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 【段保全帅哥】

两个月前进了这家阴盛阳衰的公司,公司里充满了打扮妖娇的女性职员。上班的第一天,放眼望去几乎找不到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男性同胞。除了送外务的一个乡土气息浓厚二十来岁的小弟外,男性同仁几乎都是四五十岁以上。少数几个三十来岁的男同事也都已经结婚甚至有小孩,想发生办公室恋情的机会几乎没有。我告诉自己,或许是老天要我专心上班吧,怕我要是帅哥太多了,每天光流口水就流老半天,工作一定做不完。就连我那四人坐的办公室,我也是唯一的男性,我的前方左方都是女孩子,真是众月拱太阳。加上我工作也忙,所以我每天一到办公室就开始头也不抬的埋首苦干,一直到下班,才拖著疲惫的脚步踏上归途。

公司大楼的门口有保全人员,印象中当保全人员,大厦管理员的都是中年人居多,还有很多是老伯伯,这栋大楼好像也不例外。虽然每个都似乎长得蛮强壮的,但是长相都不十分好看,即便如此,因为我有著很严重的制服,特别喜欢穿制服的男人。走在路上,不管是军官、警察、消防队员、甚至穿著公司制服的服务生,我都会不禁对他们多看几眼,过过乾瘾。所以现在每天上下班或是进出大楼经过保全柜时都会习惯性地朝那边望一望,看看那些皮肤黝黑,阳光又有英气的叔叔,穿著天蓝色的衣服,心理总有种莫名的安全感。有时他们也会很客气地对我笑一笑、点点头,但是光是这样,就让我觉得彷佛上班的所有辛劳都有了补偿。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过了一个月以後,来了一个新的保全人员。

这一天是礼拜六,蓝蓝的天空让人更加心旷神怡。想到明天就是休假日,心情不由得比前几天轻松许多。坐捷运到了公司大楼,习惯性地往保全人员那边望了望,依稀有个年轻帅哥坐在那边,短短的头发,明亮的眼睛,标准的身材。我原本已经走过了保全柜,但是不由得在走过柜後又回头望了望他。他很有礼貌地对我说:『早!』一边说著,一边露出他那洁白的牙齿,诚恳的笑容,让我顿时心情飞扬起来,觉得好愉快。

之後每当我经过门口,总会特别注意他的行踪,看他是不是坐在门边?如果是,我就会多看他几眼,他也会很客气地对我点头。他皮肤黝黑,体格健壮,貌甚憨厚,是我理想中的典型。我一直再想,如果他也是,那该有多好……。

这一天是礼拜三吧,刚被老板削了一顿,我跑到顶楼抽烟。突然,顶楼的门开了,上来的正是那位我朝思暮想的帅哥。我们四目相视,他满面笑容地跟我问好,也掏出一包烟,拿出打火机,陪我抽了起来。

『这里视野很好喔!』他先开口跟我说话。

『对啊!整天闷在办公室,都快受不了了,出来透透气。』我这样说。

『呵呵!』他露出他那洁白整交的牙齿,笑著说道。

『我在十二楼,法律事务所』我主动表明身份。

『喔!那你是律师罗!』他这样讲。

『对啊!如果有我可以帮上忙的,可以跟我讲啊』我笑著跟他说。

『嗯!那我问你一下,我父亲跟人间买了一块地……』他问了我一些法律问题,我『理所当然』很乐意地为他解答。能为这样的帅哥服务,我好愉快啊!

『你好年轻喔!』我这样说道。

『对啊!我刚退伍,找不到工作,又不喜欢念书,只好来当保全人员了!』他说道。

『想当年,我当兵时在亮岛,一年难得回来一次……。』

他跟我聊了很多他当兵时的事情,从谈话中得知他当兵在外岛,算是很辛苦。但也很英勇,忍受著十度以下的低温,戴著面罩,在前线迎著寒风站哨。比起当兵时坐办公室的我,简直判若两人。我愈来愈敬佩他了……。

『我要去巡逻了,再跟你聊!』他客气地说道。

『好啊!改天聊喔!』我拍拍他厚实的肩膀,笑著对他说。

我好喜欢他啊!

自从那次的相遇之後,每次他看到我都会满面笑容地跟我打招呼。有时我远远地从电梯走出来,他大老远地看到我就在跟我点头,但是我往往不是要赶著出门,就是赶著回办公室,不然就是旁边有别的同事,总没机会能多跟他讲讲话。

有一次我独自一个人出差回来,经过保全柜台,看见只有他一个人。我便把握这个大好机会,跟他聊天搭讪。

『轮你值班啊?』我问他。

『对啊!其实本来是我另一个同事的班,我是晚班,但是他比较喜欢上晚班,所以跟我换……。』

『是喔?你们总共几个人在轮?』我又问他。

『我们一共有六个人,每次是两个人轮班,其中一个人要一小时出去巡逻一次,一个人守门口。』他微笑对我说道。

『巡逻很辛苦吧?』

『不会啊!还好啦!就跟我上次遇到你一样……。』

『说的也是,巡逻可以顺便溜达溜达,打打混,抽抽烟,哈哈!』

他听了跟我一起大笑。

『晚上值班会不会比较辛苦啊?』

『其实不会,晚上比较没事,不像白天很多人进进出出的,比较要注意,像我那个同事就是喜欢上晚班,所以今天才跟我换啊!』

聊了一会我就坐电梯回办公室,心里一直小鹿乱撞。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花痴,人家跟你讲几句话就爽成这样,大概是自己太需要了。

