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三兄弟的寂寞广场】

莫幽和莫凉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当初因为让谁当哥哥谁当弟弟的事两个争得面红耳赤的,直到他们六岁时,他们的弟弟莫锺出生了,从此他们就再也不吵了,因为他们都能当哥哥了,所以,他们也特别宠爱这个弟弟。
而莫锺从小到大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不仅有两个对他宠爱有加的哥哥,还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好多人都很喜爱莫锺。
因此,莫锺从小到大都在快乐、幸福的坏境中长大,但他也并不像个被宠坏的孩子,他非常开朗,总能带给大家欢乐。
“大哥,二哥,今晚我不回来吃饭了。”早上吃早饭的时候,莫锺对著莫幽和莫凉说。
“什麽?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两张相同的脸同时抬起来,用著相同的声音,相同的表情说话,让人一下子无法识别谁是谁。可是不管怎麽样,莫锺就是有办法认出哪个是他大哥,哪个是他两哥。
“是呀……今天有一个同学生日,大家说好一起出去外面庆祝的。”莫锺看著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两张让女人为之疯狂的俊美脸孔,相较之下自己的这张脸就让人觉得平凡无奇了。
“宝宝,那你今晚几点回来呀?”莫凉叫著莫锺的乳名,来到了莫锺的身旁,关心的问。
“嗯……我也不知道耶!”莫锺自己也不太清楚,大家在一起玩,到时候可能会很疯的,也许会很晚吧,可是他自己不是很能确定到底是几点锺。
“要不要大哥去接你呀?”莫幽坐在位置上问道。
“不用了,大哥,大家可能会玩得很晚的啦。”不知为何,莫锺每次听到大哥用低沈又有磁性的声音跟他说话时,心脏就会忍不住砰砰直跳。
“好吧,那宝宝自己当心喽!”莫幽微笑著对莫锺说。
“是的,大哥……”莫锺调皮的够了个礼,模样煞是可爱。
“嗯……大哥,二哥我吃饱了,先走啦,拜拜!”说完,莫锺朝他们挥了下手离开了。
“那……我也走啦……”看著莫锺走了,莫凉也想开溜。
“慢著,凉,你要去哪里?”莫幽及时叫住了莫凉。
“我……今天约了重要的客户……”莫凉敷衍的说。
“客户?我不知道你和客户谈事情要谈到床上去。”莫幽笑得很阴险,说明他知道莫凉的一举一动。
“耶?幽,你怎麽知道的?”莫凉这样一说,等於承认他是真的和客户到床上“谈生意”的。
“有什麽事能瞒过我的?”莫幽凉凉的说。
“那……幽……”莫凉还想要求饶。
“不行,今天是最後一次了,以後除了节假日,你每天都要给我乖乖去公司上班。”莫幽用严肃的声音说道,表示他并不是开玩笑的。
“是!”相比之下,莫凉的声音就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
虽然说他有半年没去过公司了,可是公司又不是没了他就要倒了,为什麽一定要他去公司?他还年轻,可不像幽,不想把大好的青春都浪费到公司上去。



“莫锺……你怎麽这麽晚才来,大家都在等你呢!”施志文看著刚推门进来的莫锺,抱怨著。
“对不起,对不起,路上塞车啦……”口渴的莫锺拿起桌上的一杯果汗张口就要喝,天知道,今天这麽热,在路上塞了这麽久,都快把他渴死了。
“哎!等一下,今天是雷的生日,除了女人,大家都要喝酒。”施志文一把夺过莫锺手上的果汗,从桌上拿了一瓶啤酒递给莫锺。“是兄弟就干了它。”
“好,今天豁出去了,干!”莫锺也是个爽快的人,再加上今天是雷的生日,他怎麽可能不给面子呢?所以大家一起喝啊喝的,喝到了很晚,所以现在……
“哈哈哈,今天……真开心……,再喝……呀!干……”莫锺已经渴醉了,现在在出租车上发疯呢,不过还好旁边还有个稍微有点清醒的施志文。
“莫锺,别疯了,快到家了。”施志文在一旁拼命阻止著莫锺发疯。
好不容易终於把莫锺送回了家,看著佣人把还在发疯的莫锺扶进房里,施志文也累死了,就快快的回家了。



“啊……哈哈……今天真开心,喝……”莫锺还在发疯呢,连佣人都被他推到了一边了。
正巧莫幽这时候下楼来了,看到这样的莫锺,无奈的一笑,上前让佣人先下去,自己扶著莫锺回房去了。
可是莫锺很不合作,老是不停的挣扎著,没办法,莫幽只好一把抱起莫锺来到了莫锺房前。上楼的时候莫锺还一直傻笑著。
