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敢分遺產,吃我的精比較快啦—親愛的表姊


疫情時代的到來打亂了很多的計畫,身為家中唯一的孩子,父母親的憂慮和擔心是我不得不考量的因素,於是乎留學日本的計畫也就這麼擱置下來了,給自己放了將近一個月的長假放鬆身心靈,玩遍島內各大名勝古蹟以及秘境,順便思考未來要做些什麼。
  

  

  
旅行的過程我也不忘投遞履歷謀求下一份工作,最終應徵上了高雄某家小公司的行政人員。
  

  

  
我的家住台南,剛開始上班時想說要省錢住家裡,所以我選擇開車通勤,但第一個禮拜就後悔了,從以前我就不是個喜歡開車、騎車的人,能靠大眾運輸交通工具抵達的地方我一定選擇搭車,所以上下班要各花一小時開車對我而言簡直是種折磨。
  

  


  
這時從小就很照顧我的三姨丈就跳出來了,要我整理行李搬去他們家住,一個月意思一下3000塊含水含電,他也樂得有個兒子般的人陪他喝茶聊天,對此我當然是一口答應下來,當週的六日就正式搬入姨丈家成為他家的房客。
  

  
三姨丈沒有兒子就生兩個女兒,大的我稱她大姐姐,反之亦然小的就稱小姐姐了,大姐姐平時在北部上班有排休才久久回來一次,所以諾大的透天厝也就住四個人而已。
  

  


  
雖說是很親的親戚,但畢竟在人屋簷下還是要融入他們的生活方式,所以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跟著三阿姨去買菜、倒垃圾、整理家裡,學習他們的生活模式,三姨丈坐在他單人沙發上笑得合不攏嘴對我說:
  

  


  
「自從大姐姐上台北後,你三阿姨一個人拚厝裡(整理家裡),常常弄得人仰馬翻,你小姐姐只會幫倒忙,齁!生伊金價沒豪(生她真的沒用),好家在有你來幫忙,呵呵呵。」
  

  


  
「哪有!daddy!!我也會幫忙洗碗好不好,有時候我也會去倒垃圾啊。」
  

  


  
本來趴在沙發上的小姐姐立馬坐起,大聲抗議著,三姨丈翻了大白眼說【不要跟妳講了啦,每次都是這幾套】然後拉著我去旁邊泡茶聊天,小姐姐還賭氣似的要我評評理,證明她在這個家不是好吃懶做的冗員,真叫人難辦呀,那時的我還只是當作日常的笑話看待,根本不知道這些小磨擦會成為家庭紛爭的導火線。
  

  


  
步上軌道後日子一下就變得很快,一晃眼就是兩個月過去了,某天我下班回家,剛走到門口就聽見了屋內吵架的聲音,我趕緊衝進去了解情況,只見三姨丈單手插腰指著小姐姐破口大罵,罵她:【多管閒事,不孝女竟然敢管老北】之類的話,小姐姐從小也是出了名的脾氣火爆,不甘示弱的回擊著,我退避三舍不想掃到颱風尾,三阿姨把我拉到一邊跟我說了事情的始末。
  

  


  
原來是三姨丈聽了開中藥房的朋友的建議,說吃他們家的配的中藥能夠加速新陳代謝且不傷身對身體保健很有幫助,所以三姨丈就照三餐服用那不知名的中藥,每一個月都會買一罐已經吃了快要一年的時間了,對此我也曾經勸過三姨丈看要不要做個身體檢查,或去看西醫什麼的,他只是笑笑敷衍我說我年輕不保養老了就知道了,也不知道把我的話聽進多少。
  

  


  
今天會吵架就是小姐姐看到姨丈不但買了一罐新藥,而且還比之前的都大罐,本來就很不爽的她才會氣不過去質問老爸,三姨丈為人海派大方,看起來客客氣氣,但他骨子裡是傳統大男人思想,雖然不是完全固執不聽勸,但也拉不下臉讓女兒這樣罵他,尤其是這個女兒現在停薪在家耍費,是個冗員般的存在。
  

