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女星的決定

1


王奕綾感覺到托馬斯的精子射入自己的肉穴時才想著她從今天起該要做什麼。這正是她簽約時決定要在一年內拍的第十五片色情電影。她需要決定她是否要繼續當色情明星還是退休當個平常人。

她知道要當個平常人已經不是可能的事了。但是她要繼續當色情明星也不是一定可能的事。她自從滿十八歲就跟公司簽了合約。當時因為她的美貌和完美身才,加上她那時還是個處女,公司非常想要她來拍片。她當時有談判的權利。她堅持十五片電影都只跟一個男演員做愛。而且這個男演員是她當時的男朋友。公司和製片人都不是很高興,可是到最後還是簽了合約。

托馬斯把肉棒拔出她,讓她感覺到小穴合璧起來,沒有壓力的感覺。她也感覺到他的精子跟著流出去。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她為了攝影機後的觀眾展露出她最隱私的一面。她用力把精子擠了出來,然後對了攝影機裝出她覺得應該是她最享受的表情。再過了十幾秒後,導演才說「卡!」

托馬斯吻了她的嘴一下從床爬了下去。他對她說道:「我等妳會議完了後帶妳去吃晚餐。」

王奕綾躺了一會後才也下了床走向幕後。她走過了全部的工作人員,不理他們每個想要幹她的眼色。她到了幕後的廁所開始洗澡澡。她洗到一半,她的經紀人,達納手裡拿著長袍走進廁所。她看到達納說道:「我快要好了。」

「慢慢來,」達納說道。「雖然這可能是妳拍的最後一片,可是妳不需要急著離開。他們也不會趕妳走。」

奕綾知道達納是個好經紀人。畢竟她也當過了十幾年的色情女演員,所以對她非常照顧。她支持王奕綾這一年來的固執,一直都堅持她應該做她想要做的事,她從來沒有影響王奕綾去做她不想做的性事。

王奕綾洗好後把長袍穿上說道:「製片人到了嗎?」她知道公司再次要跟她談續約的事。她們談了很多次了,兩邊還是沒有更接近可以簽約的地步。

「還沒有,我們先到化妝室等他們。」

她們到了化妝室時才看到了四個男人坐在室裡的沙發上。四個人都站起來迎接這兩位女人。王奕綾認識和她合作七次的柏油導演,一個禿頭,大肚子的矮小中年男人。他雖然長這樣,可是他是她最喜歡一起合作的導演。她也認識高大的製片人摩根先生。他長得英俊,而且穿的西裝整整齊齊的。如果她才第一次遇見他,她根本不可能想到他是色情片的製作人。在他身旁是她見過一次的公司董事長馬洛先生。他穿的滿隨便的,而且他看起來是四個男人裡最年輕的一人。如果不知道真相的人都會以為他是剛出道的工作人員。最後的一個男人是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雖然她沒見過他,王奕綾知道他是個男演員。

當大家都再坐好後,馬洛先生先說道:「奕綾,我一直是妳的粉絲,我覺得如果我們就這樣子就結束我們之間的關係實在太可惜了。」

達納回答道:「可是你們的要求實在太不合理了。」

摩根先生立刻說道:「達納,妳也是過來人,妳應該知道我們的要求非常合理。五位男演員不算過分。它已經比妳還在當女演員時好得多了。」

王奕綾知道達納剛出道一年就已經跟了二十幾位男演員演過戲了。她曾經查她有跟多少位男演員演過戲,網路上只有寫兩百多位。當然她知道她是全業裡性伴最高的其中一位,可是據她所知,平常有在業裏待過一年以上的女演員都會有跟十幾位男演員做過愛。達納不理他的話而繼續說道:「奕綾的姿色是全國,不,全世界色情業的屬一屬二的女演員。而且她代表你公司一直想要找的東方口味,這種要求當然不合理。」

「她的姿色是沒人否定的事。她能讓我們打入東方人的市場也是我們想要的。我們當時會簽了只讓她跟一個是她男朋友的男演員做愛的契約也就是因為她的天使美貌和魔鬼身材。可是妳也應該知道色情這一業不能只靠長相。每個女孩都是靠她的願意去做更激烈,更變態的性事來爭取她們在這一行的位子。我們的客人想要看到他們平常看不到,做不到的事。他們想要看到奕綾被兩人上下一起幹,被人輪流幹!」摩根先生說道。

王奕綾記得她的第一部作品當然非常賣座。畢竟她的美貌和身材都過人,而且她當時是個真的處女。接下來的幾部作品也都算不錯,可是當跟她做愛的男演員一直都沒有改變,所以劇情都無法有很大的改變,令她的名聲大降。畢竟就像摩根先生所說,色情演員在客人的眼裡都應該要有多位性伴,也會做一般女人不會做的性事。她那時才知道在這個行業裡最重要的不是美貌和完美身材,而是敢做而且可以給人她很喜歡做愛的映像。所以她決定不照合約答應在拍第九部電影時獻出她第一次的肛交。因為肛交,第九片和接下來的兩片算得上賣座,可是接下來的幾片又回到了低銷售成績。她其實不是很在乎她的作品賣不賣座,但是這畢竟是個生意,所以她的作品賣不出去就等於她需要改變,要不然她不可能再當女演員了。

她知道她已經是個色情女演員的身份了,可是她卻有個不想要有特別多性伴的保守想法。她當時會當個色情演員也是想要了解自己對性有什麼感覺。她對性一直都沒有興趣。她會跟托馬斯交往也是因為他一直纏著她不放。但是她開始跟托馬斯交往後,她也沒有答應要跟他做愛。他每天都會煩她,她就是不答應。直到有一天她在逛街時被色情片公司的探問看到,問到她要不要當色情女星時她才對性開始感到有一點興趣。她到現在還不是完全懂自己對性的看法。但是她很確定她不要有多位性伴。

本來摩登先生已經決定不會跟她續約的。可是馬洛先生堅持要找個讓兩方都滿足的協議來繼續他們之間的合作關係。所以才會有這個會議。因為她的姿色,這十五片電影已經讓她賺到了十年平常打工賺得到的錢, 或者其它女演員兩三年才賺得到的錢。所以她一時不需要像其他女演員一樣為了錢繼續做下去。可是她卻知道她會失去到現在唯一可以讓她感到性的快感的方法。所以她其實也想繼續演下去,可是她還是只想跟托馬斯做愛。畢竟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雖然因為她的奇怪個性引起她無法在平常時候與他做愛得到快感而分手,在攝影機前,她還是感覺得到做愛的快感。

