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母系列之妈妈的秘密

嗨,我是戴维,今年24岁,职业是美术设计师。


真不走运,最近我失业了。为了省钱,我搬回家跟父母住在一起。作为一点
微薄的报答,在家我会尽力帮父母做一些家务,如打扫卫生、清洗衣物、草坪除
草等等。


父母从来没有要求我这样做,这只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因为我不想给他们
留下一个失败者的印象,好像我是一个游手好闲、靠人施舍的可怜虫。我当然不
是那样的人。即使在落魄无奈的日子里,我也希望尽可能地把握自己。


但另一方面,因为现在空闲时间一大把,有时候实在闲得无聊,我就上网冲
浪或是看些色情文学。


好了,这就是我当前的生活状态。


下面我要讲的故事就开始了,这要从我的叔叔安吉洛说起。


上周礼拜二,叔叔问我能不能帮他看家,因为他要出远门谈商务,不想让不
认识的人来做这个。恰好我在家闷得快要发霉了,正想出去透透气,于是便回答
说没问题。


趁妈妈没有注意的时候,他塞给我一百美元,我没有接受。我有自己的原则,
我解释了一下,他也就没有再勉强。其实,住在他家里,另外还有的吃,我就别
无所求了,实在不必谈什么报酬。


在我继续说下去之前,我想,现在应该介绍一下我妈妈的情况——事实上她
是这个故事里的核心人物。


我妈妈有一半哥伦比亚血统和一半爱尔兰血统,这种有趣的基因结合造就了
一个典型的拉丁美女:漂亮的古铜色肌肤,火辣柔媚的身体曲线,浅褐色灵动的
双眸,饱满微翘的红唇,处处透着美感,无不诱人遐思。


在44岁这样一个历经岁月积淀的年龄,她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浑身散发
着成熟女性的妩媚风情。无论是在购物商场里还是在街区道路上,她婀娜的身影
总会引来惊艳的目光和超高的回头率,浑圆挺翘、摇曳多姿的丰臀更是瞩目的重
中之重。


但那些家伙除了吹口哨、流口水之外,又能做什么呢?


而作为一个成年的、又有点色的儿子,妈妈的爆乳和翘臀,多年以来一直都
是我意淫的对象,日日夜夜的自慰不知道终结了多少精子的命运!


特别是妈妈的臀部,它不像健身杂志里通常的那种硬线条,也不是那种肉感
十足的类型,怎么说呢,它是肌肉和脂肪的混合体,丰满而不失弹性,两瓣又圆
又挺的屁股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倒心型。


说一句猥亵儿子的心里话,我十分确定爸爸迎娶妈妈的首要原因,就在于她
那浑圆挺翘、让人一看就硬的大屁股。


我猜想妈妈也知道这一点,尽管她声称爸爸的男性魅力赢得了她的心,他们
的结合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


我想,爸爸作为一个成功的注册会计师所拥有的物质财富与社会地位,或许
才是她心底真正看重的吧!虽然妈妈从来没有提起过CPA执照什么的,但是我
能够肯定,那才是他们走到一起并最终结合的真正原因。


现在妈妈在镇上一家私人医院工作,她是那里的护士长。爸爸的收入十分丰
厚,足以维持全家人优越舒适的生活,所以尽管妈妈薪资不菲,却基本都用在了
她自己身上,美容、健身、购物……她把自己包装得越发摩登靓丽,光彩照人。


叔叔造访后的第二天,我就去了他的住所,尽职尽责地帮他看家护院。


不过这样的职守实在太无趣了,我呆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厌倦起来。这时我已
经吃过了晚餐,而且也喂过了“魔法”——叔叔的宠物,一只德国短毛猎犬。


我看了看表,晚上8点多一点。环顾四周,也没发现什么新鲜有趣的玩意儿。
于是我在叔叔的DVD盘片架上翻看起来,希望能找到几张新出的碟片提提神。


他的收藏多是一些喜剧和科幻的作品,正合我的胃口,我也喜欢这两个类别
的影片。


所有一切都平淡无奇,一个晚上就要这样过去了,直到我在盘架后面阴暗的
角落里随手抽出一张光碟来。


起初我并没有怎么注意这张光碟,因为封面上乍看空空如也,连美工设计都
没有。后来仅仅只是出于好奇,我拿在手里细看了一下,发现在不起眼的地方上
标记有“A&M -肛交”的字样。


啊哈!特别时段开始了!叔叔的藏品大餐里加了一点色情小料!


