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借种而起的性爱混战

我買完了菜回到家,妹妹跟妹夫早在家中等候,她們正在與我的3歲兒子嬉戲,而老公則在一旁看著電視新聞,我叫老公先去廚房準備做菜,然後我讓小孩先回房間休息,客廳只留下我和妹妹、妹夫三人,此時她們一改與我兒子嬉鬧的歡樂,開始愁容滿面的向我報告早上的檢查內容,妹妹那邊卵子是很正常的,但妹夫由於體質和生活習慣,精蟲無論就質就量而言,就沒有這麼理想了!!此時妹妹哭喪著臉對我說:我們都是求子心切,婆婆又步步進逼,現在檢查結果又不理想,要繳車、房貸的我們又沒有錢做人工受孕,難道老天真要如此絕我們!見她們如此,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我,被老公的一聲:飯煮好了哦!!給救了。

     老公的廚藝果然是好,整個人比我還像媳婦,誰知道他是一個日理萬機的公司經理,身材也十分的精壯,性技也總是讓我欲仙欲死,妹妹羨慕的眼神自然讓我也是驕傲不已,吃飽飯後,我趕老公他們去看電視,我跟妹妹留下來洗碗,妹妹跟我說老公怎麼好怎麼好,而我也不停幫妹夫緩頰,此時我不知怎麼的有了一個瘋狂的想法:既然我老公這麼好,妳去跟他上床來個人肉受孕,看能不能給你們家拚個大胖娃娃,妹妹被我的想法嚇得倒吹涼氣,隨後舌頭舔起了嘴唇,我知道這個淫娃已經餓很久了。於是一不作二不休得我們決定向客廳的男人們宣布這個訊息,兒子歪著頭滿是疑惑的看著大人們,但是老公跟妹夫此時的迷惑也不比他少,感覺自己說錯話的我,連忙將兒子帶回房間,在哄他睡了以後。我向其餘三人解釋計畫,那就是讓妹夫她們今晚住下來,然後在我跟妹夫的見證下,看著老公肏自己的妹妹,老公跟妹夫都予以反對,於是我跟妹妹開始向他們解釋利害,在說不過我們的情況下,它們只好答應了下來,為了避免尷尬我們四人先將門鎖起來並將衣服給脫光,然後我跟妹夫坐在一旁,妹妹隔著床跟老公相視著,看了大概20分鐘,急躁的我以肉棒為重心拉起妹夫,向他們說:老娘連別人老公的肉棒都敢握了,難道你一個大男人,還不敢在我的首肯下肏我的妹妹,我妹妹可是大學校花ㄟ,你有甚麼好挑的。而妳也真是的在洗碗槽那邊的騷性哪去了,我老公這種鮮肉基因可不是每個人可以享受的,今天老娘大放送,你們給我裝國中生害什麼羞,既然這麼忌諱的話,就先讓兩對夫妻各自練習,等到進入狀況就正式開始,此時老公說:不用了。說完便翻過床的另一邊,撲倒了妹妹,開始相互笨拙的愛撫著,而我也鬆開滿是分泌物一顫一顫的肉棒,跟妹夫兩人坐回椅上觀摩著,想要速戰速決的老公直接開始插入,而妹妹一聲大叫,也替這場治療拉開了序幕,此時沉浸在這淫糜氣氛的四人,卻被一陣哭聲打破了。原來妹妹的那一聲,竟把這小子驚醒了,發現媽媽跟爸爸都不在於是哭了起來,於是我們只得悻悻然地穿上衣服連忙安慰小祖宗,等到再次將他弄睡,好不容易的性慾也澆熄了,姊妹倆只好領著自己老公回到了各自的臥房。

