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個家


十二個家
  
小琳之兄
  


  
某一個晚上,撐著疲勞至極的身體剛剛進入了家門口的玄關位置,已經聽到客廳傳來的父親與妹妹的對駡聲,我輕嘆了一口氣後繼續換我的鞋,轉過頭就看見還是穿著高中制服校裙的妹妹跑出客廳,因為要由我家的客廳通往妹妹的房間必然經過玄關附近,所以她與我對過了眼亦沒有說話就匆匆走回她的房間裡,然後她用力的關上房門亦鎖上了門,我先沒有理會雙眼通紅的妹妹,慢慢走進客後看見輕輕落淚的母親與正在怒髮沖冠的父親,為了想進一步瞭解剛發生的事情,只好深呼吸一下後打破沉默的氣氛開口問道。
  


  
「父親⋯⋯小琳她今次又做錯了什⋯⋯」
  


  
「不要再提起她!⋯⋯孩子的母親!我出去找朋友喝酒散心!」
  


  
「嗚嗚(忍住了哭泣聲)⋯⋯親愛的⋯⋯今晚會回來嗎?⋯⋯」
  


  
然後是大門被用力的一開一關的響亮聲音,母親又是繼續低頭哭泣著,我也不再多說話去冰箱找了杯凍水喝下,順便拿了一盒草莓牛奶後就離開客廳走回位於妹妹房旁我的房間裡,脫掉了西裝外套隨便亂拋到直立放置的那支電子結他上鈎著,手中的其餘的東西也是基本地處理放好後,已經用盡一切精神力的我軟趴在床上立即睡過去。
  


  
「哥⋯⋯喂⋯⋯笨哥!」
  


  
睡得正香之時被預期的某人強行叫醒了,勉強自己張開了一隻眼看見還是只有微弱月光的半夜昏暗房間,面前是正坐著我的床上依舊是穿著校裙的小琳,她自行拿走了我放在床頭櫃上的那盒草莓牛奶正在喝著,雖然這飲料是預備給我親愛的妹妹,但是作為兄長還是要用不夠力氣與毫無威嚴的身體去說教。
  


  
「小琳⋯⋯呵哈~~(打了個呵欠)⋯⋯飲別人的東西應該先得到問准⋯⋯」
  


  
「笨哥,在這個家裡只有我會飲草莓牛奶,你不是拿給我飲還有什麼!」
  


  
我沒有想著要去反駁這個正值青春期的強勢小琳,她跪著我半開半閉的眼睛正面前,隨意亂跑的校裙向著只有我看得見的角度露出了妹妹的白色內褲,我故意向她的雙膝之間加深了呼吸的力道往內褲吹氣,剛開始的時候沒有被她察覺地喝著手中的草莓牛奶,但隨著我漸漸加強的吹氣力量,她終於發現了她跪在了不應該的位置之上,只不過不知道我這樣的呼吸是否有意無意的行為,對於一直暗裡支援著她的哥哥還是向我投以信任的一票,所以她沒有作出坐姿上的移動,只是在我的面前用手重新調整一下她的校裙把內褲蓋好蓋滿,沒有了樂子後借著伸展動作終於在她面前撐起身子了,再來一發假的呵欠完美掩飾自己的行為。
  


  
「你還在嗎?⋯⋯」
  


  
「一直都在⋯⋯笨哥⋯⋯」
  


  
「今次又為了什麼與爸開戰?又想買東西?」
  


  
「不是!如果想要錢的話,我問老媽與笨哥你借就可以!⋯⋯今次是因為在我的學校⋯⋯男朋友⋯⋯有個男同學想約我⋯⋯下個星期六去⋯⋯」
  


  
默默期望著不會出現的一天終於在十六年後的時間出現,那就是聽到親愛的小琳口中出現了『男朋友』那個詞語,我的內心深處立即用力震動了一下,某一種情緒刺激著我的雙手想要把就在眼前的妹妹抓緊不放,當下眼裡最合理的發洩工具就是她手中那盒的草莓牛奶,瞬間伸手搶了過來然後一口喝進肚子內,被嚇呆的小琳遲疑了兩三秒後才向我想搶著牛奶要回去。
  


  
「笨哥!你做什麼!?這是我飲過的盒子!是我的!還回來!還回來!⋯⋯」
  


  
可惜的是盒子早已是一滴不剩的被小琳喝完了,我只是能用附近的鼻腔呼吸著帶有妹妹味道的空虛盒子,已經完成任務的器具就讓它回去還在搶著的妹妹手中,然後我以兄長的角道向她分析了一下現在的情況,雖然所說的話與父母親說過的內容沒有太大分別之處,但是由我這個在家中年紀與關係最接近的兄長來說的話,抗拒的心情比較輕微,換言之能聽進心裡的指導意見也會更多。
  


