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里的罂粟花】(第一章)(10)

************
第一章(10)

我坐到了餐桌上,餐桌上早已摆好了一碗绿豆粥,里面的豆沙燉得又细又烂,
闻起来清香的很;盘子里还有一只卷好的鸡蛋摊煎饼,蛋皮薄嫩、里面卷着一根
刚炸好的油条,还有两片熏火腿,辣蒜蓉和甜麵酱的气味也恰到好处,桌上还摆
着一碟胡萝蔔丁碎西芹拌花生。我食指大动,一口就咬掉了半个卷饼,又连着喝
了两勺粥。

陈嫂自己也盛了一碗粥,一碟小菜,坐到了我身边。把碗和碟子放下后,陈
嫂轻声问道:「秋岩,你是有什么话想问我吧?」

我嚥下嘴里的东西,对陈嫂说道:「您猜对了,我还真有话要问您。」

陈嫂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应该是美茵他们学校的阶段家长会吧?您代替老爸
参加了是么?」

陈嫂一听,松了口气——欸,我也没准备问什么,她这么送这一口气是怎么
回事?我看在眼里,却没动声色。陈嫂松了口气,接着点了点头。

我便继续问道:「我合计着,我老爸这成天早出晚归、长期跟人喝酒应酬,
偶尔还出个差什么的,基本上也没时间管美茵,他又常年一个人,肯定有照应不
过来的地方。咱们家美茵,眼看着就要上高二了,她现在青春逆反期,这个阶段
您知道,对她来说本来就是挺关键的。这要是家里要是再没人关心他,等到全省
通考、申请大学的时候,我还真就怕她出什么岔子。所以我就寻思着从您这了解
了解美茵的情况,毕竟我现在从警校毕业,也算踏入社会了,美茵的前途算是家
里最大的事情了。」

陈嫂听了,微微犯了难,侧过脸看了看沙发上的老爸,又低下了头。

看着陈嫂的样子,我一猜就是在这种事情上她一定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父亲要求她管着美茵,而美茵却总嫌她多事。「没事,陈姐,您就如实告诉我,
我不会跟美茵提的。」我对陈嫂说道。

「美茵在学校的表现总体上讲,还好吧——这是她的班主任孙老师跟我说的
原话。」陈嫂想了想,终於开了口,「她说美茵在学校的成绩不错,每次月考在
班级里的总分都可以排到前十。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陈嫂顿了顿,说道,「只不过那个孙老师说,美茵在班级里总是欺负班上的
四个男孩子,孙老师希望家长能多管管美茵,她还说一个女生总这样,影响挺不
好的。」

「什么?美茵欺负男生?我的天——」我忍不住差点笑出声。

没错,美茵在家里是总喜欢跟我打打闹闹、而且大部分时间她都佔上风,不
过毕竟是因为我是她哥哥、我会让着她罢了。美茵一介小女生,细胳膊细腿儿的,
她又不是「金刚芭比」,能欺负得动几个男生?

「那么那个孙老师说没说美茵是怎么欺负的那几个男生?给对方欺负成什么
样了?」我问道。

「刚开始我没问,我当着美茵老师的面儿训了美茵几句——」说到这儿,陈
嫂抬起头,很委屈地看着我,「我也不是想骂美茵或者怎么样,我是在想,毕竟
在老师面前,多少改给老师些面子帮着老师说几句话么……结果美茵瞪了我一眼,
又瞪了她老师一眼,就跑出教室了。我后来就向老师打听那几个男生的情况,她
们老师说那几个男生都是平时挺老实的学生,对谁都秋毫午饭而美茵平时却总跟
一帮不三不四的女孩混在一起。孙老师还希望,家里人能够多规劝一下美茵,不
要跟那些不良少女继续接触。」

听到这话,我开始生疑。从陈嫂说的话来看,如果她说的完全是准确的,那
么首先,美茵跟她班主任的关系就不怎么好,不过要是一般的学生跟老师之间对
立,无论如何都会在第三方面前当场就数落老师的不是,用以证明自己的无辜,
就算美茵多么反感陈嫂的多事,依照美茵的性子,也会当场就跟陈嫂叫冤;可美
茵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走了,这个很奇怪。

其次,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在描述学生之间的冲突的时候,都会用尽
量中立的角度去表述两个对立学生的情况,可从陈嫂的转述来讲,这个孙老师则
是在指控美茵具有完全过错——而那四个男生居然一点问题都没有。能跟女孩产
生矛盾的青春期时候的男生,会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可能么?拿这话去哄患了癡
呆症的老爷爷老奶奶,恐怕他们都不会信。

并且,美茵周围的朋友什么样,别人不清楚,我不会不清楚。虽然我跟那些
小丫头们都不熟,但还是见过面的——上警校的时候,我利用日常休假,给美茵
送去过零食;周六周日的时候,她们还会来家里找美茵玩。那些小丫头们虽然一
个个的看着确实有些顽皮,但真不至於用「不三不四」、「不良少女」这样的字
眼来形容——我是见过什么是真正的「不良少女」的。

那为什么这个孙老师一定要包庇那四个男生呢?这里面该不会是有什么猫腻
吧?