我把碟片放进DVD机中开始播放,然后靠在沙发上欣赏起来。最好是那种
高质量、高画质的成人电影,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图象浮显出来,看起来这是一间卧室。镜头移近,正对着一张床。我可以分
辨出这是业余爱好者的“杰作”,从蹩脚的拍摄手法和糟糕的视频剪切上就能够
看出来。


有人正在给镜头调焦,一时间忽远忽近,最终稳定下来,给床头来了个特写。
接着一个男人多毛的屁股从镜头左侧晃悠到床边,然后他仰面躺在床上。


哇操!这不是叔叔嘛!


在我的心目中,从来没有把他跟那种自导自演AV影带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叔叔躺在那里,开始套弄自己的老二,眼睛看着屏幕外的什么地方。他的老
二大概有7英寸长,并且比较粗壮。整体上来说,尺寸没我的这么大,但也相当
可观了。


这倒是让我知道了,自己的天赋异禀原来是继承自家族遗传,哈哈!


一个女人在旁边说起话来,并且声音越来越大,她大概是走到了镜头的旁边。
她的声音似曾相识,但我一时想不起来。


她向叔叔解释说,最近她担心她的丈夫可能有所怀疑,所以不得不把幽会的
次数减少到每月两次。


接下来说话的女人走到床边,爬了上去。她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只在腰间松
松地系着一条金色的腰链,窈窕的体态看起来非常性感——哇操!哇操!是妈妈!!
是妈妈!!


妈妈和叔叔!?这怎么可能!?


我还没来得及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解过来,他们就紧紧拥抱在一起,来了个充
满激情的法式舌吻。


我的老二立刻起立了,过去我从未看到过妈妈的裸体。


她那丰硕高挺的双乳顶端,两颗葡萄般的乳头骄傲地耸立着,等待爱抚与吮
吸——实际上叔叔此刻正在这么做,他吸着,舔着,咬着那两颗蓓蕾,肆意蹂躏
着它们,用时良久……


妈妈呻吟着,声音娇柔而撩人。她的双眼紧闭着,享受着叔叔的精心服侍。
他轮流吸吮两颗乳头,给予它们同等的关注……他时而大嘴吞咽,时而小口品啜,
时而轻咬,时而猛拽……


过了很久叔叔才转移目标,他把妈妈温柔地放正躺好,然后低头从修长浑圆
的大腿吻起,舌头一路滑向两腿之间的丰腴——那里已经濡湿了。


妈妈紧紧抓着他的头,蔻指穿过他的发间。叔叔象小狗般,啧啧有声地舔着
她那芳香的甘露。


“呜……亲爱的……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怎么‘吃’我的男人……”
妈妈迷乱地低语着,如火般的激情使她娇娆的面孔微微有些扭曲。


叔叔停了一下,回应道:“我应该知道怎样‘吃’你。毕竟这么多年了,我
一直在照顾这个小穴。”


哇操!原来他们已经通奸很多年了!


如果爸爸知道自己戴了这么久的绿帽,他一定会气得发疯的!他可是个膀大
腰圆的大块头!他要是真的发起火来,你知道,后果会很严重!


又舔弄了一会儿,叔叔把妈妈推上了一个尖叫的高潮。她紧握着拳头,头象
拨浪鼓一般左右狂乱地摆动,浑身颤抖着,一缕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下巴
上。


叔叔仍在拼命地舔着,舌头从未离开过她的阴核,妈妈的屁股向上猛烈地抬
动,带着他的头上上下下地振动着,她的阴户和叔叔的嘴巴剧烈地互相碰撞……


当妈妈的喘息渐渐平稳了下来,叔叔又趴在她身上,再次舔弄起她的双乳来。
他含着乳头细咬着,轻拽着,使它们甚至比刚才更挺更硬了。


妈妈轻轻推开他,给了他一个甜蜜淘气的微笑,然后双手撑在床上,跪了下
来,朝他的两腿之间爬过去。


她忽然转过脸看了看镜头,说:“你就想这样要我吗?用摄像机拍我的大屁
股?”


说着,妈妈摆起了姿势。她朝后弓着腰,光洁丰硕的臀部显得更挺翘、更凸
出了,浑圆硕大的屁股在镜头里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她还捉狭地左右摇摆、
上下颠簸着雪白的丰臀,掀起一波波香艳的臀浪。


在我的生命里,我还从未见到过这样刺激的场景!


她那美妙的裂谷和泉眼般的屁眼,使我的老二硬得不能再硬,它在裤子里高
高地支起帐篷,几乎要顶破了内裤!


