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幻想之小白陆雪琪】(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夜深人静,一轮明月高悬半空,本就客人稀少的山海苑内更是灯光黯淡,死
气沉沉,偶尔传出几声嬉笑,也在深夜里久久回荡。
醉卧在床的陆雪琪香甜的熟睡着,毫无防备的她完全没有想到危险已经临近,
隔壁房间里小白还在跟花三娘他们几个不断豪饮,阵阵嬉笑怒骂的打闹声传来,
让睡梦中的陆雪琪不由秀眉紧锁。
窗外,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不断的徘徊在两个房间之外,朦胧的月光下依稀
可见那人是客栈中的店小二。
此时,小白的房间里又传来阵阵娇呼,紧接着慢慢又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声,店小二忙跑到窗前向里望去,只见与花三娘一起的西门大和包不二两人,一
个正拿着小白的白色小靴当作酒杯饮酒来用,另一个更是直接把酒倒在了小白的
白袜美脚上来回舔吸,直把九尾天狐小白给逗弄的娇喘连连,呻吟不断,一双玉
手边打边陲,欲拒还迎。
小白身为九尾天狐,一来本就生性放荡狐媚,二来又在焚香谷被囚禁了几百
年,如今重获自由倒也对自己不加约束,此时酒后性起,倒也对其他三人的动作
不加阻止,反而还有点暗暗迎合之意,这一下可便宜了三个淫贼,本来还稍有顾
忌的花三娘再也不在忍耐,樱桃小口一张,直接隔着衣服就向小白傲人的酥胸吻
去,而其他两人也紧随其后,各自对着小白身上性感的部位,开始逗弄起来,一
阵噼里啪啦的的声音响起,桌前的杯碗茶盏落地之声夹杂着小白呜咽的娇吟充斥
着整个房间,刚刚还杯来盏去的四人瞬间扭到了一起。
窗外的店小二看的是兽血沸腾,胯下之物早已是一柱擎天,只见屋内花三娘
深深的拥吻着小白红艳艳的娇唇,一双玉手更是在那傲人的酥胸上来回游走抚摸,
而西门大和包不二各捧着小白的一双美脚,在那一尘不染的雪白香袜上来回舔咬
亲挠着,三大淫贼三路齐攻,只把九尾天狐给逗弄的娇喘连连,闷哼不断。
一阵疯狂的前戏之后,花三娘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吟,媚笑道:「好姐姐,你
真是个极品尤物,妹妹我实在忍不住想要亲吻你。」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在小白香
艳的红唇上一阵抚弄,又笑道:「姐姐的嘴巴真是柔软香甜,只是不知道给男人
吹箫的本事如何。」
小白见她开始出言挑逗,不由也媚笑道:「我的本事如何,妹妹你是享受不
到了……啊……轻一点……好痛……好哥哥,随便你们怎么舔我的脚,求你们不
要咬疼我……嗯……好痒……对……就是这样……嗯……好舒服……嗯……你真
会舔……啊……死鬼……你还咬……」
花三娘见她被其他二人逗弄的语无伦次,突然邪恶的笑道:「谁说我享受不
到?我可是对姐姐你的红唇十分迷恋的呢。喂喂,你们两个,就不能稍微停一下
吗?看你们如狼似虎的样子,姐姐的香袜都快被给你们舔破了。」
西门大和包不二闻言都停了下来,小白的一双白袜早已湿了一片,此时面颊
红晕,娇喘阵阵,显然已是动情,片刻喘息之后,幽幽的道:「好妹妹,说吧,
你到底想怎么样?他们两个大男人倒还有情可原,你一个小丫头跟着凑什么热闹?