“宝宝,你想不想吐呀?”莫幽轻拍著莫锺的脸颊问道。
“啊……幽……我好爱你!”莫锺竟然说出了这句话,真让莫幽大吃一惊。
“宝宝?”莫幽真的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莫锺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嗯……幽……幽,我爱你!”不知道是酒後吐真言还是什麽的,莫锺竟然一直重复著这句话。
“宝宝……我也爱你!”终於,莫幽也忍不住说了出来,他对莫锺早就有爱意了,他知道那不是对弟弟的宠爱,那是爱人的感觉,今天不管莫锺是真的爱他还是疯言疯语,他都决定了,他要留住今晚。
“幽……”莫锺轻轻的唤著莫幽的名字。
“宝宝……”莫幽轻轻的解开莫锺的衣服,吻著莫锺胸前的小红花,吸充著。
“嗯……”莫锺舒服的发出呻吟。
这声呻吟更像是催情剂,更加引得莫幽不能自己,也更加加深了莫幽想要拥有莫锺的决心。
於是他干脆把自己起身锁上了房门,再把自己和莫锺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双唇来到了莫锺的分身上,先是轻舔著莫锺的分身,再来放进嘴里吸充,舌尖轻点著分身前端的铃口,不断给矛刺激,不一会儿,就流出了浊白的蜜液。
“啊……啊啊……”虽然已经醉了,可是感觉并没有醉,莫锺发出了舒服的呻吟,腰也配合著莫幽嘴上的动作,不停的扭动著。
“宝宝……宝宝……”莫幽显然也快忍不住了,额头冒出了一滴滴的汗水。
不一会儿,莫锺便在莫幽口中达到了高潮,一部分的蜜液从莫幽嘴角流了出来,莫幽用手抹去,然後翻过莫锺的身体,把手上的蜜液涂在莫锺的小穴上,试著伸进一根手指,但是有仍然有些困难。
於是莫幽只好从桌上拿起已经冷掉的燕窝,用手指沾了一点涂在小穴上,涂掉半碗後,两根手指已经能顺利的进出莫锺的身体了,在这期间莫锺因为不适挣扎过,不过却被莫幽强硬的按住,这也说明了他今天的决心,不得到莫锺他誓不罢休。
2
“啊啊……啊啊……”可能真的是太舒服了,莫锺放声大叫了起来。夜深人静,一切都显得如此的清晰,没办法,莫幽只好用嘴堵住莫锺舒服的呻吟声。
“宝宝……”莫幽不停的低喃著莫锺的小名,也越发用力的进去著莫锺的身体。
“啊啊……”可能因为酒的关系,莫锺真的已经完全没有了羞耻感,他只知道自己好舒服,好有快感,想要的更多,更多……
於是莫锺挺身配合著莫幽的冲刺,让莫幽可以更加进入自己的体内。
左手来到了莫锺的分身上,在自己快乐的同时,莫幽也不忘给莫锺带来刺激,单手握住莫锺的分身,上下不停的套弄著,可是当莫锺忍不住要射的时候,又恶劣的用实指按住铃口,不让他释放,引得莫锺更加用力的在莫幽身上扭动,也引起了莫幽更加大的快感。
而莫幽的右手来到了莫锺的乳头上,用力的按揉著,让莫锺觉得又痛又舒服,不自觉的,莫锺的叫声就更大了。
就在莫锺快要到达顶端的时候,莫幽突然把他的分身从莫锺的体内抽出,让莫锺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里,身体在不上不下的地方,让莫锺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他用湿润的眼睛看著莫幽,一下子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莫幽看著莫锺难受的样子,一把把莫锺翻过来,让莫锺变成趴在床上,屁屁向上跷的姿势,只见莫锺的小穴一开一合的像在求饶一样,莫幽再也忍不下去了,用力的再次冲进莫锺的身体内,狠狠的抽插起来。
终於,在莫锺到达高潮的时候,莫幽也同时到达了高潮,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然後莫幽把莫锺抱进自己的怀里,深深吸了一口莫锺的发香,闭起了眼睛,带著愉快的心情去会周公了,而莫锺更本就早已经睡著了。



第二天
“大……大……哥……”早上一醒来,看著身边早已睁开眼,看著自己的莫幽,莫锺吓得口吃了起来,因为最重要的不是莫幽睡在自己身边,而是两个都没有穿衣服,最最让莫锺吓到的是,莫幽的那根东西还停留在自己的体内,自己只要一动,就会发现莫幽越来越硬的分身。
“宝宝……”莫幽看著莫锺一下也不知道该怎麽说了,平日里他虽然一向冷静,可是昨天的事情该怎麽解释,虽然是宝宝先表白的,可是是在他醉了的时候,是自己控制不了先侵犯他的,现在该怎麽向莫锺解释呢?
