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医生玩弄母女

“你看我的吧!”小航脱光背心,裤子,内裤。阴茎胀得又热又硬,像一支18cm长的铁棒,突出在两条大腿中间。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身高178cm,体重110斤,面容清秀,身材单薄消瘦的小航鸡巴可真长。

小航伸出食指按在妈妈的阴唇上,来回慢慢地摩擦着。

“啊……啊……啊……”她浑身颤抖着,紧蹦着的身体又一次软下来,屈服在小航的爱抚下。

宋佳象一尊雕塑站立在儿子面前。双眼迷蒙,衬衫两旁分开,胸罩肩带仍吊挂在手臂,乳罩杯跌落在乳房两侧;短裙扯至腰际,蕾丝内裤滑褪到脚边,两条大腿雪白诱人套着纯白的长丝袜,黑色的女式高跟皮凉鞋。大腿根间一丛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阴唇细嫩外翻,圣洁肉缝是淫湿紧密。真是没有一点暇疵!

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

(我看了这幅淫秽的场面,迷人美少妇衣裳半裸,站着待儿子奸淫的画面,鸡巴早以不争气的硬得发痛,把裤裆撑得高高的。)

宋佳的身体已经非常敏感地在起作用了。乳头已经坚挺地硬起来,阴户的水也一阵一阵溢出。喘着气呼求着:“”啊……不要用手弄了,快进来……“”

宋佳用手引导小航大鸡巴到她的阴道口处,他的下腹部顶了上去,龟头在她的阴道口处乱撞,但还不能找到她的正确的门道。

(笨蛋!!我相信我不会出现这样摸不到阴道口的情况。)

她的淫穴没有接到大阴茎,也用她的淫穴乱顶上来。她的淫肉同他的龟头相撞其实也是乐趣无穷的哟!那时的忙乱,真是好笑极了。但是她毕竟是有经验的少妇。她马上就将阴茎带到了她的阴道的正大门口处,她用双手将自已的小阴唇

当小航的龟头触碰到又湿又暖的阴道口时,忍不住了!大喊一声:“我操你!”

腰腹部朝上一挺,对准小洞用劲插了进去。

“唔……”宋佳轻哼一声。微红着脸,侧向一边,缓缓吐了口气,略带羞怯的微闭着美丽的双眼。

哇!真是湿滑紧密。

宋佳线岁,且有两子女。湿热阴道虽不似少女紧迫,但仍旧紧紧密缚着小航阴茎,毫无缝隙。

小航顾不了这么多了,用手扶着母亲的臀部,让他的鸡巴以向上45度角插入阴道,他开始使劲的抽插着,用力地将阳具往她的小穴里顶去,阴茎全根尽没,顶到嫩穴深处,探出阴道深浅之后,开始不留情的抽插起来。

“嗯……嗯…喔…喔…”从她樱樱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

宋佳边用那双明如秋水的眼睛不安的在左右扫看着,边用屁股迎合着儿子越来越快的动作。她轻便的高抬起一条腿,把脚搁置到水池旁的那根粗水管道上,(离地面有一米五高,真是高难度动作啊。)

妈妈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小臂,圆滚的臀部也随着他的动作,配合的一挺一挺的,皱着眉头,咬着自己的嘴唇,拼命的忍着不发出声音来。脸色涨的通红,长长的美发散在颤颤的雪白丰乳上。

“妈,我们同学都说你长得酷似香港影星——赵雅芝。其实你比她美丽淫荡的多了。不少男生把你当做手淫的对象,……我给过他们你的内裤,袜子……”

小航热血沸腾地边奸淫着自己的母亲。边故意用下流的话言羞辱她的自尊心。

“啊?……小航,你个坏小子……”宋佳急不可待的拧儿子的脸蛋。

他马上插得又快又深,弄得她还是忍不住先哼哼起来,顾不上打他了。“唔┅┅噢┅┅唉哟┅┅哟┅┅唔唔……你个坏小子……啊……”。

她一只脚站得有些软了,不由自主地趴在儿子的肩膀上,因为这新鲜的姿势和禁忌的快感,使小航的阳具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直冲开她的那两片阴唇,象打桩一样真抵花心,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啊……啊……啊啊…儿子…啊…………啊……好……好硬梆……好……”