我一边想着,一边喝着粥。而接下来,陈嫂的话让我对孙老师的话更产生怀
疑了:「……等我跟孙老师面谈之后,我就去操场上找美茵。当时美茵就在单双
槓旁边跟一群小女生坐着聊天。我觉得那几个女生挺正常的;倒是在单双槓对面
篮球场旁边休息台的四个男生,一直在盯着美茵和她的朋友那边。等我走过去拉
美茵回家的时候,那四个男生还开始盯着我——那眼神,真的让人不舒服。秋岩,
我说那眼神让我和美茵都不舒服,你明白么?」

陈嫂说着,凝视着我的眼睛。

我微微倒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陈嫂抹不开面子,没有具体形容那几个男生的眼神。但我从陈嫂投过来的目
光中,似乎能感受到,那四个男生令人厌恶的眼神里,似乎透着泛黄浓精的臭味。

美茵非要跟我学口交,该不会是因为被那几个男生要挟了吧?我心中一颤。

「那四个男生长什么样?」

「……当时我着急带着美茵打的士回家,没看清。但其中一个矮胖矮胖的,
皮肤有点黑;另一个也有点胖,没有之前那个胖,脸圆,戴个眼镜;另外两个,
一个长得很白,个头差不多也就一米五几,但是一身肌肉,留了个西瓜头;还有
一个个子很高,比你稍微矮一点,但是瘦得跟竹竿一样,鼻樑上有颗痦子。」

「陈姐,您还真是谦虚了,一下子能记住这么多体貌特徵已经足够优秀了。」
我勉强开了一句玩笑,「那个孙老师应该给您留电话号了吧?」

「嗯,留了。你稍等一下。」陈嫂接着就去门口,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
自己的手机,接着把一张图片发给了我。「这两个就是,上面那个尾号3089
的是她办公室号码,尾号4026那个是她家里的号码。最长那个是她的手机号。」

「行,我知道了。」我对陈嫂笑了笑。

陈嫂喝过了粥,便又去收拾地下室、修剪后院。趁着陈嫂和老爸不备,我赶
忙叫美茵起了床洗漱。美茵不情愿地吃了些东西以后,便背上书包去找同学做作
业。为了不让她觉得我在多事,我没跟她提起陈嫂告诉我的那些话,一来现在拿
不准陈嫂说的东西跟事实是不是有什么出入,二来我也说不准美茵跟那帮男生的
关系到底怎样。

美茵走后,老爸依旧没醒。我想了想,找藉口用陈嫂手里的备用钥匙,打开
了美茵的房门。

我点开电脑,把美茵的生日输入了密码栏里,电脑没开。想了想,我又把自
己的生日输入,密码依旧错误。

「总该不会是老爸的生日吧?」我想了想,还是试了一下:1203。

电脑开了。

美茵的电脑密码居然是老爸的生日——哼,小丫头,你以为我想不到么?

我就这样轻松地进入了主机页面,用「搜索项」快速地搜查着电脑里的各个
角落,然而,除了在她电脑「E:/ 」盘和「F:/ 」盘的两个隐藏文件夹里,
有一堆从我硬盘里拷过去的A片之外,什么可疑的东西都没发现。

看着她桌面上的其他社交网络App,我本来打算登陆上看个究竟,但仔细
一想,如果美茵的手机跟电脑进行云端并联,我这样做就很容易被发现——这事
儿不行,我得再找外援。

在此之前,我还是先给那个孙老师打个电话吧。

我拨通了孙老师的手机号码。听声音,这个孙老师应该刚睡醒,不过的确,
这个孙老师慵懒的声音很好听。「——喂,哪位?」

「您好,请问是孙筱怜老师么?我是您班级何美茵同学的哥哥,我叫何秋岩。」

「哦,美茵的哥哥,您好。」

隔着手机话筒,我分明听到孙老师似乎翻了个身,等她调节了一下呼吸以后,
她的说话声便变得更加动人。她的声音略带沙哑,但沙哑中带着很轻柔而迷离的
抑扬顿挫,而且会让人明显地感受到嘴、舌头和牙齿之间带着唾津的摩擦震动,
让人从耳道到心底都觉得痒痒的。