“大哥……”莫锺一下子扑到了莫幽的身上,大哭了起来,让莫幽一下慌了手脚,不知是先安慰他还是先向他解释。而很不争气的,在莫锺体内的分身也随著莫锺的移动硬挺了起来。
“大哥……”莫锺也感觉到了停住了眼泪,看著莫幽,那眼神让莫幽觉得全身都火热了起来。
“宝宝……你听大哥说,虽然……我们发生了关系,可是如果你觉得後悔,大……哥……不会强迫你的,如果你不想再看到大哥……大哥会马上搬出去的……”天知道,莫幽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这种话的,如果莫锺真的後悔,莫幽不知道自己该如果承受这个打击。
“大哥……我……我不後悔……我一直都喜欢大哥……一直都喜欢……大哥……”莫锺的话让莫幽又惊又喜,他以为他对莫锺的感觉只能放在心里,永远都得不到回应,可是没想到他现在不仅得到了莫锺的人,更得到了莫锺的心,这让他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宝宝……”莫幽一下把抱住了莫锺,引得莫锺一阵呻吟……
“怎麽了,怎麽了?是不是我压到你了?”莫幽著急的看著莫锺。
“不是的……大哥,是是……”莫锺不知道该怎麽对莫幽说,其实是莫幽这样一抱,两个带连在一起的部分引得他一阵快感。
於是,他改动行动表示,自己先动了起来。
莫幽没想到平日里可爱的小弟这麽的热情,於是他也不客气了,双手抓住莫锺的腰,开始冲剌了起来。
就在两人都十分忘我的时候,门出其不意的被打开了,莫凉进来了,“大哥……”莫凉惊讶的看著自己的大哥和小弟两个交缠在一起,一下子不知如何反应了,但他只觉得心很痛,不知道为什麽。
而两个忘我的人根本没有发现门开了,自己的兄弟正看著他们,只是都饥渴的索求著对方。
3
“大哥……”莫凉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出声,终於把两个的注意力引到他身上。
莫幽用最快的速度拉起被子盖住莫锺,看著自己的二弟:“莫凉,你怎麽……”莫幽一下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二弟。
“大哥……你们,你们为什麽……”莫凉也不知该怎麽办才好,二个都是自己最最亲的人,这让他情何以堪。
“二哥,我是真心喜欢大哥的,请你不要阻止我们好吗?”莫锺抱住被子,看著莫凉,用坚定的语气说。
“小弟……”莫凉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他们俩,可是不知为何,他觉得心好痛,尤其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躺在床上的时候。
“你们先穿好衣服吧,我在楼下等你们。”莫凉知道他们三个人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说完,他关上了门。自己在楼下等他们。
“幽……”莫锺看著莫幽,眼泪就开始往下掉,他也不知道为什麽,反正他现在很想哭,也只想哭。
“宝宝……”莫幽只是轻轻的抱住莫锺,让他在自己怀里一下子哭个够。
半个小时後,三个人坐在客厅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阵的沈默,莫锺靠在莫幽的怀里,而莫凉则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面,静静的看著他们,也不说话。
“二弟,你能接受吗?”终於莫幽打破了沈默,一针见血的问了。
“大哥……我……,你们都是我的兄弟,也是我最最亲的人,我……我可以接受。”莫凉觉得自己的心一阵疼痛,只是看著眼前的两个,他有什麽权力反对呢?就算他反对了,也只会弄得大家都不开心,为什麽不能像以前一样大家还是好兄弟。可是他就是觉得心痛,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如果没事,我先回去了。”莫凉说完也不管他们两人的反应,像逃一样的走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痛的炸开了,为什麽会变成这样,他也没有搞清楚。
“大哥,我觉得二哥,还是很在意的,我们这样做对吗?”莫锺现在很不确定,自己和莫幽在一起到底是对是错呢?
