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的迷情

一进门,兄妹俩浑身是血的样子把母亲爱兰真正吓坏了。
她手足无措的围着抱着妹妹的小川乱转,嘴里不停的嚷着:“这是怎么一会事?怎么会这样?……”
诸如此类的话,还想从小川的手里,接过浑身无力,被哥哥抱进弄堂的女儿,小娟。
小川阻止了妈妈无意义的举动,吩咐了一声:“姆妈,你去弄一盆热水到阿妹房间来。”
就抱着妹妹“腾腾腾……”的跑上楼梯,踢开妹妹后楼的房门进去了。
他想把妹妹放到床上,但妹妹死命拉住哥哥的脖子哭叫着:“阿哥不要离开我!我怕……阿哥,抱牢我……阿哥……呜呜……不要离开你妹妹……呜……抱牢我……”
小川只好把妹妹紧紧抱在胸前,不停的拍着妹妹的后背安慰着:“好了,阿妹。已经回家了,安全了……别怕别怕……哥哥一定会在你身边……哥哥最喜欢小娟了,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别怕……”
小娟哭道:“阿哥,不要离开我……呜呜呜……永远不要离开我……抱住我……呜……我们是一家人……只有哥哥能保护我……哥哥……抱住我,别离开我……”
小川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小娟,我好阿妹,哥哥一定不离开你!哥哥永远会在你身边……哥哥永远会抱住我的妹妹……我们是一家人,哥哥一定会永远保护我的妹妹的!”
这时,小川一回头,看见妈妈端着一搪瓷脸盆的热水痴痴的站在房门口,两道热泪挂满她艳丽的脸颊。
小川定了定神,竭力镇定下来,用尽量平静的口气对妈妈说:“姆妈,把热水放到那个凳子上去。我安慰安慰阿妹,你就帮她擦擦身,让她睡一觉。”
爱兰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想哭出声来。
小川连忙做了个手势,爱兰才强压悲伤放下热水,过来看女儿。
“乖囡,是姆妈……你不要怕,姆妈和阿哥都在,你到家里了……”
小娟迷茫的眼神触到了妈妈,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姆妈……呜……姆妈,我好怕啊……今……今天,要……要不是阿哥……我……我就再也……再也见不到你了……姆妈啊……”
“好了……都是自己家里人,不要怕……乖乖的躺到床上,让妈妈给你擦擦……一直吊着阿哥,阿哥会吃不消的……”
爱兰哽咽着抚摸着女儿的脸。
小娟顺从的让哥哥轻轻的把她放到雪白的床单上,但仍然死死的抓住哥哥的手。
小川不忍掰开妹妹的手,便坐在床头让妹妹握着。
爱兰绞了一把毛巾,轻轻擦着女儿的脸和脖子,然后再解开女儿的衣襟,帮她擦洗胸口的血迹。
小娟在妈妈温柔的动作中渐渐平静了下来,在妈妈脱去她的上衣时也肯松开哥哥的手。
小川看到妈妈要脱掉妹妹那件还印有血痕的背心时,想起身避开。
小娟头还蒙在背心里就‘呜’了一下。
爱兰轻轻对儿子说:“你就陪在边上吧。反正都是自家人,没什么好避讳的。”
说着瞟了儿子一眼,眼波中带着一丝羞意,和一丝风情。
小川心里一热,便又坐了下来,看妈妈给妹妹脱掉背心和胸罩。
小娟的肩胛有一块青紫,不知是跌伤的,还是被打伤的。
肩胛骨下是饱满的前胸,异常的白皙光滑;两个圆圆的乳丘耸立在眼前,饱满圆润,但不是很大,大概可以盈盈一握;妹妹的乳头比妈妈的小多了,小小的粉红色的乳头骄傲的翘着,令人馋涎欲滴……
那天晚上他虽然不止一次的揉摸过这对乳房,却一直没有真正的看过她们。
