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琼琳

又到了晚饭时刻﹐小刚灼热的眼神令他的继母琼琳感到不安﹐这孩子还沉醉在前些日子奸淫自己的快感当中吧﹗
他已经不只一次的偷瞄自己﹐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被奸淫后的母亲会有着什么样的反应﹐琼琳极力的掩饰内心起伏不定的情绪﹐压抑肉芽骚浪充血变硬的不伦反应﹐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在这无声的攻防战中﹐她害怕自己随时会崩溃﹐害怕自己随时会不顾一切﹐在所有人面前剥去衣物﹐让儿子尽情玩弄。
”妈﹐你的脸色很不好。“终于还是来了。
”呃…大…大概是太累了吧﹗“
”待会儿我帮你按摩。“小刚的企图很明显﹐他似乎想经过继母的同意然后跟她性交。
”不用了﹐我很好没什么的。“
”没关系啦﹗按摩以后比较舒服啊﹗“
”你要做功课﹐我休息休息就好了。“琼琳在心里哭泣﹐这孩子非要这样折磨妈妈吗﹖浓蜜的淫水使崁进花蕊的内裤湿润﹐她多么想就在这里将手指插进去。
小刚跟淑倩偷偷交换一个很奇怪的眼神。
”大伯母﹐难得小刚这么关心你﹐何必拒他于千里之外呢﹖“”哎﹗是啊﹗我说琼琳你就看小刚一片孝心﹐让他帮你舒展一下筋骨有什么不好﹖“
丈夫竟也帮小刚说话﹐琼琳心里有数﹐这样下去再不答应会让别人起疑﹖”好…好吧﹗按摩一下也好。“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琼琳内外交攻已经招架不住﹐好像每个人轮番扯去身上伪装的衣物。
”那吃完晚饭我就帮你按摩。“
”不…不用这么早﹐睡觉前再来吧﹗“
”好﹗“
她彷佛看到小刚眼里闪耀着光芒﹐虽然外表像个大人﹐但仍充满稚气。
”这孩子可能打算即使我不答应也要强暴妈妈吧…不管如何今晚我势必成为他的猎物。“琼琳似乎有所觉悟。
但一想到亲身儿子的大肉棒将再次插进这两腿根处﹐子宫深处感动的颤抖﹐这餐饭吃的着实七上八下。
晚饭后﹐琼琳刻意的躲避着小刚﹐心里错综复杂的不知如何面对他﹐如果这孩子当面提起那天的事﹐真怕自己会任性的就让他在走廊上奸淫此刻仍充血的肉蕊。
走进房间﹐丈夫挂着老花眼镜在衣柜旁翻上翻下﹐看到她穿着睡衣又转身继续忙着。
”小刚找你﹐大概要帮你按摩吧﹗“
”他…他刚来过﹖“
”嗯﹗“
好不容易缓和的心情立刻又紧绷起来。
”他有没有说什么﹖“
”喔﹗他好像说会在房间等你。“丈夫完全不明就里的说着﹐如果让他知道妻子和儿子发生性关系﹐不知他会怎么反应﹖
琼琳像失去灵魂般的驱体往小刚的房间踱去﹐心里一点主意也没有。
她轻轻推开小刚房门﹐里面没人音乐开着。
”也许是我想太多了﹐这孩子说不定只是想要补偿他错误的行为而已。一定是这样。“她边猜测边走进房间坐在床沿﹐肿胀的阴核压在床上﹐身体跟着发热。
环顾四周电视萤幕跳动着杂讯﹐录影机里有带子﹐心想反正小刚还没来先看看电视打发时间。
