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鸣奏】(02)

为来日探寻。 Search for Tomorrow

「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社会学老师对着铿锵有力的讲解着。

真璐直直的盯着老师,他说得课倒是一点也没听进去。

「林真璐同学、真璐?」他停下来接连喊了几声。真璐依旧浑然不觉,直到
旁边的同学提醒才知道老师在叫自己,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

「真璐同学,请说说你对」多一个人读奥威尔,就多一份自由的保障?「这
句话的理解。」

真璐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没听课,临场发挥也编不出来。

「这都是我们刚才讲的哦?」老师催促着。真璐依旧说不出半个字,只是挤
着眼睛哀怨的看着他。「好了,坐下吧。一整节课你都一直盯着我看。我还以为
听课很入神呢。」

在班上的少女们的笑声中真璐红着脸坐了下来。昨天开完会感到太累回到房
间直接睡着了,今天又上了一整天的课下来让她身子空虚到不行。上课时居然会
痴痴的盯着个男老师看上半天。

终于最后一节课结束了,真璐飞快的离开教室向学生会走去。她决定打个招
呼如果没什么事就去找男人好好慰藉一下自己。然而一进门就被副会长叫住了:
「真璐你来了,有事要做哦」。

真璐一脸不情愿的来到她身边:「干什么?」。

「昨天轮奸部申请的事。」桌上摆着一叠材料。

「什么呀?这也要让人家管呀?」真璐半年前被招入学生会后最喜欢的地方
就是自己的职务很闲,享受学生会成员的大把好处的同时基本上没什么事要做。

「没办法,会长让我们尽快动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学生会人手严重不足呀。」
学生会里各式各样的人很多,但正式的学生会成员还不到十人。

「那小未呢?今天也没来?不是说只是有点不舒服吗?怎么了?」真璐担心
的问。

「那个疯丫头,前天晚上我们开完PARTY 后她不是没吃饭就说先回家了吗?」
副会长一脸无奈:「结果她半路被几个学都的大学生搭讪就跟人走了,然后和一
层楼的人玩到第二天。不知道具体怎么样,但她自己说两天下不了床了。」

原来昨天说的身体微恙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真璐忿忿不平的说:「好不公平!
要是我被玩到下不了床别人来干活就好了!」。

副会长苦笑着摇头,又说:「别抱怨啦,这个任务你一定会非常喜欢!」

原来学园里小社团众多,就算是常常利用权职之便到处参观考察的内阁成员
们也并非全部了解。虽然轮奸部昨天交上来的请示中有提到欲合并的两家具体情
况,但还是有必要亲自去看看。

「这个实地考核的任务交给你最合适了,你不是经常跑去轮奸部玩吗?这两
天直接去那两个社团参加下她们的活动吧!」

真璐红着脸无法反驳,刚才如果没事她本就打算去找可铃玩的。

「一看就知道你又欲求不满了,快去快去。」副部长「善解人意」的说。

「我就这么一个人过去吗?」真璐问道。

「你可是学生会的人哦,谁敢不让你进门?」。

真璐于是前往轮奸部大楼,自己早就想去肉便器俱乐部玩了。这次还是名正
言顺的执行公务,太棒了!

路上打过电话说明来意,让可铃在楼下接她。

真璐叫可铃带路直奔肉便器俱乐部。电梯里可铃担心的问道:「你真的要去
那里尝试吗?她们那里可是……」她皱了下眉头:「很可怕的!」

真璐奇道:「不是吧?你们部里不是每天都要被一大堆男干得乱七八糟的吗?
居然会害怕?」。

「这是不一样的,你不知道……」

看到可铃心有余悸的样子,真璐反而更期待了。

电梯终于到了顶楼十楼,东边的一小部分就是俱乐部。两人进门可铃就拜托
一位离得最近的少女去叫成美。

真璐说不想惊动到人家的会长。可铃解释说小社团比不上占地一整栋楼的四
大,她们来了成美肯定会知道的,还不如直接让她安排。

两人在综合部室里等待着,这样的大厅基本上每个社团都有,供少女们休息
玩耍等待之用。四大社团这样的部室都有几处占地一两层楼。但这个小社团的就
只有一间教室大小。也只有寥寥几名少女待在其中。