     過了一個月,我將兒子交給了婆婆照顧,帶著老公跟妹妹夫妻趁著四天連假一起泡溫泉,順道看看能不能再來一次人肉受孕,為此我特意只訂一間四人房,看能不能來個一舉中的。

在臥房的浴池中,我跟老公在浴池泡著,而妹妹跟妹夫則在蓮蓬頭處刷洗對方的身體,看妹妹他們一邊抹著肥皂一邊愛撫著對方,在浴池的我們也開始相擁著,老公的舌開始在我頸側和耳際舔弄著,我則不甘示弱的撫弄他的肉棒,結果這一滑,他反而趁著手勢,滑入我的肉穴,我只得扶著他的臀部,享受它的深入,肉棒夾帶著溫泉水的溫度滑入滑出,我獨自沉醉在這種感覺之中,此時老公卻拔出了肉棒,加入了妹夫他們,妹妹在兩男的前後攻勢下臉色逐漸忘我,而我只得讓手指替代老公的肉棒,看著三人的活春宮助興,剛開始兩男幾乎速度相同,但是微胖又少運動的妹夫怎麼會是每日鍛鍊的老公的對手,於是體力不支的他終於暈了過去,妹妹攙扶的姿勢,讓老公有可趁之機,於是用後背式侵入她的肉穴,雖然妹妹為此抵抗,但她很快在老公的力量下屈服,只好把妹夫先靠在牆角然後兩人在癱坐的妹夫面前以後背式肏著,見此情況我只得停下手邊的動作,將妹夫從忘我的兩人前拉回房間,隔著起霧的玻璃牆,老公和妹妹在溫泉熱氣的薰陶下,兩人拋棄了禁忌,成為本能驅動的野獸,變換姿勢,相互交纏,而正用濕毛巾擦拭妹夫肉體散熱的我,手勢也逐漸輕柔,並將毛巾逐漸向鼠蹊部而去,最終妹夫的肉棒開始逐漸勃起,雖然沒有老公的粗長,但在溫泉熱氣的蒸騰使得血流旺盛的情況下,他的肉棒竟比老公的還要硬,我將毛巾包覆著妹夫的肉棒,假借冷卻的名義撫弄著。蹦!!一聲,老公將妹妹整個人壓在玻璃牆上,妹妹的肉體扭曲著,而老公可能看見我愛撫妹夫的表現,於是在性慾和憤怒的驅動下蹂躪著他的妻子,細皮嫩肉的妹妹怎可能經得起如此對待,聲音也逐漸淒厲起來,最終兩人忘我的高潮同時,妹夫的肉棒也噴濺而出,溫熱的白漿則沾染了毛巾。


在那之後大概過了兩小時,妹夫終於醒轉過來,我們三人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在之後的假期中妹妹和老公依舊相互交戰,而我和妹夫仍然維持第一天的默契只以雙手按耐老公和妹妹在面前做愛所引發的性衝動。  



在四天的療程過沒多久,妹妹終於懷了一對龍鳳胎,家裡人都很開心,但是一種異樣的感覺開始在我們四人之中散布開來,這也超過我們四人的預想........


    妹夫表面上沉浸於全家人喜獲龍鳳胎的喜悅,臉上卻時不時飄者憂鬱的神色。身為一個男人,兒女的骨血卻是姊夫所賜,又加上自己對此也無法向他人傾訴,從妹夫臉上暗沉的神色,我知道他已多日失眠。


某日,在知會老公後,我和老公約了妹夫傍晚在一間靜謐的咖啡店會面,我們在咖啡桌上,尷尬的空氣瀰漫四周,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我決定要化解僵持的氣氛,但不知何故我問了一個很白目的問題:我們下次什麼時候四人一起出去玩?


聽到這般不得體的問題他害羞地臉紅了,老公也巴了一下我的頭,我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但是這白目的問題也一掃當初的尷尬氣氛,聊的盡興, 三人各自離去,我跟老公走回捷運站,走到一半突然下起大雨,於是我們跑到屋簷下想要避雨,此時一聲喇叭聲響起,我看到妹夫的車停在不遠處的地方,妹夫拿著傘下來,把我們夫妻倆接上了車,溼透的三人延續了在咖啡廳的話題,終於我們回到了家,在我們熱情的邀約下,妹夫便跟我們一起回去,三人洗好了澡換了身衣服,確認兒子睡去後,於是便開始打開酒櫃的酒,忘我地喝著,兩人趁者酒意也開始在我的身上毛手毛腳起來,我們的衣服一件一件的退去,我的臀、我的胸、我的肉穴,在兩人撫弄時身體體開始產生了觸電一般的反應,最終在醉眼惺忪的我面前,兩人將各自的肉棒向我逼近,我不甘示弱的手口並用,上半身沐浴在在兩人精漿中,但在酒精催化下,兩人的肉棒仍未稍歇,於是我整個人躺在了沙發上,老公迫不及待地將鑰匙刺入熟悉的“ 鎖孔中,而妹夫也催促著老公要趕緊換手,但是老公並沒有聽從妹夫的催促,反倒整個人把我從沙發上抬起,示意他從菊穴侵入我的肉體,於是兩人前後交換夾攻,我不知道我們洩了幾回,但是兒子醒來要是看到這肉體橫陳的一幕或許會讓他有一個特殊且難忘的性啟蒙。

數個月後,就連我也懷上了龍鳳胎,不過在之後發現這一男一女的爸爸竟然是不同人這件事則是後話了。

五年後。

從坐月子開始老公總是藉故到姊姊家去,剛開始我不以為意,畢竟兩家同時有龍鳳胎這種事相互交換心得總是好的,但是隨者時間的過去。小孩的外型逐漸成形,我內心產生了疑惑,為甚麼姐姐家的雙胞胎兄妹哥哥的眼睛長得像姊夫,而妹妹的鼻子又有老公的特徵,我向姊夫他們詢問,也只是顧左右而言他,於是秉持著實驗精神和女人直覺,決定自己找出真相。

