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逃離姊姊的手掌心

自我七歲時弟弟出生開始,父母對於我的關愛都轉到了小弟身上,所以小時候我都會欺負弟弟,不是偷吃弟弟的東西就是時不時在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巴他的頭,每次看著弟弟那鼓起的臉頰和眼角的淚光除了勝利也讓人有種惹人憐愛的感覺,為了看到更多那樣的表情,我欺負他的花招也更加千奇百怪,不過弟弟依然很黏我,但是隨著弟弟國小以後,他開始刻意遠離我,而我也絞盡腦汁的想出新花招來吸引他的注意,但是反倒讓兩人漸行漸遠,面對這樣的情況我也是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心被撕走一塊。


  在我大學四年級那年,父母的工作開始忙碌了起來,他們把監督弟弟考高中的重任交給了我,雖然現在我除了要應付教授的論文,還要應付弟弟的考試,但是我也為得到拉近與弟弟距離的機會,於是我要弟弟跟我併房,雖然弟弟以男女有別的藉口回絕,但是在父母的首肯還有我的壓力下,他只得把必要的行李搬到我的房間去,我在房間的茶几上整理論文,而他則在書桌準備考試。在五月初的某一天,我要去學校跟指導教授談論論文的事情,只留弟弟一個人在家,在與教授的對談中,我仍然在心中擔心著弟弟會不會在家乖乖讀書、會不會餓著了,等到教授終於放人,我急忙奔回家中,但一回到家中,我按著電鈴,久久卻沒有回應,在熱氣的蒸騰下,我的怒氣也開始上升,於是我一氣之下,直接用鑰匙開門,一進到家門,發現弟弟並沒有在我的房間讀書,反倒是跑回自己房間並將房門反鎖,見此情形,我的怒氣沸騰到最高點,於是我在家中找到弟弟的房間鑰匙之後,將他的門鎖解開,原想衝進去的我,決定先開一個小縫,看看弟弟在幹什麼。


  不看還好,一看就看到弟弟竟然在那邊看A片打手槍,還戴著耳機,好啊!!!這小子竟然在家中無視我在外面熱得要死,在房間裡吹冷氣打手槍,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我一氣之下大腳一踹,把他的房門踹開,然後一巴掌就往他臉上甩去,弟弟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也弄得火了,但面對我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的表情,他只得嚇得跪在地上,在怒火的傾瀉下,我口不擇言的把他罵得一文不值,隨著他的頭日漸低下,臉頰也開始鼓起,眼角也泛著淚光,但是他胯下的肉棒,卻沒有因此消腫,反倒被我罵的逐漸挺立,見此情形我心中有了一個惡作劇的念頭,於是我命他將衣服脫光,還用腳去踩他的肉棒,見他的臉色在痛苦跟舒爽之間交錯,我也開始興奮了起來,手也不由自主的往自己的下身撫弄,在他要射出來的那剎那,我用力一踩,從腳掌湧出的熱液,濺射而出,沾染了兩人的身體。事後我要脅他不要告訴任何人,兩個禮拜後,隨著考試的結果出爐,弟弟表現失常,只考上了東北角一間偏遠高中。

    在東北角的靜謐小鎮,為了方便就學,父母將我託給了住在當地的二叔,跟著小堂妹一同上學放學,在學校的功課也沒有像市區那麼繁雜,有了新的朋友甚至還交到了一個女友,最重要的事就是我終於脫離了跟我糾纏了15年的女魔頭,也不枉我刻意操控分數和志願,也讓我贏得東北角的臨海小鎮過著好不暢快的生活,但是這樣愜意的日子卻在那一天畫上句號。


     那天由於國文老師請產假,需要一個代課老師來代課,在同學的竊竊私語中,我從中得知那位老師是一個年輕秀麗、長髮及肩更有名校學歷加持的女老師,正處青春期的我自然浮想連翩起來,想像一名長髮身著套裝,身形穠纖合度臉蛋酷似偶像明星的女老師。


