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丝袜迷情

姜子明还是有点不太相信,面前这个优雅的少妇已经结婚三年多,老公在X
市X县里当什么厂长。看着这个刚被自己放在办公桌上弄到高潮不停、衣衫不整
的美艳少妇,现在正坐在对面沙发上,窗外的阳光把两条白藕一样的手臂照得耀
眼,正向后优雅地拢着满头的秀发,心想自己也上过不少女人,像这样从外在到
气质,完全符合男人欲望需求的娇艳尤物确实难得……

看着想着,他下面那已经射了两次的阴茎竟然又硬了起来……

姜子明伸手点了一根烟,身体靠到老板椅上,顺势把脚翘在办公桌上,看着
白洁慢慢的穿着衣服,突然问道:「白部长,下午咱们几点的会呀?」

两点半,在帝豪。」白洁一边起身穿着短裙一边回答着。

姜子明想了想,轻轻一笑,说:「宝贝儿,来,给你看个玩意儿。」说着,
伸手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塑料玩具一样的粉红色东西,「来,过来把这玩意弄着
……咱们啊,去酒店……好好地准备一下下午的会议……啊?哈哈哈哈……」

白洁一看,竟然是日本AV里面才有的跳蛋!而且这个跳蛋没有控制线,应
该是姜子明在网上买的一种可以遥控的跳蛋。

「这……这又是什么呀……」白洁装着糊涂。

「嘿嘿,待会你就知道了……来,整上……」说着,姜子明走过去,粗暴地
扒开白洁抗拒的双手,撩开她刚穿好的裙子,再次拉下她刚换上的肉色裤袜和内
裤。「哎!唉呀……你……你干嘛呀……别……哎呀……」

姜子明不顾白洁抗拒的双手,放肆地在美人的下体摸索了半天,然后硬是把
小巧的性玩具强行塞进了美人紧致的私处里面。

「行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咱们现在就走。」

原来,姜子明是要白洁夹着这个跳蛋跟他出去!这样的调教白洁从来没有经
历过,但是又不好忤逆男人的意思,只好顺从地夹着跳蛋,艰难地穿上了内裤和
裤袜。白洁那刚被男人操得红肿的下体还有些发胀,里面还残留着男人的精液,
现在又填塞上了硬硬的跳蛋,当然难受。白洁把裙摆拉好刚要站起来:「嗯…
…你……你个……死……死人……嗯啊啊啊啊啊啊!!!」话还没说完,她就被
下身一阵突然袭来的酥麻刺激得两腿一软,差点摔倒。只见她两条修长的丝腿向
中间紧紧地夹着,手扶着沙发的扶手才勉强站稳……

原来是姜子明突然打开了跳蛋的开关。

「嗯……唉……别……嗯……不要……嗯……」白洁一双杏目紧紧闭着,两
条秀眉微微皱着,急促地喘着气,修长柔美的丝腿随着下体的冲击一下一下夹紧
着,轻轻地摇着头,才刚刚从高潮恢复的身体再次被强烈的刺激掌控着,不停地
痉挛,一只雪白小手用力拉着短裙的下摆,拼命地克制着肉穴里的刺激给自己身
体带来的冲击。

「恩……好了我的小美人儿,咱们走吧!」姜子明手指轻轻一拨,关掉了口
袋里的遥控,起身去搂还在哆嗦的白洁。白洁突然感觉身体里的刺激消失了,才
松了口气,但是内心深处却又对刚才的那种酥麻和刺激有一丝留恋……白洁脑子
里乱糟糟的,任由自己被姜子明搂着走了出去。

「我……那个……我还要回办公室拿下午开会的一些材料。」

「那你快去,我在停车场等你。」

从办公室出来,公司办公大堂的热火朝天突然扑面而来,年轻的白领们走来
走去忙着手上的事情,有的看了一眼白洁就又继续投入了工作。白洁看着忙碌的
同事们,想着自己却在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里赤裸着身体,跟公司老总交欢了快一
个上午,不由得羞红了脸。

