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枫叶红】(8.1-8.10)

……^ 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您了。」

有些尴尬地也笑了,老李很坦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刚给自己做了评价的人。

「呵呵……李老师,您这样您您地称呼我,我可是承受不起啊!不过我今天
还有事,既然我已经在这里见到您了,那过几天我就去看您,到时候您要是还想
不起来我是谁的话,我会在您那等您把我想起来再走的!」

说着,墨镜又戴在了脸上,一声清脆的再见,人也飘然而去了。

又抬手摸着鼻梁子,老李有些无奈地看着飘然而去的背影苦笑了。

也是啊,一个从来没有一点印象的人站在你的面前说她认识你,而且还似乎
对你非常的熟悉,这的确是需要好好想一想的。

第08章:水浑了,不摸也行(5)

面前的走廊通向两个地方,直接走就进了咖啡厅,往右转是去卫生间,稍稍
迟疑了一下,老李就往右一转的朝卫生间的方向去了。

「菲儿!你个小妖精!你被抓到啦!」

背对着自己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弄什么的影子一进入眼中,老李就轻手轻脚地
走过去,来了个突然袭击。

影子猛地一震,连手中的手机都差一点给扔了,不过听了老李说的话,没有
再做下一步动作的影子不回头的问道:「你确定吗?」

好像某个电视猜想节目的主持人王小丫,总是用这样的口气问她对面的那个
人,可是当有人背对着的时候也这样问,心突地跳了一下的老李赶紧就松开了抓
着影子的手。

「是……是菲儿吧?」

衣着和死背影都和菲儿几乎完全一样,可是被一句确定吗给问的有些没底儿
的老李,只能先等着她给的确定。

「不敢确定了吗?」

这和菲儿极似的声音又用了疑问句,看来这样考验一下老李也是一种不错的
选择。

什么都像还不敢确定吗?那是今天前的老李,而在今天的老李没有多想的,
双手环在了影子的小腹上,头从后面垫在了影子一侧的肩膀上,老李柔声的说道:
「小妖精!你会七十二变吗?」

「放手啊!你才是死妖精呀!」

僵了一下的影子,急促地说着的时候,也猛烈地开始挣扎了。

「好菲儿,你就不要闹了嘛!你……」

抓住了就不能让她飞了,更何况是在装模作样开始撒娇的小妖精啊!于是,
老李不光是双手环的更紧了,而且那不安份的大手也沿着影子的小腹到腹股沟下
端地揉摸着。

「快放手啊!我……我才不是什么菲儿的!啊!你……你个流氓!你快放手
啊!

你……「如疯了一样挣扎,打断了老李正说着半截的话,已经喊起来的声音,
现在可是连愤怒带惊恐的一点藏猫猫的意思也没有了。

「你不是菲儿吗?」

非常惊讶更是疑惑的,老李把影子的身体搬过来就大睁着俩眼地看个究竟。

「流氓!」

被老李搬过身子和他面对面的影子,一声怒叱地也挥手就是一个嘴巴地抽了
上来。

一个传说中的金刚铁板桥,影子叉开五指的芊芊玉手扫着老李的面皮就搂了
过去,再一个大的后撤步,老李就和正面对着自己的影子保持了安全距离。

「啊!你不是菲儿啊……」

是不是老李同志做戏能做的如此逼真不知道,反正是老李从这开始的一通低
声下气的赔礼啊,自责啊,道歉啊什么的,让已经暴走了的影子终于不再有扑上
来吃人的意思了。

嘭!看到影子不再暴走了刚要暗出一口气的老李,在一声闷响中屁股上重重
被人踢上一脚。呯!刚要转回头去看身后谁在偷袭,老李膝盖上一阵的剧痛在另
一个声音的伴随下传遍了全身。

踢屁股的是菲儿,踹了膝盖的是影子,不过她俩现在手拉手站到了一起,身
边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看着呲牙咧嘴的老李在笑个不停。

