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怀孕女同事做爱

我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裡,在一个政府部门工作。我要讲述的是发生在
六年前的一段往事。我所在的科室裡有十来个人,大部分是女的。在我对桌办公
的叫萍,是一个和我同岁的漂亮少妇,1.67的身高,瘦瘦的,人很开朗,爱笑,
脾气特别好,我们同事多年我从未见她与别人红过脸。我们平时的关係处的不错,
业馀时间经常在一起打牌,在工作上我们也经常相互助。这裡要说明一下我的
工作,每个月底都要彙集一些报表什么的,对男人来说这不是什么好差事,因为
要坐在那裡计算啊、统计啊,实在是很枯燥。我最讨厌彙集报表了,每到这时萍
都会我,女人干这活确实比男人,心细而且坐得住∵了。过了一会儿萍就
我对完了一套报表,可是我自己对的那套表还是有数据对不上,萍嫌我粗心就把
报表要去我对,很快她就发现了问题并开始数落我“笨蛋,你长眼睛干什么用
的,你过来看看呀,就是这裡错了嘛。”我们平时关係很好所以经常相互开玩笑
大家也不会在意,她总说我“马大哈”、“笨蛋”什么的。我心裡很佩服她这么
快就找到了问题,就起身转到萍身后去看报表究竟是什么地方的毛病。我站在萍
的身后,她坐在那用手指报表的错误之处让我看。这是,我意中突然看到了
萍的胸脯!她穿的是那种宽大的孕妇裙,领口很大,她坐在椅子上,我站在那裡
很清楚的从领口看到裡面,孕妇裙裡面是一件宽鬆的白色小背心,我清楚的看到
了萍的乳房,但看不到乳头。当时我就感到血直往头上涌,下面也勃起了,萍还
在指报表教训我,我那时也听不进她在说什么,只是一直盯她的乳房看我当
时刚刚结婚不到一年,并不缺乏性爱,而且我的妻子长得很漂亮(我絶不是吹牛,
不是网上一写文章就说漂亮,我妻子真的很漂亮,我们上街时她的回头率是絶对
的高,最漂亮的是她那穿36码鞋的小脚丫,美的简直法形容,以后有机会我会
写写我的妻子),虽然萍长的也不错,但我只是觉得我们是关係很好的同事加朋
友,絶没有什么非分的想法。
  可是当时她给我的视觉击太烈了,萍的乳沟有优美的曲线,而且离我
很近,她的身上散发出澹澹的香味,这些激起了我的邪念。这时,萍抬起头看
我问我看到错误了没有,我赶快把视线移到报表上去,连连答道“看到了,看到
了”。我拿报表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不一会儿就修改好啦,这个月的报表总算
完了,我也鬆了一口气,然后又开始打量萍,不过这时我对她已经起了邪念。萍
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可能是因为她老公不在这时回家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事,
她开始和我閒聊,我一边应酬她一边欣赏对面这个漂亮的孕妇,心裡想她的
乳头是什么子……我们聊聊话题就说到怀孕上了,萍问我“梅(我妻子)
有动静了吗?”我说还没有,萍说“你们结婚也这么长时间了,准备什么时候要
孩子呀?”我说等等看吧。这时萍突然“哎哟”了一声,我马上问“怎么了?”
