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了儿子的婚前夜派对】

我以前从没做过口交,但这次,口
裡的肉棒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不知道Tommy是不是对一个火辣的人妻妓女特
别兴奋,他的肉棒彷彿又长了又粗了。
应召女郎的角色也让我越来越兴奋,本来打算给他吹几十秒就揭发他,不知
不觉我像个妓女般跪在我的「嫖客」面前卖力地吮吸起来。这下流的角色扮演实
在是太让我兴奋了,我发现下体爱液氾滥,几乎顺著薄薄的内裤滴下来了。
我边给Tommy舔著肉棒,边忍不住伸手抚玩我自己的蜜穴,我的手指上
马上沾满了小穴裡涌出来的爱液。
「好!就先令你射精出丑,免你不认帐!」我突然发现,我希望这个角色扮
演再继续下去,哪怕几分钟。我成了一个发情的动物,一个热爱鸡巴的娼妓,我
希望面前的嫖客狠狠地干我。
不一会,我把Tommy的阳具吐出来,然后爬到床上,像母狗一样四肢撑
著趴在床上,把我的屁股露出给我的儿子。我实在是充满了慾火,我想待会再揭
穿我的身份,要他后悔莫及。
后面的男人迫不及待地将他的鸡巴捅入了我这十几年都无人用过的身体,他
开始狠狠地抽插我的阴道。淫慾在我体内氾滥开来,淫靡地呻吟著,我把我的屁
股迎向他的每一次穿刺,从没有过的快感把我的理智淹没了,我像一个毫无意识
的性玩物,努力地接受著主人的蹂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Tommy一声嚎叫,感到他把浓浓的精液尽数喷
到我体内。我也几乎要高潮了,如果他能持续多三十秒,我就可以达到高潮了。
他抽出了变软的男根,我下体一下变得空荡荡的,我懊恼极了,体内积蓄的强烈
的性慾无法发洩出去。
我不能从疯狂的快感中摆脱出来,Tommy抽出他的阳具之后,我仍继续
趴著,发疯似的揉搓著自己的阴蒂。我想把自己的推向高潮,再去向Tommy
和他的伙伴对质,可惜的是我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那个人已经拉上裤鍊,很快地离
开了房间。
按计划我已经向Tommy提供了性服务,我知道我应该起来,整理好衣服,
跟著他出去,向他当面发难。不过我无法摆脱我体内炽热的情慾,我继续把我的
屁股高高的翘在空气中,用力地手淫著。
突然,我感到一双大手抓住了我的屁股。惊愕万分,我扭头往回看,只能看
到一个模糊的身影。这可不是我的计划!
没有任何的警告,另一支巨大坚硬的肉棒直接插入了我还流满Tommy精
液的小穴,我几乎能听见那根东西挤开我小穴裡黏糊的精液发出的「吱」的一声。
我慌张了,挣扎著要摆脱他的双手,但他的手稳稳地按住我的臀部,他的阳具毫
不留情地深深进入了我的身体,我尝试著抵抗,但没有任何效果。
我感到插进我阴道的是一条恶魔般的肉棒,我的下体几乎被撑到了极限。我
不敢相信在我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情:Tommy的朋友正把他的肉棒深深的插入
