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 【我操了粗JB的壮硕儿子】

我今年45岁,居住在悉尼,我22岁和我太太结婚,1年后生下了我唯一的儿子加里,但因为过于轻率的婚姻,使我们没多久就离婚,当时是由加里的母亲获得领养权,而我只被允许每周末见他一次。由于加里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朋友,在他这个年龄正是和朋友一起度周末的时候,所以我们见面的次数是越来越少。
在离婚以后,我没有能和任何人有更深一步的交往,我尝试和一些女人约会,但是除了空虚我得不到任何满足,而且我感到男人更能吸引我的注意,于是我开始和男人保持关系,享受着和那些男人处在社会夹缝间的禁忌快感,可是这股热情仍旧没有持续几个月。现在,我的生活非常单调,每天除了工作之外,游泳成了我唯一的休闲活动。
年前星期五的傍晚,在我工作完回家的路上,我在火车站意外地遇到了加里,自从上次和他过完19岁的生日,我已经有2个月没有再见到他了。加里是个英俊、强壮的阳光男孩,他非常热爱运动,身高只比我矮一点,端整的脸上闪现健康的红润,对于这场意外的偶遇我们非常高兴,我拥住他的肩膀,紧紧地抱住他。
“真高兴见到你!”我兴奋的大叫。这时,一些行人因我的大喊转头看向我们,我感到怀中的男孩有一丝不安,因此我接着说:“这没什么,只是一个父亲拥抱自己的儿子。”
他抬头,微笑地看着我,但我能从他发烧似的耳朵发现他的困窘,那天晚上我和他一起吃晚饭,然后再次看见他是1星期以后的事情了。
星期六的下午,我公寓的门铃响了,打开门,加里就站在我的门前。
“我刚从朋友那出来,经过你家,就顺道过来看一下,”他说着,脸上浮现出孩子气的笑容。
“我任何时候都欢迎你!这是你的家,你知道的。”
他关上门,跟随我进入客厅,在那儿我给了他一个大熊式的拥抱。
“给你父亲一个拥抱!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了。”我们互相拥抱着彼此。
“看见你我真是太高兴了,”我一边对他说,一边收紧环绕住他的手臂。
我深深地爱着这个男孩,对我来说没有好好照顾他,参与他的童年,是我一生的遗憾。他的身体紧紧挤压着我,令我感到他肌肉下爆发性的力量,这孩子身体锻炼得非常好。他的头依靠在我的胸膛,手指来回抚摸着我的背,触摸我,我能够闻到从他衬衫下散发出的一股男孩特有的新鲜气息。
我的手指也抚摸着他的背脊,享受着他的靠近,我意识到我们从来没有象这样互相抚抱着对方,这种感觉这是棒极了。我们彼此拥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当我试着离开他时,他仍紧紧的抱着我,所以我放弃了。我喜欢他待在我强壮双臂中的安适感,他的头靠在我的胸上,我们彼此温暖着对方。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爸爸。”他说完,双唇轻轻地吻上我的下颚。
他的举动让我惊喜,我已经不记得上次他是什么时候吻我的了。突然,我意识到我勃起了,我本能地摆腰挤压我怀中的身体,心中对他的幻想象洪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赤裸健美的躯体、闪亮的肌肉充斥在我的脑海里,我发誓在这之前我从没对他有过绮想,我以前也曾和几个年轻的男人在一起过,但我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孩子有过这这种不当的想象。
我吻上他的前额,回给他一个父亲式的亲吻,我感到他似乎也勃起了。然后他吻上了我的脖子,接着一路缓慢地往下亲吻。
“不……”我低语着,双手仍抚拥着他。
他紧紧地挤压我,好象想要把我嵌入他的身体内,手指已经陷入我背部的肌肉里,他的吻变的比较大胆,开始舔弄我的喉结,我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最后我的手离开他的背,放开他,将他拉离我的脖子。
我们互相凝视着对方,他的脸缓缓向我靠近,我将双唇压在了他的嘴上,我们彼此谁都没有移动,然后他回吻我,张开了他的嘴,我的舌头立即探入他的口中,我们的舌头相遇了,他明显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的手移到了我的臀部,我们的唇紧贴在一起,舌头在彼此的嘴里互相纠缠、翻搅。
