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四章
周芷若一听感到了十分欣慰,坏儿子并没有因为有了年轻漂亮的女儿上官瑶
淼而对她失去兴趣,知道坏儿子要作践一下自己:「坏儿子,我是峨眉派掌门宗
师高手周芷若,干娘现在骚屄好痒,好难受,要坏儿子粗长肉棒来止痒,我是骚
货,勾引儿子的老骚屄,是峨眉派最骚的宗师老骚屄,在求儿子用鸡巴止痒,」
这时上官瑶淼插话道:「这峨眉老骚货,哪里可以用相公的肉棒,那样弄脏了肉
棒多不好,要不,夫君就用阴阳双蛊来帮干娘止痒把,」说着便抽出阴阳双蛊去
吸食殷玉龙精血了,上官瑶淼还给了两下那肥大的香臀蛋蛋,让雪臀泛起一阵肉
浪,殷玉龙觉得这主意也不错,他也想知道干娘周芷若被蛊虫肏的感觉。
「好啊,干娘,孩儿要来了。」殷玉龙滴出精血喂养阴阳双蛊,控制阴阳双
蛊表面硬化,使得凸起疙瘩具有更大摩擦力,也没急着插入,只在周芷若的小花
蕾与菊花间,来回摩擦,使得周芷若本来就麻痒无比的骚屄阵阵收缩,激射出兰
花香气的粘稠春水,好似这样才缓解一下花心的瘙痒。
周芷若见两个孩子只顾看,催促道:「坏儿子,干娘好难受,快用它来干干
娘。」殷玉龙看了看上官瑶淼,瑶淼会意把娘亲师傅的两瓣雪臀掰开,用玉指拨
开娘亲师傅那和自己一样,散发兰花幽香的花瓣,「夫君好好的玩弄这峨眉不要
脸的骚货掌门,」殷玉龙控制阴阳双蛊麻花状拧在一起,对准鲜红的花瓣裂缝中
心,慢慢的插进去。
当阴阳双蛊散发寒气暖气交替的完全进入甬道后,周芷若忍不住呻吟,「哦
……好舒服……被坏儿子用蛊虫肏好刺激……动啊……乖儿子……用蛊虫狠狠的
干干娘的浪屄。」殷玉龙觉得干娘越来越淫浪,就开始来回大幅度的抽插,每次
都是完全拔出再插进去,因为离干娘的浪屄很近,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干娘的屄肉
翻进翻出,而且阴阳双蛊上每次拔出都带出大量的春水,溅到他满脸都是。殷玉
龙知道女人的小花蕾很敏感,就用大手的中指去揉按。一边掰开娘亲师傅香臀的
上官瑶淼受到周芷若的放浪样子的吸引,来到娘亲师傅周芷若旁边,翘着可爱的
香臀,伏身捉住娘亲师傅的两个吊钟般鼓胀的大乳房,将一颗奶头含进小嘴里吮
吸,然后是另一颗。
周芷若顿时被两个小辈弄的舒服不已,奶头和浪屄的快感一阵一阵袭来,她
不住的摆动成熟性感的身体,嘴里大声的呻吟:「啊……坏儿子好棒……哦……
阴阳双蛊也好棒……干娘好爽啊……哦……瑶淼你怎么也来玩娘亲……哦哦……
玩吧……娘亲的奶头也好舒服。」周芷若用双手捧着自己的两个丰满的大乳房,
使它们更加高耸,并紧紧的靠在一起,这样可以使女儿上官瑶淼亲吻两乳更加方
便,小的时候没喝过,现在补偿一下。
「娘亲的乳房真大,真白,吸起来好有意思哦。」渐渐的周芷若接近泄身,
同时殷玉龙也感觉到了,因为春水更大量的从干娘的花瓣里趟出来,而且甬道收
缩夹紧阴阳双蛊的力量也传到他的手上。所以他更狠狠的抽插干娘的淫屄。
「哦……坏儿子……干娘要泄了……哦……干娘被坏儿子用虫子……肏泄身
了……哦哦……」周芷若身体僵直,把自己的雪臀抬高,使阴阳双蛊更加深入,
殷玉龙也配合干娘把阴阳双蛊尽量深入,使阴阳双蛊全部从周芷若的甬道进入她
的身体里。
周芷若的高潮持续了有一刻钟,当她无力的放松身体的时候,完全进入身体
里面的阴阳双蛊才一点一点的压出了体外,到一半的时候停止,殷玉龙觉得十分
好玩,让阴阳双蛊在干娘的肉屄里又开始抽插,周芷若只好向坏儿子求饶。
殷玉龙意尤未尽的放弃干娘,周芷若把心爱的情人兼女婿殷玉龙紧紧抱住,
看着坏儿子英俊脸庞还要高大的身躯,就是肉棒不够那负心郎的粗大,找个机会
送坏儿子这礼物吧,那样女儿以后也会性福多了。上官瑶淼这时也从后面抱住周