當摩根先生看到她沒有回答時,他說道:「就像馬洛先生所說,我們希望我們可以找到個方法來繼續合作。所以我們決定不要求妳需要跟五位男演員做愛。我們只要求妳跟另一名男演員做愛。這是我們公司最受女演員歡迎的男演員,馬汀。只要妳可以跟他拍五片,每一片都有三p 戲,我們就可以先續約五片!」

「對啊,這個是個很好的方法,」柏油導演接說道。「而且這五片都會是我導演的,所以我會把拍它的過程和完成的產品讓妳無可挑剔!」

「價錢呢?」達納問道。

「每片都加百分之七。不錯吧?」摩登回答道。

達納點了點頭表示她同意這個提議。她看了王奕綾一眼,王奕綾卻說:「能給我幾天想一想嗎?」她以為之前已經跟這些人說了很清楚了。她不想跟任何其他男人做愛。

摩根先生想要講出什麼抗議的話,可是他被馬洛先生搶先一步:「好,我給妳三天的時間。如果妳不答應的話,我們真的很榮幸有機會跟妳合作,只可惜妳永遠都不可能再色情圈裡做了。」

四個男人都走了後達納說道:「我知道妳有妳自己做人的原則,可是妳既然已經下海了,妳說妳只跟一個男人做愛過,也沒有人會相信。馬洛先生已經很配合妳了,我希望妳好好想想。」

王奕綾只有點了點頭。達納離開後,她等了一會兒才穿好衣服離開了化妝室。

2


王奕綾走出攝影棚後看到了托馬斯站在他的車旁等著她。她這時才記得他之前說他會等她的事。她走到他身旁時說道:「對不起,我忘記你之前說過你會等我。」

「沒關系,」托馬斯說道。「我只想帶妳去吃頓晚餐,慶祝妳契約解除。」

王奕綾知道他一直都對她很好。即使他們分手了,他還是像他們還在一起的樣子待她。他是唯一反對她續約的人。當時她決定要進入色情業時,他也非常的反對。可是當她說她希望她能被他在鏡頭前破處時,他也沒有反抗的能力。因為他們那時已經交往了接近六個月的時間,他每一次要求性的行為都被她拒絕。所以當她給他跟她有做愛的機會,他當然一下子就答應。但是她也破碎他的心。因為她只想在鏡頭前做愛。他懇求過她,他們也私人做過一次,可是就只有那麼一次。也因為他對她的慾望超過她可以給他,她們在她才拍了三部戲後就分手了。

托馬斯雖然一直想與她從新在一起,他過得其實不錯。從他跟王奕綾第一次做愛到現在,他已經跟二十多位女演員有性愛了。而且他賺的錢也不錯。即使王奕綾不再做這一行,他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繼續與其他美女做愛。王奕綾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一直纏著她。她知道她的美色是一級的,可是她已經對他解釋了很清楚她對私人的性愛沒有興趣,所以她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事。「我覺得我們不需要慶祝。」

托馬斯也知道她既然這麼說了,他怎麼說都改變不了她的主意。「那讓我載妳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有開車進來。如果我不開走的話, 我不知道什麼時後會再回到這裡。真的不好意思讓你等了這麼久。」王奕綾說著就走開往她車的方向走去了。

托馬斯說道:「我們還需要做促銷活動啊!」

王奕綾回答道:「那還是幾個禮拜後的事,我不能沒有車開吧?」

托馬斯聽到她這麼說他才搖了搖頭才上了自己的車然後開走。

王奕綾上了車後呆呆的坐了半個多小時。她不只不知道她的一生要怎麼走,她也不知道她一時要去哪裡。雖然她喜歡一個人的世界,可是她卻在這時需要有人陪伴。因為她孤僻的性格,她沒有幾個朋友。也因為她跳進了色情業,她之前唯有的朋友們也都離開了她身邊。她唯一想得到她可以去找的人只有她的父親。

但是她卻害怕去找他。當時她的父親當然非常反對她去演色情片,而且還把她趕出家門。但是在這個她需要對自己的人生做決定的時候,她卻突然覺得很需要去找他。畢竟在她進色情業以前,她們有個非常令人羨慕的父女關係。想到她們之前有的關係,她決定往著她被逐出的家開車。

3


王奕綾到了他父親的房子時,她看到了屋子裡的電燈都熄了。她不知道是否是因為他不在家還是他是在他房子的其他地方。她雖然希望再看到她父親,可是她還是害怕見到他的那一刻會發生什麼事。

她從皮包裡拿出她一年沒用過的鑰匙。她希望她還可以用它。她很高興她可以轉動它,然後把門往前推。她走入漆黑的屋子,把燈打開後發現裡面一點都沒變。她覺得她好像才離開了一天的時間。她想要像以往一樣回到家時叫聲「爹地」,可是她卻沒有勇氣叫。他們之間已經不是那種關係了。她也想要不要叫他王季明。但她想到這樣不太尊敬他。即使他不認她做女兒,她還是當他做父親。所以她沒有叫出聲。

她慢慢地走上樓梯去看看她父親是否在他的房間,可是她看到他房間的門開著,她往進去之後知道他不在那裡。可是她看到房間裏桌子上的幾張照片。每張照片中的兩個人就是她和她相依為命的父親。這讓她微笑。他雖然趕她離家,說她不是他的女兒了,可是她看得出他沒有忘記她。
她父親不在樓上也不在一樓,讓她以為他真的不在家。她走下樓,然後走向廚房看看時聽到了一點從地下室傳上來的聲音。她一時聽不出那是什麼聲音。她覺得她父親有可能在地下室裏使用她還沒有離家之幾個月前買的新電視和音響設配。

因為他有可能在家,王奕綾的心跳快的不得了。她即將面對一年前曾經說過他們不再是父女的父親。但是她每走進一步,她卻聽得更清楚從地下室傳上來的聲音是什麼。她是個女色情片演員,所以她死都認得出這是什麼聲音。女人做愛時的呻吟聲。

她生氣他當時會為了她要拍色情片把她趕出家門。而他自己卻會看色情片。可是她想了一下後承認他並沒有說他不看色情片,他只說他不要自己的女兒拍色情片。可是她還是想去罵他,說他根本就跟其他的色鬼一樣。她想了想她是否應該現在就下去找他說他的不是還是等他把色情電影看完。她覺得她還是等他看完色情電影或射了精後再去找他。

她等了一會注意聽著他在看什麼樣的色情電影。她聽得不太清楚,所以她走向了地下室。她走到了地下室的樓梯上時聽得一清二楚。她可以聽到電影中的每個聲音;皮膚啪啪啪的聲音,男演員的輕聲呻吟,和女演員顯然非常享受的呻吟聲。她覺得這個女人的呻吟聲很熟悉,畢竟她看過了很多部影片來做考慮自己在戲裡該怎麼樣表現。可是她連續聽了幾秒鐘的呻吟聲,她才發現這個女人就是她自己!