「美茵的哥哥……?」

电话那头又问了一句。

「哦……不好意思,刚才信号不好。」不知为何,一时间我居然有些愣住,
只能赶忙用信号不好来掩饰自己,「孙老师,我这个时间给您打电话,不打扰您
吧?」

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但是语气听起来却冷漠得很:「……用不着客套。有
什么事情您就说吧?」

於是我便又把刚才跟陈嫂问的事情跟孙老师又问了一遍。果然,陈嫂没说错,
孙老师还是那套说辞。

「……哦,原来是这样。孙老师,对不起了。我们这些做家长兄长的,对美
茵管教无方,让您费心了!」

「呵呵,您可别这么说……」孙老师假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你们做
家长的也是该好好管管了。这何美茵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欺负人,而且没事还
总愿意跟老师对着干。你们家里人把她送进学校里,不就是希望她接受学校和老
师的教育么?还有啊,何美茵的哥哥,我听您说话,应该也是个文化人吧?我希
望你多跟何美茵沟通沟通,让她以后管好自己,其他同学们的和老师们的私事,
让她以后少管。想学小说里当侠女可以,但咱们这是学校,不是什么武林江湖。」

说实在的,我被这个孙老师一大段颐指气使的话,有点动了火,但仔细冷静
一下以后,我还是心平气和地说道:「原来美茵在学校给您带来这么大麻烦,真
是万分抱歉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孙老师一听我一个劲儿地服软,也就没再说什么:「……
您也别这么说。身为老师,我没管好她,也是我的责任。」

呵呵,您还知道呢?我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您刚才说她欺
负人了,我想问问那四个男生的名字可以么?」

「你问咱们班那四个男生名字干什么?」孙老师问道。

她这么一反问,我心里对她更加起疑。「哈哈,是这么回事——孙老师,您
刚才说我们家美茵欺负人,我们家里人理应给人赔礼道歉,但我估计您也知道,
因为我父亲吧,常年东奔西走地出差,在本市的时候并不多;这美茵三天两头的
欺负人,我这个当哥哥的,总归应该替老爸出面,给人孩子和家长陪个不是,对
不对?」

我这么一说,孙老师似乎是放宽心了。她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当哥哥的,
比你妹妹情商还高不少。美茵欺负的是咱们班副班长唐书傑……嗯哈!」

刚说到「唐书傑」这三个字,本来说话声音正常的孙老师,突如其来地娇嗔
了一声。这一娇嗔,让我心里都快炸了,但也让我整个人一下子警觉起来。

孙老师也意识到了这件事,马上咽了嚥口水,紧接着,我听到电话那头一阵
翻身的声音,然后只听孙老师清咳了两声,继续说道:「咳咳……还有体育委员
钟扬——看看,这都是优秀生,还有两个……嗯……一个叫蒋义鑫、一个叫原鸣,
这俩虽然不是什么傑出优秀生,但也都挺老实的。何美茵的哥哥,其实你也不用
这么麻烦,你非要找人家道歉的话,改天有机会,你来学校,就在我办公室,我
安排你跟人家家长见个面。」

孙老师后来说话的时候,节奏明显的忽快忽慢,彷彿是在故意撩拨我一般—
—但对不起,我知道并不是。不过这个时间,大早上的,该不会是孙老师的老公
在跟她恶作剧吧?毕竟之前在网上,我也看过夫妻俩在其中一方跟别人打电话时
候,故意玩性恶作剧的视频。

想到这,我就不想再打扰下去了,便说道:「那好,就劳烦孙老师费心了。
以后何美茵在学校的事情,还希望孙老师照应着。」

「应该的、应该的。」

「没别的事情了,以后希望孙老师多跟我沟通联系。再见。」

「再见。」

孙老师接着就放下了电话。

但问题是,她并没有挂断。

确切地说,我明显感觉到,电话是从她的手中滑落的。

「……诶呀……讨厌不讨厌啊!」孙老师似乎又翻了个身,娇吟了一声之后,
语气严厉地说道,「我在这打电话呢,捏我干什么,手上还那么重!」

「谁让你的奶子长那么大的!刚才打电话的是谁?」

「嗯……何美茵他哥……」孙老师又娇嗔一声说道。

我明显听到手机似乎有被人抓起,赶紧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久久不能平静。

不光是因为我从来都没听过说话声音如此迷人心弦的女人,并且还听到了她
动人的淫叫声;最主要的是,我听到的那个说孙老师「奶子长那么大」的声音,
明显是一个十六七岁男生的嗓音。

事情大概八九不离十了,但我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我想了想,关了电脑,出了美茵的房间。然后我换了身衣服,便准备出门。

「陈姐,我有事出去一趟。老爸还没睡醒,您多照顾她一下。」

「我知道了。」在擦着厨房炉灶的陈嫂点了点头。

出了门,上了辆出租车,我便直奔大白鹤和吴小C的家。

按了门铃,没一会儿,吴小C便打开了门。这姐姐身上就批了件丝绸浴袍,
身上什么都没穿,古铜色的肌肤和那六块腹肌毫不吝惜地展露在外,一对硕大的
乳房根本都没被浴袍盖住。