芷若,把自己娇嫩坚挺的乳房贴在娘亲师傅的后背,三个人就这样拥抱着……
周芷若在殷玉龙恢复意识就开始指导他修炼九阴真经,用其疗伤篇助他疗伤,
教导过程那肯定也是香艳无比的,殷玉龙本是武学天才,短短时日便修成九阴真
经前三层,当然少不了周大掌门肉身私教,更使得先天太极功突破到了第七层,
因为还有内伤,内力上没有突破,还是二流境界,回峨眉途中便通知了丐帮兄弟
让史红石来峨眉找殷玉龙。
可是据《九阴真经》总纲所载的内容「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
实,不足胜有余。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
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谋而遗迹自同…………阴极在六,何以言九。太极生两仪,
天地初刨判。六阴已极,逢七归元太素,太素西方金德,阴之清纯,寒之渊源」,
这些都说明它乃是一部以阴柔为主的武功,阴寒之劲很盛,峨嵋派的人都是女人
练起来更容易一些,但殷玉龙受的伤是陈理用无名神功的内力打伤的,这神功的
要旨讲的却是阳刚与阴柔合并相济的心法,两种真气都很强,同时发出不相上下,
并不存在此消彼长的情况,就像是两个拥有一阴一阳的人同时出手的感觉,因此
殷玉龙修练九阴真经只化解了阴柔的一股真气,另一半却仍然存在,无法与它对
抗,而这样的话殷玉龙只能活命却恢复不了十成的功力,在江湖上只能算是个废
人,没了武功还怎么立足于武林啊,这让周芷若也无计可施,想不明白,大概也
只有打伤他的人才明白了。
回到峨眉山后,周芷若运用宗师补阳体,消耗了十年内力把殷玉龙的肉棒从
炉火纯青境界提升到出神入化境界,可惜的是和周芷若上官瑶淼母女大战数个回
合后,又掉落到炉火纯青境界,周芷若解释道是内力不平衡所致,殷玉龙主修先
天太极功,注重阴阳平衡,现在修炼了九阴真经使得阴气大盛,阳气不足那无名
神功又要交媾泄火,如果不尽快压制无名神功阳气,殷玉龙的肉棒只会越射越小。
大战后周芷若和上官瑶淼休息了一会,忽然看到女儿的花瓣里有白色的液体
往外流,知道是殷玉龙的阳精,没想到殷玉龙肉棒突破到出神入化后的阳精量这
样大,这样想着,下床取了毛巾,看女儿已经睡着,小心地把女儿的腿分开,为
女儿擦拭粘在花瓣上的液体,看到殷玉龙萎缩的肉棒也一塌糊涂,就过来给殷玉
龙擦拭。
殷玉龙被弄醒,一看原来是干娘在摆弄自己的肉棒,殷玉龙突然想到干娘的
菊花,就起身抱住干娘。周芷若见殷玉龙醒了,就说:「再休息一会吧,和干娘
和瑶淼交媾这么久,一定累坏了。」
「干娘,刚才你的菊花真有意思,会一下一下地收缩。」
「怪不得你这坏小子要摸它。」周芷若白了殷玉龙一眼。
「孩儿看到干娘好象很舒服。」周芷若被殷玉龙问到菊花,脸顿时红了。
「那是因为干娘的那里总被那负心汉玩弄,现在也有了些性感。」
殷玉龙知道干娘口中的负心汉就是张无忌,那上官瑶淼就是张无忌的女儿,
又想到张凤梧也是张无忌女儿,两人都长得如此妖孽,想着什么时候把张凤梧吃
了,把他们姐妹两大被同眠,如果在把凤梧的娘就……
「干娘的情人很坏,他把干娘的阴毛剃光,用手指、肉棒插干娘的菊花,而
且肉棒十分巨大,有时也用别的东西,一开始干娘很疼,时间长了虽然没什么快
感,但也适应了,唉。」周芷若一口气说出。
忽然感到手里的殷玉龙的肉棒竟然再勃起,知道她的话刺激了殷玉龙,不知
道的其实殷玉龙在想张凤梧的娘亲,笑着说:「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干娘说
说坏小子就兴奋了。」「干娘,孩儿确实很想知道干娘的菊花被玩弄的样子,毕
