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表体面的妈妈

市城郊外,堕落天使酒吧。
美娴坐在2楼小桌,点着烟,面前放着一杯BLOODMARY,看着楼下相拥舞蹈的男男女女。
要是在2年前,美娴绝不相信,自己会抽着香烟,落座在这种地方。
学校时,美娴是标准的清纯玉女,只与班里一个最帅的男生,有过书信来往,却对爱情仍是懵懵懂懂,似有若无。上班后的她,在家人的介绍下,与其貌不扬又比自己年龄大上许多的老杨认识,没谈多久,便结了婚,只因为美娴觉得老杨人品诚实,待自己照顾尤佳,这对美娴来说就足够了,惹得一帮朋友都道可惜,常说一朵鲜花,就这么插进了牛粪,美娴却觉得平淡平淡就好,她的心犹如出水芙蓉,从来不睹世俗成见。婚后一年,她便有了小正,成了一位贤妻良母。
而如今,美娴却已想不明白,自己的角色变成了什么?她掐灭香烟,喝一口酒,前味甜酸,后味辛辣,恍如人生。
这2年来,丈夫由于自己与马云的关系,当上公安局长,自己则名正言顺做了局长夫人,还有份市政府的好工作,可以说人人羡慕。
真的是人人羡慕吗?美娴不知道,苦笑摇头。
手机响了,是丈夫老杨的电话,美娴随手挂断,回短信道:“我在开会。”
老杨回复:“饭菜烧好了,等你回家。”
“不用等我,你自己吃吧。”
“我把菜放冰箱了,等小正值班回来,给你们一起热夜宵。”
老杨是个好丈夫,人品正直,老实本分,只道美娴公务繁忙,他一直将美娴奉为天人,常说自己上辈子积德,才取得如此娇妻。他虽当上正局,但一如既往,在外从不沾花惹草,在家家务全包,美娴怕他辛苦,想请个保姆,老杨却道:“这是一种幸福。”
美娴看着短信,出了会神,随即把手机塞回小包,看了看表,已是傍晚6点。心道,马总怎么还不来?
半年前,儿子小正找到马云,救母亲美娴摆脱了叶大全,还帮爹爹老杨当上了正局长。但交换的条件是,美娴必须听从马云吩咐3年,答应任何条件,之后,才重获自由。
美娴相信马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但他还说,3年后,自己不定舍不舍得离开他。
美娴又拿出一支香烟,准备点上,这时,身边递来一只火机,美娴抬眼看去,面前站着的正是马云。
美娴不由一凛,要站起来,道:“马总。”
马云按美娴坐好,眼瞧着她,似探花赏月,醉道:“想我了吧?”
美娴见到马云,本已有些心乱,又被他这一问,蓦地错觉自己好像在与情夫偷情,不由心中一怔,面颊升红,慌忙将脸侧过马云视线,沉默低头。
马云在美娴身边坐下,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只精美礼盒,“给你去买礼物,所以迟到了,不好意思。”笑着递给美娴。
美娴推让道:“我不能收的。”
“为什么?”
“我已经收了你很多东西,不能再要了。”
“呵呵,你先打开看看,要不要待会再说。”
美娴兀自为难,但拗不过马云的坚持,将礼物盒接到手里,慢慢拆开,但只看得一眼,倏地心下一沉,急忙又将礼物盒重新包紧。
马云乐得“哈哈”大笑,他就是想看美娴娇羞,又不知所措的可爱模样,继而说道:“喜不喜欢?”
美娴不知怎的回答,又不敢将礼物退回马云,当下轻咬朱唇,内心踌躇。
马云:“快去换上,我要你现在就穿。”
天呐!美娴心里吃了一惊,他是疯了,这东西别说要在这里穿,就是在家里,我也不敢。
“美娴,快去换上。”马云又说一遍,但语气已不再那么温和。
美娴暗暗叫苦,但她与马云相处有一段时日,深知马云的脾气,现下明白他已不容自己再多犹豫,不敢等马云讲出第三遍,暗叹口气,自觉起身。
要是10年前,美娴宁愿死了,也不甘受马云这般凌辱,但如今,她有家,有丈夫、有小正,这一切,美娴都放心不下,所以她只有选择妥协。而且,在经历那么多事以后,美娴好像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美娴心下安慰自己,为了小正、老杨,忍一忍吧,3年一眨眼便过去了。
美娴从厕所出来,换上了马云为她买的礼物。一件黑色、薄纱、蕾丝边连衣短裙,面料贴身,薄纱几乎透明,一眼便能望见美娴里面穿着的文胸,挤着一条深深乳沟,顺着纤细柳腰,延至肚脐下方,隐隐约约透着一条丁字内裤,裙摆长至腿根,露出一双穿着黑色丝袜的浑圆光滑的玉腿,足下蹬着漆皮高跟。
美娴一步一扭,左手遮胸,右手掩护裆处,好似全身赤裸的,从浴室里出来。但庆幸的是,酒吧昏暗少光,能见度低,并没多少人注意。美娴几乎用跑的走进座位,路过旁桌时,还惊觉被人拍了下屁股,又气又羞。
马云望着美娴,心里赞叹,这面容俏丽绝谷、身材丰姿曼妙的女人,哪里是将近40的少妇了,要说她不过30的秀色佳偶,也定叫人深信不疑。
“马总,接下来你还要我做什么?”美娴怯生生的试探马云。
马云一愣,没料到美娴竟会主动开口,但随即笑着,从包里拿出另一件礼物。
美娴这回没有推辞,但也不敢主动去接,只是默默看着那个精美的包装盒,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马云看着美娴,心下又不急将礼物送出,转而放在桌上,道:“你猜一猜,这里面装的什么?”
