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中学班主任】

」,
我好奇地问。

「不是的,原来是粉红色,也不是这么下垂,哦,不要动!后来生了孩子,
年纪大了就这样子,不过还好了,别人像我这样年纪,颜色是黑色的呢,啊……,
啊!难过死了…,不要…」

「妈妈,这个叫什么?」

对于我每样都要用手指确定感觉,才发出质问的态度,妈妈觉得有些无奈,
屁股常常不由自主地摇动。

「那……那是小阴唇,你到底好了没?」呼吸越来越急促,妈妈如小孩般娇
啼着,面若桃花,妖艳如春。「好了没有,快点看完了…我要穿裤了…」

「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我依然很好奇。而且现在我的阴部胀得难过极了,
好像要暴发般。

「妈妈!这个小洞是作什么用的?」我说着,又将手指伸到妈妈的秘洞,小
心的弄着。

「啊!……啊!……」妈妈的身体大力扭动了一下。「这是尿道孔」

「就是尿液出来的地方吗?」

「对……对啦!你别乱摸……喂!别玩……」我的手指一离开,妈妈雪白平
坦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这是因为尿道口深受刺激,她全身有如被电到般的快感
快速游走。

「妈妈,这里有个粉红色的小穴,这是干什么的呀?」

「啊!……不行,手指不能碰,那是阴道,生小孩的洞穴,当年你就是从这
里出来的,不要乱摸!…哎唷!……把手指快拨出来!」妈妈腰部一阵乱摇,脸
庞忽青忽红两腿不断的颤抖,一股乳白色的液体缓缓泄出。

「喔!生小孩的洞,那小孩子怎样在你的小洞生下的?啊,妈妈,你下面流
出了什么呀,跟牛奶一样的」

「都是你坏啦,啊!啊!啊!」她娇喘了几声继续说,「那要男人的精子通
过阴道,进入子宫结合我们女人的卵子才可以生下小孩,你就是从妈妈的这里生
出来的。」对于我不住的提问,妈妈还真是有问必答。

「那男人的精子是怎样进入你的阴道的? 」我手指拔了一下妈妈的阴道口。

「哟,不要,啊…啊……,那是男人的……男人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然后
在里面射精的」妈妈的脸越来越红,娇喘着,下体不住扭动着,而上身却无力地
躺下,双手扳住我的头,那条美腿紧紧地勾住我的颈。

「男人的阴茎就是我下面的东西么? 」我摸了摸了下面,「阴茎胀得很大,
你的小洞洞很小,会进得去么?」

「啊……啊……,你不要再问了,当然是进得去的」

「真奇怪」我嘟哝着,看看妈妈的阴道小小的,而我的阴茎现在起码有三根
手指粗真是有点想不明白。

「你完全了解了没有?嗯……嗯…………」

「妈妈!你变得好奇怪唷!」我看着妈妈的红胀而湿润的下体,发出惊叫声。

「什么?……我有什么好奇怪的?」妈妈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

「小祁……都是你不好啦,害得妈妈这样……,喔……啊…哟……」她抑止
地闷声叫了出来。

「为什么是我不好?」

「都是你乱摸啦……我才会变成这样子」她呻呤着。

「我只是用手指碰一下就会这样吗?」我又将手指搔了下妈妈的阴道口,然
后将阴唇向外翻出露着阴道内壁。「这是什么,粉红色的,很嫩很嫩的,呀,有
水从这儿出来了。哟,妈妈你的屁股都湿了耶」。

顿时,妈妈不禁地挺起腰杆,双腿乱动,娇啼连连。妈妈整个人好像晕眩了,
陷入半昏迷状态。

「哎唷!………不要再搞了!小坏蛋……我…我快要不行了,啊啊啊,放手,
好坏你。今天…今天…给你……你看…看我的……生殖器就……到…啊…啊……
…到此为止吧」。

妈妈努力想坐起,她用力扳着我的头,向上挺起,终于振作起来。可是裸露
的性器被我用手指乱碰乱挖,她迷乱的心情已被推往亢奋的欲潮,她将穿着丝袜
迷人粉腿从我的肩上放下,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不停喘着气。

