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 【阿兵哥 】

惨了惨了!!! 上完补习班后和朋友去吃宵夜,聊着聊着竟然忘了时间.已经十一点钟了,回去一定免不了一顿牢骚.为了能尽快回家,我只好挑了一条捷径.但是我必需经过一条暗巷.没办法,谁叫我赶时间,只好豁出去了 !!!
就在我经过那条暗巷时,我看见了一位阿兵哥.只见他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象是怕被人发现是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悄悄的跟着他进去了暗巷.我躲在一堆杂物后面,悄悄的窥视着他.
在微弱的月光下,我看清楚了阿兵哥的模样.他大约20岁左右,180公分,长的满俊俏的,有点秀气,就象转型前的古天乐般,白白淨淨的.
阿兵哥进了暗巷以后,靠在牆边,又左右看了一遍.看样子他好像正打算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却没想到阿兵哥靠在牆边,闭起眼睛,然后慢慢的解开军服,露出他壮硕的胸肌和结实的腹肌.而左手则捏着右边的乳头,露出一付很享受的样子.
天阿 !!!这不会是真的吧 ?难道老天知道我哈阿兵哥哈很久了,特地献给我这份厚礼 ?阿兵哥左手捏着右乳,右手则轻轻的隔着军裤揉搓他的老二.过了不久,阿兵哥才将军裤脱倒膝下.
果然如我所料,阿兵哥拥有一副重型武器.在月光的照射下,他的老二足足有17公分长,而且正因为过度的刺激而颤抖着.然后阿兵哥在用双手紧握着他的大老二抽打着.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坦露的胸膛起伏着并闪耀着因兴奋而不断冒出的汗珠.在后来,阿兵哥又将右手伸到后面,用手指干着自己的小穴,先是一根,然后是两根,三根...这阿兵哥还真会享受 !!!
看到这我再也受不了了,马上掏出我裤裆里早已坚硬如铁的老二和阿兵哥一块勐打.就在我快要射精时,我不禁兴奋的叫了一声.

就在这时,在一旁勐干的阿兵哥转过头看着我,而我则握着自己的鸡巴勐打,而且停不下手,这情况真尴尬.突然一阵快感来袭,一道又一道的精液就从我的马眼激射而出...
阿兵哥看着我握着鸡巴射精,开始有点惊讶,但很快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然,任谁看见了这种情况都知道是什么事了...阿兵哥笑笑地对我招手,示意我走向他.既然事已至此,我也就坦然面对.我任由我的鸡巴晃在裤裆外,一步一步地走向他.
我站在它面前,他暧昧地对我笑了一下,然后盯着我的鸡巴看.哼!!!这阿兵哥果然是识货,我的鸡巴虽然没他长,却也有15公分.而且比他的粗多了!!!阿兵哥伸手搓了搓我的鸡巴,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嘿嘿...我知道等一下有得我爽了 !!!
阿兵哥把我的 T-shirt 脱了,伏下身吸允我的右乳头,右手则捏着我的左乳头.然后慢慢的往下栘,蜕去我的长裤,一口含下我的鸡巴.天!!!他的技巧真好,而且吸得那么勐,像是要把我吸干似的.他还用舌头鑽着我的马眼,一阵一阵的快感不停的向我袭来,我爽得像是在不停的射精.
我受不了了,我仰起头大声的呻吟着...
嗯嗯~啊~
我抓着阿兵哥的头,死命地压向我的胯下,想要他含的更多,更想将我的精华贯满他的嘴.我不停的干着他的嘴,就在我快射的时候,他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然后说:
别心急,还有更勐的呢 !!!
说罢他伏下身,握着我的鸡巴往他的小穴里插.我看着我的鸡巴一寸一寸的没入他的小穴里,单是这样我就已经爽得直发抖.终于完全插入后,我就学着G片里的主角一样,狠狠的操着他,干得他爽得淫叫连连.
