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去卖淫

? ? ? 如果你老婆在你的家里被一个男人一丝不挂的压在下面“哎哟哎哟”的叫唤你是什么滋味?如果那男人在你的老婆身上发出“嗷嗷嗷”的被你听的一清二楚的声音你是什么滋味?如果那男人的大鸡巴在你老婆


的屄里攉弄着你是什么滋味王大蔫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一个月以前,他和老婆都下岗了。它们离开了那工作了多年的纺织厂。对于只会摆弄纱锭的大蔫和老婆彩花,这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再加上半身不遂的爹爹和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更是雪上加霜。

王大蔫就象失去了嵴梁骨,整个人软了,头象铅灌了一样,抬不起来。他不是个好逸恶劳的人,可现在是有劲使不出,英雄无用武之地!

那天,当他唉声叹气,萎靡不振的路过胡同时,胡同口开小吃店的老牛头叫住了他:“大蔫,进来。”老头摆着手,露出来一排黄黄的牙来。

大蔫楞了一下,就赶忙和牛老头打招唿。

“咋啦?象霜打了似的?”

“唉,没工作了!厂子黄了!”

牛老头呻吟了一下“啊?那么红火的国营大厂说黄就黄了?这是咋了?纺织厂可是咱们省数一数二的啊,过去它排在省里第二号,那咱叫‘二纺’,就是这个意思。唉,真是时局难测啊,谁会想到啊!”

老牛头从柜厨里拿过个小酒壶,放进一个挂满了茶锈的搪瓷缸子里,又端起一个烟熏火燎看不出颜色的暖瓶,把热水倒了进去,“唉,天老爷饿不死瞎家雀,别管那么多,来,陪大爷喝一盅。”

“大爷,你自己喝吧,我现在是什么心都没有了,哪还有心思喝酒啊!”

“那也得活啊!人啊,就是那么回事吧!过一天少两晌啊,来,一醉解千愁啊,喝点,来。”

大蔫坐了下来。

桌上是一小碟花生米和一小盘酸辣白菜,大蔫已经是一个多月没见过酒了,看见酒,就象有个小手从嗓子里伸了出来,他端起盅一干而尽。

“这就对了,别管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啊。”

酒过三巡,牛大爷象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媳妇她......”

“和我一样,也没活了,在家呆着呢!”

“唉,这两口人都没了工作,可也是啊,以后怎么生活啊?”

听了这话,大蔫一扬头,又干了一盅。

“现在这世道,就是这么回事吧。就说前院那个小华吧,长的水灵灵的,一掐都能出水,多好的闺女啊!你猜干什么呢?”

大蔫晃了晃头“我哪知道啊,自己还顾不过来呢。”

“干这个呢!”老牛头把大拇指和食指在一起捻着,做出数钱的样子。

“什么呀?”大蔫有点醉了,眼睛眯缝着,直勾勾的看着老牛头。

“干什么?卖呗。”

“卖什么?服装还是菜?”

“什么啊!卖屄!”老牛头的声音很低却十分的有力。

大蔫好象清醒了许多“什么?一个黄花大闺女去干那个?”

“有什么办法啊,她爹得了肺癌,她娘又是个瞎子,还有个11岁上学的小弟弟,你让她怎么吧?这就叫生活所迫啊。谁让她没摊个好人家呀,如果她爹是市长书记的她不也是税务局拉、公安局拉什么的,跟没卵子大爷似的可牛屄了!”

老牛头盯着大蔫的脸,又进一步的说:“这也怪,人家小华漂亮呀。其实她那漂亮还没你媳妇漂亮呢,你媳妇是咱们这条街有名的赛西施啊!要说身材,你媳妇的比小华的可苗条多了;要论脸也是你媳妇俊俏呀。虽然你媳妇比小华大点,可人在衣服马在鞍,换一身衣服你看看,保准比小华强百倍!看,我扯哪去了!怎么和她比上了,咱们可是好人家。”

老牛头的话在大蔫的心里激起了层层的涟漪,就象一块石头扔进了河里,是啊,人就是那么回事!谁有钱谁是大爷啊!

老牛头啁了一口酒“唉,人家小华现在可抖了,冬天买了个貂,给小弟买了件名牌的羽绒服,花了好几百啊!”

听到这,大蔫又干了一盅酒,他的舌头有点硬了“肏,可惜我是个男的,我如果是女的,就去卖!就那么回事呗!”

“你呀,死脑筋!”老牛头点了下大蔫的鼻子,嗔怪的说。

“我怎么了,我....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的不错,可你不寻思寻思,你是男的 ,可还有女的啊。”

“你是说......我......我老婆?”

