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记者小姐】

你们不会知道我的姐姐是多么的性感,肏她的屄时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

我的姐姐是一名新闻记者,23岁,她很漂亮,她爱穿性感的内裤.

甚么?你这小鬼才十三岁,竟会悖理乱伦,肏自己亲姐姐的屄?!」你们也许会这样问。

是的,我真的肏了我亲姐姐的嫩屄,但这也不是半年前我所能想像到的事。

可是,如果你有一个曲线玲珑、前挺后突、白雪公主似的十六岁的姐姐,一丝不挂的和你睡在一床,紧捱在一起,而你的鸡巴又涨得难受,那么,你该怎么
办?

你能忍住不把鸡巴插进她的阴户,采她的屄花吗?

我的第一次性交,就是在这样一个没有任何预谋的、很偶然的情况下,在实在完全无法抗拒她那美妙肉体的诱惑下,偷奸了熟睡中的姐姐。

我家住的是一座旧式农庄,在美国宾州(Pennsylvania)东部的交媾镇(Intercourse)外,离着名的巧克力糖生产地吓希(Hershey)不远。

我名比利(Billy),现年十三岁半,我有一个大我两岁半的姐裘安(Joan),爸妈都是三十六岁。

和这附近的很多人家一样,祖先原都来自德意志,至今已历多代。

另一点我该说明的是,我们全家每年夏天都会去本州中南部阿柏那西(Appalacia)山区的宾马天体营(Pen-Mar Nudist Club)两周,享受天然无拘无束的情
趣。

在家不外出时,只要气温适宜,我们大都不穿衣裳,睡觉也从来都是裸体的,冬夏都一样。

用餐时,除了妈妈因要主持烹饪而穿了厨裙外,气温不太冷时其他人都是全裸的。

有时用餐不需热食烹调,妈妈也就天体无裳,和我们一样。直到要外出时,才开始着装。

姐姐这两年来身体变化十分明显,她的乳房一天比一天大,呈角锥形,乳头很大,像一对淡红的草莓,点缀在她那两只雪白的、仍在发育的乳球上。

她的臀部变得日益浑圆丰满,向后突出,惟一没变的是她那肥涨的阴阜上仍是光溜溜的,寸草未生。

这也许是遗传的缘故吧,妈妈的丰隆的阴阜上也只有几茎短短的浅棕色性毛,稀少得几如没有。

姐姐现在身高五尺三寸,三围是卅二B.廿二.卅三;妈妈高姐姐五寸,三围卅五C.廿五.卅五。

姐姐和妈妈都很美丽,肤色乳白,玉腿修长。

爸爸身高力壮,胯下的阳具平时累累赘赘的下垂着,略有六、七寸长;便急时勃起,足有九寸多长。

我一向矮小,但自去年起,迅速开始发育,身高体重激增,一年之间长高了六寸,鸡巴也从小小的两寸变成四寸半,小便急时鸡巴更会涨硬成六寸多长的粗硬肉棍,我相信再过几年它会长得更大,像爸爸的鸡巴一样。