白洁急匆匆地回到公关处办公室,一路上强行装出轻松的样子,但是毕竟被
姜子明翻来覆去地操了一上午,现在下面又夹着硬硬的跳蛋,走路的姿势明显有
些不自然。

「白部长……呃,您好!那个文件您找到了吗?」正当白洁拿着手包想要快
些出门的时候,一个小伙子拦下了白洁,白洁抬头一看,是自己公关部的方实。
她这个时候只好慌张地应付一下:「哦……嗯……找……找到了……谢……谢谢
你……」方实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分在公关处做事,从白洁第一天进公司
就暗恋上了这个新来的美女上司。这几天的晚上,在方实的床上,端庄美丽的女
上司成了他性幻想的不二对象。这一次他鼓起勇气,才第一次主动跟梦中情人说
上了话。可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心里的圣洁女神,刚刚就在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里,
被自己公司的老总脱光狠狠地干了两个小时……

「嗯,对了,白部长,我这边还……喂!白……白部长!」

下面塞着跳蛋的白洁不敢在这里多耽搁,赶紧躲开方实,低着头快速走进了
电梯。

下到负一楼的停车场,坐进了姜子明的宝马A6L,下体难受的白洁赶紧对
姜子明娇嗔道:「姜总~ 我的好哥哥、好老公~ 咱们……咱们把那玩意儿拿掉吧,
人家怪不舒服的……人家都陪了你一上午了……这外面人多,要是……要是被人
看到了……可……」

「白部长,搞工作呢就是要服从公司和领导的命令,今天我是代表董事会来
考察你的,关系到你能不能顺利转正呢。到目前你表现的很好,再坚持一下吧
……哈哈哈哈哈……」姜子明看着这样娇羞难堪的白洁,哪里还有刚才在自己胯
下骚浪的样子。他越看越喜欢,把手放在白洁穿着丝袜的大腿上。白洁心里却乱
乱的,接下来还不知道这个男人要怎么玩弄羞辱自己。虽然自己今天已经在人声
鼎沸的办公楼里被脱得精光,在身边这个男人面前高潮了两次,但是天生的羞耻
感和少妇的矜持还是让白洁感到不安和娇羞。

车子在省城繁华的街道上开了一会,突然靠边停了下来。姜子明把车熄了火,
伸手去帮白洁把车门打开说:「白部长,不好意思,我烟瘾突然犯了,能不能麻
烦你到那边超市帮我买包烟?」白洁一脸窘迫,看着车外人来人往,只好先无奈
地下了车。

看着美人那圆润挺翘、被窄裙紧紧裹着的臀部对着自己,因为夹着跳蛋而不
自然地向外走着的时候,姜子明得意地偷偷再次打开了跳蛋的开关。正当白洁穿
过人群向超市走去的时候,突然再次感受到下身那强烈的刺激再次袭来。白洁受
不住,两腿一软,差点没能站稳。

只见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一位穿着精致通勤套裙的少妇OL穿行在其间,
她突然身子一歪站在原地,扶住一双诱人的美腿不住的夹紧,娇羞又慌张地低着
头,半蹲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此时的白洁,浑身被下体那像海浪一样强烈
的刺激一遍又一遍的席卷着,洁白的贝齿咬着艳红的下唇,不时回头埋怨地看着
车里的姜子明,不知道是继续往前走还是回到车上。一旁经过的路人都用诧异的
眼神看着她,本来这样一位白领打扮的高挑少妇就足够吸引眼球了,看到美人突
然这样怪异的表现,几位路人放下了脚步,不明真相的几个大妈回头关切地看着,
远处商铺里几个男的却似乎很快明白了什么,一边偷偷议论着一边嘿嘿的笑着
……

看着被自己玩弄得十分窘迫、狼狈不堪的高贵美人,姜子明心里爽的不行,
大拇指一拨,再次关掉了震动。

白洁瞬间感觉到刺激的消失,浑身都松了一口气,赶紧顶着路人诧异的眼光,
穿着高跟一路小跑进了超市。只想尽快回到车上,以免继续在这大马路上出丑。
买完烟,白洁连走带跑地赶紧回来车上,小脸红扑扑的,一上车就一只粉拳打到
姜子明身上:「你个死人,大街上也要……也要这样弄,人家差点……差点…
…」

「差点『丢』了吧,哈哈哈……」

「讨厌!坏死了!」白洁娇嗔着又打了一下。

不一会,姜子明的车就开进了万达广场的喜来登酒店。这家酒店因为离省委、
省政府近,所以政府开会一般都在这。姜子明让白洁先下车去开好房间,自己去
停车。向酒店走去的白洁,有些晕晕的她只感觉自己下体已经湿乎乎的一塌糊涂
十分难受,那是男人的精液混着自己的淫水打湿了丝袜的原因,不过还是习惯地
拿出镜子想要补补妆。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双颊飞红,头发也有些纷乱,赶紧稳定
了一下情绪,拿唇膏勾了勾嘴唇,整理了一下衣服,很快又重新风姿绰约地向酒
店走去。

