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轮奸老婶】

我的老婶是个医生,今年45了,因为保养的好,所以也就是30多岁的样子,我想干他已经很久了,尤其是夏天的时候,他穿上裙子,露出那白白的大腿,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还有那肉色的丝袜,我有两个死党,他们也要干我老婶。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一天我们把迷药放在了老婶的水里,
我看着昏睡的老婶,虽然40多岁了,身材保持还是那好,168的身
高,乳房又大又挺,一点不下垂,屁股很有弹性,两条长腿穿上浅灰色丝袜真是
迷人,我解开老婶的衬衣,两球乳房挺出来,白色的花边乳罩半托着双乳。
我把老婶抱进卧室,脱掉了她的衬衣,又慢慢脱掉了西装裙,白色细带的内
裤,老婶穿的是无裆丝袜,老婶的淫毛很细也很稀疏,内裤的裆部紧紧扣在老婶
的淫穴上,一条卫生护垫的痕迹很明显。
我翻下老婶的内裤,深粉色的淫穴微微翻开,看起来很润滑,难道老婶知道
要被轮奸,已经有了反应?
我胡思乱想着,把内裤的护垫撕下来,把内裤套回去,接着我拿出一双老婶
的黑色的高跟鞋,穿在她的脚上,老婶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只有乳罩和丝袜内
裤,脸上还化着妆,看起来十分的妖艳, 。
门铃响了,我打开门,让高峰和小军进来。
「你老婶呢,
「在里面。」我指指卧室。
「干什在里面,抱出来,我们在客厅里搞。」高峰给我一台小摄像机,
「拍下来作纪念吧,
我也没反对,高峰和小军把我老婶抱出来,放在沙发上,「老婶真美呀,身
材太好了。」小军的一只手伸进我老婶的乳罩里,玩弄着乳房。
我打开摄像机,高峰把老婆扶起来,和小军一左一右的搂住我老婶,我老婶
的两条腿分开搭在高峰和小军的腿上,高峰吻着我老婶的嘴,舌头探进了她的嘴
里,小军托起一球乳房不停的亲吻着,场面上看起来十分的淫荡变态。
高峰把衣服脱下来,粗大的鸡巴挺着,来,一起玩吧。」高峰淫笑着。
「还……是……你们先吧……」我不知道该说什。
高峰从包里拿出一付眼罩,还有皮绳,「强,你来绑。」
我走过去,把眼罩套在老婶的头上,双手用皮绳绑住,老婶一定想不到把她
绑起来给人轮奸的人就是我,小军扯下老婶的乳罩,把脸埋在我老婶的双
乳中,两只手使劲的把乳房往中间挤压。
高峰站到沙发上,扶住我老婶的脸,把粗大的鸡巴慢慢插进她的嘴里,老婶
的嘴被撑的鼓起来,
「强,老婶的嘴里真爽呀!」
「强,老婶的乳房又挺又软,真是极品。」
我拿着摄像机拍摄着老婶被他们凌辱的场面,兴奋感越来越强,高峰用嘴咬
着老婶左边的乳头,一支手把她的内裤向上一提,老婶的淫穴立刻从内裤的裆部
映显出来。
小军则换到上面,从老婶的身侧后,把鸡巴插进她嘴里,老婶的脸夹在许
军的两腿间,随着小军鸡巴的抽插口水沿着嘴角流出,小军的鸡巴被舔的油亮。
「小军,尝尝她的淫水……」高峰把我老婶放倒在沙发上,双手攥着我老
婶两腿的脚腕一提,小军顺便把她的内裤脱下来,老婶的淫穴露出来。
「她的阴毛真少,又软又稀。」高峰把老婶的双腿分到快一字形,淫穴翻
着,淫穴中的小洞也能看得见,小军的脸贴在我老婶的淫穴上,舌头不停的舔着
淫唇,又把口水吐在淫洞上。
「我要上了。」高峰又把鸡巴在我老婶的嘴里插了几下,接着和小军换了位
置,老婶也从仰躺着变成了狗趴式,高峰一条腿跪在沙发上,一条腿站在地上,
手扶着我老婶的屁股,鸡巴一下插进我老婶的淫穴。
「好紧呀,真是极品。」高峰一边用鸡巴抽插着我老婶的淫穴一边赞叹着,
小军扶着我老婶的头,把鸡巴对准嘴,高峰一插我老婶得淫穴,小军的鸡巴就插
进了我老婶的嘴里,随着高峰的抽插,小军享受着我老婶的口交。
强,你老婶真棒。」小军哼哼着。