去年起阳具根部已开始生出棕色的性毛,一年来已是相当密茂。

旧式房屋暖气设备不理想,传热不均匀,有的房间冬天温度就比其他房间要低。

裘安的卧室和我的卧室相邻,相距才十五尺,但她的卧室靠外侧,冬天就冷多了。

多年来,天很冷时裘安会不请自来,去爸妈房间,睡在他们当中。

但三年前起妈妈便不再许她和爸妈一道睡,听说是裘安已在发育,妈妈发觉爸爸已明显的受了影响,她怕夜间会发生「意外事件」。

另方面,爸妈也需要「隐密时间」,不愿让年龄已不太小的女儿在旁,实地观摩他们的亲热埸面。

事实上,裘安已看到好几次。

前几年她曾经私下告诉我,她夜半醒来时,看到爸爸压在妈妈身上,爸爸的大阳具在妈妈的阴户中进进出出,她猜,那一定就是她学校中同学们所说的「肏屄」。

她还说妈妈似是很难过,不住的呻吟,但有时却又会耸起屁股,要爸爸「再快一点!再重一点!」

爸爸似乎很惬意,一会吻妈妈,一会含吸妈妈的乳头,还向在一旁观看的女儿微笑。

年幼的我当时听了很惊讶,但也没有放在心上,很快便淡忘了。

爸爸的损失却变成我的收获。

姐姐不能上爸妈房间睡觉,天冷时她就不请自来,到我的卧室,和小弟我一道睡。

一向她比我高大,由她搂着我睡。

我的背靠在她的怀中,这样比一人独睡要温暖得多,不一会两人都会温暖起来,很舒适的睡着。

但有时也问题:姐姐一向睡得很沉,一夜睡到天明,是很难推醒她的。

她睡梦中仍会紧紧搂住我,每当我夜间尿急时,我要几经挣扎,才能自姐姐怀抱中脱出,去上厕浴。

今年冬天来得似特别迟。

今夜骤然变得很冷,午夜刚过,姐姐就来到我床上,钻进我的丝绒被(Comforter)里。

她准备像往常一样的将我抱在怀中,但小弟我已比去年高大得多,比她还高出四寸,她只好转背紧挨着我。

「我好冷!」

她扭动凉冰冰的屁股,紧贴在我的大腿上磨擦。

我侧过身来,像以前她抱我一样,要自她身后将她紧抱在我怀中。

完全没有任何色欲企图的,我左臂自她颈下穿出,上臂垫在她颈下,手肘回曲,将她抱住,手掌放在她的胸口上,我用右手先搂住她的纤腰,将我的小腹和大腿紧贴向她的冷冰冰的屁股和大腿,然后右手上移到她的胸口,双手把姐姐抱紧,我的胸紧贴她的光滑的背部。

姐姐的手也缩回来,交叉压在我的手掌背上。

姐姐秀发披肩,我闻到了她雪白颈项间发出的清香气息。

「这样好多了!」她嗖嗖微抖的说。

我把姐姐冰凉的裸体搂定后,才发觉到我的双手正按在她那两只柔嫩又有弹性,巍巍突起的玉乳肉峰上,而我的鸡巴也不知何时已涨硬得向上翘挺,嵌压在姐姐冰凉的臀沟里和我的小腹间。

我一时觉得好窘,怕姐姐嫌恶我那嵌入她臀缝的涨硬鸡巴,但姐姐没有任何不满的表示,相反的她向后扭动屁股,让我俩的下部紧紧贴实,我们就这紧裹在一起。

一会她的体温渐增,呼吸均匀,她便已睡着了。

我对姐姐从来都没有过欲念,在我心中她只是我的好姐姐,我很自然的抱住她,很快的就也睡着了。

大概是早晨四点钟左右,我醒了过来。膀胱膨胀得厉害,尿急了,我要起来上厕所。

我想自姐姐胸前收回双手,才发觉我双手一直分握着姐姐的两只角锥形的乳房,手握中那柔嫩、结实、又有弹性的奶子感觉真好!

她的手仍紧按在我的手背上,我的手几乎不能动弹。我用力抽出手来,便赶快去浴室解放。

回到床上,我照原姿势,再度自姐姐背后抱住她。她手臂已放松前伸,似是睡得很沉很甜。可是不知为何,我却不能再睡着。我握住姐姐乳房的手不经意的轻捏了一下。

啊!那感觉真妙。

我的手掌不由的轻轻的一收一放,继续揉捏姐姐的一对乳球。

我虽已尿过,但鸡巴却仍又胀又硬,我将它伸入姐姐的大腿中间,轻轻的前后移动。

铁硬的龟头上半部挤进姐姐屄缝中,顺着肉缝向上,碰到肉缝中的阴蒂;掠过阴蒂便到了肉缝的尽头,顶到姐姐肥突的阴阜上。

啊!好奇妙的感觉!

我轻轻挺动臀部,让鸡巴的上侧,在姐姐的两片大阴唇当中的肉缝里来回,作拉锯似的磨擦。

龟头和整条鸡巴,都感到一种十分不同的、令人心跳加急的、无可言喻的快感!

突然,在鸡巴后滑时,龟头陷入了肉缝下方的凹处,那儿软软潮潮的,似有一股吸力,要将龟头吸了进去。

是姐姐的阴道入口!

三年来我自同学处借阅过很多「成人漫画」一类的书刊,也在他们家中看过一些「成人影带」,对女性阴户内外大小阴唇,肉缝中的阴蒂,阴道入口位置和各种性交姿势都印象很深,也常在淋浴时想着那些身材美妙的女郎,手淫自慰。

龟头已略为陷入姐姐的阴道,顿时我的心中燃起了熊熊的淫火!