而我此时对于妈妈的生殖器已完全着迷了。双手轻轻摸着妈妈的双腿、下阴
部位。

妈妈也任我摸她,过了一会儿,妈妈伸手推开了我的双手,摸了摸她自己的
阴部,感到都是她流出的水。不禁眉头一皱,说:「小祁,你刚才真是太过分了。
说好只能看看的,而你不但摸我,而且撒野用手指捅到我的阴道里,真太过分了。
害得人家现在难过死了」。

「去,给我拿纸巾去,给妈妈把身上擦干」妈妈躺在床上对我说。等一下扶
我到洗手间,我要洗个澡。「

我站起身拿起手纸,然后跪到床上伏在她的脚下小心将她下身的水渍拭干,
这时发现她的阴唇都很胀大,说道:「妈妈,你很痛么?刚才你一直都是在呻呤
着,现在你的阴唇都很红肿了」。

「什么呀!才不是呢,这是女人的一种性生理反应,跟你讲讲女人的性生理
吧。」

妈妈不避讳的与我聊了好多性教育的话题,从如何接吻、如何爱抚、如何插
入、什么是口交、什么是肛交、性交的几种姿式……等等,我长这么大,从来没
人如此露骨地跟我谈论这些话题,我听的一楞一楞,心潮澎湃不可抑止,心想妈
妈实在太好了。

妈妈一面为我讲解女性和男性的不同,一面手在她的下身摸着。讲了许久,
只见她脸泛红晕喘息的对我说:「小┅,小祁,让妈妈先脱掉身上的胸罩好吗?

「。只见妈妈拿掉了胸罩,露出浑园雪白的双乳,粉红色的乳头。这时她赤
裸的身体如一只大白羊躺在床上,除了她那条性感大腿还穿着肉色丝袜外,她那
雪白的身体已经无隐地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阴茎不觉又竖起了。她用脚尖勾着我的阴茎,小声地说:「小祁,你如何
幻想着手淫呢?」

我难为情在低下头看着她的身子,最后我在妈妈的坚持下只好稍稍拉下内裤,
用我的手包住我那高翘的阴茎,开始反覆的搓动它。样子很笨。她笑了,模样很
让我心动,这时我忍不住地说:「妈妈,让我亲亲你好么?」

妈妈嗯了一声,娇羞地微闭双眼,轻启樱唇面对我,她的红唇晶莹透亮,吐
气如兰。

我伸嘴轻轻地吻向她的小嘴,妈妈嘤的一声,软倒在床上。

我感到她的嘴温温湿湿的有一种很香的味道,过一会儿她双手环住我的头颈
紧紧抱住我,她的头斜靠我的脸颊,我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从妈妈口中
传过来,不久妈妈开始伸出香舌舔我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我的嘴,发出啧啧
的声音。然后我的嘴唇被有着幽香的舌头顶开。

妈妈的香舌继续往我的口中伸进去,而我也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与她纠缠在
一起,搅动着。我陶醉着,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就在妈妈的引导下我第一次体
会到这样浪漫法国式接吻。真想不到原来接吻竟是如此美妙,我的初吻让我毕生
难忘。不知过了多久,好像天地都停止了,我睁开眼,妈妈美丽的双眼正凝视着
我。

我身子倒在了妈妈赤裸裸的身上,她的双峰顶着我的胸部,感觉真好。我双
臂紧紧抱着她。我们继续接着吻,两人舌头搅在一起互相舔着。妈妈不断哼哼着,
娇柔无力的身子扭动着,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着,而我的双手也禁不住去玩着妈
妈傲人胸部,在我弄她那对粉红色的乳头时,我兴奋得用双手抓向她的双峰没命
地挤揉搓动,妈妈用她那对杏眼看了我一眼,但是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我的双手又顺着妈妈美妙的身子游移,并揉捏着妈妈美丽的双臀、阴部。妈
妈一阵乱颤,如小女人般嗔道。「呀……啊………啊,下面不要再动了,等下我
会受不了,做出事来的。乖乖亲亲妈妈,哦,对了,先把内裤给妈妈穿上,光着
下身怪难为情的,等一下一不注意,弄不好就会被你插进的。」

