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美母的肥腚

从植物学的角度来讲,你老妈绝对是个十足的骚妇。”
佳龙耸了耸肩膀,轻描淡写的说。
我将柠檬茶端到嘴边,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如果你认为我的下一个动作是将杯中的柠檬茶尽数泼在佳龙的脸上,那你就错了。

因为,佳龙这句话,是成色十足的实话,不掺一点杂质的实话。无论从哪门学科来讲,我的老妈,现年38岁的孟茜,都是一个骚到骨子里的妇人。用喜欢一边操她的屁眼一边逼着这骚妇唱征服的大军哥的话说,“你妈真是骚的逆天了。”
大军哥常说,女人骚,是福分,是上天的恩赐。如果一个丑老太婆在你面前卖骚,相信谁都会永垂不朽的。然后他就会拍着我的肩膀说:可是换做你妈,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任何男人又坚又挺。
虽然语句粗糙,可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的老妈确实是一个超级美人,一米六五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段,瓜子脸上一双丹凤眼总是流出数不尽的万种风情,娇秀的小口里藏着明眸皓齿,任谁能相信,这只小嘴品尝过的鸡巴和精液,竟然已经足够组成一个加强连。
老妈的胸围虽不算爆乳,却难得的圆润坚挺,像两个爆满的柚子分列两旁。说到这,就难免会想起比我还小一岁的苏潜,满脸享受的对我说:用鸡巴头顶住你妈的奶头,然后用力的挤压,比插她的阴道还爽。
比起老妈的胸部,最吸引我的还是老妈那浑圆丰满的大屁股,巨大而结实,弹性十足,每次我想起老妈的屁股,都会不由自主的支起帐篷。
而且,在我的脑海中,一直都没有忘记关于老妈屁股,那最性感的瞬间。

那次在楼道中,老妈的短裙被掀起来,卷在腰上。而她此时正跪在楼梯的台阶上,一吸一吸的帮五十多岁的王大爷舔鸡巴。我家当时就住在三楼,这对完全沉浸在快感中的狗男女毫不避讳的占据着三楼转向四楼的第一段楼梯,而负责监视的我和苏潜就藏在四楼的楼梯当中,透过镂空的楼梯扶手,老妈朝天撅着的大屁股高射炮一样直冲着我们。
王大爷坐的一级台阶,比妈妈跪着的台阶高级几。此时老淫棍正将一只粗糙的大手绕过妈妈的后背,在她肥美多汁的大屁股上游弋着,中指还在妈的屁眼里一伸一缩。当时,整个屁股上的臀肉随着身体颤动摇曳着。
时隔多年,我仍能记得当时我眼前只剩下老妈雪白的屁股,两片洁白胜雪的肥臀,一道漆黑幽暗的臀峰……
充血的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满脑子只剩一个念头就是要从四楼的楼梯冲下去,拿开王大爷的臭手,好好的亲舔我妈的大屁股。我几乎能听得到我的舌头在向我下命令,让我用舌头插进老妈的菊穴,用舌头舔遍老妈屁股的每一寸肌肤……
在正常的生活中,妈妈是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每天的工作就是照料好我的起居,做做家务,剩下的事情,就是想法设法让美丽的容颜常驻。
她从不喜欢长发,而是剪着战警里面风暴女一样的短发,两边的发鬓不知用何种科学道理,微微的翘起来。难道她是在用发型向男人示意:给我竖起你们的鸡巴来!

我们的生活来源,完全得力于在国外工作的老爸,夫妻两成年不见面,也难怪老妈会如此求贤若渴般的与男人做爱。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也渐渐开始明了,也许老爸在国外也有了新的女人,不过既然他每月给老妈的卡上打的钱足够我们衣食无忧,而且可以生活得很好,这就足够了。他们夫妻两的事,我一向懒得操心。
不过,与大多数乱文中的儿子形象不同,身为一个淫妇的儿子,她似乎从来没有滋生过跟自己儿子做爱的念头,虽然她儿子的好友已经有多人跟她发生过关系,而且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老妈似乎也知道我对她心底里有种不良的企图,而且每次她穿着几乎包不住她的大屁股的超短裙从我面前晃过的时候,我总会投出最热辣的目光视奸她的大屁股,但她似乎只是享受被这种目光洗礼的感觉,从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举措。更用说像对其他男人那样,假装羞涩的来到面前,然后变魔术一样突然掀起自己的裙摆,让男人对她的大屁股一览无余。
靠,我还是你儿子呢。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让自己的儿子操一把屁股能死啊。
我还在沉思,坐在一边的话唠佳龙又开口了。这家伙自从跟我妈有了第一次的性爱经历之后,似乎从此就把我家当成了他的第二基地,有事没事就来我家串门,目标吗,当然就是为了能够操操我那美艳的妈妈了。

