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奶·父药】(01-04)

************

一段真实经历改写的故事!

(1)

坐在电脑前,我打开outlook,找到上次和辛格医生的通信,点击回
复,敲击键盘,用英语写道(以下为翻译):

辛格医生,你好:

从周日开始,我们按照你所说的,在父亲出现焦虑前兆时(譬如不停喝水,
在屋内急速走动,语无伦次等),使用了新的treatment(治疗方法),
发现新的treatment确实比口服镇静剂有效,因为他很难配合的服下镇
静剂,而对于新的treatment,除了一开始他有些抗拒以外,之后就变
得配合的多了。另外,镇静剂的副作用最近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了,所以新的tr
eatment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帮助。

按你的嘱咐,附上第一次用新的treatment治疗时的录像,希望对
他进一步治疗有帮助。

你的,

WXQ

写完信,我点开添加附件,在硬盘里找到了妻子发给我的录影。我迟疑了片
刻,在寄出电子邮件前,再次点开了即将被发出的录影(修改过的截图附下):

妻子是从父亲开始不断走动开始录起的,她拉住了父亲的手,趁他还有些自
主意识把他带到卧室,两人坐在床边,妻子把手机用自拍支架固定在面前,关了
卧室的大灯,只开了床头的一盏小灯,灯色暖人。她下意识的咬了一下嘴唇,似
乎又给自己鼓了鼓气,然后脱下了套头的瑜伽Tee,里面没有穿内衣,一对洁
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乳房裸露了出来,白花花的晃人眼睛,两粒小巧的乳头,
尖突圆润,像诱人的红樱桃,小腹平坦,隐约可以看到马甲线,柳腰纤细,没有
一丝赘肉。

「钰琳,你,别……」父亲还有些意识,并没有完全发病。

「爸,我……医生说了,与其你发病再给你,不如趁你发病前,这样对你的
治疗有好处,您也少受些苦。」妻子温婉的回答。

「可是,可是这样实在对不起你啊,你是我儿媳妇!」父亲痛苦的说。

「所以要现在试着新的治疗方法啊!你忘了上次你真的发作起来,我想帮你
平静下来,你……你对人家做了什么…………」妻子低下头了,声音变小了,不
知道是羞涩,还是尴尬。

「唉,那我还是吃那种镇静药吧。」父亲也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爸,那药的副作用太大,我们实在不忍心看你头疼欲裂的样子,再说现在
那药的效果也再减弱。真的没什么的,你就把我当作你的药吧!」妻子抬起了头,
胸部挺起,一对乳房显得更加丰满挺拔了。

「我……」父亲还在犹豫。

沉默,妻子鼓励的眼神,父亲踟蹰的举起手又放下。妻子纤细的小手握住了
父亲粗糙已经有些静脉曲张的大手,是鼓励,也是希望。终于,父亲把手举在了
妻子的胸前,迟疑,犹豫,不过最终还是把他略显干枯的手放在了妻子白腻的乳
房上,画面里衰老与青春的对比。

妻子轻声的「嗳」了一下,似乎给父亲是一种鼓励,他的手像突破束缚的野
兽一样开始肆意。他的手指紧紧的握住妻子的乳房,指间夹住妻子敏感的乳头搓
动着,妻子雪白的乳肉在他的手中扭动,乳晕因为刺激而变小。不知道这时他还
受不受他正常意识的支配,但是他刚才杂乱急躁的呼吸已经被沉重急促又节奏的
呼吸所取代……

「爸,你,你想吃吗?」妻子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轻声的问。

父亲似乎这次没有了刚才的迟疑,但是也没有回答妻子的问题,只是在妻子
主动用手捧起一只乳房的时候,饥渴的一口把妻子的乳晕连同乳头一起含在嘴里,
用力的吮吸起来,甚至通过录影都能听到「滋滋——」的口水声。

妻子没有预料到父亲会这么的直接粗暴,她的身体忍不住的开始抖动,她的
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不,应该说是喘息。