  
「⋯⋯以上就是以我這個哥哥角度所看的事實,今天要總結只要三個重點⋯⋯」
  


  
「嗯⋯⋯笨哥也快要變老母了⋯⋯」
  


  
「先讓我說完⋯⋯第一點,爸媽與我也是一樣是愛著小琳你的⋯⋯」
  


  
「嗯⋯⋯哥⋯⋯」
  


  
「第二點,不是要否定交男朋友這一件事,就是要看時間⋯⋯」
  


  
「嗯⋯⋯」
  


  
「第三點就是⋯⋯唉~~已經睡著了⋯⋯第三點就是今次的『談話費』,今次也要用小琳的身體來好好付款啊⋯⋯」
  


  
「⋯⋯⋯⋯」
  


  
自從三年前第一次在小琳被父母大駡的當晚來找我發聲哭泣之後,每一次她也會因不同大小的問題在半夜來找我傾訴,當然有些在我不方便日子會鎖上房門讓她知道當天不想被騷擾,經過無數次的講座經驗及讓妹妹習慣了這一套方式之後,我開始大膽地在她最喜歡的草莓牛奶中下迷藥,然後在有限責任心或禁忌底線的情況,盡情發掘自己親妹身體的多方面可用性,過程中絕對不會拍照及攝影,為了日後終有一天的分別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今天的我應該會放棄一切常規,要在最後的機會消失之前得到她的全部。
  


  
「小琳⋯⋯原本今天就想向你說,我明天就要搬出外面生活了,因為差不多發育完成的你是我最喜歡的東西,但竟然就是今天被我知道了最壞的情況將近⋯⋯」
  


  
「⋯⋯哥⋯⋯牛奶⋯⋯」
  


  
「⋯⋯好的⋯⋯哥的牛奶⋯⋯」
  


  
經已光著下半身亮出我初步準備中的肉棒,聽到了最親切的訴求當然要提供最佳的服務,我把小琳的頭移到床鋪邊緣,索求新鮮空氣而呼吸著微微張開的櫻桃小嘴前,我用手捉住她鬆軟的小手掌握著我的肉棒,然後逐少逐少地配合腰力把肉棒的頭部推入毫不知情的親妹口腔之中。
  


  
「啊哈~~小琳,這是我第七次放入你的嘴內⋯⋯爽~哈~哈~⋯⋯」
  


  
慢慢地一來一往的對著妹妹微緊的小嘴裡抽送,因為知道她也算是個『牙尖嘴利』的少女,所以肉棒的動作也不會太過快速。
  


  
「小琳⋯⋯哈~⋯⋯你的嘴角在流出口水了⋯⋯哈~如果被你的男朋友知道你的睡相⋯⋯哈~⋯⋯他一定拋棄你⋯⋯」
  
小琳的嘴唇已習慣了被我抽插著的肉棒的粗度後越漸張開,嘴角與肉棒之間的小縫隙不斷無意識地流出晶瑩剔透的津液,床鋪的邊緣與下方的地板上也慢慢地被津液沾浸了。
  


  
「⋯⋯感覺越來越好了⋯⋯哈~呼~⋯⋯小琳~準備好迎接哥哥的牛奶~」
  


  
充分發揮硬度的肉棒把小琳嘴內柔軟的舌頭撞擊得時左時右時上時下,鬆緊適中的圓形唇洞配合著肉棒的套弄動作不斷被翻出翻入,開始接近快感高峰而忘卻了小琳嘴內的小尖牙逐漸增加腰部搖擺的速度,肉棒在得到足夠的愉快感覺後充滿力量的準備爆發的一刻,我的雙手移至妹妹的長髮背後把她的用力固定著,然後使勁於極短的幾秒時間之內把嘴穴以聽得見明顯撞擊聲的力道,任由本能的獸性爆發地抽插了數十多次,在最後的一下盡情的把下半身撞向她的面上,肉棒頭部能感受得到喉嚨入口部位的軟弱肌肉質感,然後讓最愛的妹妹迎接我今天的第一次射精。
  


  
「哈~~哈~~唔!唔!啊!⋯⋯⋯⋯小琳~」
  


  
「⋯⋯咳⋯⋯噗咳⋯⋯」
  


  
「真希望有一天能讓你醒著迎接我為妹妹辛苦儲下的精液⋯⋯」
  


  
肉棒完成了一浪又一浪輸送哥哥牌牛奶的工作後稍為軟化下來,小琳亦因為喉嚨被我灌入的異物作出微微咳嗽的本能反應,但是那根小傢伙卻因為貪戀著溫暖的口腔感覺所以不想立即被退回出來,最終與精液一起被吐了出來,我暫時靜止了任何動作與閉著呼吸聲,靜靜地守候在有些微動態的妹妹面前,她合上了嘴巴正在品嚐著部分殘留的精液,然後她清秀的眉頭一皺後又微微張開了嘴巴,然後保持著原本側睡的姿勢,任由那些一絲絲半透明的白色混合液由她的嘴角流出來,我安心後深深地重新呼吸了數回,蹲下來仔細觀賞著這個只有我才能看見的妹妹可愛睡相『精液特別版』。
  