竟孩儿一次都没进去过。」
「呵呵,是不是想自己试试啊。」
「干娘,孩儿可以玩干娘的菊花了?」
「坏小子,干娘还没答应你呢,你的肉棒这么大,干娘会疼的。」
「哦,孩儿不希望干娘痛苦。」殷玉龙现在样子八层装的,他早想干周芷若
菊花了,只是周芷若对菊花很反感,几次在干娘泄身时想进去看看,都没成功,
硬来就更不行了。周芷若看着殷玉龙已经十分硬挺的肉棒和又兴奋又失望的样子,
心里不忍,就一口含住殷玉龙的大肉棒,放到嘴里套弄起来,并且把香臀转向小
强头的一边。肥大丰满的香臀,褐色的菊花,下面是稀疏草丛的花瓣。
殷玉龙这时更多的注意力是那菊花,现在自己就有机会尝试峨眉宗师掌门干
娘周芷若菊花味道了,殷玉龙显得十分兴奋。把头贴近香臀,用手指在菊花的周
围轻轻抚摸,菊花一被碰到,立刻条件反射的收缩。
殷玉龙把手指在紧缩的菊花上不停地按摩。周芷若很快就无法缩紧菊花了。
应该是菊花不理会周芷若的意志,像在讨好殷玉龙的手指,抖抖地松弛了。「孩
儿可以舔舔干娘的这里吗?」殷玉龙用另一只手在整个臀部上爱抚。
「随便你了,不过干娘那里很脏的。」周芷若没想到殷玉龙会要求用嘴巴服
务她的菊花,她知道自己的菊花不是很干净,虽然没有大便过,但一天没洗一定
会有些味道的。
殷玉龙得到容许,立刻钻到干娘两腿中间,和干娘形成69的姿势,他先在
花瓣上胡乱的玩弄一会,接着在会阴部位舔弄起来。
会阴也是人体十分敏感的部位,周芷若不得不随着殷玉龙的舔弄扭动她的绷
紧的香臀,当感到殷玉龙的舌头已经直接舔到她的菊花时,她已经不能在用嘴巴
套弄殷玉龙的大肉棒了。
殷玉龙闻到菊花里的香味,虽没有花瓣流淌的春水强烈,但是菊花的确是香
的。舌头先在菊花周围舔,接着用手向两边拉扯臀瓣,使干娘的菊花更加扩张,
他看到菊花内部的肉壁,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
菊花甬道被舔弄,从没有过的瘙痒感使周芷若又兴奋又羞耻,殷玉龙真会讨
好女人,张无忌怎么从来没有这样帮自己弄过这样想着。殷玉龙不在满足用嘴巴
玩弄,他的手指开始入侵菊花。
殷玉龙用自己的中指对正干娘周芷若菊花中心,轻轻地往里面插入,没有想
象的那样紧,手指很容易地进入到两个关节。
周芷若倒吸一口气,手指侵入菊花内,没有痛感,身体自动颤抖,呼吸也变
急促。殷玉龙感到干娘周芷若的变化,但他知道干娘并没有疼痛,于是放心地开
始慢慢抽插起来,玩弄一会,开始加快进出的速度。
周芷若发出哼声,奇怪的快感使她产生颤抖。殷玉龙的手指一面抽插,一面
在其内扭动,并且观看手指进出菊花的样子。异常感的刺激,越来越扩散,呼吸
也变急促。
「真有意思,干娘的菊花越来越扩大了。」周芷若也感觉她的菊花不象被张
无忌玩弄是那样紧缩,也许是自己心理接受殷玉龙的玩弄,所以菊花才会这样放
松,而且还会产生快感。
「唔……越来越感到怪怪的……」配合殷玉龙手指的动作扭动身体,周芷若
觉得随着菊花的松弛,全身的关节都分离了。一开始时,周芷若不过是为了满足
殷玉龙的占有欲,因为自己的菊花虽然不会疼痛,可能是那混蛋的肉棒太大了,
可现在不同了,殷玉龙手指的每一次进出,都使她异常兴奋,甚至盼望殷玉龙再
粗暴、用力些,只是她实在说不出口。
「看来干娘的菊花同时插入两个手指也应该没什么问题。」殷玉龙觉得干娘
的菊花有待开发,他一下想到一会自己的大肉棒要是想进入的话,不知道干娘会
是什么感觉。对于殷玉龙提出的要求,周芷若可以说心里是一百个愿意。
「坏小子,难道你要弄坏干娘的菊花吗。」正说着,周芷若感到菊花被更大
的扩张,菊花传来轻微的疼痛,她知道殷玉龙又插进了一只手指,忍不住轻哼。
手指在不停地进进出出,菊花内的情形更加清楚,殷玉龙感到两根指头被夹
