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互换的母亲和儿女

“把手伸出来,”李慧愤怒的朝她面前的女孩怒吼,丰满的胸部不住的上下起伏,一根长长的塑料尺被右手紧紧的握住。
“妈,我错了,呜呜,别打我,”女孩哭泣着,“我一定好好的学习,再也不逃课了。”
可她的求饶和哭泣并没有打动李慧,见女儿不敢把手伸出来,李慧怒气更甚,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臂,右手的尺子也用力打下。
“哎呀,妈,啊,呜呜。”女孩哭泣着,躲闪着,而李慧早已气红了眼,尺子没头没脑的打下,早已不是打在女孩的手上,头、肩、身上都重重的挨了几下。
“妈,你就放过姐姐吧,”旁边的一个男孩苦苦的哀求着,同时去拉李慧的手。
李慧见儿子帮着女儿,更是大怒,停下了对女儿的惩罚,转过来对儿子头上连劈几下,打得他哇哇直叫才停下。“你也跑不掉,刘凯,你这个不长进没用的东西,看看你是读的什么书,真是气死我了。”
李慧打累了,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口中还不断的数落:“刘芳,刘凯,有时我怀疑你们两个真的是不是我生的,这么不听话,学习又这么差,天啊,要是你爸爸还在的话……。”
提到父亲,刘芳和刘凯都低下了头,不敢出声,而李慧仍在一个劲的责骂,直到手机的铃声响起。
“嗯,是我,哦,现在?嗯,好的。”
李慧挂掉电话,进入自己卧室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仍呆呆站着的姐弟两,吩咐道:“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们两在家好好反醒反醒,知道吗?”
“嗯,”姐弟两轻应了一声,李慧便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
过了不久,刘芳“哇”的一声又哭出来,刘凯连忙扶助她的肩安慰道:“姐姐,坐下休息一下吧。”
刘芳顺从的坐在沙发上,但仍掩面哀哀哭泣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妈妈,我就范了这么一点事,就这么做死的打我,呜呜,我活着有什么意思。”
刘凯拿着一张纸巾帮她擦去眼泪,说道:“姐姐别哭了,若是你寻死的话,那我可怎么办啊,”说着也流出泪来。
刘芳心中一惊,是啊,自己才16岁,而弟弟还只15岁,父亲于前年去逝了,妈妈李慧对姐弟两喜怒无常,若是自己死了的话,弟弟还不知道要受母亲什么样的虐待,想到这她一把紧紧抱住刘凯,又大声哭起来。
刘凯被姐姐紧紧的抱着,感觉有两团软肉压在自己胸前,姐姐身上一股独有的少女气息传入鼻中,下面的那根肉棍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这时刘芳也感觉到了弟弟的身体变化,脸上一红,忙伸手欲推开,哪知她这一推反而让正在迷迷糊糊感受姐姐柔美肉体的刘凯醒悟过来,他反而更用力的抱住了姐姐。
“放开我,弟弟,”刘芳挣扎着说:“姐姐快喘不过气了。”
而刘凯此时却已是两眼通红,喘着粗气,嘴就往姐姐脸上乱亲,刘芳又惊又急,“别这样,小凯,我是你姐姐啊。”
可刘凯已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猛的一下把姐姐压倒在沙发上,伸手就去解她的衣服,刘芳把腾出来的右手伸出,用力打了刘凯一巴撑,喝道:“小凯,住手,我是你姐姐。”
刘凯一愣,直直的望着姐姐,迟疑了一下,沮丧的说道:“姐姐,我,我好喜欢你,刚才妈妈那样打你,我的心都要碎了。”
刘芳见他说得动情,口气也软了下来,轻声道:“弟弟,我知道,你先从我身上下来好吗。”