嗯...嗯...哦...哦..........啊
~
天!!!干阿兵哥一直是我的心愿,今天如愿以偿,我更是干的卖力.我在后面狠狠的干,阿兵哥则自己抓着鸡巴勐抽勐打,可是干到最后,他却只能用双手撑着牆,因为他已经被我操的双脚发软.
也许是已经射了一次,所以干了很九都不射.但阿兵哥却已经被我干得爽得射了出来.就在他小穴收缩时,我再狠狠地操起来.又过了15分钟,我还没射,阿兵哥却已经射了两次.后来他开始求饶了:
你...你好勐...我...我已经...不行..了...嗯...哦...你..还没出来吗?
干...你好紧...嗯...哦...啊~~~ 我爽得快不行了.
就在我大吼一声后,我终于射了.而且全数贯进他的小穴里,我甚至还可以感觉到我的鸡巴浸泡在精液里的感觉.我紧紧的靠在他背上,不停的喘息...
上个月有一晚我喝醉了,留宿在日籍主管家.他太太刚回日本
在半夜醉意矇矓之中我的脸忽然感觉到一团刺人的鬍渣
我想我大慨被误当成他太太了
糟糕的是我竟一点反抗的力量也使不出来
我的心脏狂跳不停,额头直冒冷汗,一个男人此时应该再清楚不过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我的下档………………
在昏暗的夜灯下,我想他应该看不清我是谁
我慌乱的试图找寻灯源开闢,但失败了
我的汗衫已被他撕破,健身房苦练出来的壮硕胸脯,竟阴错阳差的成为他手心与嘴唇的赏心玩物
面对如此的肌肤之亲,我的生理竟然-----有了反应,好丢脸ㄜ------
我的道德感驱使我鼓足了勇气要推开他
没想到他反儿而更加激烈地压住了我,我硬生生的感到两隻剑在对峙着
为了掩饰羞愧的下腹,我极力的转身背对着他,他转而疯狂的佔据我的背部
我紧抱着我的内裤不放,但没多久也被撕破了
我紧紧夹住双腿,深怕后庭沦陷,没想到这样反而便宜了他
他的粗大傢伙来回快速攻击我的下胯,使得我的下体也尴尬地处于高胀状态
前列腺被极速刺激的结果,我必须承认我是被动的达到了高潮
以前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女人被强姦会不会达到高潮
以我现在的经验,看来答桉是肯定的
但我无法分辨这一段时间(约十分钟)到底是被强姦还是在享受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之后的三十分钟, 我是被他粗暴的蹂躏的,
我的肩膀已被他咬伤,肛门应该没事,可是周围可受罪了
因为那裡本来就不是用来性交的
在一阵亢奋的呻吟声中,我的手心接住了他满满的日本种子...................
在此我要声明,我跟我女朋友做时,从来没有早洩过,应该比他还久
他鬆开了我(男人射精后都是这副德行),我小心翼翼的起身, 只为了完整保留手中的精子
我找到了一个空瓶子,把这些呕心的证据装起来放入冰箱
我转身审视着这个肥胖多毛的白色中年男体和缩水很多的(凶器)时
心里突然浮过一种异样的感觉
难道他是我前世的露水姻缘吗?
我仔细的端详他的脸庞,还挺俊俏的
天啊!我在想什么啊?我可是堂堂的男子汉啊, 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我是不是该告他呢?男人为了面子有时候脸皮比女人还薄
说真的,我无法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甚至讪笑…………………….
我大概太累了,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天啊!一切就在我睡梦之中又重覆了一次,只是这一次我决定不告他了…………………………..