按下遥控器﹐萤幕里出现一对男女火辣的性爱画面﹐琼琳整颗心差点没跳出来﹐一时手忙脚乱的错压音量开关﹐顿时房间里呻吟喘息声大作。
”啊…嗯…用力…喔…给我…达令…好舒服…嗯…嗯…好硬的肉棒…喔……“电视传来露骨的性爱浪叫﹐琼琳登时满脸通红﹐急忙地收低音量。
”这…这孩子居然有这种带子﹐待会儿非好好问他哪来的﹗“琼琳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些恼羞成怒﹐但画面却向磁铁般将她目光吸住。
男人粗暴地将阳具塞进女人的嘴里﹐并命令她用力吸﹐女人顺从地张开嘴将整根阴茎含进嘴里﹐男人接着发出呻吟。另一个角落一对男女正疯狂的性交﹐男人的肉棒剧烈的进出女人的肉缝…琼琳忘我的隔着单薄的睡衣﹐抚摸着左乳﹐左手越过紧身带爱怜着隆起的阴户﹐肉芽浸在蜜液周围疼痛异常。
”妈﹗“小刚不知何时站在身后。
”小…小刚…你…你什么时候…﹖“琼琳狼狈不堪略带腼腆的四处找寻遥控器﹐手指间还留着粘稠腥骚的蜜汁。
”妈﹐你找这个吗﹖“遥控器不知何时落在小刚手里。
”快…快…关掉电视……“
小刚不但没这么做﹐反而不发一语的贴近琼琳让她坐在床上﹐像抱着爱人般自身后拥着她﹐并让她面对萤幕。琼琳闻到小男人身上汗水的芳香﹐感到头晕目眩﹐不再是小孩子的小刚让她心跳加速。
”妈﹐你喜欢这种节目吗﹖“
”呃…你…这孩子…怎么可以看这种电视…我…妈……“”妈﹐你看那个男的是不是很大﹖“
电视上的男人正让女人舔着肉棒﹐深红色粗大的阴茎泛着亮光﹐琼琳一时不知该以什么态度面对小刚的问题﹐满脸通红显得尴尬。
”这…快关掉…不…不然我要生气了。“
”妈快看﹐接下来这女的要解开衣服了。“
女人缓缓地解开上衣卸下鹅黄色的胸罩﹐露出一对豪乳﹐男人则躺在沙发上搓弄着肉棒。
对琼琳来说这简直是地狱的折磨﹐声光的诱惑使身体明显的颤抖。
”妈﹐你的胸部有她的这么大吗﹖“
”不…不要胡说…这种事小孩子怎么可以…啊﹗“小刚不等她说完﹐大胆地伸手就揉弄起继母的乳房。
”妈﹐你的胸部好有弹性啊﹗“
”不…不可以…放手……“琼琳扭动身体语气微弱的挣扎着﹐她无法像个母亲般怒斥拒绝。
”妈﹐反正我们都要好过了﹐你也很舒服的不是吗﹖“”住…住手…不可以这样…快把手拿开……“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不能和你要好﹖“小刚像小孩子般任性起来。
”小…小刚…我们不能这样…这不对……“琼琳试图说明这样的行为不妥之处。
小刚解开琼琳睡衣钮扣﹐未着胸罩的乳峰乍时蹦现﹐小刚手指玩弄着继母的乳头﹐不一会儿就硬了﹐官能上的刺激﹐琼琳濒临意发淫乱的极限。
”妈﹐你这里硬起来了。“
”啊…停…停…你再不住手妈要生气了……“琼琳尝试拿出母亲的威严阻止小刚手部的侵略﹐但皱着眉略带怒容的母亲﹐更使他兴奋。
电视上男人正吃着女人的乳房。
”妈﹐我可以像那男的这样吗﹖“
”不…不行…我会生气…嗯……“
小刚让琼琳倒在床上﹐自己顺势来到正面压住继母雪白的胴体。
这孩子当真要侵犯自己…琼琳袒露着上身﹐看着小刚急躁不熟练吸允乳头的模样﹐内心不禁疼惜怜爱﹐母亲跟女人的立场开始错乱……”喔……“