萍说“这个小东西在揣我呢。”我说“他那么小能有多大劲,看你大惊小怪的。”
萍说“你知道什么,又没在你肚子裡,他有时揣的不是地方就会疼。”我说“那
么厉害呀?”萍说“可不是,他揣我时在外面就可以摸到他的小脚丫。”我说
“你淨瞎扯,我不信。”萍说“不信?那我让你摸摸。”说完她起身来到我面前
指她那挺起的大肚皮,我坐那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她那挺起的肚子的上半部分,
萍说“不是这儿”她拉我的手放在她肚脐眼的旁边说“这小东西最爱揣这裡,
你放在这儿,他一会儿就会揣你。”因为我刚才改报表曾经勃起的小弟早已畏缩
了,这时我的手放在萍的大肚皮上,虽然是隔裙子,但小弟很快就再次勃起了。
  就算是现在我也坚信萍当时絶对不是在有意勾引我,她是因为把我当好朋友
或是想向我展示她快要做妈妈的自豪,她当时可能对我没有一点防范,不知道那
时我对她已经起了邪念。
  我的手放在萍的大肚子上,果然一会儿就感觉有一隻小脚揣了我一下,这次
萍又“哎哟”了一声,随后得意的说“感觉到了吧?”我点点头说“真好玩儿。”
萍说“好玩儿?那你还不抓紧努力,到时天天能摸梅的肚子玩儿,呵呵呵……”
我也笑笑但手还是放在萍的肚子上并没有离开,萍说“得了,我这会儿有点饿了,
你看就我俩工作积极,别人都走了,我们也走吧,我路上随便好买些吃的。”我
说“急什么,这小傢伙真好玩儿,我还没摸呢,刚才蹬我的一定是左脚,我看
看他右脚在哪裡。”我的手刚才放在萍的肚子上并没有动,这会儿我慢慢的把手
挪到另一边,萍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看我,她可能觉得我对她的大肚子很神秘
感到可笑吧。我的手慢慢的又向下移了一点儿,隔孕妇裙我感觉摸到了她内裤
的鬆紧带,然后再往上摸然后再往下,这次我的手摸到鬆紧带下面一点儿。
  我这时脑子裡在想我怎么进行下一步呢?要是萍翻脸怎么办?大家是好朋友
又是对桌办公,翻脸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这时萍说“行了吧?咱们走吧。”我突然想到了办法,抬头问她“这小傢伙
在裡面会说话吗?”萍说“你淨胡说,他现在会说什么话啊,就是说了谁听得见
啊。”说完呵呵的笑,我说“他都会揣人了还不会说话啊,我听听。”说完我就
把头侧过去想把耳朵贴在她肚子上,萍这时可能觉得这不妥身子向后仰了一下,
但我动作很快还是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了,我的手也很自然的放在萍的肚子上,
因为我的耳朵贴在她的肚脐眼的位置,手放的位置在她内裤的鬆紧带下面,这个
动作我做的很随意,萍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此时她的表情是什么。我一边把耳
朵在萍的肚子上慢慢的移动一边嘴裡说“小傢伙你说话啊,叔叔在这儿听
呢。”我的手又慢慢的向下移到了一点儿,这时萍用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另一
隻手推了推我的头,轻轻说“别这啦,我们该走了。”我用一隻手抓住了她推
我头的手,耳朵还是紧紧贴她的肚皮,另一隻手轻轻的抚摸她的小腹。她的手
上明显的增加了力量,“别这啦,一会有人来了看见我们这多不好,我们该
走了。”这次我听出她的声音裡有些害怕。其实我们的科室在四楼(最高一层),
另外就是会议室和档桉室,平时除了我们科室的人以外很少有人上四楼,何今
天是週末,而且这时单位裡的人恐怕也都早熘完了。
  我当时很害怕萍会翻脸,现在回想起来,若她当时严厉的斥责我,我想我一
定会罢手熘之大吉。可是,她当时只是小声的说我,并没有严厉,这使我的胆子
大了起来。
  不知是激动还是天气太热我感觉萍的手出汗了,我稍稍用劲就挣脱了她的手
又开始抚摸起来,刚才手不敢动,现在才是真正的抚摸,我并不急于摸到她的胯
下,只是在她的小腹下左右轻轻的摸,萍又来抓我的手,然后就是我再用力挣脱。