不过不巧的是,这时候我妈开车去做美容了。佳龙只好退而求其次,毕竟他也算是我的一个朋友。来朋友家不找朋友玩,却只盯着朋友的妈妈,确实是不太道德的事。
“哥们,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阿姨这么淫荡的。”佳龙眉飞色舞的问我,自从进了我家门,他的眼神中就一直闪烁着情欲的光芒。
我最烦他这点,张口闭口就从来少不了我妈。这家伙似乎脑子中就只有做爱的思想一样,张口女人闭嘴性。能提起他兴趣的东西必须都要涉及色情。他甚至不会像别的十七八岁男孩一样,把心思投入在篮球场上,或者坐在电脑前玩电脑游戏。
不过,佳龙还有一个很多人不具备的特质,就是坚忍不拔。嗯,奸人不拔……

“杰哥,发发慈悲就告诉我吧。你抽我的,我这好烟,我哥们从外国带回来的。叫什么自由女神。”佳龙从一个沙发转到另一个沙发,不知从哪掏出和满是英语的外烟对我献殷勤,脸上的表情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离我远点,恶心死了。”
我被他脸上的表情吓得直往后退,这家伙不会因为我妈不给他操憋坏了吧,想拿我先来热热身?
佳龙丝毫不为我的抨击所动,继续逼近我,脸上的表情更加让我有了大海的感觉了。“杰哥,你就告诉我吧。”
坚韧不拔的精神足足支撑佳龙缠了我半个小时,我被他逼问的实在无话可说,只好装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来,打开了话匣子,墙上的钟表飞快的逆时针旋转,时光倒流回到了七年前的一个夜晚……

“妈妈,你今晚打扮的真漂亮。”
当时仅十一岁的我用仰慕的目光盯着在镜子前左右摇晃着身体老妈,痴痴地说。每到夜晚的时候,黑夜的到来好像给老妈带来了一层妖异的光辉,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然后拜倒在她的超短裙下。老妈听了我的话,微微侧过脸来对我眨了眨眼,今晚她也照常化了浓妆,一条黑色的连衣短裙罩在她的身上,裙摆是当年很流行的百折造型,据我目测,裙摆的长度仅仅够盖住她的大屁股,如果有风吹过或者别的外力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两条修长匀称的美腿包裹在当年还未盛行的吊带丝袜当中,妈妈一身妩媚的黑色将她妆点的像一只黑天鹅一般高贵。
哒哒哒的高跟鞋撞击瓷砖发出的清脆声,老妈好像台模特一样从梳妆台的镜子转到大衣橱的镜子,再到客厅中的巨大挂镜,到处都是妈妈黑色倩影。
可惜的是当时我仍然处于相当青涩的懵懂时期,对于眼前老妈那几乎要顶破字领的双峰,修长匀称的网袜美腿,短裙下呼之欲出的大屁股只是有种朦胧的好奇,而且这些好奇的基础也仅仅是建立在与同学的聊天,那些坏小子的灌输和启蒙中,真正里面有怎样的风景,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我只知道,不多时,我家楼下,将有一大群小伙伴在等着我,然后疯疯的玩一个晚上,尽情挥洒这暑假夜晚的潇洒。
“小杰,小杰!”
就像那年的手机广告,我家的楼下也传来伙伴们模仿广告台词的喊声。我腾的一声从沙发上窜起来一米多高,在这个贪玩的年纪,还有什么比跟伙伴们一起玩更快乐呢。