琼琳失去了主张﹐胸前的小刚左手慢慢游走小腹﹐隔着薄薄的睡裤抚摸继母温暖的私处。
小刚左手随即探进裙内﹐沿着大腿上移﹐终于碰触到朝思暮想的阴户。
”妈﹐你这里已经很湿了。“
”……“
”妈﹐你想要我的南傍国吧﹖“
”……“琼琳倔强的压抑自己火热的慾望﹐即使儿子天真的调情也不露半点痕迹。
她心里正懊恼不已﹐母亲高贵的尊严及荡妇之间的分野﹐使她旁徨。小刚直接而粗鲁的侵犯﹐使她一时之间更加执着母亲的身份。
小刚褪下继母的睡裤﹐蓬松艳丽的阴毛尽收眼底﹐看着继母的下体﹐不禁想仔细的看清楚。继母的性器是稍深的咖啡色﹐外阴唇肥厚硕大﹐肉芽饱满发达﹐显而易见有过丰富的性交次数﹐是个适合成熟女人的阴户。
儿子毫不修饰的盯着自己的秘密花园﹐琼琳羞涩的并住双腿﹐小刚双手费力的分开雪白的大腿﹐接着﹐伸出舌尖挑逗着坚硬的肉蕊。
经过和淑倩的数次交欢﹐小刚已很能掌握使女人高兴的技巧﹐不时地轻咬肉芽舔着小阴唇。
”不…喔…小刚…那里不要舔…不…不要…嗯…哼…好痒…唔…停…停…喔…不要……“琼琳感到儿子的调戏不像是小孩子生涩﹐每个动作都让她无法把持﹐不断难过的呜咽。
”好…好儿子…饶了妈妈吧…唔……“
继母渐渐的淫态毕露﹐小刚再也忍不住﹐下体早已被顶成帐蓬﹐拉开拉炼肉棒坚挺的举起﹐在插进继母湿润的肥穴前﹐在阴唇四周摩擦着﹐琼琳难以忍受儿子的玩弄﹐屁股剧烈的晃动。
”喔喔…别欺负妈妈…小刚快插进来…喔……“”好﹐妈我要插进去了﹐儿子的硬肉棒要干进妈妈的洞了。“小刚一挺腰﹐整根肉棒消失在琼琳的淫洞里。
”啊啊…太好了…终…终于又在一起了……“
”喔…妈妈…我好舒服…喔……“
”乖儿子…快抽动…妈妈给你插…唔…好舒服……“”妈…你的洞好紧…唔…干死你……“
琼琳终于卸下武装﹐一心一意的期望儿子大肉棒的滋润。
小刚得到继母的鼓励﹐阴茎快速的进出琼琳成熟的骚穴”用力…插进来…啊…好舒服……“
”…喔…我插死你……“
床因剧烈的摇晃发出咯﹑咯的声音。
小刚拉开琼琳的双腿﹐好让自己更深入继母的体内﹐下体也因互相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声浪。
”…我快受不了了……“
此时的琼琳已是十足的淫兽﹐两手分别玩弄两个乳头﹐头发散乱的披在床上﹐现在只有高潮可以解救她。
”好孩子…用力插进来…妈妈的洞…以…以后只给你玩…喔……“”乖孩子…妈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只要你高兴……“慾火焚身的琼琳欺身而上﹐对准儿子的硬肉棒缓缓的下压﹐往下顺势一坐闷哼一声将肉棒埋入浪穴﹐阴茎立即插进继母的淫穴里。
”喔喔…好舒服……“
”喔…真好…好硬的肉棒……“琼琳疯狂的上下晃动﹐两股之间粗大的阴茎送进拉出﹐胸前的乳房也上下跳动着﹐琼琳在儿子身上使力的扭动细腰﹐坐姿使肉棒更深的顶到子宫﹐坚挺的豪乳也上下跳动﹐小刚若有似无的配合着抽送。
”嗯…小刚…乖儿子…你让妈妈爽死了…啊…干…干死妈妈了……“肉棒和花蕊狂乱的密合运动﹐再次的性交使龟头异常敏感﹐快感促使输精管收缩﹐小刚感觉即将射精﹐野兽般的加速挺腰。