过了几分钟成美才从内室里面出来,她发型有点凌乱,真璐心想一定是打扰
了人家的好事。

成美问清楚两人的来意,随即表示热烈欢迎:「今天一定会让林同学玩个痛
快」。

她转头对跟来的少女交待几句。便带着两人慢步走向里边的活动室参观,一
路介绍着俱乐部的情况:「……搬到这栋大楼以后,上两届会长非常努力,我们
成员一度超过一百多人…」。

三人走到一间活动室前。门敞开着,地板铺着浴室式的瓷砖。一名全裸的少
女一动不动的靠在墙角。脸上胸前和下体全是快干掉的精液,一张漂亮的脸上没
有任何表情,两只眼睛也没有一丝光芒,只是无神的看着上方。

真璐被这位少女吸引住了,好羡慕她呀……

走过另一件掩着门的活动室,里面隐隐传来少女带着哭腔的低喊声。真璐的
身子愈发躁动了起来。

「……之前发展势头真的很好,我们甚至成功的开始营业…后来…」成美走
在前面滔滔不绝的说着。真璐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

可铃和成美很熟,忍不住打断她:「成美你真是的,人家是来考察体验的,
谁要当你当导游啊!」

成美连忙抱歉说:「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小社团职人数量太缺,刚才已经叫
人准备了。应该马上就好,请再等等」。

话音未落就走过来一名脖子上拷着项圈身上一丝不挂的少女,她对成美说:
「会长,已经安排好了」

「都按我吩咐选的人吧?」少女点点头。「那就好,一定要让真璐同学尽兴」。

她回头问道:[ 那么真璐同学想要哪一种的体验呢?我们现在有…「。可铃
又打断她:」普通的…普通的就行了!「。

真璐也红着脸说:「对……按最日常的方式来吧」。

成美点点头,带着两人走进一间颇为宽敞的房间,和之前一样里面的装修类
似浴室。

角落里有八九个穿着单衣男人在聊着天,成美走过去和其中一名光头的男人
交谈几句,男人连连点头。

真璐发现这些男人都不太起眼,没有特别强壮和高大的,心中不禁有点失望。

成美领着男人走了过来:「这就是学生会的林真璐同学。」

光头男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又转头对可铃说:「这位已经见过一两次了,
是……可铃妹妹吧?」。可铃对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感到有点开心,笑着说是。

「真璐同学,可铃酱。我就先出去了,你们慢慢玩。」成美说着便离开了。

光头男道:「今天的主角是真璐妹妹吧?」他对另一个尖嘴猴腮一样的男人
道:「你们几个陪这位可铃妹妹玩吧」。

可铃本来不太想参加的,但看了刚才那光影也忍不住了,肯定不会就待在外
面等着。她跟着男人走向房里的另一角。

安排了可铃之后光头男问:「真璐妹妹喜欢哪一种姿势啊……」真璐早就忍
不住了,连忙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不太清楚,随你安排吧。」

「那我就推荐最经典一种了」光头男温柔的帮助真璐褪去全身衣物并放在后
面的壁柜里。

「啊,差点忘了说了,真璐妹妹。因为我们这个俱乐部玩法有些过激,不是
每个人都能撑到最后了。但是呢。很多女孩虽然表面挣扎,要么是大哭,但心里
却根本不希望停下来。所以呢,我们建议事先对个暗号,比如用拍三下手。这样
一旦你真受不了我们就能知道好停住」。

「不用了」真璐有点生气:这是看不起我吗?人家也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

光头男又道:「真的不用吗?一旦开始直到我们觉得合适了之后都不会停下
来哦」。

真璐坚定的点了点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光头男忽然脸色剧变,笑眯眯和蔼可亲的样子消失殆尽。眼神里充满着不屑
与蔑视。他用力的抓住真璐的手臂,按着她走向另外一侧的墙边。

真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拖到一个钉在墙上的竖长型的小便池前,便池经过定
制,比正常的更宽。

原来是要坐在这个里面吗…真璐紧张的想着,她看到便池底部有特殊的凹槽
设计,看上去很容易装进一名少女。

光头男两手抓住她的香肩,生生把纤细的真璐提了起来,他的力气很大。动
作就如同把眼前的可爱少女当成杂物一般。

「啊」真璐轻轻的叫了出来,光头男根本不用正眼看他。丢弃垃圾一样把真
璐狠狠的塞进小便池里。

真璐惊叫一声,但并没有感觉很痛。原来这比看上去要舒适多了,整个便池
都是用近几年才研制出的柔性陶瓷材料制成,完全没有硬邦邦的感觉,靠上去还
很舒适,也一点都不冷。

