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深夜校园

终于等到周末了,对于一个学渣张明海来说。真是一个美梦。回到家中往沙发上一趟,想摸出书包里的手机,却发现不见了。仔细回想,应该是走的时候落在抽屉里了。看看墙上的钟表,已经晚上9点了。不管那么多了,没有手机。晚上过不下去,况且今天打算要通宵玩手游。趁着父母睡了,便偷偷跑去学校拿手机。夜晚的学校完全变了个样,偌大的几栋高楼却没有一个人。实在是寂静的可怕。张明海本就不想在学校多呆一刻,更何况是夜晚寂寥的学校。拿了手机后,便匆匆准备离去。不知怎么地,走着楼梯张明海觉得身后凉飕飕的,不觉心中发起毛来。总感觉有一双眼睛暗地里盯着自己,可几次回头,空荡荡的过道毫无一物。『』该死的。「张明海心中咒骂道。不觉加快了脚步,走到3楼过道时。一阵阴风吹过,平时一向大胆的张明海。不知怎么地也害怕了起来,此时他心中坚信,有一个人站在他身后,正盯着自己看。可张明海就是不敢回头,怕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毕竟这里以前是一块坟地。再大胆的人也还是怕鬼的。张明海后悔了,咽了两口口水,壮起胆子往前继续走。刚走几步,只听得后面传来」哎哟「一声叫。那声音,十分清脆甘甜,让人听了不禁心生怜悯。张明海仿佛被那声音勾住了,停住脚步站在原地。回过头来,发现一个娇弱的女生正蹲在楼道口,用手捂住肩膀。好像是受伤了。又是一声」哎哟「。张明海不觉向那女生走过去。

张明海慢慢走了过去,虽然在这种情况下对这个陌生女子感到些许恐惧。但他还是不停的靠近。好像被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住了。是好奇心?还是异性的吸引?还是对他人的关心?张明海停住了脚步,看着眼下的这个女生。「咦,怎么是你啊?」原来是张明海的同班同学苏梦琴。苏梦琴捂着肩膀柔声道「下楼梯太匆忙了,不小心撞到扶杠了,你快扶我起来。」张明海搀扶着苏梦琴慢慢地拉她起来。「这么晚了,你来学校干什么」「我啊,我书忘记带了,回来拿。别说了,扶我去5楼的医务室」「这么晚了,医务室早关门了,还是先回家吧」张明海应声道。「别啊,就去医务室,或许门开着呢」苏梦琴媚声笑道。张明海很是无奈。

两人慢慢地走着,一路上。张明海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苏梦琴不问自己晚上干嘛来学校,一点也不吃惊。好像早就料到自己会来。而且之前在教室也没看到她,突然间出现再楼道口。更奇怪的是这苏梦琴平时最文静淑女。怎么这下竟然主动让男生去扶她,话语间还带着几分媚气。走路的姿势也是十分妖娆。还化了小淡妆。这完全不像她啊。此时的张明海十分纳闷不解,却没有注意到楼道口布满的蛛丝和苏梦琴看着他诡异的笑容。

正如所料,医务室的门也开着,和苏梦琴说的一模一样。好像是刻意制造一般。打开灯。只见这医务室乱七八糟,药品掉的到处都是,墙角有许多蛛丝。像是荒废了许久。「这医务室是怎么搞的,像蜘蛛窝一样」「别说了,扶我上床去。」『啊!「张明海一下子愣住了。」还看什么,快扶我啊「」哦。「张明海扶着苏梦琴坐下了。」快帮我去拿药来啊「张明海打开药柜,第一盒就是专治扭伤的。」真是奇了怪了,今天怎么事事都这样「张明海心中疑惑道。当然,他并没有怀疑到最应该怀疑的那个人。