她才剛發現她的父親好色,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她自己的父親會看她拍的色情電影。她又害怕又生氣,可是她不敢亂來,所以她繼續聽下去。過了幾分鐘後,她才完完全全確定她父親在看的色情電影就是她拍的第六部電影「少女的春夢」。她覺得很噁心,所以她想轉身離開。可是她卻聽到她父親的聲音呻吟出「喔奕綾,奕綾...」

聽到這樣子,她罵自己為什麼會笨得想要回來找他。她本來想要一走了之,不再跟他這樣一個父親有關係了。可是她卻氣得要死,想要先罵他是個偽君子後才走。所以她並不離開而往地下室走。她走到樓梯一半就看得到八十吋螢幕顯示著自己張開著雙腿正在被托馬斯一次再一次的強烈插入的情景。她也看到了她父親的後腦勺和肩膀在沙發之前移動。很顯然他正在手淫。看到這種情形,她以為她會更生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氣消了。她只有呆呆看著電影一直演影下去,也看著她父親手淫的動作。

除了不知道為什麼她不再生氣了以外,她也感覺到了一股莫名奇妙的慾望感。她之前也看過自己的作品很多次,可是她從來都沒有這種感覺。這次唯一不一樣的人和環境就是她父親和她在她從小到大住的家。她想說服她自己是因為環境的關係她才會有這種感覺,可是她覺得不可能。她一直注意她父親的動作。她看得出了她父親的動作是跟著托馬斯的動作動的。托馬斯慢,她父親也慢,托馬斯快,他也快。她覺得他根本就是在想像他在幹她! 她並沒有因為這樣生氣,反而她卻抬起裙子,開始透過內褲撫摸自己的陰部,她從陰蒂開始一直往下摸,知道她摸到了自己小穴的位子,而且感覺到她已經濕去的內褲。

雖然她進了色情業一年了,可是除了要拍戲時,她不會手淫的。所以她會看到自己的父親看她的影片手淫而有慾望,真的是驚嚇到自己。但是被自己嚇到也沒有停止她對自己陰部的撫摸。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她在拍戲時有的感覺。她感覺到快感,比拍戲時還要好的手淫快感。

就這樣,父女兩人一起手淫直到電影播到托馬斯在她小穴裡射精的那一刻,她的父親也叫出聲射了精。王奕綾也感覺快要高潮了,特別是當她父親是看著她的電影而射精的。更何況,她知道她如果高潮的話,她一定會出聲讓他知道她在看著他手淫。所以她立刻把她用來手淫的手擺在背後然後把裙子拉下然後想立刻上樓。

可是在她可以轉身離開前,她父親先轉過了頭看到了她。她們父女倆個人尷尬地望著對方什麼都沒有說,而電影裡的她顯示著一個滿足的笑容諷刺著她。

沉默了一陣子,因為新的情景開始播出,她父親才把電視關掉然後問道:「妳回來啦?」

王奕綾沒有立刻回答,她一直只有瞪著他看。他知道她一定看到他所看的電影也看到他在手淫的情景,所以他問道:「妳都看到了?」

她這次有點頭反應。她把之前想要罵她的話都忘記了。
他歎了一口氣說道:「我,爹地對不起妳...」

奕綾沒有回答他。她看到了一堆影碟的包裝在電視旁,所以她走過去看看。如她所料,是她已經出片的十四個作品的最高級包裝。她想最少她父親在支持她。可是她萬萬沒想到他會這麼的用心也用精子支持。她轉身走上樓梯。他父親問道:「妳要去哪裡?」

她知道他已經沒有權利叫她離開屋子,所以她說:「回我的房間!你不要跟我!」

她上了樓後,等了一會兒才安心她父親不會今晚來找她。她感覺得到溼透的內褲所以她想要再洗一次澡。她進入了自己的房間把衣櫃打開看到她一年多都沒穿過的衣服。她覺得她在高中時的衣服品味很差。還好她不需要把它穿回家。然後她拉開她的內衣褲抽屜想要找奶罩和內褲。她驚訝地發現她的內衣褲抽屜比她記得的要整齊。她是個愛乾淨愛整齊的人,可是內褲她唯一不覺得該摺,不該擺整齊的一樣東西。她的奶罩整齊是應該的,可是她不記得有整理過她的內褲。她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是她父親整理了它。她一開始是對他生氣,可是同時也感覺到強烈的慾望。她試著不去想為什麼會這樣,所以她隨便抓了一件奶罩和一件內褲。兩個感覺的原因都是因為她父親是個變態。她沒想到她卻會在內褲上摸到一種乾硬的感覺。她仔細觀察了她手上的內褲看到了她的白內褲上有幾個淺咖啡色,拳頭大小的斑點。她不用猜也知道這是精液造成的。她看的出來這是洗過的內褲,可是應該是讓精液幹掉了才洗才會變成這樣子。她再拿起了其他幾件內褲,發覺它們也都被精子沾過。她想起他之前也有手淫,她雖然沒有看到他用什麼來阻止精子到處亂射,所以她去找洗衣籃看一下。她果然找到洗衣籃裡有五件自己的內褲。

她知道她父親對她有慾望而且會看她的色情片來手淫,可是她也知道她父親跟一般人一樣,只有在週末才有時間洗衣服。她想到今天才星期二他就已經手淫了五次次,再加上之前的一次,一共六次。兩三天內他就手淫了六次!