    此時站在講台上寫著名字的老師卻破壞了我的美好幻想,那熟悉到不能熟悉的名字,那個刻意用無度數眼鏡遮蓋的臉龐,不會錯的,那個人便是我那避之唯恐不及的親姊姊,掌握了我十五年人生的女魔頭,在講台上他一一回答了同學的問題,講到了與我之間的關係還刻意向我的座位方向看去,我為了不與她對上眼還刻意把頭低下來。


     放學後,姐姐叫住了我,並要我上車,但是並沒有往二叔家駛去,而是開到了鎮上的一間民宿,下了車以後,她領我到我的房間,我的行李已經被二叔那邊送過來了,在姐姐的幫忙下,我的行李沒兩三下就整理完了,剛好也到了快吃飯的時間,她要我先在書桌前寫作業複習等她。


    在飯桌上,我倆交流最近的生活點滴,原來在我考上高中搬到二叔家以後,父母的工作更忙了,家裡經常只剩下姊姊一個人,她之前都一直在各個學校尋找當老師的機會,在從朋友處得知我的學校那邊有缺之後,為了工作以及和家中唯一的弟弟相聚,搬到了東北角的民宿,到了那邊在出國留學的朋友囑咐下,她除了學校的工作,她還得幫朋友打理民宿,當然姊姊搬來這裡也知會過二叔了,並要求二叔不要先知會我,並趁我上學的時候把行李先搬到姐姐的住處,姐姐從以前都是這樣,總是縝密的設計周遭的一切,就連飯桌上的菜肴,都緊緊的抓住我的味蕾,但這樣反倒是讓我更加害怕眼前的這個女人,不知道她又想出怎樣的惡作劇來惡整我了。


    在吃完飯以後,我打個電話知會二叔,要他們不用擔心,二叔在電話中一直稱讚姐姐是怎麼聽話懂事,並要我好好聽姐姐的話有事多幫忙她。電話正講到一半姐姐便站到我身後我大吃一驚,但是她在我耳邊要示意要我別出聲繼續講電話並直接從我的褲檔掏出肉棒,於是我一邊應對著二叔、嬸嬸那邊,一邊還想竟辦法讓自己不在那樣的情境硬起來,但是在姊姊柔軟多變的手指下,怎樣的努力依舊是枉然,於是我只得一邊壓抑住自己臨近高潮的情緒,一邊講著電話,終於在剛好掛上電話的那一刻,我也克制不注射精的衝動,姐姐見狀便停止了手邊的動作,趕忙將褲子穿好,褲子便這樣糟了殃,沾染了我的精液。


     婉拒了姊姊的好意,我將自己沾染精液的衣褲簡單清洗後丟進了洗衣機,然後獨自一人來到了浴室正當我在沖洗之時,浴室的門卻打開了,姊姊圍著浴巾走了進來,我原想叫她出去,但她說家裡要開源節流,一起洗可以省水費,於是我只得草草的沖洗之後,離開了浴室。


    在晚上,我將房間的燈只留下一盞,並將門鎖上,避免姐姐像以前一樣跑到房間裡惡作劇,睡到了一半,我被突如其來的冷風吹醒,我原想下床關窗,但是帶我想分身下床時,發現燈早已被關上,而自己也衣衫不整,身體被另一個藏身於夜色的女人如同觸手的四肢給纏繞,將我因懼怕黑暗而消失八分的睡意消滅得一乾二淨。此時在黑暗中輕柔的女聲在我耳邊說道:弟弟我是姐姐啦!我睡不著,想要跟你聊聊天。但是聽到女聲主人的真實身分不但沒有讓我放鬆,反倒讓我更為緊張,畢竟她最喜歡在睡覺中想盡辦法讓我弄得夜不能寐,我想盡辦法將身上的弱點防住,等待她的下一步攻勢,但是她仍然維持者原有的姿勢,並未出手,只在耳際間說道:我調皮的弟弟啊!!你想盡辦法操控分數和志願就是要逃離姐姐我嗎?


