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
原来她看见殷玉龙坐在床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在帮他吹箫,小姑娘
熟练的技巧,吸吮着那鸭蛋般的龟头,一手撸着根部,一手揉捏着弹药满满的子
孙袋。只见这个小姑娘圆圆的脸蛋,如朝霞一般,嘴角边有一个小小的酒窝,笑
起来像一朵花十分天真可爱,大大的眼睛堪比一汪秋水,越看越舍不得移目,皮
肤白皙粉嫩,更衬得她的样子是楚楚动人,看那样子分明又是个祸害,除了年龄
稍微偏小,身材上略有不如张凤梧,在长上几年就难说了。
张凤梧心中顿时醋海汹涌,掀起了层层波浪,没想到我这么担心你,不顾疲
累得来到峨眉看你,你却在这如此享受美人相伴,照顾得真是无微不至,真是自
在的很啊,看来你的伤也不是很重嘛,跟小姑娘聊天时显得很精神嘛,三心二意,
见一个爱一个,先有个姐姐,现在又是个妹妹,心里把殷玉龙不知骂了几百遍。
这时房间的两人也已发现有人进来了,殷玉龙听到一声玉龙哥哥忙抬起头看
去,果然是张凤梧在叫自己,连忙想站起来,想趁机摆脱了那个小姑娘的纠缠,
可惜受伤后的殷玉龙不是小姑娘的对手,被小姑娘压的动荡不得,看着张凤梧的
到来,小姑娘不但没有放开那肉棒,反而吸吮的口水声大起,让唾沫淹没整根肉
棒,小嘴脱离龟头时还发出一声「啵」,小手还不忘撸起肉棒,秋水般的眼眸,
发出凌厉眼神直逼张凤梧,好似在说这是我的东西。
张凤梧心头虽是醋浪滔滔,但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如此抢自己男人,真是叔可
忍婶不能忍,也回瞪过去,只见两大美女激情四射的电光雷鸣,殷玉龙起来不是,
不起来不是,真想就这样昏迷不醒好了。
过了一会两人气势稍有减弱,殷玉龙捉住机会摆脱了小姑娘,奔到了张凤梧
面前,那肉棒还在一下一下的点着脑袋,殷玉龙一脸的惊喜,显得更精神了,刚
想一下把她抱住搂在怀里,但一想屋里还有他人,有些不合适,伸出的手又缩了
回来,再有他虽与张凤梧相处了好些日子,但二人都很守规矩,连手都没拉一下,
殷玉龙受伤时的搀扶也是在礼节之内,一时的权宜之计,现在一激动想要做些亲
密动作突然觉得还有些不好意思,而且还挺着个东西,两只手不知该放在哪了,
突然有些尴尬扭捏,挠了挠后脑勺,问了一声:「凤梧妹妹,你怎么来了,我一
直在找你,担心死我了,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张凤梧白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怎么,我不能来吗?我打扰你的好事了?
我看你刚才不是很享受啊?你还有空担心我啊?」
张凤梧一下子来了好几个反问,句句带刺,把殷玉龙来了个凌迟处死,殷玉
龙知道那情景很难解释,忙把自己武器收好,尴尬不已。
而张凤梧却是清楚得很,把一肚的气恨不得一下子都撒出来,连日来的委屈,
经历的磨难这一刻都涌了上来,但都强忍着没有发出来,想着自己不能做一个泼
妇,在别人的地方外人面前任性有失自己的身份,就算那混蛋将来三妻四妾,自
己也是最大的一个,不能再小的面前丢脸。
这时刚才站在一边的小姑娘笑着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张凤梧的手,伴着银
铃般的笑声发出了清脆悦耳的话语:「啊,我知道了,原来你就是凤梧姐姐啊,
我叫上官瑶淼,你叫我瑶淼或淼儿都行,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你真好看,像画
里走出来的一样,难怪龙哥哥天天念叨你,做梦都叫着你的名字,就在他昏迷的
时候想着的也是你,就连发射时叫的也是你,我早就想见你的庐山真面目了。」
张凤梧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握怒气没了一半,两眼看着她纯真可爱的样子,
被她柔软细腻的小手拉着,听着她真诚无邪的语言,感受着她少女身上幽香的兰
花气息,想恨也恨不起来了,觉得自己好像更没机会了,怪不得玉龙哥哥这么喜
欢她,这么可爱的女孩谁能拒绝,但她说了这么多,自己不能不回应啊,于是也
拉着她的手走到了一边,把殷玉龙亮在了一旁,对她说:「瑶淼妹妹,你说他天