我亲亲了她的嘴,刚想拿起妈妈的内裤给她穿上,但我的阴茎现在胀得越来
越难过,而且由于刚才射精过,拉下到大腿的内裤湿湿的很不好受,我不禁轻声
哼出。妈妈媚声道:「儿子,你下面难过么?」

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内裤,「哟,湿的,还不脱下」,说着就拉下我的内裤,
扔到地上,我的阴茎马上弹出来,这时已经比刚才更红更大了,由于没有长出很
长的阴毛,显得阴茎很光滑,龟头部分有粘水流出。

妈妈一声惊叫:「呀,这么长的阴茎,比你爸的还粗大,让妈妈看看。」说
完就让我翻身仰在床上,她却倒骑马般地骑在我的小腹部,伸手握住我的阴茎。

双手不停揉着,说道:「小祁,你的毛还没出全呢就这么长大,等以后还得
了,人家女人要被你弄死的。」

她将鼻子凑近我龟头,用鼻头磨擦龟头,伸手一握,然后顺势把包皮往下拉,
此时龟头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我感到有些凉意。她细细的观察我的龟头,光滑的
表面,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光彩夺目,我龟头上小小的尿道口就像金鱼的嘴,
一开一合,她忍不住将舌头往尿道口舔了舔,我顿时一阵酸麻,双手紧紧抓住她
的双乳。

我双手继续扶着她那肥臀,她伏下上身看着我的阴茎,双手摸了摸我的龟头,
过了一会儿说:「小祁,你的包皮还没有褪到你的龟头下,这样不好的,以后你
要经常弄弄,让它褪下去。现在我给你拉了下去,不然你性交时不是很顺利进到
女人的阴道的。」

我将妈妈的玉足捧到嘴边,将她的大拇趾含进嘴里舔着,心中砰砰乱跳。此
时妈妈似乎很喜欢我亲她的脚,竟是微闭双眼口中不断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脚
趾在我口中转动着,她张开两条白得耀眼的大腿,双手用力地摸着她自己的双乳。

我继续亲她的脚,然后向上往她的大腿根部亲着,双手不断摸着她的嫩腿。

终于又亲到她的大腿根了,我迷乱地闭着双眼亲吻着她的腿根,微一睁眼,
发现妈妈的大阴唇湿答答地并抖动着,忍不住又往上边亲去。妈妈一阵乱颤,花
心如被雨淋般抖动着。

我再也耐不住了,大力地吸了吸她的阴唇,然后身子如豹子般窜到妈妈的全
裸的身子上,牢牢地压住她。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双峰,阴茎用力往她的花心中捣
去。口中叫着:「妈妈,我憋不住了,我要和你性交,我要到你阴道里去射精,
我要你。」

「啊啊不要,你不要乱来。」妈妈惊呼着,并用双手用力握住我的阴茎,极
力阻止我进入她的花心。「我今天是危险期,你不要乱来。」

我哪里管她,只是挺身乱捅她的阴部。但可能是人太小而且没有性交经验,
我发力地沖了几下都沖不进妈妈的阴道里,只好停下来。

看着她那美妙的身子,又沖动着求她:「妈妈你的下体让我进去一会儿,让
我降欲消火吧,我快爆炸了!」

「不行,别的摸摸亲亲都可以,但你的阴茎绝对不可以进去。今天我还在安
全期,万一让我怀孕了怎么办?」妈妈断然拒绝了。

「求你了,妈妈,只要一会儿就可以了,我会控制的不会射精的。很安全的。」

妈妈闻言不禁忍俊一笑:「小鬼头,你又有多少经验。」

我见她笑了,不住求她,又亲了亲她的嘴。妈妈闭眼想了想说:「我们生殖
器之间是不可以深入接进的。但我们可以想另外的办法满足你的性欲。」

过了一会儿,妈妈睁开了眼,摸了摸我的阴茎,然后让我仰着躺在床上,她
却爬到我的身上,偷偷地在我耳边低声说:「小鬼头,真弄不过你,妈妈帮你口
交吧。」说完就转头到我的阴茎趴下。