妹妹的乳房虽然没有妈妈的大,但手感却很好,样子自然应该不错。
小川摇了摇头:我想到哪去了,这个时候怎么能对妹妹起这种非分之想。
但胯下的阳具却不听使唤,开始胀大起来。
妈妈擦洗完小娟的上身,把女儿翻了过来,洁白光滑的脊背就呈现在小川的眼前。
妹妹身材真是不错,细腰和胯部成现两道优美的曲线。
随着妈妈解开妹妹学生裙后面的搭扣,连内裤一起拉下去,一个又圆又翘的美丽的臀部显露了出来。
小川瞥了一眼正对着自己的妈妈紧紧的裹在旗袍里的臀部,再对比了一下妹妹美丽的光光的屁股,觉得虽然大小不同,但同样的都富有神秘的诱惑感,都令人想掰开那两半圆圆的臀肉,探索股缝里那诱人的秘密。
大概是感到了儿子眼光的灼热,爱兰的身子抽搐了一下,回头递过手里的毛巾,吩咐儿子帮忙搓一下毛巾,再换一盆热水。
而那瞥过儿子的眼神里的神采分明带着几分责备、几分羞涩、几分企盼……
小川在妈妈的眼光下有点心虚,不敢再接触妈妈的眼神,低下头搓好毛巾,绞乾,递给妈妈。
然后他像逃也似的端起有些冷的水盆,下楼去了。
换了一盆水上来,妈妈已经为女儿换好了内裤。
没有看到那块在自己手中潮水泛滥的三角地,小川多少有些微微的失望。
爱兰接过儿子递上来的手巾,仔细的给女儿擦乾身上的水珠,再为她套上一件乾爽的小背心,就摊开被子给小娟盖上。
“乖囡,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就没事了。”
“姆妈,阿哥,你们不要走陪陪我。我心里好慌……”
小川上前拉住妹妹的手温柔的说:“小娟,眼睛闭起来,好好睡觉。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娟握着哥哥的手,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陷入了沉沉的梦乡。
爱兰和小川母子俩默默的注视着小娟,直到她的呼吸慢慢均匀起来。
爱兰看着女儿睡着了,便向儿子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边上的后厢房去。
后厢房原来是女儿婷婷的房间。
从这里可以正好看到小娟房间的床头。
母子俩很久没有这样面对面的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沉默了一会儿,小川开口了:“姆妈事体是这样的……”
他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爱兰默默的听着。
小川说完,她突然捂住脸无声的抽泣起来。
小川着了慌,连忙上前握住妈妈的两只手劝慰道:“姆妈,不要这样。我们不都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爱兰抽泣着轻声道:“今天要是你们两个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想想人活着真是没有意思,一个好好的家,就像风里的蜡烛火一样,随时随地风一大就会被吹灭……”
“不对,姆妈。我们是电灯泡,不是蜡烛油灯了,吹不灭的……”
小川按住妈妈的双肩,想用玩笑来打消妈妈的伤感。
“吹不灭,也打得破。人生就像灯泡一样的脆弱。”
爱兰轻轻的说。小川想起了今天下午的事,当时只凭一股勇气不觉得危险,但现在静下来想想也不觉后怕。他的心里也泛起一丝伤感。但他的嘴里还是安慰着:“姆妈,别想太多了。我们现在不都是好好的吗?”