看来尽管这些年妈妈的体型比过去稍稍丰腴了一点,但常年不懈的健身锻炼,
使得她臀部圆翘结实得足以让年轻女孩自惭形秽。


强烈的心理冲击和勃发的性欲,让我感觉脑袋里一片混乱,都有点眩晕了。
我不得不拿起遥控器,暂停了播放。


妈妈那浑圆的、放浪的臀部,象烙印一般,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海里。我想
我永远也忘不了这样的景象,它将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燃烧我的激情,沸腾我的
欲望。


我在沙发上呆呆地坐了五分钟,神游太虚,不能自己,口水流了一大滩。


我又按下了播放键。


“我最最亲爱的心肝宝贝,我要吸尽从你那两个蛋蛋里流出来的,所有污秽
的精液,”妈妈昵声说。


她低下头,红润的双唇包裹住叔叔蘑菇般硕大的龟头,头部开始上下摆动,
大口大口地吸吮起来。叔叔愉悦地叹息着,舒服得不住翻白眼。


我的呼吸愈发粗重,当看到妈妈展示“深喉”的技巧时——她慢慢吞下整根
阴茎,两腮鼓胀得好像快要撑爆。


“啊……天哪!全含住……对!就这样……全含住!”叔叔急迫地要求道。


他抓着妈妈的长发,用力地摁着她的头,阴茎尽可能地塞进妈妈的喉部深处,
妈妈的嘴唇几乎抚到了他的阴毛。


叔叔牢牢压制着妈妈,阻止她抬头吐出阴茎,直到妈妈快要窒息时,他抱着
妈妈的头部,耸腰猛顶了几下,然后放开了她。


他那粗壮的阴茎上沾满了晶亮的口水,如同敷上了一层透明的薄膜。


接下来,妈妈紧紧含住茎部,再慢慢滑向底端,順著叔叔的阴茎上上下下舔
弄著,就好像正在品味一根美味的冰欺凌。她的舌头从龟头舔扫到根部,又再从
根部舔扫回龟头。


每次舌尖扫过叔叔的蘑菇头,挑逗那里敏感的神经,都会让叔叔痉挛般哆嗦
一下,引发一连串的吸气和呻吟。


显而易见,妈妈的口交技巧精湛而娴熟,不啻AV专业水准,绝非等闲之辈
可比。仅凭着出色的舌功,她已使叔叔支撑不住,在床上触电般翻腾着。


不到五分钟,叔叔便滑稽地大声宣告投降,他急促呻吟着,一波一波的精液
激射而出,直接喷进了妈妈的喉咙里。妈妈持续上下动着头,把叔叔的精液一滴
不剩地吞咽下去。


等到叔叔排出了他所有的种子,两个人又一次拥抱深吻了起来。


缠绵了一会儿,叔叔突然缩回了舌头,张口说道:“为什么我们不改变一下,
这次我想肏你的小穴。好吗,玛莉亚?”


妈妈娇嗔地瞪了叔叔一眼。


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因为以前我曾无数次地领教过妈妈这样的“凌空瞪”
——那意味着“到此为止”。


“很久以前我就告诉过你——当我们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我的阴道是为我
的丈夫保留的,并且我也向你保证过,我的屁眼也只对你一个人开放。这样大家
各得其所,不是很好吗?所以,请不要毁掉这样美好的事情。”


我几乎难以置信!妈妈居然这样分工,让两个男人各行其“道”!


叔叔没有再坚持,妈妈轻柔地偎依过去,他们再度温馨地吻在一起……


接下来镜头切换到另一个场景:两个人都侧卧在床上,叔叔斜卧在妈妈身后,
托着妈妈一条修长挺拔的美腿,抬起来挂在他的腰部,使妈妈湿润的阴部大大张
开。


他的龟头抵着粉红色的屁眼,往里用力一顶,妈妈的屁眼老练地接纳了它。
蘑菇状的大龟头一寸一寸地隐没在妈妈的肛门里。


叔叔粗壮暴涨的阴茎顶进了屁眼的最深处,妈妈的后庭被整个塞满了。


令人惊叹的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妈妈始终从容自若,没有任何抱怨。


当妈妈为叔叔完全放松了直肠之后,接下来,在润滑的腔道内,叔叔进进出
出抽送阴茎,就变得轻松多了。他气定神闲地控制着抽插的节奏,一进一出,张
弛有度。


妈妈不时地侧过头,两人交颈湿吻,滑漉漉的舌头摩擦着,纠缠在一起,口
水流到了彼此的下巴上。他们轮番吮吸着彼此的舌尖,呻吟着,喘息着……


叔叔抽回了舌头,低头直直地看着他的下体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妈妈柔软而
富有弹性的丰臀。我想,这样淫靡绮丽的景象可能让他更加血脉贲张,因为他的
呼吸变得粗重而吃力。


“玛莉亚,我……我要射了……我忍不住了……”