父亲的嘴巴松开妻子的一只乳头,又咬住了另外一只。那个刚被他吮吸过的
乳头已经兴奋的肿胀起来,乳晕和乳头上沾满了父亲的口水,变成了诱人的艳红
色,妖娆妩媚。

妻子抱着父亲缓缓的倒下,把头发花白的父亲搂在赤裸的胸前,父亲变得没
有那么急躁了,像是个婴儿一样嘴巴一鼓一鼓的吮吸着妻子的乳房,他的另一只
手握住妻子高耸的乳峰,不再肆意的揉捏,只是偶尔用用指尖拨动妻子的仍然硬
硬立起的乳头。慢慢的,父亲完全平静下来,甚至看不出他是不是已经含着妻子
的乳头睡着。录影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点击了发送,却发现自己的裆部不知道为什么鼓起了高高的一坨,鸡巴硬
的难受。我内心深处似乎在期待着,但是又惧怕着什么,我知道这一切不是一个
终结,而是一个开始……

(2)

一年多以前。

终于到了周五,我几乎是一路鸡巴硬着开车去妻子那里的。通常我周六的早
上才开车过去,但是这周我实在等不及了,一下班,随便在超市买了三文治和啤
酒就出发了。

我和妻子都在美国。我们从本科开始交往。本科毕业以后,妻子找到了一份
投资银行销售的工作,搬到了离我三四个小时车程的大城市,而我继续留在我们
的大学,开始念研究生,研究生毕业以后,在学校旁边搞了一个初创公司,主要
是是做智能家居的。我们也是那个时候结的婚,但是因为我要继续和研究生的导
师合作,并且利用学校的资源,所以暂时无法和妻子团聚,只有周末的时候才能
开车到妻子那里去和妻子一解相思之苦。可是偏偏上个周末妻子需要加班,所以
只好等到这个周末才能见妻子。

等我到了妻子的公寓,天已经有些黑了,但是妻子还有回家,这也正常,投
行工作本来就忙,妻子又是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加班自然在所难免。其实亚洲
人并不太适合投行的销售工作,因为销售对于人际交往和语言的要求都很高,一
般都是美国人或者欧洲人在做。但是妻子是个例外,因为她长的漂亮,粗俗的说
就是腿长腰细,奶大脸美,皮肤又白皙细腻,长得有些像张梓琳。她的英语虽然
带有口音,但是反而让她听起来有些异域的风情,很快她就和很多客户建立了长
期的关系,销售这个行业,长期的关系是最重要的。

等了很久,看了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肚子饿了,估计妻子不会回来吃
饭,想起来我的车里还有刚才路上买的半个三文治还啤酒,就坐了电梯到地下停
车场。公寓楼很高,地下停车场也有很多层,我记不太清我停在哪里,只好顺着
楼梯一层层的用遥控钥匙去找,就在我走过地下某一层楼梯的拐角处时,一辆黑
色敞篷保时捷跑车开了进来,里面坐了两个人,副驾驶上的那个女生正开口向开
车的男人道谢:「多谢了,这么晚还送我回来。」

我一听,是妻子的声音。

我心里一阵奇怪,妻子加班都是打车回来的,公司会给报销,这个送她的是
什么人?敞篷车从我这层的拐角开过,继续向下一层开去。

停车场很大,但是却是围绕着中间电梯和楼梯的一个同心圆,我很快就找到
他们要停车的地方,我在楼梯上,比他们高一层,透过栏杆正好能鸟瞰到他们的
停车位。

停好了车,妻子转身对那个男人说:「就拜托你了,有什么消息麻烦能赶紧
通知我吗?」

那个男人比妻子大十多岁的样子,有些发福,满脸的横肉显得油腻。他拍了
拍胸部对妻子保证:「没问题,那地方生杀予夺,我家老爷子说了算!」

「那多谢了,时间不早了,开车回去小心。」妻子一面说一面打算开门下车。

「不请我上去坐坐?」油腻中年男露出了色迷迷的表情。

「太晚了,不好意思再留你,改天我再一起吃饭吧。」妻子很得体的拒绝。

「不,我要吃你。」那个中年男人突然伸手抓住了妻子的手,朝妻子身上压
过来。

妻子一惊,连忙朝车门方向躲去,但是却被他摁在车门和座椅靠背的角落。
他的一张大嘴在妻子白腻的颈上和脸颊上开始狂吻起来。

「不要……,钱我们可以再加……」妻子挣扎着说。

「老子不缺钱,就缺你这样的漂亮妹子,我操,你这奶罩真骚,刚才吃饭我
就看到了。」中年男说着已经伸手扯开了妻子白色丝质衬衣的衣襟,露出她雪白
的香肩和黑色蕾丝内衣的边缘。

看到这里,我不由的怒火中烧,几乎要跳起来,冲下去胖揍这个中年男一顿,
但是我突然又转念一想,妻子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求他,而听那个说话那么拽
的口气,似乎有些权势,如果我这么没头没脑的一搅合可能会帮倒忙……妻子到
底想求他干什么?