“不,”刘凯道,“我要好好的爱姐姐,姐姐,你就答应我吧。”
刘芳看着弟弟渴望而又期待的眼神,回想起姐弟这两年相依为命的日子,心一下软了,便把双眼闭上,只轻轻的说了一声:“你可要温柔一点。”
刘凯见状,知道姐姐已是答应了,喜出望外,忙低下头在姐姐光洁秀丽的脸庞上亲吻,一边慢慢的脱下她的衣服。
“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刘凯看着已被他脱光的姐姐愣愣的说。
是啊,刘芳年青的胴体对男人有着无比的吸引力,雪白细腻的肌肤,一对不大不小却坚挺无比的乳房,少女三角地带上那细细的耻毛,都让刘凯双眼放光。
“嗯,”刘芳娇羞的扭动一下身体,“弟弟,你可要轻点,姐姐可,可还是处女啊。”
刘凯这才清醒过来,“好的,我一定会好好爱姐姐的,”说完自己挺直身体,把自己也脱了个精光。
刘芳眯着眼看着弟弟,见到他那根又长又粗的阴茎,心中又是慌张又是期待,不由惊呼道:“啊,好大啊。”
刘凯听见姐姐这么一说,知道她在偷看自己,笑道:“原来姐姐是假装闭着眼睛啊,姐姐你不要担心,我会很小心的。”说完他轻轻分开姐姐的双腿,对着那条紧闭的肉缝慢慢逼近。
刘芳早已紧张无比了,当弟弟那要火热的肉棒抵在自己穴口时,她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随着洞口被肉棒一点一点的扩大,疼痛感也一点点加重,她呼出声来,“疼,疼,弟弟,轻点。”
刘凯见姐姐疼的花容失色,也停下了进入,吻了吻她的脸,说道:“姐姐,忍一下就好了,我慢慢的进入啊。”
刘芳调整好状态,说道:“好了,弟弟,再来吧。”
刘凯再次进入,当触到一块薄薄的阻挡时,猛的一下用力插入,接着整个阴茎就顺利没入,二人的耻部就紧紧相连在一起。
“啊-!”刘芳一声惨叫,几滴泪珠从眼角划落,阴部的鲜血流了出来,她知道,自己的处女身份已永远的失去了。
此时的刘凯已完全被自己的欲海所淹没,只是本能的不断抽动,姐姐的叫喊声也充耳不闻,慢慢的,刘芳的声音也渐渐变小,变成了女人独有的呻吟。
“嗯,嗯,弟弟,好棒,姐姐成为女人了。”
“姐姐,好舒服,早知道这么舒服我们早点做就好了。”
“嗯嗯,是啊,姐姐早让小凯肏了就好了,嗯嗯。”
极度的刺激加上姐姐的呻吟使刘凯很快把持不住了,他连打几个冷颤,精液悉数泄出,然后软绵绵的趴在刘芳身上。
事后,姐弟两快速收拾好现场,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着母亲李慧回来,而李慧回家后也没看出姐弟两有何异常。
从此以后,刘芳姐弟二人经常偷偷摸摸的作爱,只要李慧一不在家,二人就会云雨大战一翻,直到某一天。
这日李慧前脚刚出门,刘凯就破不急待的抱着刘芳进入自己房间,二人很快脱光衣服在床上颠鸾倒凤,突然,外面响起了开门声。
二人大吃一惊,妈妈刚刚出去怎么就回了,还是刘凯反应快,连忙吩咐刘芳道:“姐姐,你起快躲到床下。”
刘芳一轱辘翻到床下,刘凯连内裤也来不及穿,直接把外衣外裤套在身上,再装作平常的模样走出房门。
此时李慧刚刚进屋换好了鞋子,刘凯问道:“妈,你怎么就回了?”
李慧回道:“刚才忘记拿个材料了,公司急着要,就回来拿了,”说完便匆匆进入自己房间。过了一会,她捧着一叠材料出来,见刘凯还站在客厅,有些奇怪的问道:“咦,你姐姐了?”
刘凯掩住内心的慌张,故作镇定的说:“哦,刚才她说要去买个什么东西,出去了。”
李慧脸色一沉,“我一转背她就溜出去,现在没空管她,等我回来后再和她理会。”说完开门离开了。
刘凯急忙站到窗口,直到确认妈妈完全走出了大楼,这才回到自己房间告诉刘芳,“姐姐,出来吧,她已经走了。”
刘芳赤裸着身体从床里下爬出,心有余悸道:“吓死我了,要是被她发现了,我们可能会被她打死去。”
刘凯搂着姐姐坐在床沿上,“是啊,幸好她只是回来拿个东西就走了,要是不走那可会露馅的,我们这样真不安全,迟早会被她发现的,这可怎么办啊?”