「呀!秋岩,这大早上的你咋来了!快,摸摸我这一对儿D罩杯!好久都没
被你摸了。」还没等我进门,吴小C直接拉过的我的手,往她的的硬挺的双乳上
按着。

大白鹤从里屋听了,直接穿了双人字拖跑了出来——确切地说,除了他鼻樑
上夹着的那副眼镜和叫上的一双人字拖以外,也是一丝不挂的。黝黑的阴茎就在
他的双腿间耷拉着:「嘿,秋岩来了!想我媳妇了吧?」

我看着这一对儿小情侣的阵势,赶紧进了屋关了门:「你俩差不多行了!」
我意思意思在吴小C的奶子上揉了揉,然后放开了手:「我这还没进门,就弄这
么锣鼓喧天,也不怕被邻居听见!」

「怕啥!」大白鹤憨厚地一笑,「我可不怕被人听到!只不过这前后左右就
没有玩得开的老少爷们儿!要不然这屋里就不止我们两口子了!」

「要不正好!秋岩也来了,老公,你去拿片药给秋岩!今天咱仨就这么过得
了!」吴小C说着,甩了甩披肩发,伸手就往我裤裆里摸:「说吧,亲爱的,是
先给你来个口活,还是来个洗面奶?」

「诶呀放开!哥们没这个闲心!我过来是有正经事的!」

——这就是我在警校时候,最好的两个朋友。

大白鹤本名叫白铁心,在警校的时候还是我的室友,但这傢伙学的不是刑侦
也不是现场勘察,而是信息技术——本来他老早以前是想去名牌大学学IT的,
然而除了数学和电脑以外,其他的学科他几乎一窍不通,后来便来了警专;而在
来警专以前,他就自己一个人偷偷黑了本市好几个富商政要的私人电脑,以及一
些企业的局域网。可以说,这个人是一个天才黑客。

吴小C是他的女朋友,实际上真名叫吴小曦,她学的是现场勘察和解剖。也
算是警校里数一数二的美女,那张脸简直跟新加坡国宝级美女演员郭妃丽是一个
模子里刻出来的,再加上一身的健美身材,170的身高,健康的肤色,再加上
大大咧咧的性格,很受警校男生们青睐,纷纷自愿把自己的精液贡献到她那古铜
色的油亮的肌肤上。

——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惊悚?

没错,大白鹤这傢伙,有淫妻癖。

不过此时,面对小C那副迷人胴体和他们情侣俩的淫靡姿态,我心里一点对
於风月事情的想法都没有。现在我满脑子都是美茵和孙老师的那些事情。

看着我的样子,他俩也都有所收敛,让我坐在沙发上以后,小C拉着我的手
放在她腿上,担心地询问着我发生了什么事,大白鹤也给我倒了一杯枸杞水。他
自己也倒了一杯。

「秋岩,你怎么了?看你这是心里有事啊?」小C问道。

我苦笑了一下,在小C阴部绒毛上轻抚了两下,喝了口水,然后我便对大白
鹤说道:「老白,今天我主要想求你帮我件事。」

「什么事?兄弟,尽管说。」

「俩事儿。首先,老白,你能入侵别人家的电子设备摄像头么?其次,帮我
人肉搜索几个名字。」

白鹤提了提眼镜,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后一个其实一点没问题,我
只要黑进咱们警校的后台系统以后就行了,你自己就能弄,咱警校的系统是跟全
国的数据库进行连接的,是个人就能查到。但是前一个事情……稍微有点困难,
首先我不确定你要看的那个人他家有多少设备有摄像头,其次,唉,最好的办法
是献给对方打电话过去,我先利用通讯信号黑进对方手机里,然后利用对方家里
的WIFI或者局域网信号才能黑进别的设备。」

「这你不用担心,我正好有对方的电话号码。」我举了举自己的手机。

「那就行了!不过你得等一会儿。来吧,进里屋。」

说着,我便拿起水杯,跟着这一对儿全裸男女走进了他俩的卧室。

卧室里摆着一个勃艮第红的心形大床,靠着床头的墙上,挂着大白鹤和吴小
C的合照: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大白鹤从小C的身后搂住小C,伸过右臂自然
地放在小C的肚脐上,而左臂则搭在小C的一对儿乳房下面,挡得并不严实,还
可以看见小C胸部上咖啡色的乳晕和有些勃起的乳头;而小C的脸上、脖子上、
锁骨里、乳房上面,覆满了半透明乳白色的液体,古铜色的肌肤和乳白色的精液
形成了一种很放荡而唯美的对比,她回过头,闭着眼睛,深情地跟白鹤接吻这,
一手绕到了老白的屁股后面,另一手则反手握住了大白鹤的生殖器。床边有两台
电脑桌,还有两个床头柜。其中一张上面还有三台液晶显示屏。一进去,房间里
便是一股催情香水的味道,闻起来我的身体也起了反应——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一低头,地上满地用过的避孕套,床上还有两个湿漉漉的橡胶假阳具。床头柜上
还有吃完剩下的塑料外卖饭盒。