宋佳搂着小航的脖子,用她那又大又软丰满的乳房摩擦他的胸膛,又用她那性感湿润的双唇盖住小航的嘴。两人热烈的接吻。她不住地哼哼着,听起来像是

宋佳的淫水越来越多,小航的阳具上也全沾满了!他喷着热热的鼻息,拚命的忍着,让自己能多享受一下这禁忌的快感,抓着她那两团肥大的臀肉,咬着牙又猛干了八十几下。

“啊……啊……啊啊…儿子…啊…………啊……”

“啪!”小航先打右臀,“啪!”再打左臀。美丽的雪白屁股现出一个一个交错的五指形红印!

“妈,你看我行不行吗?啊?……说!行不行吗?”儿子邪恶的笑着。

“哎……还要问那么多吗?你好厉害哦。你死去的爸爸也不如你厉害哦。”

宋佳红着脸承认,她从来不曾被干到失神的地步。

“底下水流那么多,好难为情哦。”宋佳感到自己的屁股都湿答答的。

这时的他们已经把常伦的道德丢到了九天云外了,她急切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快乐,妈妈身体迎合着儿子的每一次的抽插,儿子的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双腿之间那片湿滑的土地。

“啊……我已经受不了啦。好儿子咱们换个姿势,我一条腿站困了。”

(我心想:小子,好好干妈妈,好好享受这个美少妇!不要枉费了我的一番

小航坐到凳子上,让妈妈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宋佳扶正阴茎,顶着她的阴唇,然后缓缓坐了下来。双手缠绕在他的后脑勺,并让两个白晰的大奶紧贴着小航的脸部摩擦着,小航双手也紧紧抓住她的细腰,将妈妈的身体直上直下运动,好让阴道能垂直抽、插着他的阴茎。

“……啊……啊……这……这样好……很好……啊啊……啊……………啊啊

妈妈扭动全身,享受坐着干的乐趣,不时的发出淫叫声,声声悦耳。

小航更加兴奋。妈妈的肉体被碰击得一耸一耸的,带动到胸前一双白晰的大奶子也跟着有时上下乱抛,小航伸手上捧着两个乳房不住搓弄,在乳头上又捏又擦,直把搞得妈妈酥痒万分,两粒乳头变得又大又红,勃起发硬。

妈妈频频挺动着她的雪臀向前迎合着他,想要让更深的插入。穴内的肉壁紧夹着的大鸡巴,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渐渐的,小航觉得阴茎被她的阴唇和肉壁越夹越紧,阴道抽搐着,阴茎像被一个小嘴儿用力吸允着,二人结合处不断流下热热的黏稠的爱液,直滴至他的大腿处。显然她有了次高潮。

“妈妈,你是来了高潮吗?!好舒畅呀!喜欢和我性交了吧?明天我还干你。”

小航得意洋洋的说。

“…小航…哼……好……不要……折磨…妈妈…我喜欢和你……哼……哎…

…“她的叫声也越来越迷人。

她迷人的浪叫越发刺激着小航,他疯狂的挺动着下身,把身上的妈妈颠了起的龟头一直到睾丸慢慢的被她湿热的阴唇紧含住。

她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哦…好舒服………。”

两人互相干的浑然忘我。

“啊……小航……啊……”妈妈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雪白的背部,面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不断摇头地叫。背部也因为流汗的关系闪着细细的光点。

又战斗了10分钟,小航他边抚摸着妈妈的两条穿着那双的细花纹白色长筒丝袜的大腿,边用扶着妈妈圆翘的屁股,开始做长程的炮击,整根肉棒完全拔出来后又再整根插进去,闪着汗光、削瘦而结实的儿子,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咬着嘴唇,几乎一秒就要撞击母亲的臀肉一次!