到他亲妈妈的阴道,更直入子宫,把一向的伯母当作一个妓女使用著。但我没办
法出声,我知道我应该停止这一切,我必须承认这根巨大阳具带来的快感把我彻
底冲昏了。
无论是谁在狠狠地干我,他给了我从没有过的快感,在他抽插的三十秒内,
我很快就高潮了,阴精随著他的抽插狠狠地溅湿了他的鸡巴。我淫荡地呻吟著把
我的屁股往他的髋部冲,巨大的刺激让我的下体不由自主地收缩痉挛起来,淫靡
的壁腔紧紧地包住他的肉棒,我不知羞耻地像娼妓一样让这个男人狠狠地姦污著
我的肉体。
「好!也就让儿子承受铸成大错的教训,再他一生也没面见这帮朋友!!」
我开始给自己找借口了。
高潮过后,我腿一软,摊倒在床上。我有了一点点的清醒,努力地想把身体
挪开,可他粗鲁地把我拉起来,托著我的屁股,继续毫不留情地抽插著我。他可
能继续干了我二十多分钟,儘管我企图抵抗,他的肉棒还是给我的身体带来了第
二、第三、第四波的高潮。最后,我感到他一阵颤抖,然后几股滚烫的浓精喷进
了我毫无防备的子宫。
他满意地欢呼了一声,把阳具抽了出去,我一下子瘫倒在床上,感到精疲力
尽,没力气去动一个手指头,更不要说理清神志,起身离开了。
他一离开,Tommy的另一个朋友就进来了,也不知道他是谁。他把我的
身体翻过来,拉到床边直到我的头刚刚悬空在床外。他动作很粗暴,把我双手后
屈到背后,我感到冰冷的手扣把我双手锁紧,他更把我的面具都弄掉了,我还没
有从刚才不断的高潮中恢复过来,实在是没有力气反抗,只好任由他把鸡巴插入
到我向上倾仰著的嘴裡.
他一定要把他大于常人的阳具完全插入到我的喉咙裡,然后粗鲁地抚摸著我
的身体,暴力地揉捏我的乳头和我已经被插得有点发肿的阴道。这个人像个野兽
一样毫不怜悯我的身体,这竟然给我带来了从没试过的感觉,但是他的肉棒实在
是太长了,他的龟头用力地顶到了我的喉咙,我忍不住条件发射的乾呕起来,以
至我不得不用手顶著他的腰,想避免他的阳具捅得太深。
他感觉到我的抵抗,说话了:「宝贝,把我的鸡巴含到你的喉咙裡,把它整
个吞下去,我会好好把你干一顿。」从他低沉的声音,我马上知道他是我儿子要
好的黑人朋友。
他的鸡巴实在是太长太粗了,我猜至少有14吋。我几乎窒息了,喉咙强烈
地做出呕吐的动作,但他一点也不管我的不适,只是像用一个妓女一样姦淫这我
的嘴巴。很快他的阳具上沾满了我口腔和喉咙的黏液,他的每次抽出都从我口裡
拉出长长的黏液,我觉的自己就像色情电影裡下贱的女优一样。
尝试了一会,他没能把他的鸡巴彻底地插到我的喉咙裡,于是把我无力的躯
体搬到地上,让我跪在地上,他自己坐在床边,用力地再次逼迫我把他的鸡巴吞
下去。他的鸡巴实在太粗了,我得用力地张开嘴来容纳他硕大的肉棒。
在这个位置,他可以用手紧紧地固定我的头,我只好强忍住喉咙裡巨大的异
物引起的噁心感,让他把他的男根插得更深一些。「对了,你这淫荡的妓女,把
我的鸡巴吞下去!」他忍不住哼起来。
我彻底地迷失在这强烈的激情裡,我服从了,我尽量放鬆我的喉咙,直到我
的鼻子碰到了他的阴毛,我完全把他的阳具含进了喉咙裡. 这就是兰香之前提过
的「深喉」的服务吧?不知为什麽,我突然在想像他的妻子,也是这样去满足他
的鸡巴吗?