之後有好几天没跟他讲到话,偶而休息时间出去抽烟,也会期待遇到他来巡逻,但都没有。一个人在顶楼徘徊,心术不正的我发觉顶楼有很多遮蔽物,而且很少有人会来。心想如果下次又在这儿遇到他,我就可以趁机对他……嘿嘿嘿嘿。

这一天是礼拜五,本想应该准时下班去享乐一番。没想到下班前被老板叫进去数落了一顿,差点骂到臭头。反正就是他交代的事情我弄得让他不满意,要我重作,而且今天晚上就要做好。天啊!几天前就给他看了,早不说晚不说,三天後的下班前才说。真要人命!我只好忍气吞声地留下来加班。

到了十点多,事情差不多作完了,但是很疲倦,心情也因为玩乐计画被破坏所以很低落。办公室同事都走光了,本想偷抽烟,但是想想还是遵守规定,出去外面抽好了。於是我就走到楼梯口,一个人很郁闷地吞云吐雾著,整个十二楼只剩我一个人了。

这时楼梯突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我突然有点害怕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人走上来。上下两楼又都一片黑,只有楼梯间一盏小灯,全身高度警戒中。

『ㄟ,还没下班啊!』

『是你喔!吓了我一跳』我这样说。

原来是他,那位保全帅哥。

『唉!有什么办法,赶东西啊!被老板修理了一顿……。』

『是喔?这么可怜……。』

说著说著,他拍拍我的肩膀。刹那间,彷佛一股电流从上而下流窜我全身,有一种温暖踏实的感觉。

『你们办公室只剩你了啊?』他问我。

『对啊!只有我那么苦命…,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ㄟ…,我要巡逻……!』

『就当作顺便巡逻我们办公室嘛…,混一下有什么关系……。』

『好吧!』他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办公室有两道门,下班以後按规定两扇门都要上锁。我跟他进门後,我也依规定拉上了两道门。

『要锁吗?』他有点怀疑地问我。

『这是规定啊!』我正经地说,虽然明知自己别有居心……。

『你要喝什么?』

『都可以!随你便!』

我拿了两罐饮料,带他进了我的那间办公室。

『我们下班冷气就关掉了,所以有点闷,你如果热可以把上衣稍微解一下……。』我这样对他说。

於是他脱下他那件天蓝色的制服,剩下一件背心。露出他锻链过的强壮臂膀,和十分明显的两块胸肌。他展现男性的气息,几乎已经让我摒气凝神,无法呼吸……。

我望著他健壮的体格,倒抽了好几口气。

『你好壮啊!』我发出惊叹的声音。

『呵呵!被操出来的呀!当兵的时候被变态的班长魔鬼训练。每天早晚跑五千公尺,两百个伏地挺身,还有出不完的战斗教练、刺枪术,不管日雨淋都一样要被操,所以才有这样的成绩……。要不要摸摸看,结实得很!』他拍著胸脯,得意洋洋的说著。

这真是个吃豆腐的大好机会,我大方地检视他那结实又有弹性的肌肤。他的胸膛很宽厚,臂膀很粗壮,是标准的男人身材。加上他完好的头型,短短的头发,迷人的笑容,使我的眼神不断地向他放电……。

我对他说:『真不是盖的耶!这证明磨练总是有代¤的,让你变成了男人中的男人,不像我当兵时当文书,虽然不用出操,但是常加班到半夜,身体不但没锻链到还搞坏了……。』我这样说道。

『是喔?那让我瞧瞧你的身体……。』他这样说著。

『瞧我的……?不要啦!我差你远了,一定会自惭形秽,丢脸死了!』

『唉唷!我们都是男生,看一下会怎样,我很好奇呀!再说我都让你看了……。』

『不要啦!等我把身体练壮一点再说……。』

『不行,』他突然低声说道,『我是保全人员,我要「巡逻」你的身体!哈哈哈!』

『巡逻我的身体……,阿杰,别开玩笑了好不好……?』我说是这样说,其实心里可是兴奋得很,恨不得被他强暴……。

『我可没开玩笑,你最好乖乖给我把上衣带都脱了,不然…,小心我用警棍揍你……。』

他强壮的右手抽出警棍,频频拍打著他的左手掌跟我示威,还一脸有点邪恶的笑著,一副逼我就范的样子。

『你…,你竟敢恐吓我……。我要叫楼下的叔叔来救我!』

『你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忽然用力地抱住我的身子,狠很地先给了我一个吻。我没有抵抗他,他的舌头在我口中不停翻搅,我也很配合地享受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吻。他看我没有反抗,还一脸很幸福的模样,便替我解开带,衬衫上的扣子,脱下了我的上衣。我看著他的一举一动,只觉得他的每个动作都让我很兴奋,小底迪早就不听使唤地站立起来……。