久旷寂寞的良家妇女宋佳哪堪如此刺激折腾。只撞得妈妈好像母狗发情一样乱叫。越是端庄娴淑,在春潮滥时的销魂媚态最是令人怦然心动。

烧红脸蛋依埋在儿子的胸口,张口喘气,香舌微露。下体阵阵颤抖,穴壁抽搐,全身滚烫,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娇软无力。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

“喔哦,喔哦,喔哦,喔哦,喔哦,喔哦,……”

小航用手扶着母亲的臀部,一边抚摸,一边帮助母亲加快动作。妈妈的浪穴紧紧的将儿子的大鸡巴夹住,每次结合都紧紧地碰撞在一起。妈妈尖叫着,屁股疯狂地摆动,小航不得不紧紧捉住她的屁股,以免肉棒从肉洞中滑出。

小航的冲击越来越猛烈,将肉棒插进妈妈身体的最深处。她两只雪白的双峰剧烈地上下乱抛起来。他那曾经满足过妈妈的肉棒如今更加勇猛,在她紧凑、多汁的肉洞里进出自如,将她插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噢,啊……噢,我的天……插死妈妈了…儿子………”她的脸象喝醉酒似的涨红了,表情十分亢奋。

“啊——,啊——,啊——,啊——,……”她的高潮又来了,妈妈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阴道抽搐着。她抓住了儿子的双肩,指甲都插到他的肉里去了,她象失神一般地叫了起来,她的小穴也一下紧紧地吸住了龟头,儿子只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冲到了龟头上。

这一下的刺激使母亲魂飞魄散,仿佛游身宇宙,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只有感到阴精源源不断得汹涌而出。

“啊……儿子……对不起……啊……我忍受不住了……啊……不行了……我又泄了………啊……”

宋佳绯红的美貌微张着嘴,半闭着眼娇喘着,圆滚的臀部也一挺一挺的,嘴里不停的浪叫。

渐渐地,小航感到睾丸一阵发紧,全身发颤,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知道他要达到高潮了,小航轻声呼喊着:“妈妈,我要来了。”急促的喘息着。

母亲温柔地注视着儿子如痴如醉涨红的脸庞,一边用手轻拭他如黄豆大小般的汗珠。

“嗯!今天你可以射进来!”她轻声咬着儿子的耳朵说着。

“妈妈,不怕有事嘛?……”儿子急促的喘息着。

(千万不要射在外面,射在妈妈的屄里,让她怀孕,让她为你生一个乱伦的种子。)我想。

“傻孩子,妈妈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是你的!”

小航情不自禁地惊叫了起来:“妈妈!不行啊!你……”。

滚烫的精液象洪水一样地喷了出去,直射入妈妈的子宫中,而且连续喷涌了好多下才告停止。妈妈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悄然涌出,显然她也再次达到了高潮,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前挺着。

“唔……啊…好…”妈淫荡的扭动,语无伦次。然后像死去那样瘫倒在儿子的肩膀上。

过了好一会,妈妈圆滚的臀部一抬,儿子的肉棒“噗”地一声从她的阴道滑出。妈妈离开了他的身体站了起来,一只手放她的大腿上,感觉到儿子的精液顺着大腿在她的手掌流了下来。

母亲眉目间荡漾着难以遏制的春情,对儿子露齿一笑:“噢,小航,这真是一次刺激的做爱啊!你还记得两个月前,在柳林河的树丛里你弄我吗?就是那次我被你搞得怀孕了。”

小航达到了一次极度的性高潮后。仿佛置身于只有他和妈妈的小伊甸园里,身边漂着玫瑰色的云。

“柳林河的树丛。不!……不要!!……”他的脑海出显了一幅幅电影的片段——那不是两个月前,而是两年前。(一)老家柳林河的树丛,身披重孝的妈妈领着小航,遇见三个流氓。

(二)“求求你们了!别打他!你们快打死他了。求求你们了!”妈妈哭喊着为他求情,然后妈妈被三个流氓强行拖进密林里。

(三)满脸是血的他,艰难的往前爬行了好远,他听到了妈妈的挣扎哭喊声,三个流氓的淫秽说笑声。

(四)全身白孝服的妈妈被两个人摁在草地上,一个流氓扒下她的裤子,正爬在她身上用力的奸污她。他痛苦地看见妈妈雪白的大腿在挣扎,两只标致的美脚在狂乱的蹬地。

(五)当第二个流氓骑在妈妈雪白的臀部上猛干她的时侯,传出妈妈沉闷的淫叫声。(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