「我的天……你俩这场面弄得是不是有点气势恢宏了?」

他俩听罢,回头得意地沖我笑了笑,「昨天晚上我媳妇还想勾引一个外卖小
哥呢,但没想到给人吓跑了。」

「可不是,能有几个像秋岩这样,见到我这一身块儿不害怕的?」

「行了吧!说你俩胖你俩还喘上了——咱熟归熟,屋子也得收拾收拾不是?」
我嫌弃地看了看地上。

小C一听,对着大白鹤吐了吐舌头,然后弯下腰来一点一点拾掇着地上的套
子。我则是坐到了床上,等着大白鹤开机。

两台电脑都打开了,只有一台显示屏的电脑桌面背景,是小C躺在一块草地
上,浑身上下佔满了精液,小C美美地枕在自己的左手上,侧着身子微笑着。另
一张放了三台显示屏的电脑屏幕上,桌面壁纸分别是三张黑白写真:第一张是小
C跪在一张床上,身后的一个男人在扶着她的腰,阴茎插在她的骚屄里,而小C
正闭着眼睛,大快朵颐地用舌头挑逗着摄影师的鸡巴;第二张是小C湿着头发,
骑在一个猛男身上,骚屄紧紧地裹住了那个猛男的男性象徵,而在小C的两只手
里,还各握着一只粗大的阴茎,小C面无表情,酷酷地看着前方;第三章则是小
C闭着眼睛微笑,脸上被精液射满,两边的脸颊和下巴上,还有三只硕大的龟头
紧贴在上面。

「我的天,这照片都什么时候照的?」

「上个月小C跟我过纪念日,我俩找了个私摄照的。其他那几个男的都是从
网上应徵而来的。」大白鹤很自然地说道「你俩可真玩得开。但别说,给小C拍
得挺美。你看这光用的,很显线条……」

「哟哟哟!现在馋了?上个月我找你的时候,你不来?你要是当时答应跟着
一起照,我就不找那么多其他人了!」

「别……你这上面一共仨人呢!我何秋岩就算是超人,也喂不饱你家这口子。」

「谦虚什么谦虚!我到现在就跟你做的最痛快,你还不知道吗?跟他们也就
是为了拍照罢了,前戏都没有!」在一旁收拾着屋子的小C笑了笑,「……不过
还别说,这几个中看不中用的傢伙,一点都赶不上咱们警院的同学。除了射的多
以外,真没什么让我爽到的。」

这边说着,大白鹤伸出左手在键盘上轻敲了一阵,然后点了点鼠标,接着抬
手示意:「来吧,搞定!」

「这么快!」

「可不,比我平时肏小C的时候都快。」白鹤自嘲式地说道我想了想,坐在
了电脑桌前,敲下了那几个男生的名字:「唐书傑……钟扬……蒋义鑫……原鸣
……」

搜到了他们四个的资料,果真跟陈嫂的描述全都对上了号:唐书傑就是那个
脸圆戴眼镜的,看起来一身的戾气;那个又矮又黑的胖子是原鸣,资料上说他只
有一米六三;钟扬确实是一身的腱子肉,而且是眯缝眼;而蒋义鑫就是那个鼻樑
上有一颗痣的。

我一翻他们几个人的资料,就发现原来这几个小屁孩一个个的大有来头:钟
扬的父亲是市教育局的一个小领导,原鸣的父亲是一中的副校长,蒋义鑫的父亲,
居然是老爸工作报社的那个副社长蒋叔叔——说起来他长得怎么跟将叔叔一点都
不像;而唐书傑,这个留级一年的傢伙,他的父亲竟是屡屡出现在本市地方媒体
上的那个财政局局长唐潇。

虽然这帮孩子的家里,并没有多么显赫,但是对於孙老师那样普通的高中老
师,即便是面对这样的小官小吏,又怎敢不忌惮呢。

接下来我又搜索了一下孙筱怜这个名字。在警察系统数据库的资料上,我终
於看到了那个令我心痒不已的声音来源的样貌:那是一张温婉且端庄的脸。她有
着高挺的鼻樑、明亮的丹凤眼、瓜子型的脸庞、轻薄含珠的嘴唇,以及咬肌轮廓
分明的脸庞,照片上的她梳着大背头,后脑的马尾辫有一半搭在了她的右肩膀上
——她的脸上每一个部位,都在透露着一股自信和倨傲。