“我正在吻我的儿子,我正在吻我的儿子……”我不断想着,情况严重到不容许我有丝毫逃避,我也知道在情况还没有脱离掌握前,我们应该立刻停下来,但这该死的感觉是如此的好,我从没感觉这样好过,我的另一部分在说着:“这只不过是一个吻,我们没有做其它任何事,会这样仅仅是我们父子亲情的表现,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我只要再吻他1分钟,然后会停下来……再过不久他就会停下来的……”
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但它发生了,因为我想要靠近我的儿子,而我明白他同样也想要靠近我。我没有去感觉或者去看他的胯下,但我知道他也同样肿胀、勃起。我们试着抵抗更进一步的诱惑,无力地拉开彼此。
接着加里开始解开我的衬衫,而我也开始从他身上褪下他的衣服,我抱起他,将他带进我的房间,放在我的床上。我们都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我的心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我也知道床上躺着的俊男和我有着一样的心情,这是最后的禁忌,然而……我不能停下来,我们完全脱下互相的衣物,我急切地脱下他的内裤,露出他的性器,他也拉下了我的内裤,所有的一切发生的是如此的快速,现在我的儿子和我完全赤裸地躺在同一张床上,彼此有只同样的欲望,这是从来不曾发生过的。
他是第一次看见我挺立的性器,它巨大、粗壮、如岩石般坚硬地耸立着,他用手碰触它手指尝试着抚摸我红色、粗大的肉棒,一股酥麻的快感从我的背脊升起,令我浑身一颤。不知是否过于紧张,他没有紧紧地握住它,只是入迷地用拇指描绘我的冠沟,让我处在一种美妙的痛苦中。当他的拇指摩擦遍我敏感、光滑的头部,一声呻吟不知不觉从我的嘴里溢出,这时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双眼充满饥渴的光芒。
我仰躺着,加里紧挨着坐在我的旁边,他的性器坚挺有力,简直要贴在他肌肉纠结的小腹上,我甚至怀疑他还没有性经验,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有哪个男人的性器是如此的美丽,我一把握住它,闭上眼睛,感觉它优美的轮廓、有力的脉动,它是如此的火热、厚实、饱满,令我产生一股满足感,并为能拥有它而感到自豪和高兴。
它的坚硬远超过我的想象,感觉好象握住一把钢制的铁棒,我抬头望进他的眼里,感叹地说道:“我不知道……我也没有注意到……不知不觉间你已经是个大男孩了!”我不能确定他是什么时候拥有如此健壮的体格,如此雄伟的性器。
他的手握住我有力的性器,一边温柔地抚摸着我,一边说:“你自己不也是个大男人吗?”
我将我们两人的性器一起握在手里,互相摩擦着,我们的性器在尺寸、长度、厚度甚至形状上都有着惊人的相似,同样都切割过包皮,并且勃起时都稍微向左弯曲,我怀疑是否有人能区分出我们的性器。
加里跨坐在我的腰上,饥饿的双手热切地摩擦、探索我的身体。
“你是如此的强壮、美丽!”当他的手掌来回抚摸我平滑雄壮的胸肌时,他低声地说着。
男孩的举动引起我强烈的欲望,我一把拉下他,让他躺在我的身上,我们彼相互紧靠,互相摩擦,我能感觉到他坚硬的性器陷入我的皮肤,而我的也一样。我的腿环住他光滑的身躯,我的手爱抚他的有力的背肌,挤压他结实的臀部,我们彼此喘息、呻吟,热情地接吻,他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进行考察般仔细地探索每一分领域。
然后,我一翻身跨骑在他身上,接着亲吻他的脖子和肩膀,烙上我的印记,他则饥渴地挤压我的臀部,我弯腰吻上他光洁平滑的胸膛和小腹,舔弄他小巧的乳头,他喘息着,一手摩擦我的肌肉,另一手抓紧我的性器。
我一路向下亲吻,他向后移了一下,让我能吞进他的粗大的性器,这种充塞满嘴里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我听见加里的呼吸一下子沉重起来,感觉他的手静止在我的后脑上,我强迫我的头向下,尽可能地将儿子的粗直的性器塞进嘴里,他巨大坚硬的性器在我的咽喉里滑行、跳动,令我难以忍受,接着我放开它,饥渴地吸舔他整个身体,对他又吻又咬。
然后他也报答我,迫切地品尝、挤压我全身的肌肉,我背躺在床上,享受着他的付出。他的舌头舔过我的胸肌,找到我的左乳头,吮吸它,直到他坚挺、潮湿,然后他舔遍我整个胸膛,在我的右乳头上继续他的工作。
接着他向下将脸埋进我的胯下,贪婪地用我粗壮的性器摩擦遍他的脸庞,甚至将我巨大坚挺的性器全部含进他的嘴里,我几乎尖叫出声,他的嘴是如此的湿润、火热,我能感觉到我整个性器全部滑进他的咽喉,这是一种难以言语的快感!