又将她的双腿打开露出她湿湿的下阴,凑到我的嘴边。说:「小祁,等下记
得也要帮妈妈口交啊。」

妈妈先是用双手撑在我的大腿上,慢慢套弄我的阴茎;再是用舌头舔了一下
我的肉冠,然后慢慢地将我的大阴茎含入她那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着,并用她
的舌尖舔绕着肉冠的边缘,不时吸着阴茎让我更兴奋;一会又吐出阳具我肉根周
围用她性感的双唇轻啜着,再含入我的男根吸吐着。

妈妈的口技实在好得很,我兴奋地轻抓妈妈的肥臂,将她的下阴压向我的嘴,
用力吸着她的阴唇,她下阴处的阴毛刺在我嘴边感觉怪怪的。

我的阴茎一寸寸地深入妈妈美妙的小嘴,直到妈妈的唇触及我的根部。感觉
着妈妈将我的大阴茎整根含入,我觉得阴茎胀得又更大了。如此口交来回数十次
让我差点射出。而妈妈我阴茎抽动时总会及时吐出用力掐住我的阴茎,阻止我射
出。由于我的阴茎没有多少的毛,妈妈含着颇为自如。妈妈吞吐着我的阴茎,继
而舔我的大小肉袋,将纤细的手指摩擦屁眼周围,在我的屁眼戳弄着。

我兴奋之余舌头往妈妈的淫穴没命地挤动着,妈妈顿时又哼哼唧唧了,她屁
股用力下压,将她的花心封住我的嘴。我的双手顺着妈妈美妙的身子游移,并揉
捏着妈妈美丽的双臀,但我再下去快要碰到妈妈的小巧的屁眼时她用手制止了我。
因此我只有分开袁老师的大阴唇,用舌头去舔她的阴核,逗得她下体一动动的,
淫水不断溢出流到我的嘴里,感觉有些鹹鹹的。

我的阴茎被妈妈吸弄着越来越大,感到要射出的前夕我使劲摆动腰部将大阴
茎送入妈妈喉咙深处;妈妈的头更激烈地一进一出,听着妈妈性感迷人的小嘴而
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在达最高潮时妈妈竟粗暴得将大阴茎差点连两粒肉袋都整
个吞入,而此时我双手狠狠地抓紧妈妈的屁股使她的阴道套住我的舌头。

我用力把下体整个贴死妈妈美丽的脸孔,让妈妈的小嘴无法吐出我的阴茎,
使她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喝下我的精液。我用力一挺,激射出的滚热精水糊
散到妈妈的喉头深处;使得我的精液大半都让妈妈当作营养品吞入,还有一部份
则顺着嘴角流出。

而此时妈妈的阴道也喷出了大量的淫水。全都涌向我的嘴里,我被迫喝下它
……我们全身都如同虚脱,这样保持不动。过了半响,妈妈将我的阴茎吐出,又
扭动着大屁股把她的阴道从我的舌头上拔出,然后转过身压住我的身子。

「满足了吗?,小鬼头」妈妈边说着边用手指擦拭从嘴角流出的精液。

「嗯,谢谢妈妈!我永远爱你」我愉快地抱着着她的头颈,亲了妈妈一下。

她也亲了亲我的嘴,道:「小祁,今天妈妈被你也看了,又被你摸了我最神
秘的地方,还才你口交了。你了解到女人的身体了吧,满意了么?你看害得我出
了一身汗。好了,小鬼头,现在我们一同去洗澡吧。」