“妈,我走了。”
我稚嫩的喊声还在家中回荡,防盗门发出的一声痛苦的呻吟却早已说明,此时的我已经跑出好远了。
像一道一字长蛇阵,由大军哥打头,小伙伴们都到齐了,接下来的内容,就听孩子王大军哥指挥了。
没错,这个大军就是本文开头提到过的那个大军哥,此时的他可能还不知道,多年后他的大鸡巴将无数次将精液喷洒在我美丽的妈妈的阴道中,屁眼中,全身任何一个部位。
个子最小的我,竟然站在了一排孩子的末尾。跟学校站队的方式完全相反吗。不过我也早就释然了,大军哥的爸爸是卖水果的,卖水果的总是习惯把大个的摆在前面,像我这种小苹果小梨,只好被排在末尾了。
“今晚我们就玩捉迷藏好了。规则不用我解释了吧。大家快猜拳吧。”
大军哥一言既出,大家无不执行,大军哥在我们每个伙伴心中的地位都是很高的,所以他的队长地位多年无人撼动。
捉迷藏得游戏足足进行了一整个晚上,直到大家都有点兴味索然,有几个家里管得严的孩子,已经提前掉队了。最后只剩我们四个人还坚守阵地。
可是,大家却对捉迷藏都失去了兴趣。

“玩点什么好呢?”
四个人齐刷刷的靠在小区尽头的墙上,大军哥还很潇洒的点上一根香烟,有滋有味的抽着,我们三个半大小子全都以敬仰的目光盯着大军哥吞云吐雾,虽然都很讨厌烟味,可是那副潇洒的样子却是谁都想拥有的。
“不如我们来一次房顶探险吧。”
一支烟过后,大军哥来个主意,而且这个主意瞬间就得了满票通过。谁不想在回家睡觉之前进行一次挑战人生极限的探险呢。一时间,四个人的都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

不过所谓的房顶探险,现在看来却弱智无比,也不过就是爬上住宅楼前面的两大排储藏室的屋顶,然后在上面进行一次所谓的探险。想也知道,储藏室的屋顶能有什么,除了垃圾就是垃圾,顶破天找到一两只野猫的尸体,也够我们玩柯南游戏半天的。
不过,这次,却真的让我们挖到了宝藏……
有大军哥的带领,我们的胆子大了不少,几个人竟然慢慢推进到了之前的所谓禁地,也就是储藏室的尽头,那个隐蔽的公共厕所。
说起当时我们住的这个小区的建筑格局,那个负责动工的包工头,绝对可以吊起来弹鸡鸡半个小时了。如果从空中俯瞰,就好像是三层汉堡,第一层,就是我们的宿舍楼,一条三米宽的通道另一边,就是两大排储藏室。再往南,就是小区的围墙了。可是郁闷就郁闷在偏偏在这围墙与储藏室之间,还留出一条小道,通往那个鸟不拉屎的公共厕所。

今天,我们就真的到达了这里。
可是,走在最前的大军哥的脚步,却最先停了下来。
队长停下来,作为队员的我们自然也会跟着住脚,小秃瓢怯生生的刚要开口,却被大军哥一个噤声的手势挡了回去。
“仔细听,有奇怪的声音。”
大军哥用耳语对我们说,脸色沉的可怕。我们三个半大小子顿时吓出来一身白毛汗。每个人的心中都敲起了退堂鼓,可是碍于面子,却谁都没有表现出来。

“我们过去看看。”
大军哥见多识广,自然跟我们不同。有他打头,我们三个也多少找回了一点勇气。亦步亦趋跟在大军哥身后,心中却各自都憋着鬼胎,稍有危险,必然撒腿就跑。
越往前进,大军哥所说的奇怪的声音就听得越清晰,首先钻入耳洞的是一阵清脆的撞击声,中间还掺杂着好像拍巴掌的声音,仔细听,还能听到女人低声的呻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三个半大小子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未经人事的我们自然不会清楚这声音的意义。三个人把互相的手都攥的发白,可谁都不肯先说出害怕。
毕竟是见多识广,大军哥竟然显得无比兴奋,无意间又往前进了不少,就在即将来到储藏室的边缘的时候,大军哥匍匐了下来,前面就是储藏室与公厕之间的那条小巷。声音就是从小巷的尽头传来的。
大军哥似乎看到了好玩的东西,我们几个人的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三个人遂逐一学着他的样子,匍匐下来,仅露出一双眼睛向小巷的尽头望去。