就在我犹豫的这一瞬间,妻子的衬衣已经完全被他扯开,黑色的蕾丝内衣裹
着一对挺拔的丰乳,更显的她乳肉的白嫩细滑。中年男急不可耐的去扯妻子内衣
的肩带,可是妻子用手牢牢的拉住,中年男一时无法得手,干脆低头吻在了妻子
裸露的乳沟上,贪婪的品尝着妻子裸露在内衣外面的雪白乳肉。

我心里一慌,一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一边又心里有些责备妻子为什么浅色
的衬衣要穿深色的内衣,这不是故意让坏人产生邪念嘛!我突然想到,可以打电
话给公寓的前台,就说地下停车场有人在吵架,他们肯定会派保安过来。如果有
人来了,估计中年男就不会那么嚣张了吧?我急忙掏出手机,结果发现在地下手
机没有信号,操!!

(3)

「啊 」底下的敞篷车里,妻子突然失声的叫了出来。我赶紧探头一看,妻
子内衣的罩杯直接被中年男拉开了,他粗壮有力的舌头,正在来回肆虐的舔动着
妻子敏感的如同一颗鲜嫩的樱桃一样的乳头。其实妻子如果穿全罩杯的内衣,并
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中年男得手,可她偏偏穿的是三分之二罩杯的内衣,再加上她
的奶子又大,很容易就把乳头露了出来。

被中年男吮吸着乳头的妻子就像被摁住了三寸的蛇,一时间变得手足无措、
抵挡无力。中年男趁此机会,扯开妻子内衣的肩带,剥出了妻子两只丰盈坚挺的
乳房,他的一只肥厚的大手就势抓住妻子的乳峰,妻子乱了分寸,正要呼喊时,
却被中年男人向后一拉,倒在他的身上,她的长发散开,披散在雪白赤裸的肩膀
上,而她的芳唇马上被中年的大嘴亲的严严实实,发不出声音来。

此时的妻子嘴巴被中年男吻住,而两只温玉圆润的丰乳被他两手一左一右的
抓住,来回的揉动,娇嫩的乳头被他粗壮的指头不断的捏逗。

我心急火燎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干预,但是鸡巴却不知道为什么也早已变得坚
硬如铁。无数种滋味交织在一起,既担心妻子会吃亏,又担心妻子是不是有了什
么事情不得不去求助于这个混蛋,但同时看到美艳的妻子躺在一个如此下流猥琐
的中年男怀中,那曾经只有我才能享用的美妙肉体,在别的男人的怀抱里扭动,
我的心中竟然有一种不安的兴奋。特别是我看到妻子雪白的脸庞和脖颈开始泛红,
那绯红色一直向下扩散到她性感的锁骨,我知道那是她动情的表现。她真的会对
一个猥琐的男人动情吗?

中年男没有给我太多胡思乱想的时间,他开始伸手把妻子的套装短裙朝上扯
去。妻子的裙子可能本来就有些短,所以很容易就被他拉到腰间,露出黑色丝袜
包裹着的修长的双腿和黑色蕾丝内裤,幸亏妻子穿得是连裤袜,不然中年男的手
指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伸进她的蜜穴。

但是此时中年男似乎可以放缓了节奏,不知道是因为妻子的抵抗减弱,还是
因为他开始对自己有信心起来。他并没有直接去隔着丝袜揉摸妻子的私处,而是
像鉴赏一件艺术品一样,轻轻的隔着黑丝抚摸着妻子的屁股和大腿。

