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美母眾人歡

我叫小健,大學畢業後被老爸叫來公司學習。身為特助的我每天坐在媽媽的辦公室不是整理文件
就是打遊戲,有時悶了就會找幾個臭氣相投的員工躲在樓梯間抽菸開槓。

「欸,小健阿,下班後一起去網咖打槍戰如何?」
「(呼~)幾個人要去。」
「我,瘦猴和肥熊三人。」
「呵呵~你老是替別人亂取稱號,你自己勒。」
「我!我長得那麼帥女人都被我迷的團團轉當然稱我為萬人迷呀~」
「甲賽啦阿萬,你只是運氣好讓你交到秘書就在自嗨。」
「嘿嘿說到小詩,她的奶摸起來超有彈性的!能交到這種青春ㄟ肉體可是性福一輩子呢。」
「操!都三十幾歲人了還有年輕妹妹看上你真是瞎了眼。」
「哈!年紀不是問題,問題是時機的把握。你想學嗎,我可以教你唷~」
「不用了,老師。這麼精闢的學問留著你自己用吧。」
「喔~好吧。對了小健,你這次有拍新的照片嗎?」
「有是有,你自己的呢。」
「早就準備好了!來,這是我斗內換來的影片。這位直播主可是金絲貓唷~」
「真是外國人?」
「是真的啦,而且還是個平面模特兒呢。」
「喔喔喔!快給我、快給我。」
「咳嗯~照片謝謝。」
我拿出手機傳了過去。

「謝啦~這隨身碟看完記得還我唷。我還想要回味呢。」
「好啦我知道了。不過我真搞不懂耶,我媽的照片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唉唷小健,這你就不懂了。你媽可是大美人呢~」
「我媽都四十多歲人了還大美人勒。」
「唉~所以說你還年輕不懂得欣賞.....」
「唷!你看,果然被我猜對在這混水摸魚。」
樓梯門外來了肥熊和瘦猴。
「你們倆來得剛好。我問你們,小健的媽媽”水無”。」
「水啊~超有氣質的!公司裡找不到第二位能跟他媽比呢。你說是吧瘦猴。」
「是,是呀。而,而且胸部又比其他女同事來得突出。」
「聽見了吧小健。不是只有我這麼想,全公司的男人都嘛這麼想。」
「是嗎...我怎麼沒感覺。」
「哈,那是因為你不是你爸,沒看到她性感的一面才說沒感覺。」
「性感的一面?」
「是呀~你命那麼好有這麼一位優質的媽媽陪你生活,難道你沒有過好奇心偷看過洗澡之類的?」
「沒有耶...我到現在都嘛和媽媽一起洗澡不用偷看呀。」
「......」
話一斷,他們三人聽我這麼一說忽然啞口無言、瞪大眼睛看我。

「照片!照片!」
「我也要照片!」
三人回神過來大叫著。
「想太多她是我媽耶。平常照可以給你們,裸照你們吃屎吧!」
「吼唷~真小氣...我加碼!給你更多的自慰秀如何。」
「哼~給得再多我也不會出賣自家人的。洗洗睡吧你。」
「吼唷,小健~小少爺~」
這時,門外傳來一聲大喝。
「欸,還沒到休息時間你們幾個人在這幹嘛!」
「董,董娘好...」
「媽...」
「小健你留下,其餘人趕快給我滾回去工作!」
「是,董娘。小健...你保重。」
「還在那邊廢話,還不快滾!」
「是是是...」

三人狼狽離去後,一臉氣呼呼的媽媽放下叉手姿態走來。
「小健,媽媽跟你說了多少次別老是跟員工們處太熟,這樣會貶低你的身分知道嗎。」
「吼唷媽,從小到大妳老是說這種話,害得我身邊都沒人敢跟我交朋友。」
「有啊,爸爸和我就是你最好的朋友呀~」
「吼,這感覺不一樣啦。」
「怎麼會不一樣,媽媽和爸爸很關心你耶。」
「我知道你們很關心我,但......唉,算了我懶得再說了。我要回辦公室了。」
「等等啊小健,小健!」
我不理會她逕自走去。