「是你们自己要来耍弄人,现在把自己绕进去了怎么还要怨别人啊!」

当一个身着旗袍的人走过来嗔怪菲儿和影子的时候,老李也在疼痛中缓过劲
儿来,只是在菲儿叫着旗袍女人小姨,影子叫她妈妈时,老李还真是给弄糊涂了。

是啊,菲儿从来没说过她还有什么小姨的啊!还有,这个站在菲儿身边现在
就是偷看自己一眼都脸红的影子,菲儿也一次都没有提起过啊!还有,这个影子
怎么会和菲儿长的这么像啊!老李满脑子的问题还没有转完,旗袍女人已经优雅
地走到他的面前,一只玉手半抬地浅浅的前伸,她微笑着看着老李说道:「你好,
我是菲儿的同学谢杨的妈妈,很高兴认识你。」

「您好,您好,我是李丰,也很高兴认识您。」

恍然大悟!菲儿说过她上中学时有个同学和她长得非常像,而且俩人还经常
互相客串地去捉弄人,不想今天不但见到菲儿的这个同学,还顺手捎带地认识了
一下这位同学的妈妈。

「嘻嘻……李丰叔叔,那认识我你是不是也很高兴呀?」

一直笑着看着老李的那个小女孩,在同学妈妈和李丰相互介绍完,就调皮地
站到李丰的面前,微微的斜着一点小脑袋地问着李丰。

「呵呵……很荣幸能认识你!但是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老李同样是笑着,不过笑中的话语却透着一分的认真。

「我的名字叫曲柔,不过李丰叔叔你一见面就问一位女士的名字,是不是有
点唐突啊?」

自我介绍很干脆,不过指出缺点的时候也一点不拖泥带水。

「呵呵……美丽的曲柔小姐,你能原谅我刚才的唐突吗?」

依旧是微笑的老李,不过很是绅士地微微屈身的姿态,倒是把有点优雅的动
作做的像那么回事了。

「小柔!你又瞎闹啦!」

旗袍女人似是嗔怪地说着曲柔,不过眼角瞟着老李的时候,还是隐隐地含着
一丝笑意。

几个蓝眼高鼻的人走了过来,站在过道上的人出于礼貌地给人家让开了。也
就是这样的一个过桥,让老李他们这几个人终于放下了生分,一起来到了咖啡厅
中。

一次也不正眼看老李的谢杨,看老李就像看远古生物的曲柔,还有如老李不
在眼前的菲儿,能正常对待老李的人只有坐在他身边的旗袍女人了。

年龄差不多,彼此间的印象还不错(至少老李自己还这样认为)话题从眼前
的三个孩子身上开始,老李与旗袍女人聊了起来。

摆手让前来询问的侍者退了下去,菲儿还是不看老李的提议大家该去吃饭了。

机场外餐厅的二楼,是经营中餐的,菲儿到这里跟侍者说了几句,侍者就引
领大家朝定好的座位那边走去。只是大家正走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楼梯上急
促的传来后,几个人就如被狼撵着一样呼啦一下子冲了过来。

看到有人直冲过来,动作快上一些的老李跨前一步,挡住在自己这些人最前
面的不说,还顺势就抬腿一脚,把冲过来的几个人中前面的那个,给踹了回去。

也难怪的,忽然间看到有人手中拿着亮闪闪的东西朝你冲过来,老李这样的
反应纯粹是下意识的。

被踹回去的人让跟着他一起跑过来的人,七手八脚地给按住了,当老李看到
那那掉在地上的亮闪闪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致命武器时,那几个按人中的一个
已经走过来和老李道谢了。

十分钟后,一个很高级的人物所乘的飞机要从机场降落,而被按倒的这个,
却是因为在二十分钟前降落的飞机上,有一位非常出名的影视人物要在机场开新
闻发布会,可是因为和大人物来的时间稍有冲突被延后,他急不可待地冲上来想
见见自己的偶像,没想到被人给踹了一脚不说,看来是被拘留几天要免不掉了。

英雄护美?这样的事情让勇于挺身的老李真是哭笑不得!是呀,人家就是要
看看自己偶像,你来踹人家一脚,那算怎么回事啊?

又是一个意外的插曲,只是四个女人中菲儿是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
谢杨是一脸的怎么就你多事啊!而她的旗袍妈妈,那似乎总是在眼角上带上笑意,
才会把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的眼神瞟向老李,夸张而崇拜的都写在了脸上,小曲
柔就拉着老李的手一遍遍地求证,老李刚才踹出的一脚,是击中了那个人还是踹
到了肩膀上。

老李,做了一件说对不对,说错不错的不出彩却有人喝倒采的事儿,心情就
像这四个女人脸上各异的色彩那样,什么不是味儿的味儿都有了。

只是老李做了这件事的唯一好处,是机场外餐厅中餐部的经理来了,一个是
为刚才的事情再次致谢,一个是为老李他们这几个有些晚的中餐,免了单。

白吃一顿午饭还有人不高兴?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经常提到的众口难调呀?