Dick对我的深喉似乎很满意,他抽插了一会,念念不捨地把鸡巴抽了出
来,然后把我抬起来扔到床上。他趴到我的双腿之间,把我的腿扒开抬起来,一
直把它们往我身上压,直到我的双腿弯著压在我的胸前。
虽然房间裡很暗,我还是觉得自己从没有在床上这麽暴露无助过,这个姿势
下,我的小穴和屁眼被拉扯著暴露在空气中。我的爱液和之前两个男人留下的精
液浸满了我的蜜穴,不断地流下来把我的肛门都打得湿漉漉的。我感到Dick
的鸡巴在我的小穴和肛门附近摸索著,我实在是慾火焚身,尽力把我的小穴往上
凑,我只知道我需要他的大鸡巴。
接下来发生的事我永远不会忘记:Dick没有佔用我那著了火似的阴道,
他的龟头往下滑,顶在了我的菊门上。他想要干我的屁眼!惊慌之下,我把手一
抽,才记起我双手耳被锁紧了,我只好扭动身体,希望阻止他的进入,可Dic
k一手用力地按住我的嘴巴,一手压住我的身体,慢慢地用龟头撑开了我的菊门。
一开始是撕心揪肺的疼痛,我用力地反抗,想要以大叫来阻止我的屁眼被撕
开,他很快地用嘴贴上我的嘴,我的大叫变成了模糊不清的乞求和痛苦的呻吟。
我的身体无助地扭动著,直到Dick把他长长的鸡巴没根的埋入了我的肛门。
我的肛门像被火烧著了一样,给我无法忍受的疼痛,我紧凑的肛门被无情地
撑开,直肠裡包著他14吋长的肉棒。Dick没有马上动起来,他先是亲吻著
我,咬著我的舌头和嘴唇,就这样他抱著我有五分钟,直到我开始回吻著他。
不知怎麽的,肛门裡的疼痛慢慢消退了,我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快感。Dic
k慢慢地开始抽动起来,他会抽出一吋,再插回去一吋,他精准的活塞运动让我
的官能开始融化了。
我的屁股开始欢迎他越来越强烈的衝刺,接下来的两三分钟,我放鬆了自己
的身体,彻底地把我的菊门献给了Dick,让他任意地穿刺。Dick再也不
浅浅的动了,他开始完完全全地佔用我的肛门,他会抽出七、八吋长,然后猛地
一下插到底,直到他的卵蛋狠狠地打在我的屁股上。
他每一次衝刺都让我忍不住荡叫起来,那种无比充盈的感觉让我欲仙欲死。
我忘记了羞耻,张开双手把手扣的錬子拉得紧紧,用肛门欢愉地接受著Dick
没根的插入。而Dick把我当作是一个无意识的肉器,不断狠狠地穿插著我,
我像一个下贱的淫妇般欢乐地接受他的蹂躏。
和阴道性交不同,我突然感到体内的奇怪的变化,我觉得好像要小便了,如
果Dick再不停止的话,我一定会失控,下体好像要忍不住喷出些什麽。我哀
求Dick停下来,但他却动得更快了,并紧紧地抱住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开始潮喷了,一股热热的液体用力地从我的下体喷出来,
打到Dick的腹肌上。我完全失禁了,潮喷源源不绝,把我身体下的床单都完
全打湿了,这无比强烈的快感让我几乎昏死过去。
Dick呻吟了一声,我的潮喷显然也把他推向了巅峰。他抽出鸡巴,把它
放到我的面前,用拇指撬开我的嘴巴,龟头开始向我的嘴裡喷射精液。我把嘴张
开,让他把浓浓的精液喷撒在我的嘴唇、舌头和口裡.