“宝宝,大哥,不後悔,大哥很开心我们现在可以在一起,大哥原本以为这段感情会一辈子放在心里,永远是个秘密,可是经过昨天,大哥真的很高兴,宝宝,答应我,不管将来发生什麽事情,你都不要离开大哥,我们一起去克服它,好吗?”说这段话的时候,莫幽把莫锺紧紧的抱在怀里。
“大哥……”听了莫幽的话,莫锺那叫一个感动呀,眼泪又要往下掉了。
“你答应我了吗?”莫幽一定要亲耳听到莫锺的回答。
“我,我愿意。”莫锺大声的说出来,一会笑一会哭的。
“那……我们现在回房去。”莫幽一把抱起莫锺就往房间走去。
“为,为什麽呀?”莫锺不明白为什麽又要回房了。
“因为刚刚我们被打断了呀。”莫幽说得很无辜,但是莫锺听了早已羞红了小脸了。
等他们上楼後,莫凉走了出来,看著他们离去的方向,久久回不了神。
4
“嗯……幽,你什麽时候回来呀?我好想你哦……”莫锺抱著电话问道。
“宝宝,你要乖,我再过三天就回去了,到时候你要在家里乖乖等我啊……”另一边,莫幽也拿著电话,无奈的对著莫锺说。
天知道,他是多麽不想离开他的宝贝呀,可是公司有事情,他一定要出差,他也很无奈。
“幽,你现在在干什麽?”莫锺突然问了一句风马牛不及的话。
“啊?”莫幽本来拿著遥控器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我想知道你现在在做什麽嘛!电话里又看不到,我想知道,告诉我嘛!”莫锺难得用撒骄的语气说。
“我,我现在在看电视呀!”莫幽老实的回答道。
“那,幽,你穿了什麽衣服呢?”
“……”不明白莫锺想干嘛,莫幽干脆沈默了。
“告诉我嘛,我好想知道幽现在是什麽样子的。”可能真的是太寂寞的,莫锺依旧不放弃的问道。
“唉……我现在什麽都没有穿……”因为是一个人的关系,又准备在睡觉了,而莫幽睡觉都是习惯裸睡的,所以现在当然什麽都没有睡啦。
“那,幽,你现在身上有盖被子吗?幽的那个真的好大哦。”说完,这边的莫锺已经满面通红了,他也不知为什麽,今天会说这种话,可是真的好想试著说说看哦。
“宝宝……”电话那边沈默了一会儿,然後传来了莫幽低沈又略带沙哑的声音。然後就没了声音。
“怎麽不说话了?”莫锺的脸依然很红。
“我在……想你没有穿衣服的样子。”莫幽的声音越来越沙哑了。
“什……”莫锺没想到莫幽会这麽回答,声音都不竟轻颤了起来。
“宝宝,真的好想你哦,反正又不能和你做,我只好自己想像一下了……”
想像?虽然话题是自己开头的,可是莫锺现在也不知道说什麽好了,然後他听到听话那头传来越来越粗的呼吸声。
“幽……”莫锺的这声低喃更是引得话筒那方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了。
“宝宝……我……现在说,你跟著我做……”停了一会儿,声音再度响起。“告诉我,你现在穿了什麽衣服?”