我想要将鸡巴插进去,肏姐姐的屄!

就像我看过的好几卷影片中的小男主角一样,奸淫自己尚未成年的亲姐姐或亲妹妹!

我松手放掉一只手掌中的乳房,将手掌移下来按压在姐姐的阴阜上,然后臀部前挺,半只龟头便挤进了姐姐的阴道!

阴道好紧!

不能再进……

「裘安!裘安!」我轻呼姐姐,试看她是否会醒过来。

她没有反应,胸乳随着均匀的呼吸微微起伏。

我大胆的耸动腰臀,继续将龟头向屄里顶。

我知道我正在做一件违背伦常的事:偷奸自己的亲姐姐。但在内心炽热的淫火下,这观念已被打入冷宫,微不足道。

很幸运的,龟头在肉屄入口处顶了十来次后,姐姐的阴道已开始变得润滑潮湿,在这奇妙的润滑剂的助力下,我的整个龟头便挤进姐姐的小屄洞里。

屄道仍是太狭太小,我决定暂不再进,只享受龟头进出屄眼的滋味。

我将龟头全部退出阴道,然后再将整个龟头顶进姐姐的屄洞。

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做着这令人消魂的动作,手指轻扣屄缝中突起的小颗粒,另一只手轮流把玩姐姐的两只可爱的乳球,将乳头夹在指缝中逗弄。

姐姐的乳头竖立起来,阴道中淫水潺潺,她偶而发出轻微的梦呓,甚至微微向后挺动她那肥嫩的十六岁大姑娘屁股,配合我我耸顶,让鸡巴能更深的插入。

但她仍在甜睡,我想她可能正做着性梦。

顶了大约二百次,我突然觉到一股热流自小腹传至鸡巴,说时迟,那时快,一股热浆已自龟头汹涌射出。

一股……

两股……

三股……

我将龟头紧塞在屄眼里,不让精液流出弄脏床单。

射精后我停下来一、二分钟。我的鸡巴并没有软下,仍是硬翘翘的,心中仍是淫念勃勃。

我再度向屄内顶,阴道已被精液和淫水充分润滑,屄肉壁被硬龟头一分一分的挤开。

我发觉我须调整我的臀部位置,鸡巴才能深入。我移动身躯,调整好角度,再次耸动硬翘的鸡巴,向姐姐屄心挺进。

进入了两寸……三寸……四寸……五寸……六寸……好紧凑的小屄!

我的鸡巴已全根插进姐姐的处女小屄里!

没有碰到处女膜挡驾!

我记得去年姐姐有次骑马越栏时,不当心摔了下来,虽幸未受大伤,但事后妈妈发现姐姐内裤上有少许血迹。

我相信她的处女膜是在那次意外中破损了。

啊!我竟拔了姐姐的头筹!

采了十六岁姐姐的处女花心!

稍停片刻,我开始轻轻小幅度抽送。

真舒服!

我在学校曾听高班生吹嘘他们的肏屄经验,是如何的舒畅;成人影片中男女双方也都是那么兴奋,显得十分享受。

我现在正在享用姐姐的美屄,才知肏屄的滋味,果然是如此的美妙,美妙得令我完全无法形容!

我开始增大抽送的幅度……一寸……两寸……四寸……几乎是肆无忌惮的长驱直入,但我仍是很缓慢的抽送,以免惊醒姐姐……最后我下下将六寸长的铁硬鸡巴全根拔出,然后再又全根插入,肏至尽根。

啊!

真美妙呀!

没想到姐姐的屄会带给我这样美不可言的大快乐!

几分钟后,那汹涌的快感又来了!我将鸡巴深深的插在姐姐的屄里,再度喷出火热的精液!