大人物身边前呼后拥还要加呢上长长的迎接队伍,他们刚刚折腾了十几分钟
走了,一阵喊着叫着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了,是那一大群等在餐厅外面的粉丝们在
偶他们的像了。

老李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即使如梅兰芳这样的大家他老人家只是品其戏,而
不去评其人。老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态度,倒不是因为他对梅兰芳本人有什么成
见,他的成见是来源于对这样一个行当的综合评价。而这样的综合评价,也不是
老人自己有什么心得,那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一点点品评出来的。

说无情,也说戏子无义,当杜十娘等人说凡是都有例外的时候,也会有人说,
狼在饥饿的时候会吃人的,可是狼同样在自己饥饿的时候,也曾经把人类的孩子
养大。所以说,凡是不要用例外来说事,因为一种事物大多数的表现,才应该是
真实的表现,例外仅仅是例外,没有什么可以让例外成为主流的。如今这个物欲
横流的世界里,例外已经如远古的恐龙那样需要回忆了,而且越是用利益来衡量
世界平衡的时候,例外就需要更久远的回忆。老李爷爷的那代人,或是他们爷爷
的年代里,有些敬而远之地叫了一声戏子,是他们对演艺界的统称。现在的演艺
界包上了一层华丽的外衣,也就愈发地让人不知道去哪里找例外了。

这样的心态影响着老李,所以在小曲柔连饭都顾不上吃的要出去看,而其他
三个女人也有了冲动的时候,老李就大口大口地吃起饭来了。

老李这样自顾自的表现,极大地伤害了四位女士的热情,不过这次是三个女
人对老李表示了遗憾,一个女人对老李是一会就撑死你了!

说什么都有些晚了,因为外面粉丝们的声音已经渐行渐远了,四个女人在更
多遗憾的心情里,也开始把吃饭当成了现在的主题。

飞机如期抵临,大家都在安全通道的出口那里,等待着准备迎接的人。

今天,菲儿的眼神比老李好了许多,因为菲儿都叫着地疾步迎上去了,老李
还在攒动的人群里努力地找着亲家母的影子。

看着和菲儿抱在一起那个,在看看不知道怎么就神情隐隐复杂起来的旗袍女
人,老李现在惊奇的发现,那个和菲儿抱在一起的人,居然和旗袍有着如此相像
的神似!

是一种神似,但是只有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你眼前了,你才会恍然而发,原
来这两个人真的很像啊!

旗袍女人和菲儿的妈妈这样的神似,而菲儿和谢杨却真长得非常的相像,而
且现在再仔细观察的话,小曲柔居然和这四个女人都有一点想的地方,难道说这
两家人以前是一家人吗?老李由不得又仔细地对照了起来。

菲儿和妈妈的拥抱分开了,老李的没什么结果的对比工作也告一段落,一脸
微笑菲儿菲儿妈妈却在看到了旗袍女人后,那笑容在脸上凝了一下地就淡了下去。

这样开始的微笑如烟花在夜空绽放,当它凝了,淡了也让人的心都沉在了幽
远的夜空里。两个女人之间也许有很多的东西需要解开,但是,不喜欢让别人的
隐私成了自己探究的目的,老李笑着的朝亲家母迎了上去。

旅途是不是劳累,等待是不是难耐,你这些日子好吗?我最近过的还可以…


热而不烈的问候,平而不淡的关心,两亲家之间简单地一个过渡,把刚才有
些冷的东西吹淡了不少。

在谢杨和曲柔都迎过来和菲儿妈妈一番的亲近之后,旗袍女人和菲儿妈妈终
于也面对面了。有了老李这个亲家适时地缓冲,也有了谢杨和曲柔更深的过渡,
面对面的两个女人,都各自地点了点头。