难道你也想占姐姐便宜?呵呵,我可对小女孩没兴趣。」说着美目含春的看着西
门大和包不二,一双白袜美脚有意无意的向前动了动。
花三娘笑道:「姐姐对我没兴趣,可我对姐姐很感兴趣啊!姐姐你这么柔媚
动人,真是让我欲罢不能啊!」
小白见她如此,而西门大和包不二两人对自己的举动也无反应,不由有些着
急,微微嗔道:「你又不是男人,说这么多干什么,我的脚好痛,你们两个谁帮
我揉揉?」说罢边抚摸着自己脚上的白袜,含情脉脉的看着西门大他们,而西门
大二人也两眼放光,忍不住又伸手向那柔若无骨,丝滑香软的白袜美脚上摸去。
花三娘见他三人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不满的哼了一声,道:「谁说我不是男
人?」说着一拉腰间的玉带,脱去了身上的锦衣长裙,瞬间一根粗大、坚挺的男
人阳物毫无遮挡的暴露出来,把正在跟西门大他们眉来眼去的小白瞎了一跳。
「你、你是男人?」小白吃惊不小,万万没想到这个衣衫华丽,年轻貌美的
妩媚女子居然是个男人。
「没想到吧?」花三娘呵呵一笑,伸手托住小白的下巴,道:「不过确切的
说,我也不完全是男人。」说完挺起高高的傲人酥胸挑衅似得的摇了几下。
小白一阵疑惑,正想说些什么,一旁的西门大却突然开口笑道:「让我来告
诉你吧,她是男是女是看心情而定,想做女人就叫花三娘,想做男人就叫花三郎,
雌雄一体,男女通吃,哈哈。」
小白奇道:「这么说……你是雌雄同体的阴阳人?」
包不二接口道:「对,她就是阴阳人,俗称」死人妖,哈哈。「
花三娘大怒,双手叉腰骂道:「喂,包不二,你不想混了是吧?竟敢这么说
我,以后还想不想跟我一起采花泡马子?」
包不二见她动了真怒,还真有些怕她,忙赔笑道:「好兄弟,愚兄……」
「谁是你兄弟?」不等包不二说完,花三娘便打断了他。
「额……好……好妹子,别生气,愚兄一时口误,你就当我放了个屁,千万
别跟我计较。」包不二一时不知所措,忙不断赔礼道歉。
西门大也忙在一旁打哈哈,道:「好妹子,老二也是跟你开个玩笑,不是真
心取笑你,你就别生气了。」
「哼。」花三娘双臂环胸,扭着头闭着眼不理他们,一副傲娇的模样,她虽
是半男半女之身,但毕竟一直以女儿身示人,骨子里女人的性情也更加多了些。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竟把小白晾在了一边,这时酒力发作,小白刚刚被挑起的
欲火更加难捱起来,不由娇吟道:「好了,好了,你们三个别吵了,说吧,你们
想怎么玩?我被困了这么多年,以前玩的那些早就忘的差不多了,今天晚上要杀
要剐随便你们,不过,这个」妹妹「就不要一起了吧?呵呵。」
花三娘闻言急道:「什么?你竟敢小瞧我?哼,好,看我先杀你个高潮迭起,
欲死欲仙。」
小白手抚胸口,故作害怕状,道:「哎呀,这么厉害?我好怕啊!呵呵。」
花三娘道:「哼,废什么话?刚才你不是说我享受不到你的本事吗?呵呵,
现在就让我见识一下吧。」说完一挺刚刚重新勃起的肉棒,伸到小白唇边。
小白一阵娇呼,挣扎着道:「等、等一下……」
花三娘一愣,道:「怎么?」
小白故作羞状,道:「想让我帮你也可以,你们也得让我也先享受一下吧?」
花三娘笑道:「这还不简单。二位哥哥,开始吧!上中下一起来,先让这位
姐姐预热一下,呵呵。」说罢低头对着小白的红唇又开始激烈的亲吻起来,而西
门大钻到小白的裙下,撕掉了亵裤,对着那光滑无毛的粉嫩私处开始急促的舔吸
逗弄,只把小白给爽的闷哼不断,一旁的包不二那能忍耐,一把抓起小白胡乱晃
动的白袜美脚,对着那一尘不染的白袜脚心,还是一点一点的蚕食亲舔起来,而
且还不时的对着那被白袜包裹的脚趾阵阵吮吸,只把九尾天狐小白给痒的娇颤连
连。