太舒服了,我将鸡巴留在姐姐的屄里,不觉沉沈睡去。

两小时后我先醒转,已是清晨六时。

姐姐似快要醒来,我缓缓的将半硬的鸡巴自她屄中退出。

时间正好,一会姐姐已完全清醒。

她坐起来,十分忸怩的,迅速起身奔向浴室淋浴。

我想她定是感到下体有过多的粘液,以为是性梦所引起,生怕被我发现她屄口渗出的大量液汁。

第二天晚上,已不是太冷,我刚躺下姐姐就来了,和我贴在一起。

「比利,你不在乎我睡在你这儿吧?!」姐姐说。

「我好喜欢和妳睡在一起!」我由衷的说。

我立刻又像昨夜一样的抱住姐姐。我轻轻捏弄姐姐的乳房,她咭咭的笑。

「裘安,妳的奶子好可爱!」我大胆的、由衷的赞美。

「你喜欢它们吗?今夜它们属于你的,让你握住!」姐姐细声说。

我却不老实,手指轻轻搓弄她的乳尖。

「嗯……好舒服……」姐姐轻声说。

我又大胆的伸手到姐姐的小腹下,手掌盖在她隆起的阴阜上揉弄。姐姐伸手把我的不安份的手捉回来,按在她的乳球上。这时我的生殖器已翘得老高,棒身在她的臀缝里拉锯似的上下来回磨擦。

「好痒!」姐姐咭咭的笑着,扭动屁股,让我的鸡巴突入她的腿间,她用大腿将它夹住,然后用手指分开两片肥厚紧合的大阴唇,将肉棒的棒身上沿夹在肉瓣中。

「就这样,不要再动!……小坏蛋,现在安心睡觉!」

姐姐说着,双腿夹牢我的涨得铁硬的肉棍,双手把我的手掌平压在她的胸乳上。

她呼吸均匀的静止下来,一、两分钟后她便已安然入睡。

抱住姐姐娇躯,掌按玉乳,涨硬的肉棒上侧被肥嫩的花瓣半裹住,想起昨夜偷肏姐姐的美畅,我决定再一次偷香窃玉。

「裘安!裘安!醒醒!」我轻轻的在姐姐耳边呼唤。

没有回应,像往常一样,姐姐已熟睡。

我伸一手去抚揉阴阜,这回姐姐没有反应,证明她真的已睡着。

我将手指捺入肉缝,挑逗肉瓣中的阴核,龟头塞住小屄洞,轻轻顶送。

姐姐喉中发出「嘤……嘤……」的轻微梦呓,仍在甜睡,可能已开做性梦。

不一会儿,小屄入口已有了粘滑的淫液。

我调正阳具和阴道的相对角度,用退一分进二分的方式,开始将鸡巴顶入姐姐的紧暖滑腻的小屄里。

两分钟后,六寸长的火热铁硬肉棍已全条插入,再度占领了姐姐的最神秘的少女禁地。

我开始缓慢的抽送。

唉!

真舒服!

我想世界上没有比肏自己姐姐的嫩屄更快乐的事!

这次我比较能持久,轻抽慢送了七、八分钟后,才在姐姐的阴道深处射精。

我让阳具留在阴道里,十分畅美的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已是清晨三点钟。

我的阳具前端三寸仍留在姐姐的屄里,又已涨硬得难受。

我又轻轻抽动,阴道中仍是十分滑腻,我就再次温柔的偷肏姐姐的嫩屄。

抽插了七、八分钟,快感太强烈了,我忍不住了,便再度在姐姐屄花心里,喷洒出我偷香乱伦种子。

两小时后,我又再度因阳具膨涨而醒转。

我又奸了姐姐一次,好几分钟后,第三度在姐姐屄中射精。

早晨姐姐醒来前,我已将鸡巴拔出。

「早安,裘安!」我说。

仍和昨天一样,姐姐起身后坐在床沿,很尴尬的紧夹双腿,然后飞快的奔向浴室。

昨夜我在她屄里三度射精,估计会有好几匙的精液留在屄中,姐姐觉得相当羞涩,她以为这是她性梦时分泌出的大量爱液。

姐姐整天都兴高采烈的,显得很开心,容光焕发,一点也不知道她已被我采了处女花蕊,被我这色狼小弟一再偷奸。

姐姐每隔两、三天会来我卧室和我同睡一起。

渐渐的,入睡前她也肯让我抚摸她的阴阜和阴唇,但不许我抚弄肉缝中的小珍珠。

我好几次要她抚摸我高昂的肉棒,最后她终于接纳了我的殷勤,用玉手把玩我的肉棒。

「爸爸的比你的要大些,但我知道你以后会和爸爸的一样大!……不过我喜欢你的,不太大,但也已相当大,看来很可爱……」她说着,习惯的用手指分开阴唇,让她的两片大肉瓣含住我六寸多长的肉棒上侧,然后说:「小坏蛋,现在让我们睡觉吧!」

姐姐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待确定她已熟睡,我也就开始我的夜间特殊勤务:温柔轻缓的肏姐姐的小嫩屄!