她對了自己的父親會對自己有這麼強烈的慾望有些了解。畢竟她從小到大就一直是最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她發育後有最好的身材。可是她卻對自己對他強烈的慾望感到迷惘。說他英俊瀟灑是誇張了點,可是說他把自己保持的很好大家都會相信。何況東方人看起來都會感覺比較年輕。他雖然快要五十歲了,可是他卻看起來像是四十不到。而且她們相顧唯命了怎麼九她都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慾望,所以她知道不是他的長相引起她的慾望。她也知道不是他的大肉棒的原因,因為她在還沒看到他的肉棒前就有了這個慾望。她也知道不是看著任何人手淫她就會有慾望。所以她唯一可以想到的原因是因為這是亂倫她才會有慾望。她知道最不該看她的影片的人不只會看還會因為看而手淫。她也知道自己不該對他有慾望而有慾望。就像當時會她去想拍色情片,她知道把自己獻給大家看是大多份社會不諒解的事,所以這麼做給她她想嘗試的慾望。她覺得亂倫比拍色情片還要更嚴重。

這時,她想到她續約的事。她不懂為什麼她寧願選擇亂倫也不想跟多一個人在鏡頭前做愛。她知道這個年代,很多女孩子沒有拍色情片就有比她多的性伴。就像達納所說過,她已經在色情業裡了,沒有人會相信她只跟一個男人做過愛。可是她就是不想這麼做。

所以她立刻把全身的衣服都脫了掉然後進入了澡盆。她才打開水龍頭一下子就把兩隻手指插入自己的肉穴,而另一隻手則開始撫摸自己的陰蒂。雖然她現在所感覺到的快感沒有比之前看著父親手淫時的好,可是因為她還有辦法想像之前她父親在手淫的景象,她還是感覺到夠滿足她的快感,讓她能夠高潮。這次的高潮雖然算滿小的,可是至少她能一時不再想她與她父親做什麼不該做的事。

4


雖然奕綾有了個很出乎意料的一天,她一爬上床就睡到天亮。她醒來時還以為她還在上高中,她看了一下手機看到已經八點了而慌得以為她要遲到了。可是她一打開她的櫃子,才記起來她其實已經不是個高中生了。她是個色情片演員。

她也記起來她父親昨晚做了什麼事。她也記起她自己做了什麼事。她不知道為什麼她昨晚沒有離開屋子,因為這那樣她就不需要面對他,面對她們父女倆人所做的事。但是她也想要有結果。如果她就這樣走的話,她不可能知道為什麼她父親會這麼反對她去演色情片,卻會看著她演的色情片手淫而且還叫出她的名字。她也想知道為什麼她看到了他手淫時會感覺到慾望。她去演色情片就是想要尋找她對性的看法,但是她卻會被自己父親看著自己演的電影感到慾望。她知道不太可能是因為任何人看著她的影片手淫就會讓她感覺到這樣,因為她已經參加過幾場特別給她粉絲的派對。而在這些派對裡都會有一段時間看她最新的影片,讓她的粉絲手淫。她記得每一次她一點慾望都沒有。所以她懷疑她可能對他是她父親而有慾望。

她希望她不對她自己的父親有慾望。因為她當個色情片演員已經夠被社會嫌棄了。她知道如果她再加上亂倫的話,她可能永不翻身了。可是即使她沒有對自己的父親有性慾,她卻完全相信她的父親對她有性慾。她想到:「他不只有一片,他有我拍的每一片作品!而且他髒污了我所有的內褲!」

想到這裏,她又對她父親感到生氣所以她決定離開。她覺得她不能面對一個對她有慾望的父親,也不希望自己栽入亂倫的關係。她決定她會有慾望是因為太久沒回家,而且她覺得自己的影片實在是太厲害了,讓她看自己會有慾望。她把耳朵靠門聽聽門外有什麼動靜。她什麼都沒聽到,所以她以為他去工作了。她打開門走出她的房門。這時候她父親也開了房門走出他的房間問道:「妳有睡好嗎?」

王奕綾沒有回答而問道:「你沒有去上班?」

王季明說道:「我跟公司請了假。妳會回來,我當然覺得我需要擺下其他的事來處理我們之間的誤會。我怕我回到家前,妳就已經走了。」

「誤會?什麼樣的誤會?看著自己女兒的影片和用我的內褲手淫會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嗎?」王奕綾雖然這麼說,可是她卻又開始感覺到跟昨晚一樣的莫名奇妙的慾望。

王季明說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自從妳去當色情片的演員後,我立刻後悔把妳趕出去。妳走後我過得非常痛苦。我非常想念妳。之所以會看妳的影片和用妳的內褲手淫是因為我太想念妳了。」

「你這種方式想女兒也太特別了吧?」她覺得這根本就是胡說八道。

「我知道我變成了一個很變態的父親,可是我根本沒想到妳會回來。」

「你看不到我所以你就覺得你可以看我的影片和內褲來手淫?是不是因為你當初說我不再是你的女兒,所以你覺得這樣就不是亂倫了?!」

「我真的第一次購買妳的影碟時是因為我太想念妳了。我本來只想要收集它,看到了妳在包裝上,可是只看照片根本就不夠。但是我一直忍耐,我買了兩個月才看了它。我以為我可以只看影片來看女兒好不好,可是我一旦看到了妳的裸體和做愛的樣子,我就不自禁的手淫。之後我一直等待著妳有新片出來...而且去找出妳的內褲...」

王奕綾聽他這麼說,她的慾望變得更強烈。她知道她是該對他生氣的。所以她還是裝作對他很生氣。「可是你這麼做,我們能怎麼繼續做父女?」

他父親抓了抓頭回答道:「這個也不能完全怪我...」王奕綾瞪了他一眼可是他說道:「先不要生氣,聽我說。我們當時為這件事吵架時,我也問過妳我們要怎麼繼續當父女。記不記得?」

王奕綾想了一下子才想起他當時真的有這麼問過。「那又怎麼樣?」

「因為即使我沒有把妳當成色情的物品看待,我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妳。我是一個男人,雖然妳是我的女兒,即使我沒有看到妳做愛的樣子,我唯一的女兒拍色情片,我也不知道要跟妳怎麼想相處。我要怎麼跟妳問妳今天做了什麼了?難道我可以望著妳的雙眼問妳的影片賣座嗎?」

