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我們會下地獄吧

“岳母,我們會下地獄吧?”【1】

妻子在預產期兩週前入院了。 嬰兒的臍帶纏繞到頭部,狀況是沒有很危險。但是考慮到妻子患有焦慮症,因此妻子的48歲母親來醫院幫忙日間的照顧。
但是從妻子娘家搭電車過來也要兩小時,因此妻子生產前暫且安排岳母晚上就住在我們的公寓裡。
妻子住院的緣故,家事幾乎都沒人做,但是我工作完回到家時,岳母把什麼都打理好了,老實講我真的很感激。
經過三天左右,回家沒看到岳母,卻聽到了岳母晚上7點後才會回來的答錄留言。
我想就先洗澡吧,脫了衣服就要放進洗衣機的時候,手突然停住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套沒見過的內衣褲。
是一件綠色的細肩帶睡衣,以及灰色內褲。
我把那些衣物拿出來,想都沒想就聞起來了。
一點香水味都沒有的岳母內褲,散發洗衣精的甜香味。
內褲的裡面翻過來,一看跨間部分,有點沾染了黃色污漬。
鼻子靠近聞,有種獨特的小便味道,簡直讓我興奮到頭暈。
腦中想的都是岳母站在廚房的樣子,我把細肩帶睡衣包裹著硬到痛起來的陰莖,使勁的開始手淫。
媽...媽....
終於到了無法壓抑的高潮。
把內褲從鼻子拿開,精液猛烈的射到岳母內褲跨間的部位。
超爽的射精感。
我很快恢復鎮定,把內褲放回洗衣機,進去浴室洗澡,但是腦中還是一直出現這樣什麼都沒有收拾好,萬一岳母發現沾滿精液的內褲怎麼辦.... 這樣的罪惡感,以及恐懼感。但是很快的,就很變態的想到,搞不好可以把岳母拿來做性幻想對象。

我洗完澡,正在看電視的時候,岳母回家了。
不好意思這麼晚回來。我馬上準備晚餐哦。
沒事,沒關係。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我站在準備晚餐的岳母斜後方,似乎在看她做飯似的從上面往下盯著看。
1.5米的小巧身材。小型的胸部。
接著往下看到穿著牛仔褲的屁股。
我用今天之前不曾有過的感覺盯著岳母。
現在很明確的我已經把岳母當做一個女人看了。
岳母的內褲,以及內褲裡面包著的東西,我一直想著這些。
在那之後的三天裡,我轉變成一下班立馬就趕到醫院,很快地開車接岳母回家,這種模式。
我每天半夜12點過後,岳母應該已經睡著了的時間,就從被窩裡起來,打開洗衣機拿岳母的內褲自慰,上癮似的這樣做。
就跟岳母性格一樣,內褲的花色都很樸素,就算這樣我也很興奮。
然後把跨間部位被精液弄髒污的岳母的內褲放回洗衣機。
第二天早晨我向一無所知的岳母問好,但是夜間繼續進行這種充滿慾望的背德行為。


今晚是週末,本來也打算這樣做的。
我確實是這樣想的。
週六變成週日的凌晨12點,我又起身打開洗衣機。
一開始,是看到了髒污的,灰色的內褲。
我就如同往常一樣嗅聞內褲的味道。
我覺得今晚的味道比往常強烈。
接著拿出牛仔褲,翻開裡面跨間的部分,把臉埋進去。
幾乎感覺不到什麼味道,但是我記得岳母穿著的樣子,又開始興奮得不行。
我緊握陰莖手淫著。
我已經幻想過好幾次強暴她,玷污她了。


就在那時。
咿呀~
我被微小的關門聲嚇到,轉頭一看。
隔開廚房跟浴室的拉門稍微開著。
我的寢室也是拉門,門那邊就是岳母睡的房間。
我的腦中頓時一片空白。
岳母看到了...?
心臟跳動到極限、全身毛髮都倒立一般的感覺襲來。
我呆立在洗衣機前,想著該怎麼辦,但是一時之間也想不到好方法。
就這樣什麼都不說的話,岳母也許就會直接回家去了吧。
我不想發生這種情況。


我心意已決,到岳母房前敲門。
岳母...
裡面沒有回應。
再敲了下門,我直接就把門打開。
枕頭附近的燈開著,岳母背對著我坐在墊子上。
岳母兩手貼著額頭,頭低低,什麼都不說。
接下來該講什麼我也說不出口了。
岳母.....