過了一個禮拜。
這天晚上在浴室間和媽媽一起洗澡時回想起阿萬對我說的話,替坐在矮凳的媽媽抹沐浴乳的同時
在巨乳那稍微留心多抹了幾下。
「小健,最近在工作上還適應嗎?」
「嗯,還算可以。」
瞧媽媽似乎對我的動作沒有動搖之下,心想畢竟平日也是這麼替她抹的,想必早已習慣了吧。

「對了小健,媽媽過幾日要去外縣市談生意你也要一起來。這也是個經驗學習知道嗎。」
「一定要去喔...」
「去,當然要去呀~你可是將來的董事長耶,怎麼能不學一下談生意的技巧呢。」
「喔,我知道了。」

邊說邊摸的同時,我下面起了反應!慢慢的勃起來頂在媽媽的背部滑呀滑。
「小,小健...」
「怎麼,又有其它事嗎。」
「沒,沒事...」
「喔。」
話一斷,媽媽身體突然抖了一下。
「媽妳是怎麼了,忽然抖了一下。」
「沒,沒事...是我久坐發冷這才發抖...等等沖個熱水就好了。」
「這樣啊,那妳還是趕快站起來讓我替妳沖沖身體吧。免得感冒就不好了。」
「嗯,也好。」

沖著沖著,雙手依附在我肩膀上的媽媽望了我下面一眼就撇頭不敢再望。
「媽,」
「怎,怎麼了嗎小健。」
「妳是不是對我下面那根東西有感覺呀。」
「胡,胡說。你是媽媽的孩子我怎麼可能會有感覺呢......」
「真的沒有!」
說完我便往前靠攏頂向媽媽的黑森林磨呀磨~
「小,小健!你這是在幹嘛!還不快停止動作。」
媽媽想推我推不開。
「媽,妳一定對我有感覺只是嘴巴不說而已!我們就在這做一次愛看看好嗎?」
「不行!小健你今天是怎麼了忽然反常說這種話!」
「我沒有反常呀~我是妳親生的,跟妳做愛又不會怎麼樣。」
「不可以!你老師是怎麼教的,你要是跟媽媽做愛的話就叫做亂倫你知道嗎!」
「亂倫的意思我懂呀。只要我們別生出小孩就不會有畸形的問題啊。」
「這,這不止是生小孩的問題還牽涉到你爸爸呀!要是讓他知道這件事可就麻煩大了你懂嗎。」
「喔,那還不簡單~媽媽你不說、我不說,這樣他就不知道了呀。」
「不,不行啦小健。你別再靠近了別再靠...啊!!啊.啊.啊一一」
不待媽媽講完話,我立即壓住她靠牆往黑森林深處給挺進。
「啊一啊一啊一一」、「啊一啊一啊一一」 、「啊一啊一啊一一 」
聽見媽媽的叫春聲使我越來越有感奮力地頂呀頂~頂呀頂~
「媽,我對妳有感覺耶~以後妳就這樣讓我榦好嗎。唔,好爽、好爽喔~」
「不,不行啦~~啊一啊一啊一一」、「快放開呀小健,不可以再這樣下去!啊一啊一啊一一」
最後做愛期間,我感到媽媽下面有點緊,可能太久沒被爸爸上了吧害得我不到幾分鐘就射了出來。