自熟識的護士朋友那邊拿到檢體蒐集的工具之後,我趁洗奶瓶的機會從兄妹倆的奶瓶吸口取得檢體後,接下來便是各自從老公和姊夫身上取得了。首先是從老公這邊取得檢體,這次行房特意穿上了性感內衣,在夜晚和衣裝的加乘下,老公急色的撲了上來,但是我這個與我朝夕相處的男人,跟以前比起來更加的精壯,肉棒也比以前更加地深入,這樣的老公讓我無限沉浸於慾望之中,差點就忘記了自身的目的,在一淺一深有節奏的應對下,自己不爭氣的洩了數次,老公卻堅挺如昔,我暗自讚嘆老公持久的進步,終於兩人在一聲異口同聲的叫床中,兩人同時達成了高潮,而我也收集到老公這邊的檢體。最終便是姊夫這邊的檢體,這便是這個蒐證之旅當中最難的一關,畢竟兩家人雖過從甚密,但是要找到一個不讓人起疑的收集方法可以說是很難的。

   由於老公要出差個三天,於是姐姐要我帶小孩去他們家同住,我想說既然如此便趁ˊ著機會,領著兄妹倆去那邊,到了那邊,我要他們盡量去找姐姐家的小孩玩,自己再找機會去蒐集檢體。

第一天,晚餐後,我自願替家中的所有人洗碗,但是姊姊跟姊夫堅持一定要兩夫妻自己洗,在僵持不下的情況下,只好三人一起洗,看來蒐集口水檢體這條路不行。

第二天,姊夫在洗澡,而浴巾又距浴室很遠的地方,而姊姊在煮飯離不開身,於是她託我去拿浴巾,等我要去拿的時候,姊姊的兒子早已幫姊夫把浴巾拿去,因此蒐集毛髮的作戰也跟著失敗。

第三天,最後的機會,由於姊夫跟姊姊要去參加大學同學的婚宴,我自告奮勇當他們的指定駕駛,雖然姊姊他們想要拒絕,但是在拗不過我的情況下,只得答應了下來,再請母親顧小孩一晚上以後,我開著車帶著姊夫她們去婚宴現場。過了數小時後,喝得醉醺醺的姊姊帶著不省人事的姊夫出來了,我趕忙去攙扶著姊夫,回到了家,我跟跟母親分別照顧醉意甚濃的兩人,好不容易將兩人領上了床,送別了母親,我趁著兩人睡意正濃的機會,用化妝台上的縫衣針刺了姊夫一下,經歷了三天,才得到了姊夫的血液可作為檢體。

在將檢體蒐集齊全以後,我私自將檢體交給了我的朋友,趁著朋友在醫院的人脈,終於拿到了報告,檢查結果令人又驚又怒,因它證實了我不願接受的假設。

為了不打草驚蛇,我約姊姊私下來到公園,將檢體報告交給姊姊後,姊姊對於真相坦承不諱,我原想對她破口大罵,但是姊姊又說既然如此 ,便不需要遮遮掩掩,此時我的口鼻被一個男人的手摀住,在昏過去之前,我看到那人正是姊夫!! 

在昏暗的房間中醒來,發現自己正綁在椅子上,而姐姐正與老公在床上做著愛,而我的衣領被外力撕開,而姊夫正揉弄著袒露的乳房,雙手的力道沉重的揉弄著,毫無性的刺激,只殘留著撕裂的痛覺,姊姊見此情況便示意老公跟姊夫停下,然後將我赤身裸體跟姊夫做愛的照片還有被撕碎的報告一起出示給我看,然後說我跟她一樣都是賤貨,沒有誰比較清白,既然如此還不如享受,說完便將我鬆綁,原本想說自己可以逃脫的時候,卻被姐姐整個人推到床上,我像條狗一般趴在床上,老公從臀部,姊夫則從口腔侵入,雙肉棍的夾襲下,我的眼淚自雙眼流出,而姐姐也一直不停在我耳旁用粗俗的字眼罵著我,在肉體和精神的雙重羞辱下,我的理智早已崩潰。男人在我的身上噴滿了精液,而姊姊則不滿足的在我身上舔舐,我知道自己早已成為了性慾的奴隸。

數年後,姊夫用自身的財力買了座別墅,把兩家人都接過去,表面和樂的大家庭,其實是不分長幼親疏隨著本能驅使交配的獸群。



[ 此帖被power5512在2021-09-22 13:47重新编辑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