当他为我口交时,我抬起头,却只能看见他的头顶在我的胯下上下移动,他有着像我一样漆黑的头发,肩膀的肌肉随着他用力抓紧我臀肌的双手而起伏变化。
这一整个过程似乎都在暗示,我们终于发现了一条传递彼此感情、显示彼此相爱的道路。
这时,他放开我的性器,渴望地看着我,我已经完全沦陷在这场性爱之中。
“你想要?”我试着平缓自己的呼吸。
“我想要你干我,爸爸!”
“你确定?”我一边问着,一边在床边的抽屉里润滑油。看着他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红色粗壮的肉棒、结实有力的双臀,我不禁疯狂了,我需要立刻进入他的身体,反复地一次又一次地贯穿他。
我们一起给我的性器上了润滑油,接着我抬起他的脚,让他仰躺在床上,因为我想要看着他被我干时的表情。我沿着他的小腿开始向下一路吸舔,最后在他大腿内侧停了下来,我的性器正逐渐变成深紫色,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充塞在它的内部,我感到从所未有的坚硬,仿佛我能贯穿任何事物似的。
加里的性器也同样肿涨、坚硬,好象已经撑涨到极限,在下1分钟就要爆炸似的。
我将润滑油涂抹在他的洞穴内,随着我的进出,他的洞穴一阵抽搐和痉挛,吸附、缠绕着我的手指,我知道他需要我的火热、粗大的肉棒。
“你真是太敏感了!”我一边在他耳边低语着,一边将性器对准他的洞穴。
加里的手指在我进入他前,最后一次抚弄我的性器。
巨大的充满光泽的头部,摩擦着他幼嫩紧闭的洞穴,他的父亲正试着敲开他的门户,他也尝试着尽力放松,让我进入。
渐渐的,他的扩约肌松弛下来,性器硕大的头部已经进入他的身体,他闷哼一声,脸上流露出一种融合着痛苦与快乐的表情。我停留了一会儿,让他习惯我的存在,然后渐渐将身体的重量加上去,让我9英寸的重型武器缓慢地进入他的体内。
我们二个都不禁尖叫起来!
对这么个大家伙来说这真是个紧窄的洞啊!
在我贯穿他的过程中,我们彼此眼神交汇,互相凝视着对方,当我岩石般坚硬的铁棒开垦他紧窒的洞穴时,我问他这是否是他的第一次,他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没有看到,我是怎样进入他的身体,但我能清楚地感到,我的性器摩擦、刮搔着他的内壁,尽根而入,胯下的囊袋抵在了他的臀上。
“啊……爸爸……”他呻吟着,双腿环圈着我,身体被牢牢地钉在我巨大的圆柱上,手挤压着我结实的胸肌,感觉着它们的强壮。
我爱死了在他体内的感觉,他的内部柔软而又火热,包围着我,让我想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加里在我身体下不耐地扭动着,但我将他固定在床上,并且在他的肉棒上抹了一些润滑油,开始缓慢地抚摸他。
他的每一寸内壁都紧紧地包裹住我的性器,我感到它好象正在他饥饿、火热的洞穴里继续伸长,肿涨到了一个新的尺寸,我开始在他体内缓慢地移动着。
是的,我正干着自己的儿子!我对这种关系感到震惊和厌恶,但我已深陷泥沼,不能自拔!