====================

「你們三人阿萬,肥熊跟瘦猴下個月起到業務一部報到。聽到了沒。」
我坐在會議室裡看著媽媽發號施令。
「業務一部耶!胖熊你們也有聽到吧。」
「是呀,那裡可是OL最多的部門呢。」
「不,不過為什麼凶巴巴的董娘突,突然對我們這麼好派去那呀。」
「是我!是我請我媽媽派你們過去的。」
我走過去輕拍三人肩膀。
「小健!小少爺!你真是我們的天選主子呀~(拜拜)」
「操!少噁了你阿萬。你們去到那以後找你們開槓就比較方便了。」
「對吼~我只想到那邊滿滿的絲襪女,差點忘了你走出董娘的辦公室就可以馬上到。抱歉、抱歉。」
(敲頭),「靠!只會想女人就忘了我這位朋友是吧。」
「痛、痛、痛...不是啦那是玩笑話~我萬人迷和其它兩位畜生可是把你當最好的朋友呢。」
「真的!?」
「真的、真的。」
「好啦,不跟你”練瘋話”了。我媽可是還坐在那邊看著我們呢。」
「嗚~~妳媽瞪過來了耶!真恐怖...我們還是先閃了下次再聊吧。」
「嗯。去吧。」

門一關,隨後我面帶慈祥笑容繞去媽媽的背後隔著制服索奶中。
「小健,媽媽真搞不懂你為何老是對他們那麼好。」
「因為~他們是目前我遇過最談得來朋友呀。」
邊說邊解開鈕扣......頓時,媽媽一雙帶罩的巨乳彈了出來。
「可是我看他們三人長得獐頭鼠目似,媽媽我可是擔心你交到壞朋友呀。」
「不會啦~媽。他們樣子是滑稽了點,但為人還是挺夠義氣的。」
講著講著,媽媽的胸扣一解!兩粒乳球激凸著乳頭引誘我去吸取。
「等,等等小健!你又犯癮了是吧...(唔),能不能忍耐點到下班回家再做...(唔)」
「抱歉,媽。剛看妳一臉嚴肅發號施令的樣子不知為什麼就超興奮的。」
「可,可是這裡是公司呀...(啊),要是被人給進來撞見可是會出大事的...(啊)」
「不會的啦媽。我這就去鎖住門再掛上使用中的牌子就沒人會進來了。」
後來在我的執著下,媽媽半靠在會議桌讓我向前衝衝衝!直到噴得她滿臉都是戰績這才放人走。

過了半年。這天晚上阿萬請我去他住處打遊戲。
在房間裡打了半小時左右,忽然外頭傳來女人的嗲聲,心想可能是阿萬的女友也就不打擾他們了。

「什麼!你叫我來又是做這種事...你就怎麼喜歡看我這樣做嗎!」
「是呀小詩,我知道妳最聽話了。妳就......」
「好,好吧我聽你的就是了。我也愛你......」
房裡我豎起耳朵偷聽阿萬他們倆像是在爭吵什麼似沒聽清楚...…

忽然!門被打開來,回頭一望!驚見阿萬的女友居然穿著透明和服向我坐拜。
「主,主人你好,我叫小詩。」
我有點傻眼愣了一會。
「我,我知道妳是秘書叫小詩......妳,妳怎麼穿成這樣進來呢。」
「我...我...」
「妳在這等等,我去找阿萬一下。」
於是我衝去客廳,看見阿萬正在吃泡麵。
「欸,你這什麼意思呀!」
「哈!喜歡嗎~那件和服可是我上網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呢。又薄又性感,很惹火吧~」
「......是很性感啦~可是,可是...」
「唉唷,小健呀~你喜歡就上啊,她可是為了我提起勇氣給你榦呢。」
「這...這樣好嗎...你不會生氣、不會傷心嗎?」
「唉~就說你還太嫩你不信。等你活到我這歲數時就會懂得分辨什麼是性,什麼是愛。」
「你又來了,這回我倒是想聽看看。」
「很好!所謂性就只是兩塊肉啪啪啪而已,而愛就不同了它就像把鎖鏈繫住兩人的感情。
所以我不會感到生氣和傷心因為她愛我才願意這麼做,而小健你對她而言只是肉體上尋歡罷了。」
「雖然我不是聽得很懂,但很想知道你這樣做能得到什麼。」
「興奮感~」
阿萬一派輕描淡寫的樣子再度吃起泡麵
「該不會你...你之前就做過這事了吧。」
「哈!沒錯~胖熊和瘦猴是我的常客呢。」
「阿萬你...你比我還更變態!」
「小健呀~我聽你這麼說話開始有點火了唷~你要是無法接受的話請走我不強留。」
「你敢這樣回嗆我!我可是公司裡未來的董事長耶!」
「為何不敢!我是真的把你當朋友看待你現在居然用官腔壓我!很好,你滾吧以後各走各的路。」
「你...你...」
隨後我氣得奪門而出。

