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五章
当丐帮帮主史红石火急寥寥来到峨眉,心里十分当心心上人的安危,听人说
是离死不远了。冲进房间看的却是让人目瞪口呆的情形,只见自己心爱的小主殷
玉龙,在一个十五六的绝美少女身上耸动着,「瑶淼,哥要来了,啊,骚屄真紧
……啊……」「玉龙哥哥……多射点……啊……上天了……啊……」那绝美少女
也在摇腚摆牝迎合着小主殷玉龙的喷射。
当两人从高潮余韵中醒来,察觉房间有外人,殷玉龙就看见了自己的小奴姐
姐丐帮帮主史红石,高兴的一把抱住了史红石,埋在她那豪乳间,上官瑶淼看着
这童颜巨乳,漂亮得不像话的姐姐,虽没自己这样祸水,也是顶级美人,心里却
为玉龙哥哥高兴,找的都是美女,像娘亲师傅,玉龙哥哥的娘亲也就是婆婆,这
童颜巨乳的美妙女子,还有那让玉龙哥哥魂牵梦绕的张凤梧。
史红石看着那长得妖孽般的女子,那完美无瑕的娇躯,只是稍显稚嫩,在过
上一年半载就不好说了,内心也起了比较一下的心思,想着便蹲下身子帮小主殷
玉龙清理武器,一时轻舔一时吸吮,不放过一丝阳精和春水的痕迹,还发出阵阵
吸吮声。
殷玉龙知道上官瑶淼一心为了自己,不会在乎自己多一个少一个女人的,而
史红石身份爱好问题,使得她是最好炮友,而不是妻子,所以两人没发比较,只
是看到对手比较一下高低。殷玉龙便马上介绍起两人,同时解释自己现在什么问
题,也让史红石这童颜巨乳的丐帮帮主也认上官瑶淼为小主,毕竟是殷玉龙未婚
妻,认主时更是把上官瑶淼花瓣的阳精吸吮干净,并服务得上官瑶淼舒服至极。
床上上官瑶淼做了小主,床下自然认了史红石为姐姐,上官瑶淼自小没姐妹兄弟,
多个姐姐乐乐坏了。
殷玉龙当然不忘正事,请小奴姐姐史红石帮忙找张凤梧,解释了相貌出身特
征什么的,丐帮人多力量大。上官瑶淼听到殷玉龙说张凤梧如何如何漂亮,不是
很高兴,便对殷玉龙说自己不介意多个姐妹,如果张凤梧比自己漂亮,自己救做
妹妹,不是的话就反过来。当然也留下史红石住一晚,并让上官瑶淼熟悉一下自
己的小奴姐姐的爱好。
史红石三十左右,长得顶级美人级别,最大特征就是长得十分年轻,像个未
长大的小孩,胸前的豪乳也是殷玉龙认识的美女中最大的,加上那娇小玲珑的身
段,绝对是个顶级萝莉。史红石喜欢性虐,例如捆绑,鞭打,高潮控制,并自创
了绳艺绝招天罗地网,天罗就是束缚上半身,双手捆绑在后背,重点在于突出胸
前乳房,使得捆绑起来的乳房显得格外突出,在奶头上还要绑着石块吊着扯拉奶
头,下身就简单多了,把有绳结的绳穿过两腿间,在走动时绳结在花瓣和菊花摩
擦。地网就难度高点,把脚跟从后背弯到肩膀上,双手着地行走,乳房肯定少不
了捆绑和吊石头,手称不住摔倒,肯定是要惩罚的,皮鞭滴蜡什么的。至于高潮
控制就看经验了。
夜晚,上官瑶淼看了一眼史红石,很快进入了角色,淡淡的说道:「史帮主,
既然你认我为主,那么你是我的性奴!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喜欢看你的贱样,玉
龙哥哥什么都告诉我了,以后把我们夫妻伺候好了,自然有你爽的。」
史红石内心兴奋无比,毕竟美人是上天礼物,男女都喜欢,奴性之气大放,
的连忙点头:「奴,小奴知道,小主!」
「只要你这贱奴表现的好,小主我会大发慈悲让你一月爽一次的。现在把衣
服脱了,让小主我看看你这贱奴骚婊子的身材怎么样!」上官瑶淼冷冷的说道。
史红石无比期待着新小主的调教,兴奋使得花瓣收缩极快,流淌的蜜汁也特
多,若不是没有小主许可,都可以高潮了,史红石顺从的点头,起身将身上的衣
服脱了下来。当脱下外衣完露出那和脸蛋完全不相符的成熟娇躯,只见史红石没
穿裹衣裹裤,里面的是系了套绳结装,勒紧了那本来就丰满的豪乳更大更饱满,
似随时要掉落的果子,那杂草丛生的密林,估计要找到河流幽谷要花点时间。
殷玉龙在房间外偷看着小奴姐姐的赤身裸体,看那全部裸漏又带着红绳结的
诱惑,让肉棒坚硬无比。
「身材果然不错,确实有骚贱的资本!」上官瑶淼有点妒忌史红石乳房的巨
大,便说便随手捏着小奴史红石的奶子,看样子力气到是不小,奶子都变形了。
史红石被捏得痛并快乐着,低着头根本不敢反抗!「跪下!」上官瑶淼忽然喝道,
心里善良的瑶淼哪里会调教人,主要是外面那坏蛋一边传音一边教导。
史红石连忙跪在了地上,脚从鞋子里伸了出来在小奴史红石的奶子上踩了几
下,紧接着架在她的肩膀上!史红石跪在地上连动都不敢动!