“啊……爸爸……啊……”他喘息着,我可以感受到从他身体传来的每一分颤动。
我的性器和我的身体不堪忍受地变得刺激、敏感起来。
当我想贯穿他时,他的洞穴紧抓着我的性器,和在他嘴中的经历不同,洞穴变得更加紧窒,使我必须聚集更多的力量才能更加深入。
“啊……我马上要干到底了!”我喘息着,开始凝聚力量,更深更猛地进入他,我的性器是如此的坚硬,我感到我能够贯穿任何事物,我想要向我的儿子显示他的父亲是一个多么棒的男人!
我骑在他的身上,随着身体的全部重量,将我坚硬的性器推进他体内深处。我一再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粗壮坚硬的性器不断地在他柔滑温暖的肉壁内进出着,随着我每一次的撞击,我们的呻吟声和谐地交织在一起,慢慢的,他原本僵硬的躯体在我手中变得柔软,内部也象融化了般地包围着我,一股战栗般的快感充斥着我的全身。
“干我……干我……”在加里极度兴奋地呻吟中,我听到了他重复着的低语,它刺激着我,使我的动作更为猛烈,由于剧烈的运动,我们全身都湿淋淋地被汗水浸透着,并且迷失在这紧张而又狂乱的交合中。
加里配合着我,用他那鲜滑的菊穴,迎接着我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冲击,象一只性饥渴的野生动物,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停下来,我将会被他诅咒。
突然,加里拱起他的背,抓住我的臀部,推挤着,使我能更深入他的体内,他吊挂在我的身上,紧紧地缠着我,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并把头甩向后方,嘴里发出一连串不明意义的呜咽声,我立刻紧握住他呈紫红色的粗大肉棒,不断地上下套弄,温热的液体开始一阵又一阵地从泉眼中涌出,有力地喷射在我们汗淋淋的身体上,在他的躯干上形成一滩奶油状的污泽。
当他射精的时候,他的扩约肌有节奏的痉挛和缩紧,不断地压迫着我的性器,我骄傲地看着他达到高潮,我为我的儿子是如此的勇猛、刚毅而感到骄傲,也为自己所做的感到自豪,因为我,他的父亲,给了他如此激烈的高潮。
强烈的快感如海潮般冲击着我,几乎使我也射了出来,但是我控制住了,我并不想这样快就达到高潮,我继续狂猛地撞击他,确保每一次的撞击,坚硬硕大的头部都狠狠地敲击在他的前列腺上,形成他又一阵的颤栗。
当他好象稍微平静下来的时候,我便将我挺直的性器离开了他漂亮的洞穴。
“不要把它拿出来,爸爸,我想要你继续干我!”