第四章:我们来吧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和妈妈都体息不用上课,我一直睡到早上10点多,起
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要妈妈的肉体。我决定要去找妈妈。我穿着妈妈昨天给我
的小内裤到了妈妈房门前,我敲了门,过了一会妈妈的声音传来:「是谁?」…


我答:「妈妈,我,小祁」。

片刻妈妈房门开了,我进去后立马关了房门,发现此时妈妈躺在床上用小被
盖着。掀开被后发现在妈妈穿着一袭连身丝质半透明睡袍。

「妈妈你还在睡觉啊」我说。

「啊,我刚起来,昨晚实在太累了」她伸了懒腰,露出了她的大半乳房。

「来帮我这里揉揉」她指着她的腰肢,踢开了身子上的毯子露出了美妙的身
材。然后妈妈腼腆地慢慢撩起长袍露出诱人的美腿,一直掀到大腿根部,原来妈
妈下身穿着雕空型的透明肉色丝袜和粉红色的绒毛内裤,我感到一种莫名非常的
快感。

于是我先褪下那条妈妈给我穿上的小内裤露出我的阴茎,慢慢上床,妈妈此
时也褪去她粉红色的绒毛内裤,将她妖艳的淫臀朝向我翻了个身子趴在了床上,
半裸的身子挑逗着我的阴茎勃起沖出了小内裤的束缚,我索性把内裤全部脱下扔
到一边去了。

我的手抖动着慢慢将妈妈的长裙撩起直到腰际,然后将它从妈妈身上脱去。

妈妈的美腿穿上雕空型透明肉色丝袜令我兴奋不止,她又特意勾引般将润湿
的小阴唇与美丽的大腿完全曝露在我的面前,我揉着她的腰,忍不住说:「妈妈
你的身材真是太棒了」。

「我要妈妈做我的老婆!」我沖口而出。

妈妈嘤的一声,投入我的怀中,亲了亲我的嘴,高兴的说:「真的吗?小老
公。」

从这句话开始,我就成了妈妈的情夫。由于爸爸是部队军官,常年在外,我
和妈妈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使妈妈常年空虚的美淫穴充实起来。

过了片刻,妈妈说:「好了!现在换前面吧!」她翻过身来,正面裸裎的面
对着我,我眼睛动也不动看着她的下体,与昨晚灯光下的样子有些不一样,现在
我更清楚地可以看到阴道内壁的经络。我的样子可以说是魂不守舍。

妈妈的正面身体特别是下腹部的那一大撮阴毛,随着她的呼吸上下移动着。

三十几岁的体形对她来说,是有点稍微走样,特别是她那肥嫩的阴唇微微张
开着,肉缝在她双腿张开时也张着,她的阴部总的是很小巧的,身材决不输于少
女的苗条,她的裸体来面对我有无穷的引力,我对她是无从挑剔的,看着看着我
的阴茎已是隆起发胀。

「来,现在从这边开始,」她指着乳房。「知道怎么按摩我的乳房吗?」
「不知道!,是不是像昨天一样」

「我教你」说着,拉着我的手,往她自己的胸部放,「这边要用揉的知道吗?」
我嗯了一声,双手轻轻的揉着她的美乳,有时也捏几下。

「感觉怎么样?」我问。

「很爽的!」她陶醉着说:「再来是这里」,她指乳头,面对那两颗小东西,
我知道无法用揉的,我改用搓的它,随后它硬了起来。

「嗯……乖老公…现在换到大腿……嗯…」妈妈的话已带有呻吟的声音了,
我坐到她的大腿边,我一直盯着那浓浓黑黑的阴毛,当我一摸妈妈的大腿,就发
现大腿上湿湿的了。

为了能方便出力,我干脆爬骑在她的小肚子上,此时的妈妈慢慢张开大腿,
我禀气凝神的看着慢慢呈现在我眼前的阴阜,妈妈现在阴部中间裂开了一条缝,
然后我看见茂盛的黑黑的阴毛之中,露出两片肉,略带暗红色的大阴唇边缘到了
中间已是鲜红色的,藉着反光,可以看出整个里面是湿答答的,正当我准备伸手
去摸时,妈妈起身了,我不得不转过身子坐到妈妈的下阴部,而她的手往我的胯
下摸过去。