「小军,你别老占着杨姐的嘴,让强也享受一下。」
、小军站起来,帮我把摄像机固定好,我看着老婶,她眼上蒙着眼罩,嘴微张
着,小军让我快点上,我掏出了鸡巴,早就挺起来了。
「强,看着自己老婶被人干,感觉很爽吧。」张高峰笑着说。
我登时变态的感觉冲了上来,小军扶着我老婶的头,我把鸡巴慢慢插进她的
嘴里,果然又软又滑,许久未曾的感觉,高峰又开始抽插我老婶得淫穴,我得鸡
巴也随着被老婶的嘴吞吐着小军把我老婶的一支高跟鞋脱掉,一边撸着自己的
鸡巴,一边舔我老婶的丝袜脚。
「难怪强喜欢,老婶的脚也这甜。」小军边舔边嘟囔,老婶的嘴和舌头
摩擦着我的龟头。
我看着高峰卖力的用大鸡巴插着我老婶的淫穴,感觉就快射出来了,紧接着
高峰急插了几下,「小军换你了。」
鸡巴从我老婶的淫穴里一抽出来,精液就喷射而出,射在我老婶的屁股上,
「不行了,想忍没忍住,还是射了。」
小军急吭吭的,紧接着把鸡巴插进了我老婶的淫穴中,他的力量比高峰大的
多,我的鸡巴每次都要触到老婶的喉咙,高峰拿着摄像机走过来,近距离的拍摄
我老婶给我口交的画面,接着又拍小军的大鸡巴在我老婶的淫穴中进进出出。
「有点干。」高峰递给小军一瓶药油,小军涂在自己的鸡巴上,接着插了起
来,我的龟头被摩擦的几次感觉快要射出来,小军又一加力抽插。
我叫了一声:「我不行了……」
我的鸡巴还没来得及从老婶的嘴里拿出来,精液就一泻如注,我刚一射,小
军就把沃老婆翻过身去,换成正常的体位,我老婶的身上只有丝袜,脸上被我射
满精液,一条腿搭在地上,另一条穿着高跟鞋的腿搭在小军的肩上,又干插了十
几分钟,小军闷哼了几声。 。
「真是太爽了!」
高峰上上下下的拍着我老婶的淫态,小军也过去帮着把我老婶摆成各种的淫
荡的姿势,我坐在一旁木然的看着,老婶终于在昏睡中被人轮奸了。
「强,下次还玩嘛?」
「当然,我要让我老婶成为我们的淫妻。」我决定着。
「强,光是迷奸就真是差点意思。」
高峰的点子最多,听他这说,我问:「你有办法了?」
「要是能抓住她的弱点,就能威胁她就范,然后再慢慢享用,乾脆强奸她,再拍照片。」高峰看着我。
「好、好…接下来我们商量如何下手和地点。
「从我老婶的医院到家一路上都很繁华,没地方。」
高峰和小军都不熟我家,也没有办法,不知道是不是变态的刺激,我忽然想
起:「我家住在12层,13层是设备层,平常根本没人上去,那里不错。」
「好,就在那里,我和小军准备工具,强定时间。」高峰对我说。
「就明天。」我说。 ,
第二天,我给老婶打了电话,说我家有事,请她来一下
我们隐藏在楼道的备用楼梯处,带上高峰准备的头套,接着就听到老婶的高
跟鞋走路的声音,一个人。
我老婶刚走过备用楼梯的拐角,高峰一下搂住她,用毛巾摀住她的嘴,小军
和我也冲出去,把我老婶横抱了起来,直接上了设备层,我用傢伙蹩住设备室的
门。
高峰和小军用皮绳把我老婶手脚捆起来,拿开捂在她嘴上的毛巾,我老婶刚
要喊,就被张强的匕首吓住了,「你们要干嘛,要钱我书包里有,我不报警,快
放了我。」老婶紧张的有点结巴。
「我们不光要钱,还要人!」小军压着嗓子坏笑。
「快放开我
「你再不老实,我就把你衣服扒光再抬到街上,想不想游街呀。」高峰威胁
道。
果然老婶不敢再动,被光着身子扔到街上,我老婶非自杀不可。
「你们拿钱就好了,别,别搞我,求求你们了……」老婶开始低声的乞求。
「我们兄弟既然把你抓上来,哪能那轻松的放过你,我们不但要玩你,还
要射在你的里面呢。」小军一撂我老婶的裙子下摆,露出了肉色丝袜包着的粉红
色的内裤。
「不要、不要……」老婶躲闪着。
「你们杀了我吧。」老婶发火了。
「我们把你先奸后杀,也会把你光着身子抬出去。」高峰还是不紧不慢的说
道。
「你们到底想怎样?」我老婶哭了起来了。
「要是你让我们兄弟爽的话,不搞你这里也行。」高峰用匕首拍拍我老婶的
小内裤。
「怎爽?」老婶听出了转机急着问。
「要给我们口交,不然就直接强奸了你,你选哪样?」高峰挺着我老婶。