“我……我哪会知道?”
“你随便说个,我要你猜。”
美娴望一眼马云,委屈道:“马总,别为难我嘛,真的猜不到。”
马云道:“那这样,如果你猜准了,这东西今晚便不用在你身上,怎么样?”
“真的?”
“我有骗过你吗?”
美娴相信马云为人诚信,但又道:“那……那如果我猜不出,则么办?”
“猜不出,那自然是将这宝贝用在你身上。”
美娴不再犹豫,心说,横竖都是一死,不如猜了,还有一线生机,琢磨半响,开口道:“马总,那我说了。”
马云点头。
美娴喃喃道:“是不是手铐?”
马云轻笑,摇了摇头。
美娴又道:“那是狗项圈?”
马云兀自摇头。
其实美娴此刻说出物件,都是她以往亲身体验过的道具,不算多,也不算少,但对于从没上过色情网站、去过情趣商店的她来说,只能从记忆里挖到这些。
美娴尽力思考,却觉得越来越没希望,而且这些玩意,又与自己被调教的经历息息相关,倏然想起,心中不免起伏难定,好似一只小船游在惊涛骇浪。
马云道:“想好了没,最后一次机会。”
“那……那是按摩棒。”美娴胡乱回答,接而闭上明眸,恍如等待临死的判决。
不料马云笑着说:“猜的不错。”
美娴倏地一喜,意外自己竟会瞎蒙猜对,但是马云接而的话,又让美娴顿时心凉,因为她只猜对了一半。美娴又不禁叹气,心道,自己又上了马云的当,不过想明白后,倒也觉得坦然。
只见马云伸手替美娴拆开包装,拿出一根类似按摩棒的玩具,指在美娴面前,道:“这叫肛塞。”
美娴看到那根东西,蓦地小鹿乱撞,难以启齿的喃喃道:“这……这东西是用来……”
“嘿,少装糊涂,当然是塞在你屁眼里的。”
“哎呀……”美娴差一点失声叫出,不由夹了夹双腿。
马云拿出一瓶透明粘汁,淋到肛塞上,美娴怔怔的瞧着,她不是没有尝试过肛交,但眼前这根肛塞,让美娴觉得好丑,它形似椭圆,两头细,中间宽,表面附着一层肉粒,末端还有个底座。
美娴一想到等会自己的屁眼,将吞进这根东西,心脏就怦怦直跳……她好想逃跑,可是双腿发软,浑身脱力一般。
马云将涂满润滑汁液的肛塞提在手里,并伸出另一只手到桌下,慢慢撩起美娴的裙摆。
美娴一惊,心道,不会吧,他难道想在这里,帮自己带这东西,美娴下意识环顾四周,幸好没人朝她这边观望,伸手欲要阻止,但蓦地见到马云凶狠的眼神,不禁娇躯一颤,挣扎的手随之僵在半空。
马云命令美娴分大双腿,美娴害怕马云,又无计可施,只得听话照做,她坐低身子,把下半身整个移进桌底,好不让别人看见,马云手握肛塞,从桌底伸进美娴的胯间,“嗯……”美娴只觉得菊门湿粘冰凉,继而臀眼一酸,肛塞撑开了她的屁眼,顺利的进入直肠。
那东西塞的好满好紧,美娴感觉自己的整条直肠,都好像被它撑开了,屁眼又涨又酸,想要缩紧皱褶,却已是不能。
“来,人不要歪着,坐好,等一会习惯了,就舒服了。”马云看着美娴痛苦又娇羞的模样,很是满意。
“马总,求求你,让我拿出来吧,好难受。”
“听话,坚持一下。”
美娴眼里隐隐闪着泪光,摇头道:“马总,我真的不行。”而比起酸楚的屁眼,更让美娴不堪忍受的是,马云对于自己身为女人、身为人妻自尊的践踏。
马云却不理会美娴,握着她发颤的小手,一面安慰,一面要她兀自忍耐。
楼下响起劲爆的金属乐,人们欢呼雀跃,酒吧刹时热闹升腾。
“走,下去玩玩。”马云拉起美娴,跟着自己。
美娴拗不过马云的蛮力,被他蓦地扯着,奔走下楼,可她屁眼里还插着肛塞,她每迈一步,这恼人的东西,便发疯似的蹭住肛门,让美娴叫苦连天。
马云带着美娴,从2楼走到1楼,挤过人群,来到舞池,在美娴耳边吼道:“来吧!”他牵起美娴的双手,举过头顶,让她跟随节奏,扭摆身姿……
震耳欲聋的音响充斥四周,让人热血沸腾,头顶光影闪烁,好似天旋地转,渐渐的,美娴不禁沉浸的闭起双眼,眼前的一切,陡然消失!