屋内的四人玩的不亦乐乎,屋外的店小二可心急如焚,只见他趴伏在窗外不
停偷窥者里面的一切,嘴巴还不断的念叨个没完:「快啊,快点干她啊,让我听
听她叫床的呻吟,我去,这个混蛋,留一只白袜脚给我舔,我好想尝尝那味道啊!」
屋内的几人自然听不到他发自内心的呼喊,片刻之后,与小白舌对舌不断缠
绵挑逗的花三娘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喘,呼呼的道:「好姐姐,你的舌头真灵活,
小妹我甘拜下风,现在就让我享受一下吧。」说完不等小白有何反应,便挺起肉
棒向小白的红唇插去。
媚眼如丝的小白在坚挺的阳物触碰到嘴唇的一刹那忙伸手一把握住,直觉粗
大的肉棒热的发烫,硬的出奇,不由自主的用手开始套弄起来,竟无张口含住的
意思,花三娘刚想催促,却听她发出一声娇呼,道:「哎呦,死鬼,轻一点,你
咬的我的脚好痛,用舔不要咬……噢噢……你看这位好哥哥多会舔,我的小穴…
…噢噢……啊啊……啊……小穴好舒服……好哥哥你真会舔……等……等一下…
…唔唔……」不等她再说什么,花三娘已经急不可耐的挺起肉棒插进了她的樱桃
小口里,小白温暖湿润的嘴巴瞬间让花三娘舒爽的闭上了眼睛,接着在小白的灵
活的香舌逗弄下,红唇发出的呻吟中,快乐的抽查起来。
西门大见花三娘已然开始,自己也不在忍耐,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挺着
肉棒道:「三妹,感觉如何?这美人吹箫的本事可算一流?」
花三娘闻言睁开了眼睛,断断续续的道:「好……好厉害……唔嗯……啊好
险……这姐姐太会舔吸了……我都快……快……快要不行了……」
西门大笑道:「这么厉害?你不会又在唬我们吧?」
花三娘秀眉微皱,边摇头边道:「骗你做什么?待会你试试就知道了。额啊
啊……不行……不行了……我快要射出来了……好姐姐你真厉害……啊……包、
包二哥……这姐姐的脚递给我一只……」
包不二正对着小白的一双白袜美脚流连忘返的狂亲乱舔,而小白躺在床上侧
着头含着花三娘的阳物不断套弄,正好给出了空间,只见包不二抬起小白一条玉
腿伸到花三娘面前,道:「三妹,请。」
花三娘道:「谢谢二哥,待会包你舒爽。」说着一把抓起小白脚腕,嘴巴在
那白袜美脚上来回亲舔了几下便一口咬住那白袜脚尖,接着在小白发出的甜美惨
叫声中,舒舒服服的在那樱桃小嘴里射了出来,只把九尾天狐小白给呛的一阵咳
嗽,泪眼汪汪。
「真痛快啊!」花三娘心满意足的叫了一声,脸上全是女人高潮后的余韵。
「可恶。」小白侧起身子骂道:「在我嘴里射出这么多也就算了,还咬的我
脚好痛,你们几个待会最好能好好补偿我,否则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花三娘呵呵一笑,伸手擦了擦小白嘴边悬挂着的残留液体,道:「好姐姐,
待会包你满意,只怕姐姐招架不住,还会哀哀求饶呢,呵呵。」
小白哼了一声,道:「剩下的那两个,你们是一起来呢还是一个一个来?」
西门大看了包不二一眼,道:「那我们兄弟二人就一起爽爽?」
包不二笑道:「哈哈,正有此意。」
二人一左一右分站两边,小白从床上起身跪到地上,双手分别握住二人的肉
棒,接着同时套弄起来,没过多久小嘴一张也开始加入战斗。
窗外的店小二早已忍耐不住,一只手不断的套弄着自己的阳物,边自慰边道:
「他奶奶的,这个大美人你们玩,把旁边的那个死人妖给我玩也行啊!我去她奶
奶的,这个半男半女的家伙竟然也这么性感,简直要人老命,就算不能洞房,让
她帮我吹箫我也乐意,嘿嘿!」他自己在外面撸管自慰,里面的二人也爽的快要
败下阵来,片刻之后只听屋内一阵「噢噢啊啊」的闷哼传来,竟是西门大和包不
