我吃。

    现在经常说单位加班,丢些钱让我在外面买着吃。

    穿着也越来越时尚靓丽,以前一袭长裙的妈妈,现在穿起了丝袜超短裙。

    丰满的乳房,圆润的屁股在窄裙的承托下,更显得更加硕大,让人看了难免

    会留下口水。

    金秋的一个下午,学校正举办运动会。

    南方的天气还是比较炎热,匆匆赶到运动场点个到便熘之大吉。

    没想到的就是这次家,让我的人生彻底发生了改变。

    家里是单位分的平房,每家每户有个不大的小院子。

    还没到家,远远就看见阿林的面包车停在路口,当我打开门,走进院子之后

    ,看到了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透过窗台的玻璃,看到一丝不挂的妈妈背对着我在床上舔阿林粗大黝黑的鸡

    吧,阿林倚靠在床上,一只手撑着床垫,一只手抚摸妈妈的头,享受的胯下这个

    女口交的快感。

    吓得我里面蹲了下来。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真实女人裸体,以前都是在租来的香港毛片里面。

    平时端庄的妈妈,竟然背着老爸交媾。

    就看见妈妈一上一下的吞吐着阿林的鸡吧,不时的抬起头与阿林舌吻。

    阿林则用手揉捏妈妈的大奶子,就听见妈妈小声的呻吟。

    这时阿林半跪在床上,鸡吧坚挺的举在胯下,妈妈则像母狗一样噘起大屁股

    ,在阿林胯下舔着鸡吧。

    虽然看不到妈妈的表情,但从侧面看的她那对吊钟似的大奶子前后摇晃就知

    道,她舔的多么投入。

    阿林左手撑着腰,右手按住妈妈的脑袋,使劲的下按,隐约听到妈妈嘴里发

    出殷殷的娇喘。

    没多久,阿林便把老妈推到在床上,扒开她的双腿。

    妈妈的逼毛特别浓郁,黑乎乎的一片,清晰的可以看到已经湿透了的骚逼,

    颜色很深。

    阿林笑着把鸡吧放到妈妈的骚逼前「彩云,想要它么?」

    「快嘛,快操进来,我好痒···」

    妈妈面带羞涩的答道。

    「你要什么?是不是要老公的大鸡巴?」

    「不要老公的,我要阿林哥的大鸡巴,要阿林哥操我。」

    妈妈真是个不知羞耻的荡妇,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虽然我内心充满了愤怒,但鸡吧也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

    内心充满了矛盾,既想冲进组织这对狗男女,又巴不得看到阿林操我妈的骚

    逼,看看平时在家严厉的老妈,在男人胯下的骚样。

    阿林的大鸡巴在妈妈骚逼前上下摩擦。

    「啊···啊···老公,快操我。」

    之间阿林勐的一用力,粗大的鸡巴瞬间消失在眼前,完全被我妈的骚逼吞没

    ,只见他的啤酒肚与老妈的骚逼完全贴。

    妈妈则是「喔」

    的一生,眉头紧锁,随后便是享受的神态与表情。

    阿林快速的抽插老妈的骚逼,妈妈则自觉的把腿张的更开,好让阿林的鸡巴

    插的更深。

    妈妈双手在阿林的悲伤抚摸,大奶子在强烈的撞击下,有节奏的扭动。

    妈妈的神态放浪,头不停的左右摆动。

    「老公,好舒服,啊····你操的我好爽···啊····!」

    阿林则像打桩机一样,卖力的抽插妈妈的骚逼。

    边草边亲吻,妈妈的嘴唇。

    不知道这是他们几次偷情,但从娴熟的默契的程度,与他俩的对话中可以明

    白,他俩已经做了很多次了。

    看着阿林丑陋的长相下,露出狰狞的笑容。

    在强烈画面的冲击下,两腿一软,我射了,不知道是否因为过于刺激,紧靠

    内裤的摩擦就射了出..Top来。

    家里的老床跟着床上这对奸夫淫妇的节奏嘎吱作响,妈妈依然在小声呻吟,

    阿林则不是变化体位,时而把妈妈双腿抗在肩上,时而把妈妈双腿盘在腰间,时

    而侧着身体抽插。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妈妈的叫床声越发激烈,嘴里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

    阿林也身体一颤,长叹一声,随便遍趴在妈妈身上喘着粗气。

    我知道此时必须离开,不然一会就会被发现,趁他俩缠绵之际,蹑手蹑脚的

    退出院子,将门轻轻的带上。

    想不到第一次看见真实的做爱,居然妈妈与奸夫偷情,为父亲戴绿帽感到愤

    怒的同时竟然产生莫名的快感,女王一般的妈妈,竟像母狗一般在他人胯下被玩

    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