  


  
小姐姐被爸爸這麼講,感覺備受羞辱,兩人吵了大半個晚上難分難解,直到我入睡前都還沒停歇,一顆錯誤的齒輪開始轉動了,比起之前跟大伯母幹的那些壞事有過之而不及。
  

  


  
自從那天之後我們四人還是會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但小姐姐已經不跟三姨丈說話了,不管到哪裡她總是忙著划手機發IG,三姨丈也不想當先開口的那個人,平常有說有笑但卻刻意避開小姐姐,我和三阿姨只能相視對望,然後搖頭嘆氣。
  

  


  
某日晚上我輾轉難眠,怎樣都睡不著,一想到明天還要企劃要搞就覺得特別的心煩,我脫上衣拿著毛巾到外邊的浴室沖個涼,啪!我下意識將門推開走了進去,聽見一聲驚呼:【倫倫!你幹嘛啦,趕快給我出去!!】我瞬間嚇醒,想起這不是在我家而是三姨丈家呀,視線自動飄向馬桶上的人,小姐姐拿著手機驚恐的遮著下體,又羞又惱的看著我,我趕快把門關好站到門外,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個巴掌,怎麼做事都不帶腦袋,焦慮、緊張、喘息的同時,一個畫面已經深刻印在我腦海中了,白皙的長腿,向內收縮的纖細腰身以及圓潤臀部,還有一小搓黑色細毛從三角洲露了出來,我的內褲被雞巴大大的撐起來,情況比起大伯母那時候還嚴重,僅僅是看見小姐姐上廁所的模樣,就讓我慾火翻騰,口乾舌燥,我心底深處知道早晚會出事的……只是不知道…居然會來的又快又猛。
  

  

  


  
時間飛梭過了三個月,小姐姐的公司依舊不見任何復工的跡象,平時大喇喇的她也開始焦慮不安了,對於一個成年人來說待在家裡遊手好閒耍廢,時間久了比凌遲還要痛苦,當一個人失去了經濟自主的能力,就代表她必須重新過著受人制約的生活像個小孩子一樣乖乖聽話,這是心高氣傲的小姐姐怎樣都不願接受的,更別說服從的對象還是跟她大吵一架的三姨丈。
  

  


  
今日回想起來會發生這種亂倫之事,我的色心自然占了大部分,但小姐姐偏激狂妄的性格也占了很大一部分,這絕非我片面的推卸之詞。
  

  


  
小姐姐在大學時交過三任男友,畢業後交過兩任,他們的共通點都是有錢又溫吞,各個都把她當成小公主一樣寵愛,小姐姐也因為這樣變得刁蠻任性,物質欲強,三個多月零收入的生活將她逼入缺錢的漩渦之中,我看她滑手機的時候,看著想買的東西猶豫不決,纖纖玉指懸空在螢幕上遲遲不敢下單。
  

  


  
有時候小姐姐會不經意地看向我,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我能清楚感覺到那股視線的存在,她大概是在醞釀一個向我開口借錢的好時機吧,那時的情況要向三姨丈借錢是不用想的的,當然也不可能找三阿姨拿錢。
  

  
我耐著性子等待,等著小姐姐上門借錢自投羅網的那天。
  

  

  

  


  
「那個倫倫呀,可以跟你討論一件事嗎?」
  

  


  
某天晚上,小姐姐在我的門外探頭探腦,我闔上了正在看的那本《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將它放置床頭櫃,答道:
  

  


  
「嗯,小姐姐你進來吧。」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
  

  


  
小姐姐躡手躡腳走進來,將門輕輕帶上,面向我坐在床尾的位置,她今天穿著寬鬆削肩的T恤配上一條極短的真理褲,簡單的穿搭將女人曼妙的身材很好的襯托出來,尤其上肩膀上的兩條帶子,看得讓人蠢蠢欲動。
  