“哈哈哈,你看,我可没说啊,你喝醉了吧!哈哈哈。”老牛头的笑声就象夜间森林里的夜猫子,叫人发森。

老牛头今年已经67、8了,都说他解放前在窑子里当过大茶壶。人白白胖胖的,就象个弥勒佛,整天笑眯眯的,好象总有许多的高兴事。他的老婆是个窑姐,解放那阵子从良就跟了他,两口子一辈子没个孩


子,就靠胡同口的小吃店维持生活,过的还不错。前几年老婆得了子宫癌死了,就剩他自己更是自由自在。

老牛头的一句“人就是 那么回事”叫大蔫真的动了心思,他好象想开了许多,是啊,人就是那么回事啊,怎么还不是活啊!借着七分酒盖脸,他吞吞吐吐的问:“人家小华是大闺女,我家彩花可是个老娘们


儿,谁要啊?”

老牛头一见大蔫有点上道了,就趁热打铁的说:“你可不知道啊,你不说,谁能看出那彩花是娘们啊?再说了,她没三十吧?”

“她29了,是属羊的。”

“这不就得了,才20多岁,正是好时候啊!”老牛头把脑袋凑到大蔫的腮帮子旁边,贴着大蔫的耳朵,压低声音说:“我问句话,你可别生气......”

“大爷,你说哪去拉,你就问吧,我们爷俩谁跟谁啊!”

“你如果介意就当大爷放!!了,好不?”

“哎呀,大爷,你怎么婆婆妈妈的了,你就说吧,我保证不生气行了吧!”

“那就好,我问你,你老婆生了孩子后.....那下面的屄是不是......”

“什么啊?”大蔫醉眼朦胧的问。

“是不是松了?”

“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能放几个手指头?几指裆了?”

“那我可没在意。”

“嘻嘻......”老牛头发出了奸笑,伸出了三个手指头问“怎么样?”

大蔫傻笑道:“我回去试试,嘻嘻,成天和她一被窝,差不多天天肏,还真没注意这事。”他笑得扒在桌子上。

“是啊,你呀,真是的!自己的老婆的屄都不了解!以后还不当王八!哈哈哈......”老牛头笑着把胳膊搭在大蔫的肩膀上,两个人就象亲爷俩那么亲密。突然,他亲昵的用手指头捅了一下大蔫的胳肢


窝:“哎,你老婆的奶子大不?”

大蔫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前仰后合的笑做一团“大!可他妈大了,就象两个大馒头!”

老牛头咽了口唾沫,眼睛里泛着红光说:“真的?”

“真的!骗你是王八!哈哈......可大了!”大蔫得意忘形了。

“哪天让大爷看看。”老牛头试探的问。

“可以!有啥呀,算啥呀,明天我就领来!”

“肏!她能让我看吗?竟瞎扯!”

“没事!你别看我老实巴交的,她可听我的!”大蔫拍了下胸脯,胸脯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老牛头在大蔫的卡巴裆里抓了一把说:“你小子,肯定没少肏她!要不那 奶子咋会那么大啊!哈哈哈......”

“不瞒你说,我刚结婚那咱天天肏她,后来有了孩子就少了。没啥意思了,有孩子拉,那屄玩意儿也松了。现在就是卖可能也没人要了。”

“你可别这么说,货卖用家,你不稀罕,可能有人还得不到呢!再说人家彩花还没到三十呢!”

“哼,你别煳弄洋鬼子了,谁要?你要啊?给你你要吗?”大蔫舌头大了,费劲的在嘴里翻动着。

“要啊!我要。”老牛头的小眼睛发出了绿光,就象激光一样刺向大蔫。

“好啊,什么时候要?”

老牛头见时机成熟,就进一步说:“你呀,屄这个东西闲着也是闲着,让她挣两个,不也填补一下家吗!”

“你说,怎么填补法?”

“就象小华似的,卖屄呀!”

“我知道,可谁买啊?”

“那不用你愁,我帮你找,保证是好主!”

“肏一次得多少钱?”

“一百吧。”

“真的?”

“真的!谁说谎谁是王八犊子!是你揍的!”

“可在哪儿啊?”

“那就先在我家。”

“啥也别说了,牛大爷,你就象我的亲爹一样!”

“唉,远亲不如近邻啊!我们爷俩是谁跟谁啊!”

大蔫拽了一下老牛头的袖子,小声问:“那什么时候?”

“明天。”

“几点?”

“晚上8点。”

“行。”

“一言为定!”

“你怎么感谢我啊?”老牛头嘿嘿的不怀好意的笑。

“你说吧!”大蔫很干脆。

老牛头赖皮赖脸的说“叫我肏一下。”

“行。明天我叫彩花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