光头男向打了个响指,几个男人围了上来。

「这贱货是学生会的,还自己特地跑过来找操。好好招呼这个婊子。」光头
男完全变了个人,言语和神态相当粗俗。

一个凶神恶煞脸上有一处刀疤的男人掏出肉棒,用手顶着真璐的额头,狠狠
的用肉棒剐蹭着那吹可弹破的小脸。

一股熏天的恶臭钻进的真璐的鼻子,这男人一定是特地不做清洁才会如此之
臭。真璐头被按着动弹不得,男人的下体紧紧的贴着她的脸,肉棒扫了一轮变得
更硬之后便撬着真璐的小嘴试图插进去。

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嘛!真璐心里想着,在学园里很少被这样粗暴的对待。
但以前在外面类似的游戏也玩过几次。反倒是言语羞辱对真璐来说还是很新鲜,
她感到很反感,但身子却莫名的更兴奋了,蜜穴已经泛滥成灾。

她张开小嘴迫不及待的迎接肉棒,没想到这个刀疤男个子矮小肉棒尺寸却严
重超模。连身经百战的真璐都暗暗惊叹,她努力的张着嘴好不容易才能勉强让其
通行,嘴里被塞得满满的。

真璐立刻尝到这股令人作呕而熟悉的味道,她很想帮男人口交,但头依旧被
按着不能动。于是她开始晃动着挣扎企图让刀疤男放开自己。

刀疤男说了句脏话,把肉棒抽了出来。

「啪」,真璐脸上火辣辣的挨了一记耳光。「小骚货他妈的别乱动」。

真璐没来得及说话肉棒又进她的小嘴中,不由分说马上抽动起来。她的脑袋
被按得更紧完全动不了,只能阵阵承受男人的冲击。好在有柔性陶瓷有记忆性,
被撞击后变得软如垫子。

「没用的贱货,连让人干你的嘴都不会吗?」见肉棒的抽送并不通畅,刀疤
男狠狠的骂了一句。

真璐委屈得想哭,自己还是第一次在H 的事上被人嫌弃。她立刻调整着舌头,
让小嘴里尽可能的适应肉棒,以便刀疤男能大力的推送。

这时真璐感到身子倾斜起来,这座小便池后面竟然安装着机械臂,男人在墙
上的控制面板上比划几下。便池底部便缓缓升起,真璐基本上变成躺在便池里,
于是在强暴着她小嘴的同时也能向蜜穴发起进攻。

这个小小的社团里还有这么奇特的设施,真璐今天大开眼界。难怪都说这个
俱乐部很有特色呢。

几根手指蛮横的插进真璐的蜜穴里,她歪着头被刀疤男靠着看不到是谁,
「哈哈,这个小婊子都湿透了」手的主人轻蔑的说。

「哼,刚才进来的时候下面肯定都全是水了,一脸欠干的样子,估计一整天
都想着男人」一旁的光头男说。

嘴里被人疯狂的抽送着,加上一阵阵恶臭的气息让真璐脑袋晕乎乎的。蜜穴
里的手指才动了几下她就忍不住了,喷出蜜汁身体颤动着达到了今天第一次高潮。

男人们见状纷纷淫笑起来,说着难听的话羞辱真璐。

真璐还在体会着高潮的余韵,蜜穴就被粗暴的插入。这造成的刺激实在太激
烈了,她拼命忍着不让牙齿咬到嘴里刀疤男的肉棒。

插入她蜜穴的男人毫不怜香惜玉,手抓着真璐朝天的两只玉腿以便发力,用
难以置信的频率大力抽插起来。

这个男人抽送的速度和力道让真璐都快疯掉了,他的肉棒尺寸还达不到平均
水平,但硬得像钢铁一样。才过了两分钟真璐就又一次达到绝顶。

真璐虽然见识过无数的肉棒,但这一根带来的体验是前所未有的。就算是以
前几次在轮奸部遇到的男人再怎么粗暴的抽插也会有深浅缓急的节奏可循。而这
个男人完全就像一台机器一般全程都是不讲道理般的推送。