在前台开好了房间,白洁刚转身,包里的手机响了。

「老婆,我到了。你呢?」原来是王申的电话,白洁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跟
王申中午约着吃饭的事。她居然因为这边跟姜子明玩的昏天黑地忘了跟自己老公
的约定。想到这里白洁心里一痛,觉得万分愧疚,但是自己现在这样,已经没有
办法脱身,而且在此时已经欲火焚身的白洁心里,似乎也更想留在这边……

「嗯……呃,老公是这样,真的是对不起了,今天……今天学校这边突然通
知有个会,时间很紧……呃……我跟几个老师要赶几个材料……晚上吧,晚上人
家请你吃大餐,好吗?嗯?」白洁紧张的编着借口,说到后来,自然而然的撒起
娇来。这是她这么些天在省城学到的伎俩。

「嗯,老公最好了,么么……」

刚挂那边老公的电话,白洁这边的「老公」就走了过来:「怎么了老婆,跟
谁打电话呢……」白洁想着自己居然为了跟另外一个男人做爱而放了自己老公的
鸽子,自己到底是谁的「老婆」。

「没……没……啊啊啊啊啊啊!!!」突然下面的跳蛋又震动了起来,让白
洁直接在大厅叫了出来,引得几个客人往这边看着。白洁赶紧捂住了小嘴。

姜子明笑着顺势把白洁一搂,进了电梯间。

从姜子明的办公室出来开始,到在大街上买烟,再到刚才跟自己亲老公的通
话,白洁一直夹着这粒有些过分粗大的跳蛋,硬硬的塑料材质卡在自己最私密、
最敏感的部位,加上姜子明一连串的凌辱调教,早就让白洁面如春花、浑身发烫、
情欲似火,凹凸玲珑的肉体在男人的怀里微微扭动着,飞红的小脸靠在姜子明的
肩上。白洁仿佛落在一张情欲大网中,大脑木木的,全身的汗毛都好像立了起来
……

在狭小的电梯间里只有他们两个,白洁也不再克制自己,软在男人的肩上娇
软的呢喃着:「唔……嗯……嗯……」而已经软玉在怀的姜子明同样心急火燎,
只想下一秒就把白洁脱光,用已经挺起的粗大东西侵犯这个浪荡的少妇。

进了房间,白洁显得更加急迫,她迫不及待地主动伸手搂住了姜子明的脖子,
火红的嘴唇直接上来激烈地亲吻着男人,发泄着自己早已不受控制的情欲。两个
火热的肉体再次搂抱在了一起,姜子明一边跟白洁舌吻,一边在下面解开白洁西
装外套的扣子,两三下扒掉白洁的外套扔到屋里,然后一下子把白洁横抱了起来,
扔到了雪白的大床上。白洁半躺在床上,修长的丝腿紧紧的并着,伸手脱掉了脚
上的高跟鞋,饱含春意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急急地脱着裤子。

「唔~ 老公……来呀……快……」

跳蛋的开关一直没有关,白洁那已经被刺激得快到高潮的下身在床上一下下
地痉挛着。姜子明看着眼前这位春色四溢的少妇,赶紧两三下蹬掉皮鞋,一把脱
掉西裤和内裤,让那根火热的、直挺挺的肉棒彻底挣脱了束缚,在美人的面前斜
向上挺着、骄傲地晃动着。男人紧接着迫不及待地爬到床上,拉开了她身后窄裙
的拉链。脱掉裙子之后,白洁那刚在办公室换上的新裤袜,裆部已经被阴道里大
量泛滥的精液和流出的淫水再一次弄得一大片湿糊糊的污秽不堪,在昏黄的灯光
下展现在男人面前。

白洁这样淫靡的样子让姜子明粗暴地扒开她的双腿,一下子从裆部拉开了美
人的裤袜,又把大腿上的丝袜胡乱撕扯了几下。白洁那被高档丝袜包裹的高贵私
处被男人肆意胡乱地破坏着,任由男人发泄着征服的快感。

