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的丝袜

姜子明一心想着干白洁,却忘了在白洁进来之后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这下可把姜子明吓到了,眼看着门口那人就要进来,他没有办法,只好赶紧让跪
在身前的白洁挪到办公桌下面躲着……

「姜总,忙啥呢?」

姜子明裤子都没穿,抬头一看原来是市里刚调上来的王市长。躲到桌子下面
的白洁也一下子听出来了,这个人就是以前那个曾经几次奸淫过自己的那个王局
长!

「喔……是……是您呀,王市长……」此时的姜子明一下子没了平时的精明
干练,有些慌张地匆忙应付着。

王市长却不慌不忙地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开始跟姜子明扯些有
的没的。姜子明心里却吓得不行,赶紧故作镇定,随便敷衍着。

「姜总啊……我听张董说,你这新招了个美女助理啊。什么时候给小弟介绍
认识一下啊……」

白洁想,这个臭流氓消息怎么这么灵通,肯定是高义告诉他的。她突然又想
到,万一自己以前的那些丑事今天被这个臭男人捅出来,那自己的计划可就彻底
泡汤了!于是,她居然再次含住了姜子明那根还来不及装进裤子里的阴茎,用力
地吮吸舔弄起来……

「诶!呃……嗯……是……是啊……」上面坐着的姜子明被白洁这没有预兆
的刺激弄得差点跳了起来,拼命地想继续稳定自己的语气。这弄得坐在对面的王
市长有些莫名其妙。

而下面的白洁却不依不饶,继续拼了命地为姜子明口交着,一会激烈,一会
又轻柔缓慢,一会又吐出嘴里粗长的东西,只是不停地用娇软的舌尖舔弄着男人
发烫的马眼……

原来,白洁是打算想用自己这样强烈的吮吸和刺激,让姜快些支走王局长。

上面的姜子明可就难受了,接下来王市长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是
不停地」嗯」「啊」应付着,同时装出镇定的样子,拼命克制着下面射精的欲望。

沙发上的王市长看着姜子明对自己爱理不理,便起身告辞:「行,姜总您忙,
我找何董还有点事……」说罢起身跟姜子明握了握手。

上面跟人正经地握着手,下面却光着屁股被女人含着激烈地口交,再加上自
己半个月没有做爱,姜子明此时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的冲击,马眼一酸,自己的
下面不受控制地泄了精!

他浑身通电一样地哆嗦了好几下,甚至握着他手的王市长也感受到了他的颤
抖……

「您……您慢走……我……我今天身体……不是太舒服……就……就不送了
……」

王市长刚关上门,姜子明就急忙光着屁股去把门锁上,锁上之后才松了口气,
回头发现白洁正从桌子下面吃力地站起来。

白洁一面从桌子下面出来,一面捂着胸口干咳了起来:」咳……真……咳咳
……都是你……瞧你把人家弄的……这还……这还怎么见人呀……」原来,刚才
白洁心里害怕,结果用力过猛,两三下就把姜子明弄得丢了精。她一心只想让姜
子明支走王市长,没想到男人才含了这么两下就不行了。男人突然的射精搞得她
措手不及:先是赶紧吐出了正在射精的肉棒,但是姜子明那积攒了半个月的精液
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粗长的阳具在白洁面前随着痉挛胡乱跳动,把白浊的精液
甩得下面的白洁外套和裙子上到处都是。白洁没有别的办法,慌乱中只好又把还
在不断痉挛、喷射的男人的东西又含了回去,被迫给男人射在了嘴里,还不小心
吞了好几口滚烫腥臭的精液。

经过了这一番折腾,白洁那妆容精致的小脸变得更加红晕,头发也乱糟糟的,
胸口两颗肥美的乳房随着喘息一下一下悠悠的颤动着,头发、衣服、袜子和鞋子
上到处沾着男人的精液。她一只手绵软无力地倚在办公桌上,秀眉微蹙地看着姜
子明。

看着高贵端庄的白领丽人被自己弄成这种狼狈淫糜的样子,就算再正直的男
人,也会克制不住马上扑上去的冲动。

姜子明走到白洁身边,扶着浑身发软的性感少妇:「好啦好啦,我的小宝贝
儿,这不也是你刚才淘气嘛。刚明明有人你还这么可劲儿嘬,换谁受得了啊…
…」说着一只手搂过白洁肉呼呼的上身,一起坐到老板椅上,抽了几张纸巾帮白
洁擦身上的精滴,擦着擦着就在白洁的胸口和大腿上揉了起来……