這晚與阿萬撕破臉後,心裡積怨的我找不到方式發洩感到胸口鬱悶。
「小健,那麼晚了你去哪了...咦!你怎麼臉臭臭的呀,發生了什麼事嗎?」
找到了!
「小健你,你幹嘛呀你!你爸還在裡面呀!」
我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在門口直接壓下媽媽的腰身使她提臀給我當發洩工具使用中。
「喔一喔一喔一一」、「小健別呀,會被你爸爸給看到的...喔一喔一喔一一」
很快的射出來後胸口不再那麼悶了,情緒也冷靜下來而扶起腿軟的媽媽進去屋內。

=================

「主人,歡迎你回來~這,這是你的拖鞋我幫你,幫你穿上...啊一啊一啊一一」
「欸!瘦猴你有那麼趕嗎。先讓人家做事再榦啦~」
這天加班後,稍微晚到阿萬的住處。看瘦猴巴著秘書背後抽榦不止的模樣我也有點亢奮了。

之前那事過了將近兩個月。期間我有回想過阿萬的話,心想他真得是把我當知己對待才會毫無保留秘密
讓我知道他的另一面。於是找了一天請他吃飯賠不是,好在他也自說脾氣不好希望能與我修好這才又回復到
以前感情的同時也發現了新視界。

穿起秘書給的拖鞋進到客廳。
「啊一啊一啊一一」、「啊一啊一啊一一」、「啊一啊一啊一一」
「咦!小健你來了呀~都快九點你現在才下班。」
「是呀~我爸交代了一堆事不趕快做好可是會被罵呢。」
「欸,胖熊的表妹也是剛從醫院下班耶,要不先讓你爽一下如何。」
「不急~啊,胖熊勒?」
「他呀,被瘦猴的姊姊帶去外面買包包了。」
「又去買包包!都已經買幾個了...欸,瘦猴呀~你姊姊是包包狂喔。」
「她,她以前就這是這樣我也是買了好多次才,才願意讓我榦呢。」
「暈倒...看來胖熊又得破費了。」
「欸,小健呀~等等主角來了我可以先上嗎?」
「你體力夠嗎...看你現在榦得氣喘吁吁的。」
「夠~只要一看到她本人,我這老屌馬上又立起來呢......(叮咚)」

說曹操,曹操就到。
「小...小健,媽媽這一路走來好辛苦唷。現在到了可以取掉嗎......」
我媽穿著一件風衣站在門口雙手按著下體。
「欸,小健。你媽這是怎麼了,人都還沒碰到一臉發浪似在那扭來扭去。」
「想知道呀~媽!把大衣掀開來給阿萬瞧瞧。」
「好...好的。」
這時媽媽一掀開大衣,裏頭赤裸裸現出一對令人讚嘆的巨乳,同時下體還塞著一根按摩棒在那抖動。
再看阿萬一臉懵相的表情我笑了出來。
「絕...真是絕品呀!小健。多虧你想得出這招,真是太性感又超惹火的!」
「哈哈哈~比你的傑作還強上一百倍吧。」
「太強了...真是太強了!!」
「喂!等等啦~我話還沒講完你在衝動什麼啦。」
阿萬突然衝了去把按摩棒給抽掉,使得媽媽”喔”的一聲仰頭叫出。
「啊一啊一啊一一」、「啊一啊一啊一一」、「啊一啊一啊一一」
看著媽媽被阿萬掰開腳來榦的模樣還真如他所說有種另類莫名的興奮感呢。