从资料上看,她出身工人家庭,后来考上了师范。31岁的她,早已是省级
优秀教师,而且从去年开始已经被评为市级学科带头人,可以说是非常优秀了。
这样的她,有一个已经结婚五年的丈夫,只不过有趣的事情是,结婚五年,两夫
妻竟然没有子女。

而更有趣的是,资料上说,她的丈夫景韦,居然也是在老爸的报社工作的。

在警校的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从一个人的档案资料里,来推测这
个人的性格、心理,以及现有资料描述未提及的一些经历。通过资料上这简简单
单的几行字里,联系起唐、钟、周、原加上孙老师这五个人,我已经从中琢磨出
来一出大戏了。

我在电脑上登陆了自己的手机云端,然后把所有的资料都保存到了自己的手
机上。之后,我把杯子里的枸杞水喝光。

正在这时候,大白鹤把他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用我的手机,给你要监控
的那个人打过去。」

我接过手机,拨通了孙筱怜的手机号。拨通以后,我还特意开了免提。

「喂?你哪位?」电话那头居然是一个男的接的。那边听起来,也是一个十
几岁男生的声音,不过跟早上我跟孙筱怜通话最后听到的那个声音并不相同。

大白鹤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看了两秒,然后对我使了个往下落的手势,我没
回答对方,便马上挂了电话。大白鹤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加载界面,紧接着又跳
入一个黑屏编程面板。

「你再稍等我几分钟,马上就能看到对方家里了。」大白鹤长吁一口气,手
上开始在键盘上忙活了起来,就像一个熟稔的钢琴家。

这时候,小C也完成了打扫,双腿一盘,坐到了我身边,跟我一起盯着大白
鹤面前那台电脑的屏幕。

「话说秋岩,这是谁惹到你了?你非要把对方的事情掌握个底掉?你该不会
是想杀人吧?」小C问道。

我冷静地看着她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小C。也不知道是在她和大白鹤两个
人的爱巢里坐着的缘故,还是因为嗅到了空气中瀰漫的催情香水、看着床头挂着
两个人的裸体艺术照,以及刚刚电脑桌面上,那么多以小C为主角的淫靡写真,
此刻我再看到只披了一件紫色丝绸睡袍的健美裸体的时候,我的下面竟然开始有
了些反应。我开始不由自主地伸手,往小C的大腿内侧摸了过去。

「杀人不至於……我要查的,是我妹妹的老师。那老师最近好像有在欺负我
妹妹……」不得不说,小C的肌肤真的很柔滑,或许这是她长期坚持健身的作用。
说话间,我突然觉得头有些晕,身子也有些燥热,我晃了晃头,继续说道:「…
…呵呵,我刚才不知道……但我现在猜得到,如果老白能入侵对方家里的摄像头,
我就能让那个女老师身败名裂。」

「成了!」大白鹅敲了一下回车键,舒了口气。

此时在电脑上最左边的屏幕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天花板的景象。看到了一个
朴素的白炽灯和白色的天花板,而没一会儿,一个身影从屏幕上闪过去。

大白鹤依旧没停歇,把手伸到背后,伸出食指对我说道:「再给我一分钟…
…」只见他在键盘上又敲下一行代码,敲了一下回车键,接着用鼠标点了几下,
三个屏幕上分别显现出了十二个分画面,一个公寓楼套间的客厅、厨房、阳台全
都展现在了我和大白鹤、小C三人面前……

当然,还有卧室。

卧室里,似乎很热闹。

「把这三个画麵点开。」

从画面的角度来看,其中一个画面应该是来自电脑,另一个,应该是最新流
行的声控AI台灯;还有一个,可能是跟台灯配套的某牌子的AI扫地机器人。

当卧室里的画面分别在三个屏幕上以不同角度展现着孙筱怜的卧室里此时的
景象时,大白鹤和小C惊讶之於,几乎要激动地叫了出来,而我则是在觉得这是
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事情:此时此刻,就在我刚才在资料照片上看到的那五张
脸,全都出现在画面里,而且是孙筱怜卧室的床上。唐书傑笑得咬牙切齿、十分
得意;钟扬则是气喘吁籲、满头大汗;蒋义鑫和原鸣都是一副享受状,两人还时
不时嫉妒地看着唐书杰和钟扬;而女主角孙筱怜的脸上,则是一会儿大惊一会儿
大喜,看似有气无力,却依旧忍不住咬着嘴唇、翻着白眼。