因为围墙后就是工厂,所以工厂内的路灯还是慷慨的投了一束橘黄的光芒照亮了小巷。当我终于找到合适的位置匍匐下来之后,看到里面情形的第一眼,就差点让我将眼珠从眼眶中瞪飞出来。
巷子的尽头竟然是一堆近乎赤裸的男女正在做着某种近乎于摔跤的动作。女人双手扶墙,身上的衣服仅剩下腿上的丝袜和脚上的高跟鞋,双手扶着墙,双腿微微岔开,一对美乳随着男人在背后一次次不厌其烦的撞击正做着螺旋桨一样的动作。身后的男人一边挺腰收腹完成活塞运动,手还不老实的探向前方,捏住女人的奶子,用力的揉搓,另一只空闲的手则在女人肥美的屁股上是不是用力扇两个耳光。

真正让我惊奇的是,那个女人,竟然就是我的老妈,虽然身边的伙伴们还没有辨认出那张被散开黑发遮挡的脸庞是我美丽的妈妈,可是,妈妈发出的呻吟声和脚边的连衣裙,却让我马上辨明了妈妈的身份。
难道,妈妈在做爱!
我的脑中灵光一现,将眼前的场景跟学校里坏小子们常说的“做爱”两字重合了起来。不过听说做爱只是在夫妻之间进行的,此刻我的老爸可远在美国,那男人是谁?
竟然是三楼的孙叔叔!
他怎么会跟我妈妈搅在一起,而且他们还在做爱……
一时间,我的小脑瓜有些不够用了,根本无法眼前场景里发生的一切。
算了,一会问大军哥吧。

将心中的疑惑暂且搁浅,我深吸了两口气,重新观战这场刺激的春宫图,与一群伙伴们在房顶上偷窥别人做爱,而且还是邻居叔叔狂操自己的母亲,年幼的我心中不免生出一种羞怯与刺激交杂的感情。
孙叔叔不慌不忙的操着妈妈,双手在妈妈的臀峰上蔓延着,肆意的享受妈妈屁股滑腻的触感。与此同时,我听到身边的大军哥重重的咽了口吐沫。难不成,大军哥也想这样摸妈妈的屁股?

这时,妈妈开始低声抗议了:“快点插,被人看见了多不好。”原来,这骚妇还有点廉耻心。
“那就一起操你不就行了。”
孙叔叔有点无耻的笑着说,腰上却加快了速度,妈妈来不及反驳,就被孙叔叔一阵突如其来的猛攻插得直哼哼,好像很享受这种感觉似的。
“真他妈爽,你的骚穴真是他妈的紧,水又足,谁不乐意多操一会。放心,我这几天可存够了精液,足够射你个痛快的。”
孙叔叔有点蛮横无理的说,一边更加加大了操妈妈的力度,两个人肉体碰撞发出啪啪的撞击声,清脆而悦耳。
还躲在储藏室顶上偷窥的我们看的大气都不敢出,却仍然能感觉到小鸡鸡热热的,有种逐渐在膨胀的感觉,嘴唇发干,年轻的荷尔蒙,开始疯狂的分泌。
似乎与我们有着同步的感觉,孙叔叔突然猛的一抽腰,两人交合的地方出现了断层,还沉浸在快感中的妈妈猛的睁开妙目,回头望去,却见到孙叔叔竟然蹲了下去,脸对准妈妈的两腿之间,猛亲起来。

“哼好痒,好舒服……”
孙叔叔的长舌头在妈妈的阴户,屁眼儿,来回的舔舐,吸吮,发出一阵阵猫儿喝牛奶发出的声音。妈妈则满面红潮,呼吸声更重了。不经意间,玉手已经爬上了自己的乳峰,不由自主的揉了起来。