爱兰只觉得脚下有些发虚,身子有些发软。
她顺势靠在儿子的肩上:“小川啊,你也不要嘴巴硬。前边想想你爸爸,后头想想你自己的老婆。你爸爸不说,婷婷的姆妈只有几岁?二十还不到,说去也就去了。人生有时想想真没有意思。结婚、生子,儿子女儿结婚,再做奶奶、外婆……几十年一下子就过去了。当中还不知道有什么磨难……”
小川搂住妈妈的肩膀,鼻子里嗅着妈妈头上白丽头油的清香,发自内心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姆妈,不要想得这么多。白白愁坏了身体可不合算。我们只是小市民,只要好好把握今天,让自己现在过得开心一点,舒畅一点,不要强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至于以后……让老天爷安排吧。”
爱兰低着头靠在儿子的肩膀上,也没有看看儿子的脸发出一声喟叹:“哎……你说得对,小川。抱抱你娘吧,你娘很想有个胸膛靠靠……”
接着她用几乎听不出的声音:“……像那天晚上一样……”
小川默默的张开手臂,搂住妈妈的纤细的腰肢,将母亲揽入怀里。
爱兰也紧紧的搂住儿子宽厚的身躯,轻轻揉搓儿子坚实的后背。
母子俩无声的拥抱着……
五月底了,上海的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起来。
爱兰的衣着十分的单薄。
而小川在刚才擦洗时,已经脱掉了被弄破了的外衣和衬衫,只穿着一件棉毛衫。
隔着薄薄的织物,小川清晰的感到了妈妈那对高耸的乳房正紧紧的顶在他的胸口,甚至连已经硬起来的乳头都能感觉得到。
他忍不住低头亲吻着,妈妈的耳根鬓角,双手也开始缓缓的在妈妈的背上揉摸。
从那根带子,到下面的三角裤的皮筋,虽然隔着一层衣物,但感觉上却好似在抚摸妈妈的裸体。
他开始冲动,他的下身也胀大起来。
爱兰的呼吸急促了。
小川可以从胸膛上妈妈的乳房剧烈的耸动明显的感觉出来。
爱兰的脸一直埋在儿子的肩窝,这时也抬了起来,把她那美丽的、此时已经是滚烫的脸颊贴在儿子英俊的脸庞上。
“抱紧我,儿子。抱紧你姆妈……”
爱兰的香唇里喃喃的吐出这句话。
小川的双手紧紧搂住妈妈的身子,抱紧着她在自己的胸前揉搓。
妈妈的乳房在儿子胸口旋转扭动,妈妈的屁股在儿子手中起伏揉动,儿子的阳具顶在了妈妈的小腹,爱兰的嘴里发出了销魂的低吟……
理智的弦已快断裂,母子俩已陷入了欲的海洋。
“呃,不要……”
一声小娟的声音打断了母子俩肢体语言的交流。
两人像触了电一样的分开,同时向小娟的房内看去。
小娟静静的背对母兄躺在床上,嘴里含含糊糊的吐出一串梦呓。
对视了一眼,母子俩同时舒了一口气,一丝笑容浮上了脸颊。
爱兰有点不好意思,不敢跟儿子的眼神再次相碰,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两边的脸颊胀得通红。
小川见到一向端庄大方的母亲现在那种粉颊融融、欲语还休的娇羞神态,好似一怀春少女,不觉又食指大动,恨不得立刻就把妈妈抱到床上挥军直入,享尽人间艳福。
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鼓不起勇气立刻向妈妈求欢。
尽管他知道此时的妈妈虽不会像那夜的妹妹主动示爱,但只要他稍稍用强,母亲必定顺水推舟一泄千里!
妈妈春心早动矣!
但母子的关系却好像一道无形的墙挡在他的心上!
尽管他敢跟妈妈亲热,敢向母亲轻薄,却不敢再跨一步得到母亲的身体!
那是一道亘古而来的第一禁忌──乱伦的禁忌。
他会在心里乱伦。
那一夜后,他会想着妈妈手淫,他幻想着操进妈妈的嘴里,戳进妈妈的穴里,戳进妈妈的屁股里,操得妈妈神魂颠倒,操得妈妈淫水淋漓,操得妈妈声声淫叫不能自已……
操得妈妈怀孕,怀上自己──妈妈亲儿子的骨肉、怀上乱伦的结晶……
然而,到了现实的社会,他在那根禁忌的红线前又退缩了。
妈妈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上海人骂粗话:‘操那(你)娘的穴!’
是操别人妈妈的穴。
那操自己妈妈的穴呢?
爱兰喃喃的说:“小川,姆妈大概太……你不会看不起你娘吧?”