王奕綾這時才知道他當時說的話有道理。「可是你用色的眼色看我,我們以後要怎麼相處?」

「我不知道。可是妳既然回來了,就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我有我自己的公寓。」

「那至少不要再離開這麼久了。我知道只要妳能回到我的生命中,我就可以發誓永遠不再看妳的影片了。」

王奕綾歎了一口氣。跟自己的父親談這種事令她的慾望快要到了頂端了。「你可以繼續看... 反正你都看過了...」

「奕綾...其實妳不需要給我太多的自由...我可以不看的。」

「真的嗎?」

「真的。」

「你每一部都看過幾次了?」

王季明怠慢了一會才回答道:「十幾次...吧」

「才十幾次啊?那你最喜歡哪一部?」她真實是有點失望。他怎麼時常手淫,怎麼只會看過她的每部電影十幾次?」

「奕綾...」

「我想要知道你最喜歡哪幾部!?」

王季明想了幾秒後回答道:「我要先說明我真的希望我們能從新開始,我不想再騙妳...所以我要誠實跟妳說我喜歡哪幾部。 」

「說啊。」

「第一部,第九部,和第十二部。」

「所以妳喜歡我的兩個第一次。可是為什麼第十二片?」她可以想像為什麼他會選擇這一片。她故意問他為什麼的。

王季明轉頭不敢看她的眼說道:「因... 因為... 妳們假裝是兄妹...雖然只是繼兄妹」

「那這三部你一定要再看一千次,其他的你也要再看幾百次!」

「我真的不需要看...」

「我已經說過了,反正我身體的每個角落都被你看過了,我每個洞被幹的情景也被你看過了,我淫蕩高潮的樣子也被你看過了,我吃精的樣子,被顏射的樣子被中出的樣子都被你看過了。你再看幾前次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我知道,可是如果我繼續看的話,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回到我們之前的父女關係。」

「我們做甚麼都沒有辦法回到我們之前的父女關係了。」

「但是妳會回來就表示妳有意思保持父女關係。」

「我...我以為我一個人可以生活,可是我卻覺得很寂寞。我沒有人可以跟我一起談心事。其實妳看過了我的一切最好。這樣一來,你我之間不再有誤會。而且這樣你對我要跟你說的事會比較有了解。」

「發生了什麼事?」

「我其實會回來是因為我想找個人談談我當色情女演員的事。」

「好...妳要說什麼我都願意聽。」

「可是...我可能要先...才能跟你解釋。」奕綾悄悄說。她覺得反正她已經是個色情片演員,而且她父親已經對她有性的眼光,她覺得她也應該可以跟他誠實,說出她自己的慾望。

他沒有聽到她說的中間幾個字。「妳說什麼?」

奕綾又嘆了一口氣說道:「我說我需要先洩了才能跟你解釋!」

「什麼?!」

「我的慾望現在非常的高,我需要看你看我的影片手淫,讓我也有辦法手淫!」

「所以昨晚...」

「快一點啦!」她把他拉往地下室的方向走。

「其實我們不需要去地下室,」王季明說道。他拿起他的手機,點了它幾下,然後電話開始展現她拍的第九部電影。

「你的手機也有?」王奕綾問道。

「對啊,買影碟時也會給手機版。妳不知道嗎?」

王奕綾並不知道。她雖然也有一樣的影碟,她只有看影碟卻沒有去理包裝裡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這樣夠大嗎?」

王季明看了她全身一眼才轉過頭說道:「夠大了...」

看到她父親這樣喵了一下她的身體,她才覺得她的要求太過份了。她想說算了,可是她卻看到她自己在手機的小銀幕上脫了衣服準備上床的樣子。她知道銀幕上的她即將會體驗她第一次的肛交。她雖然不是很喜歡肛交,可是看到這個情景,她的慾火高漲的不得了。所以雖然她父親都還沒有開始手淫,她就解開牛仔褲的扣子然後把手伸進自己的褲子裡,透過內褲撫摸自己已濕的陰部。

王季明雖然從眼尾看到了她做了什麼,可是他只看著手機上的女兒。他的肉棒雖然已經在褲子裏勃起了,他一直都沒有開始手淫。王奕綾看到這樣,她說道:「你不開始手淫嗎?」

「我...」

她雖然覺得不好意思,可是她還是說出:「你不手淫,我不能高潮... 當... 當個好爸爸... 快點開始...」

聽到這樣,王季明才把自己的褲子和內褲一起往下拉,展露出他的肉棒。而且他把電影播放到他女兒的肛門第一次被插入的那一刻被開始手淫。

王奕綾雖然只看到了一點點肉棒的樣子,可是她已經肯定她父親的肉棒比平常東方人的大。她不知道她為何會因為這樣以他為榮和感覺高興。而且她的慾望更上升一成。

就像昨晚一樣,她父親看著螢幕上的她手淫,而她看著他看著自己的影像手淫。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父親知她在看著他。可是對她來說,這樣讓她感覺到更刺激,更爽快。所以只透過內褲撫摸自己已經不夠快感,所以她把手伸進她的內褲裡面,直接撫摸自己的陰部。她繼續撫摸著她的陰蒂,但是她一下子就換位子,把兩隻手指插入自己的肉穴。她知道這是她第一次的肛交,所以她把牛仔褲和內褲一起拉下,從後面深入另一隻手,把一隻手指插入自己的屁眼。

她被自己同時插入兩洞大聲地呻吟出聲。這讓她父親轉過頭看到她在做什麼。雖然王奕綾被她父親看到自己現場插著自己的樣子,覺得害羞,可是她卻感覺到更刺激。她這時已經感覺到她從來沒有感覺過的最高快感。

王季明沒有轉回過頭,而繼續看著在他面前的女兒前後插著自己的兩洞。看她這個樣子,他加快了速度撫摸自己。
王奕綾更清楚地看著她父親的肉棒令她加快速度插著小穴和屁眼。她會有時換成撫摸陰蒂讓自己感覺到越來越舒服。將她聽到了自己在電影裡即將高潮的地方讓現在的自己也接近高潮。她看著她父親爽快的樣子讓她希望他可以先射精。她記得昨晚他射精時她感覺到的快感。只是可惜她那時要突然停手,要不然她相信她一定會有了個很舒服的高潮。

如她所願,她父親先射精。而且他的精子射到了她的大腿上。因為他的射精,她也很快就跟著也高潮了。這是她經過當一年色情片演員有過的最享受的高潮。

5


王奕綾和王季明坐在沙發的兩個角落。他們已經沉默地坐了十幾分鐘。她覺得她會知道要說什麼是因為她終於被自己的高潮清醒了。她也覺得她父親也是因為射了精後悔他之前做的事。

她之所以不知道該說什麼不只因為她在自己的父親前手淫,她也記得她之前還鼓勵他繼續看她的色情片,而且還確定他對亂倫有興趣。。她只想要跟他能重新有個父女關係,也想要找個一定會為她找想的人來談她續約的事。

