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绿母(1)】

s的速度下,没二十分钟就下完了,
我从抽屉掏出卫生纸,解下裤子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这部片子。

片子的内容讲的是四十六岁的太太由于丈夫阳痿得不到安慰,饥渴难耐,有
一天太太出门买东西,在她不在时,儿子的朋友A来到了家中玩,就在A上厕所
时,太太回来了。

太太搁下买的东西,直奔厕所,看见了正在上厕所中的A的肉棒,虽然立刻
退了出来,但脸上此刻却充满了欲望,不得不说这位女优演的真的很传神。

这时太太走进了客厅,脑补出了替A口交的白日淫梦。

而就在A刚射出时,画面一转,是儿子在推母亲,原来A已经回家了,而儿
子却看见了在客厅发呆的母亲,便上前来询问。

这时母亲侧面打听了些A的情报,得知A是个学习很好的孩子,便要求儿子
再带A来家中游玩。

在晚上有一场自慰的戏,这位女优在高潮后,拔下了熟睡中丈夫的裤子,紧
盯着胯部。

这时有了一个特写镜头,可以让我们看清这个女优的细节,她的脸蛋上虽然
有些岁月的痕迹,但是却仍旧非常美丽,看起来就像三十左右不像四十六,眼里
满是欲望的火光,但却转瞬即灭,变得神情凝重,开始抱怨丈夫的那活儿太小,
不满的为他穿上,开始睡觉。

画面转眼间蹦到了四天后,A再度来到了家中。这一次,太太借口要与A商
量下教儿子学习的理由把A叫到了客厅,并给了A一杯红茶,这时太太突然把茶
打翻,茶都落在了A的裤子上,太太急忙跪下把A稳住,用嘴拉开裤子拉链将A
大大的肉棒掏了出来,自顾自地舔上了。

「怎么会有这么淫荡的女人!所以说AV都是瞎拍!」我忍不住评论道,但
此时却掏出了肉棒开始撸了起来。

影片中A虽然显得有些慌乱,但是却被激起了兴趣,甚至用手摁住了太太的
头配合起来。

然而这时镜头从近景逐渐拉远,发现和式的推拉门开了一道缝,有双眼睛正
盯着这里,啊那是儿子!此时他正盯着这里,目不转睛。

画面移到了儿子的视角,在走廊中他跪坐着,紧盯着正在侍奉同学的母亲,
手却不断地撸着他那短小的包茎肉棒,表情很复杂,又激动又愤怒又有些惊愕。

这部AV的演员都很不错,简直可以去演黄金时档的电视剧!

随后镜头又转回了不伦的两人,母亲如同一匹猛兽般,移动着她的头,不断
地舔着A的肉棒。

不一会儿,A射了出来,浓厚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太太那耐看的脸庞上,浓厚
极了,A还用太太的手将精液抹了太太一脸!

接下来,A和太太开始了做爱。

A把太太居家时穿的牛仔裤用剪子剪出了一个窟窿,太太居然只穿了一件薄
薄的黑色丁字裤。

然后A君右手手指插入了太太的紧致小穴中,这部影片太精彩了,我一定要
看下去!立山医生一定要肏爆我妈!妈妈就是个淫荡婊子!等等!?为什么我会
这么想,嘛算了吧,这部片子太精彩了,忍不住看下去了!

A的手指抽插了一会儿,妈妈就高潮了,妈妈虚弱的躺在沙发上,用迷惘的
眼神看着王立山。

立山笑了下,掏出了在裤裆内憋坏的鸡巴,那肉棒又长又粗,大概要有24
CM长,婴儿胳膊那么粗,大极了。

妈妈看见了肉棒更是高兴坏了,立刻翻过身来,撅起屁股对着立山,趴在沙
发上。

「立山!快来插……晓苏的……淫荡的肉穴啊!」妈妈喘着粗气对立山说道。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啊,为什么我会认为那个女优是妈妈,那个同学是王教
授呢?这太奇怪了吧!而且为什么片子里说的全是汉语!这太不可思议了,一定
哪里有错啊!但是我干什么要考虑这些?看下去再射几发精液不就好了,跟我没
关系啊!