哦,那就是妈妈的奶子,小时候我天天含在嘴里的东西,妈妈真自私,只顾得自己摸,还有那个小樱桃一样的奶头,我好想再吸一次。
这时,年纪最小的小秃瓢低声说:“那个阿姨屁股上有什么,那个叔叔舔的那么卖力,有糖吗?很甜吗?”
话还没说完,大军哥就在他的秃瓢脑袋上弹了一下:“闭嘴,专心看。”
我转头看看,大军哥竟然比我看得还兴奋,一张脸已经憋得通红了,充血的双眼恨不得飞出去,钻进我妈的阴道里一探究竟。
“真受不了你这荡妇,水竟然这么多。”
孙叔叔重新站了起来,擦了一把嘴。一只手扶住自己的大鸡鸡,一只手扶着妈妈的腰,猛的刺了进去。
这一次,我可终于看清了孙叔叔的鸡巴,竟然有十几厘米长,是我的小鸡鸡的多少倍,而且,还是弧形的,巨大的龟头,竟然是朝上弯着的,他究竟要把这根东西放到哪里呢,为什么妈妈还会喊爽呢?
不由得我这个小思想者搞清楚我的问题,下面偷情的两个人撞击的频率已经明显提速了,孙叔叔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扶着妈妈的屁股开足了马力往前冲,身上的皮肤都因为充血,而红润了起来。一滴滴汗珠甩在妈妈的脊背上,每一次撞击都要比上一次用力不少。
妈妈也没闲着,大白屁股摇的更加卖力了,口中的呻吟声已经连成了一片,已经顾不得有没有人了,放肆了呻吟起来。
孙叔叔的速度越发的快,撞击妈妈身体的力度也越发强悍,妈妈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急促的说:“不行,这次不能射在里面,要射射在外面……”
孙叔叔也不搭腔,而是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低吼,猛地往前一耸腰,低吟一声:“不好意思,实在是太爽了,忍不住……”
话音未落,两个人像是都失去了力气一般,慢慢的往下滑,我们不得不将脑袋探的更远一些,才看清两人的身体。只见我妈已经无力的扶着墙,跪在了地下,屁股朝着我们这边一颤一颤的,而孙叔叔似乎稍好一点,还能站起来,并且扶着妈妈的头,向自己的鸡巴靠拢。
“帮我舔舔,我们再来一次,这次我会注意的。”
妈妈恶狠狠的瞪了孙叔叔一眼,但仍然张开樱桃小口,将已经缩微了几个尺寸的鸡巴含入口中,来回舔了一个周遭。
“不来了,今天是危险期。你想干什么!”
妈妈吐出孙叔叔的肉棒,嘴唇与肉棒之间还连着一条透明的丝线。貌似她现在的体力也恢复了一些,已经可以站起来身来了。
孙叔叔似乎还想继续操妈妈,不过却被妈妈拒绝了,不过,妈妈并没有马上穿上衣服,可是面对着孙叔叔岔开了双腿,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开始在两腿之间飞快的摩擦起来。
孙叔叔很兴奋地看着妈妈,这似乎是两个人的压轴好戏,妈妈飞快的搓着阴核,阴户中开始涌出大量的液体,还有奶白色的浓稠液体……
妈妈似乎在两腿之间建立了一个瀑布,大量的液体开始从她的两腿之间飞射出来。我们都看傻了眼,并不知道妈妈是在干什么,不过看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并无痛苦,而且还很享受的样子。
终于,妈妈两腿间的液体喷得差不多了,可是我依然看不清妈妈的两腿之间长得什么样子。
孙叔叔再次提议已被妈妈无情的驳回,只好悻悻的穿好衣服,又献殷勤的帮妈妈穿好连衣裙,并且要求妈妈在劈开双腿,让他舔舔阴户,两人这才互相搂着慢悠悠从小巷中往外走。
我们吓得赶紧往回缩头,不敢看两人,当两个人走过我们下面的时候,才偷偷的探出半个脑袋,只见孙叔叔的手仍然插在妈妈的裙摆下来,而且,有意无意的,将妈妈的裙角向里面折起来,这样,妈妈半个屁股就暴露在外面了。妈妈却毫无察觉,并且就依然扭着屁股向我家的楼栋走去。那露出的半个雪白屁股,就这样一直摇曳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真是想不到,阿姨竟然一骚就是这么多年。”
佳龙听完了,裤裆中早就支起了高高的帐篷,看他的样子,似乎恨不能不顾及我还在场,就将我妈一顿爆操以解心中燃烧的欲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