「不要,我不选。」老婶拚命摇头。
「上吧。」小军扑上去,一下就撕开我老婶的短裙,把我老婶的一条腿翘起
来,把手往老婶的内裤里伸去。
「我选口交,我选……」老婶被吓得又哭了。
「大声点,选什?」
「口交,我选口交。」老婶的声音低的听不见,小军松开我老婶。
「把衣服脱了,只准穿内衣。」
我老婶有些手忙脚乱的脱掉衬衣和被小军撕坏的短裙,看见我们全看着她,
赶紧蹲了下来,高峰和小军过去解开皮绳围住我老婶
「帮我们把鸡巴掏出来,仔细的舔乾净。」
老婶慢慢的拉开高峰和小军的裤子拉锁,小军的大鸡巴已经挺的很硬了,高峰
的鸡巴还耷拉着。
「还不舔,要我们反悔呀?」
老婶连忙闭上眼把高峰的鸡巴含进嘴里,用手套弄着小军的鸡巴,我看着老
婶只穿着乳罩内裤丝袜被他们淫辱的场面,变态的兴奋不停的刺激着我。
高峰使了个眼色,我拿出准备好的数码相机,把我老婶给高峰口交的场面拍
下来,高峰的鸡巴已经挺起来了,深深的插进老婶的喉咙,老婶乾呕了几声,那
高峰的鸡巴吐出来,又含住小军的鸡巴,用嘴前后套弄着,手不停的撸着高峰的
鸡巴。
「站起来!」
高峰把我老婶拉起来,「弯腰给我们口交。」
老婶想拒绝,又怕被高峰奸只好站直后弯下腰,微微分开的两条笔直的丝
袜腿配上高跟鞋,十分诱人,小军把鼻子贴在老婶的内裤的裆部,不停地闻着。
老婶含着高峰的鸡巴,因为弯着腰只好用手扶着高峰的腰,高峰用手按住我
老婶的头,不让她的嘴离开自己的鸡巴,老婶被高峰和小军前后夹击的淫乱场面
一一被我拍了下来。
高峰在我老婶的舌头的刺激下,有点撑不住,老婶更是加紧用舌头刺激他的
龟头,高峰「哦」了一声,精液喷出来,老婶赶忙一躲,精液都喷在脸上,刚想
去抹。
「不许擦,帮我把鸡巴舔乾净。」高峰威胁道。
老婶无奈只好任脸上的精液流下来,把高峰的鸡巴上的残留精液舔乾净,我
早已忍不住了,把相机递给高峰,掏出鸡巴,我要帮我口交,就被小军按
住,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
我坐在地上端起我老婶的一条腿,把高跟鞋脱掉,让我老婶的丝袜脚踩在我
的鸡巴上。
「舔我的蛋,快点。」
小军的大鸡巴挺在我老婶的脸上,两个大鸡巴蛋垂在下面,老婶早顾不得,
用嘴含住一颗,手上加紧套弄小军的鸡巴,这边不停的用丝袜脚尖在我的龟头上
摩擦着画圆。
我捏住她的脚,把鸡巴挺在她的脚心上使劲摩擦,真是太刺激了,平常温文
尔雅又保守的老婶现在是如此的淫荡,手脚和嘴并用给男人服务,
「张嘴。」小军抓住了老婶的头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鸡巴一下插到喉咙
里。
我老婶连吐了几回,呛的口水和眼泪都出来了,小军又抖了几下鸡巴,好像
是射了,一大半的鸡巴在老婶的嘴里看不到,这时我的刺激也到极限了,我狂撸
了几下鸡巴,精液喷射而出,一直喷到老婶的大腿上。
这时高峰突然把相机扔给我,一手搂住我老婶的腰,另一只手把我老婶的内
裤和丝袜扒到大腿的地方,小军紧紧的抓住我老婶的双手,老婶尖叫了一声,使
劲的挣扎,可是被两人紧紧的控制住了,高峰拿出一管药液,强行挤进了我老婶
的肛门,才松开手。
「不要,求求你们,放开
「不要看我,不要……」老婶的双腿无力的夹着。 这时高峰狠狠的把他那大鸡吧插进了老婶的肛门
「呀!!」我老婶尖呼一声 ,快出来,疼啊。。
「没想到一上来就对我老婶调教的这狠,太过分了吧。」我有点不满。
「强,就是要一上来摧毁她的廉耻感。」高峰不以为然。
「强,这小子手里玩的女人多了去了,用不了多久老婶就能当你的……」
小军玩弄着我老婶的内裤想了一下,「你的,你的性奴隶。」
小军一脸肯定,我老婶变成我的性奴,我从来没想到的事,想像我老婶会顺
从的满足我任何的变态的性要求,我的变态的胃口又变大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