张明海拿来了药,苏梦琴妩媚的说道「帮我敷上。」张明海把手放在苏梦琴肩膀上,轻轻的把衣物挪开。没想到,苏梦琴的衣服却整个滑落了下来。张明海惊呆了,更让他吃惊的是。这苏梦琴只穿了一件外衣。现在苏梦琴的上身只穿着胸罩,少女的胴体呈现在张明海眼前。此时,按照本能的反应。张明海应该闭上眼马上回头,但是他却被一团粉红色的东西给吸引住了——苏梦琴的肚脐。那肚脐圆圆的,就像春天刚开苞的花一样,美丽又妖艳。这肚脐仿佛有无限的吸引力,让张明海目不转睛的盯着。「海,你看着我。」张明海慢慢的往上看。在昏黄的的灯光下。苏梦琴格外的妖艳美丽。水灵的眼睛,红艳的芳唇,光滑的脸蛋。纤细的腰肢。雪白的大腿,粉嫩的酥胸。乌密的柔发散落在圆润的双肩。柳叶眉下的一双眼睛柔情似水的看着自己。端正美丽的五官配上匀称的体型。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那身为少女的苏梦琴也毫不害臊,伸出那如葱管般柔嫩光滑的玉手,托住张明海的下巴。盯着他的脸。这张明海长得也不赖,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微微的斜刘海让他看上去十分阳光,由于经常打篮球,虽然才高二却已经有了一米七几的个了。光滑的脸蛋白里透红。鼻子微挺。可谓是风神秀逸的少年。

待张明海稍微回过神时,苏梦琴的纤纤玉手早已拉开了他上衣的拉链,脱下了校服。身穿白衬衫的张明海在橙黄的灯光下更显帅气。苏梦琴慢慢的褪去了他的上衣。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和深陷的锁骨。将双手搭在他微凸的肩膀,轻轻一转。将张明海整个压在自己身下。苏梦琴俯身下去。按这他的肩膀。看着他的脸。

口吐芬兰的说道「让我们来玩点好玩的,怎么样?」虽然苏梦琴很美丽妖娆,但是张明海并没有失去理智,毕竟自己只是一个高中生,不能做出出格的事来。他想把苏梦琴推开,但是无论用多大的力气。这苏梦琴的双手就好像钉住了一样,死死地按着。这纤纤玉手,那来的那么大劲。还没等他想明白。只觉得嘴唇一热。原来是苏梦琴的芳唇贴了上来,吻住了自己。

苏梦琴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张明海顿时觉得一股温柔从嘴唇蔓延向全身。这温柔十分美妙,让他慢慢的打消了反抗的念头,双手也不再抵制,静静的享受着这份温柔。片刻后,张明海彻底放弃了反抗。还主动的回吻。苏梦琴得意得笑了。

她放开紧按着的手。搂住了张明海的腰。纤细的手指快乐的在他的肚皮上游戈着。

此时的张明海乖得像一只小猫一样,听主人的话。慢慢的她解开了他的皮带,把裤子轻轻的拉下。苏梦琴也解下自己的裙子。一把抱住张明海,两人缠绵起来。

两人激吻着,苏梦琴坐在张明海身子上,死抓着他的肩膀。时不时的去啃他的锁骨,好像要把他吃了似得。她用脚褪去了张明海的内裤。张明海伸手往下一模。

却发现苏梦琴早已脱光。苏梦琴坐正身子,猛的往他身上一蹭。「嗯啊!」苏梦琴愉悦的叫了一声。「啊!痛」张明海也痛叫了一声。虽然声音很小。「轻点」张明海带着乞求的眼神说道。苏梦琴并没有理会,装做没有听见,继续猛烈的蹭动着。昏黄的灯下,两具年轻的躯体缠绵着。屋里时不时传出肉体碰撞声。窗外的月明星稀的美景也抵不过屋内的阵阵激情。