“红……红色的汗杉,和黑色的短裤……”莫锺老实的回答。
“好……乖……现在,慢慢的把汗杉脱下来……”莫锺像是受到催眠似的,乖乖的把手伸到汗杉的下摆,慢慢的往上拉去。
“宝宝……”像是低喃的呻吟声一样,让莫锺觉得汗杉滑过肌肤变得刺激不已,不可抑制的发出一声喘吸。
“啊……”莫锺的声音成功的传到了电话那头去。
“宝宝,你现在……是不是全身只剩下那条短裤了呀……”莫幽的声音越来越低了。
“嗯……”莫锺的手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分身上面,轻轻的划著,想像那是莫幽的手在自己的分身上动作。
“宝宝……现在把手放在自己的小弟弟上面,轻轻的摸摸他……”莫幽越说越大胆了。
“啊……不要说了,我受不了了。”莫锺再也忍受不住了,他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天知道他快不行了。
“幽……”莫锺把电话放回原处後,整个人都倒在被子上,和被子纠缠在一起,短裤早已离开了身体,莫锺不停的用自己的分身去磨擦著被子,可是被挑起的欲望该怎麽办呢?他从来没有试过自己解决过呀,早知道就不要挂幽的电话了。莫锺在那里後悔的想。
“宝宝,二哥……”莫凉没想到自己到小弟的房间里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
没有穿衣服的小弟,白白的屁股露在外面,还不停的用自己的分身去磨擦被子,脸和身体都变得通红。这让他一下子也挺了起来。
轻轻的走到因为自己的欲望而没有发现到他进来的莫锺身边,莫凉想也没有想的就把莫锺翻过身来,手伸到了他的分身上面,来回的磨擦。
“啊啊……”那种快感一下子让莫锺叫了出来,迷茫的睁开眼睛,没想到是二哥,莫锺一下子清醒了,连忙抓住莫凉的手,“二哥……你怎麽……”
“宝宝,你很想要吧?让二哥来满足你吧。”莫凉此时已经不管那麽多了,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抱莫锺。
“不行……二哥,不行的……”莫锺摇著头,想把莫凉的手抓离自己,可是无奈他的力量没有莫凉大。
“为什麽?为什麽你可以让大哥上,而不能让我,你知道当时我有多嫉妒吗?我爱了你这麽久,为什麽你却选择了大哥。”莫凉终於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二哥?”莫锺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吃惊的不得了。
“不过不要紧,过了今晚,你就会属於我的。”莫凉说完笑了起来。
“不要……二哥,我们不可以这样的……”莫锺死也不肯。
可是莫凉已经气昏头了,他哪管那麽多,手指直接的伸入莫锺的小穴内。
“就是这里?大哥,已经快我一步进入过这里了,你看这淫荡的小穴正紧紧的吸著我呢……”莫凉不停的动著手指,一进一去的,为了让小穴能够马上适应。
“不要……呜呜……二哥,不要……”莫锺除了哭,什麽也做不了,他越哭越伤心,可是还是没有办法阻止莫凉的动作。
当莫凉进入莫锺的那一刻,他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莫锺心碎的声音,莫锺哭喊著恨他,可是他已经停不下来了,他知道,就算现在他停下来了,莫锺还是会恨他的。
5
“嗯……”当莫锺醒来的时候,发现莫凉已经离开了,看著身上做爱後的痕迹,莫锺委屈的想哭,他背叛了莫幽,这该怎麽办?
如果,如果莫幽知道了自己和莫凉的事情,会有多麽伤心呀?自己以後该如何面对他们呢?该怎麽办?事情怎麽会变成这样呢?
“宝宝……”莫凉已经站在门口好一会儿,看著莫锺一直在沈思,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不知道莫锺会不会原谅他所做的一切?