刘芳见刘凯垂着头,神情沮丧,想了一想,突然正色道:“我一个办法,可以彻底改变这一切。”
刘凯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刘芳凑在他耳边,说了如此如此,刘凯眼珠越瞪越大,直到姐姐说完才迟疑的说道:“这,这行吗?”
刘芳点点头,“只要你照我的去做,保管成功。”
“可这……?”
刘芳见刘凯还自犹豫不决,冷冷的道:“你忘了她是怎样对待我们的吗?你算不算男子汉!”
刘凯被她这么一激,一股热血上头,脱口而出:“好,我干。”
自这日起,姐弟二人就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二人在家争着干家务,经常同妈妈李慧聊天问侯,李慧也感觉到了他们的变化,以为是他们长大了,懂事了,内心也是高兴不已。
一日周末,三人在一起吃晚饭,刘芳倒了一杯饮料递给李慧道:“妈,我以前很不懂事,经常惹你生气,这杯饮料就算给你陪罪吧。”
“你知道,我不喝这些东西的。”
“妈,你就喝这一次吧,这也是我的心意,”一旁的刘凯也劝道。
李慧见姐弟二人很是诚恳,又加之这段时间他二人表现确实不错,便笑道:“好吧,我女儿、儿子确实长大了,以后要继续努力啊。”说完,接过一饮而尽。
“你们以后还要……,”正说到这里,李慧突然感觉自己怎么样也说不出话来,只模模糊糊的看着女儿和儿子在冲着她笑。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慧隐隐的听到有男女的喘息声,“我这是怎么了?我是在作梦吗?难道是丈夫死了这么久,想男人了?”她艰难的睁开眼,却见到一男一女正在行男女之事,刚才的喘息声就是从他们口中传出。
男孩趴在女孩背上,用力的在背后抽动,女孩脸面春色,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一对饱满的乳房前后不停的晃动。
“你们,”李慧看清了眼前的二人是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后,震惊的话都哽咽了,好半天才说出下面的内容来,“天啦,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两个畜生!”说着便站起欲把二人扯开,可这一动才发觉自己根本动不了,原来发觉自己上半身被结结实实的绑在单人沙发上。
“哎哟,妈妈醒了啊,”刘凯笑道,他动作不停,反而更加加大了撞击。
“啊,是啊,”刘芳喘息着,“妈,怎么样,我和弟弟肏穴的姿式好看吧,啊,弟弟,好棒,你肏得姐姐的小穴爽死了。”
李慧无法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你们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吗?你们可是亲姐弟啊。”
“是啊,是亲姐弟才干这事啊,”刘芳淫笑道,“姐弟插穴最爽了。”
“我,我怎么生了你们这对孽子,”李慧悲鸣道,“我没有这样的儿女,你们,你们。”
“看,妈妈不想认我们做儿女了呢,”刘芳扭头对身后的刘凯笑道。
刘凯笑道:“好啊,那我们就也不认她这个母亲吧。”
“好,那弟弟你说应该怎么办?”
“我就把她当作普通女人来对待吧。”
姐弟二人停止了交欢,都赤裸裸的站在李慧身边,刘凯粗大的阳具在李慧面前跃动,上面还闪着晶莹的光泽,那是刘芳的淫液。
“啊,”李慧惊叫着闭上眼睛,全身因恐惧而不停的抖动。
刘芳边笑边把李慧的上衣扯开,“哇,想不到妈妈的奶子好大啊。”
李慧吓得大叫道:“小芳,你干什么!”
刘芳却不顾母亲的叫唤,又用力两下把她的上衣和胸罩全部解开,手托着她丰满的乳房震动了两下,“嗯,想不到妈妈的奶子一点也没下垂啊,弟弟,你可有福了。”
李慧听到这话,惊恐的说道:“什么,你们还想做什么?”
刘凯也满脸淫笑的凑近,用手在母亲光洁秀丽的脸上抚摸着,“嘿嘿,妈妈这么聪明的人,还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吗?”