「嗯,你刚才叫我什么?贱货?」立山很不高兴,停止了向前挺腰的动作,
对妈妈说道。

「主人!我错了!请原谅我,快点给我吧!」妈妈一脸痛苦地说道,但开始
摇晃着她那匀称美丽的肉屁股,想要勾引立山。

「哼,这还差不多,对了你要什么?说清楚点啊!」

「主人……我要您……粗壮、坚硬、有力威武的大肉棒来插晓苏的沾满淫水
的贱货阴道!」妈妈依旧摇晃着她的屁股,说着粗俗不堪的淫语请求立山的肉棒。

「这样还差不多,来,屁股撅好了,主人的鸡巴接好了。」

「啊……啊……唔……啊……呃……好大的鸡巴……穴都要给插裂了……轻
点啊……不对……大力点……使劲儿啊……肏……」

完全想不出来平常端庄贤淑的妈妈竟然说出这样的淫语,不过好棒!但是心
里却总有种阴翳的挫败感,不过妈妈表现真好,这么淫贱……

「不错,晓苏……这两周的调教让你和之前完全不同了,没想到顺产生了四
个孩子小穴还能保持紧致,你真的是可怕啊。怎么样,我的鸡巴?」

「啊啊……太大了……跟我们家那两个傻逼比强太多了,一个阳痿老公,一
个短小儿子真是不中用……都是主人的帮助……贱妇晓苏才能找到做爱的快感啊
……啊啊……呃………窝再也不想被那个傻逼儿子碰身体了啊……什么儿子啊
……宁群系废物啊(完全是废物啊)……主人快……插爆我!」

妈妈大声地喊着这些话,努力地侮辱我和我爸爸,我默默地手淫这支十厘米
的短小鸡巴,是啊,只有主人才能让女人快乐,我完全没资格去摸妈妈的丝毫啊!
我这样的废物男人,真想让姐姐们也尝尝这样的快感。

「淫女处长。」这时主人爸爸说出了了关键词,画面也分成了两半,一半是
主人爸爸抽插婊子妈妈,一半是婊子妈妈双眼失神,但却依旧保持着被抽插时的
淫荡表情。

「性奴李晓苏进入深度催眠状态,请主人吩咐。」妈妈不带丝毫感情,稍有
气喘的说出了这句话。

「很好,正在抽插你的人是谁?」

「我的……主人……王立山,废物儿子的……主人爸爸。」

「马昊是谁?」

说完这句话,主人把手伸到妈妈的胸部上,玩弄她那巨乳,捏着妈妈那挺立
的紫色乳头。

「我的……短小肉棒……儿子……主人的……玩物之一。」

「很好,那么现在你醒来后会想起过去我催眠你时的所有记忆,但你仍然会
遵守我的命令,不会伤害我,不会拒绝我。我现在会开始倒数,当我数到10,
你会清醒,并会想起一切,知道吗?」

「是……想起所有……遵从命令……数到10醒来……」

「那好,1、2、3、4、5、6、7、8、9、10!」主人说完这话,
妈妈醒了过来。

「王立山……啊……你个人渣……唔……你身为……医生……大力点!呸!
却……玩弄我的身体……还玩弄我的精神……你快解除命令……否则!」

「否则怎样?你倒是说啊!」

「否则我就让你进监狱……啊!」

「呵呵,你先让自己能脱离做爱再说吧!现在你可以干

自己想做的事,唯独不能伤害我。」

「啊……你这个垃圾……不要再插了!」

「呐呐,你看啊,我刚才可是下命令让你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了。」说罢,
主人停止了腰部摆动,也停止了揉胸的动作。

然而妈妈却没有停滞的意思,却自己摆动着自己的腰,不断发出啪啪啪的声
音。

妈妈把头转了回来,看着自己的腰不断摆动。

「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呜呜……停不下来啊!肉棒好棒!什么报
警……阳痿老公死就死了啊……哈哈哈哈……我是淫荡的人妻啊!」妈妈一脸绝
望得表情,还加大了摆动的力度。

「主人,对不起!我早就忘了那个阳痿老公和短小儿子,啊!啊!!啊!!!
要丢了啊!阳痿老公什么的死了真好啊!」说罢,妈妈的交合处流出了许多的水,
而妈妈手也无力撑住身体,撅着屁股,主人的鸡巴也慢慢地滑出,皮沙发上满是
淫水与精液的残留物。

「淫女处长,屏幕那边的你,玩物儿子哦……」

就这样,我失去了意识,直到晚上。

「醒来吧!」主人说出了这句话,我醒了过来,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主
人和妈妈在我的房间内,同在的,还有隔壁对我们家照顾有佳的王阿姨,王晓雪。

王阿姨今年42了,和我爸爸是同一个单位的,早年是刑警后来当了文职,
现在和丈夫离异,自己带着一个女儿过日子,女儿在寄宿高中上学。

因为是警察,身材保持的很好,虽然有点赘肉但不会很明显,面容虽然保持
的不好,但却不能看,反而很耐看,越看越喜欢,平常我会偷她的内衣手淫。

妈妈穿着一件死库水(日本旧式校园泳衣),只不过阴道处和两个胸部的地
方都被挖了洞,隐私部位全露,脚上穿着黑色长筒袜,王阿姨则是穿着一身女士
西装,但是脚上却穿着高跟鞋,黑色的连裤袜在膝盖处有些破损,一副刚下班的
打扮。