醉台直男被醉日直男误姦实录 2
话说我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再度醒来时,是处于一种正常体位的性交姿势
他应该已经兴奋一段时间了,大家也都知道,男人第二次出来都会比较久的
我有点自暴自弃的任由他做为了
因为他真是孔武有力, 我根本挣脱不了
而且台湾话说(矮人猴膏), 意思是说矮人性慾很强,精液很饱满的意思
他就是这种类型的,从工作态度上就可看得出来, 他可是很拼的
我不禁为他的太太感到婉惜,每晚这么频繁地被消磨
我的皮肤都已红肿,何况她
也罢,今夜我就代你受罪吧
你们一定奇怪我为什么如此泰然自若,不再闪躲
其实我昨晚也是很勐的,不是跟他, 是跟我的 girl friend
她一共要了三次, 我几乎被吸乾了
因此刚刚被强暴出精后, 我已经虚脱了
所以现在的我的那裡是萎靡不振的
我把手沾了一点唾液放在胯下,做成漏斗型
凭他抽送的速度研判,我应该很快就可以二度採集到他的精液
我的内心闪过一个邪恶的想法
我没勇气站出来告他
但我想勒索他
又是在一阵亢奋的呻吟声中,我的手心还是接住了他超量的日本种子…………………
醉台直男被醉日直男误姦实录 3 – 半醒日直男的早安一物
我在矇矓之中醒来,昨夜的烈酒使我还带着宿醉,我把怀中俯睡的女房(老婆)抱的更紧
我们结婚不过一年而已,我很想早点有小孩,所以日以继夜的拼老命,
这样说也没错啦,当然性慾太强也是主因,刚结婚时,我一晚最高纪录做过五次 ( 你们会比我多吗? )
即使在昨夜,我有残破的记忆的,至少也有一次
为了疼女房,我不想吵醒她,女房有灯光睡不着,我都是摸黑做的
上班前先出清所有存货,才能专心工作喔! 』女房在睡前总是会这样交代
好啦! 为了让你安心我不会在外面乱搞,我今天虽然很累----------------
女房今天背部超有弹性的,我的手在她身上不停游移
我的一物(阳具)已经暴涨,紧紧的挺进她的胯下,
我不喜欢对女房走后门,因为我的一物太粗了,怕会伤到她的肛门
总觉得女房今天很不一样,单这皮肤的触感就令我抓狂
一阵激吻之后,我发觉女房的胸部怎么变小了
正觉得奇怪时,我顺手往下,摸到了一个令我大吃一惊的东西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一物却已来不及煞车,不听使唤的达到了高潮
为逞片刻的兽慾,理智往往就被蒙蔽了
更离谱的是,我是抓着那个令我大吃一惊的东西射精的----------
醉台直男被醉日直男误姦实录 4 – 醒日直男的慌乱心声
]惊! 下腹怎么还顶到一个东西…………..
我从床上跳了起来,开了床头灯,赫见床上睡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他是我公司的业务黄サン
隐约记得昨天晚上 カラオケ 后,有人送我回来,原来是他,一个帅气的小男生,不过他不像是同志,而且也有女友
照目前的状况,两个人都光熘熘的,衣物散落一地,还有扯破的
是我竟然错乱到把男人当成女房(老婆)在干 ( 不会也被他干过吧? )
而且明知道错了,还兽性的抓住对方的一物(阳具)射精
我不禁为自己的性向感到忧心起来
尤其是喜欢男孩子的皮肤还胜过女房
难到我有潜在的同性情结?
床巾正中央有一团乾掉的黄渍,刚好就在黄サン的下胯那裡,,,,,,,,,,,,,,,,,,,,,,,,,,,,
看来我得趁他还在熟睡之际,不管三七二十一,赶快烟灭证据吧
先套上我的内裤,糟糕!他的内衣裤怎么办?已经撕破了
我的size一定太大了,去7-11买一件吧,最好有一模一样的
在往7-11的路上,我的内心一直忐忑不安
如果这件事不好好处理,搞不好家庭和事业都完了
那我从日本漂洋过海来到这裡,一切辛苦岂不白费
其实早在学生时代,就一直有男同志向我告白
即使到现在体型都发福了,这张俊脸仍时有男士会投以关爱的眼神
甚或不经意的碰触一下,可是我从未被迷惑过
这下子就这么轻易的把保持多年的给打破了
接下来的人生不晓得会有什么转折呢?
黄サン还在睡,我帮他换上了新衣裤,心裡盘算着他醒来后要如何合理化的和他互动
换衣物的同时,不可避免的我又碰触到他的裸体
想起清晨的那一幕,我从未想到男孩子的皮肤也能让人产生错觉,而且错的离谱
今天早晨睡意矇矓中赤裸裸的抱在一起,我的一物已经接到命令准备攻击了
接收命令的大脑是在干什么啊,男孩子的皮肤都分不清楚………….