我沒有看到.....
好不容易想到要說的話,卻被岳母的話蓋過去。
我什麼都沒看到...
同樣的話說了兩次,接著小聲歎氣。
果然是被看到了,我這樣想。
我於是正座在岳母背後。
對不起,是我....
我說了好像要道歉但聽不懂話,但是接著就一陣沉默。
接著岳母就說了。
〇〇君,你很辛苦吧。〇子(我老婆)家裡的事都不能做...
我們都利用了你的體貼,〇子的事都讓你來做,讓你負擔很重
說到這裡,岳母轉向我這邊,接著說。
真的很困擾。〇子對我不能敞開心胸。只有你才可以處理的。照現在的狀況,孩子生下來了,該怎麼辦呢...我也不能幫你了...
這樣說著,兩手掩面,半哭泣起來了。
我把岳母蓋在臉上的手拉來,用雙手像抱一樣地握著。
沒關係的。媽。〇子的病也許趁著生小孩的機會就突然變好了也不一定。我也會盡量努力的。
〇〇君很堅強啊...我真的很抱歉...我沒這麼堅強...對不起
好了。媽。我只要你還在我身邊的話...
這樣說著,我把她的手更用力抱住。

現在想起來,那時候我已經內心有邪惡的想法了。
那個狀態只有一下下。
岳母的臉抬起來看著我。
我們就這麼互相凝視著。
接著就在我爆發的瞬間,她好像感到了我的不尋常之處。
不行。不可以的。
說著把臉轉向旁邊。
那個瞬間,我裡面好像某個開關被打開的聲音。
我半撲過去地把岳母的身體緊緊抱住。
你...〇〇君!
我想要岳母
這種事不可以的
完全是愛情劇的台詞。

我也顧不得那麼多,就把岳母壓在身下。
不要!拜託!停止啊!
不能對岳母這樣啊!
我是〇子的母親啊!
小支馬但擁有奢華身體的岳母想不到抵抗的力道很大。
就像遇到火災一樣會有神力。
我用力拉扯岳母睡衣的胸口。
啪次啪次的聲音好幾個釦子就彈飛了。
細肩帶睡衣包裹的小小胸部就現出來了。

因為沒有戴胸罩,小小的乳頭也透過睡衣看到了。
我撥開睡衣,用力吸吮、四周舔弄。
不要...啊....
身體彎曲著,岳母發出野獸般的叫聲奮力抵抗。
我臉靠近,強行把舌頭鑽入她的口中。
這樣終究不能稱為接吻。
嗯...茍...咳...
我忍不住...對不起...我忍不住...
岳母最終也知道力量無法跟我對抗,對我苦苦哀求。
但是農村長大的正正經經的女人的這種哀求,對於現在變成野獸的我而言,只能是讓我更加興奮。
我在岳母面前站立起來,掏出漲到要裂開的引進,靠近她的臉。
我對別過臉去的岳母說。
用嘴巴幫我

不要...真的不行啦...我這樣沒臉面對女兒...
我跟〇子好久沒做了!
剛懷孕的開始,我就沒跟老婆做愛了,這是事實。
怕她的焦慮症狀變嚴重,連碰她的身體都忍住了。
岳母現出驚訝表情。
她...不讓你做嗎?
我點著頭,一邊把她的下顎拉過來。
放棄抵抗的岳母,眼睛用力閉著,小小地把嘴巴張開了。
她嘴巴只張開一點點,我就把膨脹的陰莖塞進去了。
溫暖的感覺立刻傳遍全身。
為了更有快感,我的藥開始前後擺動。