李慧感到毛骨悚然,内心已知道了答案,但仍不愿相信,挣扎着说道:“快放开我,你们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吗?这,这个是犯罪。”
“哦,是吗?”刘凯手指滑到母亲的乳房上,调笑道。
在一旁的刘芳可奈不住了,开口道:“弟弟,还罗嗦什么,快上,肏了这个贱货。”
李慧不敢相信的望着刘芳,“小芳,你,你怎么会是这样?”
刘芳不再理会母亲,抓着她的两腿往上一抬,李慧下身被高高举起,裙子被翻在小腹上,被黑丝袜紧紧裹住的阴部和臀部展示在刘凯面前。
李慧虽然已经37岁了,但因为平常保养得当,相貌和身材都是一流,特别是一双美腿,笔直修长,匀称得当,屁股大得恰到好处,而且向上挺翘,形成一个完美的半球形,她又特别喜欢穿丝袜,更加使得有诱惑力。
被丝袜箍得紧紧的三角地带隐隐可看到白色的三角内裤,平展的小腹和深深的腹股沟显得十分完美,双腿间的阴阜微微隆起,正中间有一条小缝微微凹陷。
“真,真是太漂亮了,”刘凯看得目瞪口呆,都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
“不,不要这样,”李慧哀嚎着,她拼命挣扎,但因上身被紧紧的捆住,而双腿又被女儿死死的抓住,所以只是徒劳的扭动。
“还愣着干什么,”刘芳呵道,“我手都抓疼了,快点啊。”
刘凯猛的醒悟过来,右手用力抓到母亲的裆部,在丝袜上贪婪的抚摸。
李慧觉得羞耻异常,自己最隐密的部位居然被亲身儿子放肆的玩弄,而一股异样的刺激也传入脑中,使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口中仍无劳的哀述,“不要,放开我。”
而这一切被刘芳看在眼里,她冷笑道:“弟弟你不错哦,妈妈被你摸得发情了。”
“不,不,我没有,放开我。”
刘凯在母亲最神秘的部分不断揉捏,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虽然隔着丝袜,但母亲那极富弹性的肉体还是带给他无边的快感。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待我,”李慧哭喊着。
“为什么,”刘芳冷笑道,“妈妈,你这都不知道吗,你不想想你平时是怎样对我们的吗?这就是我与弟弟对你的惩罚。”
“小凯,小凯,”李慧面向刘凯哀求道,“你放过妈妈吧,妈妈保证不会再那样对你了,好吧,好孩子,听话,在放下大错前赶快住手吧。”
刘芳怕母亲的话打动了弟弟,急忙道:“小凯,别听她胡说,你若是中途放弃的话,会是什么后果,你可要想清楚,”接着她又换了个口气道:“你看你的鸡巴,这么大了,妈妈可是个难得的尤物,保管会让你爽到天的,可别错过了啊。”
刘凯本来就已是欲火焚烧,又听姐姐这么一说,更是下定了决心,抓住妈妈黑色丝袜的裤头,用力往下一拉,露出她光亮的肉体和纯白的小内裤。
“不,不要,”李慧大呼叫,“放开我,救命啊,谁来救我。”
“妈妈,你别装模作样了,”刘芳笑道,“你看你,内裤这里都湿了,明显是发情了,还装什么烈女,好好接受自己儿子的阳具吧,哈哈。”
“不,千万不要,小凯,求求你,放过妈妈吧,”李慧还在试图唤醒刘凯。
“当初你打我们时怎么没想过放过我们,”刘凯冷冷的回答也彻底打掉了李慧的幻想。
当自己内裤被儿子彻底拉下后,李慧绝望了,只有不住的流泪而说不出任何话来。
刘凯也毫不留情的把粗大的鸡巴插入母亲的蜜穴,并迅速做起活塞运动。
“啊,终于插进来了,好舒服,妈,你刚才还说不想要,那里面这么多水是怎么来的,哈哈。”
李慧只能沉闷的呜咽着回应,而她的身体也在慢慢的起着变化,作为一个有两年没碰过男人的少妇,儿子粗大的鸡巴和凶狠的抽动使她的小穴里淫水横流。
刘芳冷笑道:“真是个骚妈妈,才被儿子插了几下就流了这么多水。”
“是啊,”刘凯也说道,“原来妈妈是个闷骚,平时对我和姐姐这么凶,是不是因为欲望没地方发泄造成的啊。”
“不,不是的,”李慧呜咽着,“我,我没有,”但她的身体却出卖了她,淫水象小溪一般涓涓流出,阴道口更是饥渴的一张一合的吞食着肉棒。
刘凯见母亲被自己肏得目光迷离,神情恍惚,自豪感由然而生,他一手抓住母亲的那对豪乳,一边淫笑道:“妈,看你的样子蛮享受的,儿子肏得你很爽吧,若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别闷在心里,这样对身体会不好的。”
“呜呜,不,我没有……。”
因为刘凯与姐姐性交过无数次了,性能力也大为提高,连插了二十多分钟还没泄出来,而母亲李慧可就不同了,她有近两年没有性生活,这次被儿子连续的猛插,身体其实已经崩溃了,但因为守着母亲的自尊,强忍着自己没有叫出来。
刘凯见妈妈的神情,知道她是在压制自己的情欲,他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主意,紧接着重重的加大了几下动作,撞在李慧的耻骨上发出“啪啪”的巨响,然后大声喘息着叫道:“啊,好爽,我要泄了。”
李慧一听此言,顿里慌了,哀求道:“别,别射到里面。”
刘凯笑道:“妈妈,真的不想要我射在里面吗?”