听到有人叫他,莫锺茫然的抬起头来,看到是莫凉,他第一个反应就是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脸,他不想见到莫凉,因为现在他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面对莫凉。
苦笑了下,莫凉知道,自从昨天的事情,他和莫锺已经回不到过去那种兄弟关系了。
抬起腿走向莫锺,莫凉决定尽自己一切的努力要让莫锺原谅自己。
“宝宝……我……”莫凉不知该如何说起,“原谅我吧……”最後只能这麽说了。
“……”被子里传来了莫锺的哭泣声。
“宝宝……是二哥不对,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呀……看到你和大哥……我真的……没有办法……”莫凉低低的说道。
“……”莫锺还是不出声,现在他该说些什麽?原谅莫凉吗?他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在莫凉那样对待自己後,让他怎麽原谅他?
“为什麽?为什麽你喜欢的是大哥,二哥不够好吗?”莫凉也十分的痛苦。
终於莫锺把被子给掀开了,他用哭红了的双眼看著莫凉,“二哥……这件事,不要……让大哥知道,好吗?”
“……”莫凉沈默了,他知道,如果他想取得莫锺的原谅,他应该配合莫锺,这件事情就让他过去,可是他又不想这麽轻易放弃,他也想要拥有莫锺,他也想正大光明的和莫锺在一起。
“二哥……”莫锺恳求的看著莫凉。
“不……”莫凉还是决定不放弃,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赢回莫锺,“我可以答应你不告诉大哥今天发生的事情,可是你以後都要听我的。”
“听你的?”
“是的,如果以後我想要你了,你就要配合我。”莫凉用肯定的态度说。
“配合?”莫锺无法相信莫凉竟然会开出这样的条件,如果他答应了,不就说明自己要一直背叛著莫幽和莫凉偷偷的在一起吗?
“是的,你想,如果大哥知道了我也是喜欢你的,他会做什麽样的决定,他一定会选择让我们幸福的。”莫凉告诉莫锺。
“不……”莫锺知道莫凉说的对,如果莫幽真的知道了今天的一切,他一定会选择退出的。好不容易,他才可以和莫幽在一起,难道就要分开了吗?
“你好好想想吧!”莫凉知道他这样做很卑鄙,可是他也想要幸福呀!
“不用了,我答应你……”莫锺知道他没有选择,如果他想和莫幽在一起,就一定要答应莫凉的条件。
6
莫幽回来了,可是他发现莫锺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开朗活泼的小弟了,变得沈默多了。
“宝宝……你到底怎麽了?”躺在床上,莫幽搂住莫锺的腰问道。
“我……”莫锺不知该如何告诉莫幽,其实他背叛了莫幽,如果他告诉了莫幽,莫幽会讨厌他吗?会不理他吗?
“我……没事……的……”莫锺支支吾吾的说。
“真的没事吗?为什麽我觉得你变了,变得……我也不知该如何形容……”莫幽说道。
“我真的没事,可能是,是最近课业太多了吧……”莫锺支支吾吾的说。
“是这样吗?为什麽我觉得你变了好多呢?”莫幽轻轻的抚著莫锺的头发,边说道。
“是大哥多心了……”莫锺觉得好心虚,他背叛了大哥,也不能够对二哥一心一意,到底该怎麽办?有好几次,在和莫凉做的时候,他都恍恍惚惚的把二哥叫成大哥的名字。
“宝宝……”莫幽看著莫锺,轻轻的吻著莫锺的唇,手也开始不规矩的伸向莫锺的裤头。
“幽……”莫锺突然抓住了莫幽的手,向他摇了摇头,“不要……”
“为什麽?”莫幽抬起头,疑惑的看著莫锺,自从他出差回来後,这是莫锺第三次拒绝他了,以前他从来不会这样做的。
“我……我不想……”莫锺也知道他这样是不好的,可是每次当莫幽碰他的时候,他都会想到自己背叛了莫幽,自己的身体是那麽的肮脏,自己已经配不上莫幽了。所以,现在他不想让莫幽碰他,至少他现在是不行。
“为什麽?宝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发现这次出差回来,你不仅性格上变了许多,而且都不愿意让我碰了,你是不是,是不是……”莫幽无法把话说出来,他想问,他是不是背著他有了别的人。可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我……我……”莫锺知道大哥後面没有说出来的话,他该怎麽办?纸是包不住火的,有一天,这件事会被大哥知道的,到时候该怎麽办?是选择现在让大哥知道,还是到时候大家一起痛苦呢?