”喔…妈…我不行了…我要射出…出来了……“”嗯…没关系…都…都射进来…啊…我要…都给我…“床上的两人则发出原始的嘶喊﹐不顾一切的将手指陷入彼此的皮肤。
”喔…喔喔…嗯……“
”啊…哼…好烫…好…多……都射到子宫来了……“”唔…喔……“
小刚扑向琼琳﹐浓烈的精液在继母阴道全数倾泄﹐两人相继一阵抽慉﹐纷纷达到高潮。无数的精子在琼琳肉洞里倾泄出来﹐琼琳歇斯底里的揪着床单﹐两人同时达到高潮都丢了。
房里一遍狼籍﹐床单凌乱的皱折中湿了一大片﹐瘫在彼此的身上﹐女人的内裤散落地板﹐肉缝分泌出男人邪恶的精液﹐空气中飘荡着淫水与精液混合的骚味﹐电视里的淫戏也刚刚结束﹐夜晚寂静的漫长……早上悠悠的醒来﹐身旁已不见一人﹐床上还留着数片晕黄干瘪的淫渍﹐大概是过度疲累﹐腰间有些酸疼﹐长久以来征服继母的淫慾终于实现﹐想到以后该叫她什么﹐不禁莞尔。
洗完澡来到晒衣间﹐继母正在晾衣服﹐像恶作剧般﹐我悄悄的接近她身后﹐从腋下伸出魔掌紧握她的胸前﹐吓得她全身一颤。
”坏小孩﹐吓妈妈一跳。“
”嘻嘻…妈你起得好早﹐没看到你﹐害我找到这来。“继母像少女般羞涩腼腆﹐笑容中散发中年女人成熟妩媚的神韵。
”小刚﹐昨…昨晚的事……“
”什么﹖“
”呃…妈妈现在是你的女人了……“
”原来妈想在这里跟儿子性交啊﹗“
”不正经﹐昨晚还搞不够﹖“
”谁叫妈妈这么美﹐让我越看越想上。“言语的挑逗继母的脸更红了。
”坏小孩…只要你喜欢﹐妈都听你的﹐只是……“”只是什么﹖“
”如果这件事被别人知道﹐那可怎么办﹖尤其是你老爸……“”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件事。“
”你不担心吗﹖“
继母略带担忧的表情让我爱怜起来﹐顺手伸进衣领抚摸她丰满硕大的奶子﹐胸前的乳房入手柔软适中﹐我知道妈不会反对。
继母的肉芽一定充血变硬了。
我把下体更紧密的贴近她的屁股沟。
变本加厉的翻起上衣拉下奶罩﹐搓揉美丽的奶头﹐继母皱着眉的表情愈发性感。
”妈你想要了对不对﹖“
继母并未回应﹐不过我认为她已经默认。
”妈你是不是想要我在这里上你﹖“
”讨…讨厌﹐万一有人看到就糟了。“
我撩起继母的裙子﹐从股沟后方触摸内裤隆起微湿的部位﹐继母软绵绵地靠在我的胸前﹐鼻息沉重起来﹐左手摸着我裤子凸起的地方。
手指的压力使内裤陷入肉缝﹐继母不安的骚动﹐我索性抬起她的腿扯下浅蓝色的三角裤。
”妈﹐你好湿啊﹗“
”你欺负妈妈……“
继母帮我解开拉炼﹐小弟弟已经膨胀﹐继母主动的耸起屁股等着我插入淫肉穴。
”妈﹐儿子的坏肉棒要进去罗﹗“
”快点…待会儿就有人来了……“
继母迫不及待我不敢怠慢﹐找到位置狠狠地插进阴道。
”啊…有点痛…慢点…深一点…喔…慢……“
头一次站着用老汉推车的姿势﹐显得有些生涩。
早上阳光炽热﹐不消一会儿已经汗流浃背﹐继母额头滴着汗珠有些吃不消。
”小…小刚…妈受不了了…你把妈干得好累…妈…快要被你插死了…喔……“我不得不加快速度﹐狠插猛抽的把继母顶得哇哇叫。
”妈…就来了…这就给你射进去…了……“