上班時間。
「是是是,那麼關,關於(唔)在當地設廠這部分(唔),請問李董有何貴見呢...(唔)」
媽媽半裸著身體在辦公室裡邊通電話邊彎腰提臀讓我抽捅中。

(叩叩叩),「董娘不好意思,我是秘書。請問方便進來嗎?」
「進來。」
我邊捅邊回話。
「董,董娘,不好意思打擾到妳。這是董事長下個月的行程表。」
媽媽一臉努力矜持著,就怕一分心叫出聲音讓電話筒的人給聽到。
「嗯。妳放著就好...對了,秘書妳過來我媽旁邊一下。」
「是.....」
待秘書一走近我便拔出肉棒,同時放鬆的媽媽眼睛半合半睜地喘著氣坐了下去。
「這裡現在只有我們三個,妳應該要叫我什麼呢。」
「主,主人...」
「很好!那麼阿萬交代的事妳有做嗎。」
「有...」
「給我瞧瞧~」
「是,主人...」
秘書翹起臀部背對著我用手撕開窄裙上一塊小布。
「主人你看,這樣可以嗎...」
「哇塞!阿萬這想法太有趣了。這樣一來隨時可以直接上呢。」
於是我對準窄裙上一個破洞給她用力一頂!
「啊~~」
秘書叫出青澀的聲音給我聽了又亢奮起來再度給她頂去。
「啊~啊~啊~~」
當然,我也沒放過我媽!馬上伸手往她那對袒胸露奶的乳球給掐呀掐~
倆人就這麼在辦公室任我又插又摸的度過美好早晨呢。

隔沒幾天。
「咦!我媽人呢?她不是早該巡視完辦公區回來這嗎?阿萬,你們三人有看到她嗎。」
「沒有耶~我一早在地下室榦完她就乖乖的回去工作了。」
「肥熊和瘦猴呢。」
「我也沒看到耶...我們是在樓梯間做完後就各走各的。」
「我,我是跑去找秘書...所,所以沒注意到。」
「暈倒...我再去找看看。真是的連手機也不接。」

找著找著,行經走廊一間雜物室聽到怪聲音。
「哎呀~我說老闆娘呀,沒想到平常看不起人的妳竟然是這麼淫蕩到處給人榦。」
「求求你放我走好嗎...這都已經第三回了你還不滿意嗎...啊一啊一啊一一」
「別說是第三回,對妳十幾回都不是問題!唔~真爽,能榦到這種高傲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趴著門聽著聽著,我趕緊打開門來。
「老余!」
「哎呀,是小少爺呀~竟然給你瞧見了就順便跟你借一下你媽給我用好嗎~」
「老余...你這下流的清潔工趕快放開我媽喔!不然有得你......」
「不然怎麼樣~我頂、我頂、我頂頂頂!」
「啊一啊一啊一一」
這畜生在我面前抱著媽媽跨坐在腿上抽送著。
「我說小少爺呀,你媽媽窄裙上有個破洞耶~這難道不是叫人隨時可以上她的意思嗎。嘿嘿嘿~」
「你...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
「喔~我想想吼。好像是在樓梯間偷看到一個胖子騎著你媽說什麼有個洞真是方便。」
「死肥熊...」
「嘿嘿嘿~那我可以借用了嗎。不過話說回來,有了這洞讓人隨時來捅還真是便利呢。」
「啊一啊一啊一一」
無奈,只好請媽媽委屈點讓這種下三濫的老頭給享用。

就在半年來受盡淫威下,老頭在一場車禍中離世,日漸消瘦的媽媽得知後既喜又憂哭泣著。
以至於後來在與母親相依為命之下不再亂搞而專心經營著公司......
「爸!我和媽媽來探望你了。」
「老公...你在裡面吃得飽穿得暖嗎。」(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