「老婆……」我轻声叫着她。

妈妈温柔的在我的下部又搓又揉。过了会儿她说:「好硬喔!」「是么?…
…」

「真的好硬喔!」妈妈一直对我的生理反应,极力用她的言语挑逗及动作的
刺激着我,我反得显得不好意思,脸红红的。

我再也耐不住了,「妈妈老婆,今天你可以给我么,我要……要…要和你性
交。」我突然这样说出了口。

「妈妈今天是危险期,这样做会让妈妈怀孕的」,妈妈喘息着说。

「那妈妈就给我生个儿子或弟弟吧!」

我跨骑在妈妈的大腿根部,从妈妈两腿之中看过去,美丽的阴户已充血胀大,
微张的两片肉悬着一两滴淫水,隐约的冒出浓密的阴毛中,妈妈手握住阴茎,来
回套弄动,一手拨开阴毛,撑开那两片湿湿的阴唇,停止呼吸,缩紧肛门四周的
肌肉,来迎接这对她来说久违的男根。

缓缓的,她的手移动龟头到阴唇边缘抹抹上面的淫水,接着另一只手把勃起
的阴蒂上的包皮推开,再把龟头移到这里,引导我的龟头上的尿道口去抚动妈妈
自己的阴蒂龟头,这样一直拨动,一会儿,她的阴道开始一开一合,正是时候,
拉着龟壳卡在阴道口,顺着阴茎勃起的角度,往下坐。

我的阴茎就这么从妈妈的下体插进了进去,她的肉洞又紧又深又滑又热,我
伸手去试探我与妈交接的地方,妈妈的那里非常的湿,且有许多扭曲的肉纠结在
一起,我确定阴茎进去的地方不是肛门,正是我出生的地方。正当我在思考时,
一股感觉从我的龟头传来,我的龟壳正被妈妈下阴四周温暖湿濡的肉紧紧包住,
而龟头前端则一直碰到东西然后撑开,撑开后那东西又再次夹住阴茎,这种感觉
是慢慢的且持续着传到脑部。

一股不可压抑的热留从阴茎内部沖出来。妈妈双腿大张着,她的下体正享受
着胀实的感觉,当正想扭动屁股体验阴茎的磨擦时,突觉不对劲,阴道热热的,
回头一想,准是泄了,就在此时,我的阴茎正快速的消退当中,她还来不及反应,
一移动屁股,我的阴茎跟着滑出阴道,妈妈皱起眉头,不经意的脱口说:「小老
公,怎么这么快?」。

妈妈翻身抽了几张面纸,几张面纸往自己的小穴塞,剩下的准备帮我擦,我
的阴茎虽然已经软了,但经刚刚的磨擦还是肿肿的,年轻就是年轻,一经妈妈的
擦拭,加上残留龟头之上的精液的润滑,马上又勃起了,让妈妈又重燃希望,而
且这次又比刚刚还大还硬,她赶紧握住那根阴茎,往湿透的穴猛塞,待完全差入
时,她就开始扭动起腰部,这次我更轻松,因为不用用力,阴茎自然的被阴道夹
得紧紧的。

「喔……啊……呼……」,随着妈妈屁股越扭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我
还不知道在妈妈一阵快速的扭动屁股后,她已达到两三次高潮了,我只知道妈妈
的小淫穴越来越湿,而我的快感也从刚刚的那种经由磨擦而产生的快感转成又滑
又有节奏的从淫穴传来的缩紧快感,最后妈妈累了,声音也变小了,「嗯……