事實卻是她沒有想到會發生的事。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之中間能不能還是叫做個父女關係。她知道他對她有性慾,她也相信自己對他也有性慾。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讓自己跟親生父親做到比之前所發生更嚴重的事。她相信連之前一起手淫的情況也不能再次發生了。

她決定她跟他談完她的問題後就立刻回家。然後以後只跟他一個月有一次的接觸。她想想要越快走越好,所以她突然說道:「我想請教你的想法。」

「對,妳之前有說要我跟我談談妳當色情演員的事。」
王奕綾解釋了給他聽完後,她問道:「你覺得我該做什麼?」

王記明苦笑一聲後才說道:「以當妳父親的身份,我當然希望妳就此停止。我之所以開始看妳的影片是因為妳一直都只跟同一個男演員做愛。而且他還是妳的男朋友,前男朋友。從而言之,妳還沒有墜落山谷。可是以個男人的身份,我也像你的製片人一樣,希望妳可以有更激烈,更變態的作品。」

「你也太誠實了吧?」

「我剛才就說過我一定會對妳誠實的。」

「你以前也對我很誠實,可是你這樣沒有幫上我。」

「那要看妳要我怎麼看妳。」

「你這是什麼意思?。如果我要聽到要我做的更淫蕩的作品的話,我不如就找個粉絲, 我何必找你?」

「那麼說妳來找我是想要我勸妳停止嘍?」

「只有你和托馬斯有說過要我停止當女演員。我想要多聽一下停止這一方面的說法。」

「這種話他當然可以說啊,他畢竟還再追妳,而且他是唯一跟妳做過愛的人。」

「可是你還沒有告訴我你說我要你怎麼看我是什麼意思。」

「我想我的意思是... 讓我從頭來講... 妳小時候是個非常快樂的女孩。可是自從妳母親離開我們那時候妳就沒有再快快樂樂地做過任何一件事。我當時反對妳去拍色情片時萬萬沒有想到妳會在做愛時會展露出妳母親還在時妳時常有的快樂表情。雖然我當然也很欣賞妳美麗傲人的身材,可是我覺得我可能是唯一看得出妳特別為喜歡在鏡頭前做愛。」

王奕綾不知道她父親說得對不對,可是她覺得他說得有道理。她的確喜歡在鏡頭前做愛。那時她唯一喜歡在愛的時候。但是她怎麼解釋她昨晚和今天都想要手淫的慾望?「是嗎?」

「是啊。好像不只是在鏡頭前,妳好像就是喜歡在別人面前做性事。像剛才,妳知道我在看妳,所以妳有了我在看妳的電影時露出的快樂表情!」

王奕綾知道她父親的分析是有對也有錯。她知道她不是只為了有觀眾看才享受之前的手淫。她享受是因為他的關係。她覺得她不應該跟他說實話。她們之間的關係已經太複雜了。她們才重逢,她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有他在她的生命中。她只對他微笑。

他們再聊了一下關於他這一年過了怎麼樣和其他的事後,她說道:「那我先走了。」

「妳不要一起吃午餐嗎?」

奕綾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雖然一起手淫,可是我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跟你一聚餐。」她想了一下她所說的話有多麼可笑,她突然笑起來了。

王季明也跟她一起笑出來。「那好吧,妳好好照顧自己。」

王奕綾離開了她父親的房子後,她決定她需要至少一年的時間才能再回來。因為她不能再次與她父親有任何性關係了。


6


王奕綾逛了半天的街後才回到家。她吃完了她買的壽司,然後洗了澡。她躺上床時才只有八點多。她離開了她父親家後就盡量不去想她續約的事或任何關於她父親的事。她還有兩天的時間考慮要不要續約,她也已經決定她會一段時間才會再去找她父親。

但是她知道還太早睡覺,躺在床上不去胡思亂想是不太可能的事。所以她爬起床想要找些事做。她找了整個公寓都找不道她想要做的事。所以她打開電視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看的節目。可是她換了十幾分鐘的電視台都沒有找到什麼她想看的節目。

就當她要關掉電視的時候,她看到和她父親家裏一模一樣的十四片影碟的盒子。雖然都是自己主演的影片,而且她也都看過了幾次,她突然想要看自己的影片。她翻了一下這十四片影片,翻到了「繼兄的愛」時她決定要看這一片。這就是她父親最喜歡的第十二個作品。

她把影碟擺進藍光機然後開始播放它。她其實不知道除了亂倫的題材以外,這個作品其實她自己不是很欣賞。她拍這戲時就覺得題材不適合她。說是亂倫也不太像,因為是繼兄妹的故事。而且她是東方人,托馬斯是個白人,要說是亂倫是很勉強的事。但是她還是想看看除了題材以外,她父親怎麼會喜歡這部片。

王奕綾把影片快進到她第一個色情戲開始的位置。她看到自己被托馬斯抽插幾次後看到了鏡頭轉到自己的臉。她看到了自己在戲裡的享受表情時她明白了她父親之前跟她說的話。她做愛時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快樂。她自己沒有這麼想過。她一直以為她在鏡頭前得到的只有性的快感,原來她其實很變態,她在鏡頭前做愛不只有快感,她其實也很快樂。她覺得她父親能看破社會對於當色情片演員的忌諱,放下他對自己女兒去當色情片演員的態度,而鼓勵她繼續做下去真的不只是他是個色鬼,而是他看到她真實喜歡做的事。

想到她父親,她又感覺到了跟早上和昨晚一樣的莫名其妙慾望。她真的對這件事煩惱。她已經認了自己是個喜歡被人看她做愛的變態,可是她不想要也想要跟自己的父親有亂倫的關係。

雖然她的腦裡想著一段時間內她不應該跟她父親有接觸,可是她卻不知不覺得把電視和電影關掉,而且換了衣服,拿起皮包,走出自己的公寓。她到了門外才發覺自己做了什麼。她想轉頭回去,可是她卻一步一步地走向電梯,按了下樓的按扭,到了公寓的前廳。她即將走出大門時她聽到有人叫道:「奕綾!」

她轉頭看到了托馬斯時才又發覺她為了滿足慾望,她差一點就去找她父親了。托馬斯走到她身前問道:「妳要出門嗎?我載妳去!」

她想了一下自己的處境,她知道她不應該去找她父親,可是她真的需要滿足她的慾望,所以她說道:「我不出去了。妳跟我上樓吧。」

自從她們分手後,她就買了公寓搬家了。她一直都沒有邀請他或任何其他的人進入她的新公寓。所以托馬斯當然很訝異她會自動邀請他,可是他立刻回答:「好啊!」
王奕綾不知道與托馬斯在沒有人看的時候做愛夠不夠滿足她的慾望。可是他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她只有跟他做過愛,而且她跟他沒有血緣關系。她們進了她的公寓後,托馬斯說了一些關於公寓的話,可是她什麼都沒聽到。她只拖著他的手把他帶進房間,然後撲上他,狂吻他的臉和嘴唇。