突然间叔叔整个身体绷紧了,脖子上青筋爆起,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哑
的呻吟。


他象失控的公牛一般,狂野地全速撞击着妈妈的丰臀,撞得妈妈颤声连连,
尖叫不断,两人如同做着万米长跑中最后的冲刺……


叔叔猛地哆嗦了几下,阴茎快速地痉挛着,沸腾的精液奔涌着,灌入妈妈的
直肠。他牢牢地抓着妈妈的屁股,随着波浪般袭来的高潮,突突地激射着,在妈
妈的体内释放出了他所有的精华。


叔叔的呼吸刚一恢复平静,他就马上伸手去摩擦妈妈的阴蒂。妈妈兴奋地呜
咽着,一阵强烈的战栗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瑟瑟颤抖着,长声尖叫着,抵达了高
潮的顶点。


“我爱你……我是这么的爱你……”妈妈气喘吁吁地低语道。


他们温柔地互吻着。叔叔的阴茎慢慢滑出了妈妈的屁眼,留下一个红色的环
状大洞,白浊的精液和肛门润滑油混合在一起,汩汩地溢出来。


我甚至可以看到妈妈屁眼里一段红色的内壁浸润着白色的精液,在灯光的照
耀下熠熠生辉。


干!射精的感觉瞬间充斥了我的老二,我还来不及去碰触下体,精液已经激
射而出。我难以自制地呻吟着,内裤浸泡在一场水灾之中。当高潮过去之后,一
时间我只觉得精疲力尽,四肢酸软。


妈的!即使在青春期,我也不曾射湿过自己的裤子!


我抬眼再看屏幕,只见叔叔爬起身,向镜头这边走来,伸手关掉了摄像机。
屏幕变黑之前的最后一瞥,我看到妈妈的屁眼大张着,仍未合拢,乳白的精液从
里面缓缓渗出来。


感受着屏幕散发出的温热,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幕幕。


一种矛盾而纠结的情感占据了我的心扉,一方面我感到十分嫉妒,另一方面
我又觉得非常兴奋。


亲眼看着妈妈被男人猛肏,这个男人还不是自己的爸爸,自然令人痛苦难当。
猛肏妈妈的男人,却是她丈夫的亲兄弟,我的叔叔!


这种禁忌的快感是如此的火辣刺激!乱伦的堕落,使得一切变得完全不同。


我捡起遥控器,把录像倒回到妈妈刚刚被叔叔插入那段,起身脱下长裤和内
裤,然后按下了播放键。


我撸动着阴茎,控制调整自己的节奏,最后和叔叔一起达到巅峰。屏幕内外
的呻吟声交叠融合在一起,在房间里久久地回荡着。我能感受到,屏幕里妈妈和
叔叔两个人那种最强烈的高潮。


两个小时内,我连续射了三次。当我试图再来一次时,阴茎却开始隐隐作痛。


已经很晚了,浓重的困倦合着痛苦的尿意连绵袭来,我强撑着眼皮,跑进卫
生间,美美尿了一泡。出来后我一头扎倒在床上,沉入黑甜乡之中。


第二天早晨,喂过“魔法”并带它出去溜了一圈之后,我带着那张DVD光
碟驾车回到家中,拷贝了一份录像到我的电脑硬盘里。爸爸妈妈都已经出去上班
了,所以我的行动进展得很顺利。


在这天剩余的时间里,妈妈那丰美多汁的大屁股不时侵入我的脑海里,使我
一次又一次地勃起、射精,我沉溺在无休无止的自慰之中难以自拔,生活的内容
好像除了手淫之外别无其他,我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去做别的事情。


把阴茎插入妈妈屁眼,就像叔叔做的那样,那种快感一定爽得无法用语言来
形容,我却只能在这里靠着想象疯狂手淫!


等一下!也许我不必这样傻子般冥想——我读过那么多的色情作品,其中不
乏关于“性勒索”与“性讹诈”的情节,后来故事的发展似乎也都证明了,那是
行之有效的手段。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想到这个主意呢?


他妈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呢?故事多半都是虚构的,现实生活与其截然不同。
这可是真实的人生!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勇气走到妈妈跟前,对她说:“从
现在起,你的屁眼必须随时随地供我享用,否则爸爸就会看到那份录像!”


亲爱的读者,你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你我易地而处,你能做到吗?


你能想象,这些话一旦说出口,养育你的母亲会对你怎样失望吗?当你这样
说了、这样做了之后,她还会爱你吗?