连续两次高潮让真璐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好在机械男似乎也要不行了,他大
骂一声在蜜穴里狠狠的射了出来。

「你小子今天怎么那么快?」光头男见状问道。

机械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妈的,这个小妹……婊子夹得真紧」

「真是没用的东西」几个男人哄笑起来,光头男解开裤带准备亲自出马。

真璐只来得及休息不到十秒就又被插入。虽然不如机械男那般高速的频率,
但光头男的肉棒却要粗大得多,把真璐整个人填得满满的。

嘴里的肉棒这时也将浓精射了出来,真璐毫不迟疑的喝掉。然后开始仔细的
清理肉棒起来,她用舌头反复的舔舐着包皮下的污垢,仿佛将这根恶心腥臭的肉
棒当成美味佳肴一般。

同时下边的光头男老辣而深入的抽插让真璐获得极大的满足,她更加卖力的
舔着刀疤男的肉棒,美丽的眼睛还用频频送出妩媚的眼波试图取悦他。但刀疤男
完全不为所动,根本不用正眼看她,只是依旧按着她的脑袋,这让真璐受到不小
的打击。

过了一会刀疤男似乎已经心满意足,他转身让出位置,示意刚刚缴械的机械
男顶替。

真璐恋恋不舍的目送这根污秽的肉棒离开,然后看到了刚才给她异样快感的
机械男真容,一个稚气未脱年轻的小伙,看样子还是学都的大学生。

「小武,这贱货口活真是不错,你先过来让她帮你弄弄。」。

机械男应声上前,伸出已经软掉的阳具。真璐爱怜的将之吞进小嘴中。因为
他没有像刀疤男那样窒息式的贴着自己,真璐得以手嘴并用为之服务。这才不到
半分钟就让他再次坚硬如铁。

「还真是会吸!」大概是害怕直接在真璐嘴里射出来,机械男忽然猛地把肉
棒抽出退到一边。真璐的表情变得很失落。

「真是个小婊子,嘴里没有就东西一副活不下去的样子」还在真璐体内抽送
的光头男骂道。真璐很想说话或者点头,但她也开始知道这群男人根本不会理自
己。

「阿义,差不多了」光头男转身对刀疤男说。

真璐没有听明白,刀疤男阿义甩着瘫倒的阳具来到走到她脸前。

她露出一副期盼的样子,阿义狞笑着塞进她的小嘴,他通红的眼睛与之下的
刀疤组成的可怕表情让真璐有点心慌。

阿义又用手用力按着她的脑袋,真璐倒也习惯了,还渐渐觉得这种被制服着
的感觉挺不错的。她又昂着头,轻轻的卷着小舌舔着马眼,正准备好生伺候阿义,
忽然后者用左手狠狠的夹住了她的嘴唇。

真璐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嘴里一热,尿液冲击着喷进她的喉咙。

虽然国中时期无数次的乱交里也玩过几次尿浴之类的PLAY. 但那大都是最后
余兴节目,像这样被人强制在口中排尿还完全是第一次。一股巨大的受辱感涌进
真璐心里,她激烈的想要挣扎但阿义的手劲极大脑袋完全动弹不得。

身下的光头男明显配合着把抽送速度提到最高,真璐就这样在羞辱中又去了。
这还是许久未有触及灵魂深处的剧烈高潮。

尽管这一阵又一阵持续着,但真璐无瑕品味高潮自身。阿义在控制着排量,
尿液依旧缓慢而源源不断持续着沿着真璐的舌头流进嘴里,她感到脑子里都充满
了这令人作呕的骚臭味。

阿义还很过分的用手指逼迫真璐的双目睁开望向他的脸,他的眼神冰冷,充
满着不屑于蔑视。真璐只能用绝望的眼神与之对视。

真璐再也忍不住,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她甚至第一次对H 的事情感到畏惧
起来,就算是很久以前刚情窦初开时和朋友两人一起被带到广场舞台上当众群奸
时都没有这种感觉。

终于阿义抽出了肉棒,真璐已经满脸泪痕。面对这样的绝色少女梨花带雨阿
义依旧视若无物,还把她的小脸当成抹布一般用肉棒在擦拭着,甚至故意把残留
的尿液混在真璐的眼泪中以此取乐。