这一刻,美娴仿佛置身另一个空间,没有烦恼,没有负担,没有责任,……只有尽情的宣泄。
马云:“怎么样!爽不爽!”
美娴:“啊!你说什么!”
“我问你!爽不爽!”
“爽!哈哈哈!”美娴已不再需要马云引导,自己扭腰甩臀,舞的又骚又浪。而那撑满屁眼的肛塞,也不再使美娴觉得讨厌,反而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剂,刺激的美娴欲罢不能。
马云双手托住美娴的纤腰,与她伴舞,但蓦地又有一双毛手,从后贴上了美娴的两瓣翘臀。
美娴一惊,下意识的想去阻止,但手到半当,又缩了回来,心说,在这种地方,或许难免碰到色狼,自己也不想扫兴,算了,只要他们不太过分,就随他们好了。于是兀自扭胯摆腰,竟不管不顾那身后的手掌。
手掌的主人见美娴不加抵抗,当然高兴,手便愈加放肆。
然而在家的老杨,正悠闲自得的整理着家务,他把脏掉的内衣,一件件放进洗衣机,拿过美娴一条丁字裤时,蓦地想起娇妻穿上它的样子,不由心头一荡,他却万万想不到,此刻自己的爱妻,正穿着另一条同样款式的丁字内裤,在酒吧放荡的扭摆身姿,恍若舞娘。
音乐冲向高潮,场内气氛到达顶点,就连2楼的客人,也跟着欢舞叫嚣起来。
美娴已跳的香汗淋漓,神志迷醉,似梦似幻,她的裙摆撩高至腰际,白皙的雪臀,给人捏的两瓣通红,一对丰满挺翘的酥胸,隔着半杯乳罩,好似成了男人手里的面团,忽圆忽扁的变换着形状。
然而美娴豁出去似的,不管不顾,也不计较多少人在玩她,美娴只觉得自己这些年来,从没像今天这般放开过,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无忧无虑、青春朝气的年代,她纵情的蹦啊!跳啊!发泄叫喊……
“砰砰砰!”音乐爆炸似的巨响,人群同时高呼。
倏然间,美娴只觉臀胯一松,内裤竟被绕到身后的马云,霍地扯了下来,心里猛的一凛,但已来不及阻止,只觉得一根硬硬的东西,蓦地里闯进了自己的腔道,不由得一阵痉挛,双腿打颤。
“啊!”美娴放声尖叫,可是声音被音乐盖过,旁边人看她的样子,只道这美女是爽疯了。
“啊……啊啊啊……”伴随音乐高潮的节奏,美娴就在这几百人的会场中,被马云当众肏着,她想求马云住手,却是日薄西山,妄自徒劳。
马云双手抓住美娴两瓣肉臀,屁股用力挺干,好似要将一腔热血,全数灌入她的身体。
这时,旁边已有人看出异样,一些酒吧老手纷纷上前,他们都知道,能在这种地方被肏的女人,是可以随便玩的。
人群变得有些纷乱,各人挤位,然而美娴成了夹在中间的奶酪,透明短裙里的半杯乳罩,也给人扯下丢弃,一对赤露的酥胸,被男人们颠上颠下的,争相揉玩,美娴惊恐的呻吟大叫,但是挣扎不开,胯间又酥又麻,双腿酸软,欲要跌倒,情急之间,慌忙伸手抱住了一个玩她的男人,这个动作,却被旁人错以为美娴在故意求欢。
“好骚的婊子。”这话骂在美娴的耳边,听得她如遭雷击,美娴拼命的摇头喊道:“不碰我!!走开啊!”