「哼……你……你那东西又臭又脏……非要人家弄……刚才要是……要是给
……给那人看见了,真要羞死了……讨厌……」白洁一只粉拳打在姜子明的身上,
身体却顺势软在男人温暖的胸口上。明显,刚才那一顿的荒唐放肆,已经彻底撩
起了她早已克制不住的欲火。

和美人温存了一会,姜子明刚射了精的下面很快又有了感觉:「白部长,你
虽然已经进了我们公司,但是公司有公司的规矩。董事会今天就是叫我来进一步
考察你的。刚才呢,你的表现还不错,希望你接下来,也好好听话……」

白洁知道是姜子明调戏自己,也不接话,双手顺从地扶着男人的肩膀,被男
人抱着坐在了办公桌上:「唉……你……你干嘛呀……」

姜子明见女人如此听话,先轻松脱掉了白洁外面的小西装,随手扔在沙发上,
又一粒一粒解开了美人里面衬衫的扣子。白洁看着男人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假
装正经地反抗着,一边一只手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啊……你……姜总……你
……啊……干嘛……不要……请你……放尊重一点……」。

搂着被自己脱成半裸的性感尤物,姜子明立刻急不可耐地对着美人光洁的粉
颈和胸口一阵乱亲。同样半个月没做爱的白洁,哪里抵得住扑面而来的男人气息,
敏感的情欲也在男人的亲吻之下快速高涨,坐在桌沿上的她一只手搂着男人的脖
子,另一只手在后面撑着上身,害羞地向旁边侧着俏脸,把自己雪白光净的脖颈
都展现给男人,矜持的拒绝声却在男人激烈的亲吻下变成了含混的呻吟……

「嗯……唉……别……哎呀……唔……」

亲吻了白洁胸口几乎每一寸肌肤之后,男人示意白洁转过来。白洁体贴地明
白了男人的意图,轻盈地下了地转过身去,顺从地趴在了大大的办公桌边,把浑
圆丰满的翘臀对着男人。姜子明看着白洁如此听话,更是心急火燎,一双大手滑
到少妇的美臀上面,只用指尖在白洁娇翘的屁股和丝滑的长腿上,来回上下不停
地摩挲着。白洁身子本来就十分敏感,现在又被男人这样挑拨着最敏感的臀部和
大腿,身体中的情欲立刻像凶猛的毒蛇一样在心里缠绕游动着,脑子里只想要男
人马上就上来。但是,如今白洁已不同往日,脑子里的念头告诉她,要继续假装
娇羞和矜持,才能进一步激起男人的欲望。

「诶……别……不行……不行呀……嗯……」

弄了一会之后,姜子明慢慢地拉开白洁黑色窄裙后面的拉链,轻轻一松手,
窄裙就顺着长长的美腿滑落了下来,散落在了高跟鞋的周围。随着裙子的脱落,
白洁那被T裆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的圆滚光滑的臀部,彻底呈现在了男人的面前。
隔着薄薄的肉色丝袜,可以看到里面细细的黑色蕾丝镂空内裤紧紧地勒着深深的
股沟。白洁鼓鼓的私处被丝袜和内裤一同保护着,遮挡着年轻人妻最后的一点尊
严。而现在,上面已经有一大块被淫水浸透,变成了深色……

接着,男人把手伸到白洁衬衫卷起的下摆里面,把白洁里面的内裤跟着裤袜
一起,像拆一个精致的礼物一样,慢慢地、温柔地褪到了女人光滑的腿弯上。就
这样,高贵人妻那娇嫩湿润的最私密之处,再次暴露在了一个不是她老公的男人
面前。内裤和丝袜剥离之后那凉丝丝、光溜溜的羞耻感进一步刺激着白洁敏感的
神经。她最后的一点矜持,也随着性感的内裤的剥落,一起被男人脱掉。白洁闭
着双眼,双手撑着桌子的边缘,用力地翘着屁股并且微微地扭动着,期待着男人
下一步的动作。