  


  
「那個倫倫呀!真的是千拜託、萬拜託了,可不可以先借我個兩萬塊呢,我上禮拜不小心手賤就下單刷卡了,可不可以借擋一下,讓我撐過下個月繳卡費的時間呢。」
  

  


  
雙手合十、眨眼睛、身體向前傾,這是女人在拜託別人時慣用的伎倆,跟大伯母相處的時候我就很懂了,事情到這地步我自然不會狠心拒絕她,拿出手機當場轉了兩萬塊過去,通知聲響起小姐姐趕忙打開帳戶app,看到兩萬塊真的匯進了她的戶頭裡,她興奮地抱住我連聲說謝謝,薄唇帶在我的臉上啄了一下,令我頓時害羞了起來,小姐姐笑稱我還是小處男齁,我假裝不知所措點頭稱是,惹來對方哈哈大笑,一個晚上所發生的事也就這麼結束了。
  

  


  
俗話說依賴也是一種成癮症,當人不需要工作也能伸手拿錢,她絕對不會因此而節制反而會變本加厲持續索取,而當
  
施予者停止供給後,被施予者絕對會費盡心思讓施予者願意繼續供給,其中所付出的「代價」就不好說了,我挖這個坑給小姐姐跳是因為我懂她的想法,如上述所提,亂倫不是任意的強暴,亂倫是一段錯誤的關係,而關係就代表兩人都有份。
  

  


  
一到五努力上班,六日出去玩又或是宅在家打電動看美劇,過著充實又平凡的日子,小姐姐的生活步調慢慢地與我同步,我們很常出去逛街、吃飯、看電影,沒事還會上健身房去運動,三姨丈跟三阿姨看在眼裡很是開心,表姊弟感情要好互相扶持,是每個家庭都樂見的事。
  

  


  
他們不知道的是,小姐姐頻繁的跟我出去純粹是不想花自己的錢而已,一開始她還會意思意思結帳,到後來就全部交給我了,她或許是想說我是憨厚呆呆的表弟,以為可以吃定我吧哈哈哈。
  

  


  
從第一次借錢開始又過了六個月的時間,這中間小姐姐面臨了兩個大型風暴,首當其衝便是被公司給資遣了,一夕間從月薪五萬的OL成為無業遊民,然後又跟三姨丈及三阿姨為了新工作的事發生激烈的爭執,試想一個曾經月拿五萬還有各種節日獎金的OL怎麼會屈居於拿22K,在沒有健全體制的小公司上班呢?
  

  


  
種種原因之下使得小姐姐成為了家中被孤立的一員,對她而言我是僅存的可以任性撒嬌的依靠,她甚至還說出了「如果倫倫不結婚,姊姊就賴著不走」這種驚人的發言。
  

  


  
時機成熟,就差最後一步收網捕魚了,這網還不能慢慢收,要收的又快又急讓裡頭的大魚嚇得措手不及!!
  

  

  


  
……………………………………………………………………………………
  

  


  
「小姐姐抱歉呀,從今天起我不能再借妳錢了。」
  

  


  
「欸!怎…怎麼這麼突然,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看著錯愕不解的對方,我搖搖頭說道:
  

  


  
「跟發生什麼問題沒關係,而是誠信的問題。」
  

  


  
聽到誠信兩個字,小姐姐的手不自覺的握成拳頭,眼神閃爍不敢正面直視。
  

  


  
「從最一開始的兩萬元,扣除掉我們出去吃喝玩樂的錢,小姐姐妳在將近半年的時間跟我借了超過五十萬元了,就算
  
我有投資有額外的收入,這筆錢也不是小錢耶,小姐姐該是開始還錢的時候了吧。」
  

  


  
「這…我現在還在找工作,可不可以先暫緩一下,你也知道我現在一窮二白,姐姐可以依靠的只剩下你了,拜託不要
  
棄我於不顧呀。」
  

  