“让我来说吧……”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正是莫凉,其实他在门口已经站了很多时间了,当看到他们上楼的时候,他就偷偷的躲在头外偷听。
“莫凉?”莫幽惊讶的看著门外的二弟,他怎麽也没想到,莫凉会突然闯进来。
“大哥,事情是……”莫凉刚想说,可是却被莫锺抱住,捂住了嘴。
“不……不可以,二哥,你答应过我,不说的,你怎麽可以这样……你说过的,只要我和你在一起,我就不会告诉大哥的,可是为什麽你现在又反悔了?”莫锺激动的哭喊著。
“可是宝宝,你知道吗?每次当你在高潮的时候叫著莫幽的名字,我是多麽的空虚,你知道吗?今天我想做出一个选择。”莫凉知道今天莫锺一定会选择莫幽的,因为当初是他介入他们两个中间的,而且莫锺本来喜欢的就是莫幽,但是,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原来,只有性没有爱的生活是多麽的空虚。
“我……”莫锺看著二哥,再回头看看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哥,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7
五年後
莫锺坐在飞机上,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说明著飞机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莫锺回想起五年前的那件事,最後他谁都没有选择,而且是选择了到国外留学,这五年来,也让他明白了许多事情,当初就算没有二哥那件事,他和大哥也一定会遇到许多挫折,毕竟那时候他还不成熟,以为两个人只要相爱就能够在一起,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幼稚了。
现在他回来了,但是他不知道现在的家变得如何了,因为这五年里他没有和家里有过什麽联系,就算大哥一直打电话来他也不会说很多,匆匆的就挂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大哥,而二哥则是不停的给他写信,可是他从来没有回过,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每次都会问他什麽时候回去,可是那段日子里,他始终都没有作好面对他们的准备。
现在已经过了五年了,他相信,事情应该都淡了吧,这可以从大哥和二哥明显减少的电话和信件中发现。
今天他回来,他谁都没有告诉,所以当他回到家里时,不知道大哥和二哥是什麽表情。
站在自家的大门前,莫锺没有敲门,也没有进去,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前,看著眼前的雕花大门,他一时不知该如何。
所以当他听到有车子往这里开过来的声音时,他立即马上就躲到了一边去,当他看到一辆红色的宝马时,他马上就认出那是二哥的车子,不一会儿,他的二哥就从车上下来了,後面还跟著一个非常有气质的女人,可能那个女人并不是特别漂亮的,可是那种高雅的气质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凉,这样真的好吗?”那女人的声音也非常的好听,她用柔柔的声音对著莫凉说话。
“可以的,小佩,你不用担心!”莫凉也用著非常温柔的声音说道,那种温柔的语气是莫锺从未听过的。
当莫凉搂著那名叫小佩的女孩走进屋里的时候,莫锺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心里也酸酸的,那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让他很不舒服。
不一会儿,又听到了汽车的声音往这边来,於是莫锺继续躲在那边看著。
这次回来的是莫幽,当莫幽那伟岸的身影从车里走出来的时候,莫锺眼睛一酸,眼泪就这麽“巴嗒巴嗒”的往下掉,停也停不住,而当车门的另一边出来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时,莫锺的眼泪就掉的更快了,因为他看到了大哥竟然当场就吻住了那男孩。
莫锺知道这五年一切都会变,可是他没想到会是这样,原来,原来这就是大哥和二哥变化的原因呀,他们都找到了各自的爱人了,那他该怎麽办?
现在到底该不该回去呢?回去了会不会破坏原本平静的生活呢?他真的不知道。
当他再抬头的时候,发现莫幽和那个男孩已经进屋了,而他则一动也不动的躲在那边。
好不容易等心情稍稍平静了点,莫锺才鼓起勇气去敲自己家的门,他知道该怎麽办了。
来开门的并不是莫幽或莫凉,而是在他们家里帮拥了快十几年的张妈,张妈一见是莫锺回来了,原先是不敢相信的睁开子双眼,然後激动的抱住了莫锺,嘴里还大声的叫著:“三少爷,三少爷回来了!”