李慧哭泣道:“是的,求求你,小凯,千万别射进去啊。”
“那也好,只要妈妈你叫出声来,我就不射进去。”
刘芳也在一旁笑道:“是啊,妈妈你何必委屈自己了?明明达到高潮了,就叫出来吧。”
“不,不,我不能……。”
“那好,那我要射了啊。”
“啊,不,”李慧终于崩溃了,大叫道,“别,别,我叫,我叫,啊,好爽,好爽,啊——。”
“什么好爽,说清楚点。”
“阴,阴道好爽。”
“什么阴道好爽,说得文绉绉的,说下流点。”
“啊,小,小穴好爽。”
“说,是被谁肏得好爽。”
“嗯,嗯,是,是被儿子肏得好爽,妈妈的小穴被儿子的大鸡巴肏得好爽,啊——,不行了,要高潮了,啊——。”李慧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淫水象开闸的洪水奔流直下,她全身不住的颤动,头也无力的倒在一边,内心更是羞愧无比,自己居然被亲生儿子强奸后达到了高潮,而且整个模样被儿子和女儿看得清清楚楚,她知道,自己在儿女面前再也没有母亲的威严了。
刘凯被母亲的小穴夹得紧紧的,强烈无比的刺激直冲脑门,他再也忍不住了,鸡巴用力往母亲的子宫里顶,在做射精前的最后冲刺。
李慧感到了儿子要射精的举动,心中大惊,狂乱的叫道:“别,你说了不射进去的,啊,别。”
可刘凯没有理会母亲悲惨的呼喊,反而死死的搂住他的胸,鸡巴拼命的顶入,终于,浓浓的精液喷涌而出,悉数灌入母亲的子宫。
“不——,”李慧悲怆的呼喊,不住的摇头,长长的秀发散乱的飘舞,泪水流湿了整个脸庞。
刘芳姐弟冷冷的看着母亲,直到李慧慢慢的平静下来,才一起把绑着她的绳子解下来,然后一人抬手一人抬脚把毫无力气反抗的母亲抬到了卧室的床上。
“你们滚开,我不想再看到你们,”李慧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吼道。
刘凯嘿嘿冷笑两声,说道:“妈妈,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啊,还早着了。”
“怎么,你们还想怎样?”李慧惊恐的看着姐弟二人,身子不由缩成一团。
刘芳冷笑几场,拿出一张纸递给她,“照着上面的内容读出来,我们就放过你。”
李慧疑惑的接过纸,仔细一看,手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
这张纸上是这样写的:“我李慧,今年37岁,是一位表面高贵端庄的白领,其实内心淫荡无比,两年前自老公去逝后,一直处于性饥渴状态,终于于某年某月某日按奈不住寂陌,主动勾引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刘凯,并且甘心臣服于儿子的大鸡巴之下,为了永远能得到儿子的大鸡巴,自愿放弃母亲的身份,成为儿子刘凯和女儿刘芳的性奴隶,家中所有一切财产全部移交二位主人保管,永不背叛主人!”