“姆妈,你说什么话?!你是我最亲的亲人,我怎么会看不起你?我们是自家人,一家人相亲相爱是天经地义的事……”
小川顿了一下,鼓足勇气的说了下去“姆妈,你晓得,我最爱你了,而且不光是儿子对娘的爱……”
爱兰抬起手,捂住儿子的嘴:“不要讲下去了,小川。做娘的晓得儿子这些日子来的心事。从小你就是娘的心肝宝贝,长大了你又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你是我心里……最……最爱……疼爱的人……”
仿佛不能承受儿子火热的目光,爱兰背转身靠进儿子的怀里,轻轻的说:“我晓得最近……就是那天夜里后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还有最近为什么家里会这么沉闷,小娟为什么会这样颓丧,会去参加她一向不感兴趣的政治活动。我好想回到那天夜里以前的日子,大家开开心心,快快活活的过日子。但是……我又好喜欢那种感觉……那种我从来也没有过的……让姆妈我心跳的感觉……”
“妈妈……”
小川从妈妈身后搂住了妈妈的腰,轻轻把下巴放在了妈妈的肩上。
爱兰抚摸着儿子的双手,继续说了下去:“你不知道,那天以后姆妈我天天晚上睡不着觉……”
“妈,我也是……”
小川动情的在妈妈的洁白的脖子上吻了一下。
爱兰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呻吟一声后继续说了下去:“你大概不光是为了你娘吧?你们兄妹那天夜里‘疯’的声音我也听到了。”
“姆妈……”
小川有点尴尬。
爱兰笑了一下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没有怪你。你是小青年,女的多一点,姆妈也不会见怪。唉……姆妈要是个老古板,也就不会这样了。你那天夜里能熬得牢,没有对阿妹出格,姆妈也真佩服你。只是苦了小娟,也苦了你……”
“姆妈,你也苦。爸爸走的时候你才二十多岁。你们又这样恩爱……”
“熬也熬到今天了。哪知我生了你这个混世魔王……害人!”
“姆妈不要瞎讲。我对女性一向尊重、爱护,从来不伤害任何女人的。”
“越这样越害人,害小妹,害……”
爱兰的心蓬蓬的跳了起来,一时也说不下去了。
小川接了下去:“还害姆妈……”
“老面皮……”
爱兰的脸更红了“姆妈心里老怕的……但越怕,就越不舍得……舍不得你这个坏儿子……”
“儿子也舍不得姆妈呀……”
小川的手又紧了紧。
爱兰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今天的事体让我想了交关(许多)。你说的对,我们都是自家人…自家人要相亲相爱才对。只不过姆妈还不敢…还要想想…要是我跟你,我的儿子…有点太吓人的,不是吗?”
小川的欲火被妈妈的这番话挑得老高,阳具硬梆梆的顶在妈妈的臀缝里。
爱兰浑若不觉,只是屁股在微微碾动,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你跟小娟还好办…注意一下,她将来还好嫁人…待会你去多安慰安慰她。顺其自然吧……晚饭我给你们端上来。”
“姆妈……”
小川动情的低吟,双手紧紧搂住妈妈的身体,“你真好!真不知道我和小妹的前生那辈子修来的福气,有你这么个好妈妈!”
他的玉茎已经十分的粗硬,紧紧的顶在妈妈的屁股上,不住的随着他抱着妈妈的扭动,只隔着一层轻绸在妈妈的臀缝内上下耸动。
伴随着他急促的呼吸,双手在妈妈的腹部用力的上下揉搓。
爱兰的有点受不了了,使劲从儿子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好了好了,不要闹了。我讲过我要去烧晚饭了,已经快五点钟了。你快去陪陪妹妹吧。”
说完她回头嫣然一笑。
那一刹那的风情,是千种的娇柔,万种的妖娆,似嗔、似喜、似愁、似羞……
看得小川都痴了──这才是真正的女人,真正成熟女人才有的媚与魅……
妈妈下楼去了半晌,小川才回过神来,慢慢的步入妹妹小娟的房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