狼藉不堪、泛着水光的下体散发着淫靡的气味,一根带子粗细的内裤勒着女
人依然红肿的私处,加上被撕得破烂的丝袜和雪白的大腿肌肤,反复撩拨着男人
敏感的神经。姜子明用手指拨开那细细的带子,还能听到跳蛋在阴道里面「嗡嗡」
震动的声音。他伸出一根手指,伸到白洁的小穴里面一探,「噗」的一声,一颗
沾满了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的圆亮跳蛋,被白洁紧致湿滑的小穴「吐」在了光滑
的床单上……

「嗯嗯……好……好老公……嗯啊……用力啊……嗯……好舒服……还要
……还……嗯……哦……」

从上午十点半进房间,到下午两点多姜子明赶去开会,两个饥渴的赤裸肉体
就一刻也没有分开。整个房间里充斥着白洁那少妇特有的放肆尖叫和蚀骨勾魂的
呻吟以及男人那粗重深沉的喘息,中间夹杂着两个沾满汗水的皮肤碰撞的声音
……

只见昏黄潮湿的卫生间里,花洒打开着,白洁圆滚滚的屁股用力地向后翘起
着,双手扶在花洒下边的架子上,卷曲的长发湿漉漉地在头下晃动。她丰满的乳
房在身下垂着,一条白嫩的长腿赤裸着,微微向旁边分开,另一条腿上竟然还挂
着已经湿漉漉的、卷在一起的肉色丝袜和那条黑色透明蕾丝的小内裤。姜子明的
一双手扶着白洁不能说是纤细,但绝无一丝赘肉的腰肢,阴茎在白洁浑圆的屁股
后不断地出入,带出阵阵不绝于耳的水渍声。姜子明的脸上和身上也都是湿漉漉
一片,半张着嘴粗重地喘息着。从他脸上略带严峻的神情看,即将也就要发射了。

「啊……啊啊……啊……」

当姜子明从白洁身体里拔出时,依然坚挺的阴茎翘着悠悠的晃着,一股股混
杂着乳白精液的液体从白洁的阴部流出,顺着屁股下面的大腿向下流去。已经在
高潮中迷失的白洁两腿发软,整个人没站住,软到了卫生间的地上。火热香软的
雪白肉体,歪在瓷砖墙面上,晶莹的水珠布满了美人的肌肤,被浴室的射灯照得
如同一粒粒的钻石晶莹闪烁,地面冰凉的大理石面让她火热的身体一点点地降温,
傲人的乳房随着娇柔的喘息起伏着,失神的样子随着依旧持续的痉挛,微张的小
嘴不时带出声声的呻吟……

姜子明从后面伸过手去,握着白洁的一对乳房,再次把白洁抱起来。白洁浑
身没有一点力气,在他怀里勉强回过身来,沉醉地双手抱着姜子明的脖子,闭上
眼投入男人的怀抱。两个赤裸裸的身子又抱在一起,两人的双唇再次贴在一起摩
擦着……

跟白洁在浴室里折腾了快一个小时之后,姜子明都不擦干身上的水,直接抱
着同样湿漉漉的白洁回到了外面房间,把白洁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接着,两个
人在这个豪华套房里的每一个角落,不停地变换着姿势,随心所欲地做着爱…
…像这样彻底放开的放肆性爱,白洁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她无所顾忌地大声呻吟
着,尽情宣泄着这些日子以来身体里积攒的每一丝欲望,享受着一个年轻女人的
肉体被另一个强壮男人反复满足后的独有快感,脑子里都是麻麻的。而因为已经
泄了两次精,姜子明接下来更是龙精虎猛,让白洁的高潮一个接着一个……

两个人都顾不上吃中饭,直到姜子明手机闹钟响了,才发现已经是下午的两
点一刻,要去开会的姜子明这才草草地把精液射在了白洁雪白的屁股上。而白洁
早就被男人花样频出的技巧、粗大持久的阳具弄得神志不清,浑身更是彻底没有
了一丝力气,深深的趴在大床上,只剩下小嘴在用力地喘着粗气,沉沉地睡了过
去……

这样疯狂的上午,让姜子明下午开会的时候一直在打瞌睡。而白洁则一直在
房间昏睡,一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才被王申的电话吵醒。疯狂的做爱和充足的休
息,让白洁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和满足,她穿上衣服,出发去陪自己真正的丈
夫吃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