「娼妇,把它们吞下去!我得再去排队,再光顾你的小穴一次。」他大声的
要求著。
我从来没有吞过精液,我以前和老公性交时,就是老公早泄在我身上,我也
会马上衝到洗手间把他的精液洗去,这次,我却渴望精液。我仰著脖子,在黑暗
裡尽全力吃下Dick的每一滴精液,Dick可能给了我八、九次强烈的射精,
我好像要被他的精液淹没了,几乎窒息的吞嚥著。
最后,Dick把他肿胀的龟头伸进我嘴裡,而我,像一个合格的妓女,飢
渴地把他最后的精液仔仔细细吸乾淨. Dick满意地抽回了他的阳具,离开了
房间。我疲惫的躺倒在床上,脸上挂著的精液也没力气去擦。
没过几秒钟,我感到又有一个男人鑽到了我两腿之间,他握著他的鸡巴、拨
开我的阴唇,很快地插进了我火辣辣的小穴裡. 我筋疲力尽,但却又没有完全满
足,机械地抱住身前的男人,让他像野兽一样狠狠地操我。
接下来的一切记忆都变模糊了,我真的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麽,我只知道我
把事情弄砸了。整个晚上,我成了不折不扣的应召女郎,心甘情愿地让任何进房
间的男人姦淫我的身体。
接下来的八个小时裡,Tommy和他的朋友们用各种可以想像到的方法享
用著我身上每一个肉洞,一个接一个,我让他们使用我的小穴、喉咙,还有肛门。
我羞愧而又兴奋地意识到我更喜欢肛交,所以当房间换人时,我会首先向他奉献
上我的屁眼。当然,如果他没选择插我的菊门,我会很乐意用身体别的肉洞去满
足他们一切要求,包括一些轻度的性虐,如用皮带抽打我的屁股和背,而且一直
到最后,我的双手都是给锁在背后的。
在凌晨5点,男人们终于都发洩完了。兰香走进房间跟我说今晚的派对要结
束了,我全身每一个肉洞都很酸痛,但我很满足。
兰香跟我说,每一个参加派对的人都心满意足,精疲力尽地离开了。她给我
说,她收到了足足15000元,这意味著我今晚被嫖了整整很多很多次!
「丽琼,我的天啊!你还好吗?你看上去太糟了,在我们离开前,你要先清
洗乾淨. 」兰香担忧的看著我说。
我蹬著高跟鞋一拐一拐的走进浴室,高跟鞋是我身上唯一完整的装饰。一边
走,我下体的两个肉洞不断地涌出男人们留下的浓白的精液,随著大腿往下流,
一直流到鞋跟裡. 我全身的肉洞被男人们毫不留情地「使用」了一个晚上,我的
下巴和喉咙又痛又痠,胃裡的感觉怪怪的,也难怪,我今晚吞到肚子裡很多的精
液。
我全身又湿又黏,充满了性爱淫靡的味道,乳房、鼻子、脸上、睫毛上都挂
著半乾的精液。我看著镜中裡的自己,假髮被弄得一团糟,上面也还留著一滩滩
乾了的精斑;我的口红一塌糊涂,乳罩和内裤早被撕碎了,渔网袜被扯开了几个
大洞,就像街上的低等娼妓一般。
我慢慢地回到现实之中,我开始哭泣了,我没想过要和人做爱,我只想把T
ommy当场捉住,我不知道事情怎麽会弄得全乱了。我想我至少知道了真相,
Tommy会是一个不忠的男人,这就够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他了。如果不是他
召妓在先,我也不会这麽做。
我对兰香哭泣著说:「兰香,我并不想这样,我只是想抓住Tommy一个
人就完了,我实在是不想像一个下贱的妓女一样跟他的朋友们性交的。」
兰香怜爱而又吃惊的看著我,说:「丽琼,我以为你要报复他,所以要和他
的所有的好朋友做爱。Tommy今晚根本没有进来房间过,一直都是他的朋友
在光顾你!他说他妈妈一向教导他贞节的重要,而且妈妈也一直坚守著,他不愿
意背叛你的教诲,所以有朋友要玩狂欢嫖妓夜时,他只是出钱吧了,自己一次也
没进来,还说要留给未机太太呢。我真抱歉,你为什麽不早告诉我呢?」
我呆住了,坐在那裡不住地哭泣。过了良久,兰香逗笑的跟我说:「丽琼,
你也过了一个难忘而又欢愉的夜晚,不是吗?你真的很厉害,我们从没有在一个
晚上赚了这麽多钱。我们下星期也有一个单身派对你还会来吗?」
我忍不住边哭边笑了,用力地打了她一下:「当然!反正也没有了贞节!看
来今天也不是无收穫,心情也开通了!哈哈哈!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