二一前一后的被小白给吮吸的射了出来。
店小二一阵神伤,暗道:「唉,要是能让这个美人帮我吹箫,就是死我也愿
意,要是能像那个死人妖那样咬着她的白袜美脚射进她的樱桃小嘴里,就是死一
万次我也心甘情愿!唉,什么时候我才能交上桃花运啊!」正在他在外面自艾自
怨的时候,互听屋内有人道:「好姐姐你真厉害,三两下就让我们缴械投降了,
呵呵,不如让隔壁的那位姐姐也一起来吧,你们姐妹两个,我们兄弟三个,一起
大战几百回合,怎么样?」
话音刚落那柔美女子的声音便传来:「哼,你们找死吗?我那位姐妹可是大
有来头,她可是青云山小竹峰上的人,惹她?你们嫌命长吗?」
「呵呵,姐姐真会说笑,不过既然姐姐不肯让她过来,那待会你可不要后悔
哦,我们可是很厉害的。」
「哼,你们要是不能把我搞的下不了床,那你们就死定了。」
「呵呵,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两位哥哥,老规矩,一起上!」
屋内响起一阵衣服破裂的声音,紧接着一声娇呼传来,再往后就是不断的呻
吟娇喘。
店小二在外面听的仔细,闻声向屋内望去,只见里面的四人已由床上转战到
了桌旁,刚刚还衣衫完整的柔媚女子,此时被三个淫贼脱的只剩下了脚上的一双
白袜,趴在桌上的她,前面是包不二,中间是花三娘,后面是西门大,三大淫贼
上中下一起进攻,对着九尾天狐小白的口、穴、足就是一阵套弄、抽插、磨蹭,
套弄的是包不二,此时正挺着肉棒按着小白的头对着那樱桃小口来来回回,抽插
的是花三娘,此时正雄赳赳气昂昂的对着小白那无毛美穴进进出出,磨蹭的是西
门大,此时正抓着小白的脚腕,挺着肉棒在那一双白袜美脚之间的缝隙处反反复
复,而九尾天狐小白,则时而娇喘,时而呻吟,闷哼连连,浪叫不断。
店小二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再也按捺不住,如此香艳绝伦的画面,他做
梦也梦不到,此时真是恨不得冲进屋内,挺枪参战,只是,终归他还有点理性,
自知此番若是进去,恐怕小命难保,当下暗嚎一声,便想自慰一把回房酣睡,此
时突然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的呼喊,一惊之下,他忙闻声而去,
只听陆雪琪屋内,一个梦呓的声音不断传来:「水……水……」
店小二心中顿起波澜,暗道:「机会来了。我虽然玩不了刚才那个美女,但
这个青云山上的美人比起刚才那个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能……嘿嘿。」心
想至此,主意已定,眼看四下无人,忙轻手轻脚的推开了眼前的房门。
「女侠,你的水来了。」屋内,店小二端着杯水递到大醉不醒的陆雪琪唇边。
陆雪琪此时虽在梦中,但当茶水触碰到嘴唇的瞬间还是条件反射似的自饮起
来。店小二看着那娇艳的红唇,再一想到隔壁房间内的小白几人,胯下的阳物不
由自主的高高凸起。
一杯水尽,陆雪琪似乎连眼睛都未曾睁开便又甜甜的熟睡过去,店小二心中
暗喜,但仍不敢大意,放下手中的水杯,假装帮陆雪琪整理床铺,偷偷伸手碰了
一下陆雪琪酥胸,见她仍无反应不由大胆起来,一双手渐渐放在了陆雪琪傲人的
酥胸上,然后缓缓加大了气力。
「嗯……」陆雪琪一声娇吟,也不知是在做梦,还是有了感觉,这一哼不要
紧,顿时激起了店小二的兽性,暗道:「死就死吧,先爽了再说,」心想至此也
不在顾及,整个人趴到陆雪琪身上就开始狂亲乱吻,而陆雪琪仿佛还沉醉在梦中,
似乎又梦到了跟茶小仙他们疯狂的时候,所以即便有了感觉,也始终没有睁开眼
睛,还以为是场春梦。
店小二此时那还想那么多,青云仙子的香味早已让他忘了一切,此时的他在