然而玩她的几个男人恍若不闻,他们心道,都被干了,还假清纯个屁啊。
可是男人们不知,美娴确实是一个内心纯情的女人,今天是头一次身处酒吧,却被马云故意带到这城外最乱的“堕落天使”,一点不懂规矩的美娴,不知来这的女生不能打扮太过招摇,不知跳舞时不能扭的太骚,更不知被人揩油,一定要立即逃走,否则……
但美娴就算此刻明白,也已经晚了,形势不容她再控制。免费的停幌?粘,何况美娴的相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绝佳。
男人们争先恐后,人群哄乱的愈加厉害,台上放歌的dj看出不对,提起话筒道:“来!大家跟着音乐,跳起来好吗!”同时,按动监视器,转换几个镜头,蓦地看见人群中的美娴。
dj又惊又喜,脸露淫笑,再次拿起话筒,高声嚷道:“台下的美女、帅哥注意了!来让我们看看今晚的好戏!”手按电钮,场内瞬间黑暗一片,同时音乐熄灭,接而一束刺眼的白光从房顶落下,正好照在了美娴的位置。
本来哄乱的人群,登时安静,整间酒吧,只听得一个女人一声连着一声的娇吟。
白光下,美娴正俯着前身,头靠在身前一人的肩上,双手楼住那人的脖颈,垂荡在胸前的一对巨乳,被身旁两个男人,各一只的揉在手里。马云立在她的身后,一只手扶着她半边肉臀,另一只手则按压着美娴屁眼里的肛塞,并送阳具,用力顶刺,这让美娴错觉自己,好像同时在被两个男人抽插,娇躯前后剧烈耸动,一双丝袜小脚兴奋的踮起着,肉肉的脚掌几乎与地面成了直角,脚指顶着鞋尖,似要从里穿将出来……
美娴在迷乱中睁开双眼,竟蓦地见着几百双眼睛,正齐刷刷的盯着自己,天空中落下的强光把她照的透亮,一览无遗,美娴刹时魂惊魄惕,心脏恍如要从嘴里蹦将出来,她想要放声尖叫,可是喉咙似被卡死一般。
这时,马云到达了顶点,鸡巴猛捅数下,倏地暴涨,在美娴体内射出一道浓精!
马云的精液,好似一下将美娴积蓄的欲念引爆,只见她立时娇躯巨震,仿佛洪流决堤,脖子反弹似的仰起,丝袜脚尖踮的笔直,嘴里“嗷嗷”直叫,声如牝畜!滚热的腔道内同时喷出一股淫汁,与马云的精液搅浑一起,顺着阳根,倾泻而下……就在这几百人的注视下,美娴达到了一次擎天立地的高潮……
高潮后的美娴软瘫倒地,马云扶起她,为她穿好衣服,然后抱着美娴回到2楼座位。美娴又怕又羞,搂紧马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觉得自己好像刚才做了一场疯梦,神经错乱一般,可是等定下神后,美娴又不愿的发现,这一切竟都是真的。
马云坐在美娴的身边,一只手挽着她的肩膀,上下轻柔,鼓励道:“今晚你表现的很棒。”
然而美娴似没听见,娇躯兀自微微颤抖,惊魂未定。
这时,有人从美娴的身旁经过,她急忙避脸向内,不敢见人,随手拿起自己的拎包,挡在了胸前。
马云把桌上的剩酒喂美娴喝下,又不住安慰几句。
休息一会,美娴想对马云提出要回去的时候,蓦地听见楼下dj的话声……








(中)


休息一会,美娴想对马云提出要回去的时候,蓦地听见楼下dj的话声……
家里的老杨,把洗好的衣服一件件收起,凉在衣架上,而留了一条美娴的内裤,握在手里,他越看越觉着兴奋,老婆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模样,登时历历在目,老杨心下按捺不住,回身关好厕门,防止小正忽然回来,脱下睡裤,竟对着美娴的内裤,打起手枪……
然而酒吧里的娇妻,却将面临下一场的开演,随着音乐又缓缓升起,dj当着全酒吧的人,邀请美娴下楼,站到台上,与人群欢跳。
舞池里看过美娴淫戏的色男们,也都各个心痒难耐,再想一睹春色,恨不能亲口品尝一番这块绝佳的美肉,他们嚎叫、口哨不停,催美娴快点下来。
马云道:“宝贝,要不要下去,陪他们玩玩?”