——没错,F市一中高二(三)班班主任孙筱怜此时此刻正在自己的卧室里,
被自己的四个学生群奸着。

「我的天!这女的真是当老师么?天生的媚骨啊!该不会是职业妓女兼职教
师吧?」大白鹤说道。

「那四个男生是她自己学生吧?真会享受耶!」看着这副淫靡的画面,小C
也忍不住舔了舔着嘴唇。

「能录屏么?」我对大白鹤说道,「我想录下来留一份。」

「没问题,我这不仅能录屏,还能听声音呢!要不要听听?」大白鹤问了一
句,但并不能我回答,他直接把电脑的音响设备打开了。

「啊……不要……啊哈哈啊啊……用力啊!用力……书傑主人和扬扬主人的
鸡巴都好大啊!……哦!天呐……怜奴的下面两个洞都要被撕裂了!」

在孙筱怜的床上,唐书傑正躺在最下面,自己的那根棍结结实实地插进了孙
筱怜的肛门里,女人的屁眼周围肌肤都快被男孩粗壮的阳具撑薄到半透明;孙筱
怜在上面,大腿分开撑着床垫,用一个倒跪的姿态用后背对着唐书傑,自己的巨
乳被唐书傑无情地蹂躏着——孙筱怜的胸部看上去要比小C的还要大,简直就是
两颗木瓜;孙筱怜下面已经发黑的阴部则是被一身肌肉的钟扬肏乾着,在他的双
腿下面的蓝色床单上已经湿成了一大片,他的腰部前后抽动的同时会带动孙筱怜
的屁股上下摆动,那样才会让孙筱怜的肛门被动地给唐书傑做着活塞运动,所以
此刻的钟扬最为吃力;孙筱怜的手里,则是握着两根肉棒,肉棒的主人,便是那
老老实实地跪在孙筱怜的一左一右的蒋义鑫和原鸣。

「我的天啊,这女人……这女人的叫床声音真好听!」小C看着屏幕,双眼
都痴了,「我也是女生我都听得湿了。」

「你湿不湿我是不管了,我是得先来一管子了!」坐在电脑前的大白鹤的两
眼也已经直了,反正他也没穿衣服,直接抓起自己的老二,坐在办公椅上分开双
腿,往后一卧,对着屏幕就开始手淫。

屏幕里,唐书傑又开始说起话来:「大骚逼!骚母狗!有这么爽吗?」

「爽……爽死我了!书傑主人……你快动一动啊!让怜奴的屁眼也爽一爽啊!」

「我不动,我就是不动!你要爽你自己动!」唐书傑跟孙筱怜对视着,淫笑
着说道。

「坏死了!啊……书傑主人坏死了!欺负人呀……」孙筱怜一边往下坐,一
边迎合着钟扬的抽插,一边浪笑着说道。

「告诉我,是你屁眼更爽还是骚屄里爽?是我肏你肏得舒服,还是你扬扬主
人肏你肏得舒服?」

「啊!啊呀呀……都爽!怜奴的屁眼和屄里都爽!……两个主人肏得都舒服!
但是……啊哼……怜奴更喜欢书傑主人的鸡巴!怜奴爱死了!好爽啊……爽死怜
奴吧!」

「还真是大骚屄啊!」唐书傑得意地笑了笑,「我说孙老师,什么时候再从
咱们班忽悠来俩女生来?让咱们哥四个爽爽?上次罗萍萍和周琳,咱们哥们都玩
腻味了,你说肏她们俩都没有肏你有意思!咱哥四个也不能总可这你玩吧?」

「哦……哦……干嘛要在这个时候……叫人家孙老师啊!好难为情……」从
孙筱怜的表情上来看,几乎差点晕过去了,但她还是努力地缓了缓神,问着唐书
傑:「……那书傑主人……这次……这次想玩班上……哪个精厕啊?」

「……你不是知道么?何美茵和韩琦琦,我都他妈的跟你说过多久了?全学
校我最垂涎的就是她俩!呼……但是看她俩平时,一个心眼坏,一个比男生都能
打架!上次我故意何美茵给我递球鞋,本来我特么想故意揩油的,谁知道这小娘
们儿在我鞋里撒图钉,他妈的!让我的脚伤到现在都没好呢!」

哈哈,原来美茵就是这么欺负的唐书傑!