“不,我不会读的,”李慧而斯底里把纸撕碎,扔得满屋都是,而刘芳冷冷的道:“你不同意也没关系,到时你自然会答应的。”
“妈妈,你真的是太漂亮了,看,我的鸡巴又大起来了,”刘凯淫笑着又扑上来。
李慧刚才被儿子奸淫时衣服并没有完全脱光,此时也是保持着上衣敞开,丰满的乳房半掩半开着,短裙还穿在身上,但丝袜和内裤早不见的踪影,时不时露出雪白的大腿和翘立的臀部,说不出的淫乱诱惑。
“不,不要再过来,刚才弄了这么久,还不够吗?”李慧试图阻挡儿子的侵犯,但早已精疲力竭的她只是徒劳的做了几下样子就被刘凯把衣裙剥个精光。
“哈哈,妈妈,你的身材真棒,我总也插不够,”刘凯边肏着小穴边羞辱着母亲。
李慧放弃了所有的抵抗,闭上眼睛任由儿子的侵犯。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刘凯在她身上发泄了十多次,而李慧自己也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其中儿子休息时候还被女儿刘芳玩弄了数次,李慧脑中已是一片空白。
再被刘凯又一次深深的插入之后,李慧大口喘着气,无神的望着窗外,这时刘芳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妈,你知道你被小凯射了多少次吗?”
李慧眼神空洞,没有一丝反应,刘芳继续道:“你已经被内射了12次了,时间也过了36个小时了,真不得说你生了个好儿子啊,哦,对了,我不知道射了这么多后,妈妈你会不会怀孕哦,到时被自己儿子肏得怀孕了,要是被外人知道的话……。”
“啊,”李慧猛的惊醒过来,“不,我不能怀孕,快,快给我避孕药。”
“嘿嘿,你也知道后果了啊,想要避孕药也可以,把奴隶宣言经我说了,我就给你。”
“不,不行,我不能说。”
“那好啊,等会让小凯再内射你一次,我记得紧急避孕药的效果只有48小时哦,到时你想后悔也没用了,就等着怀上儿子的孩子吧。”
李慧惊恐的望着刘芳,“不,我千万不能怀上自己儿子的孩子,求求你,女儿,你放过我吧。”
“那你就说啊,”刘芳继续残忍的说道,“妈妈你也别骗自己了,你这一天里有过多少次高潮我可是看在眼里,你其实是这么的淫荡,只是以前没发现自己而已,其实你成为我和小凯的性奴隶,才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这……。”
“别犹豫了,妈妈,成为我们的性奴隶,大胆的说出来吧,时间不多了。”
终于,李慧崩溃了,屈服了,“我,我说,我说。”
刘芳露出胜利的微笑,“先别着急,我们要举行一个仪式。”
半个小时后,客厅正中。
刘芳与刘凯二姐弟穿带整齐,端端正正的并排坐在沙发了,一架摄像机架在一侧,镜头正对着面对着的母亲李慧。
李慧此时穿着一件连体黑色丝袜,而丝袜里面既没有带胸罩又没有内裤,被丝袜裹紧的肉体显得更是娇媚动人,她面色潮红,长长的秀发扎了个马尾搭在脑后,显得既成熟又高贵。
李慧神色不安的看着姐弟二人,见他们一脸严肃内心更是惶恐,特别是自己现在这身打扮,可是自长成人来从没有过的装扮,而这件丝袜好象又小了一个型号,把全身勒得紧紧的,特别是自己的三角地带,黑丝几乎要勒进那条肉缝里了。
“好了,开始吧,妈妈,”刘芳吩咐道。
李慧知道逃不脱了,只得低下头,低声说道:“我叫李慧,天……。”
“听不清,大声点,”刘凯喝道,“跪下,抬起头,大声宣读!”