托馬斯當然沒有反抗,反而他開始脫她的衣服。王奕綾也幫著他的褲子。不過幾秒鍾,兩個人都就完全赤裸上了床。他在她上面,一隻手緊抓著她的一顆乳房,另一隻手抓著自己的肉棒尋找她的小穴。他找到了地方時,他連挑逗她一點都沒有就進入她了。

王奕綾被插的「啊」了出聲。對她來說,這是她最好不過的事。她不需要像拍戲一樣要做前戲,可以直接滿足她最需要滿足的地方。

可是她想要的快感沒多久就不見了。她當然還感覺得到托馬斯抽插她的感覺和壓力,讓她無法停止呻吟,可是她感覺不到她們拍戲時她感覺到的快感。她有想要把他推開,可是她沒這麼做。她只沒有展露出之前的瘋狂。

托馬斯有感覺到她不同的反應,可是他卻沒有停止動作而繼續用力幹她。他們就繼續這樣子像一對陌生人的樣子做了十幾分鐘直到他在她的穴裡射進了精子。

他把肉棒拔出來後,他問道:「妳沒事吧?」

「我沒事,」王奕綾說道。「你應該走了。」

「我來找妳不是為了跟妳做愛的。」

「我知道,可是我要你上來就是要做愛。事情做完了,你可以走了。」

「妳為什麼-」

王奕綾打斷他的話說:「我不想跟你吵架,請你走好不好?」

托馬斯雖然想要繼續下去,可是他卻聽了她的話,一句不再說把自己清理乾淨,穿上衣服,然後就走了。

王奕綾雖然不想這樣待他,可是她之前的慾望實在太強了。她也希望她可以繼續跟他一起,可是她卻無法在獨自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到任何性慾。

7


托馬斯走了沒多久後,王奕綾又感覺到強烈的慾望。畢竟之前跟托馬斯做愛沒有她希望的好。所以她再次穿好衣服,離開了公寓,開車往她父親家去。

她進了她父親家時看到了她驚訝的父親站在客廳裏。她想他是聽到了她開門的聲音從屋裡其他的地方走過來的。他問道:「怎麼了?」

「我需要跟你做愛!」她想不到她會這麼直接對自己的父親說出這種話。可是這就是她想要的發生的事,不這樣說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他父親的表情變得更驚訝的樣子。「妳說什麼?」

「我說我想要跟你做愛!」她很不耐煩地說道。

「妳不是說不想跟另一個男人做愛嗎?何況這樣是亂倫...」

王奕綾不想跟他說明也不想跟他講道理,她激烈地說道:「你要還是不要?!」

王季明立刻回答到:「要!我要!」

「那你還站在那邊幹什麼?快點跟我上樓去!」

父女兩人就趕緊上了樓。父親進入他的房間,她卻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她看到他沒有跟她進入自己的房間,她叫道:「爸爸,我想要在我的床上跟你做第一次愛!」

王季明立刻衝進她的房間說道:「啊對不起,我太緊張了!」

她立刻把他從褲子鈕扣的地方拉他接近她。然後她開始為他解開鈕扣和拉褲子的拉鍊下去。她把他的肉棒拿了出來後說道:「你在幹什麼?快點幫我脫衣服!」

他把她的褲子拉下到她的大腿上,顯露出她杏白的大腿和她穿著的藍色內褲。他伸手觸摸她的陰部時,她罵道:「現在不是觸摸我的時候,我要你立刻幹我!」

聽到這樣,王季明把他推往床上,把自己的內褲脫了掉,撲上她。他扯拉她的內褲下來,用力把她的雙腿分開,把肉棒一個動作插入她濕透的小穴。

父女兩人都一起呻吟出滿足的聲音。可是對於王奕綾來說,這種感覺就是她會加入色情業想要得到的感覺。這個感覺比她在鏡頭前做的第一次還要好幾十倍。直到現在,她以為性愛真的只有可以到那種程度的快感。如今他還沒開始抽插她,她就覺得她很快就會高潮了。而且還會是個超級大的高潮。

王季明知道既然已經在女兒的小穴裡面了,什麼都不需要擔心了,所以他一開始就全力以赴。他先慢慢地享受她小穴的柔潤滑嫩的感覺,才開始加上速度,讓整個房間響著他們皮膚啪啪啪和她大聲呻吟的聲音。

王奕綾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是她父親的關係所以她才會感覺這麼好,還是因為他真實的很有做愛的實力。她只在乎她體內感覺到的超級快感。她沒感覺過的快感。她們開始幾分鐘後她就忍不住呼哇地高潮了。在他等她的高潮完時,她想到如果她能在鏡頭前有這麼自然的快速高潮,她的影片會多麼賣座啊。

一旦她的高潮過了後,她父親繼續以更強烈和快速的動作讓她無法停止大聲的叫出來。她沒想到她可以叫這麼大聲。而且是根本控制不了的叫聲。

他一直這樣地幹到她再次高潮後,他拔出肉棒,把已經很疲倦的她翻身過來,然後從她的屁眼插進去。她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做,可是她只知道這麼做讓她又有了精神,而且還享受著她平常不太喜歡的肛交。她不只享受,她還有了她的第一次肛交的高潮。她覺得不可思義改成跟自己的父親做愛會有這麼大的差別。她覺得她真的很變態,可是她一點都不在乎。她只希望她當時知到她會對自己的父親有這麼強烈的慾望,她就不會去演色情戲了。但是既然都發生了,她只能往好方向發展。

她高潮後沒多久,她父親也跟著射精進入她的肛門內。

8


王奕綾跟達納在馬洛先生的辦公室裏等了幾分鐘他就跟摩登先生一起走進了辦公室。他們坐好後,他問道:「今天就是妳該決定的日子了吧?」

王奕綾這個早上醒來時才做了這個決定。她其實才睡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因為她和她父親整晚做了六次愛。所以她一醒來就跟她父親提議這個主意。他雖然一開始反對這個意見,可是他還是答應了她。他答應以後她立刻打了電話給達納要求她安排這次的會面。她還沒想清楚這個主意是好還是壞,可是她知道只有這個辦法才可以讓她繼續拍色情片。「我做好決定了。」