说实话,现在我已经是灵魂出窍,精虫上脑,处在小头指挥大头的状态,但
重重的疑虑,仍使我举棋不定,踌躇难行,除非我能理清乱麻般的思绪,才能决
定最终何去何从。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仍然呆在叔叔的住宅里,一边等他回来,一边冥思苦想。


也许从一开始我浏览这段录像起,本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行为。一遍
遍地观看妈妈屁眼被肏的片段,使我的性欲高涨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更是加深了
这种错误。


不管怎样,我最终决定,暂时抛开一切杂念,也不再有任何保留,去和妈妈
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时间就定在周六晚上。


我知道当天爸爸会照例去加班。他就是那种父亲、那种丈夫,爱自己的工作
胜过爱自己的家庭。


时间不紧不慢地流逝,终于到了周六的晚上。


我的嘴角倒是不再流口水,可是心跳却快得厉害,好像心脏快要爆炸了一样。
我大声呼唤着妈妈。


妈妈闻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什么事,亲爱的?”


“哦……我……哦……想让你看些东西……只是……只是一张光碟!”磕磕
巴巴地说完,我呼了一口气,伸手把光碟放进了DVD播放器里。


我回头看了看,妈妈正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你想让我看什么?”


“你马上会看到的。”


对我来说已经熟悉的画面浮现了出来,镜头前是叔叔的卧室。


妈妈聚精会神地看着,神情有点讶异。当屏幕上出现叔叔开始自慰的影像时,
她坐直了身体,视线就如同被磁石吸引一样紧紧盯着屏幕,她知道我在看着她。
妈妈的脸庞一片惨白,瞬间失去了血色。


她震惊地盯着镜头中的画面,瞳孔一点一点地放大。妈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言不发,好像凝固的石像一般,直到最后终于从茫然无措中挣脱出来:“你是
从哪里得到这个的?”


“这是上周我在安吉洛叔叔家里发现的。我去帮他照看房子。”


妈妈呆呆地看着我。她突然低下头,捂着脸哭泣起来。“我的天哪!”她不
断重复着这句话,时而自言自语,说些“我都做了什么?”之类的话。


我的感觉糟透了,甚至想就此中止。但当我看到电视屏幕上叔叔撑开妈妈的
屁眼一次次全根插入时,我又获得了继续下去的动力和信心。


“妈妈……妈妈,你听我说,好吗?”


妈妈仍在呜咽着。


“妈妈!”我抬高了音调。


她浑身一震,抬起头望着我,浅褐色的眼睛红肿着。


“我没有让爸爸看这个,而且今后我也不会——如果你能为我做一件事情的
话。”


她失神地望着我。过了几秒钟,妈妈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


“让我猜猜看!我被勒索了,对吗?我居然被自己的儿子勒索了?”妈妈自
嘲地笑了起来,声音有点沙哑。


她从我身上挪开空洞的目光,低头看着地板。


过了一会儿,她开口问:“好吧,你说,你想要多少钱?”


妈妈总是这样,想当然地认为金钱是生活的原动力,她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儿
子为了“性”而勒索她的可能性——这就是妈妈典型的思维模式。


“妈妈,我不想要钱,”我回答道,心跳急促得几乎让我喘不过起来。我的
内心剧烈地斗争着。


最后,我鼓起所有的勇气,说了下去:“我想要那个,”我指着电视屏幕。


妈妈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一付迷惑不解的表情。此时此刻她看到的,
是叔叔正奋力肏弄她的屁眼的一幕。


突然她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震惊地捂住了嘴巴。


“戴维!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你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你想要我跟你乱伦?”
她惊叫道,好像不敢相信那句话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我冲着屏幕扬了扬下巴。


“你能不能先把它关掉?”


我关掉了播放器。屏幕上的最后一幕,是妈妈湿漉漉的屁眼正在流精的场面。


“妈妈,你跟我叔叔上床,就已经是乱伦了。”我说道。


妈妈一时无言以对,她又语无伦次地喃喃自语着:“我的天哪!”


停了一会儿,她问道:“戴维,你是病了还是怎么了?我是你妈妈!你究竟
为什么想要妈妈这样的老女人呢?”


开玩笑!我必须立刻跟她说清楚。


“妈妈,你压根一点也不老!从我进入青春期到现在,我每天都想着你的屁
股自慰,它对我来说,就像天堂一样!”


“我不想说你究竟有多么性感,镇上有多少男人为了你神魂颠倒,甚至包括
我的每一个进过这栋房子的朋友,我只想说,你的屁股就是这个镇上的一个传说!
因为,喔!它实在是太完美了!不能因为我是你的儿子而剥夺我为它痴狂的权利!”


“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这些年来,身为一个男人,整天面对着方圆几
公里之内最美丽的女人、最性感的屁股,却始终不能亲近,内心会有怎样的感受
吗?”