姜子明欣赏了一会矜持美人发浪的样子之后,慢慢蹲了下来,用手从后面轻
轻扒开了白洁夹得紧紧的屁股,然后竟然直接从白洁浑圆的屁股中间亲上了红润
潮湿的阴唇!!!还伸出了湿滑的舌头,在里面和周围挑弄着。

趴着的白洁完全不知道后面男人会怎么弄,她满以为男人会挺着东西直接进
来。哪知道姜子明居然会先用舌尖去舔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此时她那已经被炽烈
的欲火灼烧得极度敏感的身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突然的刺激,浑身像通了电一样痉
挛了好几下,差点高潮。

「嗯!啊呀!!!嗯!别!那里……嗯!」

早就泛滥的淫水,被男人那熟练的舌头弄得越流越多,浑身也随着男人的舌
头掠过阴蒂而一下一下痉挛着。浓郁的香水味混着女人下体一点点酸酸咸咸的淫
靡气息,同样刺激着姜子明的神经。舔了一会之后,姜子明发现女人这么快就湿
的一塌糊涂。看到眼前娇美人妻的防线已经崩溃,姜子明也不想再多玩。他按了
一下白洁的后腰,女人马上心领神会地撅高了屁股。姜子明两三下就脱掉裤子,
一手把着自己早就重振雄风的粗大阴茎,一手把着白洁纤细的腰肢,对准那被自
己弄得一塌糊涂、还在往外流水的小穴,慢慢地捅了进去!开始的紧窄很快因为
大量的淫水而变得顺畅,湿滑温热的小穴将男人粗长的家伙一根尽没,只剩下两
颗黝黑褶皱的蛋露在外面……

开始的时候,虽然已经湿透,但是因为白洁下面比较紧,姜子明还是适应了
几下才开始大力地抽插起来。白洁感觉姜子明的东西比之前的那些男人都要长出
一些,经历的男人太多,难免会让白洁进行比较。姜子明的尺寸应该跟赵振的差
不多,但是又比他要粗上不少。因为每次男人捅到底的时候,身体还没碰到白洁
的屁股。每次姜子明的插入,白洁都感觉仿佛戳到了自己的心里。这样充分地插
入,让白洁干渴的欲望马上得到了满足。

「呃呃……啊……啊……啊!!!」白洁被那期待已久的插入满足得无比受
用,完全不顾这里是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放肆地尖叫了出来。还好这间办公室
的隔音效果好,外面的人察觉到白洁这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此刻的白洁,刚开
始的矜持和娇羞早就抛到九霄云外,满脑子只有身后那根插到自己最深处的粗大
肉棒,想办法去迎合身后的男人,把这来自成年雄性的巨大满足享用到极致。

于是,便有了最开始的那一幕……

「喔……啊……啊……嗯……好深……太深了……不要……哦……轻……轻
点……噢……」

姜子明一边下身快速地抽插,一边把手从白洁腋下伸过去,隔着轻薄的黑色
丝质面料,托着白洁丰满得不能一手把握的肥美乳房,温柔地揉捏着;光溜溜的
下半身,用力地把白洁抵在桌边,布满体毛、肌肉虬结的大腿紧紧贴着美人光滑
的长腿,一个粗糙黝黑的屁股在另一个白嫩光滑的屁股后面快速、大幅度地用力
抽插着,不断地发出「啪啪」的碰撞声音,又粗又黑的阳根连接着两人的身体。
白洁圆润的臀部被撞击得漾出一波波的臀浪,她双手撑在桌子上,上身的衬衫还
有两粒扣子没解开,半穿在身上,被身后男人强烈的冲击弄得不自觉地高高昂着
下巴,咬着下嘴唇,瓮声瓮气地哼哼着。两个人终于可以尽情地释放着半个月来
积攒的欲望和精力……

正当白洁扭着身子跟身后的男人温柔舌吻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我操!净他妈的屁事!嗯……喂?」姜子明只好停了下来拿起了电话,但
是阴茎还在白洁的身体里。是公司的董事长打来的,他看着眼前白洁雪白的美背,
突然说:「嗯……这个事,是由新来的白洁部长负责的,她刚好在我这,你问问
她。」说着,就把听筒递给身前白洁,低声说:「是张董……」。