我立刻跪了下来,说:「儿子马昊像主人请安。」

假如我能看见自己的表情,一定是卑贱无比的。

「没事了,起来吧。视频你已经看到了,现在你妈妈已经正式成为我的性奴
了,你隔壁的王晓雪,我刚刚收的女奴,她会帮你好好「服务」算是补偿下你妈
妈变成我的狗奴了,不过你还有三个美艳的姐姐呢。」主人对我说道。

「我的妈妈是狗奴,生下的女儿肯定也是狗奴,主人我这个贱儿子怎么敢奢
求王阿姨这样的美艳熟女呢。」

「真是够贱的,我催眠你的时候不是说要拿出你真正的想法对待这件事的吗?
没想到你真的是个贱货啊,也罢,王慧给你的只是「服务」哦。她可是个不错的
奴婢胚子。」

「多谢主人夸奖!」

「现在你给正坐,要向一个日本人一样哦。」主人说完,我立刻跪了下来,
留下一条缝,我知道主人是要玩妈妈,我身上的衣服早已脱光,但我并不惊讶。

「王慧,去给你苏姐舔逼。」

王阿姨脸上露出欣喜神色,跪下舔我妈妈的逼,而主人坐在床上,让妈妈给
他口交,于是妈妈用手撑着地,两只腿分开,胯下是王阿姨在舔逼,因为快感时
不时腿软一下,而王阿姨则是专注地舔着,时不时抖一下,那是忍耐着快感。

「唔,嗯。晓苏不错,口交的技术进展很快,晓雪可不能自慰哦,两只手时
不时的要揍晓苏屁股用哦。对了小昊,你也不能打飞机哦」

「嗯!」王阿姨只能用鼻子大声地回答,更奋力地舔着妈妈的骚穴,还时不
时打妈妈的屁股,让妈妈本就无力的腿更加无力。我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将两
只手压在了屁股下。

「唔唔……嘻嘻……嘬……主人的肉棒,这个腥味,晓苏最喜欢了!唔…
…蛤打(好大)……唔唔……米味(美味)……唔……咳咳咳……呜!」妈妈一
边勤奋地替主人口交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接着主人按住妈妈的头,玩起了深喉。

妈妈不断地咳嗽,过了几秒流起了眼泪,把妆弄花了也不在乎,手也没有本
能的挣脱,又过了五秒,主人松开了手,妈妈吐出鸡巴,喘息了下。

便又投入到口交工作中,妈妈吞吐着主人大大的龟头,不时用舌头绕着肉棒
旋转,将这个肉棒打湿,一直延伸到了睾丸,将一个精袋整个咬入,然后吐出,
咬向另一个,随后又开始了吞吐肉棒的工作依次循环。

「唔……主人的肉棒太大了……唔唔唔……嘻嘻嘻……嘬……都快窒息了啊
……但是这样拆架组爱啊!(这样才叫做爱啊)……腐腐……达肉办几系办(大
肉棒就是棒)……短小儿子……阳痿老公……逼补里啊!(比不了啊)!」

说完这些话,主人的肉棒一阵抽动,射了出来,一些随着妈妈的嘴角流出来,
妈妈也是不断地吞咽主人的精液,这时王阿姨停下了舔逼的工作,跑去舔地下的
精液。

当精液都舔干净后,主人走到了我面前,说:「不错嘛,短小的包茎儿童肉
棒都勃起了嘛,但是完全没有出头嘛,呐晓苏,你这个贱儿子可是要不得不让我
出手帮忙发育了哦。」

「对呢,我老公是阳痿,儿子是包茎,真的是太差劲了,这一家的男人都是
废物呢,再加上我天生淫荡,性生活完全不行呢。拜托了,主人!」

妈妈这时激动地主人说道。主人很高兴,招呼妈妈来我面前。妈妈顺从地维
持着刚才那样四脚着地的姿势爬了过来,屁股依旧高撅起,让我能舔到逼,而主
人在这时插入了进来,我的头正好碰到他们的交合处。

「小昊,来舔我们的交合处吧,记住还是不能自慰哦,对了,晓雪,要好好
地「服务」小昊哦,也可以自慰了。」主人下了命令,我立刻开始舔妈妈和主人
的交合处,时而舔妈妈紫色的骚穴。