嗯……嗯……喔喔喔……好小子……呢……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嘶…
…啊啊啊。「然后倒在我身上,趴着的妈妈虽说累了,还意犹未尽的缓缓扭动屁
股,因为这种抽送不同于高潮,高潮所带来的是一触即发的舒服,而这种高潮后
让肉棒在淫穴里的抽送却是能维持一段长时间的舒服。

这可能就是让妈妈感到最特别的地方,因为一个女人的高潮必须是前中后三
种阶段都能感受到这才是真正的高潮,而今晚,妈妈是满足了,相对她,我还在
奋斗,使她依旧能从越来越慢的抽送中接受持续的刺激。

我轻轻的从妈妈的阴道中抽出阴茎,她顿时感觉到了,「嗯……不要嘛…,
这么快就要出来了,人家还要啦…再插一会儿…!!」

「别心急,现在让我好好的爱你一次」,说着我将妈妈翻身压在下面,把她
的两条大腿擡起架到我的腰上,挺起阴茎插向阴道,可是由于经验不足总是滑向
一边,我急得满头大汗,妈妈轻笑一声,「小老公,妈妈来帮你!」。伸出纤纤
玉手抓住我的阴茎,引导着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另一只手轻轻向上撸着她那浓
密的阴毛,然后再拨开她的大阴唇,我的龟头正好顶住了她发热的阴道口。

「喔……好了,老公,你要轻点啊!」

我阴茎一硬,腰用力挺进,屁股向下一压,「吱」的一声,我的阴茎整个的
没入了妈妈小小的湿滑的阴道口,妈妈顿时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刚才妈妈主动套我阴茎时我感觉她的阴道还大小刚好,现在真想不到妈妈的
阴道口比刚才的小多了,阴道壁肉紧紧地卡着我的阴茎,我上下抽动阴茎往妈妈
的阴道深处捣去,一下下的用力捅着,交合处不断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妈妈的
粉腿紧紧的缠住我的腰,两只玉足拢在一起几乎使我不能动弹,我拼命地插着她
的阴道,妈妈的淫水不断流下弄得床上湿湿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好老公……」

「妈妈,我要插死你,你爽么?……」「喔………喔……,爽爽!」

我双手托着妈妈的细腰死命地捅着她,妈妈兴奋地快活死了,不断大叫着,
一些髒话也脱口而出。她的双腿突然张开,阴道变得大了,我的阴茎差点滑出,
没想到她把腿架起到我的颈部,然后夹紧屁股,她的下阴一下子夹住了我的阴茎,
我啊了一声,几乎要射出,努力插了一会儿,妈妈伸手扶着我的屁股,「好…

…好儿子,我…我们换个姿式「。随后把我的阴茎拨出,作了一个狗爬式,
四肢趴在床上让我从后面进入她的秘处。

妈妈的姿式简直是太浪荡了,我心中一振挺身上马,这下妈妈的阴道口我清
楚可见,红红的阴唇半遮着阴道口,我用手指轻拨着阴唇,龟头一挺转动着进了
妈妈的可爱阴道了。

妈妈让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一快三慢地插她,果然很妙,妈
妈的浪叫比刚才还猛,兴奋地全身打颤,淫水顺着我的阴茎,她的两条粉腿不断
流下。

我的阴茎越来越硬,奋力捅了三十几下,再发力一沖,龟头打着颤,一股精
液射进了妈妈的阴道里去了。妈妈也大叫一声,趴跌在床上,我的阴茎渐渐小了
抽出了妈妈的阴道,压在妈妈的裸背上。

过一会儿,我下来躺在妈妈的身边,又妈妈抱起压在我身上,妈妈趴在我的
胸膛,满意的吸允我的嘴唇,「喔……」,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静静的让妈妈
的汗浸湿我的皮肤,我俩都不想动,又累又倦,都夹杂着高潮后的轻松,我们只
想眼睛一闭,让高潮在半梦半醒中消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