——这也难怪现在唐书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好……好的……怜奴一定照办……哦……啊啊……」孙筱怜一边呻吟一边
说道。

在这一刻,孙筱怜的脸上,终於闪出了一丝於此时淫乐行为相违的不情愿。

「你记着,这个事情在下个月之前你要是还办不成,这次就还让你去跟食堂
收泔水的秦师傅肏屄去!」

「大哥,你忘了?」原鸣在一旁说道,「上次秦师傅跟孙老师干完以后都特
么犯心髒病了,到现在还在医院里没出院呢!」

「对啊,我把这事儿忘了,要不就还是学校后面那个公园里捡垃圾的老刘头
吧!孙老师我也真是佩服你,上次你在公共厕所里给那个七十多岁老头舔鸡巴,
硬是给人舔硬了!咋样,七十多岁的老头的精液好吃吗?」

「啊!啊啊啊啊……」孙筱怜似乎想起自己最屈辱的场面来,脸上更红了,
她闭上眼睛,身体的反应却似乎更愉悦,下半身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频率也越
来越快,嘴里的叫床似乎也更加强烈。

「大骚屄!说你被老头乾反应就这么大!早晚有一天给你扔咱们学校男厕所,
让全校所有男生和男老师都给你肏遍!」唐书傑说道。

「那多没意思,大哥!就应该给咱们孙老师送到建筑工地上去,让农民工肏
她;或者找一帮乞丐流浪汉,几个月没洗澡的那种,让孙老师把他们的鸡巴全舔
乾净……」

孙筱怜听着钟扬和唐书傑的你一句我一句的污言秽语,红晕从脸上红到了脖
子,下体摆动更大了,不一会儿,一股清泉从自己的下体喷到了钟扬的肚子上。

「大哥,又潮喷了!」

「哈哈哈!孙老师,你简直比红音萤都厉害,这才一个上午你就已经喷了四
次了!」

孙筱怜什么都没说,身体僵直,几分钟后,全身瘫软,躺在了唐书傑身上。

「起来,别装死!接着干!」唐书傑用力地揪了一下孙筱怜的乳头,孙筱怜
吃痛,又醒转了过来,接着无力地抓着手上的两根鸡巴。

「大哥……」在一边的蒋义鑫早就不耐烦了,对唐书傑说道:「你和二哥都
已经爽了,也让我和小鸣爽爽吧!」

「屁话!我跟你二哥爽了么?到现在都没射呢!这他妈是母狗孙老师爽了!
再说了谁让你俩昨天跟我打排位赛不好好打的?老子他妈的好好的星耀局,硬是
被你俩弄成白银!能让你俩被母狗握着就已经不错了!」

蒋义鑫悻悻地看着唐书傑,只好低下头,默默地让孙筱怜为自己手淫。

而与此同时,我突然感觉到身体里的那股燥热越来越强烈,从鼻孔里都能喷
出火来,嘴里也越来越乾。我这时也才换过神来,我自己的手已经摸到了小C的
洞口出,满手指都是小C的爱液。

「不行,我得喝口水……那什么……你们家空气真乾燥啊……」我微微收回
手说道。

此时大白鹤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打着飞机,并没有理我。「来,秋岩,就
在这,」小C说着,从床头把那个装着枸杞水的玻璃壶端了过来,「对着壶嘴儿
喝吧。」

我对着壶嘴把水灌进嘴里,嘴里终於得到了一丝缓解。可在几秒钟之后,燥
热感更强烈了,我甚至觉得双眼都在烧,下体似乎胀得更大了……

看着我的样子,小C放下了水壶,然后把自己的睡袍脱下,甩到了一旁。紧
接着,她整个人都趴到了我的身上,张口对着我就开始吻了上来。

我的心跳的也越来越快,似乎很渴望小C过来吻我,我也很热烈地迎合着,
并且我伸开双臂,毫无目的地在小C的身体上上下抚摸着。

……最后的一丝理智让我推开了小C的头,此时我的全身都在发烧。

「卧槽……不对,你俩套路我!你俩给我的水里有问题!」

小C瞇着媚眼,沖我一笑,什么话都没说,就解开了我的短袖衬衣的釦子和
我的牛仔裤皮带,张口大肆在我的胸膛亲吻着。

而坐在电脑桌前正抓着自己的子孙根冲刺的大白鹤回过头,喘息着沖我笑了
笑:「呵呵,秋岩,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水里没问题了?这两天我都在喝这玩意!
这水本身就是用鹿茸和高丽参加上锁阳熬成,之后才去泡枸杞的,本身就是壮阳
的东西;更何况刚开始你喝的那杯里,我还加了万艾可。」

他妈的!我说那枸杞水怎么比我自己泡的还多了一丝苦味!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嘿嘿!你都多长时间没碰我家小C了?今天抓住机会了,我俩怎么可能放
你走?你就好好享受吧兄弟!」

「啊——」我的人性在此时此刻彻底烟消云散。这是我在彻底变成一只欲兽
之前,最后的一句感叹。

接着我一个翻身,用双臂一扳,就把小C反过来按倒在床上。然后我迅速地
扒下自己的内裤,用嘴巴对着小C的身体乱啃一气之后,便把自己那根直挺挺、
早就胀得发酸的阴茎,毫不留情面地撞进了小C湿淋淋的蜜洞里。

「呀!好舒服啊——」小C畅快地叫了出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