白洁正被男人从后面操的欲仙欲死,甚至根本就没有听到电话响了,但是姜
子明就是想在白洁接电话的时候操她,白洁只好瞪了姜子明一眼,强迫自己平复
了一下语气和呼吸,接过了电话。

「嗯,喂?对……对是,您好。」

姜子明看着白洁一边被自己插着,一边还假装正经地接着电话,更加的情欲
盎然。于是他开始继续慢慢的抽插了起来。感受到男人越来越快的冲击,白洁也
没有办法,只好拼命压抑着难以克制的呻吟,尽量平静地跟电话那头对答……

「嗯……嗯……唉呀……嗯……可以……那个……那个是要江部长……啊!!!」
姜子明突然用力顶了一下,还是让白洁叫出了声。她赶紧用另一只手捂住小嘴,
解释道:「嗯……没……没事……您接着说……嗯……签……签字的……对…
…嗯……就……就这样……嗯好……」

姜子明越插越激烈,加上紧张的氛围,让白洁情难自已,还是忍不住轻叫了
几声,然后赶紧随便应付了一下,马上挂断了电话。

「呵呵,很好嘛白部长。我发现你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很强嘛,哈哈哈…
…」

「死……死鬼……接电话还要弄,要是……要是让张董知道了……还……哦
……哦……」

姜子明看着白洁紧张过后那羞红又春意盎然的俏脸,继续大力地抽插了起来。

又弄了半个小时,男人还没有泄劲的意思,白洁却已经在高潮的边缘。她再
次被抱起放在办公桌上,衬衣和胸罩被男人拉了下来,随意地扔在了旁边的地上。
此时的白洁上身赤裸的仰躺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右手紧紧地把着桌子边沿,减轻
身体的剧烈晃动。一条腿被男人托在腰间,上面的丝袜已经被脱掉,白净的小脚
丫随着剧烈的晃动在男人身后飘荡;另一条腿上却还穿着丝袜和黑色高跟,优美
的膝盖上还纠缠着另一条腿上脱下来的半拉丝袜和小小的黑色蕾丝内裤。这条腿
被男人高高地架在肩上,挑着高跟鞋的肉肉脚丫在姜子明的脑后晃动着。姜子明
不时转过头亲吻着旁边那光滑细腻的小腿。另一只高跟鞋连同短裙一起,早就被
男人用脚划拉到一旁。而那对圆挺丰美的乳房因为挣脱了束缚,不听话地随着男
人大力的抽送而大幅度地上下跳跃着。仅存的羞耻感让白洁用左手挡在胸前,无
力的手臂却只能勉强地托住硕大的乳房,秀美修长的小手也只能遮挡住乳头附近
那一小块。姜子明看了一会,直接强行拿开白洁遮羞的手臂,用铁钳一样的大手
把它按到桌上。美少妇最后一丝的羞耻就这样被剥夺了。看着自己的双乳在男人
面前肆意的翻飞,白洁不禁再次羞红了脸,侧过头去。姜子明看着端庄人妻被自
己弄得无可奈何,心里受用不已。他低下头去,用带着胡茬的大嘴,附上了白洁
高高乳尖上硬硬的粉嫩乳头,女人又是一阵惊叫……

「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好舒服……」此时,美人脚上那只仅存的
高跟鞋,终于」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这样又弄了几十分钟,姜子明又把已经像烂泥一样的白洁抱了起来,把她压
在旁边冰凉的书柜门上继续弄。冰凉的玻璃给白洁的身子降了温,却刺激到了她
敏感的乳头。赤裸的美少妇忍不住一阵哆嗦。接下来,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换了好
几个地方、好几个姿势。一会儿白洁扶着茶几,让男人从后面进来;一会儿又被
强壮的姜子明直接抱起来抵在墙上,双手揽住男人的脖子,双脚勾住男人的腰,
凌空这样弄着;一会儿又被扔在真皮沙发上,被男人像打桩一样用力操着……

不同的姿势都带给白洁意想不到的快感,办公室这样半开放的环境更是让她
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刺激。她克制不住自己的呻吟和娇喘,但是却又顾忌着这里
是总裁办公室,只好用小手挡在嘴前,想要让自己淫荡的呻吟声稍微小一点:」
哎……太大……大了……亲哥哥……慢……慢……好……好老公……我……我受
不了了……哎……」

