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的惊喜

《弟弟的惊喜》?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从小我就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作哥哥的新娘,我一天一天长大,哥哥也越来越吸引我。我喜欢他小麦色的肌肤,高大的强壮的身体,以及那浓厚的男人味。
可惜我已不是小孩,我已知到我再喜欢他,哥哥也是爱不得的,既使他不是我哥我们也不可能,因为我——我是他的弟弟。
我只能暗暗的喜欢他,再过几天是他的生日,我为他准备了一个惊喜!
大红色的蝴蝶结,很俗但我喜欢,这可是我第一份薪金买给哥哥的。看着它我心里甜甜的。
“小三,小三”楼下传来叫喊,我将头升出窗户,就见哥哥的死党在楼下又叫有跳。
“干嘛呢?”我讨厌哥哥身边这些人,他们分散哥哥的时间,他们也不喜欢我,会叫我让我奇怪。
“快下来,你哥出事了!”
我大惊冲下楼,来不及问就被推上车。
“我哥怎么样?”我又急又惊,问霍军。
“你哥他,他——”
“他——你——”我指桌霍军瞪大眼。
“傻瓜!”
霍军的脸,是我昏迷前的最后画面。
头很重,眼前虽然有些物体在移动,我却总看不清.
小三,你醒了?霍军对上我的眼,笑得很邪,我试着动了一下,不出予料,手脚都被捆绑着.
放开我.
好!霍军的回答让我一楞,你真放?
当然了,只要你答应----做我们的奴隶,我就放了你.
王八蛋,你做梦!知道他不是好人,我还信他,真是太苯了.等等---他好象说我们那,不是你一个!
当然了,我们可是对你爱慕以久了
瞪大了眼,看着靠近的人,又是哥哥的死党!我知道今天是无法逃离了.
我哥知到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不甘心的垂死挣扎,明知他们不可能放过我.
谢谢你提醒,我们回让你完全顺从,乖乖做只好宠物
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但没想到他们如此可怕。我被剥光衣服按趴在一张桌子上,肩碰到了桌子,臀部却翘的高高的令人羞耻的模样。
“小三,你还是个处吧,今天哥们就叫你知道什么是男人!”
“禽兽!”虽然动不了,但我决不认输。
“牙尖嘴利,杨子还不让小三那利嘴帮帮你。”
“好阿,小三你可别咬,等会还要让你爽喔!”杨子一边淫笑,一边拉下裤子的拉链,掏出他粗大黑亮的分身,向我走来。
“对不起,”我突然道欠让他们都笑了,他们以为我怕了没料道我接下来的一句是:“叫你们禽兽是污蔑,你们跟本连禽兽也不如!”
我激怒了他们,杨子巨大的男根几乎插入我的喉咙,霍军则是将水喉硬插入了我的屁眼。
“贱货,我要你尝试一下什么才是连禽兽也不如”
喉咙很痛,肛门很痛,但最痛的是肚子,被水涨得满满的却又无法排泄的痛苦才令我泪流满面。
“小三只要你求我们操你,我就让你排放,你说好不好。”
霍军是魔,我不想认输,不想低头,但是我真的太痛了,“求---求你们---”我十在水不出口。
“什么?”他们显然不大算放过我。
“求求你们让我拉屎!”我闭上了眼睛,我放弃了自己的尊严!霍军很满意,拔掉水喉我跟本无法控制的喷了出来!
“小三很爽吧,再来一次让大家看看清楚,你的骚穴是怎么排泄的!”
“不--!”我嘶哑的吼叫根本无发令他们住手,肚子再次被灌注如水,“真的好痛,饶了我--饶-啊!”再次喷出好象连肠肝五脏都冲出体外,可惜我的苦难并没节束。
“小三,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杨子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将他粗大的男根再次塞进我的口中,插入得比上次更深。
“江滔你先来。”霍军用力的拍了下我的臀,“今天咱三一快操难他!”
“他行不?”
是江滔,我以为他不会加入,但他却用力掰开我的臀瓣,一个巨大发热的东西硬插如我的屁眼。撕裂的疼痛,我却叫不出声只是眼前一阵发黑。
我以为会死,但没死,不但没死还因为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活塞运动而达到高潮,最后还兴奋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面前站着个人,不是霍军,不是杨子,也不是江滔,一见这人我鼻子发酸:“哥--”
“小三怎么一见哥就哭呢?哥哥还没疼你呢?”
我瞪大了眼看着哥脱下裤子,抬起我的腿------
不!”
“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今天是我生日,哥完成你的心愿不好?”
我看着我哥,想起我为他买的礼物,只觉天旋地转:“三你晕哥照样干,哥得你很久了,三----我的三------”
“三,小三……”
是谁在叫我?我怎么了?‘痛’!全身象被汽车碾过一样。我到底是怎么了?“啊……”试着撑起身体的我发出轻吟,体内有液体流出往下滑落的异样感觉,很怪。
“你终于醒了。”
松了口气的声音——好熟,我睁眼抬头。
“哥……你还留下做什么?”
我记得,全都记得,我被强奸了,最让我伤心的是其中一个是我的哥哥,我从小就喜欢的,爱着的哥哥!
“你晕了,没事吧?”
“不关你的事,你走开。”
爱他并不表式我属于他,可以让他为所欲为!瞪着他我真的很气!
?“走开!”
我的心在流血,闭上眼,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梦——恶梦。
“你也为已经结束了吗?”
“不是吗?”
心底冒出厄寒,一切的改变太令我震惊,无法接受。
“当然不是,我亲爱的弟弟,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是吗?”