”喔喔…小…小鬼头…一大早量这么多…妈子宫给你淹没了……“继母靠着晒衣架娇喘着﹐一付疲惫不堪的模样。
”妈﹐你的穴真是淫荡啊……“
”你老是射进来﹐万一怀孕怎么办﹖“
”那就生下来﹐是男的就教他插妈妈﹐是女的让我插。“”小鬼头﹐没想到我有一个这么好色的儿子﹐连妈妈﹑女儿都要玩。“继母被我故作天真的淘气逗得啼笑皆非。
走廊传来脚步声﹐我和继母赶紧穿好衣物整理现场﹐继而恢复表面母子关系相偕离开晒衣场。
但继母的需求渐渐的越来越大﹐性交时越来越狂野﹐好几次未着奶罩和内裤穿着极透明的黑色洋装拉我上街﹐凡经过她身边的男人不论老少﹐都会回头盯着她扭动的屁股﹐害我忍不住在街角翻起短裙就插进她肉汁四溢的骚洞。
过了不久﹐继母宛然已经是个成熟的荡妇﹐除了更妩媚动人之外﹐更增添一份艳丽神韵﹐外表十足风姿绰约的贵妇﹐内心却是极端淫乱的尤物﹐这种矛盾却又异常和谐的性格﹐无非是每个男人的最爱。
爸爸也不是木头慢慢也发觉继母的改变﹐对继母一反常态的添购化妆品﹐感到不可思议。
”琼琳﹐你是怎么回事﹐地也不扫﹑衣服也不洗﹐老是买些有的没的﹐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
”我跟你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享过福﹐不过就是多几件衣服﹑化妆品而已﹐用得着对我大小声吗﹖“
”你…你是不是在外头养小白脸﹐你给我老实说﹗“爸爸试探的口吻不加修饰。
倒是继母显得轻松坦然﹕”是又怎么样﹐老娘也不用你一分一毫﹐你管得着吗﹖“继母不再如往常温驯﹐爸爸作梦也没想到﹐多年的枕边人变的如此陌生。
这样争吵的画面﹐不断的发生﹐家里人也都劝爸妈各让一步﹐但事态却每况愈下﹐最后爸爸毅然远赴大陆工作﹐这一走起码一年半载不会回来。
”妈﹐都老夫老妻了用得着吵成这样﹖“
”自从你爸爸经商失败之后﹐就要我做牛做马供他使唤…我一直默默承受﹐这些年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我和你爸早就有名无实……“这晚妈又躺在怀里哭诉着。
”有名无实…﹖“
”你爸已经有好几年不曾碰过我﹐再怎么说我也是有血有肉的……“”真的﹖“
”要不是你﹐我早已忘了男女性交是多么舒服的事了。“”这么说…我岂不是变成爸妈婚姻的破坏者了﹖“”讨…讨厌﹗你占了妈妈的便宜﹐还取笑人家……“继母破涕为笑﹐粉拳娇嗔的搥打着我的胸膛。
”嘿…嘿…不过妈有我就可以了﹐爸还真可怜。“”不要管他﹐反正儿子的肉棒可以满足我就行了。“继母的手摸着小弟弟﹐露骨的展现女人淫靡的骚样。
其实﹐这大半个月继母对我百依百顺的﹐亦母亦妻的与我享受鱼水之欢﹐虽然已三十好几﹐但经过丰富性生活的调息﹐和以前相比早已判若两人。现在不仅懂得打扮﹐也打开封闭保守的心﹐整个人已今非昔比﹐任谁看到她饱满硕大的胸脯﹑销魂的柳腰﹑柔软肥厚的臀部都会想入非非的。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