我慢慢把脸正过来用嘴轻轻的亲吻萍的肚皮,然后慢慢的向上亲,当我亲到萍的
的乳房上时,她突然颤抖了一下,用手来推我的头,声音很小很小的说“你别这
啊”。我仍坚持亲吻她的乳房,并用嘴隔裙子亲吻她的乳头,儘管隔两
层布我仍然清晰的感觉到了她那大大的乳头。我伸出舌头舔那隆起的豆豆,我的
手慢慢的从萍那宽大的孕妇裙下伸进去摸到了她的大腿,这时萍又颤抖了一下并
用手来抓我的手,但我的手在裙子裡面很轻易就摆脱了,我摸向她大腿的内侧并
慢慢的向上移,虽然萍使劲的想把双腿并上,但我还是到了她的内裤。
  我慢慢的站起来双手搂住萍的腰,当我的眼睛与萍的眼睛对视的一刹那,她
很不自然的把目光移开,这时我发现她的脸蛋很好,而且很美。由于萍的大肚子
顶我,我不得不把身体前倾一些。我亲了亲她的额头、脸颊,当我试图去亲她
的嘴唇时她躲开了。我的手慢慢向上移摸到了孕妇裙的拉链并轻轻的向下拉,萍
感觉到了抬头看我紧张的小声说“你干什么?这裡是办公室,一会儿……”我
没等她说完,趁机用嘴亲住萍的嘴唇。我的舌头想进入,可她紧紧的咬住牙,我
没办法只好舔她的嘴唇和牙床。
  我继续轻轻的向下拉裙子的拉链,拉到一半时已经可以摸到裡面小背心下缘,
我把手伸进去摸到了萍的肌肤,她的后背很光滑感觉很好,我慢慢的抚摸,儘量
做到温柔。我轻轻的向下拉她的裙子,萍的孕妇裙很宽鬆,我很容易就把它从萍
的肩膀上拉下来,萍的手臂紧紧的夹住裙子,但这时我已经可以隔她的小背心
摸她的乳房了,慢慢的我把手从小背心下面伸了进去轻轻的抚摸她的乳房和乳头,
萍的乳房不算很大,但是感觉涨涨的,乳头大大的坚挺,我很想看看,我离开
了萍的嘴唇慢慢的向下吻,萍这时没有什么阻止我的动作只是两隻手臂紧紧的夹
裙子不让我再向下拉。我看到了萍的乳晕和乳头,褐色的,乳头像一粒葡萄,
我开始吸吮。我听见萍的呼吸加重了,我更加卖力的吸吮,手也不停的揉搓她
的乳房,这时我感觉嘴裡有种澹澹味道,咸咸的,是从萍的乳头裡分泌出来的液
体(后来才知道那叫“乳珍”,是很好很好的东西),我当时觉得有点奇怪,不
过也没多想,再说那味道也挺好的。我正在忘情吸吮,萍忽然说话了“你把我
的身子弄髒了”,那声音很小很温柔,我顿时感觉下面涨的受不了了,我又去吻
萍的的嘴,这次她没有再咬紧牙,我的舌头很顺利的进入,然后就是勐烈的搅拌,
萍虽然没有配合我但也不阻止,只是任我的舌头在她的口腔裡到处搅动……我慢
慢的搂住萍想让她坐到我的椅子上,萍有些犹豫,但在我的坚持下她还是坐下了,
我立即转身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又关了灯,当我再回到萍身边时发现她拉下的裙
子又拉到肩膀上去并用手抓住裙子上边。办公室裡有些昏暗,在我眼前的是一个
挺大肚子的漂亮少妇,虽然我和萍同事已经有几年了,而且在一起接触的时间
也很多,但这时我才仔细的注意到她的美丽和诱人,我最烈的想法就是——干
她!
  我去拉萍的手,但她很坚持的抓裙子,我注视她,她马上又把目光移开,
这时我看到了她的腿,她的孕妇裙长到膝盖,坐下后露出膝盖上面一小段大腿,
我开始慢慢的抚摸,有了刚才那些前奏没两下我就把手伸到了她裙子裡面,从光
滑的大腿向上摸很快到达了内裤,我隔内裤轻轻的抚摸她的阴户,不一会儿我
就有感觉到了萍呼吸的加重,由于萍紧紧的并双腿我没办法摸到中间地带,我
伸手想去拉下她的内裤,萍马上抓住内裤,我看她的子很坚就没有再使劲只
是继续隔内裤摸她的阴户,我把手用力的摸向她的大腿内侧,这次萍让了步,
双腿夹的不是那么紧了,我摸到了中间只感觉潮潮的,我的手指顺内裤的边缘
想伸进去,萍来阻止,但这时我很坚她可能也感觉到了,我很快摆脱并把她的
内裤中间的边缘向一旁拉,萍这时还有意意的欠了一下屁股,使我很容易的将
她的内裤中间那段拉到了一旁。我可以清晰的摸到了萍的阴唇了,感觉肥肥的,
厚厚的,总之比我妻子的阴唇丰满的多(后来我妻子怀孕后我才知道原来女人怀
孕以后那裡都会涨的很大)。当我摸到阴唇的下面一些,明显的感到了从裡面分
泌出来的液体,粘粘的。我把萍的裙子向上掀起,由于光线很暗,我隐约看到了