张明海放开了紧拥的双手,不断的喘着粗气。此时的他已经疲惫不堪,累趴了。苏梦琴似乎却意犹未尽。「海,继续来啊,别停。」苏梦琴拉这他的手,示意他继续。「不行了,只能到这了。」「哼,你这废物。」苏梦琴一脸的不悦。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你怎么对我负责啊?」「我会对你好的,不会离开,一心一意。」「哼哼,这就不用了。」「那你要我怎么样啊。」「不如就这样吧。」苏梦琴翻过来,坐在他身子上,将小腹一挺。张明海正纳闷。只见,一股白丝从苏梦琴的肚脐中喷出。缠住张明海的腰,将他绑在床板上。张明海惊呆了,大声叫了起来。「你是……」还没等他说完。苏梦琴一把用手堵住了他的嘴。张明海的眼中满是恐惧和不安。苏梦琴俯下身子,压在他身上。将头移到张明海头的右侧。轻咬着他的右耳,不断的往他的耳中吹着芳气。温柔地说道「海,乖哦!听话,让姐姐好好疼爱疼爱你。」苏梦琴伸出舌头轻添这他的脖子。说也奇怪,被她这么一添,张明海心中的恐惧顿时减免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的温柔。这温柔就像一团火焰,在他的心头燃烧遍向全身。他感觉全身发热,血气沸腾。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在运动,不断往上流。聚集在脖子处。而脖子更像涂了蜜汁一样,轻甜甘爽。他静静的享受着这份温柔。苏梦琴摸了摸他的身子,又摸了摸他脖子。「差不多了。」心中想到。苏梦琴媚笑着。「海,听话啊,待会千万别反抗我哦。」张明海连忙点点头。其实此时的他,早已经神魂颠倒,辨不清苏梦琴说了什么,只是一个劲点头。继续沉醉在这温柔中。他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惨绝人寰的事。他早已经忘记腰间的蛛丝和苏梦琴诡异的笑容。

苏梦琴用双手将死按住张明海的双手,按在床上。苏梦琴用下巴将张明海的头蹭上去,顶住了。看着那白皙修长的脖子。苏梦琴舔了舔嘴唇,将口张开。慢慢的放下。牙齿碰到他的脖子,一口咬住。张明海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继续沉醉在温柔中。过了两三秒。苏梦琴用身子紧压着他,猛得将两颗虎牙往脖子里面一叮。鲜血喷涌而出,溅到了窗帘上。醉人的温柔顿时烟消云散,激烈的疼痛从脖子蔓延开来,很快占据了张明海的身体。张明海痛苦的惨叫了起来。他用尽全身力气,想把苏梦琴弄开,可一切只是徒劳,苏梦琴像大山一样纹丝不动。双手被按住,头被顶住,腰被缠住。张明海只能不停的蹬腿。可蹬腿也无济于事。苏梦琴没有丝毫放松。除了尖叫和蹬腿外张明海什么也做不了。凄厉的惨叫回荡在恐怖的学校,可没人听见,更没有来救他。此时的苏梦琴觉得美妙无比,伴随着美妙的惨叫声,仙露琼浆缓缓的从枯燥的喉咙中滑落,流入早已空虚的腹中。那感觉。就像久经干涸的河重新注入天然的雪山融水般清甜。又好像行走的炎热广袤的沙漠中突然遇见绿洲般欣喜。苏梦琴按的更紧了,咬的更深了,吸的也更猛了。

张明海却叫的更惨更大声了。但苏梦琴丝毫没有顾忌到正压着的这个男生的痛苦,在她看来,这与自己无关。她本就是一只天性嗜血歹毒的黑寡妇。渐渐地,张明海的叫声小了,反抗也轻了。呼吸越来越缓慢衰弱。又过了一会,张明海完全没有了叫声和反抗。只是一个劲的艰难的呼吸着。苏梦琴见状,放开了紧按的双手,那双手已经被苏梦琴按出了血印子。苏梦琴抱住了张明海的胸膛,将他稍微抬起,然后用力一挤压,「嘶。」苏梦琴猛地一吸。仿佛将胸膛中的最后几口血全部吸掉。苏梦琴放开了手,任由张明海倒下。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和动静。苏梦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秀发。然后将张明海的头转过,正对着自己。伸出舌头舔掉了他嘴角流下的血,轻轻的抚了抚他的斜刘海,拭去了他眼角流下的一滴泪。

苏梦琴摸着他清秀的脸。感叹道「唉,可惜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