「小主我听说贱奴你被别人玩的时候都很骚,贱奴你还真够贱的,别人那么
羞辱的玩你,你却满足人家,要小主我说,你天生就是当妓女的命!」上官瑶淼
一面骂着史红石,一面用脚挑起史红石的下巴,让她把头抬了起来。
史红石的表情有些纠结,似乎想解释又不敢开口,其实那是虐心的一种,心
里不舒服身体却很有快感。
不过上官瑶淼似乎也没打算让史红石回答「我听说贱奴你的口活不错,让小
主我看看到底怎么样!」
上官瑶淼说完,随手将长裙子里的裹裤脱了下来,紧接着露出了毛发稀疏的
花瓣劈开腿对准史红石!当上官瑶淼把裹裤扔到一旁的时候,特意朝窗户的方向
看了看,露出一个笑容!
殷玉龙知道,上官瑶淼是故意让自己看的!殷玉龙也有些兴奋。
史红石凑到了上官瑶淼的两腿之间伸出舌头朝着她的花瓣舔了起来,上官瑶
淼就这样架着双腿,按着史红石的脑袋。史红石吸吮小花蕾时,闻着花瓣里散发
的兰花清香,使自己欲望大盛,一只手开始爱抚起自己的花瓣,没过多久,上官
瑶淼的喘息声已经传来了,两只手按着史红石的脑袋。
史红石的舌头伸直,在上官瑶淼湿哒哒的花瓣里一下下的插着!舔了一会,
上官瑶淼忽然一脚将史红石踹到在地上,紧接着从床上起来骑坐在了史红石的脸
上,史红石被压的似乎有些呼吸困难,但还是用舌头不断的舔着,时而舔着花瓣,
时而舔着上官瑶淼的菊花。
虽然殷玉龙看不见具体的细节,但是这个画面就已经让人很兴奋了。
因为上官瑶淼是背对着史红石,视线正好对着史红石的茂密树林般的花瓣!
啪啪!上官瑶淼挥手在史红石的双腿根拍了几下,史红石顿时张开了双腿。「耻
毛这么多,花瓣那么肥,一看就是个骚货。」上官瑶淼说完,忽然伸手在史红石
的耻毛上抓了一把。
史红石顿时疼的惨叫一声,可却又被上官瑶淼的香臀给压了下去!上官瑶淼
哼了一声,一手拉动勒紧花瓣的红绳,一手在史红石的娇嫩幽谷上打了起来,啪
啪啪!声音很是清脆,史红石被打的不断颤抖,最后上官瑶淼更是将史红石的腿
给完全劈开,劈成了一条直线!一流高手的柔韧性很高,这种程度根本不难!随
后上官瑶淼松开手继续抽打花瓣,每一次都让史红石颤抖不已,但她的双腿却始
终保持着直线的姿势!「被调教的不错嘛!」
上官瑶淼似乎有些惊叹,不过她下手可不轻,殷玉龙都能看的出来史红石的
花瓣已经微微有些红了,殷玉龙稍微有些心疼,但随后发现史红石的花瓣已经分
开,已经湿润的一塌糊涂,就连上官瑶淼的手都沾上了春水,这种心疼的感觉就
没了!因为史红石就喜欢这种虐待羞辱的方式!大约抽了能有四五十下,上官瑶
淼似乎有些累了,从史红石的身上站了起来。
史红石脸色绯红的喘息,嘴角更是湿润不堪!「贱奴你的口活果然不错,弄
的小主我都想要交媾了。贱奴你在这里自慰,小主我去找相公爽一爽,回来在调
教你这贱奴!」
上官瑶淼居高临下的说了一声,将裙子放下转身出了门!史红石犹豫了片刻,
缓缓的伸出手摸着自己的奶子跟花瓣,竟然真的自慰了起来。
紧接着殷玉龙就感觉到上官瑶淼过来了,只见上官瑶淼拉着殷玉龙进了另一
间房间,就急着说道:「不行了,你小奴姐姐太骚了,舔的我忍不住了,快……
快来干我!」
殷玉龙有些诧异,没想到上官瑶淼放下史红石竟然跑过来让自己满足,不过
自己也确实兴奋了,见到上官瑶淼撩起裙子,直接将裤子解开,将肉棒掏了出来。
上官瑶淼用手套弄了几下,迫不及待的坐在殷玉龙身上将肉棒放了进去!很