我看着他,好陌生。真的,真无法相信他居然是我的哥哥,我曾经爱幕的男人。


曾经我以为我了解他,现在才发现我真的,真的一点也不明白他,他在想什么?




“三,哦是哥专为你准备的,喜欢吗?”




我又不是疯子,怎么会喜欢他手上的贞操带,何况上面那可怕巨大的假男根也让我全身颤抖。




“——不——!不要——!”




我的身体还在痛,特别是两腿之间,最隐密的地方。他靠近,我后退想退到墙角。


我看着床头摆放着的细着大红色蝴蝶结的礼合,再无法忍住泪如雨下,我太天真,我的心中爱一个人就是他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然而哥哥催毁了一切,我的心以碎,以死!




既使这样他任不放过我,下体上锁的贞操带就是物证,他的眼中那是调教我的工具,对我不如叫它刑具。




肛门栓不停的转动,发出嗡嗡声,撕绞我的身体,我的神精!至于阴茎环的存在只是让我更痛苦。连我自己也奇怪,为什么我还能撑着不晕,难道真如哥哥说的——习惯就好!




不,我不要!!!!


“小三,小……”




“你进来干嘛?出去!”




往日最喜欢的哥哥如今就象恶魔,看他推门而如我血气上涌。




“哟,火气不小嘛,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吗?”




他怒了,穿着皮鞋的大脚一脚踩在我的两腿只间的鼠跷上。我想推开他,但疼痛让我根本没有一丝力气。




“不……不要……”




豆大的汗珠顺着我的脸滑下,他只是更用力的踩。




“我不敢了,放开我……”




我流泪求饶只不愿再受痛苦,昨日的遭遇让我的胆变小了,骨头也硬不了了,我真的怕……




“哪东西还戴着吗?”




我楞了一下,立既明白他问的是什么,连连点头。




“我要看。”




我倒抽了口冷气,不敢违抗的点头。他才松开脚,我喘息着站起。




“快点!”
他不耐的大声叫,我慌忙脱下裤子。他的目光停在我的下身。




“转身用手撑着床,打开腿。”




不用至疑的命令,我强忍羞耻按他的指示背对他,弯腰张开两腿让自己的私处显露在他眼前。




(10)


“一直插着这个大家伙,很爽吧。”
我的双腿直颤,哥哥的手指沿着我的股沟画着圈,我又羞又痒,几乎无法保持。
“小三,他们说如果你做我的专属奴隶,以后就不碰你……你觉得怎么样?”
“你……我是你弟弟!你不觉得禽兽不如吗?”
泪滑下我的脸,好烫好热!
“你不愿意?人多点干你的屁眼更爽吗?”
“不——”我惊恐的回头看着哥哥,他的嘴角含着冷笑,显然他早料到我的心最恐惧的是什么。“求你——”
“求我什么?”
他看着我,象看着砧板上的鱼。
“求你收我做你的奴隶。”
我不想说,但——
“好啊,不过你应该跪下吻我的脚背,说请求主人倦养。”
我吸气再吸气,终究不敢违抗他。以最屈辱的姿势趴跪在他的脚下亲他的脚。
“请主人倦养……”
“这才乖,起来吧我收下你了。”




贞操带打开了,肛门栓拔出来了,我趴跪在床上,方便哥哥站着从后面插入。
“夹紧些奴隶,不然我把你送给别人。”
我认命了,拼尽全力的夹紧他正做活塞运动的巨大阳具。
“太棒了宝贝,喔——你想夹断我吗?”
哥哥一边骂,一边操我,还用力拍我的臀。


(11)
哥哥打的很用力,我只觉得火辣辣的痛,不伦是臀还是穴内。哥哥的鸡巴又粗又大每一下又插的狠狠的,几乎顶穿我的胃一样的完全进如。
“啊哥——我不行了,饶了我吧————!”
“真的不行了?”
哥一边说一边套弄我的阴茎,很不争气的它又硬挺起来,就在我要达到高潮的舜间,哥哥狠狠掐了它一下。
“啊……!痛——!”
我立即由天堂跌下地狱,不但欲望无法发泻,还痛得直冒冷汗。
“你忘了自己是什么了吗?”
恶狠狠的抓着我的头发,我不得不抬头望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奴隶不敢了……”
我苦苦哀求着,我不想这样,但我更不想让他以外的人干我。
“嘴张开。”
我以为他要我帮他口交,没想到,他的鸡巴塞进我口里立刻有一股热流流入。
“哥的尿好喝吗?”
我瞪大眼,根本说不了话,如果不吞快点,我也许会被呛死。








我不想让小弟这么惨的,但——嘿嘿嘿!!!