而王阿姨则是坐在了地上,一只脚脱掉了高跟鞋,一股酸臭扑鼻而来。

原来王阿姨是个大汗脚,我早就爱上了这股臭味,我的小鸡巴更加挺立,这
是王阿姨要给我足交吧,王阿姨左手支起了身子,右手将窄裙掀起,撕破了连裤
袜,开始自慰,嘴里还咬着妈妈的乳头。

突然王阿姨穿着鞋的右脚踩住了我的睾丸,右脚高跟用力地踩着,还会踢住,
而左脚则是大拇指与四指分开夹住我的幼儿阴茎,用力将包皮撸下。

「啊!,痛死了!痛死了!」我忍不住大喊起来。

「嘿嘿,这就是我给你的『服务』了!谢谢我吧,小昊,为了帮助你发育啊!」
主人邪笑了一番,接着继续开始插妈妈。

「啊……谢谢……主人……帮狗奴……的儿子发育了……主人快点……使劲
儿……最喜欢大肉棒插了……」妈妈听了后高兴地淫叫道。

「小昊,你这个贱货……阿姨的臭脚不是你最喜欢的吗……现在可是在帮你
足交啊……淫贱儿子……蛋蛋很爽吧!」

这时王阿姨又用力的踢了我的睾丸「从以后开始,你的骚姐姐们,臭婊子妈
妈……会一直被主人玩弄……臭脚的贱货阿姨啊,会一直……狠狠肏你哦……我
可是主人……最得力的公猪『服务员』呢!」

王阿姨的两只脚开始在我的鸡巴上撸动着,包皮就这样不断地在丝袜与粗糙
鞋底下相互摩擦,酸臭与腥臭在我的鼻尖交汇,听着妈妈的淫乱叫声和王阿姨的
呻吟,抖M的我不一会儿射出了精液,射在了王阿姨的丝袜脚,一部分射在了妈
妈的肚子上。

「你这个废物!」王阿姨和妈妈同时吼了起来,王阿姨更用力地虐待着我的
睾丸,而妈妈则是不断辱骂着我。

「你这个垃圾……没想到……你不但阴茎短小……人贱……还他妈继承了你
那个死鬼老爸是个阳痿……你真是差劲透了!要不是主人……我还真不知道…
…这日子怎么过啊……马雨桐和你关系……那么好……真的是……太难了!能做
主人的精液便器真是太棒了……晓雪你真可怜,要给这种『废物』服务啊……啊
……啊啊!」

「真是的!这样就射了,我完全都没高潮啊,给我继续!」

王阿姨脱下了丝袜,起身将裆部塞进了我嘴里,两只脚扔的地方放在了我的
鼻尖下,在王阿姨湿臭的丝袜,和主人与妈妈的腥臭攻势下,我又硬了起来,王
阿姨高跟鞋都穿上,继续给我进行淫虐足交。

「废物,爽不爽?你只适合这样的足交,真可怜,等我女儿回来用运动鞋你
就会更爽了。」王阿姨停止了自慰,专心帮主人欺负妈妈。

三十分钟后,主人和我同时射了出来,主人刚刚第二发,我已经第六发了。

主人从妈妈的小穴中拔出阴茎,然后说:「小昊,来帮我把鸡巴舔干净,晓
苏、晓雪,你们两个先趴在地上。」

接着,主人站到我面前,我张开口帮他清理那长长的,令人羡慕的黑鸡巴。
上面满是我妈妈的咸淫水,我认真地舔着,不放过每一寸,终于把精液和淫水舔
干净了。

主人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高兴地说:「不错,果然是个贱货,而且你还
有点伪娘的潜质,以后可要被开发哦。」

我高兴极了,主人说我有伪娘的潜质!

「晓苏,晓雪不要趴着了,地上还有我身上的精液来舔干净,然后小昊,你
也趴下一起舔。」

「是,谢谢主人恩赐。」

妈妈王阿姨和我一起趴在堤身,努力舔舐地板,要清理干净精液,妈妈和王
阿姨为了争抢更多的精液,不断地推搡着,最后还是妈妈赢了。

妈妈真是贱,让我很高兴也很性奋,而王阿姨则有些沮丧。

「晓苏舔的最多,那么晓苏你来帮我乳交吧,晓雪,你来给我舔大腿,小昊,
你最烂也最懒,去给我舔晓雪的臭脚,鞋,丝袜裸足都要舔干净!」

主人满意地摸着妈妈和王阿姨的头,王阿姨和妈妈也动情地为主人服务着,
而我则在沐浴在王阿姨的酸臭丝袜脚和妈妈的咸臭丝袜脚中自慰舔足,享受着一
个贱货儿子该有的待遇。

就这样知道我撸出血被主人下命进入催眠状态,我淫贱的这两年拉开了序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