真璐不堪受着这样的羞辱,伸着头想要含起肉棒帮其清理,眼泪汪汪的恳求
着。却又被阿义扇了一个耳光:「一嘴的尿也想碰老子?你这个贱货不嫌脏我可
受不了!」。

真璐又流出眼泪,她使劲砸着嘴往下咽,吸着舌头尝试把嘴里的东西全吞下
去,。阿义这才满意的让她舔弄。

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光头男已经下阵换成机械男小武。而且侵犯的是后庭,
蜜穴则野蛮的塞着一根自慰棒。小武依旧机械式的抽送着,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

这…还要做下去吗?真璐颤抖着。若在平时连续三次高潮对她来说实在不值
一提,但刚才身心都受到极大的摧残。尽管身子依旧没有吃饱但心理承受不住了。

在男人们看来这好像才刚刚开始,真璐绝望的看到又有两人从室外进来。

「不好意思,车子充电出了点问题我们来晚了点」说话的是一个身着正装的
中年男人。

「还算刚好,快点准备下,这个贱货可是部长的贵客要好好的招待」靠在墙
边歇息的光头男说。

正装男三下五除二就换好衣服走了过来,端详了一下真璐,看着她残留着各
种体液的可爱脸蛋,淫笑着说:「义哥真是使得一手好拳棒啊,这小妹妹一定爽
上天了」。

「哈哈哈,哪里比得上藤兄的手段啊」阿义一边让出位置一边笑着恭维,和
对待真璐的态度截然不同。

正装男微笑着走进真璐,那笑容让她不寒而栗。她实在坚持不住终于喊了起
来:「不要……够了……不要在继续了」。

光头男上前把玩着真璐性感的锁骨:「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实诚嘛?还
有刚才喝着尿不是马上就高潮了吗?」——此时真璐的腰似乎还在配合着下身小
武的抽动。

「真的…不要了」。

「真的吗?确定要停下来吗」光头男问。

看到他脸上又露出一开始见面时的温柔笑容。真璐感到宽心许多,像是抓住
救命稻草一般连连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光头男忽然狂笑起来,真璐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这才二十分钟就受不了了?小婊子,刚才是不是你一脸自信说不要暗号的
吗?」他又变回成暴虐的样子。刚才的温柔根本就是装出来调戏人的。

「对……对不起」真璐泪珠又在眼眶里打转,带着哭腔不停的道歉,就和绝
大多数少女一样如此对男人低声下气的乞求也是以前未曾做过的。

「废话少说!」光头男冲着他大声说,真璐吓得全身缩进了便池里,男人们
都哈哈大笑起来。

正装男摇了摇头:「你们呀,对这么可爱的小妹妹也忍心?」他似笑非笑的
揉着真璐的秀发「宝贝,别怕,我会好好对待你的」真璐不知是真是假,但听到
男人们的笑声更淫荡了,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他掏出肉棒在真璐脸前晃动:「小妹妹,想不想吃呀?」,这根肉棒还没完
全勃起就已经显得很粗大,真璐吞了吞口水,不禁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可是憋了一路呢」他不紧不慢的的说道。真璐打了个激灵连连
往后退缩。

「呃?不是说想吃的吗?」肉棒在真璐的耳垂下摩擦着。

「不是……不是这个。请别这样了…」

「放心吧,我可不像他们。」他捋开真璐的长发:「我从来不强迫可爱的女
孩」真璐哪里敢信,他又用另一只手抚摸她的脸颊。真璐渐渐放松下来。

希望接下来只是普普通通的H 就好…真璐正想着。忽然侧脸一热,一股液体
沿着她的头发流了下来。

「骗人…不是说了不这样的…」真璐又要哭了出来。

「小妹妹我可没强迫你呀 」正装男还是那表情:「这里可是便池哟,叔叔
我憋不住了嘛」。

真璐说不出话了,尿液流到小便池,真璐的后颈和背部都感受到了。莫大的
耻辱让她伤心的低声抽泣起来。而同时在后庭作业的机械男又提高了频率,一边
受辱身子却一边不争气的感受到奇怪的剧烈快感,真璐觉得自己马上又要去了。

啪!正装男向小武打了个响指,后者应声停了下来,真璐就如几近攀到绝顶
垂直落下一般。

「藤哥,请」小武让出位置。正装男走了过去但却没有下文只是站在那里拿
出手机把玩着。

真璐不知如何是好,又不敢爬起来。身体无比饥渴而颤抖着。

「怎么了小妹妹?」他明知故问道。

「……想……想要」真璐一字字的挤着说。

「你声音太小我可听不见哟」正装男把肉棒靠在蜜穴口附近晃着依旧不紧不
慢的挑逗着真璐。

「想要…插进来!」真璐实在忍不住豁出去了,大声喊了出来,又一阵羞耻
探入心头,平常自己只要露齿一笑就会有一大堆男人争先恐后的扑上来想要干什
么就干什么,哪有这样乞求肉棒的经历!