哥哥的尿好多,我来不急吞的就顺着嘴角淌下。
“没用的贱货地上的也给我舔干净!”
我小心的帮哥哥清理阳具上的残于尿液,再趴下舔流到地上的。
“小三,这样真适合你。”
什么适合?我这能吞下苦涩的泪,我知道我的苦难还没结束,哥哥再次从后面拉开我的腿。
“翘高点,我还要干你的屁眼!”
他一巴掌拍在我还痛的臀,我虽然不愿但任听话的抬起臀,并吧腿打开到最大。
“喔!——刚才进过就这么紧,还象个处一样,小三你真是太棒了,不过让那儿松些对你有好处,要不两三天你就坏了我可是很头痛的。以后你就给我一直带着肛栓,知道吗?”
“知道了。”
一边接受哥哥粗大的肉棍的抽插,我一边为自己的身体羞耻,我居然……居然勃起了!
那粗暴的性居然让我无法控制的兴奋!!!难到真象哥哥说的,我是天生的贱货?
不——我不是的,这不是我——————!


(13)


“贱货,没有我的允许你居然感射精?!”
在我既将到达快乐的顶端,哥哥一脚狠狠踩在我的鸡巴上,巨痛让我无力的倒下。
这是第几次了?我记不清,也不要记!
我要发泻,我要射精。




自打哥哥在我的体内射精,已经三小时了。
他开始叫我打手枪,一次两次……每次到了我要发泄的前一秒,哥哥就会狠狠的踩我的鸡巴,有次都射了一下,又被他踩的软下来。




“……继续。”
哥哥的脚抽开了,我的欲望又红又肿的还有些破皮,哥哥的命令就如地狱的声音。




“不……求求你不要了,以后我会乖乖作你的奴隶,求求你饶了我……求你……”




“现在就不乖我还指望以后?”




“我乖,我很乖的,我帮主人含鸡巴,喝尿……我什么都听主人的……主人……”
我趴跪着舔哥哥的鞋背,泪只敢往肚里流,我服了,屈服了!!!!
我只想要发泄!






(大家不要骂我很喔!)
(14)
我死了吗?原来死掉这么的幸福。
“你准备躺到什么时候?”
呃!为什么死了哥哥还不放过我?他,他也死了吗?
“起来了!已经让你射精了,你还赖在地上,是不是想再来一次啊?”
原来我还没死,只是因为高潮太激烈而晕了过去,天,为什么不让我就这样死掉算了


湿粘粘的精液布满身体,我的房间里充满腥味。
我抬起失神的眼,看着我的哥哥,他——真是我的哥哥吗?
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
“哥哥——为什么?”
我不该问的,从他连和其他人轮奸我后,我真的不必再问什么,但——我还是问了!
“也许我们是该好好聊聊了,在浴室里吧。”
我能反对吗?现在我不仅全身无力,还都是伤。
哥哥将我抱进浴室里,用喷头冲洗我,很轻,很柔。让我几乎以为是在做梦。
刚才哪个恶魔是他?
他现在让我躺在浴缸里,并到水给我喝,还为我洗伤口?
“我喜欢你,小三。”
接过他递的水猛喝一口的我,几乎让水呛死。怎么我也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句是这个。
我只能用疑惑的眼看桌哥哥,是我听错了?
“不信?是真的,从你出生时我就知道,我喜欢你。”哥哥将我抱出浴室温柔的放在我的床上,“你知道刚出生你有多可爱吗?”
费话谁会知道自己刚生下是什么样?我不由给他个白眼,但他陶醉的样子真是——唉,真奇怪,我以前为什么没发现他不正常,还喜欢他?
“你一点都不知道,你那时就可爱的我想掐死你。”
嗙噹,我手中的水杯摔到地上,裂成一片,一片——我刚才就觉得哥哥不正常,但没想到他比我想象的还可怕,我瞪大眼呆呆的瞪着他,正对上他的眼。我从他的眼里看见,他是认真的。
他,他真的是我的哥哥吗?
我好害怕!!!