亲家母上了菲儿的车,而到现在还看着老李非常刺眼的谢杨,也就跟在了她
们的车上。老李是司机,旗袍人和曲柔就坐上了他的车。

下午的时间,城市里车流还依旧是川流不息的时候,却少去了许多的拥堵,
四十多分钟的时间又穿过了整个城市,分乘两辆车的一行人进了李家的大院。

车上听了菲儿对现在李家简单的介绍,下车了菲儿妈妈和谢杨就是有了心理
准备,不过这样大的一个李家还是让她俩大大的惊异了一下。可是对于坐了老李
一路的车,却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的旗袍女人和曲柔来说,这简直是有点震惊了。

田蓉去了学校,因为学校不论在什么时候,最好都要有个人来主事儿。于是
在李家的大院里迎接客人的,就是老李的小姨在前,铁奕随在其后,剩下的小竹、
玉蓉、谢欣、清雨和大梅都一字排开地成了欢迎的行列。

以前来李家看女儿,菲儿妈妈总是因为李家人口太少了,而怕女儿孤单了,
谁知道才一年的多的时间,忽然比以前大了数倍的李家,却因为眼前这样简单而
热情的场面,处处显露起生气来。

家宴,就是家里人一起动手吧。厨房里是老李掌勺,铁奕和大梅加上什么事
都要掺合一下的玉蓉,给忙里忙外地打起了下手。

一边走一边说,老李的小姨引领着菲儿妈妈和今天刚来李家的几位客人,由
菲儿的陪同下在李家的园子里慢慢地转着,而谢欣、小竹和小茹就趁着眼下的空
当,为新来李家的几位客人收拾起了起居的房间。

余晖映着西边的天空,竹梢在清风中摇曳,李家园子正堂里的笑声也从窗子
里传了出来。

菲儿、小竹陪着菲儿的妈妈,和玉蓉不知道怎么有了共同语言的旗袍女人,
被玉蓉拉到她的房间里。从进了李家的园子就兴奋着坐不住的曲柔,现在也不知
道和小茹钻到园子的哪里去了,老李在帮着谢欣和大梅把餐具收拾到厨房里,就
出了房间来到了园子中的凉亭边。

老李是来凉亭这边吹吹风(可不是大晚上地来到月亮地里喂蚊子)也顺便散
散步地舒活舒活身上的筋骨。

有月亮的晚上可不一定是晴天的,如在云中穿行着的半个的月亮,现在就躲
到云彩的后面。刚刚还十几步外能把东西看个大概,现在已经是昏昏暗暗的了,
稍稍对视觉的反差不太适应,老李想转过假山回自己住的门房那边。

「是姐夫吗?」

老李刚走到假山的边上,一个模糊的影子已经开口在问他了。

「哦!是玉蓉啊!就你自己在这边吗?」

有点惊讶,不是被忽然出现的人给吓着了,而是因为本来和旗袍女人在一起
的玉蓉,怎么这么快就在这里出现了。

「嗯,就我自己在这里。」

昏暗的夜色里看不清人的脸,似乎也是这样的昏暗让玉蓉的声音也低沉了起
来。

「在这里坐坐吧,咱们一会儿再回去。」

本来和玉蓉就相隔不到两步,说着的时候老李已经来到了玉蓉的身边,拉着
她的手合她一起坐在了假山边的石凳上。

「这里有风的。」

中原的六月晚上的风很硬吗?这样问题老李是不会去问,但是要在这么大的
园子里给玉蓉找个背风的地劲儿,好像还挺容易。

拉着玉蓉的手,老李和她在假山这里钻钻转转的,就转到了假山中真是背风
的地方。

三面环着假山,一面对着一丛茂密的凤尾竹,在刚好坐下两个人的背风地儿,
小姨子慢慢地靠在了姐夫的肩膀上。

谁也没有说话,因为很多的话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什么都没有再做,因
为不知道做什么才是对方真实的心意。

姐夫和小姨子干坐着,可随着夜风飘过来的声音里,姐夫和小姨子在互相看
了看的,才知道有人在他俩的不远处,说着也做着的。

「是朝这边来的吗?」

「应该是吧,咱俩刚才听见的说话声部就是从这边传来的吗?」

「就是呀!我刚才听声音也是在这边的,怎么现在就不见了?」

「那他们是不是回去睡觉了?」

「不会的!咱俩来的这条路是回卧室那边的,他们要回去就一定要从这里回
去的。」

「那他们会不会去别处呀?」

「不会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