“我会的,”我向他保证,我用自己那粗红的硬棒拍打他贴在平坦结实的腹部上变软的性器,使的他小腹上的精液飞溅起来,坚硬的性器上满是他粘稠的精液,我呻吟着,享受他粘滑温热的液体包裹着我的感觉,他也呻吟着,当他看见鲜润的精液从他父亲粗大的性器上滑落。
我将他翻转过来,趴在床上,我从后面骑上他,将我硕大的性器头部对准他的洞口,藉着精液的润滑,再次将我硬挺的性器推进他的体内,开始新一轮的冲刺,由于先前经过精液的滋润,使性器变得滑溜溜的,抽插起来更为顺滑,我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我一边猛烈地干着他,一边低头仔细地欣赏着那吮吸着我性器的美妙洞穴。他原本不容一指的洞穴,被我性器粗壮的根部大大地展了开来,整条肉棒将它填得满满的。当我将它拔出来的时候,他柔软的内壁紧紧地包裹着我,象是被人用手牢牢地握住一般,不想让我离去,光滑的肉壁不断摩擦、挤压着头部,更增添了刺激,使我倍感兴奋。随着性器的拔出,紧紧吸附着我的肉壁如花般绽放开来,露出鲜红的内壁,然后我又再次勇猛地进入他紧窄的小穴,柔嫩的肉壁伴随我冲刺的节奏一张一合着,充满了令人难言的诱惑力我的手也不闲着,玩弄起他的性器来,我发现在后庭的刺激下,他原本软弱无力的海棉体渐渐充血、硬挺起来,不久就变得象岩石那样坚硬、巨大,配合着后庭的冲刺,我开始不断地挤榨、套弄它,但要保持这种高难度的性交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他从我手中接过这项任务,让我能更专心地干他。
在我激烈的运动下,我的身体和他靠得越来越近,最后几乎躺倒在他的身上。我的腰激烈地摇摆着,粗大的性器快速有力地在他身体内部挺动着。
“啊……爸爸……干我……啊……快……用力……啊……”
我满足了他的全部需求,更深更猛地进入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让我感到我们决不可能再一次分开。我疯狂地律动着,由于与内壁的极速摩擦,性器上不禁传来阵阵火辣辣的刺痛感,身下的床也因为过激的运动,而发出濒临毁灭的惨叫声。
“啊……”
我勇猛地冲刺着,用尽我所有的热情,耗尽我每一分的精力,我亢奋着,持续的时间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长。最后,我用我全部的力量深深地进入他,汹涌的热精如洪水般倾泻而出,奔流不息。随即我不顾几乎都已经麻痹的肌肉,又再次律动起来,凭着精液的润滑,我继续连续猛烈地冲刺着,我的感觉从没有这么好过当我达到高潮时,我的儿子也来了,这是他的第二次射精,浓稠的液体将床单弄湿了一大片,而我仍旧待在他的体内,享受着被我精液充满的、温暖舒适的洞穴,感觉着他的阵阵抽搐。
我紧贴着他,双手将他牢牢的拥在怀里,直到我坚硬如石般的肉棒开始变得柔软,整个人从这场难以想象的高潮中平伏下来,我才离开他。
我们躺在床上喘息着,注视着彼此,不敢相信我们刚才作过什么,我们谁也没有出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的男孩,他现在已经线分钟发生的事一一重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和自己的儿子做爱了,而且是如此热情、投入!
我下床,进入盥洗室淋浴,希望藉此让我冷静下来,理清我纷乱的思绪,但我做不到。加里和我刚刚乱伦了,作为一个父亲,我本不应该让这种事发生的……但我已经做了!我想要回到床上,拥抱他,让他的头倚靠在我的胸上,看着他进入梦乡。当我走出盥洗室,加里已经起来,穿好了他的裤子。
“我……嗯……我要走了,爸爸,我……嗯……还有一些报告要作。”
我们穿上衣服,接着我送他到汽车旁,在这段时间,我们彼此都感到尴尬,而没有说过一句话。
“再见,爸爸。”他感到困窘,低着头,对我说着。
“下次见,儿子。”我轻捶了他肩膀一下。
他看了我一眼,伸出手似乎想要碰触我,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上了他的汽车。
再次看到加里是一星期以后的事了。
为了让事情有一个了结,我下定决心要和他好好谈一谈,告诉他,我们必须忘记这件事情,当它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们坐下来说话,但在接下来的半小时,我赤裸地躺在地毯上,加里骑跨在我硬挺的性器上,他上下跳动着,将我粗大的性器紧抓在他体内。
所有这些事大约发生在3年前,加里和我之间的感情也与日俱增,更加亲密,在我们第一次做爱后的几个月,加里就搬进我家和我同居,他告诉我,自从和我发生关系后,这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
我从来没有感到,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是如此快乐的一件事,即使我们这段感情不能公开,但我还是深深地爱着我的儿子,作为他的父亲,作为他的朋友,作为他的爱人,而我也从不怀疑他对我的感情,因为我知道他也同样深爱着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