终于,白洁又被男人弄回到了办公桌上。这么久的操弄,让躺在冰凉办公桌
上白洁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大口的呼吸早已经变成了压抑的呐喊和呻吟,双手
在身旁胡乱的抓着,胸前和脖子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红,巨乳上的小乳头也硬硬地
立着,下身的小穴也开始变得发烫和紧缩……

已经大汗淋漓的姜子明意识到,眼前这个淫荡风骚的少妇已经离高潮不远了。
于是把白洁两条腿都扛到了肩上,下身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啪啪啪」的响声压
过了女人的呻吟。

感受到男人越来越强烈的抽插,白洁赶紧把住男人扶在自己腰上的手,希望
能减缓强烈的冲击。

「哎哟……好……我……要……要死了……去了……哦……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就这样,白洁直接在自己老板的办公桌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完美的
胴体在宽大的办公桌上痉挛着,尖尖的下巴用力地向后仰着,娇小精致的小嘴微
微张着,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动。男人肩头的两只修长美腿用力向里夹着,一下
一下有节奏地痉挛、摇曳着,一条腿上的丝袜和内裤还顽强地留在膝盖上,在男
人赤裸的胸前飘动着;娇嫩的小穴不停地收紧,滚烫的淫水从身体深处喷涌而出,
大力地冲顶浇灌着男人的阳根,又从两条美腿之间夹缝里淌了出来,透明晶莹的
一条水流顺着股沟向下淌到了办公桌上……此时的白洁全身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张
开着,尽情感受着女性充分高潮时全身通电般的刺激和快感……

过了好几分钟,身体的痉挛渐渐平息,白洁才从毫无意识的空白状态慢慢恢
复,浑身没有一丝力气的侧躺在大办公桌上。男人的东西不知何时已经抽了出去,
雪白的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着,一双杏眼在高潮之后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又长又
翘的睫毛在高潮下微微颤动着,鲜红饱满的小嘴唇微微张着,潮红的俏脸上露出
满足、舒服的表情……

姜子明站在旁边,挺着还没泄劲的大鸡巴,欣赏美人的高潮样子。看到白洁
有点缓过劲来,马上上去有点粗暴地把她搂了起来。

「嗯?……干……干嘛呀老公……哎呀……还要……还要咋玩呀……」

姜子明一边搂过被操到双腿发软的白洁,一边说:」来,妹子,咱们再来个
全城直播……」说完,把白洁推压到桌子后面的透明落地窗上。

「嗯……别……哎呀……干……干嘛呀你……嗯……」这时的白洁根本没有
抵抗的力气,任由男人摆布着。她光着上身,头上快要散掉的发髻也被男人直接
拉掉,一头散发着高档护发素香味的栗色大卷发马上披散在雪白的胸口和肩上,
勉强挡住下面挺翘的乳头,而这对乳房却很快被轻轻压在冰冷的玻璃上,美人那
白玉一般滑腻的手臂一边勉强拉着窗帘想遮住身体,一边又无力地扶在冰凉的窗
子上。

姜子明这边本来也是快要到了,刚才一下见了风,重新又恢复了精神,继续
硬硬高高地翘着。他用双手把着自己那傲人的玩意,没有去扶白洁的腰,直接这
样硬挺挺地就滑进了美人的身体……

「哎哟……啊……啊……」刚刚高潮的女人是十分敏感的。感受到红肿的下
体又一次被满足,白洁被刺激得哆嗦了两下,说不出话来。

虽然这里已经是中州大厦的三十层,但是旁边也有不少高层的写字楼,玻璃
外墙的楼层之间隔得并不远。白洁不知道这玻璃从外面看是不是透明的,看着下
面繁华的街景和对面大楼里近在咫尺的人来人往,感觉自己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在做爱,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莫名羞耻感和兴奋感强烈地刺激着刚刚高潮的白洁。

「别……不行呀……姜总……会……会被看到的……嗯……哦……哎呀…
…」

白洁一只手扶着玻璃窗,另一只手却被姜子明从后面抓着,披散着的秀发被
男人拢到了一侧的香肩上。随着抽送前后整齐地飘动着,一同晃动的还有白洁胸
口那两颗大水滴一样雪白肥美的乳房……