通常一夜要肏二、三次;有一夜肏了五次。

一月后,我更大胆的压在姐姐身上(用手肘和膝盖支持体重,和她面对面肌肤紧贴,但没有真的「压」在她身上),抱住她,用自影片中看到的男上女下的姿势奸淫姐姐。

很幸运的,姐姐都没有醒觉。

不过我总是极力忍耐,压抑住想要狂抽狂插的兽欲,一直都是用极温柔的轻抽慢送方式,以免将她惊醒。

有一夜,我正自姐姐身后抱住熟睡中的姐姐行淫,突然听到爸妈已来到我的房门口。

我来不及拔出阳具,只好任它留在里面,同时紧紧自后紧贴姐姐的白嫩肥大的屁股,不让爸妈看到我俩的性器正连在一起。

在这紧紧贴住的姿势下,我的六寸长的阳具便全根插在姐姐的屄花深处。

「谢谢上帝!我的裘安在这里,刚才真让我吓了一跳!」妈妈说。

原来爸妈同去浴室,经过裘安卧室,室内无人,他们放心不下,马上来我房间察看。

「你看!他们是多么可爱的一对!真像伊甸园中的亚当和夏娃!你看裘安的睡姿多美、多诱人!」爸爸说。

「比利也是!他已经有些像年轻的成年男人!」妈妈说。

「莘蒂(Cindy)、裘安这样美,看来已近成熟,一定有很多男人想侵犯她、得到她。我真有些担心她会被甚么坏男人或不良青少年奸淫怀孕……」爸爸说。

「去年她十五岁时我就已教她按时服药,以防万一她被人采花受孕。」妈妈说。

「那就好,让她继续避孕保险。要不然我还有另一种不用服药的好方法。」爸爸说。

「什么好方法?」妈妈问。

「那就是由比利或我让她怀孕,这样就不怕她被些她根本不熟识的家伙干大肚皮。如果她已被我们授孕,那下面的十个月中就不需要再担心她会被外人因奸成孕!」爸爸说。

「你真会开玩笑,你这淫山羊!我就知道你一直在打女儿的主意。那夜如不是我醒来,只怕你真的会肏裘安,采十三岁不到的女儿的小屄花……」妈妈说。

「那次是你经期,我只是一时无聊而亲亲裘安的小奶奶,和抚摸她可爱的小肉屄而已。那时她的屄太小,可容不下我的大鸡巴,我怎么会忍心侵犯她?……不过现在她已长大了些,小屄或许已容得下我的大鸡巴,甚么时候我倒想再试试……我若是比利,我一定不会错过机会,每夜至少要奸她三次以上,夜夜都会将她的屄灌满精液……如果比利笨到有这样好的机会都不会利用,那就不像是我的儿子……」爸爸打趣着说。

妈妈打断了爸爸说话:「我想比利不会这样吧?!」

「谁知道?!也许比利早已采了他姐姐的花心!如不是妳已替裘安采取了避孕措施,只怕裘安现在肚子早已大了起来……我想比利一定会肏他姐姐的,因为他是我的儿子,他应该有我的遗传!」爸爸说。

「淫山羊!你真以为比利会像你一样?十二岁不到就会强奸九岁的妹妹和十三岁、十四岁的两个姐姐?!还要一天要奸她们好几遍?!」

妈妈笑着说,似是在称许爸爸小时的不伦性行为。

「即使现在她们仍爱和我干!不是吗?!……哪天我定要肏裘安……」爸爸再次提到他想要干裘安。

妈妈打断了他的话:「你这头大淫羊!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自己的女儿……你让我好心动……回卧房去!刚才你才干了我两次,我要你再干两次……」妈妈腻声说着,拉着爸爸走开去。

他们渐行渐远,不再能听清楚他们在讲甚么。

听了刚才爸妈的谈话,让我十分惊诧和兴奋。原来爸妈都不反对我和裘安性爱,爸爸甚至希望看到我和裘安奸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