在辦公室裡的其他三個人都沒說什麼望著她,等她說出她的決定。她雖然還在指望有什麼特別的指示來跟她說她的主意是對的,她說道:「我想要繼續拍戲!」

摩登先生叫道:「太好了!」其他的人也都非常的高興她會繼續拍戲。

「不過...」

達納,摩登先生和馬洛先生又再次沉默等她說完。

「我要選擇男演員,而且我要簽兩年三十片的續約。」

摩登先生很不客氣地說道:「男演員妳要選誰都可以,可是妳憑什麼說要續約兩年?」

「因為我要選的男演員是我父親!」

馬洛先生並沒有像達納和摩登先生一樣驚訝。他的反應是興奮的感覺。他立刻問摩登先生:「可以嗎?我們可以拍亂倫戲嗎?」

摩登先生回答道:「以這裡的法律,只要不生孩子,亂倫應該是可以的...可是三十片太多了吧?」

馬洛先生問道:「妳父親的性能表現好嗎?」

王奕綾一想到昨晚跟他做愛時的快感,她就感覺到慾望提升。她臉紅地說道:「非常好!他整晚讓我一直高潮!」

雖然在此的其他三人都有多年色情界的經驗,可是真實有亂倫,而且會承認的人他們一個都不認識。馬洛先生說道:「好,兩年三十片。」

摩登先生叫道:「老闆!?」

馬洛先生舉起右手說道:「可是我們要拍什麼就要拍什麼。不管是前後一起,或者是同時兩洞,妳都需要做。」王奕綾點了點頭後他繼續說道:「我還會給妳跟妳之前說過的價錢,可是我不付錢給妳父親。而且要妳每拍一片,就要參加兩次的派對在,而且要在現場跟妳父親和托馬斯做愛!」

雖然王奕綾沒有在現場給粉絲表演過,可是她知道她一直都有想要這麼做。如今她可以跟她自己的父親在現場做愛,她等都等不急。「好! 我答應!」

9

接下來的幾個禮拜的時間,王奕綾搬回跟王季明一起住。她們父女兩人每天都享受著亂倫之樂。直到要拍戲的時候,王季明才感覺到緊張。畢竟他沒有拍過戲。

王奕綾也感覺到很久沒有感覺到的緊張,因為這會是她第一次有三P的戲。但是她也很期待拍這部戲。她不只可以在攝影機前做愛,她會跟自己父親在攝影機前做愛。

因為這部戲和其他以後的戲都會公開透明這是真實亂倫父女,攝影的第一部份是訪問的時間。導演要父女兩人都講出他們對亂倫的感想和回答一些問題。大家都決定雖然父女兩人已經有亂倫關係,這部作品會假設這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亂倫。

王季明先被導演訪問。一開始他先自我介紹,然後他被問他對女兒的身材有什麼感想。「她的身材是我見過最棒最性感的!」

「你是什麼時後開始發現女兒有這麼好的身材?」

「她開始拍色情戲後我才知道她的身材這麼好。」

「為什麼你會這麼晚才知道她的身材這麼好?」

「我一直想當個好父親,所以我從來沒有用有色的眼神看待她。」

「那太可惜了。你還覺得你是個好父親嗎?」

「這個嘛...我現在覺得如果我可以讓她感到快感,獲得高潮,我就是個好父親!」

「你覺得你做得到嗎?」

「我有信心我做得到!」王季明知道女兒根本無法抵抗被自己父親幹的快感。她跟他做愛高潮的比率比她之前拍戲的多過很多。他只希望自己不會因為太緊張而早洩或勃不起來。

「我相信大家都非常期待你能做個好父親!」

王季明對坐在一邊的女兒微笑了一下。導演再問道:「那除了令自己女兒高潮以外,你最期什麼?」

「當然是享受她完美的身體,但是我最希望在女兒裡面射精!」雖然每次他跟她做愛都射進她穴裡,但是為了要讓觀眾以為這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他還是需要這麼說。

「雖然吃避孕藥很有效,你不怕她會不小心懷了你的孩子嗎?」

王季明想了一會兒然後回答道:「其實如果把女兒搞懷孕不是個犯法行為,我實在不太在乎跟她有孩子。她雖然是我的親生骨肉,可是我對她的愛是個男人看待女人的愛...」

「哇,妳真的很想跟女兒做愛!」

「直從我看到她的第一齣戲,我就慾望跟她做愛了。」

「可是聽說你本來很反對她拍色情片。你對她有慾望後就有不一樣的想法了是吧?」

「女兒還沒有拍色情片以前任何父母親都會反對,可是既然她都已經下海色情界了,我繼續反對也沒有用。我一開始買她的片子是想要支持她,只是我沒想到我會變成她的粉絲。」

王季明再被問了幾個問題後就換王奕綾被訪問了。導演問道:「妳為什決定要跟自己的父親做愛?」

她微笑地回答道:「因為我覺得跟自己的親生父親做不應該做的愛是很刺激的經驗。我出道一年後回家時看到本來反對我拍色情片的父親看著我的影片手淫讓我感覺到我從來沒感覺過的強烈慾望。從那一刻開始我就有這個想法要跟他做愛。至於為什麼要拍我跟自己父親做愛的影片,因為我覺得在攝影機前跟他做愛會讓我的表演更讓大家喜歡。我覺得我會做得更激烈,更引人入戲。」

「我們都很期待看妳跟妳父親做愛的的演出!」導演說道。「可是我們也都很期待看妳第一次的三P 戲。妳一直都只跟托馬斯一個人拍戲,所以多了一個人一起跟妳做愛是每個粉絲的夢想。妳對三P有什麼感想?」

王奕綾一直不知道她對三P有什麼感想。她知道她不只會被前後一起幹,她也會同時被幹小穴和肛門。她回答道:「我有點害怕也有點興奮。我只希望大家會喜歡!」

「太好了!那我之前也問過妳父親這個問題。妳對懷妳自己父親的孩子有什麼感想?」

「如果我懷了自己父親的孩子?嗯...我希望我可以有個弟弟!這樣我以後可以跟自己的孩子做愛!」

「哇,這也太亂了吧?!」

「只可惜如果我懷孕的話,我一定要把他墮掉...」

「很可惜...」

導演繼續問了一些問題後才說道:「那我們快點來見識妳跟親生父親的亂倫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