黑煳煳的阴毛和中间隆起的两片阴唇,的确很肥大,只是看不清楚颜色。当时我
动的已经很厉害了,就试图将嘴上去,萍拚命的用手推我的头,但我还是
舔到了她的阴唇,有股腥腥的味道,不过倒挺刺激。因为萍一直用手使劲的推我
的头,而且她坐在那裡我没办法舔到阴唇下面,弓腰也挺难受,就抱萍的屁
股往前移以使她的腿能分开的大些,我用劲向两边分萍的腿,现在我可以舔到她
的整个阴唇了,我一边舔一边用手抚摸萍的屁股、大肚皮和乳房。我感到萍的分
泌物越来越多,加上我的唾液,反正她下面是一塌煳涂了,这时萍原本用力推
我的头的手慢慢放鬆了只是轻轻的放在我头上,但没有动。我慢慢又把她的裙子
拉下来,并把她的小背心掀到乳房上面,这时萍几乎是半裸了,只有被拉到脖子
上的小背心和在身体中间盖大肚皮的裙子。
  我仍在舔萍的阴唇,抚摸她的屁股、乳房和大肚皮。就这大概有十几分钟
吧,我清晰的听到了萍重重的呼吸声,看到她下面已经湿的很厉害,自我感觉差
不多了,我悄悄的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刺激,阴茎已经涨的
要爆裂了,说是用手拉出来还不如说是它自己蹦出来的确切。我站起来用手托住
萍的大腿,阴茎直奔她的阴部,刚才一直闭眼睛的萍此时睁开眼看见了我的举
动,她突然像疯了一挣脱了我的手并站起来,她把裙子又拉回了肩膀上说道
“x 林,你不能这,不然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我看到萍的脸通红通红有
点人,我想她是说真的,裤子外面的小弟刚才还是昂首挺胸,这下也迅速畏缩
耷拉下来。萍的胸脯剧烈的起伏,我害怕了,她可是个已经六、七个月的孕妇
啊,要是真有什么意外……我当时感到很羞愧,大家平时都是好朋友,萍对我那
么好,又是个孕妇,我想干她,我真是个禽兽啊!
  我们就这站在那裡僵持了大约半分钟吧,还是我打破了沉默“我你拉上
吧”,我想萍把裙子背后的拉链拉上,她自己拉很困难。萍可能也觉得刚才对
我太严厉了,我们毕竟在一起很长时间又是好朋友,她轻轻的“嗯”一声慢慢转
过身去,我连忙先把小弟弟放塞回裤子裡又萍拉上了裙子的拉链。我说“那我
送你回家吧。”萍没说话算是默许了。
  就这我们在办公室的疯狂行为不欢而散了,本来事后我很内疚,心裡想
以后絶不再对萍起邪念了,我们也不会再有这种事了,可是不久下一幕就揭开了
……我终于干了她因为有了办公室风波,星期一上班时我和萍都很不自然,我们
相互躲避对方的目光。相对来说,我还好一点,萍的变化比较大,因为萍平时
爱说爱笑对别人都很友善,突然的一下子不爱说话了,特别是对我,同事们还以
为萍的家裡出了什么事,年龄大的同事还问萍怎么了,萍也总是笑笑说“没事,
没事”,其实只有我知道是为什么。萍再出去时也不搭我的车了,我也总是早早
开熘不在办公室多待,免得我俩尴尬。
  就这大约过了一个月吧,萍慢慢的恢复原来的性格,又开始欢乐起来,只
是与我说话时还是有点不自然,一般也只说些工作上的事,很少再閒聊。这天,
单位发福利,是洗涤用品,有香皂、洗髮水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足足装了两大箱,
女的比男的还多一箱卫生巾。因为我有私家车,这会儿成了香饽饽,同事们纷纷
让我把东西送回家,送了两趟后科室裡还有几个人的东西没送,其中包括萍。
这时听科长说我才知道萍的丈夫到外地抓人已经走好几天了,这事要在以前萍早
就告诉我了。科长说“我们几个的东西一会儿都有人来拉,萍的丈夫不在家,你
把她的东西送回去就行了”,萍连忙说不用,她找她弟弟来拉,我也忙说:
“科长,还是我先你送回去吧”,我们科长很奇怪的看我们说“咦,你们俩
不是死党吗,怎么回事,闹矛盾啦?”我一想坏了,要是让同事看出什么就不好
了,连忙向萍挤了一下眼睛说“那我还是先你送吧,我这车现成的,别叫你弟
弟来了”,萍可能也觉出了什么,赶紧说“好吧”。
  一上车萍就坐到了后排(以前她坐我的车一直是坐我旁边的,让她坐后排她
还不满意),路上,萍也一句话不说,还是我打破了沉默“你还生我气呢?”