他突然转身,原来是换姿势趴睡,把我吓了一跳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他的颈部有明显的吻痕,我呆掉了
那是我常在女房身上留下的激爱的标记,甚至这么说,那个齿痕应该就是我的
因为我的很特别,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睡梦中,我真的对一个男体做出错误的生殖行为
我转身走向浴室冲澡,心裡思绪乱糟糟
洗到惹麻烦的一物时,不禁打他两下
没想到他竟桀骜不驯地站了起来,唉!真是个色情胚子
那富弹性又光滑无比的皮肤触感又涌上心头------------------
醉台直男被醉日直男误姦实录 5 –醒日直男的心理攻防
冲完澡出来,一物仍然坚挺
我走到了床边,凝视着依然梦中的黄サン
受到视觉的刺激,我的一物竟然从平口裤中央的开裆口迸了出来
我想我得研究一下我为什么会对他的皮肤着迷
他的脸与手的皮肤因常跑外务,被阳光晒的有点黑, 有点109的感觉
相较之下,子弹内裤周围白淨无毛的皮肤,就益发显得性感
当然如果要跟女房白嫩病弱的模样相比,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我的一物又在急速充血
我像是在为一物寻访它的昨夜行踪似的
我的手开始不听使唤的伸向他的大腿
就在此时,他的眼睛张开了
同样的,像是我的习惯似的,我又来不及煞车,
应该说是我不擅掩藏自己,我的手已搭在他的大腿上
我感觉到他身子颤抖了一下
我摇摇他说;『坊主(少爷),该起床了!』
自己也觉得转的有点硬,和我的一物一样硬
『课长サン,几点了? 我怎么浑身酸痛!』
『九点多了,告诉你,你睡姿可能有问题』
这应该是孙子兵法的声东击西吧
『.咦! 我内衣裤怎么是新的?』
『你昨夜吐髒了,要不要去洗个澡?』
我已学会转移话题了.
『课长サン,你怎么把人家都看光光了!スケベ—!(好色喔!) 奇怪, 我的乳头好痛喔!』
外国人就有这种好处,可以装听不懂.
『课长サン,ムネ イタイ(胸部好痛)』有时候也会踢到铁板,他会用日语翻译给你听.
还好他的日语不是很好
『来, ムネ イタイ ナラ (要是胸痛的话), 课长帮你按摩按摩.』
『我才不要呢』
虽是玩笑话,但我的内心竟满心期待他会答应,我到底怎么了?
洗完澡出来的黄サン又在抱怨:『课长サン,カタ モ イタイ (肩膀也痛)』
『来! 我看看』其实我心理清楚的很, 我趁机摸着他的背部
『是不是被虫咬了?』好大一隻虫喔,我心裡暗笑,.一隻大虫生了一堆小虫一齐咬他
我拿出药箱,帮他上了软膏.
『来! 我顺便看看ムネ』
他没有再拒绝,我也没改变坐姿,直接把手由背后环绕到胸前,我触摸着它他发达的胸部
我把他和女房两相比较,当然是女房的乳房比较好囉!总算鬆了一口气
『课长サン,セクハラ(性骚扰)!』
我吓了一跳,收回了手.
『冗谈! 冗谈!(开玩笑啦!)』
『坊主, ムネ 也要擦软膏吗?』
他没答腔,只是伸手拉我的手.
在擦的同时, 我的一物又跳出来了,还好我背对着他.
『课长サン,为了感谢你昨夜收留我,我来给你做一点service吧.』
他起身走向冰箱,不一会儿就泡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我很高兴, 我想应该一切都没事了.
接过咖啡, 我一口气喝了一大口,才发觉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课长サン,ォイシ—?(好喝吗)』
我投以一个傻笑,不假思索的一饮而尽.
