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

作者:寡人 (das613613)
字数:3031





************
地下室

房间一一家五口

第一天

1月15日晴

今天我终於决定执行计划已久的事,就是强奸我的家人。

妈妈放工回来,我把她拖到我的房间绑起来,她穿住套装,黑色丝袜和黑色
高跟鞋。我把她的内裤剪下来,塞在她口中,再用胶布封住。然后从后抱住她,
搓她的胸部。突然被儿子侵犯,妈妈看来很惶恐,但挣扎不多,揉她胸部时会不
情愿地发出浪叫声,身体与腰亦微微扭动,我知道这是舒服和全身酥软的性讯息。

过了不久姊姊也回来了,她穿住套装和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妈妈被玩弄的
样子吓呆了她,我马上冲上去一拳打在她肚子上。她一吃痛,双手抱住肚子倒在
地上扭动,我马上把她的手扭到后面绑起来,然后如法泡制地把她的内裤从丝袜
内剪出来,塞在口中用胶布封住,然后把她和妈妈并排在一起,从后抱住她们。
左手揉妈妈,右手揉姊姊,或者两母女一起被我侵犯。看住对方被侵犯,她们不
禁流下眼泪,一方面是为亲人痛心,二是因在亲人面前性兴奋而感到羞耻。

其后,妹妹穿住德望高中校服,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放学回来。一见妈妈
和姊姊被绑在我房间的淫秽模样,吓得想马上去救她们。可惜立刻被我从背后抓
住绑起,再用内裤和胶布封嘴。三母女倒在床上,双脚被分开摺起来,绑成M字
开脚。淫靡的姿势令她们大腿紧贴,时而抬高,时而放下,但就是避不了丝袜底
下无内裤的耻态被我尽收眼底。

然后我拿出三件道具,令三母女不禁嘶哑地惊呼一声——她们用来满足淫欲
的用具。分别是妈妈的电动假阳具、姊姊的双头连线震蛋及妹妹的按摩棒。三件
道具其实可以同时使用,但为了延长乐趣,我决定逐件使用。於是我将它们都用
在三母女乳房上:电动假阳具插在妹妹的30B乳沟中,按摩棒夹在姊姊36C
的乳沟中,两颗连线震蛋贴在妈妈的乳头上。一开掣,三件道具呜呜地震动住,
三女的敏感部位被震波刺激,但又不愿在亲人面前发出声音而强忍,然而偶尔也
无可避免地漏出「唔,唔……」的声音。

看住觉得过瘾,我也取出阳具开始撸起来。她们的叫声一回落,我又去把按
摩器的震度调高。如是者,由低震度到高震度,层层递进,她们的呻吟声愈来愈
重。到高震度时,妹妹首先忍不住,大声呜呜地淫叫起来,妈妈和姊姊一听到妹
妹的淫叫,都不约而同地加重了呼吸,沉重的呜鸣声亦愈发增大。我知道经验丰
富的姊姊和妈妈是不容易攻陷的,所以便把她们的按摩器都关掉,她们立即吁了
一口气。

在她们喘息时,我拿出热感春药,把它抹在妈妈和姊姊的乳头上,然后坐下
来,静静地看住对三女被缚的身姿撸住阳具。很快,姊姊有反应了,她呜呜地低
叫,扭动上半身。她的乳头应该感到热热的,然后我看见她的乳头渐渐硬起来,
呜鸣声从低声转成中高声,夹杂住急速的呼吸。妈妈方面,看见她额上有汗,乳
头都硬了,似乎忍得有点辛苦。我走过去,把她乳尖上的按摩器启动,她呜的一
声,开始低声呜叫。

很快,我再将妹妹和姊姊的按摩器启动。先将妹妹的调到最高,她全身弹起,
如果不是被绑住应该已经跳了起来,她高声呜呜地淫叫,扭动身体,被绑起的两
条大腿在反複地开合,如像一个夹子一样。见状,我又将姊姊的按摩器推到最高,
姊姊呜声高叫,呼吸沉重,想把全身拉直去挣扎,双脚却被摺起绑住,只好躺住,
以M字开脚跺地。

最后到妈妈,我启动了她的按摩器,震蛋在她正在发热的乳头上震动,妈妈
深深吸了一下气,又抽搐了一下,然后不断地深呼吸。我将震度慢慢地推高,妈
妈紧贴的大腿开始磨擦,丝袜磨擦起来的沙沙声音,令我兴奋起来。随住震度推
高,妈妈的呼吸声变重,渐渐夹杂住一些低沉的喉音。当震蛋的震度推到最高,
妈妈也忍不住漏出一点呜鸣声。我见状过去,将我的阳具在她眼前和鼻樑上来回
扫抚,看住儿子那为自己而硬的阳具,妈妈娇呜一声,然后亦抵受不住春药和震
蛋的攻势,开始淫叫起来,大腿磨擦得更加有力。

看住三对动态截然不同的丝袜高跟鞋美腿,我也忍不住再次撸起阳具。

然后我将她们的按摩器除去,用自己的阳具去扫弄她们的乳头。她们都不约
而同地闭起眼,不愿见到亲人的阳具在自己身上做淫秽的事。但春药的效果未退,
所以在扫乳头时她们仍感兴奋。随后,我用姊姊和妈妈的乳房给自己撸管子,骑
在她们身上凌辱亲人令我有无上的快感与征服感。撸管子时又不忘用手指去掐她
们的乳头,每次都令她们全身一抽,发出娇美的淫叫声。

我当然还未满足,我将妈妈面朝天放好,再将妹妹抱起,要她骑在自己妈妈
的面上;姊姊则扒在妈妈上面,面朝妈妈的阴部;而我就骑在姊姊背上,一边逼
她面隔丝袜地去磨擦妈妈的阴部。我则去舔妹妹的乳头,妹妹兴奋得身体扭动,
腰部摇曳,加上阴部又紧贴在妈妈面上,被妈妈的面磨擦之余,也被妈妈的鼻息
薰住,所以更加兴奋难耐地扭动腰部。如此,即便我不再舔弄她的乳头,她仍然
会在妈妈的面上扭动。

妈妈受到妹妹和姊姊上下夹攻,下面被磨擦得兴奋,想要深呼吸,但上面又
是那被丝袜焗了整天的臭阴,难受得扭动全身挣扎。但她愈挣扎愈刺激妹妹,
使妹妹因为兴奋而压得她更紧。她呜呜作声,我知道她快要窒息了,便将妹妹抱
起,使她横卧住。她那双大腿仍在一夹一夹地自我刺激住。

最后,我解开她们脚上的束缚,为她们拍松肌肉,她们呼出重重的一口气,
以为一切都要完结。然而事与愿违,我把她们三个都拖进地下室,把春药重新涂
在三女的乳房上,更要她们面对面围起来地跪在垫上,再用大绳将三女的膝头、
腰部、胸背团团围绑起来。过后便拿一对黑丝袜裤笠上三人的头上,使三母女上
下都不能分离。最后我从后将自慰棒和震蛋物归三人的阴部,开到频律差异最大
的模式,使各自开始震起来。三女呜呜哭叫,似是浪叫,似是耻哭,似是惊嚎。

我觉得今天自己做得很好,妈妈妹妹姊姊都是美人,容易引人犯罪,但我仍
然只是玩弄她们,没有肏她们,只是轻轻的与她们玩一下。如果是外人,可能早
就肏了她们一家了。毕竟我是儿子,弟弟和哥哥嘛,我当然要对她们好一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