这声叫声可不得了,把莫幽和莫凉都引了出来,他们也是很惊讶的看著莫锺。
“小弟,你怎麽回来了?”到是莫凉先回过神来,他不敢相信的看著莫锺,他没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弟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相较於莫凉的激动,莫幽到是冷静很多,甚至有些冷漠,他只是给了莫锺一个拥抱,说了句“你回来了”就好了。
这又让莫锺觉得莫幽变了,变得好冷漠,而且自己可能已经不是他爱的人了。
8
夜晚,莫锺独自躺著床上想著心事,可能是太入神了,就连有人进了他的房间也没有发现到,直到……
“大哥……”莫锺没想到这麽晚了,莫幽还会到自己房间来,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早上还对自己这麽冷谈的莫幽还突然抱住自己。
“宝宝……”听到这好久没人叫过的称呼,莫锺差点就哭了。
“大哥,你怎麽会来?”莫锺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无奈,还是好激动,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莫锺也回抱住莫幽。
“宝宝,你这几年过得好不好?大哥真的好想你,当初为什麽要离开,为什麽?”莫幽激动的紧紧抱住莫锺,这次他不会放手了,说什麽也不会放了。
“大哥,不要这样,你不是,不是已经有别人了吗?”莫锺难过的推开莫幽。
“谁说的,从头到底我爱的都是你,我从来没有爱过别人,宝宝,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不知道如果下一次你再离开我会不会疯掉。”莫幽痛苦的看著莫锺。
“可是,可是我看到你吻那个男孩。”莫锺一边说一边挣扎著,说到底,他只是在吃醋罢了。
“那个男孩子,其实只是你的代替品罢了,我不能没有你,宝宝,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天知道这几年我是怎麽过来的。”莫幽放下了自尊,求莫锺不要再离开他了。
“幽……幽……”莫锺终於叫出了五年没有叫的名字,紧紧的回抱著莫幽,他也不要再和莫幽分开了,表面上他可以装著很潇洒,可是天知道他的心也同样的痛苦,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宝宝,你有没有想过,你二哥该怎麽办?”两个安静的拥抱了一会儿,莫幽不得不提出一起困扰著他的问题。
“我不知道……”莫锺低低的说,当初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才分选择离开的,五年了,五年後的今天,回到这个地方,他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碰!”门被大力的打开了,莫凉站在门口,冷眼看著抱在一起的莫幽和莫锺。
“二哥……”莫锺低低的叫了声,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二哥。
“到最後,你还是选择了他吗?是真的吗?原来一开始就是我在自作多情,也许是我错了,我不应该介入你们的对吗?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今天你们也不会那麽痛苦了,对吗?”莫凉一边说一边留著眼泪。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幽,二哥,我是真的爱你们,可是为什麽老天让我们是兄弟,又让我同时爱上了你们呢?难道这真的是上天的安排吗?注定我们不是在一起,注定大家要痛苦……”莫锺一边哭,一边说道。
“宝宝……”莫凉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把莫锺从莫幽的抱中抢了过来,紧紧的抱在怀中,“这一次我也不会放手了,我不想再过一天没有你的日子了,我真的无法忍受这样的日子……”
“二哥……”莫锺哭著抱住莫凉,回头看到一旁的莫幽,一脸的悲伤。
“二弟,好好照顾宝宝吧,我不想再这样争下去了,我……我祝福你们。”好不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说完莫幽就想离开,可是却被莫凉给拉住。
“大哥,不要……既然是这样,为什麽我们两个不能同时去爱宝宝呢?”这是莫凉想了五年最後得到的结果,既然他和大哥都爱著他们的宝宝,那为什麽不放开手,一起去爱呢,说到底当初都是为了独占莫锺,可是这样只有让三个人都痛苦罢了。
“幽,二哥?”莫锺不确定的看著两个人,他不知道这样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现在三个人又都在一起,将来要面对多少压力啊?
“宝宝,你二哥说的对,於其三个人都痛苦,何不放开点,我们一起生活呢?还是像以前一样,三个人永远在一起,好吗?”莫幽也想通了,这样的结局不是最好的吗?
“嗯,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莫锺终於笑了,因为,最後他是最幸福的,可以同时和二个他爱的人在一起,这样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