李慧一呆,“扑通”一声跪下,挺起高耸的胸部,昂起头自暴自弃的大声说道:“我李慧,今年37岁,是一位表面高贵端庄的白领,其实内心淫荡无比,两年来自老公去逝后,一直处于性饥渴状态,终于于某年某月某日按奈不住寂陌,主动勾引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刘凯,并且甘心臣服于儿子的大鸡巴之下,为了永远能得到儿子的大鸡巴,自愿放弃母亲的身份,成为儿子刘凯和女儿刘芳的性奴隶,家中所有一切财产全部移交二位主人保管,永不背叛主人。”
李慧快速说完这句话居然流畅无比,没有一丝停顿,连她自己都感到诧异。
刘芳笑着对刘凯道:“弟弟,你看,从前我们高高在上的妈妈自愿成为我们的性奴隶耶,那我们收不收她啊。”
刘凯也笑道:“这么骚的妈妈,这么下贱的女人,我还要考虑考虑一下。”
刘芳又面向李慧道:“你看,你儿子还有点不想收你了,你应该怎么办。”
李慧知道这是姐弟两在折磨她,为了结束这种难熬的折磨,她迷乱的哭泣道:“是妈妈错了,我以前不该那样对你们,请你们答应我吧。”
“答应什么啊,既然愿意做奴隶了,说话还没一点规矩,”刘凯继续残忍的说道。
李慧完全崩溃了,上身趴在地上,浑圆的屁股翘得老高,悲鸣道:“主人,两位主人,慧奴知错了,还请两位主人可怜可怜我,让我做你们的性奴隶吧,慧奴永远不背叛主人,求求你们了,主人。”
刘凯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那主人我就收下你这个奴隶,以后我和姐姐的话你要无条件的听从,知道了吗?”
李慧跪着磕头道:“慧奴知道了,”接着她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刘芳说道,“芳主人,那个,可以给我了吗?”
刘芳知道她是在问避孕药的事,当下从怀中拿出两片药说道:“在这里,不过了,现在还不能给你,要看你成为我们的性奴之后的第一次表现怎样。”
“我,我会表现好的,”李慧慌忙点头,跪着爬到二人身前,捧着刘芳的脚,对着脚脂一根根吮吸起来。
刘凯见曾经高高在上的母亲如今跪趴在自己面前,穿着淫秽性感的黑丝袜,努力的讨好着自己和姐姐,心中又是得意又是感叹,看来只要是女人,都可以找到征服她的办法。
正想着,李慧已脱下了刘凯的裤子,把他那还不太坚硬的鸡巴含进了口中,丰润的屁股也一扭一扭的,一脸媚态的望着儿子。
“真是个骚货,”刘凯摸着被丝袜裹紧的奶子笑着说。
正这时,刘芳也把自身衣服脱光了,她把一粒药放在自己的大阴唇上,对李慧道:“慧奴,你不是想要这个吗,快过来用口舔进去。”
李慧一见正是自己急需的东西,连忙松开儿子的大鸡巴,朝女儿的阴部舔去,贪婪把混合着淫水的药片吃进肚中。
这时只听“嗞”的一声,李慧屁股上的黑丝袜被撕开一个口子,刘凯挺着自己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再次插入母亲的蜜穴。
此时在客厅正中出现了一幅异常淫乱的画面,成熟美丽高贵的少妇母亲穿着诱人的紧身连体黑丝袜,象一只发情的母狗一样跪在女儿和儿子中间,前面用舌头舔着女儿湿漉漉的阴户,后面则翘起完美的屁股一次次被儿子插入。
在这一天,李慧完全堕落了,无论从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成为了女儿和儿子的性奴隶。
时间很快,半年过去了,刘凯已初中毕业了,升入了高中,而刘芳也读高二了,而李慧在外人看来还是两姐弟的母亲,可一回到家中则散失了一切自由,经常被脱光衣服让儿女肆意玩弄自己成熟的身体。
而刘芳更是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李慧辞了工作并卖了房子,母子三人来到另一个城市重新生活,她用李慧多年省下的钱开了一间服装店,自己用李慧的身份经营,而李慧则天天在家接受儿子的调教。
这日,刘芳对李慧说道:“你现在又不要出去上班,天天在家也没个事做,我就安排件事给你做吧。”
李慧已被儿女调教得很是听话了,忙回道:“芳主人说的是,慧奴一定照做。”
“那好,过两天就要开学了,小凯才上高一肯定还是要读书的,而我吗,是没空上学了,就由你用我的身份去上学吧。”
“啊,”李慧惊道:“可,可我有好多年没读过书了,而且我这个年纪了去学校,别人看出来了怎么办?”