“哪啊,没有”萍澹澹的回答,我没话找话“建国(萍的丈夫)出差了?”萍说
是,我说“你现在都这个了他还出去,你一个在家多不方便?”萍说:“干刑
警的不都这嘛,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没在家住,回娘家住了”。我接问“这
东西送哪儿?”萍说“送我自己家”。我找各种话题和萍聊,萍慢慢的开始放
开了,也开始对我笑了,不一会儿,我们俩聊的都很高兴。
  到了,萍的家在六楼,我开始把东西往上搬,八月的天气热浪滚滚,像我这
种平时不干体力活又不爱锻鍊身体的人爬六楼一趟下来已经大汗淋漓,腿脚发软
了,而且香皂、洗髮水等等那些鬼东西死沉死沉的。萍在楼下看车和东西,看
到我满脸大汗说道“你休息一下再搬吧,看你那一身的汗”,我这时发现萍还是
挺心疼我的,有美人心疼自然浑身充满了力量,再说恐怕没有几个男人会在女人
面前装熊的。
  三趟下来我已经成了一个软脚虾了,累得呼呼直喘气。萍招呼我在她家休息
一会儿,她开大了空调,端来了冰镇饮料,我去洗了洗脸和手坐在沙发上喝饮料,
我真的是累坏了。萍说“看你今天真的是累坏了,懒虫也有出力的时候啊,呵呵
……”,我看萍说“那也就是你,换个人我才不管呢,刚才送的都是她们自
己家裡人出来搬的,还得拿拿饮料感谢我忙送东西”,萍听到我的话好像突
然想到了什么,低下头轻轻的说“我知道你对我好”,我这时才注意到萍穿的还
是那件蓝色小花的孕妇裙,我脑海裡一下子回忆起了办公室裡那疯狂的一幕,我
心裡曾经发誓再也不起的邪念又蠢蠢欲动了。
  萍还是低头,我看她白皙的手臂和美丽的小手动一浪高过一浪,我说
“上次的事真对不起,我是……,你没对建国说什么吧?”,“他问我是不是在
单位受气了,我说和单位的人吵架了,他劝我想开点,要爱护身体,你以为我会
那么傻告诉他啊”,萍抬起头接说“你是个疯子”,萍的嘴角带一点微笑。
我此时简直激动死了,“你愿意让我再摸摸小傢伙的脚丫吗?”我确定我当时说
话都是带颤音的。“你想都别想”,萍的脸又红了,但我看不到她生气,而且
我发现她的嘴角仍然挂微笑,我站起来来到萍身边勇敢的拉住她的手说“你的
手真美”,萍又低下头的用力想把手抽出来,但在我的坚持下她放弃了。我这时
已经什么都不管了,俯下身去吻她的头髮、耳唇,萍闭眼睛,我去吻她的嘴,
这次萍的牙齿没有丝毫抵抗,我的舌头轻易的进入了她的口腔,开始勐烈的搅拌
……我的身体裡好像有一团火,要燃烧、要爆炸,我已经没有兴趣再去做过多的
前奏,我伸手到萍的背后去摸她的拉练,这时萍居然向前欠了一下身体,我一下
把她的拉练全部拉开,用最快的速度将她的裙子拉了下来,然后就掀起了裡面的
小背心,一嘴叼住乳头用力吸吮起来。我觉得她的小背心非常碍事,我要把它脱
下来,我向上拉,萍只是犹豫了一下就举起了双手,我脱下了她的小背心,萍家
裡的光线很好,太阳光从外面射进来,我可以仔细的欣赏她的乳房了。因为怀孕
的原故,萍的乳晕和乳头呈黑褐色,乳晕旁边有数条青色的血管,我的舌头在上
面来回的舔、吸,我发现这时萍的奶水明显比上次多了。
  我的手从上面伸进了萍的裙子,摸她的大肚皮,向下,再向下伸进了她的内
裤摸到了毛茸茸的阴户,萍紧紧的夹双腿。我呼呼的喘气开始向下拉她的裙
子,这次她没有欠起屁股配合我,我抬头看萍,发现她也在看我,牙齿咬
嘴唇,对我轻轻的摇头。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能管住自己吗,我继续用力拉她的
裙子,终于拉下来了,这时的萍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不知算不算怪癖,我很