天念叨我,他都怎么说的啊,你跟我说说吧。」
瑶淼:「嗯,就是每天都叫你的名字,凤梧妹妹、凤梧妹妹的开口闭口都是,
一天好几十遍,说你这好那好,听的我们耳朵都起茧子了。」
被晾在一旁的殷玉龙听他说自己的事,脸上有些红晕,有点不好意思,更尴
尬了,而张风梧听了却非常受用,原来你还没真的忘记我,不过你脚踩两条船更
可恶,不对还不只两条,天知道多少条。张凤梧知道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
里的,心里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没人抢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但就是有点气不过:
「他真的这么说吗?」
瑶淼等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生怕张凤梧不相信,说道:「是真的,我没骗
你,见不到你他饭都不想吃,我逼着喂他,他都不理我。」
张凤梧看着她怕被自己质疑的表情,心里觉得好笑,看来她真是个天真的不
经世事的小丫头,不对啊,看那丫头熟练的技巧,比起自己都厉害很多,看着那
扮猪吃老虎的天真模样,知道这丫头不是省油滴灯。
没想到玉龙哥哥为了我饭都吃不下了,刚才我那么对他,他不会生气吧,管
他呢,谁叫他那么下流,刚见面就挺着武器对着我,反正我不会主动跟他道歉。
张凤梧:「好了,瑶淼妹妹,我相信你。」
瑶淼听她信了,开心的露出了笑容,小酒窝点缀的太好看了,她说:「我不
打扰你们了,我要去见师父了,你们慢慢聊吧。」说完漏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还瞟了下殷玉龙,还在张凤梧背后向着殷玉龙做了个男人都懂的姿势,转身走到
门外关上了门走了。
这个上官瑶淼是周芷若最宠爱的小徒弟,其实是周芷若和张无忌的亲生女儿,
这和双方的武功有关,一个九阳一个九阴,见面就如干柴烈火,不见面就日思夜
想,一年里张无忌总会来几次峨眉聚会,赵敏当然知道张无忌去哪里,但是九阳
神功的厉害自己顶不住啊,没办法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终究是出了上官瑶淼这个
意外,周芷若瞒着张无忌偷偷生了下来。
而这个小丫头活泼可爱讨人喜欢更深得周芷若欢心,峨眉上下也把她当成开
心果,有的峨眉长老知道上官瑶淼的真正身份,周芷若又成就了宗师高手如日中
天,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编了个理由把上官瑶淼带回了峨眉,虚心教导,并传授
如何得到男人的手段,因为周芷若被灭绝收为徒弟的时候,虽然灭绝对她也是颇
为疼爱,但灭绝师太一生痴迷武学,为人心狠手辣,不讲人情,更多的是一种威
严,根本不像一个有母性的女人,周芷若对师父当然更多的是一种敬畏,后来灭
绝更是逼她发毒誓断送了她憧憬的美好爱情,差一点入魔道,最终只能出家做了
这峨嵋的掌门。周芷若看到瑶淼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她不愿瑶淼重蹈自己覆
辙,对她就多了一份不一样的疼爱,她还有心成全殷玉龙和瑶淼,当她知道殷玉
龙喜欢的是赵敏的女儿,内心深处的好胜心起来了,当年输给了赵敏那婊子,使
自己成了小三,现在女儿和那婊子女儿也是这样冤孽啊,一定要让女儿做大的。
上官瑶淼走了,屋里只剩下了殷玉龙和张凤梧两个人,张凤梧不愿放下女人
的矜持架子,坐在一边仍不理殷玉龙,殷玉龙站在那里已经呆了半天,一直在想
怎样哄好张凤梧,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走了过来支支吾吾不知说些什么,张凤梧
等得不耐烦了,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是你根本没话想跟我说。」
殷玉龙着急地说道:「我当然有话跟你说,可我怕又说错什么,惹你不高兴,
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凤梧:「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呗,我不会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殷玉龙:「好吧,刚才我错了,对不起,不说刚才了,我想对你说的是,我