湿!也不知道是史红石舔的口水,还是上官瑶淼的春水,但确实是湿润无比!插
进去之后,上官瑶淼就疯狂的动了起来,呻吟声也开始传了出来!渐渐的,殷玉
龙竟然听见隔壁房间里也传来了史红石的呻吟声,听那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知道
史红石已经自慰到了高潮。
听着小奴姐姐低贱的自慰,殷玉龙却在干着别的女人,这种感觉也有让殷玉
龙无比的刺激。
在上官瑶淼的疯狂以及这种刺激下,我们两一起高潮了!不过上官瑶淼却没
有清理下体,只是将裙子放了下来,对殷玉龙说道:「一会我再回来!」说完,
上官瑶淼转身就出去了,紧接着进了史红石的房间。
史红石似乎已经高潮过了一次了,但却还在继续自慰。上官瑶淼进去之后直
接骑在史红石的脑袋上。「舔,把阳精都舔干净!」殷玉龙顿时惊讶不已,没想
到上官瑶淼这么会玩,竟然让史红石去舔她花瓣里殷玉龙的阳精,心想这未婚妻
学东西好快啊,这自己可没教。
看着史红石卖力的用舌头舔着上官瑶淼花瓣中流淌出来的阳精吃进自己的嘴
里,她根本不知道这阳精是属于谁的,尤其是别人交媾射进了上官瑶淼的花瓣,
她却舔出来吃掉,这……这已经不能用贱来形容了!等到史红石将上官瑶淼花瓣
里的阳精都舔干净,上官瑶淼这才从史红石身上起来,然后坐在了床上上看着发
浪的史红石说道:「小主我刚出去带了点礼物给你,你吃进去后,就可以穿衣服
走人了,记着找到张凤梧后,小主才帮你取出来!」
「是,主人!」只见上官瑶淼拿出刚从厨房拿来的山药,当史红石看到后脸
色都有点色变,但身体却兴奋得在次高潮了。上官瑶淼看着史红石在那猛泄身,
尿到一地的春水道:「贱奴没有批准就泄身了,要好好的惩罚下,贱奴过来。」
上官瑶淼又拿了根山药出来,把哪山药去皮后,缓缓的插入花瓣里,山药进入后
相当滑溜,幸好外边有根红绳挡住,滑不出来。
那剧烈的瘙痒让史红石快要疯狂了,猛在那摇腚摆牝:「贱奴还有一根,不
要动。」上官瑶淼大声喝道。史红石强忍着巨痒,爬在那等着,上官瑶淼拿着还
剩的一根山药顶住菊花,一用力就滑进了菊花。
史红石只是这两下,痒得狠不得撕开花瓣和菊花,狠狠抓抓,这时耳边响起:
「贱奴为了惩罚你,没找到张凤梧前,不能拿出来,不许便便,不许高潮,听到
了吗?你可以离开了。」上官瑶淼冷声吩咐道。
史红石大口喘息的应了一声,用一流高手功力压制哪深入骨髓的瘙痒,从地
上爬起来穿上了衣服。看的出来,史红石还在亢奋中,看那花瓣还在不停出水,
就知道她心里多么的舒服。知道史红石找到张凤梧后,还在装得没事一样,风描
淡写真的不容易,最后躲着张凤梧高潮了,排泄了,那种舒爽使得史红石晕死了
过去,如果不是一流高手哪里受得了。
殷玉龙讲给张凤梧听的肯定不一样,说的是自己如何的挂念着张凤梧,如何
如何的爱她,就差没把心肝给她看了,而张凤梧进来时看到的是上官瑶淼给自己
泻火,并告诉张凤梧知道,上官瑶淼可能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只是上官瑶淼自
己不知道,叫张凤梧不要告诉她。
张凤梧听到这里,突然想起来朱梓也这样说过,说只有天地门门主本人才可
以治这种伤,没想到他的武功有这么高,可他是跟谁学的呢?
他总有师傅吧,如果找到他师傅是不是就可以治好了呢?