的很紧,但抽插却并不费力,于是他兴致勃勃地玩弄着峨眉掌门的菊花,而且为
了增加干娘的快感,还同时用嘴巴和舌头攻击已经因为兴奋而十分湿滑的花瓣,
在突出膨胀的小花蕾上胡乱舔咬。
干娘周芷若花瓣和菊花都受到殷玉龙的攻击玩弄,只一会工夫,就舒服的难
以形容,已经无法给殷玉龙继续吹箫了,只能张大焦渴的红艳嘴唇,用手握住殷
玉龙的大肉棒有一下没一下的套弄。
这时殷玉龙也觉得是时候了,他要把大肉棒插入峨眉掌门的菊花,真正品尝
干娘菊花的乐趣。
「也许干娘的小菊花需要孩儿的大肉棒了吧。」殷玉龙让自己的头离开臀部,
但两根贪婪的手指依然放在菊花里又扣又挖。
「好吧,坏小子,可以用你的大肉棒玩弄干娘的菊花了,但你要轻一点,你
的肉棒真的是太大了,干娘怕吃不消。」周芷若感到花瓣和菊花同时感到瘙痒。
殷玉龙看到峨眉掌门闪到一边,把香臀翘得更高,脸紧贴在床上,样子真是
温顺极了,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滋味。「干娘,你要是怕痛,孩儿就不玩了。」殷
玉龙来了句以退为进,周芷若没想到殷玉龙会这样体贴人,顿时又温暖又兴奋。
「来吧,坏小子,干娘的菊花是骚菊花,只要你喜欢玩,就任意地玩吧,就
是玩坏了,干娘也愿意。」「好!干娘,孩儿要插进去了。」殷玉龙一听,不在
犹豫,把大肉棒对准褐色的诱人菊花,腰一用力,扑地一声,大肉棒就进去了三
分之一,菊花里十分烫热,括约肌紧紧勒夹住大肉棒,产生强烈的刺激,使殷玉
龙几乎迷乱。
「哦……真棒啊,孩儿的大一边插进峨眉掌门的菊花了。」「嗷,好涨啊…
…」
周芷若被这么大的肉棒从菊花进入身体,菊花立刻产生撕裂般的疼痛,但她
不希望殷玉龙停止,「继续,坏小子,继续把大肉棒插进干娘的菊花,看看干娘
的菊花是不是能容纳殷玉龙的大肉棒。」周芷若双手抓紧床单,发出哼声,等大
肉棒艰难的深深插入身体时,产生贯穿到顶点的感觉,被自己女儿的男人插进菊
花,而女儿还躺在一旁沉睡,更强烈的兴奋高过了疼痛。
「干娘真是了不起呀!孩儿的肉棒几乎全进去了,勒的真紧啊。」殷玉龙兴
奋地大叫,双手抓住香臀,忍不住开始缓慢插送。周芷若感到大肉棒不停地摩擦
直肠肉壁,开始产生瘙痒感,并且逐渐加强,几乎无法维持狗爬姿势,上半身扑
倒在床上。
「怎麽样?干娘,菊花也舒服吗?」殷玉龙发现周芷若的呻吟发生变化。
「是啊……哦……坏小子,干娘从来不知道菊花还会有快感,好…啊…好舒服…」
周芷若上气不接下气地表示快感。
「孩儿也很舒服,干娘的浪屄好,菊花更好,我的大肉棒太舒服了。」殷玉
龙没想到峨眉掌门的菊花如此快意,一面抽插,一面以兴奋到极点的声音说。
「那就用力地肏吧,狠狠地肏干娘的菊花。」菊花快感使周芷若几乎迷乱,
虽然无法达到肉屄被插的强烈,甚至还有一些疼痛,但她已经十分满足,因为以
前被张无忌玩弄时,几乎就没什么快感可言,现在,她要感谢身体里的大肉棒,
虽然那是自己女儿的男人的肉棒,但她依然要对大肉棒的主人表示感激,她开始
前后移动雪白的香臀,配合大肉棒的抽送。
第一次和干娘周芷若的菊花交媾,殷玉龙在极度兴奋的心理和干娘骚浪的媚
态的双重刺激下,很快便达到难以克制的高潮,虽然他很想继续玩弄峨眉掌门紧
窄的菊花,但是……
「啊,干娘,孩儿不行了,实在太舒服了……哦!孩儿要射了!」周芷若立
刻感到大肉棒在她的菊花里不停地抖动,又热又烫的阳精喷打在她的直肠肉壁上。
周芷若虽然没有达到高潮,但阳精的热度也使她头脑混乱了好一阵,当她先
清醒过来时,殷玉龙还无力地压在她的后背上,菊花里的肉棒已经萎缩,在一点
一点地退出她的身体,他不忍心叫小强下来,就这样躺了不知道多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