妻子仍然在反抗,她夹紧了双腿,似乎尽力在保护自己最后的阵地。但是顺
着光滑的丝袜,中年男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手伸进了妻子的两腿之间,他似乎摸到
了什么,脸上一阵淫笑,把手抽回来,捻动着指头,我这才意识到妻子一定是湿
了,并且淫水早已浸透内裤和黑丝。

妻子的脸红彤彤的,娇羞中透着妩媚。男人继续吻着她,从脸庞到脖颈,再
到她赤裸的肩头和雪白的酥胸。当他的嘴巴再次吻住妻子硬硬的玛瑙似的乳头时,
他的手也伸进了妻子的内裤,妻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残存的理智让我无法在作壁上观,我发现我的车其实停得离他们不远,突然
间,我想到一个主意,摁了遥控车钥匙上找车的按钮,一时间车喇叭大声鸣叫起
来,在封闭的地下室里显得格外得刺耳。

中年男和妻子都被吓了一跳,特别是中年男,他已经在腾开身子解裤子了,
妻子瞅准这个机会,赶紧抓了手提袋跳下了中年男的敞篷车,慌乱间她顾不得整
理衣服,胸衣仍然敞开着,一对雪白的乳房随着她的奔跑跳跃着,她的裙子卷在
腰上,露出黑色丝袜包裹的长腿和翘臀,她的高跟鞋也掉了一只在中年男的车里。
但是她全然不顾,而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电梯旁(她没有走楼梯,否则就撞见我
了),摁开了电梯。

中年男伸手想抓她,但是她已经跑开,中年男只能望洋兴叹,嘴里咒骂着什
么。我正要起身离开,突然发现中年男竟然拾起了妻子跑掉的那只尖尖的高跟鞋,
放在嘴边亲吻玩弄着,然后掏出了一根粗大黝黑的鸡巴塞进了妻子的高跟鞋里,
一边撸动着鸡巴,一边喃喃的说着:「小浪货……」要不是我刚才的灵机一动,
恐怕现在他的大黑鸡巴抽插的就是妻子的小穴了。我的鸡巴不知道为什么更硬了。

等我回到妻子的公寓,她已经在厨房站在桌边惊魂甫定的喝着冰水。看到我
进门,她的眼角先是流露出了吃惊和委屈的复杂表情,但是很快她就变得故作镇
定,试图掩盖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并没有问她,而是径直走到她的身后,在她惊
诧的目光下,把她的黑色丝袜褪下,露出她雪白曲线完美的屁股,然后把她已经
湿透的蕾丝内裤拨开,直接掏出鸡巴插了进去,她的小穴淫水四溢,我甚至可以
感觉她的爱液顺着我的鸡巴流了出来,流过我紧绷的睾丸。

「啊——」妻子倒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反抗,而是愉快的呻吟起来。我的手
伸到前面,撕扯开了她的衬衫,把她的乳罩推到乳房上面,抓住了她傲人的乳峰,
我的嘴巴贴在她的脖子上亲吻起来。

她身上仍然残留着那个中年男的味道,烟味夹杂着古龙水,这种气味强烈的
刺激着我的大脑,像一剂春药注射在我的血液里,我疯狂的抽插着妻子,死命的
揉捏着她的乳房。正当我快要射的时候,妻子居然先高潮了,紧绷的身体,痉挛
的阴道,很快就把我的鸡巴吸的精液喷射而出。妻子喘息着,瘫软在我的怀里,
我紧紧的搂着她,亲吻着她。一低头,看到她雪白的胸脯上海残留有刚才那个中
年男的吻痕,我的心里一阵悸动,说不出的滋味。

(4)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我一字一顿的问仍然偎依在我怀里的妻子。

妻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她扭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看着我,呆了有有一秒,她没有试图去撒谎,因为以她的聪明,她大概知道我已
经看到了。

「你……你刚才?」妻子不知道该如何发问,她的脸红透了。

「我下楼想开车出去买外卖,找车,一摁车钥匙,看到你狼狈的逃走,那个
男人是谁?」我隐瞒了自己一直在偷窥的事情,只是从摁钥匙开始。

「我……我没吃亏的」妻子脸更红了,喃喃的说。

「我知道。」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我的心里不禁又想起刚才中年男和妻子
的那一幕,不知道为什么,一阵莫名的兴奋。