一直都在担心你,自从你把我一个人送上船,自己引开追兵的时候,我就担心你,
我怕你出事,我想找你可又身不由己,我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要能见到你
做什么我都愿意,今天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太激动了,我。」
张凤梧:「你会莫名其妙?我还莫名其妙呢,你有这么可爱、这么漂亮的小
妹妹服侍,你还有心思担心我吗?看你们刚才多么恩爱缠绵。」
殷玉龙知道她是在吃醋,心里有些窃喜,说道:「凤梧妹妹,你误会了,瑶
淼是活泼可爱,可我只把她当成小妹妹,根本没有其他想法,刚才是她帮我压住
伤势,正好被你撞见了,我从来没有在瑶淼那泄过身。」心里却是凤梧妹妹还没
有攻略过,比较麻烦,等攻略过后就好办了,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办了在说。
接着他又把上官瑶淼的情况讲给了凤梧听,原来峨眉跟武当原本交好,素有
往来,他们小的时候就见过玩过,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所以关系比较要好。张凤
梧:「你没什么,可不代表人家没什么,看她提到你时的眼神都不一样,还想骗
我。」
殷玉龙:「你这么聪明,谁能骗得了你,别人怎么想我也控制不了啊,总之
我没有其他想法,我的心里只有你。」
张凤梧其实从刚才的情况到听了殷玉龙的解释已经清楚了,殷玉龙确实没有
三心二意,但她有意要为难一下殷玉龙,说道:「你有谁关我什么事,我又不在
乎,反正我心里没有你。」
殷玉龙知道她是开玩笑,装着有些着急,说道:「你又生气了,我真没骗你。」
张凤梧看到他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说:「好了,我逗你玩呢。」
殷玉龙明白了这才松了口气。开始和她聊了起来,询问她这些天来的情况,
张凤梧就把自己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当然肉帛相见场景还是删了,直听
得殷玉龙不断的为她担心祈祷,幸亏没出事情,对这个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凤梧妹
妹更加的钦佩,可也担心如此聪明的一个女人自己的日子可也不好过啊,恐怕自
己有一身武功都不是她的对手啊,而且还这么漂亮,追逐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啊。
张凤梧并不知道他想这些,反过来问殷玉龙的情况,殷玉龙就把他们在江边
分开后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我是在哪里,死了吗?
看着熟悉场景,回想一下,这是在武当山,这里是掌门也就是殷梨亭练武的
后院,殷玉龙练完一套基本功,运气武当独门神功先天太极功,讲求阴阳平衡,
包容天下万物,是张真人晚期创出,只有第三代弟子以后才开始修炼,殷玉龙天
赋相当出色,今年十四岁就练到第四层,达到二流高手境界。
殷玉龙练了一早上出了一身汗水,想去院子后山处泡个清泉凉快凉快,刚到
哪里就看见娘亲杨不悔,只见她光着下身靠在山泉池边的石头上,这里属于殷梨
亭的私人后院,没人敢随便进来,杨不悔以为没人,脸上一片潮红,贴身裹衣也
没脱落,就靠在那把玉手放在自己的花瓣来回摩挲,牙齿还紧紧的咬住嘴唇,努
力不发出声音。一会,杨不悔脸上就冒出了许多汗珠,而那娇嫩的花瓣下也开始
有一颗颗透亮的水珠滴落下来!
殷玉龙到了青春期,对什么都好奇,偷看娘亲洗澡也不是第一次,前几年还
小的时候,还可以摸摸酥胸吃吃奶什么,后来杨不悔察觉到什么后,就叫殷玉龙
一个人睡了,房间是分开了,人还是在一个院子里,虽然不能揉捏娘亲的酥胸了,
但殷玉龙的武功越来越高,可以飞天遁地了,只要殷玉龙小心谨慎点,不会让作
为初期一流高手的杨不悔发现的,这次实在有点意外,殷玉龙修炼先天太极功到
了第四层一年多没进步了,殷梨亭逼的殷玉龙练功相当紧,找不到机会啊。