「早就不就好了吗,我可是很好心的」正装男把肉棒探如蜜穴内,真璐泪眼
朦胧感激的望着他。然而肉棒并没有全力抽送,而是浅浅的在穴口出反复轻啄。
快感正要涌上来时就立即消失。

真璐哪里忍受得住这样欲罢不能的折磨,呜呜的呻吟起来。

正装男不知道是在对着谁说话:「哎呀呀,眼前有一摊小便我可真使不出力
来呀。」他的腔调圆滑古怪。此时便池被器械臂撑起成水平状,后边还微微要高
一点,液体流不出去屯在顶部。

又莫名其妙的来了句:「觉得不舒服的话小妹妹你可以转身哟」

真璐何尝不知道他的意思。正装男更变本加厉不断变化着角度只是在穴口处
摩擦,真璐整个人几乎都要疯掉了。

半分钟后真璐的忍耐到了极限,身子似乎不受自己控制般的挣扎着爬起来翻
身扑在便池里,小嘴靠近暗黄色的液体,颤抖着下不了口。

正装男更换流程:把肉棒插到一半不动,几秒后才缓缓抽出。而手还抠起刚
才差点带来高潮的后庭起来。

真璐的精神防线全面崩溃了,她再也不顾一切,舔舐期那气味和味道都无比
强烈的液体起来。身后的肉棒同步大力插入,真璐几乎同时就高潮了。

绝美的浪潮一阵又一阵持续不断,真璐每吞下一口尿液浪潮似乎就变得更高,
可爱的小脸干脆半张都渗透在液体里。此时羞耻感也几近仿佛散去了:因为她几
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接下来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着,真璐恍恍惚惚记不太清楚细节。后面又满满
的吞了一次机械男的尿,长发全都湿透了。几个男人从头到尾不停的大力干着她,
期间还隐约听到室内另一边可铃的哭喊声……终于,在第七还是第八次的高潮之
后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真璐在黑暗中感到身子很温暖,醒了过来。自己舒适的靠
在一座大浴缸里,身上全是香喷喷的泡沫。

蒸汽升腾中看不清是谁在浴缸后边帮她按摩脚底,感觉好舒服啊。还有人在
仔细的帮她洗着头,小心翼翼的拉着发丝而不弄痛她。

真璐转过头,发现竟是光头男,她吓得的连连往后退缩。

「没事了,真璐妹妹,不要怕。」光头男笑眯眯的说,声音十分的温柔,和
刚见面时一样。「这里是俱乐部的浴室,待我们帮你洗干净就送你回去」

「现在是……什么时候?」真璐惊魂未定小声的问。

「已经过七点了」背后有人回答,听着声音真璐差点没叫出来。刀疤男阿义
走上前,手里拿着一杯水提给她。「来,漱一下口」

他现在看上去就只是一个脸上有道疤的普通大叔而已,真璐接过水清理嘴内。
阿义双手浸入水中开始为她搓揉身子,他手法很好让真璐非常受用。

另一边的人也伸头过来打了下招呼,果然就是机械男小武,他神情中还带着
些许羞涩。真璐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和刚才凌辱自己时的样子差距实在太大,
不敢相信是同样的人。

「我在这里……有两个小时了?」真璐到后面都处于迷离状态,时间感都丧
失了。「对了,可铃呢?」

「可铃妹妹在外面等你,她虽然以前玩过几次但比你结束得还早一点,真璐
妹妹实在是非常厉害了,很少有人第一次能撑那么久的」。

「还不是你们……强迫人家……」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场景真璐鼻子一酸差点
又掉下泪来。

几个人连忙安慰她,光头男把她从后面抱住在耳边吹着气解释:这些都是俱
乐部的一贯准则,目的就是让少女们失去作为人的意识,达到绝对只作为被人玩
弄的物品而存在的境界。