妈妈的脸色由苍白变成了煞白。


我继续慷慨激昂地直抒胸臆。此刻,我只想将胸中的积郁一吐为快!


“你知道我为你射过多少次吗?你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妈妈!你就是我的性
感女神!现在我终于有了机会,即使死我也要坚持!象疯子一样坚持!”


妈妈震骇地盯着我,好像我突然长出了两个脑袋一样。她好像要说些什么,
最终却欲言又止。


她转身进了卧室,把自己反锁在里面。


我想,她需要时间来好好考虑我所说的话,需要时间来适应这样突然的变故。
她只是需要多一点的时间。


我决定出去散散步。


当我回到家中的时候,妈妈已经把晚餐准备好了。她站在那里,看着我,好
像要说话,又好像没有考虑好。


我决定一切等到晚餐后再说。我不想勉强她立刻答复我。我从来没有见到妈
妈象现在这样坐立不安,我不愿看到她这样难受。


这天晚上晚些时候,当爸爸回到家上床睡觉后,妈妈敲了敲我的房门,然后
推门走了进来。


“我们得谈一谈。”她说,房门在她身后安静地关上了。


“好的,稍等一下。”我停下手头的工作,保存了文档,关掉了电脑,然后
屏息静气地看着妈妈。


“今天你所做的,不是一个当儿子的能对妈妈做的。这是不道德的,偏离了
你的父亲和我一直以来对你的期望。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好吧,我仍然不能相
信,但是我知道那是真的,因为那就是我和你此时此刻在这里对话的原因。”


顿了顿,她靠着房门,轻叹了一声,“听着,我不想失去你爸爸,同样也不
想失去你叔叔。我现在不想对你解释这些。”


我可以看出,妈妈正在努力凝聚心神,准备把她的意思尽可能清楚地表达出
来,虽然目前的处境对她来说很艰难。


“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但是前提是你必须遵守我的条件。”我正要表示抗议,
妈妈摆摆手,示意我安静地听她说完。


“如果你不肯答应我的条件,仍然逼迫我完全按照你的意思去做,那么,我
只有听天由命了——我绝不会答应你,也不再跟你谈判!”


我有点发懵,沉默了一会儿。她的态度非常坚决,看起来根本没有商量的余
地。


“妈妈,你的条件是什么?”


“首先,我必须现实一点,你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那种事情对你来说一次根
本不够。我只让你做一次,你肯定不会罢手的,对吗?”


妈妈停顿了一下。我还有没有回答,她就接着说了下去。


“所以,我有一个提议,我认为它很公平——我们将会……我的天哪!我甚
至没法亲口说出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说。


“你和我将会做这样的事,次数是13次。这个数字,是根据你进入青春期
的年龄,以及你幻想我的下体的年份计算出来的。你看,正如你所期待的,这就
是我对你的补偿。好了,该你说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考虑着妈妈的提议,一时间脑筋有点转不过来,无法马上作出回答。


“你可以玩我的屁眼,但不能进我的阴道;每次你可以弄一到两回——倘若
你爸爸不在的时候。具体的时间随你便,你来制订时间表。但是一旦我们做完这
13次,你就必须永远离开这个家。你不再受到欢迎了。你也该挪挪你的屁股,
出去再找一份工作,另寻一处住所。”


噢!我没有料到会这样!现在感到震惊的人换成了我自己。


我思考着妈妈给出的选项。此刻我犹如站在一个三岔口,即将迈出决定性的
一步。


向左走——如果我放弃勒索,我们之间也许会重归于好,我和妈妈将保持正
常的母子关系。或者说我永远都不能再痴心妄想了。


向右走——如果我仍旧强迫她做更多,超出刚才她所声明的,她会转而怨恨
我——我不想看到发生那样的情形。


所以,唯一的可选项就是同意她的条件。


“其次,你叔叔和我将会延续过去的特殊关系。对此你不会理解的。他需要
我,我和他的相识,甚至要早于我遇到你爸爸,当然也早于你的出生。多年来我
们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关系,这一点将不会有任何变化——不管你认可与否。”


我点了点头。


“儿子,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对你是多么的失望!也许有一天我会原谅你,
因为你毕竟是我的孩子,但是恐怕这要等到很多年以后了。”


这些话对我来说太沉重了,我几乎不能承受。现在我不愿去想这个。


“你决定了吗?”