我一直在思索, 那股熟悉的怪味道是在那儿闻过-------------
醉台直男被醉日直男误姦实录 6 - 醒台直男的心理攻防
课长冲完澡出来了,我赶快继续装睡,要看看他会再变出什么把戏
透过半眯的双眼,看到他走到了床边,凝视着依然梦中的我
我的胸口跳个不停,他该不会又要来个霸王硬上弓
我意识到他在床边坐了下来
为了怕穿梆,我把眼睛全闭上了
他似乎正在浏览我的身体,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老婆也真可怜,嫁一个这种同性恋老公,还离乡背井---------
我管人家閒事干嘛,先可怜可怜自己吧!
就在我半睁眼瞄他的同时,看到他的手正不怀好意的伸向我的大腿
我赶紧张开眼睛
他也真大胆,我都睁开眼睛了
他竟然还是大喇喇的把手搭在我的大腿上
我受惊的颤抖了一下
他摇摇我说;『坊主(少爷),该起床了!』
想起昨晚白白被干了两次,不,连今天一早一共应该是三次,不禁咬牙切齿起来
『课长サン,几点了? 我怎么浑身酸痛!』
笨蛋,想了半天要骂他的话怎么到嘴边都说不出口了
『九点多了,告诉你,你睡姿可能有问题』
你他妈的蛋,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咦! 我内衣裤怎么是新的?』
『你昨夜吐髒了,要不要去洗个澡?』
真是说谎话不打草稿,可我怎么就开不了口逼问他我要我的旧衣裤
『课长サン,你怎么把人家都看光光了!スケベ—!(好色喔!) 奇怪, 我的乳头好痛喔!』
别跟我装外国人,装听不懂.不对,他本来就是外国人.
『课长サン,ムネ イタイ(胸部好痛)』讲日文给你听,你没话说了吧..
『来, ムネ イタイ ナラ (要是胸痛的话) 课长帮你按摩按摩.』
『我才不要呢』
肉麻当有趣,到现在还想凯我油
不理他了,赶快去洗掉这身污秽吧
透过镜子,我清楚的看背后的明显齿痕,其中几棵还种在脖子上
天!礼拜一一定会被笑被种草莓了,不这种草莓可真不光彩
想着今天一早那一幕,他达到高潮时,竟还抓着我的,好变态.
昨晚还以为他把我当成他太太了,没想到他还会扮猪吃老虎
想到这裡,我的下体竟然硬了起来
我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那是事实
就是昨晚第一次被强姦时,前列腺被刺激到不行而丢精的一幕,
我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味着,大概是从来没经历过这部位的高潮吧
下次找GF用南傍国戳我看看,神经!我真的发春了
下体现在是为谁在兴奋啊,为了那个日本野狼吗?不对,是本野畜男
浇完冷水,平息一下慾火,走出了浴室
『课长サン,カタ モ イタイ (肩膀也痛)』
『来! 我看看』其实他心理应该很清楚,他还趁机摸着我的背部
『是不是被虫咬了?』看我把你阉了,你可就大虫小虫全死光光
他拿出药箱,帮我上了软膏.
『来! 我顺便看看ムネ』
我没有再拒绝,他也没改变坐姿,直接把手由背后环绕到我胸前,触摸着我的胸部
他温热的手差点让我陷入温柔乡了,我想到GF
『课长サン,セクハラ(性骚扰)!』
哈哈! 他吓了一跳,收回了手.
『冗谈! 冗谈!(开玩笑啦!)』
『坊主, ムネ 也要擦软膏吗?』
我没答腔,只是伸手拉他的手, 我好像故意在挑逗他
他很温柔的乖乖的帮我擦,不知他那裡什么时候又会来劲,擦完一定要快闪.
『课长サン,为了感谢你昨夜收留我,我来给你做一点service吧.』
我顺势起身走向冰箱,昨夜我已观察咖啡罐在里面,
当然我不会忘记另外那罐瓶子
到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泡了一杯特製的热腾腾的咖啡.
他很高兴的从我手中接过咖啡,一口气就喝了一大口
他的脸露出奇怪的表情,想说话却没说出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