就这样,两人在落地窗前又继续交合了几百下,男人大力的抽送把白洁腿都
干软了,那只还穿着丝袜的修长美腿在厚地毯上用力踮着,另一条腿向旁边分开
着,不争气的淫水因为男人的肆虐又开始顺着大腿不住的流着。

姜子明还在不断克制着射精的欲望。很快,姜子明又把白洁抱回到了自己宽
大的老板椅上,让白洁仰躺在椅子里面,自己则把着老板椅的扶手,肩膀上架着
白洁修长的双腿,从腿上脱掉了女人的丝袜和内裤,准备要开始最后的冲刺。

白洁舒服地躺在宽大的老板椅里。男人粗壮紫红的阴茎早就把她娇嫩的小穴
操得都有些红肿了,而且每一下的插入都能把美少妇的子宫口给顶开了,带给白
洁深度的酥麻和刺激,而抽出的时候又带着白洁淋漓的淫水向外流着。由于动作
幅度挺大,已经弄得办公室的地板上、椅子上和两人身上都是带着白洁淡淡体香
的淫水。

「呼……怎……怎么样……呃……老子的……嗯……比你老公……舒服…
…舒服吧……嗯?」一脸汗水的姜子明撑在白洁身上,一边耸动着下身一边问着。

「嗯……姜总……嗯……亲哥哥……好老公……真……真棒……唔……慢
……慢点呀……啊……太深了……啊啊……」白洁那涂着玫红指甲油的手指,深
深嵌在男人有力的手臂上,下身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满足和酥麻的大力冲击。男人
突然加快的节奏让白洁意识到,身上的这个男人终于要射精了,于是便也索性随
着激烈快速的节奏放肆地尖叫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啊啊……」

「呼……呃……我……我要射了……」

「嗯……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哥……大哥……不要……啊啊啊啊啊
……不能射在……射在里面……啊唔……」白洁还在呼叫的小嘴,突然一下子被
姜子明吻住了。他完全不顾这张小嘴刚刚还为自己口交过,用舌头在里面尽情肆
虐着,闭上眼睛享受着内射别人老婆的淋漓快感。第二次射精仍然滚烫、量大,
无视着白洁不要内射的央求,饱胀的龟头用力地插进阴道的尽头,顶开了白洁的
花心,舒服地一下一下地把浓白的精液喷射在白洁身体的最深处……

同时,男人最后激烈的冲刺也把白洁再次送上了高潮。高潮中敏感的阴道拼
命地裹着男人的阳根不停地痉挛着,向外喷涌着大量的淫水,浇灌着滚烫的龟头
……两个人交汇的地方如同核爆原点,同时的高潮向两个身体迸发出让人疯狂的
强烈快感,让他们忘记了一切,沉浸在性爱给自己带来的最本初的愉悦。一同高
潮让两个人都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淋漓快感和满足。而射了精的男人并没有马上
拔出,而是把仍然粗大的阳具留在女人身体里轻轻缓慢的动着,一起体味着极致
舒服的几分钟……

男人一直硬挺挺地趴在同样无力的女人身上,喘了好几分钟都站不起来。过
了好一会,姜子明才满足地起身穿上裤子,用正经的语气调笑着:「呼……白部
长,今天上午的工作你完成得很好嘛,很快就适应了我们的工作环境……啊?哈
哈哈哈哈……」白洁被操的两腿直哆嗦,在小床一样的老板椅里一下子还起不来,
呼呼的喘着气:「讨……讨厌死了……快要……快要把人家给弄死了……」

「哈哈……那你怎么还是不停的要?怎么样,是不是高潮了好几次?能有五
次了吧……」

「哪……哪有……明明只有三次……」白洁费劲的起身,抽了几张桌上的纸
巾擦着男人留在自己身体里的脏东西,「叫你不要射进去……这怎么弄呀……」

「怎么,刚才射到上面一个嘴里你都没说,下面这个嘴还不让射了?」

「讨厌!你个死人……快把人家扶起来啦,凉死了……」白洁一只粉拳打在
姜子明身上,姜子明顺势上去把白洁抱了起来,让白洁赤裸着坐在自己大腿上,
两个人舒服的坐在了宽大的老板椅里。

白洁下身还是火辣辣的,靠在男人温暖的怀里,温存了好几分钟,才起身去
穿衣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