  
「不行!!妳之前也是這麼說的!但總是一拖再拖,如果妳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我馬上下樓去跟三姨丈講,他一定
  
會為我住持公道的。」
  

  


  
「啊啊啊!!不可以,你下去講我就死定了!」
  

  


  
驚恐以及不安聚焦在小姐姐的臉上,她死的拉住我,我一個反制將她壓在床上,雙腿跨在她小腹的兩側,用著上位者居高臨下的優勢對她施以壓迫,人都是在極度恐懼的情況下犯錯,然後才越陷越深。
  

  


  
「小姐姐,妳錢還不出來,現在只剩下唯一一樣東西可以抵押了。」
  

  


  
「是…是什麼。」
  

  


  
「就是妳本人呀小姐姐!妳就是最棒的抵償品。」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刻意壓低身子在她耳邊說著。
  

  


  
「不可以!我是表姐弟,這種骯髒的事情打死我都不會做的!」
  

  


  
小姐姐驚恐地看著我,彷彿這個表弟不是她以前認識的那個憨厚乖巧的的表弟,而是洪水猛獸,但現在的她還有選擇嗎。
  

  


  
「林巧雲!!我現在不是在跟妳談條件而是在命令妳!欠錢還錢天經地義,妳如果不接受我的條件,那我只好把整件
  
事跟三姨丈說了,讓他知道妳這個女兒有多失敗,在家遊手好閒還欠了一屁股的債。」
  

  
最冷酷又最無情的話深深刺入小姐姐的心坎裡,她宛如洩了氣的皮球停止抵抗接受自己的命運,眼眶泛紅流下了兩行淚悔不當初,卻已為時已晚無可奈何。
  

  


  
看見朝夕相處的表姐成為到口的肥肉,我心中那股扭曲背德的快感獲得最大的滿足,誠然大伯母的肉體給我極大的快感與體驗,但她的年紀終究跟我懸殊太大,做許多事情時只能背地裡偷偷來。
  

  


  
但表姊卻不一樣,我們雖然相差八歲,但她還是正值女人最青春年華的年紀,況且大齡姐弟戀在社會上也不在是少數了,只要沒有熟人撞見,我就能肆意的跟表姊做任何情侶間會做的事情,從牽手到接吻再到做愛,我能獲得了一般情侶間的甜蜜,有能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刺激一舉兩得,這世上再也沒有比把表姐收為禁臠更愉悅的事了。
  

  


  
表姐臣服於我的那個晚上,我沒有亂來,又或者是說沒有「深入交流」的亂來,但其實很多不該做的事都幹了,我抱著穿著單薄衣服的小姐姐入睡,期間在她被衣服遮住的地方留下了許紫紅色的吻痕,豐滿的雙乳上面淨是紅腫的手印以及咬痕,那一夜我由裡到外摸遍小姐姐的全身,那熾熱的手感以及沐浴乳混著洗髮精的香氣,這輩子都不了。
  

  


  
我們倆開始了一連串不正常又扭曲的關係,身為歷史系畢業的學生,不敢說學了什麼高深的大學問,但糖果與南傍国的理論多少還是懂一點的,透過恩威並施的手段讓小姐姐持續依賴我,無法輕易逃脫,我給她建立一個觀念,只要滿足我讓我爽就可以繼續從我這裡拿錢,而且再也沒有明確的還款期限。
  

  


  
頭一個月小姐姐的態度強硬,不肯放下身段從事這種跟妓女沒什麼兩樣的事情,甚至我要亂來的時候還會反擊、擺臭臉給我看,對此我沒有憤怒暴躁,強上小姐姐,相反的自從那一晚的火熱交纏後,我對小姊姊的任性驕縱更加寬容,時不時買些頗有價值的小禮物送她,小姐姐的態度變得有時強硬、有時又像溫順的小貓般乖巧,她開始失眠、頭痛,陷入一種如泥淖的深淵中,一種極度痛苦的身分轉換的過程。
  