--------------------------------------------------------------------------------
“你怕我?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
哥哥眯着眼,微笑着靠近我,我瑟缩到了墙角,他不正常我这样为自己打气,但我是真的怕他了。
怕得连反抗都不行!
?“被眷养的奴隶怕主人是对的,但你该听话小三,听从我的命令你才有活路,或者——你想死?”
是啊,我不想改变自己难到死也不行吗?
我笑了,真正的笑,我要自了结我的生命,所以我笑得很开心,没想到哥哥竟会给我指路[精品空间]。
我豪不忧郁的咬舌,血的味道原来这么的甜!!


“小三你真聪明,一点就通,真是适合我的唯一人选……”


我失去知觉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我已经无法再想什么。


是那个混蛋说过咬舌头可以自杀的?不要让我看见他,否则一顶让他好看!
?“小三吃饭了。”
哥哥推门而入笑容满面,看见我咬舌自杀他的脸都没变一下,真不知道他的脑筋是不是真有问题。我只记得睁开眼,就又见到的是他在我身边。
?“是八恰(吃不下)。”
舌头好痛哪里能吃东西,虽然我很饿,不得不转开头,不看。
?“是粥,甜的。”
哥哥坐到床沿,我不由得吞口水,我真的饿了。
?“来,试试。”
?“嫩求强戳使摸?(你有想做什么?)”
不是我疑心大,只是——他真有些让我摸不着头脑。
?“死过一次还想死吗?”
他不答,反问。我摇头,正如他说的死过一次的我更不想死了


“那就快吃,没有体力被玩死了可不好。”






正咽下最后的一口粥,立时喷出来,‘玩’——我有不好的预感。
他还没玩够吗?






“我喜欢你,对你我觉得永远不够。”
想会读心术一样,哥哥拿走了我手上的碗,亲了下我的额头。
“一碗粥太少了点,但你的舌头受伤不可以再吃,所一我帮你准备了些水果。放心,不用舌头你也能吃。”






怎么又转性了,我疑惑的望捉他。






“不是我转性了,只是要你用下面的嘴来吃,怎么回用受伤的舌头呢?”
天哪,谁来救救我。看着他手中的果盘,我想逃,只是他允许吗?






“乖翻身趴着,你不想我来动手把。”
他在笑,微笑得象天使;我打着颤翻身趴跪在床上,我还没到忘记我为什么想自杀!等他来,我只会更难堪[精品空间]!




“葡萄?龙眼?荔枝……李子?桃……还是……”
哥哥越念我越怕,全身如风中落叶的抖阿,抖个不停。
“怕了?自己选一种吧,特许的喔。”






多悲哀阿,自己选?特许?
到头不是让我吃苦吗?无伦那一种,我都会受伤吧?






“不选吗?那就桃吧。肉多汁浓,一定很适合你。”
哥哥在微笑,他的笑让我心底发寒。
“葡萄!我要葡萄!”
我知道这是我的最后机会,哥哥拍了拍我的臀,他默许了吧!
一个,两个…


“真是小啊,小三。我才塞了三十个,怎么就塞不下了呢?三——你说是不是你故意不容下它们啊?”
哥哥疯了,他真的疯了!
我的下复肿胀,刺痛……我瞪大眼看着他高高举起戒尺——
“不——!不要啊!”
尺子很用力的打在我的臀瓣——……
三儿,葡萄好吃吗?要不要再来点别的……桔子?弥猴桃?不如吃苹果吧?既好吃又有营养。”


哥哥每说一样,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三十多个清葡萄已涨得我的肚子满满的,肛门不停的收缩,肠子绞痛。


“不如来杯什锦果汁!你可要好好的榨喔。”


“不,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看哥哥从橱柜里拿出杯子,小勺,我的身子都要抖散了。哥哥的动作很慢,他一定是故意的,我越怕他越兴奋的样子好吓人。


“不用但心,你的这很干净,刚才的灌肠做得很撤底,用它榨的汁一定很甜的。”
放心?不,我真的不想继续,身体的疼痛可以忍,但……那份屈辱呢?小勺子插如,掏挖,混浊的葡萄被汁挖出盛在杯中,我呆滞的看着杯子,也许我该解脱了!
哥哥走了,在我面前摆着用我的身体榨出的果汁。
我轻笑着一口喝下这说不出味的液体,我曾经喜欢哥哥,却遇到我完全无法想象的遭遇。
死吧——我的脑子里只剩这个念头,尤如没有灵魂的躯体,晃进厨房,打开煤气。
头昏昏的,我要死了吗?我不敢肯定,只是眼睛越来越迷糊,好象看见了哥哥。他好温柔阿,轻轻的吻我的额头将我搂在怀里——紧紧的象搂着宝贝……我最后的知觉也没了,我并不知到哥哥不但抱着我,而且口中不停说着
“三,你是我的了,这样你再不会离开我了——我的弟弟…………为什么你是我的弟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