美娴当然摇头,抱紧马云,虽然这个男人一再玩弄自己,但眼下美娴唯有他一座靠山,“我们走吧。”
而马云看着美娴,嘴角挂着慑人心魄的邪笑,美娴心知,他是想让自己下去。
正为难之际,手机蓦地响起,一看又是老公的电话。她刚想按灭,却倏然被马云夺过,心中一惊,急道:“马总,不要!”
马云道:“不要可以,但你得给个交换的条件。”
美娴知道他想让自己说什么,心下踌躇间,但见马云已将电话贴到耳边,似要接起,美娴急忙抢道:“马总,你快把电话给我,我听你的就是了。”
“哈哈……”马云傲然含笑,把电话丢还美娴。
美娴随即按掉来电,待要回复短信,手机竟有响起,还是老公的电话,美娴心道,老杨不会没事连打电话,还是接了再说,但她避讳马云,又嫌音乐太吵,怕老杨怀疑,所以站起身子,离开座位,走到厕所旁边一个安静角落,才接通手机。
“喂,老婆啊。”那头传来老杨的说话声。
美娴道:“什么事,我在开会。”
“哦……还在开呢……那……”
美娴听丈夫好像欲言又止,问道:“什么事,你说吧。”
“老婆,你现在方不方便?”
美娴想说不方便,但倏地又觉自己好生对不起老杨,于是道:“还可以,你说吧。”
只听老杨断断续续,似害羞般的说道:“老婆,你能不能现在叫两声给我听听。”
美娴一开始没明白,待老杨解释清楚,脸刷的就红了,心说,看老杨平时老实巴交,什么时候,竟也学起这些坏东西来了。正要开口斥驳几句,却蓦地想起自己刚刚在舞池里的淫荡事,和那些事情比,此时老杨的渴求,又算得了什么?
老杨因为老婆时常“开会”,还连带出差,平时偶尔空闲,然而小正又在,很不方便,所以他已经快1个月,没与老婆亲热了。眼下躲在厕所手淫,情欲愈发高涨,却始终不尽兴,一番感性与理性的斗争后,最终鼓起很大勇气,厚着脸皮,给美娴打来这个电话。
老杨在电话里等了会,见美娴不语答应,心虚道:“美娴,你是不是,不愿意?那……那算了……”
美娴听老杨的语气,好似歉疚,心头一软,道:“那你听着。”美娴把手挡在自己的嘴边,轻轻呻吟:“嗯……啊……啊……嗯嗯……听到了吗?”
那头的老杨,听到娇妻低吟,登时满脑尽是美娴的淫态,握着老婆的内裤,裹紧肉棒,兴奋的直撸,速度越套越快,“好老婆,亲老婆,不要停……不要停……”
美娴叫着叫着,不知怎的,似也来了感觉,手不由自主的摸去下身,忽然,有另一只手,居然抢先自己一步,按进了耻缝,美娴一惊之余,急忙回头,却看见一个毫不认识的青年。
美娴又气又羞,可是不敢喝声制止,怕惊动手机那头的老公。情急之中,美娴只得扭动腰肢,配合自己另一只空闲的手臂,抗拒那个青年。
然而可恨的是,从黑暗里,又走出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他们刚在跳舞时,都摸过美娴,之后,眼见到手的美人被人抱走,心下不甘,于是上楼来找,正巧见着躲在暗处打电话的美娴,可谓天赐良机。
美娴眼见挣扎无用,急忙用手按住手机话筒,对他们道:“我老公是公安局长,你们别乱来。”她想已此话吓退这些青年。
可是美娴哪里能体会,色字当下,头可断的道理,这些男人铁了心要干美娴,而且刚才见她在舞池里放荡的模样,谁也不相信,这样一个骚媚的女人,会是公安局长的老婆。
美娴被几个男青年按到墙上,胸口紧贴墙面,一对臌圆的巨乳,登时压扁成了椭圆,有人要将她的手腕掰到身后,但见美娴正与人通着话,坏笑几声,竟要美娴径自继续,继而探到她的下身,拨开内裤,将两根手指插进了肉穴。
“啊!”美娴控制不住,一声长吟,只听电话那头老杨,雀跃道:“老婆,再叫……再叫……大声点……”
美娴胸中又乱又急,说不出的郁闷,一面自己被陌生男人轻薄,一面丈夫竟还好似享受,乐意的听着自己淫叫。
渐渐的,美娴不由恼羞成怒,心中气焰陡升,思道,男人……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连……连老杨也要欺负自己……
盛愠之下,美娴径自将一腔怒火,转驾到老杨的头上,对着电话那头愤然道:“你那么爱听我在电话里叫,是不是希望我被别人玩啊?”