N....Go....Ge...... (這裡的狀聲詞很好)
似乎抵到咽喉的深處了吧,發出餵養鳥獸吃食的聲音,但我不管,繼續擺動腰部。
嘴裡流出口水,滴滴答答往下滴落。
看到這個情景,我好有征服感。
這種無盡的快感,已經快把我帶到爆發的臨界點了,我告訴岳母。
岳母...快射了....會射出來....
不要...嗯嗯嗯
我在她嘴的深處,盡情噴灑我的慾望
雖然對她很殘忍,但這是我從沒有過的登頂感。

陰莖震動數次,直到射到最後一滴。
餘韻結束,我把陰莖從口中拔出。
岳母無力地用手捂著嘴,但指縫間像絲一樣的液體滴落下來。
拿紙巾把口中物吐出,擦著手岳母呻吟似地說。
唔唔...跟地獄一樣...〇〇君...你不是人是鬼...
沉穩性格的她說出那麼嚴重的話,讓我受到很大衝擊,我動搖了。
我無法再呆在那裡,逃一般的奔回我的房間,在棉被裡面抱著頭。


明天早上,一定會告訴我太太,還有當然我岳父吧。
沒理由不說。

我可能被岳父揍一頓,之後我太太提離婚。
我的身家都破滅了。乾脆趁現在逃出去吧,也想了這種事。
現在,到早上我該用怎樣的臉面對岳母呢...



“岳母,我們會下地獄吧?”【2】


第二天早晨,醒來一看時鐘,是8點半。
  
廚房有做事的聲音。也有洗衣機的聲音。岳母還在的樣子。
  
但是一想到昨夜的事,就沒有從被窩出來的勇氣。
  
過沒一會,有人來敲門了。
  
我立刻閉上眼睛裝睡。
  
岳母靜靜地進來了。
  
就這樣到窗邊拉開窗簾。
  
要到陽台曬衣服,必須經過我睡的房間才能過去的。
  
應該不要起身才對,所以我還是決定裝著睡著的樣子。
  
終於晾完衣服,岳母回來屋裡,靜靜地關上窗,關上窗簾。
  
但是,好一會她就在那一動不動的。我繼續躺著,背對著她,也一動不動。
  
充滿無法順暢呼吸,無言的空氣。
  

終於,岳母往我這邊走來,而且我能感到就坐在我的棉被旁邊。
  
我的身體一下僵硬了。
  
大概要開始罵我了。
  
然而岳母沒有把我叫起來的意思,卻悄悄地握起我的手。
  
出乎意料的,很明確是很溫柔的握法。
  
我握回去,她就更是兩手把我的手包覆這樣的握住。
  
我開始覺得混亂了。只有在對方面前不生氣,才有可能是這種握手法,才可能有這種感覺啊。
  
已經有被臭罵的覺悟的我,還是躺著,但是轉向岳母那邊。
  
“岳母..?”
  
“什麼都不要說”
  
她打斷我的話。
  
我坐起來,留下她的空間,把她的身體拉近我。
  
很自然地她就靠在我身上。
  
完全不像昨夜那樣的抵抗。
  
我很驚訝,問岳母。
  
“可以嗎?…”
  
“但我也只能幫〇〇君這件事了…不然這樣下去,你也會出毛病的的…”
  
岳母凝視我的眼,繼續說。
  

“我也覺得〇〇君實在太辛苦了…但是…但是可以嗎?我這樣的老太婆了?”
  
“沒這事!”
  
我把對方緊緊抱著。
  
“不是岳母的話,我也不想…”
  
“好高興…但是這個秘密死都不能說”
  
“我知道”
  
兩人已經不需要語言了。
  
抱著岳母,吻上她的唇,伸入舌頭。
  
對方也不太利落的用舌頭交纏。
  
被唾液交換的感覺弄得很興奮,我們貪婪的吸吮彼此。
  
“等一下,我脫衣服”
  
岳母站起來,解開襯衫的釦子,脫掉襯衫。
  
接著拉下裙子拉鏈。
  

看著只著罩衫跟內褲的對方,我也脫了睡衣全裸。
  
胯下已經完全勃起了。
  
我躺下,她很自然的把臉靠近,握著陰莖,說。
  
“好大…”
  
“比起岳父呢?”
  