陆雪琪发出的呻吟声中,从她的精致的脸颊开始,一路狂亲乱舔直到了陆雪琪的
美脚。当下脱了陆雪琪的白靴,对着那一尘不染的白袜脚底就是一阵亲舔嘬挠,
真是过足了瘾,而陆雪琪的反应也恰到好处,哼嗯叫喘,断断续续,或高或低,
敏感的脚心被店小二舔的太爽了,睡梦中竟也有了快感,娇躯阵阵轻颤不说,还
迷迷糊糊的梦呓道:「嗯哼……好痒……嗯……好舒服……嗯哼嗯啊……」她这
一叫不要紧,本来店小二想过下瘾就算了,这下直接把她的一双白袜美脚并到一
起,然后挺着肉棒在两脚间的缝隙出来回磨蹭起来,陆雪琪一时没有了快感,不
觉开始扭动起来,虽然脚心被肉棒磨擦的很烫很痒,但仍没有了刚才的唇舌刺激,
小二怕她苏醒,忙又捧起她的一只白袜美脚放到嘴边重新开始亲舔嘬咬起来,而
他的肉棒仍然磨蹭着陆雪琪的另一只白袜软足的脚心,陆雪琪被他舔的又有了快
感,嘴角边不觉又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哼哼唧唧的呻吟和娇颤的躯体再次证明她
有了快感,而店小二虽然因为少了一只脚而使肉棒少了些快感,但对着这白衣仙
子的一双白袜美足分开而用,心理上的刺激更是爽快,当下口舔棍磨对着陆雪琪
的一双白袜美脚就是一阵发泄,而隔壁屋的三人更是搞的九尾天狐小白浪叫连连,
叫床声传来更是觉得刺激,当下店小二对着陆雪琪的白袜脚就是狂舔,狂亲,狠
咬,肉棒对着另一只白袜脚更是狠磨硬肏恨不得把陆雪琪的白袜给肏破,而陆雪
琪更是被刺激的娇喘连连、闷哼不断,娇躯臻首更是乱颤乱摇,也不知是痒的难
受还是另有别样的快感,她越是如此激烈的反应,小二也是舔咬的厉害,磨蹭的
卖力,就这样在陆雪琪睡梦中的配合下,店小二真是过足了瘾,直到又口舔棍磨
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小二那雄赳赳气昂昂的肉棒终于被陆雪琪柔若无骨又香软
丝滑的白袜美足给弄的快感横生,再也把持不住,当下一口咬住陆雪琪的白袜脚
尖,接着在她发出的甜美的娇吟声中,肉棒以比刚才快双倍的速度对着陆雪琪的
另一只白袜脚心处就是一阵极速的摩擦蠕动,没过多久就扑哧扑哧扑哧射了出来,
只射的陆雪琪的白袜脚上精液横流,滴落与地。
小二看的更是心痒,而陆雪琪仍自娇喘闷哼仿佛还沉浸在梦中,小二见此更
是胆大,用手指弄了一下射在陆雪琪白袜脚上的精液,身后伸到陆雪琪性感的嘴
唇边轻轻摩擦,弄的陆雪琪娇艳的红唇上瞬间多了一层透明的精液,而陆雪琪仿
佛醉的太过厉害,竟然条件反射似的伸出香舌舔着唇边,小二手指来不及收回,
竟也被她突然舔了几下。小二心里大喜,忙把已经软绵绵的肉棒伸去,在那性感
的红唇上刚摩擦了没几下,就被陆雪琪一口含到嘴里,爽的小二哎呀一声,差点
叫了出来。
陆雪琪喝的大醉,但做的仍是春梦,不知何时开始,她本来躺着的身子竟半
坐了起来,双手搂着小二的腰,嘴巴不停的向店小二的肉棒套弄,任凭那软软的
东西一点一点的在自己的口腔里慢慢变大变硬,店小二此时那还管这么多,双手
按着陆雪琪的头,享受着这意外的服务,真是美的做梦都笑了,而且被弄的舒爽
非常的时候,还忍不住给眼前的白衣仙子来个深喉,只弄的陆雪琪不时的发出阵
阵呜咽的呻吟。
就这店小二爽的不亦乐乎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冷哼声,紧接着房
门被人打开,一人走了进来。店小二吓了跳,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搔首弄姿的
彩衣女子站在了眼前,正是隔壁屋内半男半女的花三娘。
「是、是你?」店小二吃惊的道,在他的意识中花三娘应该在隔壁参战才对。