  


  
學歷史最好的大概就是磨練耐心吧,要消磨一個人的耐心與意志力最好的武器就是時間,時間絕對能改變一個人,我了解小姐姐心中龐大的物質欲,她最終必定敗倒在她的慾望下,而我只是靜待果實成熟,摘採那顆甘甜水果的採集人罷了。
  

  


  
時間過去了兩個月,小姐姐最終認同了自己身分的改變,她聽了三阿姨的話去小公司當職員,做著簡單的工作月領22K,對於女兒願意出門工作三姨丈自是喜上眉梢,主動放下身段跟小姐姐和解,父女倆在餐桌上喝著酒笑著聊天,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從前那快樂的時光般,三姨丈相信以小姐姐的出眾的能力,在公司鐵定能飛黃騰達,要不了幾年就能做回從前那個月領5萬意氣風發的OL林巧雲。
  

  


  
三姨丈千算萬算也想想不到她的女兒,我的表姊林巧雲再也回不去以前那樣意氣風發的樣子了,儘管在旁人面前依舊擺出女強人不屈不撓的姿態,但小姐姐骨子裡變得懦弱又膽小、拼命的依賴他人,她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她害怕失去現有的一切,再次成為那個身無分文被孤立的家中冗員,她同意去上班只是掩人耳目,實際上她生活上的開銷與每個月的零用金都是我給的,小姐姐出賣肉體成為我的性奴,過著跟妓女差不多的生活,很久之後我和她提到這段過往,出乎我的意料,她說這樣的日子其實還不賴(傻眼!)
  

  


  
從表姊變成表弟專屬的肉便器,小姐姐適應得很快,我們倆的生活進入了充滿肉慾、物質欲的世界,在我認識的女人中,小姐姐算是很敢玩的的人,基本上只要家人的視線沒在我們身上,她就會主動配合我任我把玩,有次趁著三姨丈去上大號時讓小姐姐幫我口交,褲子拉下來了櫻桃小嘴含著半根肉棒,結果姨丈突然走出來喊說沒衛生紙,嚇得我在客廳把整包衛生紙丟過去,還被三姨丈稍稍念了兩句沒禮貌,那時只要他再走三步就會看見被椅背遮住趴在我跨下的小姐姐,當真是驚險一瞬間,但這不但沒有澆熄亂倫的火種,反而讓我們姊弟更加肆無忌憚。
  

  


  
我們會定時去挑些格外有情趣的衣服,在樓上的房間大玩cosplay性愛,OL套裝、旗袍、女僕裝,各種色氣滿點的衣服幾乎都玩過了一輪以上,但唯獨有一件衣服是我的最愛,那就是小姐姐高中時所穿的雄女制服。
  

  

  

  


  
「齁,今天又是穿制服,有時候我都覺得倫倫你是個大變態,腦子裡整天只想著襲擊女高中生。」
  

  


  
「嘿嘿,要襲擊我也只會襲擊妳這個年上高中生呀,真正的女高中生太稚氣了玩起來沒意思。」
  

  


  
「哼,貧嘴,淨會說些好話騙我上當。」
  

  


  
「不敢不敢,小姐姐是我心目中第一名的女神我怎麼敢哄騙妳呢?」
  

  


  
「你呀…真的是…」
  

  


  
小姐姐的臉上布滿紅暈不願再多說話,我伸出手從她衣服下襬的兩側慢慢摸上去,手伸進衣服裡的時候沒有多餘的空間,要往上撫摸還要費點功夫,但卻也因為這樣才能夠最貼切的感受著肉體的溫度以及衣服緊緻的包覆感。
  

  


  
28歲的小姐姐自是比18歲的她更加高挑豐滿,這衣服穿著顯得有些太剛好,但也把身體的曲線完美勾勒出來,胸型與臀型都很明顯,我的手從內側將衣扣解開,解到第二顆胸扣的時候施力點不對,啪的一聲扣子就飛走了!沒穿內衣,
  