殷玉龙说道:「这不可能,这种武功从没听说过,又从何找起呢?我曾听父
亲说过太师父受伤的情况,跟我很类似,但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同样的情况,如果
是的话,那天地门门主的师父岂不就是成昆了,他是我们的仇人,又怎么能救我
呢。」
其实殷玉龙这么说也不为过,陈理神功的秘籍就是从成昆处所得,才有了后
来的天地门。
殷玉龙本来就一心惦记着张凤梧,想下山去寻找,但被峨嵋派的人以有伤不
能动的理由拦了下来,现在又得知自己肉棒会越来越小心更加静不下来了,着急
的想快点找到张凤梧,怕真的天人永隔,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因此他才让人
送信找到了史红石,求她帮忙找张凤梧,以史红石的为人当然欣然答应,又得知
他们两人之所以一个受伤一个失踪都是因为天地门这个武林公敌,种种缘由加在
一起也使她不得不答应,这样才有了后来靖港古镇发生的一切,张凤梧才能得以
和殷玉龙有情人团聚,两人互述经历,感慨万千,真如经历了一场大难,十几天
的事情就像一本书一样精彩,一样的不可思议。
他们互相看着对方,此刻的心里都觉得要互相珍惜对方,没有什么比两人在
一起更加珍贵,彼此平安才是最难得的,含情脉脉的两双眼睛越看越亲切甜蜜,
深深的相互吸引着,终于两人抱在了一起,相互激吻在一起,相互感受着对方带
来的安全感与温暖,殷玉龙觉得怀中这芳香柔软的身体已经使自己迷醉,伤痛早
已抛在了九霄云外,时间在这时候仿佛都停止了,即使此刻天塌地陷也与他们无
关,他们完全沉浸在幸福的包围中。
殷玉龙亲吻着香唇,一双大手抚摸起那凹凸有致的娇躯,并开始解除防御。
张凤梧早想把身体交给爱人了,经历过生死大难,更是珍惜眼前人,不一会张凤
梧洁白无暇的娇躯就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殷玉龙的面前,让他浑身的肌肉都绷得死
紧。
「你好美……」殷玉龙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结实身躯也爬上床来。张
凤梧坐在殷玉龙的怀里,一面扭着香臀磨蹭殷玉龙高高耸立的肉棒,一面抱着爱
人的头让他爱抚自己的乳房。「嗯,玉龙哥哥,亲凤儿的奶头……」
张凤梧红着脸将一边的乳房朝殷玉龙的嘴巴送过去,殷玉龙毫不犹豫的含住
了,然後在上面吸吮出啧啧的声响。另一只手也握住张凤梧的另一个乳房用力的
揉捏着。
殷玉龙的手像两团火焰在张凤梧娇躯的各个敏感部位放肆的游移着,殷玉龙
摸着丰满的酥胸,摸着浑圆的大腿。到最後还让张凤梧张着双腿平躺在床上摸着
那娇嫩的花瓣。「嗯啊……玉龙哥哥……那里好痒……」
张凤梧双手揪紧身下的被褥,闭着眼睛感觉殷玉龙的手指。
在一片茫然中张凤梧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湿漉漉的花瓣被他摸了又摸,而後是
小花瓣。殷玉龙好像对张凤梧的娇躯很好奇,殷玉龙的中指沿着张凤梧花瓣中间
的裂缝轻轻的上下移动着,途中碰触到张凤梧敏感的小花蕾和已经湿润无比的屄
口,最後一路滑到了菊屄。
「凤梧,我爱你。」忽然间,张凤梧听到殷玉龙发自内心的表白声。还来不
及错愕,张凤梧就感到下体一湿,一条滑腻腻的舌头已经吻上了自己的肉缝。
「啊啊……玉龙哥哥……」张凤梧试着撑起自己的身体,而後亲眼看着玉龙
哥哥是如何用舌头和手指玩弄自己的花瓣的。
殷玉龙的舌头很宽,轻而易举的就刷舔了一遍张凤梧的整个花瓣。而後洁白
的牙齿咬住了张凤梧的一片小花瓣,像是蹂躏一边含在口中咬嚼着,直到张凤梧
哀叫连连殷玉龙才肯吐出来转而攻击凸起的小花蕾。
「啊哈……啊啊……」张凤梧的叫声开始一声比一声浪,被殷玉龙舔花蕾的
感觉真的是爽的要立刻喷出春水来。殷玉龙很有技巧的只用小小的舌尖绕着张凤
梧的花蕾打转,那半软不硬的舌尖轻打着张凤梧的花蕾将它弄得酥茫茫的一片麻
痒。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