老杨正在兴头之上,满脑浑浑噩噩,当下丝毫没听出美娴口气哪里不对,自顾自道:“好老婆,你再叫两句,就当老公喜欢你被人玩。”
“呸!”美娴啐一口,接道:“那你听着……”她撅起肉臀,报复似的向后一沉,肉穴咕唧一声,一口吞没身后男人的手指,“啊……好爽……你听到了吗……啊……他正在插我,舒服……舒服死了……”
旁边男人听到美娴与老杨的对话,先是不可思议,随后道这女人真是一个又淫又贱的骚货,当下再无忌惮,纷纷脱下裤子,肏干起美娴……
酒吧2楼,厕所边的昏暗角落,美娴左手提着电话,右手被一男青年从后拽着,前胸贴着墙壁,下身肉臀翘高半空,没命似的震颤耸动……
老杨:“老婆,他肏的你爽不爽,鸡巴大不大?你叫他在用力干你!”
“肏…肏死我了……舒服…好舒服……他干的好用力!来嘛,老公,你听我浪叫,嗯嗯……啊啊啊……”美娴妄自呻吟,神情迷醉,刚才她骗老杨,自己从会议室躲进了厕所。两人一直通话,愈渐动情,最后肆无忌惮,近似痴狂。
老杨听着美娴粗口淫语,如沐春风,要说以前,美娴就算被自己压在床上,也是决不可能说这些话的,不料今日,她竟然这般满足自己,还想出一个被人淫玩的刺激把戏,爱死了,真的爱死这个又淫又浪的骚老婆了。常言道,哪个男人不想娶个,床下是贵妇,床上是荡妇的女人做老婆,直到今天,老杨才深深体会到这个真理。
老杨手撸阳具,已是兴奋的满头大汗,气喘如牛道:“老婆,你跟我说说,他们则么肏你的……”可是如果真叫老杨,看到此刻酒吧里的美娴,那还不如叫他死一万次,老杨一心只当美娴是为了自己,才演的这般淫态百出,哪里会知道,自己爱妻确确实实被人肏着。
美娴双眸紧闭,头靠着墙,一边吃力的踮着丝袜脚尖,迎凑屁股给后面的男人,一边凭身体知觉,告诉老杨此刻的情景,“嗯……嗯……他们……他们……有三个人,两个站在我的身旁,各人玩着我一只乳房,他们揉的好用力,我被捏的好痛,啊!乳头,他们把我的乳头拽起来了,不要嘛,这样好痛,求求你们,轻点儿!”
“别嘛!你叫他们再加点力!”老杨只拼命幻想妻子的描述,还赞美娴想象力丰富,演技逼真,心下居然无半点怀疑。
“啊……啊……老公你怎么帮倒忙,和着人家欺负我,真是……真是比他们还坏!”
“我就坏,就是喜欢听你被欺负!”
“那……那你可别后悔!喂!你们几个,我老公叫……叫你们用点力玩我!啊!啊!放手!快放手!我胡说的,好痛,痛死了,要捏爆了,你们……你们都是大坏蛋!”
“老婆,我爱你!不要停,继续说!你现在被谁在干啊?”
“是……是那第三个人在弄我!他……他站在我的背后,用……用那根东西插我!嗯嗯……顶的好深……我快软了……”美娴说着说着,口唇间竟垂下一条晶亮亮的唾液。她是个水很多的女人,被玩的亢奋时,往往口里、屄里,同时溢满汁液,所以马云经常喜欢,上下轮肏她的两张小口。
身左侧的男人,看到美娴嘴角挂落的唾液,心下淫道,这女人是嘴馋了吧。随即与身后肏着美娴的男人交流几句,相视一笑,而美娴立刻被强压着,跪到了地上,翘高着屁股。待美娴还没明白则么回事,朱唇便迎面贴上了一支热烫的鸡巴,而先前干她的男人,跟着膝盖曲地,继续从后肏起她的肉穴。
美娴在为男人口交时,老杨只听话筒里传出“咕唧……咕唧……”的水声,偶尔伴着咽口水的声音,但叫老婆,都不回答,老杨有些急道:“美娴,还在不在?则么一下没声音了?是不是干的太爽啦!”
“呜呜……”美娴被男人抱着头,吞吐阳具,说不上话,好一会才得以空隙,喘息道:“老公,我在呢,我在呢……”但话音未落,又马上被抽插了起来。
“你现在干什么啊?”