雪白的溝壑一覽無遺的露了出來,旁邊兩座半山上的粉色小肉豆在單薄的制服上若隱若現。
  

  


  
「這個明天送洗之後,還要拿去給縫衣服的縫一下鈕扣,你有聽到嗎,倫倫…嗚嗚嗚嗚嗚。」
  

  


  
我抱著小姐姐的肩膀深深吻住她的雙唇,將她推倒在床上。
  

  


  
「小姐姐,妳好美呀…從小我就特別喜歡妳,只是我講話溫吞、人又呆呆的,妳都不喜歡跟我玩,在我眼中妳就像是公主一樣耀眼受人矚目,我真的好崇拜妳喔,我希望長大能跟妳一樣備受矚目,只是…好像也沒有呢哈哈哈。」
  

  
我苦笑兩聲,自己也搞不懂幹嘛說這些,忽然被一雙溫暖的手抱住將我的頭埋進雙峰之間,小姐姐撫摸我的頭髮,平淡的說著:
  

  


  
「人跟人之間的際遇都是不一樣的,在我心裡你就是專屬於我的小王子呀,公主配王子不俗氣嘻嘻嘻。」
  

  


  
小姐姐…我心中感慨萬千,曾經那個嬌慣的表姊居然變得如此善解人意,實在是意料之外。
  

  


  
我解開小姐姐的短裙,在她的蜜穴中吸吮,舌頭伸進裡面,小姐姐的的小穴夾得很緊,整個人繃緊身子又鬆開反覆數次,我抓著肉棒一點一滴塞進去,小姐姐因為熟悉這份感覺而發出了愉悅的聲音。
  

  


  
快速進出抽插撞出淫浪水花,抓著小姐姐的美腿折到腰際線以上的位置,靠著身體的重量將肉棒插入陰道深處,小穴肌肉壓縮龜頭彷彿想把精子通通榨出來,我笑罵著:
  

  


  
「小姐姐,妳可要定時吃事前藥呀,不然不小心懷孕的話只能到日本生小孩啦,據說日本法律規定三等親可以通婚,妳大概也不想要配偶欄上是表弟的名字吧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藥我都有定期吃,你只要乖乖的射進來讓我舒服就行了,那麼多廢話幹嘛。」
  

  


  
「是…是…是,親愛的表姊大人,妳還真是欲求不滿的小淫娃,難怪前幾任男友滿足不了妳,放心,妳表弟我絕對把妳弄得服服貼貼的,讓妳趴在床上爬不起來。」
  

  


  
啪…啪…啪,我加大衝擊的力道,如同鑽地基般死命的鑿入小姐姐的子宮口,到最後她基本上就跟樹懶一樣整個人懸掛在我身上被我幹,大把大把刺鼻濃烈的精子漿從她的肉穴中流出,子宮毫無意外的被灌滿充斥白漿,我還很故意的將肉棒拔出來,將多餘的精液射到她制服胸口處繡的三條橫槓,當下我偷拍偷自拍碼掉重要部位PO上IG的現動,在現動中跟人講我幹了一個雄女高三的妹子(驕傲)順便測試看看有多少人能看出我身下的女人不是高中生。
  

  


  
結果所有人的反應都一樣,全都問我怎麼約,根本就沒人關心小姐姐到底是真還是假高中生(笑死)我自然不可能把小姐姐的聯絡方式交出去,網路上隨便找個援交妹的聯絡方式把這些狐群狗黨給打發了,而我將手機丟到遠處繼續跟
  
小姐姐享受天倫之樂,磨練身體的契合度。
  

  

  


  


  
我和小姐姐的關係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少說也有個幾年,直到她被調職後才告一段落,一方面是期許她能找到一個真正的好歸宿,二方面也是告誡自己錯誤的關係終究是要有結束的一天,人生還是得向前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