刘芳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没人认得出的,你只要穿得年青一点,凭你的保养,别人保证看不出你的真实年纪的,我的好妈妈。”
李慧无法,只得低着头答应了。
过了两天,李慧穿上学生装,头发也疏成少女的两个短辫,真的象一个只十七八岁的少女。
刘凯在一旁“啧啧”称赞道:“妈妈你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别说外人认不出你是我妈,就说你是我妹妹,别人也会相信。”
李慧红着脸道:“哪有这样。”
话还未说完,刘凯一把掀开她的学生裙,鸡巴从背后插入母亲的蜜穴。
李慧不敢反抗,把屁股挺得绷直好方便儿子的插入,口里发出诱人的呻吟,“嗯……嗯……,好儿子,好主人,上学了还要玩慧奴,啊,主人的鸡巴好大,插得慧奴要死了,啊……啊……!”
刘芳在一旁看着笑道:“弟弟你也真是的,这个时候也不放过我们的奴隶妈妈。”
“谁叫她长得这么骚啊,”刘凯喘着粗气,“哦,对了,她现是用姐姐你的身份去学校,怎么还能当我们的妈妈了?”
“是啊,”刘芳也歪着头想了想,笑道:“现在的李慧其实是刘芳,而现在的刘芳其实是李慧,那么她们之间的称呼也要唤过来吧。”
刘凯拍着李慧雪白的屁股,大声道:“快,快叫姐姐的妈妈。”
李慧从脸一直到脖子处都变得通红,虽然做了姐弟两的性奴这么久了,但如此的颠倒身份关系还是让她羞耻无比,硬是开不了口。
刘芳也笑道:“是啊,快叫我妈妈。”
李慧过了好半天才扭捏的叫了一声“妈,”然后低下头不敢看刘芳。
刘芳拍了拍李慧的脸,笑着应了一声,继续说道:“声间还太小了,叫大声点,乖女儿。”
李慧忍受不住刘芳的戏弄和刘凯的大力抽插,终于狂乱的大叫起来,“啊……,妈,妈妈,我是你的好女儿,啊……。”
刘凯边插边说道:“咦,这样我不吃亏了啊,你叫姐姐的妈妈,那你应该叫我什么。”
此时的李慧完全沉浸于性欲之中,身体摇摆着乱叫道:“啊……你,你是我爸爸,啊……爸,你插女儿插得好爽,啊……爸爸,你的鸡巴好大,女儿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啊……不行了,不行了!”
在淫词秽语和刘凯的大力抽插下,李慧达到了高潮的顶峰,而刘凯也忍受不住,滚烫的精液全部向往母亲的阴道。
从此,李慧以刘芳的名义在学校的读书,而全校师生没一个怀疑她的身份,因为是在同一所学校,却方便了刘凯一人,他不但在家玩弄李慧,还可以在学校时找个机会,然后在偏僻之处也要狠狠的插她一翻。
而李慧毕竟多年没上过学了,本来就学得吃力,而在学校还三不三要受到儿子的侵犯,学习更是跟不上,期末考试时成绩也是惨不忍睹。
当刘芳看了李慧交上来的成绩单时,脸色铁青,手拿着一根长长的塑料尺劈头向李慧打去,呵道:“你是读的什么书,这样的成绩也好交上来给我看。”
李慧忍受着责打却不敢躲挡,哭着求饶道:“对不起,妈妈,我好久没上过学了,所以……。”
“你还敢顶嘴,”刘芳更怒,又是重重的几下打在李慧身上,打得她一阵惨呼。
紧接着刘凯又把李慧的衣服剥得个精光,喝斥道:“你现在也知道这个感受了吧,你当初责罚我们时可有这样想过没有。”
李慧哭着认错道:“是我错了,女儿错了,求爸爸妈妈原谅我,以前我做妈妈时是个不合格的妈妈,所以我甘愿转换身份,做了你们的女儿,求妈妈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女儿吧。”
“好,”刘芳哈哈大笑,“过来好好向我和你爸认错。”
“是,”李慧跪在地上,四肢一齐向前爬,象一只下贱的母狗,爬到了女儿和儿子脚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