『你很高兴喔……。』他望著我的突起的裤档,伸手去摸了摸……。

『跟帅哥在一起当然高兴啊……。』我赶紧为自己找台阶下,其实是暗爽在心里。

『是这样子吗?,那我让你更高兴一点……。』

说著说著,他拉开我西裤的拉链,掏出我的小底迪,看一看之後说:『好可爱喔……』他一边嘲笑著,一边用手把玩著我的小底迪。

『你欺负我……。』

『我哪有欺负你?你不是喜欢我吗?打从第一次你望著看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已经爱上我了……。』他很有自信的说著,同时不断地套弄著我的小底迪。

『我要看你射精的样子……。』他一边说,一边加快他套弄的速度。

『不要啦…!』我小声喊著。

但是我的小底迪在他反覆的套弄之下,早已涨得通红,马上就要决堤了……。他让我坐在椅子上,他则蹲跪在我前方,时而用手套弄,时而把我的小底迪含进他嘴里,用他熟练的舌头舔舐著我的老二,让我享受最大的舒服。我双手抚摸著他帅帅的头和肩膀,看著英俊的他这么努力地为我服务,我心里好满足。

『快射了要跟我讲!』

『我…,已经不行了……!我……!』

话还没讲完,一股热流从我体内倾泄而出,射了他满满一口……。

『你技巧真棒!』我对他说。

『那当然,以前当兵的时候,常常帮老士官长吸,所以训练有素。』

『是喔?不当管教喔!』

『呵呵!或许吧,都是被他带坏的。』他以刚性的语调说著。

接著他又说,『ㄟ,该换你了吧!让我high一下……。』我点点头,欣然同意了。

他先卸下扎在裤子上的其他装备,再俐落地脱下他的裤子,剩下一条内裤。他的腿毛又黑又浓密,大小腿都很结实,一看就是运动员的腿,而他的那话儿也早已鼓得隆起一块。

他骄傲地掏出他的那话儿,跟我说:『比你大!』

他的老二果然跟他的梁一样,又挺又粗,同时因为兴奋也已经呈现亮眼的暗红色,很是漂亮。

他问我说:『喜欢吗?』

我回答:『嗯!我喜欢你…!』

『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我啊!我是问喜不喜欢我的底迪?』

『当然也喜欢罗…!』我一面说,一面把他的底迪试图含进嘴里。

他英挺地站著,我跪在他的前面,不停地吸允著他的老二。他用他的大手抚摸著我的头,有时会刻意把我的头往前压,希望能够把他的老二整根插入我嘴里。我很陶醉地品尝这根人间美味,一方面呼吸著他身上雄性的气息。

『喜欢我吗?小瑞……。』他突然问我,但是我嘴里含著东西无法说话。只好向上看著他的明亮眼睛,轻轻地点头。

『我也很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斯斯文文的男生……。』

听到这句话,真的感觉好温暖,不但更认真地吸允著他的那根宝贝,顿时也不由得将他的腰环抱得更紧。

『我想插你後面!』他低声说道。

我慢慢地吐出他的宝贝,站立起来。他敏捷地脱掉我的所有裤子,叫我上半身趴在办公桌上。我照办了。他从後面搂住我的腰,把他的宝贝插了进来,不停的抽送著。他的宝贝很粗,插进来时觉得有点痛,但是很有饱足感。

『爽不爽啊!小瑞……!』

『爽…,爽…,翻了……!』

听到我的鼓励,他又加速在我身後抽送,而且加大抽插的幅度,让我又痛又舒服。这时他的双手慢慢从我腰№向我上半身游移,最後移到了我的手边,我紧紧地握住他厚实的大手,觉得很幸福。他停止了抽插,把那话儿塞在我里面,暗示我放开他的手,又叫我稍微把头抬起,他要我把嘴张开,把左手和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同时塞到我嘴里。随即又开始剧烈抽插,而他不规矩的手也不停地伸入我嘴里,直达咽喉。我就这样张著嘴,又张开腿地任他宰割。

『怎么样,是不是爱死我了啊?』

『是……!我爱死你了……!』我在几乎快不能呼吸的情况下说道。

『我快射了……!我…,爱你……!小瑞………!』

『阿杰……我也爱你………』

自从那夜的激情过後,我就再也没见到他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礼拜,有次下班我经过保全柜,询问值班的叔叔阿杰为了什么这么久不见人影。值班人员告诉我说,他辞职回南部去了。我连忙问他有没有阿杰的电话或地址,值班人员回答说他没有留给同事,可能要问问看公司。

顿时,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涌了上来。为何他会这样不告而别,也没留下支字片语。难道,他说他喜欢我,他爱我都是一番谎言。甚至只是把我当作泄欲的工具?为什么……???

或许我想太多了。不过无论如何,那段相处总是个难忘的回忆。而我,又回到安分地上班下班的无聊日子。谁会是下一个帅哥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