喜欢女人的脚,尤其是娇小的那种,我捧萍的脚亲吻,我发现萍的脚肿了,肥
肥的活像一隻蹄,我很奇怪问她怎么回事,萍说“怀孕后就这”,我仔细观
察发现她的小腿也有些肿胀。
  我开始向上去吻她的大腿,慢慢的向上。我看到萍的白皙的大腿根部也有数
条青色的血管,我看到她的小腹的皮肤已经涨花了,崩开了一条条白色的印记。
我开始舔她的花肚皮,再舔到她的内裤,隔内裤舔她的阴户,可能是天热的缘
故那裡一股惺惺的味道,不过那种味道在那种环境下就像是催情剂一让我比
亢奋。我要除下她最后的武装,我很轻鬆的褪去了她的内裤,蹲下来分开萍的双
腿尽情的舔她的阴唇,直到将那裡弄成了一洼泥潭。这时,我抬头偷偷的看萍,
发现她闭眼,轻轻的皱眉头。我起来想去吻萍的嘴,她躲开了,对我轻轻
的说“不,臭”,我说“你自己的还嫌臭啊”,萍的嘴角微微上挑“咯,咯”笑
了几声,我看到她这时很高兴,她此时此刻嘴角带澹澹的微笑真是太美了,我
现在还可以回忆起她当时的姿态,回味穷。
  不管臭不臭,我们还是又开始接吻了,而且萍还把手轻轻的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握住她的手放在我高高翘起的裤裆上,她想缩回去,我坚持的按她的手抚摸
我的小弟。我们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我直接解开了皮带,退下了裤子和内裤,这
时萍用手捂眼睛,我不知道刚才脱内裤时她是否偷看了我的小弟,我“嘿嘿”
的笑了两声,脱下了衬衣。这时我们两个赤条条的裸体抱在一起,萍家裡的沙发
太低我不得不跪下去,我端“枪”在萍的阴唇上摩擦,当我试图进入时,萍
用手推开了我的“枪”轻轻的说“会不会有事啊?”,我看她脸上有些犹豫,我
知道她心肚裡的孩子,我说“放心,我一定轻轻的”。我又慢慢把小弟挪向了
她的阴门,其实,这时萍的那裡已经很湿了,我很轻易的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开始
慢慢抽动,萍看我并把一隻手放在我的阴茎根部,可能是怕我插的太深吧,我
很温柔的抽动,并用指头刺激她的阴蒂,随我不断的抽动,萍的阴道里也
越来越滑,她开始慢慢已放鬆了也不再看我了,而是闭上眼把头枕在沙发背上享
受快乐去了。说实话萍当时看我我真的很不自在,因为平时大家目光相对都是
在办公室裡,这时我俩是赤身裸体,并且我的阴茎还插在她的阴道里。我一边
忘情的抽插,一般揉捏萍的乳房,看从她乳头裡不时流出的透明液体,流
到我的手上再滴在她的肚子上,我努力的伸脖子去吸吮那有澹澹咸味的乳汁,
烈的快感不断击我的神经。
  儘管我很想把自己写的十分神武,但事实情确是本人实在用,是受不了
当时的烈刺激,大概也就十来分钟就将精液全数射入萍的体内。这过程中萍只
是轻轻的呻吟,完了事我问她“你舒服了吗?”萍只是轻轻“咯,咯”的笑,我
想她也许没有达到高潮,但男人一射就如泄了气的皮球,我是再也力刺了。
  我俩做完后是一起去卫生间洗的,出来后我俩还是光身子,我抱萍在
沙发上接吻,不经意抬头看到了牆上萍和她丈夫的合影,当时觉得心裡很不是滋
味,大家都是朋友我干了人家的老婆。另外还有就是烈的后怕,萍的丈夫万
一此时突然回来我的小命说不定就交代了,她丈夫腰上可是天天挂一把“五四”
的。我越想越怕,定赶快逃走,就这我和萍,一个我的对桌同事,我的异性
好友完成了第一次不算完美的做爱,这也是我俩唯一的一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