    我被她這個問題嚇得只得怯生生的應聲:是!!好像意會什麼事情的她答道:我知道那時候那樣對你我很抱歉,我真的只是在氣頭上才那麼做,我知道我這樣說你也不會接受,那樣的話姐姐就用自己的身體來向你賠罪好不好!!被她這句話嚇到的我連忙掙脫,但是激烈的動作反倒掙開了她身上寬鬆的睡袍,睡袍下那纖瘦的身材,沒有親密衣物的掩蓋,坦露得如同語氣中帶著的誠意,看呆了的我只能讓她在夜色的掩護下對我的肉棒發動攻勢,在理智上我原想將她推開,但是她熟練的嘴和舌,讓我反倒緊緊的揪住她的頭髮,就在精關外洩的那一刻她卻戛然而止,正當疑惑的我只見她將自身的睡袍退去,示意我鬆開手後,赤身裸體的躺在我的床上,她這樣的主動讓我嚇到了,急忙說道:只是道歉根本就不需要做到這樣的程度吧!!!這種事應該跟未來的姊夫做才對。此時姐姐卻微微一笑,將我壓倒在床,然後在我額頭上吻了一下在我耳邊罵了一句小色鬼之後,便穿上睡袍離去了,那晚我打了一個小時的手槍才沉沉睡去。


   經過數夜如此的糾纏,又加上她隨意欽定小老師的工作,讓我逐漸吃不消了,不過一想起下個月的連假便又打起了精神,那就是我好不容易存好了錢,要約女友看電影。但是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向我襲來......


   連假第一天,原本要去看電影的我卻被姐姐給揪上了車,原來是爸媽這次假期要跟我們團聚,在車上原本要打電話取消約會,但是姊姊卻告訴我,已經向她知會約會取消的消息,於是萬般無奈的我只能跟者姊姊參與家人的活動,回到家中姊姊和父母相談甚歡,而我總是呆呆地看著手機,惹的父母有些不悅,此時姊姊只得打圓場,替我解釋是臨近段考以致於心不在焉,父母聽完,才釋懷下來。


  這次連假基本上都待在家裡,在家中除了姊姊時不時的惡作劇還要應付父母的家長裡短,讓我覺得浪費了這次的假期,回到了學校,女友感覺有些冷淡,無論我怎麼主動示好,她都只是冷冷的互動,於是我只好讓朋友替我打聽,才知道原來在我忙著小老師的工作的時候,女友早已跟籃球校隊的學長打得火熱了,在連假約會取消之後,她便喜孜孜地跟學長出去玩瘋了,事到如今,我也只得識趣地跟她自動保持距離。各自過著平凡的校園生活,直到一個簡訊,打破了這段寧靜。


  姐姐在廚房中準備晚餐,而我則在客廳轉著電視,找有沒有好看的新節目,此時姊姊的手機突然傳來簡訊,號碼是一個不認識的人,但是簡訊的內容卻讓我氣炸了天!!!!!!原來簡訊是那個學長傳來的,內容大致上是感謝姐姐替他追我女友出謀劃策的事情,我按耐了想衝到廚房興師問罪的衝動,故作平靜地跟姊姊吃著飯,但是我對於姐姐的回應基本上就是嗯、哦數字帶過,直到她試探性的提到我女友的時候,我終於爆發了,回嗆了一句:反正在妳的幫助下,我們已經分了,這下妳高興了吧,反正對妳來說,我只是妳無聊時打發時間的玩具而已,不是嗎?然後我甩上了房門。無論姐姐怎麼樣的哭喊,我都相應不理,過了大概數個小時,正口渴的我到廚房的冰箱拿飲料喝,卻看到在客廳裡哭累了,睡在沙發上的姐姐,雖然對她我還有些生氣,但是出於手足之情以及擔心她感冒,我只得將她抱回房間,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終於把她安置在床上,看著她的睡臉,我竟然感到了一絲心動的感覺,但是想起她惡意的害我分手就讓我很快地打消了那份感覺並準備拿了飲料回到房間。