「他……他是朋友介绍认识的,他的伯伯是国内的高官,汉西省的省委之一。」
妻子小声说。「我妈在汉西省的投资出事了。」

「啊?不是早说了不让妈去汉西省搞那个项目吗?她怎么还是去了!那种地
方,根本不是她能搞定的。她以为中国所有的地方都像沪宁杭一样啊?」

我不由的说话大声起来。

「我和她说了,说了很多遍,但是她不听,她从来都是自信满满的……」

妻子有些委屈。

说起我的岳母,她也算的上是女强人一个。人长的漂亮,学历也高,在江浙
的一所高校商学院做教授,虽然四十六七岁了,身材仍然保持非常好,皮肤像少
妇一样白嫩,一对大奶子有些下垂了,但仍然挺拔饱满,很诱人的熟女味道。

记得有一次我回国去拜访岳父岳母,因为水土不服,到了就发烧生病了,半
夜的时候岳母来看我帮我测体温,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蕾丝睡衣,披了一件开衫
毛衣。她刚到我身边,身上那股高贵的芳香味道(说不清楚是晚装香水还是浴液
的味道)就让还发着烧的我的心里蠢蠢欲动起来,她弯腰帮我测体温,睡衣的开
口在我的面前绽放出雪白的乳肉,沉甸甸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前,妈的,她要不是
我的岳母,肯定一把搂住她的细腰把她摁床上了。

岳母长得漂亮,又是名校的商学院教授,在学术界和商界都混得很开。

除了教学和科研,她还开了一家咨询公司,帮企业做商业规划和咨询还有市
场研究,这些年房地产非常火,所以她的客户里不发如雷贯耳的大开发商,随着
这些年沿海城市房地产市场的饱和,她的不少客户开始转向内地省市,而岳母也
不再只想为他人作嫁衣裳,她也开了一家实体的地产开发公司,在内地做了几个
小项目,收益也很不错,所以她的胃口也大了,想拿下汉西省一个贫困县——丘
山县的旧城改造工程。

这个旧城改造工程是国家和省政府共同出资的,所以相对风险比较小,不用
过多的和地方扯皮。但是工程的前期需要垫付的资金比较多,还牵扯到拆迁的问
题,所以我和妻子都不鼓励她去做这个项目。后来我又问了我的父亲,他曾经在
汉西省做过生意,他极力反对,他说,那些县穷是有原因的,别人的投资都不敢
去那里,我岳母这么做风险太大。

但是没想到岳母一意孤行。她通过关系,用几乎所有的资产抵押,从银行借
到了工程启动需要的款项,但是在她开工时,丘山县所的南岭市的一个政府支持
的投资公司也想入股,被岳母拒绝了,因为那个投资公司根本拿不出钱来,它想
先占股份,再筹钱。

其实岳母之所以敢接手这个工程,也是因为她在汉西省有一个熟识的朋友,
但是事有凑巧,这个人在项目开始不久,就调任外省任职了,本来这个人就是外
地调过来的,在汉西省并没有太深的根基,他一走,岳母唯一的靠山就坍塌了。

果不其然,工程的前期投入刚完成,正在等国家和地方的资金到位的时候,
出现了问题。南岭市政府借口岳母公司的资质不全,要求补办文件,压下了这个
工程。而岳母从银行借的全是短期贷款,一旦违约,无法按时偿还利息,所有抵
押资产都要被强行拍卖,并且岳母抵押的一部分资产似乎来历有些问题,如果追
查起来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妻子最近才变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情节乱投医,刚
才险些让那个中年男占了便宜。

「事到如今,该怎么办呢?」妻子愁眉苦脸的说。

我心里其实有些恼火,当时一再警告岳母不要趟这个浑水,她根本不听,现
在出了问题,险些把妻子也搭了进去。但是看着妻子那满脸的忧愁,我的火气没
有了,有的只是无奈。

「对了,一直想问你,你爸以前在汉西做生意的时候,不是和当地的官员很
熟悉嘛?特别是那个什么张叔叔,他现在是负责农业扶贫还有国土资源的副省长
吧?能不能找他帮忙?」妻子眼睛里突然灵光闪动。

「张叔叔……」我嘴里下意识的重复道,但是我的思绪却已经飞到了十五年
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