突然,杨不悔把头仰靠石头上,纤纤玉指竟捅入了自己的湿漉漉花瓣内,用
玉指在湿润的花瓣内来回抽动,杏眼死死的闭起,鼻翼呼扇着发出微微的喘息,
玉指上拉进拉出全是细细的银亮的水线,渐渐连修长大腿上也都是她的春水了。
杨不悔突然大腿一下绷直,「啊!」的急叫一声,玉指更快的在娇嫩花瓣里
抽动,然后眼角两颗泪珠缓缓的流出,不知是兴奋还是因为别的。杨不悔终于停
止了抽动,吐了一口长长的气,把手从湿漉漉花瓣里拿了出来,看着玉指上的粘
液,摇了摇自己的头,走进了清澈见底的清泉里,开始洗澡。
殷玉龙不敢再看下去,那粗大的肉棒硬的发疼了,有点受不了,找了个有山
水流出石缝,凉快了下浑身上下后,才一院子就看见了杨不悔,她换了件相对比
较薄的翠绿长裙。
杨不悔一见到殷玉龙就关切问到:「玉龙啊!练功不急慢慢来,不要练坏自
己,来过来先吃饭,你爹还有事不用等他了。」殷玉龙乖乖的去吃了饭,然后在
院子里见到娘亲刚才换下的贴身裹衣裹裤,想到娘亲刚刚池子自慰,不禁大肉棒
高高的耸起。
殷玉龙大喜,一手抓着娘亲的裹裤翻转到底部嗅着杨不悔花瓣的味道,一手
拿着娘亲的裹衣在大肉棒上抚弄,当殷玉龙把裹裤放在唇上,一些腥腥咸咸的味
道传到了舌上,殷玉龙突然想起,娘亲在这条裹裤上还流下了春水。这下殷玉龙
更兴奋了,再加上娘亲真丝裹衣滑滑的在大肉棒上磨动,没多久,憋了半天的阳
精就一射而出!殷玉龙匆匆放下衣裤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晚上做梦都是娘亲雪白
美丽的娇躯。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殷玉龙不管是练功什么的脑海里都是娘亲那白皙如玉的
娇躯,每天早上练完功,一院子殷玉龙就忙着往院子里的洗衣间冲,就是为了找
到娘亲换下的裹裤拿来自慰。殷玉龙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品尝一下娘亲的身
体。
一天殷梨亭说有事要离开武当几天,殷玉龙觉得是个机会,晚上早早就回到
的卧室里,等待娘亲睡下,殷玉龙把身上武装全部解除,赤着脚施展轻功慢慢走
到娘亲的房间,轻轻的开房门,然后左右看看,一下就闪身钻进了娘亲的房间。
殷玉龙不知道的是,殷玉龙偷看杨不悔洗澡自慰时,殷梨亭也在偷看殷玉龙,殷
梨亭知道殷玉龙的先天太极功遇到瓶颈了,需要阴阳调和来突破,就是要破童子
身,了解阴阳,武当毕竟是大派,找个女子来练功说不过去,给江湖人知道了影
响很大,就和杨不悔商议,结果是由杨不悔引诱儿子,好让他武道精进。
殷玉龙把房间的门轻轻关上,胸口禁不住一阵狂跳,等到眼睛渐渐适应了房
里的黑暗,向床上看去,只见娘亲穿了一套白色的真丝睡裙,只在腰腹部盖了一
条薄毯子,蜷曲着身子,侧着头睡的正香。
殷玉龙踮着足尖,走到娘亲床头,伸出手把腰间的毯子拉到地上,杨不悔动
都没动,居然毫无察觉。殷玉龙的胆子更大了些,把手放在娘亲那小巧玲珑的玉
足上,来回慢慢的摩挲,娘亲好像有点怕痒,脚猛的一缩,殷玉龙吓了一大跳,
急忙一下趴在床下。过了好一阵,发现娘亲仍睡的香香甜甜,才又爬起来。
殷玉龙心想:都到了这一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了。这时候殷玉龙的大肉棒
已经涨起来老高了,大肉棒轻轻抵住了娘亲那雪白纤细的小脚来回厮磨,杨不悔
这次倒没有缩回脚,肉棒在娘亲的脚上来回游动着,感到娘亲的脚纹都是那么细
腻温柔。
殷玉龙轻轻把娘亲的脚趾分开,把龟头放在脚趾中间游动着,啊!娘亲的脚
趾好温暖啊!殷玉龙发现龟头前端已经有流出一些龙涎了,有一些已经滴落在娘
亲那柔细的脚趾上,使得殷玉龙摩擦娘亲的脚趾时更加滑润流畅。
殷玉龙抬头看看娘亲,那清秀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反应,甚至嘴角还带点微
微的笑意,这更鼓舞了殷玉龙的色心。从娘亲的脚趾中拔出了龟头,光着身体爬
上了床,床突然加了一个人的体重,向下一沉,娘亲「嗯」的一声,转动了一下
娇躯,殷玉龙一楞,忙停止动作屏紧了呼吸,紧张的看着娘亲。还好,娘亲仍紧
闭着双眼,而且,刚刚一转动娇躯,由侧身卧睡改成了仰面而睡,这更方便了殷
玉龙的行动。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