  
「到了這個歲數還是這樣的睡相~哈哈~~讓哥哥影下幾張相當作記念~」
  


  
「⋯⋯⋯⋯」
  


  
「看你的面也出了些汗水,讓哥哥來幫你一把~」
  


  
小琳的這一套中學校服因為被我脫掉及重穿不下數十次以上,所以早已瞭如指掌的我不需一分鐘的時間已被我脫掉,只餘下清純的白色內衣用來拍照,我將只穿著內衣的妹妹在自己的床鋪上擺出各種姿勢,亦拿來了數隻成人情趣用品增添照片的美感,最後我的肉棒也參與模特兒的工作,把她搬到我的下半身身上躺著,然後讓妹妹與我的肉棒來數張自拍照。
  


  
「小琳~你真是美麗~」
  


  
「⋯⋯唔⋯⋯」
  


  
「看來我今天花費大量時間,不過今天是最後的一天,不能讓那個陌生的男人有機可乘⋯⋯我已下定決心了。」
  


  
把小琳最後的衣物完全解除然後將她平放在床的正中央,亦在周邊的東西或工具收拾整理完畢,然後再一次確定房外的狀況及門鎖正常運作,帶著從未出現過不能回頭的緊張心情走回沉睡中的妹妹身邊,改變了角度的月色照在我們赤裸的身體,我無法忍受其他陌生男人將來會得到她的軀體,雙眼流下了由內心深處湧出傷感的淚水,我輕輕地爬上了她的身上,想著用我的淚水與唇舌在妹妹全身每一寸肌膚留下屬於我的記號。
  


  
「小琳~唔啾~你可愛的面蛋已是我的~」
  


  
「⋯⋯⋯⋯」
  


  
「唔啾~唔啾~~你可愛的左胸與右胸也已是我的~」
  


  
「⋯⋯唔~⋯⋯唔~~⋯⋯」
  


  
我把舌頭弄浸之後由小琳的鎖骨舔往肩膊,然後是手臂、手腕、手背、手掌心以及每一根小手指逐一舔清楚,芳齡少女的皮膚無論何時也無比滑溜。
  


  
「你的手只能握著哥哥的手~」
  


  
「⋯⋯唔~~⋯⋯」
  


  
對於小琳的一雙美腿,心裡回憶起過去於孩童時因貪玩在遊樂場把她的左腳弄傷,結果送到醫院治療以及封了一個月的石膏,所以現在我需要對她的雙腿進行贖罪,尤其是她左邊小腿上留下的小疤痕,我的舌頭要付出兩倍的努力來觸撫以表誠意,然後才把雙腿的其他部分逐一細舔。
  


  
「小琳的腿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遺憾,所以應該由我來保護著你的一生⋯⋯時候差不多了,我的妹妹,讓我們的關係就在今天更進一⋯⋯嗯!?」
  


  
「⋯⋯唔~~⋯⋯」
  


  
正當我慢慢地分開小琳的雙腿把一直珍藏至今的粉紅妹穴露出空氣之中,突然間由木造的床頭櫃上的衣物內不斷傳來了手機震動時的鳴聲,我再一次緊閉呼吸來壓抑自己處於緊張狀態時因突發狀況所產生的恐慌感,調節著自己還在提起著妹妹雙腿的那雙手緩緩降下至床鋪上,再溫柔地離開了床鋪走到繼續發出噪音的那堆校裙口袋內找到了妹妹的手機,看到了螢幕上顯示了一個陌生的男性名字,但是當我注意到名字之後被妹妹增加了一個紅色的心形之際,電話已自動停止下來亦留下一個未接來電的顯示,我的肉棒隨即失去了充血的快樂感覺,全身的血液全集中於腦部來進行加速思考,手機螢幕再一次亮起亦新增了一個文字訊息,訊息來自同一個人物,由於手機的設定所以我只能看得見那段文字的最前端數個字元。
  


  
『星期六約會要改日期⋯⋯』
  


  
我看到這裡後不斷地重新思考了一段時間,在腦袋裡浮現了一個過去為了應付小琳可能出的男朋友反擊計劃,欠缺的只是之前所沒有的充足準備時間,再一次看著被我大字形放置在自己床上赤裸裸的妹妹,今天餘下的行動需要暫停下來以配合未來的發展。
  


  
「小琳,今晚還是像過去一樣安靜地睡在我的床上,哥哥將會準備更好的時機給我們帶來更美好的未來。」
  


  
「⋯⋯唔~~⋯⋯哥哥~~⋯⋯」
  


  
「小琳最乖~夢中也見到哥哥~哥哥也最喜歡你~」
  


  
白忙了一個晚上後的清朝,我依靠在回復空白位置的床頭櫃表面上睡著,屋外的鳥鳴與閒人的聲音也無法把我弄醒,只有最親切的小琳妹妹在我耳邊輕柔地話出的說話,才是我生存的原動力。
  


  
「哥哥~謝謝你的床~謝謝你的夜晚時光~」
  


  

我保持著睡姿沒有醒過來,在感受到妹妹為我的背上增添了一件大衣預防我會冷傷風感冒,這一刻的溫暖感更加確實了我未來必須實行那個反男朋友計劃的決心,決心不能夠讓其他陌生男人搶走這一份溫暖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