花三娘一笑,道:「小二哥,胆子挺大的吗嘛,啧啧,竟然连青云山上的仙
子都敢奸淫。」
店小二闻言忙想穿起衣服,怎奈刚想抽出肉棒,陆雪琪便「嗯」的一声忙抱
紧了他的腰,竟是不肯放开。
花三娘笑道:「别害怕,这个美人喝了我的酒,一时半会醒不来,现在八成
还在做着春梦呢,呵呵。」
小二一惊,道:「什么酒这么厉害?我说这大美人怎么玩都不会醒呢。」
花三娘看了陆雪琪一眼,道:「《春梦了无痕》听说过吗?呵呵,真没想到,
费了这么多力气,到头来竟让你抢了先。」
小二干笑道:「我只是凑巧,话说你不是在隔壁屋内吗?」
花三娘奇道:「你知道隔壁屋内的事?」
小二嘿嘿一笑,道:「你们搞的声音太大了,想听不见都难。」
花三娘笑道:「没那么夸张,只是那女的太会叫了而已。哇咔咔,你居然在
这大美人的脚上射了这么多!」看着陆雪琪白袜美脚上横流的精液,忍不住一声
感叹。
店小二道:「看你们玩的这么过瘾,我实在也忍不住想试试,嘿嘿。」
花三娘道:「什么?你居然在偷看我们……这么说我的秘密你也知道了?」
店小二刚想开口,怎奈肉棒被陆雪琪一阵猛烈的吸允,顿时爽的虎躯一颤,
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花三娘。
花三娘见他如此不由一阵恼怒,狠声道:「既然知道,还不给我让开。」
店小二吓了一跳,本来他还想在陆雪琪口里射一发,被花三娘这么一说,条
件反应似的就想开溜,怎么陆雪琪就是不放手也不松口,他想走都走不了,而且
肉棒上的快感越来越强,几乎把持不住,当下大叫一声:「哎呀,不行了,我要
射了……」双手按住陆雪琪的头,腰部一阵快速的蠕动,接着身体一阵哆嗦,扑
哧扑哧扑哧快乐喷发射的陆雪琪嘴巴里满满的都是精液。
「你个混蛋射在她脚上了不说,现在又射到她嘴巴里?我……我杀了你。」
花三娘气的一脚踢的小二滚出好远,仍不觉的解恨。
店小二连爽了两次,已经心满意足,当下边提裤子边跑,道:「嘿嘿,你慢
慢玩,我在外面给你把风。」说着跑出门外,关住了房门。
花三娘哼了一声,道:「算你跑的快。」接着走到陆雪琪身前,看着陆雪琪
吞着精液那不满足的神情,暗笑一声,托起她漂亮的下巴,道:「大美人,亏你
也是青云山上的仙子,竟然也这么淫荡。」
陆雪琪迷迷糊糊的哪知道她说什么,嘴巴轻轻微张,无力的道:「我要……
嗯哼……我要」
花三娘一笑,道:「你要什么?要这个棒棒吗?」说完脱了衣服,露出粗大
的肉棒。
陆雪琪本来微密的眼睛顿时有了光亮,整个人向前扑去,道:「我要……嗯
哼……我要吃……」
花三娘故意躲开,不让她碰到自己,笑道:「想吃棒棒可以,不过你得先把
你脚上的东西舔干净。」说着一把抓起陆雪琪被店小二射的精液横流的那只白袜
美脚伸到陆雪琪嘴边,陆雪琪练武之身,身体自是柔软,嘴巴咬自己的脚自是没
问题,迷迷糊糊的她哪还管许多,樱桃小口一张,吐出香舌对着自己白袜脚上残
留物就是一阵亲舔允吸。花三娘又故意在旁边指指点点,一会说这里还有,一会
又说那里也有,只把陆雪琪逗弄的哼哼唧唧,舔遍了自己的整只白袜脚。
花三娘见她清理的差不多了,这才心满意足,看白衣仙子舔自己的白袜美脚,
视觉上的刺激实在太过强悍,胯下之物早已硬的难受,当下也不在强忍,挺着肉
棒送到陆雪琪还在舔白袜脚的嘴边,道:「吃吧,不过要一边舔你自己的白袜脚,
一边吃我的肉棒哦。」说着肉棒在陆雪琪柔软光滑的白袜美脚上不断蠕动摩擦,
让陆雪琪性感的红唇和香舌刚好能够含住和舔到自己的龟头。
外面把风的店小二看的是羡慕不已,暗道:「真他妈的会玩,早知道我也用
这招,待会我也得进去试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