左思右想之后,我最终决定答应妈妈的条件。我想这是最明智的作法。既然
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肏妈妈的屁眼,所以为什么不答应她的条件呢?这是我一生
中仅有的一次机会。


“好的,我们照你的条件去做。”


妈妈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口走去。


在开门之前,她忽然停了下来:“明天我准备请病假,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
了。你想做几次都可以——但是不要忘了那个数字‘13’——直到你爸爸晚上
回家之前。”


说完,妈妈就离开了。


出发得如此突然,以至于妈妈离去之后,我一度浑浑噩噩,甚至怀疑是真的
要开始了,还是纯粹出自于我的想象?


我希望可以不必通过勒索的方式来达到我的目的,但实际上,如果想要体验
阴茎被妈妈的肛门紧紧包裹的感觉,我就只能这么做。


要是那天我没有动那张光碟的话,可能我永远都不会迈出越过雷池的这一步。
可是现在伤害已经造成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是时候迈步往前走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左右,我开始起床、漱洗,然后下楼去吃早餐。窗外,爸
爸的车不在车道上,他又去加班了。


我听到妈妈的卧室门打开的声音,接着是浴室关门的声音,妈妈在洗澡。当
我吃完我的谷物早餐的时候,妈妈也洗完了澡。


我走上楼梯,听到妈妈在上面大声喊我,她让我先洗个澡,然后去她的卧室。


接下来,我想,我是以闪电般的速度冲了个澡。


穿上短裤,我轻快地穿过大厅去妈妈的房间。我带着一条毛巾,下面藏着我
的摄像机。


我敲了敲门,妈妈开门让我进去。


我看着妈妈。她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让我感到一阵眩晕。


我贪婪地看着妈妈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丰盈高挺的双峰和浑圆硕大的臀部,
让我不禁心旌神荡,流连往返。


特别是妈妈的屁股,又大又圆,又挺又翘,在细细的腰肢衬托下,更是勾魂
摄魄,动人心火。我的阴茎把内裤撑得高高隆起。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床头柜上放着一瓶凡士林,盖子已经打开了,可以看到已
经用掉了一部分。这个新发现让我的老二激动得一抖!


“来吧,戴维,快点做完了事。”妈妈爬上床。


她那颤动的丰臀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在我目不转睛的注视下,她挪动到
床上正中央的位置。


我的视线立刻聚焦到了她的屁眼上。那里闪耀着润滑油的光泽,正静静地等
待阴茎的造访!


一时间,我身不由己地颤抖起来。


还等什么呢?我迅速脱下裤子,把摄像机放在她身后的梳妆台上,让它开始
记录这一刻。事先我已经检查过记忆卡的容量,确保我和妈妈的第一次可以完整
地记录下来。


我上床爬到妈妈身后,我的阴茎已经硬得象花岗岩,龟头处渗出了一层透明
的黏液,它昂首怒目,挺翘得好像要挑战地心引力。


事实上它的高度已经接近了我的肚脐!记忆中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


在最后一刻,我又转身下了床,因为我想用摄像机近距离拍下我的阴茎刺入
妈妈屁眼的这一刻。我常常在成人电影里看到,男优先半蹲在女人的屁股后面,
就像橄榄球员在奔跑前先摆出三分触地姿势,然后再插入女阴。那样看起来很酷!


手扶着微微悸动的阴茎,我用力地按下龟头,顶着妈妈粉红色柔韧的屁眼。


硕大的蘑菇头卡在了妈妈的肛门外,我有点担心这样的尺寸到底能不能插进
去。妈妈的屁眼被我顶得深深地陷入了屁沟里,好像不肯屈服于阴茎的暴虐。


这样的抵抗没有持续多久,屁眼里的褶皱慢慢地开始膨大,包裹住紫亮的龟
头。龟头上每一根神经末端都沉醉在这美妙的刺激中,感受着屁眼里的压力和温
度。


当整个龟头顺利插入之后,我暂停了一下,保持这样的状态,倒数六十秒钟。


之前我曾经在杂志上了解到,当龟头插入女人的肛门之后,如果就此暂停,
保持静止,在30至60秒内,肛门括约肌就会逐渐松弛下来。


通常来说,我大可不必如此温柔地对妈妈做这样的前戏,因为很明显,她经
常肛交。然而她的身体语言告诉我,被迫和自己的儿子肛交所造成的心理压力,
使得她的身体处在一种异乎寻常的紧张状态中。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我的龟头停留在妈妈紧绷绷的屁眼里,这种美妙的
触感让我不由得呻吟出声。


当感觉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集中全部注意力,甚至不再偷眼看妈妈,开始
耸腰挺身,全力推进。青筋暴露的阴茎象夹心三明治一样,紧紧夹在妈妈两瓣鼓
翘圆润的屁股之间,这样的景象让我差点射了出来!