    從那天起我倆可說是不發一語,到了學校也只是出於禮貌性地打著招呼,回到家除了幾句回應,基本上就是各過各的。時光似箭,國文老師在班級群組中說:小孩已經滿月,要準備結束假期回到學校上課, 而姐姐也要結束將近十一個月的實習生活準備打道回府了,歡送會那天,班上的同學都感到很不捨,畢竟姐姐除了外型亮麗,教學專業認真,平時也幫不少人解決疑難雜症,雖然有著喜歡對我惡作劇這個缺點,但其實以她的條件來說,她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姓。不過對於將要回復自由的我來說那些都不重要啦,我只想回到二叔家繼續以前的天高皇帝遠的生活。


    到了姐姐要回去的最後一天,姊姊在打掃準備把民宿交還給姊姊的朋友,為了方便她只身穿一件寬鬆的T恤,彷如一件連身裙,下身應該也穿著一件短褲,但這也夠讓人想入非非了。不過我自然也不管她,依舊整理得很勤,內心正期待著回到二叔家的生活, 此時姐姐打開了我的房門,在進入房間以後便將房門反鎖,不打算放我出去,我正要問她要幹嘛的時候,她卻吻上了我的嘴唇,她笨拙的唇舌,在我的口腔翻攪著,我也同樣笨拙的回應著,吻了一分多鐘,我們才掙脫了彼此,然後她才說,看來初吻這件事,還是沒有辦法像每晚夜襲弟弟那樣熟練啊,說完!便無視驚呆了的我,將我整個人壓倒在床上,我見她如此主動,便放下了自己的矜持,回應她的求歡,於是我隔著寬鬆的T恤,揉弄著她的胸部,這才發現姊姊原來在進來之前便已經沒有穿內衣了,為了再次確認,於是我摸向下身,我的天啊!!!原本應該是內褲或熱褲的地方卻只剩濕潤的花蕾,看來姐姐這次真的是豁出去了,於是為了回應她,於是我也急忙地脫下自己的褲子,怎料不知是太緊張,還是只用一隻手脫褲子很不方便,眼見此等美肉卻沒辦法大快朵頤,真是讓人急死了,姊姊見此窘況,只是微微一笑,然後用無比熟練的手法,脫去了我的褲子,見此情形我打趣的說:看來你在大學四年累積不少經驗嘛!!但姐姐也不甘示弱回嘴:對啊!!每次夜襲都脫你這小懶豬的褲子,還用腿夾著讓你去了那麼多次還睡的那麼死,如果你是女生的話,早就被人撿屍了!!此時我大喊一聲:好啊!!你這騷姊姊總算是露出真面目了哦。看我不幹死妳!!!!說完。便將她拉了起來,用狗爬式的姿勢壓著她,然後在姊姊的配合下我倆終於結合在了一起,我讚嘆於姐姐密穴的完整緊緻,在姐姐的呼聲中,我感覺她可能也對於我的肉棒感到大小適中,我倆並未多動,而是靜靜地感受這一刻,但是好不容易掌握主動權的我怎可能讓此機會流失, 於是我開始由慢至快,開始聳動我的腰部,而姊姊也從開始的不知所措,也開始猛烈的前後擺動,回應我的腰部動作,兩人忘我地喊著不堪入耳的淫聲穢語,終於我倆同時達到了高潮,滿臉通紅的兩人擁著對方進入了夢鄉。


      我從夢中醒來,發現時間才凌晨四點多,姊姊早已經醒了過來,並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我在桌上也看到了一份轉學考的報名文件和一封信,信中大意是,在打掃我的房間替我整理行李的時候,發現高中學測的答卷,發現我錯的題目,都是姊姊之前和我再三複習過的,雖然對此感到懷疑但原本以為只是疏忽大意而已,但是實習之後到高中問過我的成績以及對照我實際的課業表現下,她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被自己的弟弟給擺了一道,於是從那晚的夜襲開始,她想方設法拍了我倆許多照片跟影片,並一方面鼓勵學長追我女友,另一方面用小老師的職務將我帶開,讓學長跟我女友可以增進感情,而父母也是她安排來聲東擊西的工具,讓學長可以成功告白我的女友。信中最後還告訴我要嘛就乖乖接受轉學考的安排,隨她一同到她新任職的學校就讀,要嘛就是讓那些照片曝光在校內、班級群組讓我無法在學校混下去。面對兩難的抉擇,我抱著頭思索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