「真的有人喜欢被那样对待吗?」真璐半信半疑的问。

「哼哼哼」阿义笑了起来:「当然有了,还有不少都是试了一次受不了,但
事后回去又慢慢发现其中的好处,过了一段时间跑来入部的呢」。

他捏揉着真璐玉乳上的可爱小点:「难道刚才你一点都没有享受到吗?」

真璐回想着那灵魂撕裂般的震撼高潮,脸微微红了:「也不是啦…」

「那就是说以后还可能会来玩啰?」光头男道,「还有,那个藤总的公司有
事情他先回去了,他说你非常可爱以后还想再见到你哦」。

「才不要呢!」真璐坚决的说,想起那个可恶的正装男用卑鄙手段逼自己做
出那样的事情她就气鼓鼓的。男人们闻言都发出叹息,小武更是一脸的失落,搞
得真璐不好意思起来,她双手互相摆弄着手指,低声又说:「如果不做这种事的
话也不是不可以……」

她这个举动实在太可爱了,脸前的阿义忍不住抱着她强吻起来,真璐也吐着
香舌与之缠绵在一起。要不是知道可铃和成美在等着她估计会直接和这几人来场
香艳的浴缸PLAY呢。

和男人们交换*****后真璐穿好衣服在他们的护送下回到大厅,其余的部
员都已经离开了,只有可铃和成美坐在沙发上等着。

可铃蹦着迎了上来,拉住真璐的双手,担心的问没事吧。她也洗过澡看起来
容光焕发,但刚才一定也被玩得很惨。

成美也在一边关切的望着,真璐感到有点尴尬:自己趾气高扬而来,却被干
得狼狈不堪。

「真璐同学…真不好意思」成美有些难以启齿:「关于并部的事情,还请你
多多关照,学生会那边…」她差点没给真璐行起礼来。

「这是当然的了啦!」真璐忙拉过她的手:「我和可铃也是好朋友呀」

成美显得很开心:「太谢谢你了,不管结果如何,以后我们这随时欢迎你来
玩!」

「这个就还是不用了…」真璐悻悻的笑着想。

她有点犹豫但还是开了口:「只是…你们的活动那么有特色,为什么要……?」
就她刚才的经历来看,轮奸部和肉便器俱乐部的差异还是很大的:前者的主题是
多人、高强度、长时间的H 带给少女们无穷快感。后者在这基础上更有精神破坏
的目的,还有场景道具等等…

成美美丽的脸黯淡了下来:「这个说来话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真璐冰雪聪明又是学生会里的人,不问其实也知道大概是怎么一回事:学园
里对社团的预算安排取决于数种因素,成员人数当然是其中重要的一项。今天看
了俱乐部里的种种奇特的设施,开销和维持费用想必不菲。还因为活动的特殊性
需要若干全职的职人,刚才光头男也说了自己就是,这又是一大笔花费。以前能
发展就不容易,现在人数一旦减少预算就会赤字,尤其是还没法通过营业补足…

没有预算就难以发展,就算没有百合会肆虐恐怕成美也留不住太多原本有兴
趣的抖M 少女。而另一边轮奸部近年衰败,预算也持续被砍,但仍有雄厚的家底
和基本设施,她们唯一缺的就是人,只要纸面上合并成功就能再度压制百合会。

由此来看这事确实是符合两边的利益的,也实在是无奈之举。当然精明的成
美肯定事前协议合并后自己依然会保持相当的独立,甚至只是做做样子完全不受
其控制,反正轮奸部也不会在乎。

「啊,他们来了」成美打断了真璐的思绪。光头男几人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晚饭我们尝尝阿义叔的手艺」。

原来阿义是学都里一家著名的连锁餐厅的主厨,就住在学园南门外,成美和
一些部员平日也不时会上门打扰。

几人一齐走出大楼,真璐怀疑的问道:「每天晚饭时间都在这里做这种事,
真的能做大厨吗?」

「哈哈,我可是最顶级的,类似监制和招牌的地位,不用时时都上班的」阿
义大笑着说,上前用手搭着真璐的肩膀又道:「放心吧,一定会比刚才让你吃的
还要美味!」。

几人都笑了起来,真璐满脸通红气得发抖,转过身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