阴茎的杆身一毫米一毫米地朝妈妈的直肠深处推进。我可以自豪地说,以我
的阴茎之大,所到之处,足以荡平那里的褶皱,使它舒展开来。


那些褶皱就象熟练的技工一样,按摩着我带着疼痛感的插入。我把双手从妈
妈腰部挪走,放在她头部的两侧,把住她的头。


当我感觉再也不能前进一分一毫时,我试探着挺动起来,寻找一种合适的节
奏。动作的幅度逐渐加大,我开始大开大合地抽插,每次拔出都会带起肛门边缘
粉红的内壁。在妈妈的肛肉和我的阴茎一次次快速摩擦中,阴茎包皮的温度很快
攀升起来,


我的冲刺随着次数的增多,变得越来越狂野。妈妈的屁股和大腿被我撞得颤
颤巍巍,肉波荡漾。


妈妈好像在极力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但间或仍会有短促的呻吟声从她的嘴
角传出。她那健美丰满、充满弹性的屁股就像一个天然的减震器,保护着她丰美
的肉体。


最让我惊喜的是,妈妈对括约肌的控制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当我
插进去时,她就放松了肛门,方便我的深入;当我抽出来时,她就缩紧了肛门,
用潮湿光滑的内壁摩擦着我的阴茎,好像要把它挤干一样。


此时,少年时代那种深切的挫败感——想与妈妈结合却得不到许可,因为社
会认为那是变态的,反基督的,或者“就是不对,没有原因”——刹那间在我的
脑海里重现,多年来一直被压抑在心底的乱伦情结,随着我疯狂的、拼命的抽插,
排山倒海般倾泻而出。


与生俱来的与妈妈交媾的渴望,那种绝大多数男孩们、男人们一生竭力遏制
却始终挥之不去的乱伦渴望,此刻驾驭着我,驱使着我,使我犹如脱缰的野马般
纵情驰骋。


我奋力肏弄着,蹂躏着妈妈那饱满的、倒心型的屁股,直到我的睾丸骤然一
抖,发出信号:即将体验和妈妈交媾的高潮了!


我感到血液在耳朵里脉动,胸口霍然收紧,使我不得不张嘴喘息起来。我开
始颤抖,肌肉间歇地收缩着,最后身体挺直得犹如一块钢板。


我闭上眼睛吼叫出声,感觉内脏好像都扭曲了,它强烈收缩着,把一串又一
串的精液挤压喷射出去,注入妈妈的直肠深处。


陡然间我仿佛再也站不住脚,软软地伏在妈妈的背上。妈妈努力支撑着我的
身体。与此同时我的阴茎仍在一股又一股连绵不断地喷射出精液,浇灌着她的屁
眼。


眼前的视野变得模糊不清,我想我看到了金色的小星星。我努力挣扎着不让
自己晕倒,感觉好像会就此死去一样,我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高潮!


当稳住身形之后,我立刻恢复了挺送,如重锤敲击一般继续猛撞妈妈的屁股,
因为阴茎仍然坚直鼓胀。我觉得如果坚持下去,就能获得第二次高潮。


这样的事情过去曾经发生过,当时我已持续一个星期没有自慰。后来射过一
次之后我没有停手,直到六十秒后第二次高潮到来,那是在我恰好看到成人电影
中连续出现特别刺激的片段时。


很快我就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又一次的喷发从尿道里奔涌而出,气浪般爆入
妈妈的结肠深处。我想,这个时候摄像机可能快要储满,即将停止记录了。


第二次高潮远不如第一次那么强烈,但仍然令人如沐春风,心旷神怡。


当我拔出软化的阴茎时,所留下的一道溪谷让我不禁睁大了眼睛。我看到成
团的白色精液附着在妈妈的肛门内壁上,正在向直肠下方缓缓渗漏。


这可比成人电影中所展示的要刺激得多!


妈妈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微微喘息着。


我伸出手指探入妈妈的肛门,把它撑得大一点、再大一点,妈妈轻轻呻吟着,
屁股动了动,并没有阻止我。我把它撑到不能变得更大。


粉红的屁眼是如此漂亮、性感,我甚至等不到下一次占有它。我凑过头去,
在妈妈的屁股上洒下了无数的蝴蝶之吻。在向如此完美的臀部奉献我的精液的同
时,我也想向妈妈表达我对她浓浓的爱意。


一切结束之后,我到浴室简单地洗了个澡,就回自己房间睡觉了。我睡得很
沉。妈妈耗尽了我的精液,同时也平息了我的冲动。


我将不得不等上一两天,才能再次享用妈妈的屁眼。但不管怎么说,我毕竟
还有十二次机会,不是吗?


也许我会让你知道,接下来的十二次是怎样进行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