“嗯,完全沒辦法比,而且又硬”
  
“但是,我…技巧很差嗎?”
  
她惡作劇地笑著,眼睛往上,看著我。
  
那個表情完全是女人的樣子。
  
她徐徐地用口含住我已經垂直聳立的陰莖。
  
感覺得到舌頭在龜頭那邊動,刺激著龜頭。
  
終於整根沒入,頭開始上動作。
  
有時噗劈噗劈地發出淫蕩的聲音,滿出來的唾液也流到下方。
  
實在忍不住,我改變了體位,讓岳母仰躺著,把她的白內褲粗暴地拉下。
  
露出了長著薄薄的陰毛,混雜一點白毛的部位。
  
我把她腿拉開,開始舔她羞恥的地方。
  
“啊…那裡也能舔嗎…啊啊”
  
我猛力吻著舔著那個部位。
  
我一邊舔,一邊把女性最敏感的部位用手指剝開來,開始輕柔地舔那個準確的部位。
  
“啊!啊啊!”
  
她因為快感,身體向後彎曲。
  
有時候舌頭插入密穴的稍微深的地方,舌尖就能感覺到從深處流出熱熱的液體。
  
我口暫時離開一下,再度埋首她跨間時,這次就是開始激烈地舔肛門了。
  
“啊!那裡…沒有洗啊!很髒”
  
羞恥歸羞恥,同時用手指愛撫陰蒂,襲來的快感讓她的身體扭來扭去。
  
舔夠了肛門,我的嘴離開。
  
差不多可以了吧。
  
把龜頭前端塗一點唾液,頂著岳母的入口。
  
“要進去了”
  
她的肩膀上下動,喘不過氣來似的,沒說什麼,閉著眼睛兩手在我背後亂抓。
  
應該是OK吧。
  
我把勃起的陰莖插入已經濕透的下面,插進了半截。
  
“啊啊啊啊!”
  
她發出叫聲。
  
我有點猶豫,這麼小的身體,是不是一次要把陰莖插到底。
  
我以半個龜頭的長度為幅度,慢慢的開始搖動我的腰。
  
裡面相當狹小的感覺。
  
“啊啊啊!咿咿”
  
“會痛嗎?”
  
“越來越不痛了…沒關係”
  
跟著我腰的擺動,她發出喘息,這麼回答。
  
看到她這個樣子,更加惹人憐愛了,我緊抱住她的身體。
  
這麼做了一陣,終於我說了。
  
“媽媽你可以到上面嗎?”
  
“咦…我很少這樣做耶…可以嗎?”
  
她稍微猶豫了一下,跨坐了半身抬起的我的上面。
  
“呵呵、〇〇君的這麼大的東西…全部要進來嗎?”
  
岳母有點戲虐的笑了。
  
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同時她用手引導我的陰莖,一下子腰猛然往下一沉。
  
“啊!”
  
兩人同時發出叫聲。
  
我的陰莖整個到根部都被她下面吸進去了。
  
“進來了…可是好大啊…”
  
“可以動一下嗎?”
  
“慢一點…”
  
我輕輕地從下往上頂,她就用力地抱緊我。
  
頂了幾次後,覺得應該沒問題了。
  
我覺得已經可以不要顧慮太多了。
  
我就開始隨著自己高漲的慾望,粗暴地往上頂了。
  
小小的岳母的身體,就像橡膠球一樣在我上面彈跳著。
  
相黏最緊的時候,混同著劈叉劈叉的聲音,有時候會有噗的像放屁一樣的聲音。
  
“啊!啊!這麼大力…我是…媽媽啊…啊!啊!啊!”
  