男人放开美娴,“熬……熬……”美娴倏地呕出许多晶亮黏糊的汁液,继而不断咳嗽,大口的吸气吐气,好一会才缓和道:“我……我在……”但因为被人深喉,兀自难受,所以老杨根本听不清,她在讲什么。
忽然,后面人抱紧美娴两瓣肉臀,用力挺刺,势如蛮牛,卵蛋拍击阴唇,“啪啪”脆响。
“啊!啊啊!”美娴吃不住撞击,整个人趴到地上。
老杨听美娴再度高亢浪吟,心头一荡,也不管刚才发生何事,只道大概信号不好,当下则淫兴遄飞,对着电话叫嚷道:“太!太棒了!老婆!继续叫!”
“啊!啊!啊!他射了……都射在我里面了,不要啊……你怎么能射在我里面!”
老杨心神俱醉,挫着美娴的内裤,使劲套弄鸡巴,口唇颤道:“他射的多不多?继续说,我就要到了。”
“啊……啊啊……好……好多的……”蓦然又道:“咦!不要,你们则么还换人啊!啊!不要啊,你们则么……则么可以一起上啊!啊!啊!那里不可以,不要碰那个地方。老公!老公!救我!他们用手指扣我的屁眼,把我塞着的塞子,啊啊!都拔出来了,他……他们想要……想要一起轮奸我!啊……不要……啊……”美娴近乎失神,就连自己塞着肛塞的事实,也讲给了老杨,然而老杨好似浑然不晓,还大叫道:“那你让他们插啊!”
“啊!进来了!他们真的都插进来了,他们……啊……”美娴再坚持不住,身子不自然的一扭,手一滑,手机倏地里飞出半米,啪的一声落到地上,电池板蹦出机壳,就在这一刻,老杨积蓄已久的浓浆喷勃而出,湿满内裤!
然而酒吧里的美娴,神情扭曲,娇躯腾在半空,被硬生生的夹在两个男人的中间,一男手伸从后架住美娴两条丝袜玉腿,m字分开,另一男站前,双手托着美娴丰满的肉臀,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环抱着她,鸡巴分别捅在美娴的阴道与屁眼里,一进一出,肆意搅动……
不到半会,美娴胯间便已是水渍横流,肉屄穴口大开,阴唇好似蝴蝶两翼,被阳具插的震颤翻飞,屁眼嫩肉外翻,仿佛婴儿小口,强自吞咽着另一支鸡巴,男人抽插没有节奏,没有顺序,只是蛮力,美娴只觉阴道与直肠间的薄膜,都好像要给他们蹭破了……
美娴蠕动、战栗、曲扭、挣扎,但身子像被卡死在两堵铁墙之中,难动分毫,美娴只有发泄般的大叫:“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身躯颠上颠下,有如小鹿遇险,狂命急奔,一双丝袜玉腿搁着男人手臂,悬在半空,左面丝袜脚尖狼狈的挂着半只高跟,晃晃悠悠,似要坠落,右脚高跟早已不知去向,尽露的丝袜小脚崩的笔直,深色袜头下的脚趾,刺激的蜷成勾型……
蓦地,美娴的肉屄与肛门一阵滚热,似有东西喷将而出,烫的她花枝乱颤,于此同时,自己的腔道、直肠一紧一驰,瞬间仿佛一股电流激遍全身,“啊啊!天啊!”美娴一声嗷叫,娇躯猛地里反弹而起,又重重落下,周身肌肉抽搐痉挛,然而高潮层层叠叠,竟是连绵不断,恍如惊涛澎湃!美娴骋在浪尖,只觉得欲仙欲死。
厕所边,不时人来人往,一些人驻足观望,神情各异,有的惊讶、有的羡慕、有的鄙夷、有的嫉妒……
堕落天使虽不是什么正经场所,女生被仆街干屄也常有发生,可是像美娴这般,被两人同时一起肏穴的,还是极尽少数。
人群里,一个打扮漂亮的靓妹,手挽着男伴胳膊,蹙眉指着美娴,“这女的,是不是刚才楼下的那个?”
男生正瞧得聚精会神,满脸馋色,随口淫道:“干嘛,你是不是想学她啊?”
女生白一眼男生,呸道:“你找抽呢,我才不是这种的。”
“什么这种,那种,你说什么?”
“少装糊涂,你会看不出来,她肯定是个做婊子的。”靓妹话一出口,又倏觉羞于启齿,脸颊一热,拉着男伴,径快些走了。
马云坐在原位,背靠着沙发,濠濮间想,暗自回味着美娴的余韵。他喝一口酒,看了看表,美娴差不多已去了20分钟。马云放美娴去讲电话,本想她很快就会回来,所以没有打扰,但现在怎么有种大江东流,一去不复返的势头。
又等了会,马云决定起身去找美娴,但心里仍是相信美娴不会独自离开,自己有她把柄,美娴如何敢不辞而别?