為了去除岳母的雜念,我更用力地往上頂。
  
她用全身的力氣在,指甲抓我的背,深深陷入皮肉,我覺得很痛。
  
陰莖跟蛋蛋都被兩人白濁的粘液沾滿了。
  
她半開的嘴裡,已經忍不住流出了唾液。
  
從她平常嫻靜清秀的樣子,很難想像會變成這樣。
  
我吸她的小小胸部的乳頭,她就更加狂亂,叫聲很大,自己的腰前後動,指甲抓我的背。
  
我已經快不行了。
  
“要到了…媽…我要射了…”
  
“好!就這樣射…”
  
“咦!?”
  
我不太理解什麼意思,一瞬間覺得很困惑。
  
“可以的!〇〇君的東西!在我裡面…!就這樣射!好嗎?”
  
“可以嗎?岳母!可以嗎?”
  
“沒關係。你…只要你喜歡!”
  
“要出來了!出來了!”
  
“好!啊!啊!啊啊啊啊!”
  
岳母用力抱緊我,在我肩膀上用力咬。
  
“不行了!啊啊啊”
  
“啊!啊啊”
  
兩人同時發出聲音的時候,我的陰莖前端一口氣把熱熱的精液向著岳母的深處噴出…
  
我全部的神經跟體力集中到下半身,激烈地把精子打入岳母陰道的深處。
  
“我去了…〇〇君的…好熱…我去了”
  
她身體快速抖動,說夢話般囁嚅。
  
接著用兩手把我的臉朝向她,稍微凝視一下之後,吻上了我的唇。
  
“好棒啊…〇〇君的東西在我裡面,塞得好滿…”
  
“覺得好嗎?”
  
“呵呵”
  
微笑著,岳母伸手拿枕邊的紙巾。
  
“岳母、讓它流到我肚子上”
  
“咦?可是…”
  
“好嘛。我想看。”
  
“這樣嗎?”
  
這麼說著,慢慢提高腰部,我的陰莖拔出後,有點流到前面。
  
發出噗噗噗的聲音,我的精液大量流出來,在下方擴散開來。
  
“哇。但是好棒啊。這麼多啊?果然是年輕啊”
  
岳母邊用紙巾擦拭邊說。
  
然後再拿了一張新紙巾,開始擦自己跨間。
  
整理好之後,就這個樣子我們兩人自然地進棉被裡。
  
我頭枕著手臂,她把臉靠近我的胸前。
  
真惹人憐愛。
  
想要一整天都這樣。
  

臉貼緊我,她這樣說。
  
“我們做了…我們…會下地獄的吧…會下地獄…一定”
  
“如果跟岳母一起…”
  
“噓。不要說”
  
她中斷了我要說的話。
  
“如果再更…再更溫柔的話說給我聽,我…我可能會更壞掉的”
  
只有認真性格的人才會這樣吧,我這麼想。
  
“但是…我也覺得很舒服”
  
“這樣嗎?你射了好多啊”
  
“很可能是…因為是岳母的關係”
  
這樣說完,我把岳母小小的身體緊抱住
  
我問了我在意的問題。
  
“今天安全嗎?”
  
“什麼?”
  
“沒有…剛剛中出了”
  
“呵呵你會問女人這種事嗎?”
  
她稍微笑著,拍了拍我的胸部。
  
說點傻話,當時對熟女不怎麼感興趣的我,一直以為,過了60歲的老太婆才會停經不用避孕的。
  
那時有點擔心這件事。
  

之後我們就聊各種話題。
  
岳母的初體驗的事呀等等,之前她做過的人數,含岳父只有兩人。
  
她拒絕晚上跟岳父的做愛已經十年以上了。
  
岳母對我全無保留赤裸裸的這樣說。
  
“但是…做到這樣的只有你。你岳父啊,一插入就馬上結束了。”
  
“這樣嗎?你不就不滿足?”
  
“嗯。所以我已經把我裡面的性慾早就封印起來了”
  
“今天…算是解禁了?”
  
“噗。你是壞人。我真是吃一驚。”
  
這樣說著,岳母抬眼看我。
  
完全是那個剛剛做愛中間,被我看到的,惡作劇的笑臉。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