厕所边昏暗角落,马云看见聚着不少人,过去后却发现没啥东西,只是地上留着一滩滩粘稠汁液,也不知是谁吐的,还是拉的,让人恶心,马云心说,这些人真怪癖了,怎么喜欢看这东西。
去男、女厕各找了一遍,依然不见美娴踪影,马云掏出手机打给美娴,却是忙音,此时,马云才开始真正有些担心,这女人到底去哪了?她自己一定不敢离开,难道是被人带走了?
蓦地,马云脚下好像踢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是自己给美娴买的手机,电池板还散在一边,显然手机是从高空跌落,或被甩落,马云暗暗心惊,这“堕落天使”龙蛇混杂,美娴可别出了什么差池。
马云回到原位,理清思路后,准备电话叫人帮忙。
就在这时,楼下猛地里响起音乐!跟着dj在话筒里喊道:“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朋友们,thisisshowtime!欢迎我们的美女!”
伴随人们的叫嚣,一个性感的美艳女人,被2个男人搀着走到台上,女人长发披散过肩,半遮俏脸,神情似醉似梦,身上只穿着一件金色的三点式比基尼泳衣,胸前双峰半露,胯间泳裤深勒进臀缝,裸着两瓣丰满屁股,周身肌肤油光水亮,好似抹了一层油脂,腿上一双黑色吊带丝袜,足下12厘米高跟露趾凉鞋。
马云从2楼望去一眼,不见女人长相,只觉得她身材确实火爆,但马云眼下念着美娴,无兴趣再搞其他美女。
马云拿起手机,熟练的按下几个数字,待要拨通,蓦地里走出几人,站到他的面前,恭敬道:“您好先生,方便和我们来一下吗?”
马云抬眼见几人西装革履,暂时挂断电话,问道:“你们是?”
领首的一人回答:“哦,我是这间酒吧的经理,先生,我们老板有请,来吧。”说着,伸出一只手臂,请马云起身。
1楼dj高台,随着音乐渐进,美女已然起舞,手臂时而高举,时而平放,腰似水蛇,妖娆曼妙,甩臀扭胯,大开大合,舞态生风。
台下人群,如痴如狂,男人兴奋,女人跟风,气氛推向高潮。
忽然音乐暴涨一声,dj同时伸手,一把扯掉了美女的胸罩,瞬间抖落一对巨乳,丰满挺翘,乳头深红勃起,上面竟还各挂着一只乳铃。然而女人浑然忘我,兀自舞摆,一对巨乳浪颠似的摇在胸前,乳铃哗啦啦的只剩残影。
众人吼声一片,径自盖过音乐。
dj:“大家high起来!”
“哦!!”台下人群欢呼,又有不少人涌进舞池。
台上美女回转身子,背对人群,大喇喇的撅起肉臀,只见泳裤细线,深勒臀缝,直至嵌进两瓣阴唇,然而女人屁眼凸起,那里还似塞着什么东西。
前排男人想再看清一点,可是女人又回过身来,面对人群,兀自晃着一对巨乳。
dj:“今晚很感谢,我们美女带来的演出,大家一起欢呼,回报我们的美女,好不好?”
“哇哦!”人群高呼,一些玩疯的女人,自解上衣,只剩胸罩,但她们的身材相貌都不及台上美女,所以并未吸引多少眼球。
半响,台上“嘭嘭嘭!”暴起三柱白烟,美女登时隐雾其中,待烟雾散去,她竟已是一丝不挂。
此时音乐时起时伏,鬼魅异常,女人俏生生的站立台中,慢慢抬起一条丝袜玉腿,跨前一步,待脚尖点地,已之为轴,周身绕圈反转180度,身子蓦地背对人群,同时双手背后,托住自己两瓣肉臀。
男人们只瞧得口干舌燥,纷纷停下不动,待看女人下一步动作。
女人等了一会,深吸一口长气,好似做足心理准备,倏然间长发飘舞,身躯弯下,向后挺起丰满肉臀,双手左右掰开臀缝,只见女人的屁眼里,竟是埋着一只巨大的肛塞,“嘭”的一下,肛塞随女人屁股翘高至顶点后,猛然弹开,一道白浆瞬时喷涌而出……
我站在前排,白浆从头而下,浇至全身,鼻尖登敢一股咸、酸怪味。这时,蓝牙耳麦里传来呼叫:“队长,我们已经就位,可以行动了吗?”
我最后望一眼周围,光影攒动的舞池,纷闹的人群,还有台上,那痴狂表演的妈妈,我咬了咬牙,对着耳麦说道:“行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